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藤丸立香

FGO Logo3jp.png
此为,夺回未来并攻克诸多未来的故事。
玛修·基列莱特欢迎您参与完善《Fate/Grand Order》系列条目——前辈,可以握住我的手吗?
本条目使用的游戏文本和数据仅供介绍为目的之引用,其著作权属于©TYPE-MOON / FGO PROJECT。

您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改进:

  • 角色经历

欢迎各位愿意做出贡献的御主加入萌娘百科型月编辑群『穗群原学园萌百分园』:571632697
我是藤丸立香,得到无数人的帮助,代替无数人屹立于此处的…迦勒底御主!
决胜的时刻到了,盖提亚——!!
庆祝回忆.png
概念礼装「庆祝回忆」作者:花ヶ田
基本资料
本名 藤丸ふじまる 立香りつか
(Fujimaru Ritsuka)
别号 主人公
人类最后的御主、迦勒底的御主、御主适任者48号、华生、立香、德川藤丸立香[1]、拉山德/赫米娅[2]
♂:咕哒男(ぐだお)/咕哒君/咕哒夫/咕哒哥/凛哥、藤丸君
♀:咕哒子(ぐだ子)/士郎子Grand Master、冠位御主、混沌·恶、阿佛洛狄忒lily
发色 红发(女)、黑发(男)
瞳色 橙瞳(女)、蓝瞳(男)
身高 172cm(咕哒男)
体重 59kg(咕哒男)
阵营属性 中立·善[3]
声优 岛崎信长(男)
关根明良(女)
金田朋子(Riyo版男/女)
萌点 普通版:
吐槽元气治愈系主人公
玩家角色西装制服人生赢家
猫箱性别骚话(全)
老好人温柔女装(男性版本)
侧单马尾黑色连裤袜长靴(女性版本)

Riyo版:
变态糟糕恶德腹黑天然黑无节操天真无邪自慰(全)
腐男蔷薇伪娘(男)
百合露出癖(女)

出身地区 日本东京
所属团体 迦勒底隐匿者[4]
亲属或相关人
朋友:芙芙紫苑尼莫
所长:奥尔加玛丽戈尔德鲁夫·穆吉克
医生:Dr.罗曼
从者:玛修达·芬奇福尔摩斯
恶梦:岩窟王
作为FGO玩家的“
异时空同位体五河士道[5]岸波白野
相关图片

藤丸立香/主人公TYPE-MOON旗下的游戏Fate/Grand Order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玩家视角的主角。

目录

简介

Fate/Grand Order的主人公,玩家的分身,来到迦勒底的第48位灵子转移适应者。在迦勒底的事变中成为唯一生还的御主,和玛修一起被灵子转移到2004年的冬木市。和亚从者化的玛修签订了契约,成为了玛修的御主。随后在各个时代修正特异点。

原本只是个出身、经历与性格都很平凡,与魔术无缘的普通人,但魔术回路水准在常人以上。

与玛修契约后,分享了加拉哈德的加护而具有较高等级的抗毒,甚至足以几乎免疫静谧的触摸。

角色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进入迦勒底前

2015年,藤丸立香在市中心的车站前遇到了迦勒底工作人员哈利·茜泽·安德森[6]。由于对方伪装成献血车(绝对不是传销)而天真地接受了适应性检测,被发现适性100%抑制力钦定后被热情的工作人员安德森推荐到了迦勒底。安德森本人也因此获得了买新车的奖金。

第1部

特异点F-冬木

在管制室发生爆炸后,前去寻找玛修,并在这段时间内被传送至特异点F,并成为玛修的Master。

修正特异点期间会给予玛修帮助与鼓励。

  • 在动画中,在抵抗黑亚瑟的圣剑时帮助玛修并以一划令咒作为支援。
第一特异点-奥尔良

与玛修抵达1431年的奥尔良后和当地士兵有些小冲突,之后遇到召唤至现界的Ruler贞德,并与其结盟修复特异点。之后遭遇黑贞五骑英灵袭击时被一样召唤现界的玛丽皇后与音乐家莫扎特相助,在逃脱后被玛丽兴奋的热情一吻。在之后解决了几位因为狂化而不得不听从黑贞的从者。

之后也陆续找到齐格飞圣乔治清姬以及龙娘,但玛丽皇后因为要疏散平民而去拖延黑贞而牺牲。之后主角一行击败了巨龙法夫纳,直达宫殿打败了黑贞,但才发现圣杯拥有者为Caster吉尔·德·雷,在打败吉尔·德·雷后,与贞德道别并成功修复特异点。

第二特异点-七丘之城

主角一行抵达后,巧遇正在战斗的尼禄皇帝的军队,并下手帮忙。战斗结束后,与尼禄几番周折,被尼禄委任为将军以打败联合帝国。随后与玛修抵达前线支援布狄卡等人,之后再随尼禄去征战高卢,并打败了几名皇帝。

返回罗马途中,罗曼医生侦查出海面的岛上有从者反应,便与尼禄一行前往探查,随后遇到斯忒诺,被斯忒诺调戏以及欺骗他们说岛上的洞穴里有联合帝国首都的机密,结果到最后里面只有一堆魔兽而已。在清理洞穴内的魔兽后,正当大姐嘲笑他们时,卡利古拉出现,但被尼禄等人打败,大姐赞扬主人公后给予了首都的位置。

之后随尼禄安整完后征战联合首都,期中遭到两位将军失联以及布狄卡被抓走的情况,但还是抵达联合首都击败了皇帝统领罗穆路斯。之后幕后黑手雷夫教授出现,并显露出自己身为魔神柱的事实,主角一行为之震惊并与其战斗,雷夫在一番战斗后显露回人形,并使用圣杯召唤出破坏的大王阿蒂拉,但是却被阿蒂拉斩杀,阿蒂拉随后快速飞奔首都罗马。

在荆轲等人拖住魔兽的情况下,尼禄与主人公一行阻击了前往罗马的阿蒂拉,进行了最后交战并获得胜利,主角一行修复时代后与尼禄告别回到迦勒底。

第三特异点-俄刻阿诺斯

主人公与玛修在与医生交谈后立即被送往俄克阿诺斯的特异点,但医生失误将他们传送到海盗船上,导致他们被误会并与海盗交战一番。在误会解开后,主角一行便于船上的海盗到不远处的岛落脚,在岛上遇见德雷克船长一行并和德雷克船长比较一番获得胜利。

德雷克船长认输后决定陪同主人公一行解决特异点问题,之后他们大吃大喝,被玛修发现船长用来喝酒的其实是圣杯。之后在达芬奇的解析与德雷克船长获得圣杯的经过推断出“这只是这个时代的圣杯,必须回收的是雷夫设置的圣杯才可以修复特异点”的结论。

第二天,主人公等人便与德雷克船长搭上船到了另一个岛,在岛上遇到狂化的血斧王袭击并成功击退他,获得维京人的航海图。之后当他们在海上航行时遭遇拥有雷夫设置的圣杯原主人——黑胡子海盗的袭击并暂时败退,退至不远处的岛上准备用龙鳞修船打败黑胡子。期间船被不明人士设结界困住,主人公与玛修和德雷克船长探索犯人并找到了迷宫,在迷宫内与阿斯密里俄斯和尤瑞艾莉战斗并解决误会,对方答应打败黑胡子加入主角群,在船修好后一同航行。

期间主人公一行在另一个岛上发现了俄里翁与月神,并成功拉入队伍。之后再遇黑胡子,并与其发生战斗,期间玛修与尤瑞艾莉被黑胡子的变态视线折腾。在战斗的结尾,黑胡子遭到船上的赫克托耳叛变刺杀夺走圣杯,并与主角群战斗夺走尤瑞艾莉,但在逃走前被黑胡子射伤,之后乘小船逃走。在黑胡子消失后,德雷克船长开船追上赫克托耳,并发现新的敌人——由伊阿宋美狄亚 Lily统领的阿尔戈号众船员,并陷入不利地位,之后在阿斯密里俄斯用刺穿自己与赫拉赫克斯的枪拖延赫克托耳与赫拉克勒斯,让夺回尤瑞艾莉的主人公一行逃走,之后牺牲。

过后,主人公一行为了寻找新英灵而驶入有微弱魔力反应的群岛进行搜索,阿尔戈号也在后方追杀,之后众人终于在某个岛上发现叛变阿尔戈号的阿塔兰忒与最早召唤自此的大卫,大卫向众人解释了伊阿宋想得到约柜将尤瑞艾莉献上的后果并理解出美狄亚 Lily这么做的理由,随后主人公想到了打败他们的办法。

最后阿尔戈号追杀到了岛上,主角群按照先前计划让赫拉克勒斯踩入约柜的陷阱中即死死去。赫克托耳随后也被主角群打败,在最后美狄亚 Lily与伊阿宋要被击败时美狄亚 Lily叛变伊阿宋,让他变成魔神柱,但随后也遭到主角群压制并被打败,美狄亚在消失前建议主人公寻找星之碎片拯救世界后消失。在回收圣杯后,主人公与玛修向德雷克船长道别,德雷克船长也让玛修寻找自己的梦想并让主人公好好加油,之后两人便回到加勒底,成功修复了大航海时代的特异点。

第四特异点-伦敦

主角与玛修被传送到了离现代最近的1888年的伦敦,发现到伦敦充满了不寻常的雾气,而且化为魔雾。其后遭遇开膛手杰克并与其交战,但由于杰克的情报抹消技能而失去与杰克关联的记忆。

之后遇到了较早召唤至现界的莫德雷德,并与其到达据点——还是人类的亨利·杰基尔博士家中,随后被杰基尔拜托营救生存者之一的弗兰肯斯坦博士。主角一行抵达弗兰肯斯坦家发现博士已被梅菲斯特炸死,其后主角群打败梅菲斯特并把博士遗留下的人造人弗兰带回据点。

之后又被杰基尔委托去击败魔书,在打败魔书时遇到之前被委托打败魔书的从者安徒生,并在他的帮助下打败魔书,并一同回去据点,但回去后又被杰基尔拜托去营救伦敦警局,在途中遭遇杰克与魔雾计划的首领之一的P,在与他们交战后成功消灭杰克,但P却趁乱逃走。

之后回到据点,为了确保据点周围安全,主角与玛修陪同莫德雷德巡逻,遇到了突然从魔雾现界的莎士比亚,然后遇到了来挖角的P,在道出他的真名为帕拉塞尔苏斯后打败了他,消失前让主角去探讨魔雾计划。之后众人来到魔术协会的废墟地下室寻找资料,由于敌人太多杰基尔暂时变为海德击退敌人,并回到据点分析资料。

之后由于P被干掉,大批的混沌机械兵袭击据点周围,主角等人发现机器兵只是一种宝具或能形成的兵器,可以找到原主人摧毁,在弗兰的带领下大家找到了宝具主人——策划人之一的B,查尔斯·巴贝奇。弗兰不信巴贝奇这么做而和巴贝奇交谈,在巴贝奇决定终止愚蠢的行为时被另一位策划人M强行控制欲要消灭主角群,但是也被打败,消失时让众人到地下寻找魔雾计划的原主人。

众人破关斩将,抵达了地下的魔术工房,遇到了策划人M——玛奇里·佐尔根,他牺牲自己召唤出魔神柱,但很快遭到压制,在临死前使用狂化咒文召唤出了尼古拉·特斯拉,使其将魔雾活性化要摧毁英国,众人与他交手但由于活性魔雾会杀死对方而只是暂时交手,并向欲要在白金汉宫让全魔雾活性化的特斯拉追去。

特斯拉在要登上雷电之梯时遭遇了因为自身雷属性而从魔雾现界的雷系从者坂田金时与跟随他而来的玉藻前,并与他们战斗,虽然金时因为灵核受损而败下来,但也成功驱走特拉斯身边的雾气,之后主角群赶到并打败了他。

之后由于不明原因黑化亚瑟王现界要阻止他们,但也被莫德雷德打败。在战斗结束后正要回收圣杯时,摧毁人理的祸首所罗门出现,作为玩玩的程度吊打主角群并说了一堆设定,并因为莫德雷德的语气称他们连小便都不如,在让主角群要打倒自己就突破七个特异点后消失,主角与玛修随后在与莫德雷德道别后带着许多疑问回到加勒底,成功修复特异点。

第五特异点-合众为一

凯尔特方的女王梅芙得到了圣杯,然后按照自己的喜好向圣杯许愿DIY了一个“狂王”库·丘林[7]

之后梅芙利用圣杯近乎无限的魔力源源不断的制造凯尔特军企图占领全美国(此时世界其他地区和国家都已经消灭殆尽),并且已经成功占领整个东部地区;另一方面为了拯救这场危机,历代美国总统力量的集结体“大统王”爱迪生利用科技之力,在西部制造大量机械步兵与凯尔特军对抗,企图与之分庭抗礼。本土英雄杰罗尼莫和比利小子作为第三势力企图暗杀双方的王并夺取圣杯,然后利用圣杯的力量修复特异点。

罗摩在这场战争中则扮演一个相对另类的角色——如果说凯尔特和“美军”之间的剧情是中规中矩的战争的话,那罗摩的剧情则完完全全是标准的王道英雄传。剧情走向基本借鉴了《罗摩衍那》,少年罗摩踏上从魔王库丘林手中救出妻子悉达的寻妻之旅,在与妻子短暂相见并离别后同盟军向魔王发起冲击,最后成功击杀魔王拯救世界。顺便最后出场的那根魔神柱也玩了一些《罗摩衍那》中的魔王的梗。

第六特异点-卡美洛

在解决第五特异点后不久,御主便开始了第六特异点的攻略,出发前也从达芬奇那里得知第六特异点其实比北美特异点更早被发现,而现在的第六特异点已变质许多。在达芬奇的陪同下御主一行到达了公元500年的耶路撒冷地区的沙漠,刚开始便遭到狮子袭击,之后巧合下救走了被哈桑们绑架的尼托克丽丝,并在他带路下来到拉美西斯二世的领地并触发守城狮子的攻击并被路过的骑士救下,之后骑士便离去。在和拉二一番较劲后得知特异点早已经在狮子王的战斗下解决,并且现在的特异点已分成拉二、狮子王和哈桑的三个势力,并让御主前往狮子王所在的圣城走一趟再决定合作。

御主一行在达文西发明的飞行车帮助下来穿越沙漠,并在路途上看到圣城骑士崔斯坦屠杀哈桑和难民的一幕。

(待补充)

第七特异点-巴比伦尼亚/美索不达米亚

可参考改编动画《Fate/Grand Order -绝对魔兽战线巴比伦尼亚-

(待补充)

终局特异点-所罗门

时间神殿渐渐与迦勒底重合,但在24小时赶工之下罗曼将主角团传送至所罗门神殿内,在遭到72神柱围攻的同时,七大特异点与期间活动的从者们在贞德的引导下进入战场。

随后所罗门主动暴露身份:七十二魔神柱集成体盖提亚,第一次发动第二宝具,被玛修以圆桌盾与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挡下;而在所罗门准备第二次发动宝具,罗曼进入现场,道出自己的身份:真正的所罗门王,并发动第一宝具舍弃一切以使得盖提亚崩解,最后主角手持玛修的盾牌支撑到盖提亚彻底消散,并与被第四兽芙芙以自身智慧为代价救活的玛修一起回归。

此后获授魔术协会的阶位——开位Cause。虽然开位Cause还不能算是上位,但却是确立自己的魔道的位阶。

第1.5部 断章:残存诗篇

亚种特异点Ⅰ-新宿

为了修正新宿的特异点,自己灵子转移到新宿。

灵子转移失败,结果灵子转移到空中,最后被新宿的Archer拯救。被拯救后,从新宿的Archer那里得知新宿的情况。

与新宿的Archer做临时契约,成为新宿的Archer的Master。

被新宿的Rider追击时,新宿的Archer为了保护Master而牵制新宿的Rider,分开前说好在新宿站会合,最后被阿尔托莉雅Alter拯救。

脱离新宿的Rider的追击后,成为阿尔托莉雅Alter的Master。在新宿站与新宿的Archer会合。后来知道新宿的Archer是善的分身。

拉拢贞德Alter成为自己的Servant。

与贞德Alter会合后新宿的Rider再次现身,战斗时重创新宿的Rider,最后新宿的Rider从战斗中逃脱。

打败新宿的Berserker、新宿的Assassin、变成Avenger的新宿的Rider的同时知道新宿的Archer的名字“莫里亚蒂”和再次与福尔摩斯重逢。

来到黑幕所在之地「枪身」。

与“恶”之莫里亚蒂进行决战,将其击败,莫里亚蒂恢复了所有记忆。

主条目:真相

成功修正新宿的特异点后回到迦勒底。

亚种特异点EX 深海电脑乐土/新生快乐都市 SE.RA.PH/堕天之槛

(待补充)

亚种特异点Ⅱ-雅戈泰/拉普达

为了追击魔神柱,自己、芙芙、阿斯托尔福、迪昂灵子转移到地底雅戈泰。

找到失踪和变小的弗格斯。

被亚马逊人追击时,被反抗军的Rider拯救。

(待补充)

亚种特异点Ⅲ亚种平行世界-下总国

不知原因地自己已经在自己的梦境里。

与宫本武藏再次重逢。

(待补充)

亚种特异点Ⅳ-塞勒姆

(待补充)

第2部-异闻带宇宙

序/2017年12月31日(2018年 12月31日)

迦勒底被戈尔德鲁夫买下。 (待补充)


Lostbelt No.1-永久冻土帝国 阿娜斯塔西娅 兽国的皇女

迦勒底被攻破,仅有藤丸立香、玛修·基列莱特、戈尔德鲁夫·穆吉克、达·芬奇、福尔摩斯及部分工作人员乘坐虚数潜航艇Shadow Border逃离南极洲。

凭借与杀戮猎兵的缘,迦勒底一行通过虚数潜航进入俄罗斯异闻带。戈尔德鲁夫派遣藤丸立香与玛修一起对异闻带进行探索。然而气温过低,环境根本不适合人类生存。二人离开潜航艇探索,被魔兽袭击。玛修由于灵基问题,无法发挥战斗力,幸而雅嘎帕茨西出现,击杀魔兽并救下二人。二人在雅嘎·斯摩棱斯克用雷霆为从者召唤器充电。出门后不久,二人见到高扬斯卡娅在贩卖食物,并挑起杀戮。二人暗中观察已是想要阻止,但最终没有动手。然而高扬斯卡娅早已发现他们,二人与其对峙后被高扬斯卡娅放走。后经帕茨西提醒,二人与其一同前去寻找对抗沙皇伊凡雷帝的组织“反叛军”。途中遭到魔兽袭击,在山洞避险时召唤从者Caster阿维斯布隆,并利用其生产的魔偶击退魔兽。反叛军首领乃是从者Berserker阿塔兰忒〔Alter〕,四人在与之交手后被带回反叛军基地。四人决定同反叛军合作。

阿塔兰忒派遣四人到指定的村落宣传檄文。途中结识了从者Berserker贝奥武夫、Archer比利小子。两骑从者表示不打算加入反叛军,但必要时会提供协助。

潜伏于皇宫中的卡多克决定截杀藤丸立香,派遣从者Avenger“阿玛德乌斯〔Alter〕”在回反叛军基地的途中袭击,甚至亲自出马,携阿纳斯塔西娅来袭,但四人与萨列里侥幸逃离。萨列里与四人一同回到反叛军基地。反叛军方认为摸清了异闻带方的实力,便联系贝奥武夫与比利小子一同准备对雅嘎·莫斯科发动总攻。

然而,反叛军低估了异闻带方的实力,城中惊现弥诺陶洛斯,藤丸立香与玛修被困在其迷宫之中,帕茨西、阿塔兰忒、阿维斯布隆被俘。卡多克试图以利相诱,劝降阿维斯布隆。神父麦卡利亦将帕茨西带至伊凡雷帝面前,帕茨西由此心生畏惧,决定不再对抗伊凡雷帝。

受困的藤丸立香与玛修被突然出现的宫本武藏搭救,并且其欣然同意合作抗敌。为做好充分准备,玛修回到潜航艇,接受达·芬奇的灵基改造。藤丸立香孤身留在雅嘎·莫斯科,等待与其他泛人类史从者会合。帕茨西出现,试图劝说藤丸立香放弃抵抗,但没有成功。

伊凡雷帝苏醒,震撼大地。此时,卡多克与阿纳斯塔西娅突然现身,要求合作对抗伊凡雷帝。藤丸立香不得已同意。藤丸立香携归来的阿维斯布隆、宫本武藏等从者再次深入大迷宫,斩杀弥诺陶洛斯,阿维斯布隆利用大迷宫的残骸制作出体型、战力堪比伊凡雷帝的巨型魔偶,但也因此而殒命。藤丸立香骑魔偶正面抗衡伊凡雷帝,奈何伊凡雷帝的非常大权太强,使得战局渐僵。萨列里回想起与阿马德乌斯在皇宫的经历,为此愤怒不已,将怒火倾泄在琴键上,愤怒的乐曲扰乱了伊凡雷帝的心境,也干扰了非常大权,导致伊凡雷帝战斗力急转直下。愤怒的伊凡雷帝决定将萨列里连同皇宫一同毁灭。关键时刻,玛修归来,使用灵基外骨骼Ortenaus的巨盾挡下了伊凡雷帝的倾力一击。宫本武藏借机用宝具斩下了伊凡雷帝的象鼻,藤丸立香亦操纵魔偶,撕下了伊凡雷帝的“王冠(本体)”,重创伊凡雷帝。

伊凡雷帝已无威胁,神父也坦白自己的真名为格里戈里·拉斯普京,这让阿纳斯塔西娅大吃一惊。

泛人类史与异闻带方人马赶往空想树。然而,在空想树前,伊凡雷帝质问为何要毁灭这异闻带及其中一切生灵,恍然大悟的藤丸立香一时语塞,没有回答。泛人类史众从者赶到,彻底斩杀了伊凡雷帝。此时,阿塔兰忒放不下反叛军中结识的孩子们,选择倒戈并重创藤丸立香。失去战斗意志的藤丸立香倒在地上,却被被反叛军重伤的帕茨西扶起,其遗言让藤丸立香重燃斗志。

然而,卡多克已经连接了空想树与阿纳斯塔西娅,让阿纳斯塔西娅成为了俄罗斯异闻带的沙皇,掌控了非常大权。藤丸立香指挥众从者与卡多克决战。最终,由于寡不敌众与低劣的指挥能力,卡多克与阿纳斯塔西娅败下阵来。比利小子准备击杀卡多克,却被阿纳斯塔西娅挡枪,他悲痛地看着阿纳斯塔西娅从他眼前消失,决定动用献祭生命的大令咒,却在启动前被比利小子击晕。迦勒底一行生擒了卡多克。

然而,空想树已被卡多克启动,必须尽快采伐。无暇顾及他事的迦勒底一行上升至5000米高空的空想树热源处尝试采伐,却功败垂成。此时,异星巫女降临,摧毁了空想树,终结异闻带。迦勒底一行一头雾水,因为观测仪器无法观测到异星巫女的存在。

暴风雪停歇,除萨列里外,泛人类史的从者们回归座。然而萨列里决定在异闻带中多留一会。于是,即将消亡的异闻带中,飘扬着萨列里弹奏的《小星星》的钢琴声。 完成异闻带攻略的迦勒底一行离开原异闻带的区域,来到已被漂白的异闻带外侧,却突然收到了来自泛人类史魔术师的信号。

Lostbelt No.2 无间冰焰世纪 诸神黄昏 不灭火焰之好男儿

迦勒底一行确定信号来自彷徨海,戈尔德鲁夫等人向藤丸立香普及有关彷徨海的知识。此时,迦勒底一行观测到拉斯普京正迅速接近他们。与此同时,被拘禁在单人牢房的卡多克尝试逃离潜航艇,被迦勒底一行发现。然而,拉斯普京将其背刺后带走。迦勒底一行无暇顾及逃亡的卡多克,只能先前往彷徨海落脚,而要做到这一点,他们必须穿过北欧异闻带。

初至北欧异闻带,迦勒底一行就先后遭到巨人和未知从者的袭击。勉强应对巨人后,迦勒底一行被手持魔剑的未知从者攻击,福尔摩斯被重伤,甚至潜航艇也被其掀飞。从者退场后,戈尔德鲁夫派遣藤丸立香与玛修调查异闻带的情报。在雪原中,他们遇见了小女孩格尔达,并深入巨人庭园中帮助格尔达采药。格尔达将二人带到第23村落,二人发现村落中没有25岁以上的人。格尔达解释,到了25岁的人们会被御使带到村落外,被巨人踩死,见玛修持着大盾,还询问二人是否为御使。

恰好,二人见证了御使的仪式。一名御使从天而降,准备打开村落门,二人却看不惯这种肆意残害生命的行为,而与御使大打出手,最终将其击溃。然而很快数骑新的御使来到,二人节节败退。关键时刻,一名从者现身,将御使们击退后救走二人。经一段时间的相处,二人得知从者为Archer拿破仑·波拿巴,属泛人类史阵营。拿破仑决定带他们去进攻敌方大本营(以下简称“冰城”)。然而,在那里,三人遇见了奥菲莉娅·法姆索罗涅与袭击潜航艇的从者Saber齐格鲁德。出乎玛修意料,拿破仑竞向奥菲莉娅求婚。三人受到齐格鲁德与御使——瓦尔基里的猛烈进攻,奥菲莉娅甚至令齐格鲁德进行一次灵基再临。斯卡哈·斯卡蒂现身,将三人用卢恩封住行动。此时,基尔什塔利亚·沃戴姆的从者Lancer凯尼斯现身,其嚣张气焰令奥菲莉娅难以忍受。凯尼斯一度想杀了藤丸立香,却被奥菲莉娅阻止。凯尼斯遏住杀意,为斯卡蒂与藤丸立香播放了基尔什塔利亚的录像,从他的口中得知必须将他的异闻带的空想树采伐,才有恢复泛人类史的可能。随后藤丸立香三人被扔进冰牢中。

冰牢中藤丸立香收到从者Alterego志度内的消息,志度内将三人救出,三人决定前往炎之馆寻找战力。在炎之馆前,三人见到了空想树的树种,并与之交战,最后树种被炎之馆内的从者击毁。经其自我介绍得知该从者为Lancer布伦希尔德,即瓦尔基里的长姊、齐格鲁德之妻。四人先后前往第67村落与第23村落,并向潜航艇通讯,准备再次发动总攻。然而,潜航艇却遭到多骑瓦尔基里的进攻。四人赶回潜航艇,发现为首的乃是斯露德、希露德、奥特琳德三骑瓦尔基里,她们也认出了布伦希尔德。三骑瓦尔基里都表达了对姐姐的思念与不舍,却又必须除掉她,只好令她在炎之馆永远沉睡,却被藤丸立香等人解封。斯露德甚至认为,对布伦希尔德来说,她们只是面容相似,却“杀掉也无关痛痒”的人。拿破仑告诉瓦尔基里们,她们所谓的那种人是不存在的。无法解开心结的瓦尔基里们还是决定与四人交战,斯露德与希露德甚至不惜过载作战,最后被布伦希尔德贯穿身躯而殒命。奥特琳德不愿继续作战,回到冰城。

迦勒底一行进攻冰城,遭到奥特琳德、齐格鲁德的抵抗。激战中,布伦希尔德尝试对齐格鲁德进攻,却发现其攻击并不是那么有效。她回想起与齐格鲁德的经历,质问齐格鲁德的真实身份,却被重伤。玛修在抵挡齐格鲁德攻击时,也感受到了并非卢恩的火焰。奥菲莉娅动用魔眼、令咒,甚至令齐格鲁德最终再临,却依然败于藤丸立香。此时,众人经已经恢复的福尔摩斯提醒,终于发现奥菲莉娅的秘密。在一年多前迦勒底的劫难中,炎之巨人王苏鲁特借奥菲莉娅的魔眼与其缔结契约,并在召唤齐格鲁德后,以灵魂形式寄宿于齐格鲁德的肉身。迦勒底一行击败齐格鲁德,也就释放了苏鲁特的灵魂。苏鲁特重回肉身,连接空想树,大肆破坏并掳走奥菲莉娅,并吞噬了冰狼芬里厄,凝出冰霜皮膜。

斯卡蒂召见了泛人类史阵营的诸英灵与藤丸立香,并将志度内放出。众英灵决定与斯卡蒂合作,击溃苏鲁特。齐格鲁德也与藤丸立香暂定契约,众人乘坐潜航艇追击苏鲁特然而,由于冰霜皮膜的存在,众人的攻击收效甚微。拿破仑放出过载炮击,摧毁冰霜皮膜后陨落。奥菲莉娅也决定与苏鲁特脱离,强制排除魔眼,并使用大令咒,解除与苏鲁特的契约,其本人也因此失去战斗力。

在斯卡蒂的卢恩作用下悬浮空中的齐格鲁德发动宝具击碎了苏鲁特的头部,并与布伦希尔德一同彻底毁灭了苏鲁特。不愿就此灭亡的苏鲁特向藤丸立香刻上死之卢恩,要拉上他/她陪葬。然而苏鲁特浑然不知他已被布伦希尔德的卢恩影响,他所见者不过是梦境而已。耗尽魔力的齐格鲁德、布伦希尔德双双陨落。另一边,斯卡蒂竭力治疗奥菲莉娅,却因大令咒剥夺生命的能力过强而无力回天。奥菲莉娅临终时与玛修谈心,最后溘然长逝。

苏鲁特身陨,但斯卡蒂仍决意守护北欧异闻带,携奥特琳德与迦勒底决战。但二人已是强弩之末,最终被击败。迦勒底一行采伐了空想树,随后离去,前往彷徨海。

Lostbelt No.3 人智统合真国 SIN 红之月下美人

迦勒底一行历经艰辛,终于来到彷徨海,留守其中的希翁·艾尔特纳姆·索卡莉丝与未知从者迎接了迦勒底一行。经准备后彷徨海还原了迦勒底的绝大部分设施,并召唤了Lancer哪吒。住进彷徨海后的一天夜里,戈尔德鲁夫偷吃了突然出现在厨房中的蛋糕,并且分了一半给藤丸立香。孰料这是高扬斯卡娅的毒杀计划,等众人来到时高扬斯卡娅已逃之夭夭。为解救藤丸立香与戈尔德鲁夫,迦勒底一行决定前往中国异闻带寻找解药。此前,彷徨海被定为“异星之神”也无法干扰的地方,迦勒底众人对高扬斯卡娅的入侵感到怀疑——那必然是有相关物品的存在。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戈尔德鲁夫砸碎了高扬斯卡娅留在他身上的口红。

众人进入中国异闻带,却无法召唤出从者。在田间突然出现导致他们与当地人大打出手。身处咸阳的始皇帝派芥雏子前去抓捕迦勒底一行人。芥雏子与未知从者与迦勒底交战,却因低劣的指挥能力败下阵来,还暴露了从者的职阶Saber。不甘心的芥雏子带上增援傀儡兵与迦勒底一行再度交战。迦勒底通过改变召唤频道,已召唤出了“反叛三剑客”——Saber莫德雷德、Berserker斯巴达克斯、Assassin荆轲。不过荆轲对“反叛三剑客”的称呼颇为不满。于是,芥雏子再败,还暴露了从者真名——兰陵王。败退的芥雏子回到军帐中。

迦勒底一行暂时在田间扎营,还帮助村民剿灭了伤人的野兽。但迦勒底发现这些都是俄罗斯异闻带的咆哮兽和北欧异闻带的巨人,而且其上有NFF的标志。众人确认是高扬斯卡娅将这些魔兽带到了中国异闻带中。

始皇帝见迦勒底击退了芥雏子,便决定解冻军将来增强战力。秦的卫士长选择解冻秦良玉、韩信和“会稽零式”项羽。芥雏子见到项羽后,携手暗袭迦勒底,交战中被始皇帝打断。此时迦勒底才知始皇帝能通过悬浮天际、覆盖整个异闻带的长城窥探全境,并通过解读殷商的技术造就了机械圣躯、移植仙界扶桑树形成保人不死的医疗技术。他不打算剿灭迦勒底,而是想要与之合作,将虚数潜航艇交给他研究,研究完成后归还,所以特派秦良玉、项羽进行交接。然而这与芥雏子屠灭迦勒底一行的意愿相左。芥雏子想违逆,但始皇帝以项羽的内丹核心为要挟,令她听命。

秦良玉听闻有人在念诗,经调查断定迦勒底一行为“儒者”,于是卷走了潜航艇及潜航艇内人员,并下令可以自由进攻迦勒底一行。芥雏子借机对藤丸立香与玛修发动猛攻,但由于始皇帝决定亲自出手而中途离去。始皇帝利用长城发现斯巴达克斯已经劝说了一部分村民推翻始皇帝的压迫,但由于未摸清异闻带方的具体实力,遭到其余泛人类史从者的阻止。斯巴达克斯不满,与之战斗,败落后发现始皇帝已向他们所在地点发射歼星炮。斯巴达克斯决定派莫德雷德、哪吒疏散村民,并让藤丸立香将自己发射出去迎击炮击,发动宝具与炮击同归于尽。

斯巴达克斯陨落后,藤丸立香与玛修遇到了泛人类史从者Caster陈宫、Rider赤兔马。陈宫决定试试迦勒底的实力,不过其自爆战术让赤兔马惊慌失措,战斗终止。两骑从者加入,并前往收容所营救迦勒底其他人员。在来到收容所时,还救下了高扬斯卡娅。原来高扬斯卡娅由于屡次向始皇帝进谗,导致始皇帝暴怒,对她宣判以永续的凌迟之刑。被多次碎剐全身的高扬斯卡娅被迦勒底扣押,正要带离时,芥雏子再现,再度与迦勒底开战,然而依然以失败告终,还耗尽了令咒。兰陵王决定让芥雏子吞噬其灵核,恢复了其真实身份——真祖虞美人。

恢复身份的虞美人由于几乎无尽的魔力和重复自爆—重生的疯狂战术让迦勒底节节败退,最后始皇帝出面才终止战斗。始皇帝将项羽赐给虞美人,而虞美人以仙界技术与之交换。她告诉项羽当年乌江自刎时她看到的一切,并独自漂泊于尘世之中的苦痛。最后,她选择与项羽在这异闻带中过平静的生活,项羽也表示赞同。

迦勒底一行乘坐押送高扬斯卡娅的囚车来到平原地带,途中芙芙不时地踩着高扬斯卡娅的头。戈尔德鲁夫要求高扬斯卡娅交出解药,然而解药只有一人份。在一番折腾后,解药被藤丸立香灌入戈尔德鲁夫体内。福尔摩斯据高扬斯卡娅的行为推测解药可以再制作,于是高扬斯卡娅告诉他们,需要进入咸阳寻找扶桑树的标本方能重制。高扬斯卡娅还告诉迦勒底一行有关虞美人的秘密:因为有随时重置身体的能力,当年被初代迦勒底所长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带入迦勒底,为灵子转移做后备。一旦人类无法完成灵子转移,就让她来进行。迦勒底这才得知了虞美人的有关情报。然后,高扬斯卡娅再次被扣押,不过并没有出现她说的“在被监禁的最后面对耻辱与淫乐的命运而瑟瑟发抖”的情况。

在咸阳,韩信等人仿照Shadow Border制造了“多多益善号”战车,被派遣去进攻迦勒底一行人。其设计令达·芬奇无力吐槽,而且由于是赶制量产品性能低劣,无异于废铜烂铁,被迦勒底迅速解决。于是他们派出更多的“多多益善号”与傀儡兵,但仍然被迅速解决。迦勒底一行人与莫德雷德、哪吒会合,然后长驱直入,直逼咸阳。在咸阳城外,荆轲与藤丸立香告别,希望能亲手刺杀始皇帝。

来到咸阳的迦勒底一行见到疏散人群的秦良玉。待人群疏散完毕后,秦良玉质问他们为什么要反对这永久和平的国度,为什么要重建战乱不休的泛人类史。藤丸立香难以回答,但众人只能与秦良玉开战,并将其斩杀。随后来到宫内,找回了Shadow Border,不过多出了一箱始皇帝卸下“多余零件”,让达·芬奇很是不满。随后迦勒底一行在迎战韩信指挥的秦皇家卫队,由于韩信的出色指挥,迦勒底一行拼尽全力才勉强取胜,直捣宝物库。

另一边,来到阿房宫核心的荆轲与始皇帝对峙,谴责他视民众为刍狗家畜、不让他们接触智慧的卑劣行为,告诫他这“和平”的治世已是停滞不前、走入死胡同的世界,等待他们的只有马上到来的毁灭。始皇帝反问荆轲,泛人类史的生存十分不稳定,宛如走钢丝,踏错一步便是劫难。荆轲告诉他,正因如此人类才有无限的可能,才能不断发展到更高的境界,言毕让始皇帝扫描了带在身上的手机。一经扫描,手机中潜藏的病毒入侵圣躯,让圣躯宕机。然而始皇帝早已准备好真人躯体,并一击结果了荆轲,荆轲含笑而终。

迦勒底一行来到宝物库,高扬斯卡娅找到材料调配解药。岂料虞美人与项羽忽然现身,众人战成一团,中途被始皇帝叫停。高扬斯卡娅揭露了虞美人将空想树隐匿于扶桑树中,向始皇帝隐瞒他的治世乃是剪定事象的事实,并启动了空想树,然后逃之夭夭。恍然大悟的始皇帝将阿房宫砸向宝物库,但没有砸中。在阿房宫的废墟前,众人见到了始皇帝的人形态,福尔摩斯感觉到始皇帝的灵基堪比冠位,疑惑于职阶却是Ruler。为决定是泛人类史还是异闻带能支配世界,始皇帝决定与迦勒底一行展开决战。最终,始皇帝寡不敌众,败下阵来,承认了泛人类史确实更值得支配世界。

然而,项羽却突然袭击,并表示绝不会让这异闻带消失,绝不会让虞美人再度如浮萍般无处安身。他拼尽最后的力量与迦勒底一行开战,终因损伤过大,再现霸王别姬的悲剧。玛修想安慰被悲痛与愤怒支配的虞美人,却被达·芬奇阻止。伤心欲绝的虞美人献祭空想树,促其开花,危机再度降临。关键时刻,始皇帝加入迦勒底一行采伐空想树的行动,成功采伐空想树。虞美人化作怨灵出现,始皇帝建议虞美人成为英灵,如此一来方能与项羽有再会之机。虞美人没有回答,就此消失。

迦勒底离开中国异闻带,发现潜航艇内有高扬斯卡娅留下的一人份解药。确认药没问题后,藤丸立香当即服用,危机解除。玛修回想起在中国异闻带的一切,有些后悔将其毁灭。达·芬奇等人安慰玛修。

另一边,在中国异闻带中,原来被莫德雷德、哪吒安置的村民纷纷离开隐匿点,来到平原。始皇帝以真人身躯降落于地面,与他们一同静静等待异闻带的终结。

德川回天迷宫 大奥

(待补充)

Lostbelt No.4-由伽·刹多罗

(待补充)

Lostbelt No.5-亚特兰蒂斯/波塞冬/奥林波斯

神代巨神海洋 亚特兰蒂斯 击坠神明之日

迦勒底一行连同船长尼莫及其灵基分离出的小尼莫工作人员做足准备,前往大西洋异闻带。然而,大西洋异闻带(亚特兰蒂斯)方早已做好准备,摧毁灵脉,屠杀已经暴露的泛人类史从者,以逸待劳,准备将迦勒底一行彻底消灭。

迦勒底一行乘坐鹦鹉螺号进入亚特兰蒂斯,然而刚刚上浮,便被亚特兰蒂斯防卫军包围,无路可逃。防卫军总指挥奥德修斯向迦勒底电令,让他们接受即将全灭的命运。亚特兰蒂斯防卫军将“埃凯德娜”生产的大量魔兽原型机投放到海面,让迦勒底诸从者难以应对。危机未解,凯尼斯又至,而且由于其权能,攻击无法造成伤害。无奈之下,迦勒底只能逃离此地,重新进行虚数潜航,岂料高空中的星间战斗机阿尔忒弥斯突然用歼星狙击炮〔宝具:汝乃,穿星之黄金Shooting in Ortygia〕袭击鹦鹉螺号。虽然最后仍然成功逃脱,但鹦鹉螺号受到重创,藤丸立香和芙芙也与其他人失联。

飘到赫斯提亚岛海岸的藤丸立香和芙芙被从者Assassin夏绿蒂·科黛救起,夏绿蒂表示自己被召唤一月左右,同时知道岛上聚落的所在地。两人一兽前往聚落的过程中经过一片密林,被魔兽突袭。然而夏绿蒂实力不济,一头魔兽也没砍倒。就在这时,由于不可名状的原因,他们发现了从者Archer超人·俄里翁。俄里翁随手干掉一众魔兽后,坦白自己是泛人类史的从者,并决定护送藤丸立香与夏绿蒂前往最近的聚落赫斯提亚村。当然俄里翁也尝试向夏绿蒂示好,却被发了好人卡。

在赫斯提亚村,俄里翁发现村民也救下了一些人,于是带着藤丸立香和夏绿蒂前往“幸运之屋”,与迦勒底其他人和从者Rider巴沙洛缪·罗伯茨见面。俄里翁出于对阿尔忒弥斯的矛盾心理,没有立即加入迦勒底一行去对抗异闻带。巴沙洛缪收留了二人,却对女性的刘海斤斤计较,这让夏绿蒂很是不爽。巴沙洛缪解释了亚特兰蒂斯化为异闻带的原因,并告知迦勒底诸神的藏身地乃是虚空之穴Big Hole之后的奥林波斯,在那里有泛人类史从者建立的桥头堡。而要到达奥林波斯,必须撕裂亚特兰蒂斯防卫军的抵抗、击溃阿尔忒弥斯、斩灭波塞冬。巴沙洛缪建议乘坐他的皇家·财富号,以加快岛间移动的速度,还建议将尼莫带往神殿以寻求治疗。迦勒底一行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参观村落。

迦勒底一行发现村民的衣物是用白桦树皮和大神遗产Θεος κληρονομια混合制成,根本无法用刀切开。居民以捕猎魔兽为食,但人均寿命相当长,人类的体能远超泛人类史人类。巴沙洛缪解释,所谓的大神·遗产乃是纳米机器,并推荐前往神殿寻找,作为从者的治疗剂与强化剂。众人前往神殿,途中结识了从者Rider曼迪卡尔多。曼迪卡尔多协助迦勒底一行取得大神遗产。尼莫的伤势借此物有所好转。

迦勒底一行来到赫拉克勒斯岛,在酒馆寻到了从者Rider弗朗西斯·德雷克和Saber伊阿宋。夏绿蒂也回到酒馆,为众人做了些小菜。交谈中,迦勒底了解到德雷克受了海神的诅咒,无法出海航行,也无法帮到迦勒底,于是让伊阿宋帮他们。然而伊阿宋还有俄刻阿诺斯时的记忆,拒绝帮助。后来在众人劝说下终于回心转意。

俄里翁在赫拉克勒斯岛遇见了阿尔忒弥斯的人形终端,两人交谈甚欢。终端告诉俄里翁,自己无法离开赫拉克勒斯岛,俄里翁心生郁闷。然而这也引发了阿尔忒弥斯的注意,准备用歼星炮击毁赫拉克勒斯岛。俄里翁来到迦勒底一行所在,决定加入。迦勒底一行向赫拉克勒斯岛村民宣布了阿尔忒弥斯即将击毁此岛的消息,村民们竟大喜过望,他们认为自己是被奥林波斯遗弃的人,这是他们接受神的辉光、接近神明的机会。迦勒底一行无奈,只得自己逃离赫拉克勒斯岛。德雷克将黄金鹿号交给伊阿宋,并告诉他,这是他的“阿尔戈号”,还将她取得的一枚波塞冬神核交给藤丸立香。伊阿宋无奈,只能驾着船载迦勒底一行前往其它岛屿。

迦勒底一行在赫卡忒岛找到了赫菲斯托斯的神殿,并收到了潜伏于奥林波斯的泛人类史从者留下的消息。他们中有Caster美狄亚〔Lily〕、Rider坂田金时、未知真名的Archer和Caster。他们等待着迦勒底的到来。迦勒底在神殿之中还寻找到从者Assassin望月千代女,千代女告知众人,神殿中的机械便是赫菲斯托斯。

赫菲斯托斯告诉众人,想要到达奥林波斯,必须突破亚特兰蒂斯防卫军、阿尔忒弥斯与波塞冬三重壁垒,并将有关情报交给了迦勒底。“他”引导迦勒底一行前往忒提斯岛寻找阿喀琉斯,用其神铠与神盾在“他”的锻造单元制成击坠阿尔忒弥斯的武器,并必须与波塞冬开战。

迦勒底一行在迪莫斯岛附近的海域再遇凯尼斯,并与之交战。然而受其权能影响,迦勒底一行落入下风。嚣张的凯尼斯甚至嘲讽赫拉克勒斯,伊阿宋怒火中烧,用嘴炮揭开凯尼斯的耻辱过往与弱点所在。凯尼斯能在海面无人能敌,其原因是波塞冬赐予其权能与祝福。伊阿宋让藤丸立香将波塞冬神核交给他。手持波塞冬神核的伊阿宋对凯尼斯进攻,造成了伤害。他将神核交给了俄里翁,俄里翁利用强悍的攻击将凯尼斯的海神祝福击碎,并打成重伤。正当迦勒底一行准备给凯尼斯最后一击时,基尔什塔利亚现身,并带上神灵从者狄俄斯库里——卡斯托耳与波吕丢刻斯。基尔什塔利亚让狄俄斯库里带走凯尼斯,单枪匹马与迦勒底一行开战。玛修问基尔什塔利亚为什么要开辟异闻带,得到的回答是——重建人神共存的世界。基尔什塔利亚以星空为魔术回路,将迦勒底的从者们打得落花流水。正当他准备击杀藤丸立香时,“医生”现身,救下迦勒底一行,并仅告知藤丸立香与玛修,船上有“不可信任之人”存在。二人大惑不解。

迦勒底一行继续前往忒提斯岛,途中经过阿斯特赖亚岛。岛上的天秤女神阿斯特赖亚与他们见面,并通过试炼,为他们提供有关奥林波斯的情报。其中她提到,千子村正以Alterego职阶被“异星之神”召唤,并与拉斯普京一同护卫空想树,但千子村正仍是泛人类史的英灵。并且告知迦勒底,严格来说奥林波斯诸神都是他们的敌人。

在忒提斯岛,迦勒底一行见到了阿喀琉斯,以及与阿喀琉斯缠斗的从者Archer帕里斯。藤丸立香叫停二人,并得知阿波罗以羊的形态附于帕里斯。藤丸立香询问阿喀琉斯有关神造兵装的事情,发现阿喀琉斯已仅余神盾,而且脚后跟已被贯穿,失去不死性。阿喀琉斯和帕里斯都表示帮助迦勒底。

迦勒底一行来到赫菲斯托斯锻造单元所在的佩尔塞斯岛,在村民的指引下前往大迷宫寻找神殿。藤丸立香想起弥诺陶洛斯,此时已经不会再在大迷宫中出现了。他们来到神殿,在神殿中接收了来自奥林波斯中泛人类史从者的另一条消息。Archer告诉他们小心迦勒底中的人,有不可信任之人蛰伏其中。迦勒底一行开始打造神造兵装。为确认俄里翁真有完成任务的决心,赫菲斯托斯模拟出泛人类史的阿尔忒弥斯,并要求俄里翁与之战斗。藤丸立香告诉俄里翁,阿尔忒弥斯身上的玩偶熊就是他。俄里翁怒不可遏,迅速结束了战斗,尤其痛扁了玩偶熊。赫菲斯托斯同意打造神造兵装。

正当赫菲斯托斯打造神造兵装时,三头犬凯尔佩洛斯突袭,众人拼尽全力抵抗,仍节节败退。此时,夏绿蒂将埋藏于体内的宙斯遗产激活,一击斩杀了凯尔佩洛斯,也终于想起召唤自己的乃是奥德修斯,她是作为异闻带方的泛人类史从者,被奥德修斯丢进迦勒底一行的。但她在跟随迦勒底一行中感受到的一切,让她不忍下手击杀藤丸立香,于是竭力控制自己不被宙斯遗产侵蚀。众从者将夏绿蒂制伏,藤丸立香下定决心要救夏绿蒂,俄里翁也劝夏绿蒂接受拯救。赫菲斯托斯提供方法——将赫菲斯托斯遗产注射入夏绿蒂体内,暂时拮抗其宙斯遗产,再前往厄里斯岛寻找雅典娜遗产,将宙斯遗产清除。迦勒底接受了其方法,夏绿蒂陷入昏迷。与此同时,神造兵装重铸完成,迦勒底终于有了击坠阿尔忒弥斯的武器——长弓Aegis Eclipse及两支黄金箭矢,弓弩的力量甚至需要俄里翁用尽全力,对灵基造成巨大负担才能拉开。迦勒底一行还未来得及为此高兴,赫菲斯托斯警告阿尔忒弥斯即将发射歼星炮,摧毁佩尔塞斯岛。迦勒底一行乘坐紧急逃生舱逃离。

阿尔忒弥斯询问赫菲斯托斯为何要帮助迦勒底,赫菲斯托斯回答那是因为他在泛人类史见到了可能性——英雄,正是大西洋异闻带所没有的。阿尔忒弥斯不解,发射歼星炮摧毁了佩尔塞斯岛。

迦勒底一行来到厄里斯岛,得到了一骑从者份的雅典娜遗产。回船时却遭异闻带喀戎带兵突袭。迦勒底一行成功摆脱,但望月千代女却不幸被俘。之后,迦勒底一行回到鹦鹉螺号上治好了夏绿蒂。夏绿蒂向藤丸立香表白,承认自己喜欢藤丸立香,但又加上一堆好人卡掩饰,尤其是对俄里翁更是发了最大份的好人卡。

得到赫菲斯托斯遗产的尼莫将鹦鹉螺号再次升级,命名为Storm Border,并保留原有的Shadow Border。此时的迦勒底终于能正面对抗亚特兰蒂斯防卫军。伊阿宋开始部署人员,并与众人商议作战计划。他派遣巴沙洛缪驾驶皇家·财富号将俄里翁送上涅墨西斯岛,Storm Border在水下吸引敌方主要火力,阿尔戈号则配合作战,以及其他各从者的作战方案。

迦勒底一行在涅墨西斯岛附近的海域与亚特兰蒂斯防卫军展开决战。阿尔戈号上的曼迪卡尔多和玛修以登舰作战形式强袭敌方舰船,迅速击沉四艘敌舰。帕里斯与阿波罗则乘坐阿喀琉斯的战车在空中击落“埃凯德娜”生产的飞行魔兽作为掩护。阿喀琉斯在登舰作战时遇到喀戎,并宣称这异闻带的喀戎不是于他有大恩的老师。喀戎率亚特兰蒂斯防卫军与阿喀琉斯大战。另一边,奥德修斯认为俄里翁是迦勒底最需要警戒的自由战力,于是派兵前往皇家·财富号附近海域进攻。巴沙洛缪与俄里翁不得不掉头迎击。然而奥德修斯的思考并未结束,他思考着战场上还未料到的局势。为了扩大魔兽军力,奥德修斯让防卫兵将千代女扔进“埃凯德娜”补充魔力。虽然迦勒底与亚特兰蒂斯防卫军战局胶着,但伊阿宋丝毫不慌张。千代女被扔进“埃凯德娜”后,催动了自身的诅咒,但自己也因此而殒命。“埃凯德娜”生产速度突然加快,让奥德修斯感到怀疑,然而他还没来得及下令,魔兽们突然暴走,脱离了亚特兰蒂斯防卫军的掌控,不分敌我地攻击,防卫军顿时大乱。奥德修斯只能带一头凯尔佩洛斯亲自袭击阿尔戈号。伊阿宋见奥德修斯突袭,也有些手足无措。在阿尔戈号上的从者们对抗凯尔佩洛斯时,夏绿蒂现身,发动宝具欲刺杀奥德修斯,却不慎被奥德修斯反杀。然而她没有倒下,再度发动宝具,终于击杀奥德修斯。然而那是夏绿蒂用雅典娜遗产提供的战斗续行技能,在击杀奥德修斯后便会失效。夏绿蒂在临终之时终于大声地向藤丸立香表白,在留下凄然一笑后消失。阿尔戈号上的众人沉浸在悲痛之中。然而登上阿尔戈号的防卫兵在奥德修斯死后还没乱成一团,继续向众人发起进攻。伊阿宋让藤丸立香、玛修和曼迪卡尔多跳进已经进入战圈的皇家·财富号,自己在与防卫兵交战一番后弃船逃了进来。众人摆脱苦战,继续前往涅墨西斯岛。

历经艰辛,迦勒底一行终于踏上涅墨西斯岛,巴沙洛缪由于透支魔力,无奈陨落。然而喀戎率亚特兰蒂斯防卫军残部也追击至此。阿喀琉斯决定孤身一人抵抗,其余人迅速前往预定射击地点。俄里翁向阿尔忒弥斯射出两箭,第一箭击碎了阿尔忒弥斯的防御,然而第二箭却未能如愿,而是被阿尔忒弥斯的歼星炮摧毁。阿尔忒弥斯以不顾烧毁魔术回路的代价,连续发射歼星炮,而俄里翁的灵基已经开始崩坏。正在迦勒底一行手足无措时,赫克托尔突然被召唤而出。原来阿喀琉斯拼尽全力,屠尽亚特兰蒂斯防卫军,却已无力与喀戎一战,被喀戎杀害。阿喀琉斯以自身尸骸为媒介,召唤出赫克托尔。赫克托尔抵挡一发歼星炮,留下不毁的极枪杜兰达尔后殒命。曼迪卡尔多拿起化为极剑的杜兰达尔,为了友人释放出梦幻宝具“绝世的梦剑”,以殒命为代价挡下了阿尔忒弥斯再度发射的歼星炮。帕里斯也做好觉悟,请求阿波罗将其献祭,化为箭矢。

俄里翁终于意识到,让阿尔忒弥斯留在孤高的空中,不过徒增二人的痛苦——在阿尔忒弥斯连终端一同击毁赫拉克勒斯岛时就该意识到。于是,他显露自己Grand Archer的真正职阶,并归还冠位,向阿尔忒弥斯释放第三宝具——其为,击穿女神之猎人Ortygia Amore Mio。阿尔忒弥斯不解,为何要将“她”击坠。然而,在黄金的箭矢撕裂黄金的炮击,击碎阿尔忒弥斯的一切时,她终于明白了,选择了与俄里翁一同陨落。即将殒命的俄里翁也让藤丸立香多加小心。迦勒底一行离开涅墨西斯岛,前往虚空之穴。

福尔摩斯忽然意识到,大西洋异闻带的空想树并非真实,其实体位于奥林波斯。Storm Border必须从海面进入虚空之穴,进入位于地底的奥林波斯,方能切除异闻带。

与此同时,波塞冬突袭,Storm Border发射鱼雷抵抗,却被阻挡在波塞冬张开的魔力屏障外。迦勒底探测到正常的波塞冬应由四枚神核维持,由于德雷克事先夺去了波塞冬的一枚神核,故在船尾部留下破绽。于是尼莫将Shadow Border发射到波塞冬船体表面,进行登舰作战。迦勒底一行不出所料地遭到波塞冬的疯狂攻击。福尔摩斯认为,其毫无章法的攻击来源于作为海神的倨傲受德雷克打击与神核被人类英灵夺走带来的恐惧。迦勒底一行长驱直入,击毁位于波塞冬船体后部、中部的核心,而波塞冬也变得愈发疯狂。来到头部核心前时,喀戎现身,作为亚特兰蒂斯最后的士兵,与迦勒底展开决战。最终,迦勒底一行在伊阿宋的声援下,成功击毁头部核心,重创喀戎至濒死。

波塞冬船体即将彻底崩坏,迦勒底一行即将前往虚空之穴。伊阿宋让迦勒底将他留下。原来此时的伊阿宋早已遍体鳞伤,只是借美狄亚的魔术礼装掩蔽了伤势。行将就木的喀戎不解为何他们会失败,伊阿宋解答道因为神在他们一边,过分的自信导致了他们的溃败。喀戎无法想象没有神的世界,伊阿宋告诉他,泛人类史的喀戎教授的正是让人脱离神而生存的智慧。二人随波塞冬一同陨落。

至此,亚特兰蒂斯防卫军尽数摧毁,阿尔忒弥斯被击坠,波塞冬也已殒灭。迦勒底一行终于突破绝海,兵临星间都市山脉奥林波斯。

星间都市山脉 奥林波斯 击坠神明之日

地狱界曼荼罗轰雷一闪 平安京

Lostbelt No.6-阿瓦隆·勒·菲妖精圆桌领域

前篇

迦勒底的警报又又又响了,这次出现问题的是不列颠异闻带。
该异闻带将在24小时内崩溃并使得整个地球随之坠落。
不列颠异闻带的空想树早就无了,本来是不需要去的。但这下我们也不得不去不列颠异闻带看看情况了。
如果能顺便借到异闻带之主摩根的圣枪,那对付异星神更有把握了。
于是,对该异闻带几乎是一无所知的迦勒底一行人,踏上了不列颠异闻带的海岸。他们尚不知晓之后要面对的,是何种曲折的未来。故事也由此开始……[8]

(以下内容来自于《后篇》中达芬奇的报告书[9]
那么,在至今为止的妖精国不列颠~
所有的电子仪器受到阻碍、威胁的第6异闻带·妖精国不列颠。
迦勒底所属·特务搜查术师同时也是Master的藤丸立香。专属Servant·玛修·基列莱特,
技术顾问莱昂纳多·达芬奇,和被召唤的Servant·崔斯坦
以上4名登陆不列颠,
『妖精领域·无名之森』
一旦进入,会因为失去自己的名字和意识的异界常识而四散。
立香在康沃尔村醒来,之后接触了成为迦勒底协助者的本地妖精,阿尔托莉雅·Caster
在Servant·崔斯坦的活跃下离开了『无名之森』
遇见了名为新的妖精王的本地协助者后,立香开始了正式的调查。
立马完成了和技术顾问莱昂纳多·达芬奇的汇合的立香,
一边以和玛修·基列莱特的汇合为最优先目标,一边入手着妖精国各种各样的情报。
支配妖精国长达2000年之久的女王,这座异闻带的王,摩根。
被分为6个氏族的妖精们,在妖精管理之下生活的人类。
被称作摩斯的妖精天敌。拥有泛人类史的英雄之名的妖精骑士。
每100年降临一次的『灾厄』,每1000年降临一次的大灾厄。
以及……被告知打倒摩根的『预言之子』
在6个氏族之长所管理的『撞钟堂』敲响钟的巡礼之旅。
完成这些之时,『预言之子』将打倒摩根,成为真正的王……
听完这些,立香当然无法保持沉默。
她没等我(戈尔德鲁夫)的指示,擅自提出要帮助阿尔托莉雅·Caster。
因为打倒摩根是共同的目的,于是便开始全面支援『预言之子』。
和『风之氏族』族长欧罗拉的对话。在人类牧场与『妖精骑士高文』的邂逅。
和『妖精骑士崔斯坦』的拍卖对决。救出了异星之神的使徒,Servant·村正。
和『翅之氏族』族长茉莉安的对话。接触了换了新衣服的高扬斯卡娅。
本地的新协助者,妖精加雷斯加入。迷之妖精马雷德拉·比特。
泪之河多拉奇,经过许许多多冒险,
终于抵达诺维奇的立香,看到的,居然是,
已经被妖精们拥为『预言之子』的玛修·基列莱特!
恐怕,基列莱特也有基列莱特的困境。
基列莱特在北部救了别人,不。应该说是救了妖精吗?
然后被作为英雄感谢了吧。
还有,接触了潜伏在诺维奇的隐匿者的一员,佩佩隆奇诺
发生了种种之后,『灾厄』终于还是在诺维奇发生了。
得到了我们迦勒底协助的『预言之子』平安无事地成功击退了『灾厄』
虽然成功了……
但好不容易汇合的玛修·基列莱特因为迷之现象“水镜”又不知被转移到何处,
竟然又再度和立香分离……
但没有悲伤的时间了。立香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因为偏偏这次的最终目的。拥有“对抗异星之神的手段”的伦戈米尼亚德的摩根,直接发来了邀请。
在泛人类史中亚瑟王的主城,卡美洛。
妖精国不列颠中的恶之城,卡美洛。
立香,达芬奇,阿尔托莉雅,加雷斯,村正,哈贝喵(?)。
6人接到摩根的招待,明早,就将出发启程去卡美洛!

后篇

女王历2017年,
在诺维奇的灾厄中,玛修被摩根使用“水镜”传送回了妖精历400年左右,即梣还在旅行的时期。这使得玛修得以与梣摩根、黑骑士以及妖精骑士托托洛特哈贝特洛特一起探究世界的真相。虽然这造成了妖精历二周目的变动,但由于梣的谨慎对策,妖精历和女王历并没有因此全盘改换。
诺维奇的灾厄后,迦勒底一行和卡斯特得到了摩根的会见。摩根确认了卡斯特作为“预言之子”的身份,并对迦勒底一行做出了宣判:
“你们泛人类史,就在这凄惨的境况下毁灭吧。”
同时,摩根对卡斯特做出了警告:
“从乐园被派遣来的妖精啊,如果是你,的确有纠正我的正当性。”
“纵然你与我交战,使这大地血流成河,你也没有丝毫罪过。”
“若想拯救不列颠,那就打倒我,夺走王座吧。”
“试着实现那个愚蠢的预言吧。你应该比谁都清楚,除此之外别无二法。”
“廷塔杰尔的少女啊,只要你还是阿尔托莉雅,我就不会视你为敌。”
“在你敲响巡礼之钟前,禁止诸侯对你的攻击。”
“但是...(如果敲响第一座钟,)迦勒底和你都会被视作我的敌人,我会派兵。考虑清楚了,是否要投身于没有胜算的战争之中。”

随后卡斯特所在的迦勒底一行人在祓除了诺里奇的灾厄后,敲响了第一座钟,宣告巡礼的开始。
巡礼结束后,迦勒底一行人联同珀西瓦尔领导的新圆桌军以及麦布的后代,诺克娜蕾的王之氏族部队,向着卡美洛大举进攻。
摩根亲自迎战,但却不敌迦勒底,被消灭,正当大家觉得摩根为何如此弱的时候,却发现街上突然出现了更多的摩根,原来这些摩根全部都是摩根本人的分身罢了。
摩根的本体端坐在王座,接受着伍德沃斯的质问,伍德沃斯质问自己在大战圆桌军的时候,为何摩根不派出援军,摩根却很奇怪,自己明明派出了一大队精锐部队。而伍德沃斯在之前被欧若拉欺骗,将摩根的回复理解为舍弃牙之氏族的谎言,怒而攻击。

 
伍德沃斯攻击摩根

原本能躲开伍德沃斯攻击的摩根却故意承受住了伤害,在确认开始摩斯化的他无法拯救后,用魔术短剑给予其致命一击。伍德沃斯因为摩根的行为恢复了理性,但最终还是变成了摩斯。基于对摩根敬爱,发自内心的谢罪和悔改,让他从摩斯的诅咒中解放出来,在没做出任何残暴行动下就消失了。
受伤的摩根刚要返回王座,却被斯普利根和他的手下拦住,并挟布范·希为人质威胁,反击的摩根因此露出破绽,随即被斯普利根手下重伤。
看着重伤的摩根将斯普利根的手下反杀,集中在王座旁的妖精们依旧选择静观其变。正在这时,风之氏族的领袖欧若拉通过远程联络表示,不列颠发生的一切灾厄和纷争,所有痛苦源头都是摩根,是摩根出卖了不列颠,妖精们听后怒火中烧。
被煽动的妖精们听不进摩根的解释,冲上去将摩根群殴致死,而摩根在死前所想的仍然是不列颠,想要回到王座上,王座离开了维持魔力的人,就无人能压制科尔努诺斯了,不列颠就会真正毁灭。
看着这一切却毫无办法的布范·希同样感到绝望,她从王座的天台上一跃而下,朝着科尔努诺斯所在的大洞跌了下去……

 
斯普利根挟布范·希为人质威胁
终焉之诗

在完成巡礼,击败摩根后,将预言中本该属于她的王位让给了诺克娜蕾,然而诺克娜蕾却在戴冠式上突然被毒杀。她被指控是谋杀诺克娜蕾的凶手而逃亡。目睹了妖精自相残杀和会毒害妖精的怪物莫斯的涌现。

在梅林的引领下,她终于下定决心完成自己的使命,前往阿瓦隆铸造决战装置——星之圣剑。然而铸造圣剑需要收集她的记忆,立香亦需面对记忆所产生的敌人。记忆以季节的顺序展开,但从她诞生于世的“冬”到村庄被焚毁的“夏”全都是她被村民各种伤害的回忆。最后的“春”因为作为被不列颠的妖精所排斥的乐园妖精从来没有过任何快乐的回忆,所以没有任何敌人。因此,马上明白了这代表着什么的立香,看着强装坚强的阿尔托莉雅感到十分愤怒,打算阻止她进入星之熔炉进行自我牺牲。然而,已经做好了觉悟的阿尔托莉雅拒绝了好意,毅然前往星之熔炉。在成为圣剑前的最后一刻,阿尔托莉雅感叹虽然作为乐园妖精从没有过幸福,但一生中唯一还是有让她感到幸福的记忆,那就是和立香一行人相处的时间。但在这时,村正前来代替她,自我牺牲,将自己作为材料锻造出圣剑的基型,因此阿尔托莉雅本人仅消耗掉了自己一直以来的记忆。即使是这样,回到众人身边的阿尔托莉雅说话的语气也完全判若两人了。

之后,阿尔托莉雅回到不列颠与立香并肩作战,击退了炎与兽之灾厄。

在和科尔努诺斯的最后一战前,向立香问到在巡礼的旅途中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候(选项分别是发觉她是预言之子,跳水和巧克力大战),阿尔托莉雅会回答是和立香第三次握手,还有立香说想帮助阿尔托莉雅的时候。只是之后她会在心里偷偷回答对她来说最开心的,是和立香一起在格洛斯特逛街的时候。

在与复活的科尔努诺斯神的最后一战中,阿尔托莉雅来到卡美洛御座,启动了摩根留下来的镇压科尔努诺斯的十二把圣枪,燃尽作为“圣剑的概念”的自己。将闪耀于终焉之枪转化为誓约胜利之剑,成功击破神躯,使得神核暴露在外,让迦勒底有机会弑神。她也因此承受不住如此火力而消失,仅留下了那柄选定之杖,落在空无一人的御座上。

如果圣枪是炮台,那么装填别的炮弹就行了。如今的自己,是“圣剑的概念”。将回线从王座转移至自己的心脏。从灵脉闭塞型兵装闪耀于终焉之枪变奏为龙脉烧却型兵装誓约胜利之剑。圣剑,拔刀————!!!

在立香与不列颠岛制造的灾厄装置、奈落之虫奥伯龙·伏提庚的战斗中,阿尔托莉雅以未来成长为守护者的姿态被召唤现身,将其击倒。

非灵长生存圈通古斯庇护所

死想显现界域 Traum 某幻想的生与死

(待补充)

Lostbelt No.7-黄金树海纪行

(待补充)

角色相关

藤丸立香之名

そしてちょっとだけFGO話。
アニメ特番、ついに公開されました!
ついでに主人公の名前も公開されました。
基本的に主人公の名前はないほうが好ましいのですが、アニメである以上つけねばならぬ。
男性主人公にも、女性主人公にも合う名前……
男性の場合は名字で呼ばれるとそれっぽく、
女性の場合は名前で呼ばれるとそれっぽい……
そんな思いをこめて『藤丸立香』という名前にさせて戴きました。
ぐだ男/ぐだ子 ともど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10]

蘑菇说因为想取个可以用在男女双方主角身上的名字才命名为藤丸立香的。联想看看,在高中男性团体中他应该会「喂──藤丸,去吃午饭吧?」这样被直接叫住,而换成高中女生则给人「立香你,是不节食主义者吗?」这种如同朋友般亲密称呼的印象吧,当然,反过来也适用喔。也加入了明明是女孩子却被叫做「藤丸」的反差性质,或者说蘑菇觉得这样比较萌。

武内则说因为咕哒男,咕哒子叫太习惯,原以为取新的名字应该很困难,真是强大的命名力阿。

咕哒子之名

 
总攻咕哒子

咕哒子是FGO官方漫画中使用的昵称。已经成为官方默认的主人公昵称。在另一部型月作品Chibichuki!中,也直接以咕哒子之名出现。

在官方漫画《从漫画了解更多!Fate/Grand Order》中已被游戏鬼畜的抽卡系统玩坏并且对抽卡上瘾。

棉被王贞德(《更多》19话曾用令咒强迫贞德破坏自己的游戏机被撕成过金箱子、复活(根据最新一话杰克说从者死后过一段时间会复活)后又被咕哒子丢去当仓管(玛修发现她的时候被挤在一堆普罗米修斯之手里)。现在虽然被放出来,但是疑似要被咕哒子强行黑化成黑贞漫画74话里,为了躲避咕哒子的追捕已经自己cosplay黑贞了,但是完全不像呀!)、大王(《更多》47话中被大王称为Master)、女儿在78话中被喂给了保罗,在80话又被其吞下肚子,后来还和童谣与保罗一块开了个暴击星星店,然后把保罗和童谣砍死,掉落的暴击星被拿来卖。童谣和保罗的命换来的暴击星只值100块童谣的欧洲人。

  • 如果将活动“All The States'Men! ~从漫画了解合众国开拓史~”中的无名御主看作漫画咕哒子的话,则可确认其手上有呆毛、水呆毛、枪呆毛圣诞呆圣诞黑贞剑龙娘、术龙娘水师匠骑金时9位从者然而因为沉迷百合无心强化导致没一个从者过20级的,被游戏里的本体轻松围歼
    • 9个从者5个活动四星,我好像知道贞德管的仓库里的那堆种火是哪来的了……

能徒手掐死冠位魔术师「Grand Caster」冠位御主「Grand Master」,自从被丢到一万两千年前的史前时代后开始便见证著整个人类史。

其实自身才是真正的人类恶

混乱邪恶/人类恶

官方漫画《从漫画了解更多!Fate/Grand Order》中咕哒子的强大表现,手撕冠位、肉身泡黑泥、手捏从者,扔到史前也可以徒手修历史,再加上魔性的画风,而因此得名。

由于漫画中女主人公的个性过于强烈,理应与正传中的女主人公区别看待。

在游戏中的性别区别

 
主人公第一人称差别

部分角色文本会有细微差别。和Fate/EXTRA里的岸波白野一样拥有跨性别人格魅力,所以剧情一样性别可以随便切换,剧情会不一样才怪

部分写手的第一人称:「俺(オレ)」(咕哒男)、「私(わたし)」(咕哒子)

部分写手以及礼装描述等需要统一的第一人称:「自分

卫宫的第二人称:「おまえ」(咕哒男)、「」(咕哒子)

伊丽莎白的第二人称:「小狗(子イヌ)」(咕哒男)、「小鹿(子ジカ)」(咕哒子)

美杜莎的幕间物语——戈耳工的花嫁,选咕哒子和美杜莎约会时的反应会略有不同,多出一个选项——咕哒子:「可我是女的啊?」美杜莎:「我不在意……倒不如说……。」

在高文以及罗宾汉等从者的情人节活动以及泳装活动剧情中,不同性别的相同选项触发的剧情有微小区别,选咕哒子更偏向乙女向。

如果把摩根妻子水贞德姐姐的设定当真的话,咕哒夫就和士郎齐格两位前辈成为了Brother in law

魔术礼装

魔术礼装·迦勒底
 
魔术礼装·迦勒底(魔術礼装・カルデア/Chaldea)
被分配给人理续存保障机构·迦勒底的御主的魔术礼装
  • 应急处置(応急手当)
己方单体的HP大回复
  • 瞬间强化(瞬間強化)
己方单体的攻击力极大提升(1回合)
  • 紧急回避(緊急回避)
为己方单体付与回避状态(1回合)
魔术礼装·迦勒底战斗服
 
魔术礼装·迦勒底战斗服(魔術礼装・カルデア戦闘服/Chaldea Combat Uniform)
人理续存保障机构·迦勒底的技术部为了使御主能承受更为激烈的战斗而开发的魔术礼装
  • 全体强化(全体強化)
己方全体的攻击力提升(1回合)
  • Gandr(ガンド)魅惑(物理)[11]
付与敌方单体眩晕状态(1回合)
  • Order Change(オーダーチェンジ)
战斗中的成员与替补成员交换
魔术礼装·魔术协会制服
 
魔术礼装·魔术协会制服(魔術礼装・魔術協会制服/Mage's Association Uniform)
魔术协会时钟塔认定的优秀学生才可获赠的魔术礼装
  • 全体回复(全体回復)
己方全体的HP回复
  • 灵子转让(霊子譲渡)
己方单体的NP增加(20%)
  • 洗牌(コマンドシャッフルCommand Shuffle)
指令卡重新抽取
魔术礼装·阿特拉斯院制服
 
魔术礼装·阿特拉斯院制服(魔術礼装・アトラス院制服/Atlas Academy Uniform)
阿特拉斯院以「创造最强存在」为目的而制作的试验型魔术礼装
  • 欧西里斯之尘(オシリスの塵Dust of Osiris)
付与己方单体无敌状态(1回合)
  • 伊西斯之雨(イシスの雨Rain of Isis)
解除己方单体的弱化状态
  • 梅杰德之眼(メジェドの眼Eye of Medjed)
己方单体的技能冷却减少2回合
金色庆典
 
金色庆典(アニバーサリー・ブロンド/Anniversary Blonde)
模仿骑士王曾穿着的服装而制成的魔术礼装
  • 魔力放出(魔力放出)
己方单体的Buster指令卡性能超幅提升(1回合)
  • 对胜利的确信(勝利への確信)
大量获得暴击星
  • 骑士的誓言(騎士の誓い)
付与己方单体毅力状态(1回合)
王室品牌
 
王室品牌(ロイヤルブランド/Royal Brand)
曾在某场圣杯战争中使用过的,华丽骑士的魔术礼装
  • 反应强化(反応強化)
己方单体的Quick指令卡性能超幅提升(1回合)
  • 铁之专心(鉄の専心)
己方单体的暴击星集中度提升(1回合)
  • 必至(必至)
付与己方单体必中状态(1回合)
明亮夏日
 
明亮夏日(ブリリアントサマー/Brilliant Summer)
达芬奇工房特制,对热带地带用的装备,虽说就是泳装,但却是具备了战斗功能的魔术礼装
  • 喧哗派对(ランブル・パーティーRumble Party)
己方全体Quick指令卡性能提升(1回合)
  • 必杀三叉戟(必殺トライデントTrident)
付与己方单体无敌贯通状态(1回合)
  • 海滨小屋之沐浴(シーハウス・シャワーSeahouse Shower)
付与己方单体无敌贯通状态(1回合)
月之海的记忆
 
月之海的记忆(月の海の記憶/Memory of Lunar Mare)
仿自据说存在于某个平行世界的某座学园的制服而成的魔术礼装
  • 灵子提升(霊子向上)
己方单体的Arts指令卡性能提升(1回合)
  • 通往完胜的布局(完勝への布石)
己方单体的暴击星掉落率提升(1回合)
  • 惩罚(パニッシュメントPunishment)
付与敌方单体强化无效状态(1次)
月之背面的记忆
 
月之背面的记忆(月の裏側の記憶/Memoria of the Far Side of the Moon)
仿自据说存在于某个平行世界的某座学园的旧制服而成的魔术礼装
  • 灵子提升·全(霊子向上・全)
己方全体的Arts指令卡性能提升(1回合)
  • 为生存的布局(生存への布石)
付与己方单体弱化无效状态(1次)
  • Down Slide(ダウン・スライドDown Slide
减少敌方单体1格充能
2004年的碎片
400px
2004年的碎片
模仿位于日本某地方都市的某座学园的制服制作而成的魔术礼装在围绕圣杯的战斗中,数位御主曾经穿过
  • 代号:F
己方单体的宝具威力提升(1回合)
  • 代号:U
己方单体的Buster指令卡暴击星集中度提升(1回合)
  • 代号:H
己方单体的NP获得量提升(1回合)
魔术礼装·极地用迦勒底制服
400px
魔术礼装·极地用迦勒底制服
为了能在极限环境中活动而准备的魔术礼装
  • 净化回复
己方单体的HP回复&解除防御弱化状态
  • 幻想强化
己方单体攻击力提升(1回合)&宝具威力提升(1回合)
  • 预测回避
付与己方单体回避状态(1次·3回合)
热带夏日
400px
热带夏日
达·芬奇工房特制,对南国用的装备,也就是夏威夷衫,但也是具备了战斗功能的魔术礼装
  • 蓝色飞溅
己方单体Arts指令卡性能提升(1回合)&宝具威力提升(1回合)
  • 供水
己方单体Arts指令卡的暴击星集中度提升(1回合)
  • 防护油
己方单体强化解除耐性提升(1回合)&增加NP
华美的新年
400px
华美的新年
日本文化中的盛装,达·芬奇与希翁的首次合作
  • 新年初阳
己方全体的宝具威力提升(1回合)
  • 小小赠礼
己方单体NP增加&获得暴击星
  • 御节料理
己方单体的最大HP提升(1回合)
迦勒底船长
400px
迦勒底船长
在宇宙中非常普通的宇宙服,但正因为如此,才能成为船长
  • 过充能器
(500%概率)己方单体的宝具威力提升(1回合)&(500%概率)解除攻击弱化状态
  • 星辰爆能
(500%概率)己方单体的暴击威力提升(1回合)
  • 逃生艇
(500%概率)付与己方单体回避状态(1次·3回合)&HP回复
第五真说要素环境用迦勒底制服
400px
第五真说要素环境用迦勒底制服
设想可以在神代真以太环境下活动的魔术礼装
  • 同时突击
(500%概率)己方全体的Buster指令卡性能提升(1回合)
  • 三重治疗
(500%概率)付与己方单体每回合回复HP的状态(3回合)
  • 魔力变换
己方单体的NP增加&(500%概率)&NP获得量提升(1回合)
迦勒底探险者
400px
迦勒底探险者
用于在山岳、森林地带玩耍……不对,是冒险而准备的童子军制服
  • 定向越野
己方单体的Quick指令卡性能提升(1回合)&宝具威力提升(1回合)
  • 篝火
己方全体的暴击威力提升(1回合)
  • 求生工具
解除己方单体的毒·诅咒·灼伤状态&NP增加

令咒

以下为动画《Fate/Grand Order -First Order-》的访谈原文。

问:

请问FGO中可恢复的令咒不仅能用作强化或者回复,是否还能作为“绝对命令权”去使用呢?举例子的话,是否能用来做出“自杀吧,Lancer”之类的事?

奈须蘑菇

“绝对”什么的虽说不上,(我)认为应该是多多少少有效果的。但是呢,迦勒底的令咒并非是那么强力的“诅咒”,而应该当做是魔力资源的结晶去考虑。

优秀的魔术师可以通过那个(也就是迦勒底的令咒),利用那个的魔力“对从者施以诅咒”似的感觉。

问:

也就是所谓的“轻量版”令咒呢。

轶事

在《命运-冠位嘉年华》中,因为藤丸立香把大部分的强化素材用在了赤兔马丹驹身上,导致了她被大部分从者谴责。

  • 玛修:(对藤丸说)你把大部分的那些资源都用在了那匹马啊!
  • 藤丸:(对玛修说)你在说什么?


“藤丸的人格形成”

以下为原作·奈须蘑菇在制作动画「巴比伦尼亚」时提供给工作人员的资料。[12]


就真的很普通。

在中产家庭长大,没得到什么了不起的好处,却也没有太多辛劳的少年时代。

(话虽如此却不是完全中立·Flat(冷淡),基本算是比较偏向善良一边。虽然自己没办法做出什么善举或是伟业,但却会单纯理解并钦佩发生在自己眼前的「好的事」)看起来虽然是颇具当下时代感的十岁后半的少年,但被养得很好(不是因为家庭富裕,而是指父母对他的教养很好)因此言谈举止非常柔和。是一个能准确体察到对方心情的人。


要说在这样的藤丸的性格形成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比较特别的」轶事的话,我设想的是下面的一段内容。


藤丸成为高中生前的三月,新生活开始前。

藤丸家隔壁住着一个独居的老人。长久以来一直是一个人生活。与藤丸家也并无往来。

在这位老人享尽天年前的最后一星期时光里,藤丸因为一些小事,每天能有几个小时与老人一起度过。

(来给老人当做看护的护工来不了了,所以藤丸临时代理之类的,就当是这样好了)

这是一位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人。

战后虽然组建了家庭但最终妻离子散,二十年来一直独自生活。可以说是就算心存怨恨也毫不奇怪的情况。

但这位老人却并无怨言,直到生命的最后依然很安详。

坐在外廊上看着樱花,老人不住轻轻感叹道,(自己的人生)真是不错啊。

此时的藤丸已经喜欢上了老人的为人,因此对老人的感叹充满了疑问与愤怒(他生气地说,直到最后也孤苦伶仃,完全没有得到回报啊!),问老人「为什么啊?」

「当然伤心的事难受的事也不是没有。但回首过去的话,脑海里最先浮现的还是些不值一提的小事呢。」

老人用无言诉说着,像此刻这般的平静生活才是真的可贵。

「而且我的人生也不是孤苦伶仃。因为,我还能像这样跟你聊天啊。」


说着最后还能够与什么人聊聊闲天便是「与人生的尽头相称的好事了」的老人。

几天后,老人去世了。

藤丸虽然没有流泪,但却学会了于人类而言,何谓「好」事。

→毕竟有即使没有得到回报也依然度过了美好一生的前人在。为了不让这些人蒙羞,自己也要努力生活。的感觉。


基本来说,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容易。

至今以来耗费的时间,伴随着辛苦一路走来的人生,究极地无可救赎。

对老人来说,并没有能拿来与辛苦和功绩相抵消的「华丽的称赞」或是「成功」。

他在人生的最后拥有的仅仅是与邻家小孩相谈的这几日时光。

但是度过了这几天时光的老人的侧脸,在藤丸看来是那样幸福美好。仿若一个再无挂念,人生圆满了的人。

并不是说这样的人生很美好。

而是无论过着怎样的一生,也能像这样直面这段人生的人类的心,这才是真正美好的事物。少年的藤丸懂得了这一点。

另外,藤丸虽然并不了解老人的事,但老人却对他很熟悉。

「我当然是打从你出生起就认识你了。」

「这还用说吗。毕竟是邻居一家遇到的最大的喜事啊。是人难免就会关心嘛。」


→藤丸也由此确认了「应当珍惜什么」「是否有在重视」。他痛恨恶行、杀人这些自不必多言,但他的本性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勿以善小而不为,一步步累积,变成可以为人祝福的善性」。


藤丸立香会为好事而欢笑,会因为坏事而愤怒,会憧憬耀眼华丽的人物。

根据对话选项,有时也会有些调皮小子似的回答和发言。虽然本人不是那种很喜欢搞事(有强烈自我主张的人)的性格,但大体来说很思考很乐观,是那种会逞强告诉自己「嘛,总会有办法的」,然后一步一步迈向目的地的类型。

藤丸之所以无论身处哪个时代,无论对方是什么人种都能与之交往,也是因为他亲身体验过「无论是怎么样的人,对方身上也一定有值得尊敬的东西(必须去尊敬的东西)」这么一个道理。


即使对方是与自己无法相容的人,也并不意味他会将对方的人生「视作无物,或者说在无意中无视」。


虽然没有作为魔术师的才能,但序章以后的他依然每天认真进行“能让人自己存活下去的各种训练”。从者倘若没有了御主便无法存在。因此藤丸将「我生还至今」视为自己最强武器的同时,也将其看作自己最大的责任和义务。


注释

  1. 在大奥中因为使用了过多的印笼而被德川化后的自称。幕 府 血 脉 觉 醒
  2. 拉山德和赫米娅是威廉·莎士比亚创作的戏剧《仲夏夜之梦》中的男主角与女主角的姓名。在Lostbelt No.6中,藤丸立香被初次见面的阿尔托莉雅·Caster这么称呼(称呼会随着御主性别的不同而改变为两个名字中的一个)。
  3. 混沌·恶为对riyo版的调侃
  4. riyo版咕哒夫限定
  5. 声优相同,且“立香”(Ritsuka)与“五河”(Itsuka)相似
  6. 32岁的白人男子,负责寻找御主适格者,被派到发掘可能性约等于0的日本而自暴自弃,不过本人也的确喜欢逛京都的阁寺。
  7. 至于开挂的程度,斯卡哈有一句对库丘林的对话大概能看出点门道:“本来常人手持一根死荆就已经是肉体的极限了,然而你居然身披千根死荆,你是不是疯了?”
  8.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Tv4y137Wi
  9.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hg411T7NY?p=1
  10. http://www.typemoon.org/bbb/diary/log/201611.html
  11. 戈尔贡姐妹无限魅惑伯爵的视频中出现的弹幕梗,而后相同的打法可应用自最高难度土方岁三本。部分时候需要通过该技能续一个真空,加上混沌恶二设深入人心…
  12.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4948236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