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自曝
基本资料
萌属性名称 自曝
萌属性别称 自爆
萌属性类别 语言动作表情类
典型角色 比企谷八幡
相关萌属性 背锅
Folder Hexagonal Icon.svg 拥有此特征的角色

自曝,是ACG次文化中的属性

你看,很简单吧,谁都不会受伤的世界完成了。
——大老师

目录

简介

自曝是“自我曝光”的缩略语,有时也写成自爆。“曝光”原指摄影胶片感光的过程,也比喻“将不为人知的事情公开展示给他人”,而“自我曝光”即为“将自己不为人知的事情公开展示给他人”。“自曝”的事情除了糗事以外,也可以是萌点。

“自曝”与“自爆”

自爆”本指物理上的“自我爆炸”,但如果将其解释为“自我爆料”,或取“自我爆炸”的比喻义而将其解释为“社交中的自我伤害行为”,则其含义与“自曝”相近。

一般认为“自曝”是较为规范的词形,但某些时候,网络上倾向于使用“自爆”而非“自曝”,例如:

  • 强调自曝行为对自己造成了伤害,让自己陷入窘境(如某人暴露出了让自己难堪的黑历史)时;
  • 打错字时。

使用方法

在ACG作品与网络用语中,“自曝”一词往往会用于以下的场景:

  • 在战斗系/智斗系作品中,某角色在决斗时透露出自己不为人知的招式/底牌。
  • 一些隐藏真实面容的虚拟作品或现实人物,首次露出自己的真容照。
  • 某人物讲述自己以前的黑历史,或显示出一些特殊的不为人知的性格/习惯。

上述的“自曝”行为,可以分为主动与被动两种形式,其效果也不相同:

  • 被动的“自曝”方式,即人物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公开自己面容/黑历史/羞耻习性的行为。这类剧情往往会产生非常强的喜剧性效果,也可以算是羞耻Play的一种。
  • 主动的“自曝”方式,往往出自下列几种不同的情况:
    • 在战斗系作品中,部分人物对自身的实力非常自信,认为“自曝”自己的底牌也可以击败对手(可参考报招式名中的相关解释)
    • “自曝”的人物是社交牛逼症患者,或是脑回路与一般人不同,对“自曝”行为没有羞耻感
    • 在包含社交关系的作品中,通过自曝,故意羞耻Play的形式,来解决自己或他人社交中的问题(例如最为著名的“自曝”案例大老师

具有此属性的典型角色

此处仅列举几位具有本萌属性的典型人物作为示例。更多请查阅分类:自曝

无意中自曝

主动自曝

大老师自爆经典案例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哈——地,我(大老师)深深地,长长地,叹了口气,混杂着焦躁感的一口气。
“真是最差劲了呐。”
这一句话停下了全员的脚步,与语言。
四人的视线集中在我身上。
观众有四人。
对我而言简直就是最棒的来客呐。
“相模。归根到底你也只不过就是想被人奉承罢了。想让人理睬你所以才干这些事的不是么。现在也,只不过是想听别人说“才没有这种事哦”这些话而已吧。你这种家伙,自然是不会被人当做委员长来看待了。真是最差劲了呐。”
“你说,什么……”
我硬是盖过了相模那有些颤抖的声音。
“大概大家也发现了吧。就连对你完全没法理解的我都能明白了。”
“不要把我和你这种人,混为一谈啊……”
“一样的啊。我们都是最底层世界的住民啊。”
相模的眼眶已经不再湿润。干涸的眼中燃烧着憎恶的火焰。
我为了让她无法反驳,慎重地选择语言。之前说的都是我主观上看到的事实。这样的话,只是能让相模发怒而已。
“仔细想想吧。对你完全没有兴趣的我,却是最早发现你的人。”
陈述客观的事实,才能对事态产生影响。
“也就是说啊,……谁都没有认真在找你啊”
相模的脸色发生了改变。至今为止的愤怒与憎恶悄然无声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因惊愕与绝望而扭曲的表情。她就像是忘却了各种交织在一起的感情的表露方式一般,只是痛苦地咬住了嘴唇。
“明白了吗,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
我的话才说到一半,言语就被人切断了。作为替代,我的喉咙发出了噤声的声音。
“比企谷,稍微闭嘴”
叶山的右手抓住了我的前襟,就这么把我抵在了墙上。因为撞击的冲击不禁让我漏了口气。
“……哈”
为了掩盖这口气,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对他笑了。紧紧抓着我前襟的叶山的拳头颤抖着。叶山像是要让自己冷静下来似的,轻轻地吸气,然后重重地吐气。
相互瞪了数秒。
为了让已然冰冻的空气立刻爆裂,石化着的三位女生,都一副焦急的样子过来劝架。
“叶山君,停下来吧,已经够了!这种人不要管了我们走吧?好吗?”
相模把手贴到了叶山的背上。以此为契机,叶山最后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后,把我甩开后手也离开了我的衣领。
叶山没看我的脸便转过了身。
“……赶紧回去吧”
相模等人用冷静下来的声音催促他。
两位友人围住相模,就好像护送她一般离开了那里。离开之时,那两位友人故意大声进行回话。
“小模,还好吗?”
“不管怎样,先走吧?”
“我说,那家伙谁啊,太过分了吧?”
“不知道。那算什么”
最后三人走后,叶山关上了大门。
“……为什么,只能用那种方式啊”
那就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唏嘘,却相当刺耳。
留在屋顶的我一个人背靠着墙壁。慢慢的向下滑去就这么靠墙坐在了地上。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