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岸边露伴

Heaven's Door!!!天堂之门!!!
好了,让我们来看看岸边露伴的资讯吧!
Jojo no kimyou na bouken japanese logo.svg
萌娘百科欢迎各位波纹使者和替身使者参与完善《JOJO的奇妙冒险》系列条目。

欢迎正在阅读此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人类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

E26d1b84f381c8ffb6440cf8dc816ccc.png
基本资料
本名 岸辺きしべ 露伴ろはん
(Kishibe Rohan)
别号 超级漫画家、荒木小号西北老汉
Lindsay Lohan岸边露伴疯狂乱动/小儿多动/瞎j8动
发色 绿发
瞳色 青瞳
年龄 20岁(原作)、27岁(外传)[1]
血型 B型
声优 神谷浩史(ASB&EOH)
樱井孝宏(TV第四部)
萌点 漫画家露脐装好奇头带耳环大背头姐控傲而不娇毒舌作死痴汉(二设)[2]
出身地区 杜王町
活动范围 杜王町
个人状态 健在
四部TV动画结尾时亿泰声称:“露伴在龟友百货偷东西被抓到……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亲属或相关人

挚友:广濑康一
其他关系一般的四部众:虹村亿泰
空条承太郎乔瑟夫·乔斯达间田敏和
讨厌的人欢喜冤家东方仗助
邻家姐姐救命恩人杉本铃美
鸡蛋兄弟/妹:雷奥·阿帕基F·F[3]
大号:卡兹[4]、本体:荒木飞吕彦[5]
祖先:岸边奈奈濑[6]
亲属:外祖父(已故)、外祖母(已故)、双亲

但是我拒绝!だが断る

我岸边露伴最喜欢做的事之一,就是对自认为很强的家伙用「NO」来拒绝他……この岸辺露伴が最も好きな事のひとつは、自分で強いと思ってるやつに「NO」と断ってやる事だ……

岸边露伴是由荒木飞吕彦所创作的漫画JOJO的奇妙冒险及其衍生作品岸边露伴一动不动的登场角色。

角色专属BGM

人物介绍

杜王町人气漫画家,荒木在卡兹被封号数年后创的小号,个性极为强势和傲慢,为了完善自己的漫画创作可以一掷千金,不惜牺牲别人还不会反省。对钱、地位和名气都没有兴趣,画漫画的目的就只是为了给别人看。

不打草稿直接下墨线,一回20页的黑白稿只需四日完稿(彩稿也只需加一日),就算在第六部的时间加速状态下也能准时交稿的神人,会采用高标准的观察角度刻画题材(例如一只蜘蛛的生死状态动作),后期与短篇登场时甚至进化到了能使用咖啡滴勾勒出亲笔稿的境界。

虽然宣称“对人际关系感到很麻烦”,但实际上非常重视且信任自己唯一的挚友广濑康一,尽管与其交往的方式常显得很“任性”。与仗助的关系尤其不好,但在关键时刻也不会出卖仗助。

经常会为了取材或是自身好奇心被卷入麻烦事件,是个不善表达但有着无言的担当和责任感的男人。

性格极其谨慎,与大部分初次见面的人遇见时都会用天堂之门读取对方的记忆和经历,以此来检查对方具不具备危险性和替身能力,在经历了猜拳小子的事情后即使没有发现替身能力,也会写下“不能攻击岸边露伴”的命令以防万一。

ASB立绘

人物经历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正剧开始前的经历

原本出生在杜王町,外祖母是当地经营温泉旅馆的业者。

在4岁时(1983年8月13日)因父母外出而在邻居杉本铃美家过夜,当夜杉本铃美家遭遇杀人魔的残杀,露伴在铃美的帮助下从窗户逃跑,在被救之后不断地说:“玲美姐姐让我从窗户跳下来,是玲美姐姐救了我”。

儿时某次在海边的乱石岗嬉戏时,不慎跌倒令肋骨骨折,导致日后每逢强低气压天气,该处旧伤便会作痛[7]。之后全家搬到了东京,并于16岁时出道成了漫画家。其作品在国外也有台湾和欧洲版本,但是当乔瑟夫询问为何没有英文版时,他本人的回应是:「大概是美国人的品位太土了,无法理解我的漫画」

17岁时外祖父病逝,当时尚在杜王町的外祖母选择将旅馆歇业,将旅馆当成雅房出租,本人则在暑假期间为了准备投稿漫画新人奖的作品,暂时寄宿在该处[8]

外祖母过世后[9],露伴取得前者遗留的「GUCCI」牌特制背袋,后来这个背袋在番外《岸边露伴一动也不动》的《岸边露伴 前往GUCCI》篇意外成为露伴陷入困境时的脱险关键。

第四部 不灭钻石

于漫画第6卷(TV第14集)出场。

1999年2月搬回杜王町(此时已经忘了杉本家遇害的事),期间被虹村亿泰用箭射穿觉醒了替身能力。

1999年5月,其闯入其家中,被露伴用替身能力了解到其经历,并知道了承太郎与仗助等人的替身能力。后被仗助发现其欺负康一,企图对仗助发动天堂之门的能力而嘲讽其发型结果被仗助嘟啦了一顿,导致重伤,其作品《粉色黑暗少年》也因此休刊一个月神父都阻止不了的男人就这样被仗助强制休刊了,不愧是仗助,轻易做到了普奇都做不到的事(不过本人重伤且工作室一塌糊涂的情况下居然只休刊一个月,其实也很厉害了)。

在其恢复后与广濑康一探索杜王町时走进幽灵小巷,遇见了杉本铃美,从杉本铃美身上得知有个杀人魔在杜王町已经连续杀人15年,并发誓一定要将杀人魔找出来绳之以法。正当露伴在附近寺庙墓地调查,看见杉本家的墓碑时,前来墓地巡视的寺庙老和尚认出了露伴,讲述露伴当年从杉本家逃过一劫的情况,这才想起多年前和杉本家的因缘。

在调查杀人魔时遇到了吉良吉广所发掘出的替身使者猜拳小子的猜拳挑战,天堂之门险些被夺走,但最后露伴凭借自己的觉悟打败了猜拳小子。

在几天后东方仗助与其赌博,并让支仓未起隆帮助其作弊,先后从露伴手里赢走了206万日元[10]不服气的露伴弄伤了自己的手指并声称一定要找到仗助作弊的马脚[11],并间接导致露伴家着火,损失700万日元,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差

在家被烧掉的第二天露伴又在同一辆公车上遇到了仗助冤家路窄,并在隧道中遇到喷上裕也的替身公路之星,被其吸取营养,之后仗助乘坐其摩托车去找到了本体并将本体暴打了一顿但是我拒绝就出于这章

在找人给修自己的家时受到吉良吉广找出的替身使者乙雅三的替身廉价旅行者的攻击,不能被别人看到自己的背,就这样露伴躲着别人的眼光小心翼翼的走到幽灵小巷,廉价旅行者被幽灵抓走。

最终战前遇见了川尻早人,在读取其记忆后被皇后杀手·第三爆弹炸死,之后时间倒退,在8:30被炸死数次,但最后在早人的努力下命运得以改变,吉良吉影也终于死亡。

TV版中,露伴在事件落幕后,因为在吉良吉影生前任职的龟友连锁百货行窃被捕。

岸边露伴一动不动

《忏悔室》:露伴透露自己被仗助殴成重伤暂时停刊的夏季期间,为了取材远赴意大利威尼斯地区展开为期8天的旅行,并且在参访某座教堂时违反规定拍摄里面的忏悔室。正当露伴为了体验忏悔室的氛围,径自躲进神父的隔间时,一名寻求告解的男子忽然造访,露伴则急中生智透过发言假扮成聆听告解的神父,准备借此机会取材:

原来故事里的该名男子在24岁时担任玉米集市杂工,曾向一名挨饿5天的东洋流浪汉提出「协助将货物运至货仓才能取用粮食」的条件,加著不满该名流浪汉动作过于迟缓而怪罪后者偷懒,结果体力不堪负荷的流浪汉被重型粮食袋压住,在绝望且愤怒的状态耗尽最后力气,对男子遗留「当他在幸福绝顶的时候,必将回来迎接他」的诅咒,随即因为多日未进食导致体力衰竭而死。之后男子陆续经历一夜致富、农产畅销、结婚生女的事件,在偶然陪伴爱女玩耍的过程中,意外发现附身在爱女身上的东洋流浪汉亡灵,始获知迄今的极佳际遇实为后者一手操作的复仇手段(即「将他从幸福绝顶的境遇推落下去」),为了和流浪汉亡灵抗衡而被迫接受「将爆米花抛得比炷高,然后落入口三次才算过关」的赌注,最终男子在第3次赌局中因为爆米花飞得过高,以至于没能及食用口接住爆米花导致败北,流浪汉亡灵则借用其女儿的躯体重伤他,令男子身首分离。

该场忏悔最终因为露伴听见男子呼唤主人的声音而中断,露伴从告解室缝隙窥看,才知道男子找了一名雇工要求整容成他的模样,东洋流浪汉的亡灵和男子的雇工立誓24小时跟踪该名男子。事后该名被怨灵缠身的男子去向不明。

《六壁坂》:露伴在房屋受损、寄宿在康一家的期间,因为先前为取材和阻止工程开发破坏取材的山林地,耗尽了大部分的存款,碍于手头紧迫,将《美少女战士》模型、齐柏林飞船(英语:Led Zeppelin)的专辑、《浪客剑心》漫画变卖兑现,向编辑贝森稔预支稿费,同时告诉编辑攸关先前在六壁坂遭遇的恐怖经验:

故事中主角大乡楠宝子是当地制作味增的名家千金,虽然因为家族利益和修一许婚,私底仍和兼职园艺师釜房郡平私通。在某次偶然独处的机缘,大乡楠宝子因为窥见父亲带着未婚夫造访家里,情急下准备催促郡平离开,却发现郡平在静止站立的状态被高尔夫球杆击中头部,失血过多致死。大乡楠宝子多度试图止血未遂,最终索性选择藏起郡平的遗体,在该年春天和修一完婚,同时为了确保持续出血的郡平遗体不被发现,特地改造自己的卧室,瞒着家人定时倒掉遗体的血液集中瓶。

耳闻此事的露伴决定造访六壁坂取材,向偶遇的大乡楠宝子使用替身能力读取其过去和记忆,却不巧遭遇大乡楠宝子的女儿,亲眼见及对方足部绊到石子跌倒摔死的场面,察觉的真相露伴险遭后者附身之际,利用替身能力读取对方,发现其刻印体内的生命记忆逐渐消失,及时用能力写下「不认识岸边露伴,就算遇上,也未见过岸边露伴」的字句令其苏醒兼洗去对方遭遇他的记忆,便匆促离去。事后露伴表示这个「六壁坂妖怪」可能是久远前依附在人类的爱和人灵的弱点,需要人类照顾但不须负起任何责任劳动的存在,为的是留下子孙,而且其至高幸福点是在某人面前死去。故事尾声更透露大乡楠宝子的两名子女皆是和釜房郡平所生的私生子。

《富豪村》:露伴和漫画杂志编辑泉京香讨论漫画创作议题期间,泉京香提及自己有意在一座藏匿深山里、拥有11栋豪宅、而且豪宅拥有者皆于25岁于该地置产的奇特村庄购地的事情,感到好奇的露伴决定随同泉京香一探究竟,还在山林间偶然发现从鸟巢坠落的雏鸟。泉京香将雏鸟安放在随身的点心盒,同时提醒露伴此处的地主非常重视礼仪,一旦访客出现违背礼仪的行为,将会导致交易告吹。

作为应门者的一究接待两者期间,泉京香因为「未经屋主许可坐在上座」、「脚踏到榻榻米的边缘线」、「喝时将手指扣入杯握环」,被一究判定违背礼仪请求离开,泉京香恳求再接受屋主测试,却意外发现随身携带的雏鸟暴毙和接获母亲及男友车祸身亡的消息,警觉事态有异的露伴利用能力调查对方,赫然发现一究是传达「山神」的意思的使者:该处土地会观察踏进领域的当事者,如对土地有敬意且遵循礼仪者可获得成功,反之不敬且违背礼仪者则会失去重要的东西(与此同时露伴趁机在一究的身上写下「看不见榻榻米的边缘线」)。稍后露伴也因为未经允许读取他人内心的举动,导致泉京香心脏病发。

露伴恳求山神原谅泉京香,一究决定向露伴提出测试:如何正确地食用旁边准备着刀叉和筷子的玉蜀黍。露伴正确地用双手取食通过测验,令泉京香恢复原状,同时成功让一究两度误踩榻榻米的边缘线,以此为谈判条件要求一究恢复泉京香失去的三项事物(雏鸟、母亲、男友),最终一究指出露伴的行为实属骗局,询问露伴要接受测验或选择离开,露伴毫不犹豫地选择带着泉京香及随后复活的雏鸟离去,并表示日后不会再踏进此处。

《非法捕鱼海岸》: 露伴光顾东尼欧·托拉萨迪经营的餐厅,经由后者的替身食疗治愈多日来的眼睛疲劳,与此同时东尼欧向露伴提出「帮助他在豹纹列岸非法捕鱼」的请求,两者趁满月之夜抵达该处捕捉仅限该处生长的稀有黑鲍。

东尼欧道出自己从意大利移居杜王町的原由:远居故乡阿玛菲海岸的恋人维珍娜,因为脑部长著犹如西柚般大小的脑瘤而无法步行,东尼欧试图运用自己的替身能力为她进行食疗,却发现无法奏效,为了让她亲尝意大利没有的黑鲍,才会将她带来杜王町生活。此时东尼欧忽然被大量的黑鲍缠住,导致身体沉下水底;露伴亦在遭大量黑鲍缠身之际,赫然发现水域里的非法捕鱼者遗骨,才警觉东尼欧调阅的非法捕鱼文献,实为对付非法捕鱼者的陷阱,急中生智运用替身能力向缠在石头上的章鱼写下「攻击鲍鱼」的命令(章鱼为鲍鱼的天敌),令两人成功脱困。事后东尼欧在餐厅摆出了章鱼料理给亿泰等人品尝,其恋人维珍娜亦顺利康复,令露伴露出会心一笑。

《岸边露伴 往GUCCI》:露伴再度远游意大利,造访托斯卡尼(Toscana)地区和位于佛罗伦斯的知名品牌「GUCCI」 工作室,向「GUCCI」请求修改已故的祖母所遗留的「GUCCI」背袋。他向店员展示兼指出该背袋会让任何放进去的「值钱的物件」(例如60欧罗纸币等)消失不见,但是店员表示该背袋为「GUCCI」旗下某天才设计师所制作且全球仅有3个的稀有产品,而且露伴还未清楚「背袋的正确使用方法」,遂请求他审慎考虑此事。后来由于传译员趁著参观酒厂期间,偷走露伴的钱包、护照、手机、信用卡并卷款潜逃,落入窘境的露伴在郊外偏逢骤雨跌落泥地,意外发现一把被遗落此处的,顺势利用钢笔摩擦石子的火光点燃牛粪生火,成功令驾车路过的行车发现并将他载往旅馆。正当他愁于自己身无分文、无法支付60欧罗住宿费时,一名男子认出露伴捡到的伞是「GUCCI」的产品,以60欧罗的价格买下该把伞,露伴才惊觉这个背袋具备「将存放进去的值钱物件,转化成持有者陷入危险时的急用金额」的特殊能力,但碍于该背袋已被修改失去等价交换的特殊功能,最终只好在无法尝到旅馆提供50欧罗加价服务顶级餐点的扼腕心情中度过一夜露伴:「早知道那时候就放进100欧罗纸币了,牛肝菌吗……这下只好舔著糖果过夜了」

《望月家的赏月》:(待补充)

《星期一-天气雨》:露伴在雨天铁路车站候车期间,接连被使用智能手机入神的人群碰撞,对此现象产生警觉心时,不慎被某名女子的婴儿车从月台撞落铁道,连试图搭救露伴的胖男子也跟着坠轨,他急忙将坠轨的胖男子全身变成散页书再加以复原,躲过行驶中的列车,同时得知全车站的民众都做出盯着手机碰撞他的行为。此时月台候车的民众失控地接连坠轨,露伴吆喝指挥坠轨民众前往铁轨避难空间,发现这其实是以电磁波为食、能探知生物心脏强弱的「罗伦氏虫」群聚攻击心脏衰弱的胖男子所造成的现象,及时利用能力命令路过的卡车冲进轨道、挡住了入站电车才未造成更多伤亡。事后露伴对试图解救他、被「罗伦氏虫」群攻衰弱死亡的男子表示遗憾,但亦表示这件事情给了他创作的灵感。

《D.N.A》:露伴经由山岸由花子的引荐,认识由花子母亲的熟友片平真依和真依的女儿真央,得知真依因为15年前新婚丈夫死于车祸,为了圆想要孩子的心愿而透过精子银行的捐精怀上真央,反而发现真央说话会将前后顺序颠倒、长有被触碰尾巴后肌肤会变成环境保护色、足部所经之处总会残留液体等的异常情况。露伴认为过错不在真央,拒绝由花子希望他协助真依将真央变成正常人的要求;真依则在露伴启用能力读取真央的过程中,偶然窥见生父的情报。几日后,真依偶然遇见和情报描述特征吻合的男子,同时是真央的幼稚园同学友弥的父亲---尾花泽,经询问始惊觉对方正是多年前被认为死于车祸的新婚丈夫。事后露伴透过由花子转述真依和尾花泽重逢三个月后正式结婚的消息,对此感到惊喜不已。

《THE RUN》:露伴在杜王町大酒店的8楼健身房,遭遇先前曾在健身项目展开竞争、对健身锻炼极为狂热的演员桥本阳马,在后者的要求下在跑步机展开急速奔跑对决,导致露伴过度消耗体力而陷入苦境。此时露伴利用替身能力读取阳马的资讯,赫然发现阳马先前屡次杀害被他视为妨碍锻炼的对象的实情,承认对方赢得竞赛之余,趁机利用能力于阳马的手背写下「对露伴的机器按下按钮」的指令,致使骤然停止跑步的阳马不慎从跑步机跌出窗外而终止赛局,但露伴亦因为此事导致右手手指严重骨折,同时罕见地反省自己的自负行为。

岸边露伴在卢浮宫

该作中27岁的露伴以叙事者角度,回忆过去发生的事:

17岁的露伴为了准备漫画新人奖的投稿作品,趁著暑假期间留宿外祖母已歇业并当成雅房出租的旅馆,以此契机认识因故和丈夫离婚、搬迁至旅馆里的年轻女子藤仓奈奈濑。在某次偶然间,奈奈濑意外看见了露伴尚未完稿的作品,对此抱持好奇心的奈奈濑邀请露伴进来卧室让她欣赏作品,同时提及她在儿时见过由画师山村仁左右卫门发现并利用特殊树种萃取的颜料,调制出世界上至黑的「暗黑之色」绘成,被巴黎卢浮宫美术馆馆主买走珍藏的画作。后来露伴窥见奈奈濑接起某通电话时痛哭的模样,发现此事的奈奈濑在激动的情况下斥责露伴,连夜飞奔出旅馆,露伴则在创作过程加入以她为原型的角色,试图借此帮助和安慰对方。待奈奈濑返回旅馆向露伴哭诉时,奈奈濑发现了露伴以她为原型的创作,情绪激动之余动手破坏了露伴的原稿,此后奈奈濑未再返回杜王町;露伴则在该年秋天尾声以漫画家的身份,出版重画的原稿,全心投入漫画创作的生涯。

时隔十年后,27岁的露伴在和仗助、亿泰、康一小聚的过程中,因为亿泰偶然提及「露伴长得像『蒙娜丽莎』」的话语,忆起奈奈濑当年提及的画作,动念前往巴黎参访卢浮宫美术馆,请求馆方让他参观山村仁左右卫门的作品;馆方人员表示该画作属于不公开展览的作品,却透过电脑系统意外发现该画作被安放在本该空无一物的「Z-13」仓库。为谨慎起见,一行人带领露伴前往该处参访,却未料到馆方工作人员陆续遭不明力量袭击,仓库里更出现了和在场人士有血缘关系的前人。露伴见及四名馆方人员和前人接触惨死的情景,发现画作真面目为容貌和奈奈濑相仿的女子后,自己也遭画作具现的奈奈濑和外祖母袭击,警觉该幅画作本身融和山村仁左右卫门的怨念,会具现化当事者相关血缘前人所犯罪行/死因、借此杀害当事者的实情,情急下使用替身能力让自己暂时失去过往的记忆并破坏画作,才得以顺利逃离「Z-13」仓库。

事后露伴展开调查,发现三百年前因为违法取用特殊树种萃取的颜料作画、遭处刑的山村仁左右卫门时值新婚,才会被处决之时抱持强大的怨念;山村仁左右卫门的新婚妻子兼该幅画作模特、同时是露伴的祖先——岸边奈奈濑(另译「岸边七濑」),则在丈夫逝世后,将丈夫的怨念封印于画作里,但因为过于绝望亦在不久后随丈夫而去,她试图封印丈夫的心,则透过露伴实现夙愿。此刻露伴正式理解当年奈奈濑辞别他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和丈夫从人性的黑暗面解脱,借此重获自由。而4名在事件中死亡的馆方人员迄今仍被标注在失踪名单里,成为卢浮宫的悬案。

替身数据

替身名:天堂之门Heaven's Door天国への扉ヘブンズ・ドアー黑蚊子多

天堂之门.png

替身数据:

破坏力

D

速度

B

射程距离

B

持续力

C

精密度

B

成长性

A

A
B
C
D
E

刚出场时没有外形,在幽灵小巷时才有脸出现,在猜拳小子篇时才有全身的样子,原型为露伴的漫画《粉红暗黑少年》中主角的样子,该替身非常矮小,与露伴站在一起甚至像父子康一是妈妈,回声是玩具

能够将对象的大脑变成并查看其经历和记忆,文字部分会以对象的母语记录,如果遇上外国人露伴就需要翻译。如果对象没有使用文字的能力(例如婴儿或动物)也无法形成文字部分。无法读取对象已经遗忘或压根没放心上的记忆康一正是没把仗助说过的小时候被不良救助的经历放在心上露伴才没能读取到并吃了大亏。另外天堂之门也无法读取“过于遥远的经历”和“自己的命运”。实际上在对付廉价把戏时曾把自己变成过书

有一次偶遇老东西,要是他朝着对方读一下老流氓的人生履历会不会笑昏过去?

万一他好奇【卡兹】是什么东西然后身边找个人身上写一句【下一秒我把卡兹拉回地球】就好玩了!

说不定下一秒他自己就变成大号卡兹又被老东西发射升空停止思考了呢?

除此之外,天堂之门还能在书上书写命令,承受命令的对象无法违背该命令的实施--即便该命令超出了对象本身的能力或对象不具备理解命令的能力,比如书写“以时速70km向后飞去”对象就真的会直接以该速度直接飞走而无需其他助力,能写的命令有哪些限制则未知。

从露伴曾经对杉本铃美的幽灵使用过能力可知,不仅是活物,天堂之门对“任何有自主意识的个体”都能生效。在番外篇《岸边露伴一动也不动》中,此能力甚至能把死物变成书,读取物质的情报(例如鸡腿)。

天堂之门可以通过读取记忆获得情报,也可以通过书写命令的能力给己方人员上buff或给对手上debuff为什么不能在仗助身上写上“我能治疗自己”在卖鱼强身上写上“我可以射程全地球范围时停100年”在老东西身上写下“我能成为JO级生物”之类的,如果写的命令恰到好处甚至能一举扭转劣势,比如在JO护车司机身上写上我今天会开倒车撞死吉良吉影,是很强的辅助型替身(荒木小号开挂实锤)。

天堂之门初期的发动条件比较苛刻:露伴需要完成一张漫画原稿并让对象第一个看到,之后该对象便能随时被使用天堂之门的能力。后期经过成长,只需在空中画出《粉红暗黑少年》中主角的样子就能发动能力;成长后期,露伴能对初次见面的早人直接使用能力。

作为辅助型替身,其直接攻击的能力相当贫弱,仅在遇到吉良吉影的杀手皇后·第三炸弹时挥出无任何效果無駄的两拳。

名字出自美国摇滚诗人Bob Dylan的歌曲《Knockin' on Heaven's Door》。[12]

作死达人

整部唯一一个嘲讽仗助发型并且不止一句的人

作死的露伴其1.png 作死的露伴其2.png 作死的露伴其3.png

在仗助闯入其家中后,露伴企图对仗助发动其能力,为了让仗助睁开眼睛看到他的漫画而嘲讽仗助的发型TV版还戳了仗助的头发,而且仗助的头发意外的有弹性

结果仗助睁眼后并没有看到漫画并且把露伴嘟啦了一遍使其受重伤西北老汉:咔嗒!牛粪头:西内!还把露伴的工作室砸了。在伤好后露伴还对康一说仗助这种人,根本不懂漫画[13]

轶事

  • 荒木在「JOJOVELLER」介绍露伴的评论中写到,他对于第四部的登场人物包含露伴在内的人只是画了他们和仗助的关系而已,并没有明确地说明他们完全就是友军
  • 第四部的动画版的过场动画中出现了一个失误,将替身名写作岸边露伴,替身使者写作天堂之门。这点在BD版被修复。

目录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出自《岸边露伴一动也不动》、《岸边露伴卢浮宫之行》
  2. 二设里经常是重度康一控
  3. 阿帕基的头顶像是一个砸碎的鸡蛋的上半部分,露伴的发箍则像中间部分,F·F的刘海像下半部分
  4. 荒木本来的号,因为使用外挂艾哲红石导致被封永久并在宇宙中放弃了思考
  5. 我已经是完美生物了啊JOJO只是我的自传而已
  6. 出自番外漫画《岸边露伴卢浮宫之行》
  7. 出自番外漫画《岸边露伴一动也不动》的《星期一天气雨》篇
  8. 出自番外漫画《岸边露伴卢浮宫之行》
  9. 《岸边露伴在卢浮宫》的对话说明其在露伴26岁时因病过世。
  10. 本来只赢了6万,露伴一时不服气就押了200万作为赌注
  11. 结果没有找到,仗助在逃跑前用疯狂钻石治好了露伴的手指
  12. 艾薇儿、Guns N' Roses乐队、周华健、罗琦都曾翻唱过此歌曲
  13. 然而仗助的爸爸跟外甥都喜欢看漫画,仗助也还是应该喜欢漫画的,只是被吐槽发型后彻底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