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Commons-emblem-success.svg
此作品已完结
Replacement character.svg
注意:本页面含有Unicode新版用字符:𡇌,若有关字符无法正常显示,请登录后尝试在小工具中启用“对特殊汉字的额外支持字体”。

孔乙己》是由鲁迅所写的一部和主人公同名的短篇小说,最早发表在1919年4月《新青年》第六卷第四号,后编入《呐喊》。又名“钻入他的孔”

孔乙己
Kyj.jpg
原名 孔乙己
作者 鲁迅
地区 中国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等
连载杂志 《新青年》(第六卷第四号)
发表期间 1919年4月

目录

原作介绍

小说描写了一个迂腐不化且穷困潦倒的书生,因没什么营生,只得浑浑噩噩虚度光阴,也因此常沦为在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柄,最后消逝在人们的记忆中的悲惨形象。

小说的篇幅不长,但是意味深长,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当时旧社会的风气,具有强烈的讽刺意味。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这句话极好地体现了对其他人来说,这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的所有价值。

我们只玩梗,小说这东西毕竟还是要自己解读才有意思嘛,这里可没法一句一句剖析过去。

衍生梗

此梗不建议过度使用。
此条目所记述的或自此衍生出的梗,可能有被滥用的风险。 不加场合随意使用此梗可能会引来诸多人的厌恶
同时也请编辑者注意,不要使用极度不中立的言论向读者喊话。
  • 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皿煮的××能是××吗
  • ooo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何家的书,吊着打。”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 我考一考你。茴香豆的茴字,怎么写的?……回字有四种写法,你知道吗?
有一回对我说道,“你读过书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读过书,……我便考你一考。茴香豆的茴字,怎样写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掌柜的时候,写账要用。”我暗想我和掌柜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掌柜也从不将茴香豆上账;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草头底下一个来回的回字么?”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回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柜上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情绪上的一波三折,就如同没事找事总喜欢显摆的人一样,有人理睬自然高兴,可以搬弄本事了,但若是没人理睬,也会自觉没趣。这个可怜的小人物,平日便不受待见,现在就连十几岁的年轻小伙计也跟着人群的态度一般,对他毫不留情。

“回”字过去一般只有三种写法:“回”“囘”“囬”,第四种写法指“𡇌”,极少见。实际上,“回字有四样写法”这种现象被称为汉字的异体字。建国后,大陆在汉字简化前就已废除了一批,实施简化后又多次调整,现在除个别未废除的(如:唯一/惟一、桑葚/桑椹)和一些非标准的社会用字(如:[标准]飙车/[异体]飚车)以外,已经不多见。异体字多乎哉?不多也!港台因标准字体的制定,异体字的使用也已逐渐减少。但很遗憾,今天的萌百编辑们还要处理繁简日汉字的差异(悲)。

因为回字有4种写法,而草字头“艹”有3种写法,所以实际上茴香豆的“茴”字有12种写法。孔乙己:?!

  • 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
有几回,邻居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孔乙己。他便给他们茴香豆吃,一人一颗。孩子吃完豆,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碟子。孔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豆,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写出了孔乙己对孩子的慈爱但是却吝啬、小气的性格特征,把凭空捏造的人物刻画的栩栩如生。套用古文,批判讽刺了旧时封建社会所谓“知识人”的迂腐和无用只能摆着装B的空花瓶、空泛的教学内容。

万能蓝本

不必多说,这部短小的小说几乎是万能的。不知从何时起,网络上流行起各种以《孔乙己》为蓝本改编的段子,有时候仅仅是截取一部分段落改编,也有时候是改编全文。这些段子多为调侃之用,亦有讽刺时事的内容。

 
此处仅列举部分有名的范文,请勿在此处大量罗列,更多相关请参考外部链接段落或百度一下。
改编之一:细胞器版[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二:崔化钠版[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三:薮乙己——《兽娘动物园》(B站标题《兽娘动物园》)版

(源自《兽娘动物园》动画第10集薮猫在小木屋旅馆半夜偷吃加帕利馒头的插曲) 薮猫一到大厅,所有吃馒头的兽娘便都看着她笑,有的叫道,“薮猫,你嘴角又脏了!”她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红茶,要一碟加帕里馒头。”便排出九枚加帕利硬币。她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吃人家馒头了!”薮猫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昨晚亲眼见你溜到厨房偷吃馒头,还被小包发现。”薮猫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偷馒头不能算偷……偷馒头!……friends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わーい”,什么“たーのしー”之类,引得众兽娘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改编之四:所罗门版[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五:魔理沙版[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六:发动机扔硬币事件[1]

老太太一上飞机,所有坐飞机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老太太,你是第一次坐飞机吧!”她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枚硬币,扔进发动机里。
没有后续了?
往发动机里扔硬币会发生什么?

改编之七:碧蓝航线-刷箱子bug

有一天,大约是七月前的一个礼拜,拉菲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指挥官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桶石油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酒的Z23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拉菲说,“哦!”“他总仍旧是偷。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偷到司令部头上去了。军火库的东西,偷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服辩,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拉菲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改编之八:战舰世界日驱版[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⑨:琪露诺版[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十:宽乙己[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十一:SCP基金会

SCP-CN-073是站着喝酒而编为Euclid的唯一的异常。它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它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叫人半懂不懂的。因为它是中国分部收容的第73个,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第73个收容的异常应该叫073”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它取下一个绰号,叫作073。073一到店,所有喝酒的异常便都看着它笑,有的叫道,“073,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它不回答,对储藏室里说,“温两碗营养酒,要一碟巧克力。”便排出九文大钱。它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073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机动特遣队的书,吊着打。”073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Euclid级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HD”,什么“鲨鱼”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073喝过半碗营养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073,你当真救了高中生们么?”073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研究员也捞不到呢?”073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数据删除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收容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改编之十二:Minecraft[2]

服务器的主城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方形的大厅,厅里面预备着命令方块,可以随时传送。冒险者们,傍午傍晚准备下线,每每花四颗绿宝石,买一桶牛奶,——这是二十多年前(大雾)的事,现在每桶要涨到十颗绿宝石,——靠大厅外站着,热热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花一颗,便可以买一块曲奇,或者牛排,做下牛奶物了,如果出到十几颗,那就能买一样药水,但这些顾客,多是萌新,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买了皮肤的,才踱进大厅隔壁的房子里,要牛奶要蛋糕,慢慢地坐喝。

我入坑十二年(大雾)起,便在服务器口的大厅里当伙计,管理员说,样子太方,怕侍候不了买了皮肤的玩家,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萌新玩家,虽然容易打字,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物品从箱子里取出,看过物品栏里有堆叠没有,又亲看将物品放在展示窗里,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堆叠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管理员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老玩家的情面大,封号不得,便改为专管取物品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大厅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管理员是一副凶脸孔,老玩家也没有好声气,教玩家活泼不得;只有史蒂夫到大厅,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史蒂夫是站着喝牛奶而穿牛仔裤的唯一的玩家,他身材很方,脸部些许邋遢,有些乱蓬蓬的胡须,穿的虽然是牛仔裤,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换过皮肤,也没有改,他对玩家说话,总是满口/kill,gamemode之类的指令,叫玩家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史,别的玩家便从告示牌上的“方块玩家史蒂夫”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史蒂夫,史蒂夫一到大厅,所有喝牛奶的玩家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史蒂夫,你又去偷钻石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桶牛奶,要一个牛排。”便排出九个绿宝石。酒客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村民的东西了!”史蒂夫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村民的箱子,被铁傀儡吊着打。”史蒂夫便涨红了脸,身上的粒子效果个个冒出,争辩道“开宝箱不能算偷……宝箱!……冒险者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探索时光”,什么“下界”,特性的事,能叫BUG么之类,引得众玩家都哄笑起来:大厅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玩家家背地里谈论,史蒂夫原来也挖过矿,但终于没有挖到钻石,又不会交易;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物品了。幸而挖得一镐好方块,便替玩家家挖挖地,换一组物品用。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吃懒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火把剑斧镐铲,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挖方块的玩家也没有了。史蒂夫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偷窃的事。但他在我们大厅里,品行却比别的玩家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绿宝石,暂时记在告示牌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计分板上拭去了史蒂夫的id。

史蒂夫喝过半桶牛奶,BUFF的粒子效果渐渐复了原,旁玩家便又问道,“史蒂夫,你当真会挖矿么?”史蒂夫看着问他的玩家,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钻石也挖不到呢?”史蒂夫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粒子,聊天框里打些字;这回可是全是之特性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玩家也都哄笑起来:大厅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管理员是决不责备的。而且管理员见了史蒂夫,也每每这样问他,引玩家发笑。史蒂夫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聊天,便只好向萌新说话。有一回对我打字道,“你合成过物品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合成过物品,……我便考你一考。炸图用的TNT,怎样合成的?”我想,讨物品一样的玩家,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史蒂夫等了许久,很恳切的打字道,“不能合成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合成配方应该记着。将来做管理员时候,炸图要用。”我暗想我和管理员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管理员也从不拿TNT炸图;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沙子间五个火药么?”史蒂夫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右麒麟臂的拳头撸着告示牌,打字说,“对呀对呀!……合成配方有三种(有序配方、固定配方、无序配方),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潜行着走远。史蒂夫刚用木棍和木板合成了牌子,想在告示牌上打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潜行站起,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邻服萌新看得聊天框,也赶热闹,围住了史蒂夫。他便给他们河豚吃,一萌新一只。孩子吃完河豚,仍然不重生,十字准星都对着物品栏。史蒂夫着了慌,打开背包将物品移开,潜行下去打字道,“不多了,血量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河豚,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萌新都在中毒里重生了。

史蒂夫是这样的使玩家快活,可是没有他,别的玩家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服务器维护前的两三天,管理员正在慢慢的写计分板,取下告示牌,忽然说,“史蒂夫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颗绿宝石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牛奶的玩家说道,“他怎么会来?……他重生了。”管理员说,“哦!”“他总仍旧是偷。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偷到服主家里去了。他家的东西,偷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计分板,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重生丢了装备。”“后来呢?”“后来重生。”“重生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被封号了。”管理员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交易。

维护之后,玩家是一天多比一天,看看将近更新;我整天的靠着信标,也须加上BUFF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玩家,我正点了暂停键潜行着。忽然间看得一个聊天框,“温一桶牛奶。”这文字虽然极低,却很眼熟。看时又全没有玩家。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史蒂夫便在大厅下对了展示窗坐着。他脸上黑而且方,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鞘翅,叉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船,用栓绳在背包上挂住;见了我,又打字道,“温一桶牛奶。”管理员也打开聊天框去,一面说,“史蒂夫么?你还欠十九颗绿宝石呢!”史蒂夫很颓唐的潜行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绿宝石,牛奶要好。”管理员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史蒂夫,你又偷了东西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偷,怎么会丢装备?”史蒂夫用告示牌答道,“掉岩浆,掉,掉……”他的十字准星,很像恳求管理员,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玩家,便和管理员都笑了。我温了牛奶,丢出去,放在展示窗里。他从破背包里选出四颗绿宝石,丢在我物品栏里,见他饥饿值在抖,原来他便用这船划来的。不一会,他喝完牛奶,便又在旁玩家的聊天框中,坐着用这船慢慢划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史蒂夫。到了休服,管理员取下计分板说,“史蒂夫还欠十九颗绿宝石呢!”到第二年的开服,又说“史蒂夫还欠十九颗绿宝石呢!”到更新可是没有说,再到维护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史蒂夫的确被封号了。

改编之十三:国际版-韩乙己

《韩乙己》

韩国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德国叫道, “韩国,你又被中国吊打了!”他不回答,对美国说,“萨德,还有吗”便排出九文大钱。欧盟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中国的东西了!”韩国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中国的长白山,吊着打。”韩国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白头山[3]不能算偷……白头山是我们国家的!……我大国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领土主权”,什么“历史问题”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韩国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德国便又问道,“韩国,你当真是大国么?”韩国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 “你怎的连五常也捞不到呢?”韩国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大国气度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美国是决不责备的。而且美国见了韩国,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韩国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非洲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懂些历史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懂,……我便考你一考。筷子,端午节,孔子是哪国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东西,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韩国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应该记着。将来做大国的时候,耍赖要用。”我暗想我和大国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中国也从不将韩国当回事;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 “谁要你教,不是中国的么?”韩国显出极惋惜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摇头说,“不对不对!……孔子出生在韩国,是中国剽窃我们的,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韩国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柜上画地图,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邻居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韩国。他便教给他们点无赖技巧,一人一次。孩子听完,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汉城。韩国着了慌,弄过萨德将汉城罩住,弯腰下去说道,“这是我的,,不能给”直起身又看一看萨德,自己摇头说,“不要抢我的地方,白头山是我们的”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韩国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改编之十四:拜占庭版

东罗马是罗马正统而被吊打的唯一的人。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希腊语,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生在拜占庭,却又老是打败仗,别人便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败仗庭。东罗马一到店,所有天主教国家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拜占庭,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东西教会友好,要一发十字军。”便排出九项商业特权。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突厥的东西了!”东罗马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在曼奇克特,吊着打。”东罗马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收复不能算偷……收复失地!……罗马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巴塞勒斯”,什么“叛变”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东罗马原来也统治过地中海,但终于分裂了,又不会治国;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只剩下希腊地区了。幸而有一个好首都,便收收税,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内斗。坐不到几天,便是禁卫军政变。如是几次,交税的人也没有了。东罗马叫了十字军,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拜占庭,你当真把地中海作过内海吗?”东罗马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罗马都重建不了呢?”东罗马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日耳曼蛮子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拜占庭自己知道不能和天主教谈天,便只好向东欧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读过圣经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读过圣经,……我便考你一考。救世主是谁?”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拜占庭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晓得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帝国的时候,办教会要用。”我暗想我和帝国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斯拉夫人也从不信仰基督教;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耶稣基督么?”拜占庭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上帝有三个位格,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拜占庭刚想传教,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意大利的商业共和国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拜占庭。他便给他们贸易特权。共和国们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贸易线路。拜占庭着了慌,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经济收入,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商共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有一天,大约是圣诞前的两三天,掌柜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拜占庭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万银马克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十字军说道,“他怎么会来?……连首都都丢了。”掌柜说,“哦!”“他总仍是欠账。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欠到丹多罗家里去了。他家的钱,欠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催债,后来是攻城,攻了大半夜,再占领了君堡。”“后来呢?”“后来洗劫了。”“洗劫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掌柜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圣诞之后,看看将近深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请求十字军。”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拜占庭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竟只有君士坦丁堡了;见了我,又说道,“请求十字军。”掌柜也伸出头去,一面说,“拜占庭么?你还欠银马克呢!”拜占庭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我同意东西教会合并了,速度要快。”掌柜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拜占庭,你又被异教徒打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打得过异教徒,怎么会剩这么点领土?”拜占庭低声说道,“突厥太强,强……”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掌柜,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掌柜都笑了。我走出去,附和着答应了。不一会,他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拜占庭。到了年关,掌柜取下粉板说,“拜占庭还欠银马克呢!”到圣诞节,又说“拜占庭还欠银马克呢!”到百年战争结束时可是没有说,再到新航路开辟也没有看见他。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拜占庭的确死了。

改编之十四:孔VAN

新日暮里的更衣室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进门一个铁质的大储衣柜,柜里面预备着垫子,可以随时摔跤。废车场的boyz,傍午傍晚开着卡车,每每花四个男魂,买一碗龟珍汁,——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碗要涨到十个,——靠柜边站着,热热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花一文,便可以买一碟息子皮,做下酒物了,如果出到十几文,那就能买一样炒饭,但这些boyz,多是弱子,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兄贵,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汁要皮,慢慢地摔跤。

我从十二岁起,便在新日暮里的更衣室里当伙计,木吉说,样子太娘,怕侍候不了兄贵,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弱子主顾,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龟珍汁从瓶子里舀出,看过碗底里有水没有,又亲看将碗放在热水里,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羼⑶水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木吉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⑷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热龟珍汁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更衣室,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木吉是一副凶脸孔,主顾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van样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van是站着喝龟珍汁而穿装甲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浅黄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穿的虽然是tdn装甲,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F@♂you,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达克霍姆,别人便从哲学片里的“van darkholme”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van。van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van,你尻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龟珍汁,要一碟息子皮。”便排出九个男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被处刑了!”van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跑到平家boys那边,被金阁银阁吊起来打。”van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受刑不能算被处……受刑!……兄贵的事,能算被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slaves get your ass back here”,什么“smart ass”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van原来也当过兄贵,但终于打不过比利王,也摔不过贝奥兰迪;于是愈摔愈弱,弄到将要成弱子了。幸而玩得一手好皮鞭,便替人家抽打一下马凯,换一点男魂。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吃懒做。抽不到几天,便连人和皮鞭项圈dark装备,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处刑的人也没有了。van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欺负boy的事。但他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男魂,暂时记在健身房里,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拭去了van的名字。

van喝过半碗龟珍汁,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van,你当真是兄贵么?”van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城之内也摔不过呢?”van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deep dark fantasies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木吉是决不责备的。而且木吉见了van,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van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赤酱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学过告诫之心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学过告诫之心,……我便考你一考。Fuck you的fuck,怎样写的?”我想,弱子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van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告诫之心应该记着。将来肛木吉的时候,打尻要用。”我暗想我和木吉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木吉也一直用的是光明的赞美之心;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F U C K么?”van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戴着皮手环的手腕敲着柜门,点头说,“对呀对呀!……fuck有四种用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van刚用手抹了龟珍汁,想在柜门上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邻居赤酱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van。他便给他们息子皮吃,一人一片。孩子吃完息子皮,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碟子。van着了慌,抬尻将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息子皮,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赤酱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van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木吉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van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个男魂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酒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息子了。”木吉说,“哦!”“他总仍旧是欺负boy。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欺负到比利王家里去了。他家的boy,欺负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站军营里帕秋莉go,后来是打飞机,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息子。”“后来呢?”“后来打折了息子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被肛了。”木吉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中秋之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内裤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温一碗龟珍汁。”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van便在板凳上对了更衣柜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戴一个破ddf头套,张开着两腿,下面垫一个皮内裤,用草绳在尻上拴住;见了我,又说道,“温一碗龟珍汁。”木吉也伸出头去,一面说,“van么?你还欠十九个男魂呢!”van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新的男魂,龟珍汁要好。”木吉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van,你又被处刑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被处刑,怎么会打断息子?”van低声说道,“跌断,跌,跌……”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木吉,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木吉都笑了。我温了龟珍汁,端出去,放在板凳上。他从皮内裤里摸出四个男魂,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翔,原来他便用这手从尻里抠出来的。不一会,他喝完龟珍汁,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van。到了年关,木吉取下粉板说,“van还欠十九个男魂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van还欠十九个男魂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van的确被肛了。

前方侦测到
不明级别的高能反应!
请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改编之十六:萌百版孔乙己萌百编辑千万不要看!

 
↑现在有八种了,

5.BilibiliVideo
6.bilibiliVideo
7.Bilibilivideo
8.bilibilivideo

官方萌百版孔乙己

Help:创建条目的四种方法

衍生作品

大概人们能哀叹于你的不幸,但没人有资格评论你为"不争"。
——梅汉娜《SCP-CN-073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现实意义

然而,与很多玩梗的不同,《孔乙己》更多地讽刺了“看客”,而表达了对孔乙己的些许同情。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然而孔乙己还是没有死。

外部链接

  1. 2017年6月27日,一位老太太临上飞机前向发动机里扔硬币祈福,导致航班延误了4个小时。详见 http://news.163.com/17/0628/07/CO0I5NPC0001875P.html
  2. 方块人史乙己 原文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6896125
  3. 汉语中的“长白山”在朝鲜语/韩语中称为백두산(白頭山),所以韩国在这里会说成“白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