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卫宫士郎

FSN图标v2.png
此为,贯彻信念的故事。
卫宫士郎欢迎您参与完善《Fate/stay night》系列条目——投影,开始。
欢迎各位愿意做出贡献的御主加入萌娘百科型月编辑群『穗群原学园萌百分园』:571632697
47565763 p0.jpg
P站ID:47565763
基本资料
本名 衛宮えみや 士郎しろう
(Emiya Shirou)
别号 士郎、卫宫同学、学长、伪校务员、弓道部的吸尘器、穗群原的布朗尼、学生会长的生命线、希耶罗(シェロ)[1]、核弹剑仙、卫宫大侠、卫宫少侠、卫宫巨侠
发色 红发
瞳色 棕瞳
身高 167cm
体重 58kg
起源 【剑】
魔术属性 【剑】[2]
声优 杉山纪彰(日语)
野田顺子(日语幼年期)
王晨光(汉语)
萌点 主角老好人率直富有正义感master学长养子刀剑人夫料理达人双向暗恋[3]义弟人生赢家真男人(尤其樱线)、家庭主夫家务万能日本普通高中生顽固扭曲闷骚毒舌(无意识的)天然黑[4]
印象色 赤铜
特技 修理电器、家庭料理
所好之物 料理
所恶之物 梅昆布茶
天敌 言峰绮礼
出身地区 日本冬木市
活动范围 冬木市
所属团体 私立穗群原学园2年C班→3年C班
亲属或相关人
从者:Saber
养父:卫宫切嗣
义姐:伊莉雅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
监护人&老师:藤村大河
好友:间桐慎二柳洞一成美缀绫子;露维亚(凛线结局)
恋人:Saber/远坂凛/间桐樱
异时空同位体Archer卫宫士郎(魔伊)卫宫士郎(美游世界)千子村正(FGO)、天草四郎时贞宇智波佐助幸平创真
相关图片
いくぞ英雄王要上了英雄王――――武器の貯蔵は充分か武器的储备足够吗
——卫宫士郎

卫宫士郎TYPE-MOON旗下的《Fate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文字冒险游戏《Fate/stay night》的男主角。

目录

简介

Fate/stay night》的男主角。十年前第四次圣杯战争造成的火灾的幸存者。被魔术师卫宫切嗣救起,收为养子。梦想是成为正义的伙伴

在2004年的第五次圣杯战争中,意外地成为了Saber的御主。

平凡的高中生,憧憬着穗群原的高岭之花远坂凛。冬木市穗群原学园2年C班的学生。不过在学校社团小有名气,由于从不拒绝他人的请求帮忙而被各大社团喜爱,人称伪校务员穗群原的布朗尼[5]。相对于普通高中生而言拥有破格的料理能力根据作者对料理等级的划分,“某无所属魔术师”最强,已经不在凡人的范围,月世界里已知的符合者只有卫宫士郎。由卫宫士郎和女主角们的料理能力延伸出的漫画《卫宫家今天的饭》已出动画,在2年C班教室取出便当的瞬间就会被一大群同学(不论男女)捏着筷子逼近。是学生会长柳洞一成的挚友,经常把便当分给寺庙出身而午饭菜色不足的一成,获得称号学生会长的生命线。曾为弓道部王牌,是从未射偏过一次的弓道大师(原文“箭矢呢,是在射出前就已经射中了的”“如果在射前想着不会中就不会中,想着会中就会中”),被间桐慎二排挤后以伤为契机退出弓道部,但仍然为弓道部服务,帮忙打扫卫生、给社团顾问藤村大河带便当,人称弓道部的吸尘器。慎二的妹妹樱因为士郎的伤照顾过士郎一段时间。晚上会到藤村大河的高中同学萤冢音子位于新都的店里打工。

其实已经接受了卫宫切嗣的入门魔术教育,自己摸索出了投影魔术后被教授了入门级别中最简单的强化魔术,使用投影魔术被切嗣评价效率低而专心练习强化魔术。由于卫宫切嗣连基础中的基础都没有传授(切嗣本意是想让士郎中途放弃,但没想到士郎会坚持下来),因此每次锻炼魔术都要从头制作一次魔术回路(本来只要制作一次,以后切换开关即可,而士郎却把通常神经当作回路,原本的回路也因长期废置陷入沉睡,直至圣杯战争)(虽非魔术师家系也没有继承卫宫家的魔术刻印却拥有27道魔术回路),练习结束后就关闭。做出魔术回路的行为极其危险,因此每晚都和死亡擦肩而过。名副其实的半吊子的魔术师,但如果是作为将魔术当作工具使用的魔术使的话,士郎可以说是奇才。

2004年2月2日,因为弓道部事务而晚上还留在学校的士郎目睹了非人类的战斗,逃跑时被蓝色的持枪英灵袭击濒死,被另一人救下,得救后仅仅找到了救助他的人留下的挂坠,回到卫宫邸,再次被蓝色枪兵袭击,逃到仓库后意外地叫出自称Saber的骑士。这就是Fate/stay night的开端。

在游戏Fate/stay night三线五结局中,均为第五次圣杯战争的胜者。还有四十个Bad End包括被伊莉雅只留下脑袋不死以及变成伊莉雅的玩偶和Dead End。

从小就为了成为正义的伙伴而不断锻炼自己。小时候曾经在跳高时,同时吸引了远坂的注意,然而士郎本人并不知情。魔法少女伊莉雅里,露维亚也被跳高攻略。也有了全英灵座都在直播士郎的跳高的梗。至今也不知道士郎跳高是有多少人在看……

家务全能,是个听话的烂好人,有人妻的属性未来的自己则直接进化成了老妈子属性

性格认真、朴实、有毅力。观察力相当敏锐,但理解力很低,有些木讷和迟钝,也非常顽固。基本上能和大多数人友好相处,但也有个别的例外。(比如红A自己与自己无法友好相处、麻婆)

性格上的扭曲被身边不少熟悉的人察觉到。给人的印象为冷漠而从不展现笑容(也不是完全不笑,很少真心的笑),却又从不拒绝他人求助,由于悲惨的童年经历认为自己要代替那场没能在火灾中被拯救的人活下去,用自己的生命去帮助他人,甚至能为帮助陌生人不顾性命。人生价值是帮助他人,修炼魔术的理由也是迟早有一天能够为帮助他人派上用场,他会因为帮助他人而感到快乐,但却很少有为了自己而感到快乐的时候。 负罪感(“只有我活下来”)和自毁倾向是严重灾后PTSD的经典症状,但从他人视角看可能只能看到患者的乐于助人的“快乐阳光”的一面而忽视了对其的心理辅导。同理巴麻美

由于魔术属性并非五大元素之一,一般的五大元素魔术基本无法使用。战争初期,与魔术回路枯竭的隔壁二爷并列为最弱的御主。

虽然刻苦练习魔术,但由于切嗣故意授予的错误方法,使其不仅在魔术修炼上成果甚微,甚至每次行使魔术都要冒生命危险。强化魔术启动咒文是同调 开始Trace on。但唯一擅长的是投影魔术Gradation Air。投影魔术启动咒文是投影 开始Trace on。这个用于自我暗示的咒文是士郎自创的,因此另一人英灵卫宫说出这句话时士郎会感到惊讶。最初通过魔术来修理各种电器并通过与英灵卫宫(未来的自己)的相遇而强化。在UBW线中,借助凛的魔力可以发动固有结界“Unlimited Blade Works”。Fate世界中,是少数拥有和英灵肉搏能力的凡人之一。

因字形相似以及作为Galgame男主角在三条线分别推倒Saber,再加上06年Deen社动画由于严重的角色塑造偏重问题而将士郎塑造崩溃,因而06版士郎被被一部分人称为“土狼”,随后被无脑跟风者广泛传播。蔑称,慎用。近年来由于UBW动画播出后士郎变帅明明只加了个外套和围巾怎么就帅了这么多呢了,再加上两部ufotable动画中极为纯爷们的表现,士郎总体的评价已经提高了很多。

能力

魔术回路

士郎的双亲为普通人,也无法继承卫宫切嗣的魔术刻印,因此士郎属于没有接受传承的初代魔术师,但士郎拥有27道魔术回路,以士郎的年纪和初代魔术师的身份来说,可以说是天赋异禀了。受圣剑之鞘影响,状态发生改变,特化于剑制。

差异

由于游戏中每条线的经历不同,所以每条线的士郎的能力也会有所不同,同时剧中士郎能做到的事并不代表红A也可以做到(因为红A来自游戏三线五结局以外的世界线)。

Fate线

在与Saber的并肩作战中两人的距离不断被拉近。在梦中窥视到了Saber的记忆,理解了Saber的过去。被Archer告知了卫宫士郎擅长的是精神战,在现实中战胜不了的就靠空想去打倒。将仅存于Saber记忆中的选王之剑必胜黄金之剑Caliburn以及Saber遗失却依旧存在于士郎体内的剑鞘远离尘世的理想乡Avalon这两件宝具投影出来。

UBW线

可以理解Archer的投影。在柳洞寺目睹了Archer清流般的剑技而痴迷,不自觉地模仿起Archer的剑技。对葛木宗一郎战时强行投影干将莫邪,导致回路震荡,后被Archer修复。此后多次投影干将莫邪,教堂战目睹Archer释放固有结界无限剑制,理解了无限剑制。与Archer战获胜。和凛补魔后可以借用凛的魔力,最终领悟了自己的无限剑制。最后一战利用话术挑衅对方,利用无限剑制的数量和速度特点击败了来不及使用Ea的吉尔伽美什。

HF线

移植红A的手臂后以“每投影一次精神便会被英灵的手臂吞噬”为代价,可以使用红A程度的投影魔术。但是由于“世界相差太大”而无法使用固有结界UBW。由于此时的卫宫士郎已经不坚持“正义的伙伴”这条路,心像世界已经改变,故无法导出和使用“无限剑制”因此在使用红A手臂时会被UBW反噬,最后被侵蚀而死

投影出“射杀百头”绝技,将黑Berserker击杀。按照凛提供的远坂家传的设计图投影出第二魔法使魔导元帅泽尔里奇的第二魔法限定礼装“宝石剑泽尔里奇”。在黑Saber战中,be38里,独自一人对战黑Saber,以鹤翼三连绝技压制并正面击败黑Saber。之后士郎因为精神力透支而死亡。正传的世界线这里是投影覆盖炽天之七圆环帮助Rider在与黑Saber的宝具对轰中取胜,使黑呆短暂的无法行动。然后士郎用对师宝具杀死黑Saber,投影Rule Breaker切断了樱与安哥拉曼纽的契约,在黑圣杯前与言峰绮礼大战,因身体刃化和言峰绮礼被黑泥侵蚀的缘故获胜,在normal end中最终以自灭为代价投影了誓约胜利之剑轰碎了大圣杯法阵。在true end中会因为伊莉雅使用第三法,灵魂得以保存,被投入到一个全新的空白人偶中得以复活,继续生活下去

体质

强烈表现出“起源”的魔术师,有时起源本身就成为了魔术属性。这种魔术师多数会发挥出显赫的专家才能。因此,他们被认为比起一般的魔术师,更能到达更高的境界。士郎的起源是「剑」,作为魔术师的属性也变成“剑”。由于属性不是五大元素,所以不擅长于用到五大元素的魔术。相反地,能够显现出固有结界“无限剑制”。

体内埋有圣遗物阿瓦隆,在Saber被召唤时被激活,开始拥有超强的再生能力。没有Saber时,只是让士郎的魔术特性(注意,魔术特性和魔术属性是不同的概念)变成“剑”的东西。

士郎身体的自然自愈方式为,先把肌肉变换成剑身,再用剑缝起破洞的部份,所以再生时身体非常的坚硬。

例子:

Berserker战,Fate线/Heaven's Feel线,为Saber挡刀,被Berserker腰斩,半个腰部被砍飞,骨头血肉全被砍掉,10分钟修复好。

Berserker战,UBW线,被卷入Archer的幻想崩坏,背部受伤,内脏破裂吐血,自愈。

老虎道场2,BAD END,被Berserker一拳打飞,脊椎粉碎却无法死去。

Rider战,闪避Rider的话被刺穿延髓而不死,用双臂格挡短剑的话,身体会开始剑化,格挡时开始出现金属碰撞声,Rider最后一击刺中锁骨时,短剑被士郎的锁骨崩掉卷刃,Rider只能承认用刃物杀不死士郎。被回旋踢踢飞,身体剑化中硬度提升没有即死。

被Rider从三楼踢飞,按照使用令咒时机不同,体质表现力也不同,不召唤Saber则会砸在地面,剑化的身体摔碎,胸口被剑刃刺穿,修复力赶不上结界的溶解速度,最终被溶解。落地瞬间召唤Saber的话,修复效率大幅度提升,同样程度的落地,仅仅是内脏移位肋骨断裂而已,马上就可以修复到与被Saber接住的选项同样的程度。

魔术

在故事开始时使用的是强化魔术,不过真正擅长的是投影魔术——以想象为蓝本,再用魔力构成实体,将实际存在的物品复制的魔术。

 
FGO礼装『限制/零毁』
作为成熟的魔术师的姿态
也是亚种特异点III中千子村正的形象

强化魔术

作为入门但专精难度非常高的魔术。

注入魔力“提高对象的存在”的魔术。提高存在的意思是指,要是刀的话则增加锋利度、食物则营养度、女仆则可增加萌度。

士郎则当然是只有将武器相关的东西才能强化的半调子。

没有五大元素当做属性的士郎的强化会放入特殊的部类。

投影魔术

用魔力把现实中存在(过)的物品的镜象、仿制品物质化的魔术。由于是以魔力形成的缘故,不能进行长时间的具现化。且幻想产生破绽时也会雾散。被当成是效率极差的行为。

像本编凛所说一样,效率实在是很差。 若要用投影做出原型复制品的话,还是用规范的材料制作的复制品才简单实用。 本来,投影是将已经失去的原型,在数分钟间在自己的时间轴映出而代用的魔术。

本来只是短暂的数分钟的徒有外表的暂借之物,所以士郎的投影有多逆天简直没法说。

投影魔术是在卫宫切嗣教授强化魔术前自己摸索出来的(投影比强化难得多,一般都是先学强化,再学变化,最后才学投影。某种意义上来说士郎也是个相当具有魔术才能的人)。本质上是无限剑制的劣化。与仅能制作出空有外形之物的普通投影魔术Gradation Air不同,违背了魔术等价交换的准则,凭空制作出幻想,是侵蚀世界的禁忌魔术。

士郎的投影可以长时间存在(即使不是剑系仓库里的废品让凛起杀意)。只要是目视过的武器,就算是宝具也能复制格蕾:仿造出真正的宝具这种事……至少在我在时钟塔上过的课中所介绍过范围里是不存在的,不过等级会下降一级。投影一次平均需要消费五的魔力量。Fate线投影的必胜黄金之剑Caliburn中带有本人百倍的魔力。

投影的时候能读取到原主人的本领,所以能立马上手。HF线投影Berserker的斧剑时连其怪力也一并复制(使用投影填装Trigger off之前)。

也能投影防具,不过需要消耗通常投影两倍到三倍的魔力,效果还是瞬间性的。

近代兵器、神造兵器无法投影。在灵子世界中有持有者协助下可投影神造

士郎的投影,并非是直接用魔力制造,而是从自己的固有结界中召唤已经存在的剑。其固有结界“无限剑制”是用魔力将自己的心象世界——充满无限之剑的世界替换周围的空间。

全投影连续层写(sword barrel full open):通过连续投影释放剑雨。

无限剑制(Unlimited Blade Works)

主条目:无限剑制

卫宫士郎所持有的固有结界。所谓“固有结界”是被称为大禁咒的特殊魔术,将施术者的心象世界具象化,暂时篡改现实。

这个固有结界可将自己周围的空间变成集结此世全部“剑”之要素的空间,能轻易地投影曾经见过的剑。但是,复制的武器会下降一个等级。

不可复制“乖离剑(EA)”、“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这些神造兵器。不过存库里可能有数件相似性能的老型号宝具也说不定。另外,由于剑正在成为他的起源,能收纳的武器基本上是白刃战限定。

防具虽也可能,但那样的情况需要消耗通常投影两倍到三倍的魔力。

复制过一次的武具会被登陆在结界内,即使不使启动固有结界,投影魔术也能做出。

他不只能够自由地取出所储存的武具而使用,还能随他喜欢地改造所储存的武具。而且跟吉尔伽美什的“王之财宝(Gate of Babylon)”一样,亦可从结界内如箭矢般同时放出多件宝具,直接攻击对手。

从固有结界形成之后在维持上会持续地消费魔力,但结界形成时就准备好的武装则不消费魔力。然而重造被破坏物,或是新造在形成时没有的东西会激烈地消费魔力。

卫宫士郎使用固有结界需要五小节以上的咏唱。由于心象世界有所差异,士郎的无限剑制的咒文和Archer、美游世界的卫宫士郎的咒文略有不同。

咒文:

体は剑で出来ている.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身为剑所天成。吾为所持剑之骨

血潮は铁で 心は硝子.Steel is my body, and fire is my blood.——血潮如铁 心如琉璃。钢铁为身,而火焰为血

几たびの战场を越えて不败.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纵横无数战场而不败。手制之剑已达千余

ただ一度の败走もなく.Unaware of loss.——未尝一次败北。不知所失

ただ一度の胜利もなし.Nor aware of gain.——亦未得一次胜利。亦不知所得

担い手ここに独り、剑の丘で铁を打つ.Withstood pain to create many weapons, waiting for one's arrival.——旗手孤身一人在此,铸剑于剑丘之上。伴痛制诸兵器,以候伊人之来

ならば、我が生涯に意味は不要ず.I have no regrets. This is the only path.——那么,此生无须任何意义。了无遗憾。此乃唯一路途

この体は”无限の剑(つるぎ)”で出来ていたMy whole life was "Unlimited Blade Works".——此身定为“无限之剑”所成。此生即为“无限剑制”

人物经历

1994年之前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开始前,卫宫士郎仅仅是冬木市的一个普通少年,性格并不扭曲。在《扭蛋从者》中,幼年的士郎性格偏向于天然。在Apocrypha的世界线中没有发生第四次圣杯战争,而士郎的生活由于世界线的收束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依旧与凛、樱、露维亚有交集。

第四次圣杯战争后

1994年年底,冬木市新都以市民中心为起点爆发了一场巨大的火灾。士郎在火灾中失去了双亲,自己在火海中挣扎时已经无法顾及他人,最终倒在火海中奄奄一息。

在士郎濒死时,被四处搜寻幸存者的卫宫切嗣找到。切嗣将阿瓦隆放入濒死的士郎体内救下了士郎。

卫宫切嗣找到士郎时喜极而泣,表情太过于幸福了,以至于士郎这个被救下的人被其表情感染,那个笑容也成为了士郎性格扭曲的源头。

火灾过后,士郎与其他幸存者一起入院,那个救助了士郎的大叔走进病房,问士郎愿不愿意与他这个陌生大叔一起住,士郎很快答应了。之后,士郎被卫宫切嗣收养,随切嗣姓卫宫,住在深山町藤村组交给卫宫切嗣的武家住宅。

被切嗣收养后,士郎自然知道了老爹的真实身份是魔术师,也知道了切嗣成为正义伙伴的梦想与行动。

士郎想学习魔术时,切嗣没有教授士郎正确的方法。但是在士郎自己摸索出投影后,还是教了最基础的强化魔术,由于士郎的魔术属性起源化,当时除了公认性价比极低的投影魔术和最最基础的强化魔术完全没有学会其他能力。

切嗣被圣杯诅咒后时日无多,某日父子俩在庭院内赏月时,切嗣离世。

「交给我吧,老爹的梦想」「啊,那我就安心了」

切嗣死后,这个在冬木拥有不少人望的旅行家被安葬在柳洞寺后山,卫宫邸的所有者藤村组非常照顾卫宫切嗣的养子士郎,尤其是组长藤村雷画、以及后来成为老师的“冬木之虎”藤村大河。大河成了士郎新的监护人。

切嗣还在世时,不怎么会料理家务,而且经常出国旅行被堵在爱因兹贝伦的结界外,而大河也经常在卫宫邸蹭饭,练就了士郎的家务万能。

8年前,士郎被教授魔术后,每天进行魔术的锻炼,但是由于方法不对,实际上每天都要打通魔术回路,锻炼结束后舍弃。而正常的魔术师一辈子打通一次就不会再关闭,仅仅会切换回路开关。

在切嗣去世后的一段时间士郎一度处于坏掉的状态,曾不断挑战跳高,有一对魔术师看着他跳高一下午被攻略某种意义上,士郎的人生态度非常符合魔术师的胃口,堪称同龄魔术师杀手HF线幕间远坂凛解释过为什么选择士郎当协助者,因为他有着魔术师的心理“比任何人都看重理想,比任何人都看重他人”“同时,比任何人都更厌恶着自身”

第五次圣杯战争前

而在日常生活中,士郎总是一个烂好人,中学二年级时,为了帮助被三年级生欺凌的一年级生,自愿接下了制作文化祭道具,彻夜完成,当时的同学间桐慎二在心里笑士郎傻却也在学校看着士郎忙活了一晚上,这段经历成了士郎与慎二友谊的开端。之后士郎经常到间桐家玩,放学后被坑与慎二一起跟高年级学生打架。在设定集中提及,在学生打架的程度,士郎或许技术不及专门锻炼过的人,但是只要发展成持久战士郎就是无敌的。

升入穗群园的高中部后,士郎延续其初中时代的作风,加入弓道部后,其宗师级别的弓道水平令同为武家出身的美缀绫子非常尊敬。同时,各大社团也经常拜托士郎修理东西。士郎的便当被C班的同学赞不绝口,只要卫宫同学打开便当盒就会有无数同学(无论男女)捏着筷子逼近,同时,这也是缺乏营养伙食的寺庙之子柳洞一成的生命线。

尽管士郎本人不知道,其实他在学校内的知名度不亚于高岭之花远坂凛

升入二年级后,士郎与突然转变的慎二关系恶化,被慎二排挤,士郎此时在打工时肩上受了伤,男生礼射露出受伤的肩膀不雅观,被慎二批评,士郎便以此为借口退出弓道部,慎二的妹妹间桐樱此时开始出入卫宫邸为士郎帮忙。

士郎的各科科目都不错,唯独英语不怎么样然而班主任藤姐是英语老师。FHA中提到,如果没有发生圣杯战争的话,士郎本来打算大学中学习法律与政治相关的专业。

第五次圣杯战争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我没能说出话来,是因为突然的事件而混乱了吗?不,不是,只是眼前的少女过于美丽,使得我说不出话来。
——序章独白

某一天的晚上,士郎在校园中目睹了蓝衣红衣的男人的打斗,因此被蓝衣男人杀死以灭口。后来被某人以魔术救活,从此之后一直把醒来时捡到的吊坠带在身边。

然而,士郎很快就再度遭到蓝衣男子的追杀,为了逃命躲进了家里的仓库中,无意以体内的阿瓦隆作为媒介,召唤出了Saber职阶的从者。

简单的自我介绍过后,士郎与Saber遭遇了另一组参战者,根据此时的选项,故事也将进入不同的路线。如果用令咒停下Saber,那么将会进入UBW线,如果没有的话将会进入Fate或者HF线。无论如何,在和Archer主从的遭遇之后,凛会带着士郎前往言峰绮礼所在的教会接受圣杯战争最基础的知识教导。在凛和言峰的劝说之下,士郎最终决定了作为御主参加第五次圣杯战争。

Fate

内容

在从教会出来的路上,士郎、Saber和凛被带着Berserker的伊莉雅袭击。由于Archer受伤不在场,此战进行得异常艰苦,士郎为了救助Saber而被腰斩濒死。目睹此状的伊莉雅失去了兴趣离开现场。在自己家中醒来之后,本应受了致命伤的士郎却奇迹般地恢复了过来。

Archer被重伤暂时无法参战,所以凛提出和士郎结盟以对抗强大的Berserker主从(06年版动画将此处改为UBW的剧情)。凛也搬进了士郎的家里。Saber因为担心士郎被其他优秀的魔术师读心而对他隐藏了自己的真名。

在学校里,士郎和凛发现了学校里的另一位御主布下的结界。第二天慎二邀请士郎来间桐邸做客并提出结盟,士郎因为和凛有约拒绝了。慎二向士郎保证了樱并没有涉入圣杯战争之中,并告诉了士郎一个在柳洞寺收集灵魂的魔女从者的情报。回家之后士郎和凛、Saber交换了情报,士郎和凛觉得柳洞寺过于危险不能直接进攻。不满两人战略的Saber独自去柳洞寺和Assassin决斗受伤。之后士郎要求Saber教导他剑术。

第七天,凛和樱达成约定,樱在一周之内不来,作为交换在一周之后凛会搬出去。出去逛街的士郎在街上遇到了没有敌意的伊莉雅,一番交谈之后伊莉雅声称Berserker醒了而突然离开。回家之后士郎不小心撞见了正在洗澡的Saber。

第九天,士郎接到慎二的电话要求他前往学校。慎二在学校里启动了Rider的鲜血结界。士郎被Rider踢出窗外时使用令咒召唤了Saber,击败了慎二和Rider,但被Rider成功逃脱麻婆:CNM每次都要老子来善后

第十天,士郎在中央公园的大楼顶上终于追上了慎二和Rider。Rider召唤出坐骑并解放了骑英之缰绳,但被Saber解放宝具誓约胜利之剑消灭。但Saber也因为解放宝具而几乎耗尽了所有魔力,处于消失的边缘。

士郎在梦中看到了Saber的过去。醒来之后他在公园里又遇到了伊莉雅,但被伊莉雅用魔眼绑架到了爱因兹贝伦城堡。伊莉雅想让士郎成为她的东西。被士郎拒绝之后,伊莉雅打算去干掉Saber和凛,并且透露了昨天晚上是她干掉了逃跑的慎二。士郎设法脱身之后遇到了前来救援的Saber、Archer和凛,然而伊莉雅也在城堡里等候多时。凛只能命令Archer留下来断后给他们争取时间逃走。Archer击杀了Berserker六条命之后不敌战死(06年版动画中Archer并没有归还挂坠,消失之后只有它留在了大坑中)。靠着Archer争取时间,三人迅速地逃到了一座废墟中,但此时Saber的情况已经极度恶化。无奈之下,Saber、凛和士郎进行了一场3P来进行补魔,和谐模式和06年版动画中Saber心中的龙将士郎所吞噬以此转移魔术回路。然而恢复力量的Saber对抗Berserker还是有些勉强,虽然凛用宝石击杀了Berserker一条命,但是Berserker的宝具“十二试炼”使得他还能再战。此时士郎终于理解了Archer所说的话,觉醒了投影魔术,投影出了在梦中所看到的必胜黄金之剑,和Saber一起一击击杀了Berserker的七条命。失去从者后伊莉雅被士郎带回家中。

Caster召唤一群龙牙兵喽啰攻打卫宫邸,但是被突然出现的黄金从者秒杀(06年版动画中Caster绑架了小樱作为圣杯的活祭品,在柳洞寺布下天罗地网,Saber、凛和士郎前往柳洞寺解救小樱时Caster和御主葛木宗一郎被金闪闪击杀,原作Fate线并未揭示Caster御主的身份)。为了了解黄金从者的身份,士郎前往教会询问言峰绮礼,虽然没有得知其真身,但知道了想要让Saber留在现代就得让她喝下圣杯中的水。走出教会时,士郎也意识到了自己对Saber的感情。

士郎和Saber两人去约会,士郎劝说Saber放弃寻求圣杯的目标,留在现代,但被Saber拒绝了。此时吉尔伽美什乱入,将两人都打成了重伤,但士郎投影出了“遗世独立的理想乡”反弹了吉尔伽美什的攻击将其击退当晚士郎和Saber接吻并且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又补了一次魔

最后一天,士郎前往教会的地下室探查,却发现了里面全是被榨干的孩子。此时言峰和Lancer突然出现,言峰揭示了自己作为圣杯战争的作弊者的身份。Saber赶到之后,言峰在两人面前提出只要将士郎砍死,就将圣杯交给Saber。和士郎已经心意相通的Saber拒绝了,也得知了圣杯已经被污染的事实。言峰命令从者收拾掉两人,但Lancer却突然反水为两人断后,争取了半天的时间后被吉尔伽美什击杀。回家之后士郎发现了被言峰打成重伤的凛,凛将Azoth剑交给了他。为了战胜吉尔伽美什,士郎将阿瓦隆还给了Saber。

最终决战中,Saber用阿瓦隆击败了吉尔伽美什,而士郎则投影出阿瓦隆反弹圣杯中的黑泥,用Azoth剑击杀言峰绮礼。Saber破坏了圣杯,黎明升起,圣杯战争结束。在坦白对士郎的爱之后,Saber随风消逝。

啊,还真像是你呢。

圣杯战争结束之后,士郎回到了原本的生活之中,但时不时还是会想起Saber。生命终结之后,士郎并未成为抑制力的守护者,而是在梅林的帮助下,经过自己几个世纪的找寻和Saber几个世纪的等待,终于在阿瓦隆再度相遇,长相厮守。

Unlimited Blade Works

内容

在与Archer主从遭遇时,士郎使用令咒让Saber停下,于是在Berserker遭遇战中Archer能够作为战力出场,用幻想崩坏将Berserker击退。

得知同学美缀绫子失踪之后士郎留在学校里调查,但被凛袭击,就在几乎被干掉的时候因为两人发现学校里还有一个不顾学生性命的御主和从者Rider而暂时停火,后来双方决定联手。

第六天在学校中,慎二提出和士郎结盟,但被拒绝了。当晚Caster用魔术将士郎带到了柳洞寺。Saber在山门被Assassin拖住时Archer前来救场,击退了Caster,但又突然在背后给了士郎一刀,把他砍成重伤。Saber带着士郎回家,而凛给Archer下了令咒不得伤害士郎。

在训练之中,士郎开始不自觉地模仿Archer的剑技,使得Saber感到有点恼火。

为了查出学校里的另一个御主是谁,士郎在学校里先是调查了柳洞一成,然后又和凛一起伏击了回家的葛木老师,揭示了他就是Caster的御主。在交战中Saber被葛木压制,凛也不敌Caster,士郎在情急之下想着Archer的剑技投影出了干将莫邪双剑。

士郎和凛带着Saber一起去约会,但回家后发现Caster将藤村老师抓为人质(UBW动画中是在大桥上)。Caster用宝具“万符必应破戒”从士郎手中夺取了Saber的御主权。

失去了Saber之后,凛傲娇地表示士郎已经没有作为盟友的价值了实际上是不想再把他带入危险之中,打算一个人去对付Caster。本打算放弃的士郎看到了凛留下的宝石之后知道了是她在那一夜将自己救活,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帮助她。Archer背叛了凛和Caster缔约。士郎告诉了对凛的感情,让她重新振作了起来。

士郎和凛去找Berserker和伊莉雅搬救兵,但赶到时为时已晚。吉尔伽美什已经击败了Berserker,杀死了伊莉雅并将她的心脏掏出作为圣杯之核。吉尔伽美什本打算将士郎也一并杀死,但凛此时威胁到了他的新御主慎二的性命,吉尔伽美什便离开了。在城堡之外,Lancer表示愿意助他们一臂之力。

三人一起前往教会,Lancer在正门压制了守门的Archer。凛和士郎前往挑战Caster和葛木老师,然而Caster却被Archer背叛,万箭穿身而死,葛木也死在了箭雨中。Archer试图杀死士郎,但凛和Saber趁机缔约。Archer为了威胁士郎将凛抓为人质,要求他前往爱因兹贝伦城的废墟中。

Lancer前往城堡地下室救凛,但此时被认为已死的言峰绮礼突然出现,命令Lancer自杀。然而Lancer靠着战斗续行技能在临死前一枪捅死了言峰绮礼,赶走了想非礼凛的慎二并救出了凛。在城堡中,Archer揭示了自己的身份就是未来的卫宫士郎,被愚蠢的梦想拖累而死,成为从者之后意识到了自己的梦想是多么无力,于是便决定杀死过去的自己以让自己解脱。他解放了无限剑制,和士郎在废墟中决斗。Saber答应了士郎的请求在一旁不干涉。看到了士郎对于“正义的伙伴”的梦想的坚持,Archer想起了自己的初衷,最终败在了士郎手下。此时吉尔伽美什突然出现并用宝具雨贯穿了Archer,Archer“临死前”让士郎去打倒吉尔伽美什。

为了打败吉尔伽美什,只有士郎像Archer一样开出无限剑制才有胜算,然而士郎本身的魔力量不足以如此所以和凛补魔以使用她的魔力,和谐版和UBW动画中则是转移魔术刻印,在此期间士郎看到了凛在偷看他跳高的回忆。在和吉尔伽美什一战中,士郎用无限剑制压制了王之财宝,最终斩下了吉尔伽美什的手臂。金闪闪被大圣杯吞噬时使出天之锁想要靠着士郎作为锚点重返地表,但被远处的Archer一箭爆头。凛也救出了被金闪闪用作圣杯核心的慎二。Saber使出圣剑摧毁了大圣杯。

Archer以少年的口吻和凛道别,希望凛能好好照顾“自己”,笑着心满意足地消失。

没关系的,远坂。我今后也会努力的。

在True End中,Saber消失。圣杯战争之后,士郎成为了凛的弟子,高中毕业之后一起前往伦敦的时钟塔,士郎身兼男友、管家、厨子、保镖、助手等多职,并且受到了加入魔术协会的正式邀请初代魔术师开出UBW,魔术协会知道的话恐怕会被封印指定。在伦敦的时候因为迷路而认识了露维亚,露维亚对他颇为中意,将自己的公寓租给两人。某天,士郎和凛一起前往格拉斯顿伯里,向Saber做了告别。回到时钟塔之后士郎遇见了埃尔梅罗二世,被他点出时钟塔对于士郎的志向而言太小了。最终放弃了加入魔术协会,准备去环游世界实现自己的理想。

Good End中,Saber靠着凛的魔力留了下来,守望着士郎和凛的未来,三人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Heavens Feel

内容

本线路揭示了圣杯战争最为残酷的黑幕。

前期走向和Fate线相同,但凛提出结盟对抗Berserker时因为士郎不想和伊莉雅战斗而没有接受。

本应失去御主且战败消失的Caster以被间桐脏砚控制的形式再度出现,士郎接受凛提出的休战。

在柳洞寺巡视时,士郎和Saber被真Assassin袭击,在交战中Saber被黑影吞噬。士郎即将被杀时被樱派出的Rider所救。

慎二将樱抓住,强迫士郎到学校与Rider战斗,但凛出现将慎二打退,并指出了樱才是Rider真正的御主和凛的亲妹妹的事实。

言峰绮礼救治樱的时候,发现黑影是圣杯的黑暗力量,而樱是这力量的化身。如果樱活下去,黑影将继续吞食其他的人。凛为保护无辜的人而想要杀死樱,但士郎此时放弃了“正义的伙伴”的梦想而决定成为樱的守护者。两人在日日夜夜的相处过程中相互坦白心中的爱意,成为恋人。此时游戏中的另一选项是成为正义的伙伴,放任凛杀掉樱,从此心变得有如钢铁一般,被言峰评价为“卫宫切嗣此时就站在我的面前”,游戏结束。

因为黑影的魔力极为不稳定,尤其是在吞噬掉吉尔伽美什之后,所以每晚士郎都要和小樱补魔。和谐版中改为吸血。剧场版中先是吸血,后是补魔。

士郎和凛去找Berserker和伊莉雅帮助,却遭到了黑影和黑Saber袭击。

士郎的左手和Berserker被黑影吞噬。Archer也受重伤,但消失前把自己的左臂移植到士郎身上。之后伊莉雅被士郎带回家。然而此时的士郎已经不再是正义的伙伴,无法兼容Archer的手臂,所以如果揭开圣骸布使用手臂的能力的话就会被反噬。

樱偷偷回家去找脏砚做了断,但反被慎二威胁告诉士郎曾多次被强暴过。小樱彻底坏掉后将慎二杀死并黑化,来到卫宫家将伊莉雅抓住。

士郎和言峰一起去救出伊莉雅,但被黑化的Berserker、间桐脏砚和真Assassin追杀。士郎用Archer左手中的魔术投影出Berserker的斧剑柄学会了其中的剑技,使出“射杀百头”斩杀了Berserker。而言峰用恶灵驱除魔术——摧毁了间桐脏砚的肉体,但被黑樱所杀。

凛用士郎在伊莉雅的回忆看到再投影出来的宝石剑泽尔里奇来打败黑樱。Rider也因为樱坏掉前的要求而帮助士郎。Rider和黑化Saber交战,为助Rider士郎再度利用Archer左手中的魔术打败黑化Saber。最后忍痛亲手杀死重伤的Saber。在BE38中,如果士郎在回答Rider的问题时出错,就无法得到Rider的帮助。半英灵化的士郎和黑Saber单挑,用鹤翼三连击败了她,但自己也因为被反噬而死。此结局仅标注为End而非BE或DE。

凛用宝石剑打败黑樱,但在最后一刻心软,不想杀死她,而反被樱无意识下刺伤。看到凛倒在自己面前,樱再度崩溃。

士郎赶到用投影出来的Caster的宝具“万符必应破戒”切断了黑杯和樱的联系。

这是惩罚。接下来的会比较痛,咬紧牙关忍住哦。

在最后的最后,士郎和同样将死的言峰绮礼为争夺圣杯一战,最后言峰力尽而亡。

在Normal End中,士郎投影出Saber的圣剑,将圣杯摧毁,自己也形神俱灭。小樱买下了卫宫邸,独自一人守望不会归来的学长,直到生命的尽头。

在True End中,士郎本打算投影圣剑击毁圣杯,但被突然出现的伊莉雅所停住。伊莉雅发动了第三魔法“天之杯”,提取出了士郎的灵魂。最后,士郎借由某冠位人偶师所制作的人偶复活,与Rider和樱生活在一起,在凛从伦敦归来时一起去赏花。

Bad End

老虎道场

道场一
发生时间:三日目(2月2日)
死因:于言峰教会听过圣杯战争介绍后,选择放弃令咒退出战斗。在和Saber破弃契约后在归途独自遭遇伊莉雅和Berserker,被奥林匹亚厨艺第一把交椅的B叔轻松料理掉。
下场:右臂被砍飞,腰部以下全毁,却被伊莉雅保持意识无法死亡。在伊莉雅宣告要把他带回城堡调教后放弃理性和思考。

道场二
发生时间:三日目(2月2日)
死因:Saber陷入绝体绝命的危机之时,选择先带远坂逃跑。
下场:被Berserker追上,远坂被砍死。自己则被打碎脊椎,然后头骨被伊莉雅冻结使其无法死亡,结局同道场一。

道场三
发生时间:六日目(2月5日)
死因:得知柳洞寺有从者存在后,不听远坂的劝告,选择和Saber当天晚上正面突击。
下场:中了Caster的转移魔法阵,被迫和Saber分开,然后被Caster轻松料理,左胸完全被吹飞。死前左手被切下夺取令咒。

道场四
发生时间:九日目(2月8日)
死因:在学校对决慎二和Rider时,选择和Rider正面对决。
下场:没有先行格挡激活剑鞘,被Rider轻易刺穿脊椎瘫痪,数分钟后被Rider吸血致死。

道场五
发生时间:九日目(2月8日)
死因:地点同前,被Rider一脚从三楼踢下时选择不用令咒呼唤Saber。
下场:直接落地摔成重伤,身体摔裂,体内剑化依旧无法抵抗结界,数秒后身体遭鲜血结界溶化。

道场六
发生时间:十一日目(2月10日)
死因:十日目在商业区遭遇Rider时留在原地,不去追已经和Rider互打到大楼顶楼的Saber。
下场:等到发现不对而赶过去的时候,Saber已经魔力耗尽倒地。隔日在公园被伊莉雅轻松捕获,被带回城堡抽出灵魂,变成伊莉雅的娃娃。

道场七
发生时间:十一日目(2月10日)
死因:被伊莉雅捕获至城堡,在伊莉雅逼问是否成为她的从者时选择屈服。
下场:从答应的那一刻就被下了言灵,无法再反悔。下场同道场六。

道场八
发生时间:十一日目(从时间来看应该是十二日了)
死因:和Berserker的对决陷入绝境,当Saber拼死准备使用圣剑时选择不阻止她。
下场:Saber那一剑因为魔力不足完全伤不了Berserker。数分钟后即将消失的Saber被B叔一斧爆头,凛被B叔捏成碎片。士郎本人被斩断双脚,准备被带回城堡调教。

道场九
发生时间:十三日目(2月12日)
死因:Caster来袭时,选择和凛与伊莉雅留守客厅,交托Saber一人出外应敌。
下场:被已遭Caster用破则剑控制的Saber一剑斩死。

道场十
发生时间:十三日目(2月12日)
死因:地点同前,当Saber冲向Caster时不阻止她。
下场:下场同道场九,被泪流满面的Saber一剑斩死。

道场十一
发生时间:十四日目(2月13日)
死因:和英雄王对决,被太阳魔剑Gram一剑斩飞,挣扎时选择「站不起来」
下场:士郎倒地不起,Saber被英雄王夺走。很无言的结局……

道场十二
发生时间:十五日目(2月14日)
死因:在前往言峰教会地下室时,被强烈的恐怖预感驱使,选择不进入直接回家。
下场:言峰稍后自动找上门,在对峙时被人(汪酱)从后暗算死。

道场十三
发生时间:十五日目(2月14日)
死因:和Saber的好感度不够。
下场:Saber在听了言峰「杀了主人就给你圣杯」的话后,一剑砍死士郎。Saber这真是……

道场十四
发生时间:十五日目(2月14日)
死因:在前往柳洞寺决战前,没有把剑鞘取出还给Saber。
下场:被黑泥包围时无法投影阿瓦隆,死于黑泥之中。

道场??
发生时间:十二日目(2月11日)
死因:在中午对练后选择不给Saber饭吃,还不知节制地嘲弄饿翻天的Saber。
下场:因果报应。遭到抓狂的Saber以完全武装之姿殴打至死……
附注:此道场为游戏中的恶搞剧情,士郎并没有真正死亡。(虽然确实有出现DEAD END的字样……)

道场十五
发生时间:三日目(2月2日)
死因:对决Berserker时,选择不追上激战中的Saber,独自回家。
下场:回家数分钟后令咒消失,出门确认时被人(Archer?)从背后暗算而死。

道场十六
发生时间:五日目(2月4日)
死因:在放学的校园和凛对峙时,选择从楼梯上跳下。
下场:行动被凛料中,遭到捕获。其后被洗掉包括远坂在内的所有和圣杯战争有关的记忆。

道场十七
发生时间:五日目(2月4日)
死因:被Rider给钉在树上时,选择使用令咒呼唤Saber。
下场:行动被Rider料中,左手遭砍断,数秒后被杀。(和道场五完全相反的结果)

道场十八
发生时间:八日目(2月7日)
死因:在学生会教室和一成交谈时,选择向一成询问Caster的事。
下场:被早有防备的Caster操纵一成杀死。

道场十九
发生时间:九日目(2月8日)
死因:在葛木逼近时,选择去救被葛木打昏的Saber。
下场:凛的头被葛木打飞,自己稍后被Caster所杀。

道场二十
发生时间:十一日目(2月10日)
死因:在藤姐被Caster挟持时,答应Caster的合作要求。
下场:被Caster把头取下来当作投影宝具,最后被凛亲手超度。

道场二十一
发生时间:十二日目(2月11日)
死因:失去Saber后选择前往教会or凛的好感度不够。
下场:被Caster逮个正着,下场同道场二十。

道场二十二
发生时间:十二日目(2月11日)
死因:躲在教会地下室暗处偷看凛和Caster对峙时,忍不住跳出去。
下场:被Caster用令咒控制的Saber用圣剑连凛一起轰掉。

道场二十三
发生时间:十三日目(2月12日)
死因:在爱因兹贝伦城里选择眼睁睁看著伊莉雅被英雄王杀掉,在没有得到Lancer的协助下和凛两人强攻言峰教会。
下场:一下子就被背叛的Archer杀掉了。真的是一下子……

道场二十四
发生时间:十六日目(2月15日)
死因:遭已经被圣杯吞噬的英雄王用天之锁绑缚时,选择和英雄王同归于尽。
下场:和英雄王一起被拖到圣杯内侧去。

道场二十五
发生时间:七日目(2月6日)
死因:樱的好感度不足。
下场:被黑影吞掉。

道场二十六
发生时间:八日目(2月7日)
死因:伊莉雅好感度不足。
下场:Saber先被杀,数分钟后被伊莉雅封闭知觉,准备成为人偶。

道场二十七
发生时间:八日目(2月7日)
死因:和脏砚对峙时选择直接向他攻击。
下场:作为武器的木刀先被溶掉,在逃跑时因为脚踏到了虫子导致双脚溶化,最后被脏砚放虫活生生吃掉。

道场二十八
发生时间:九日目(2月8日)
死因:失去Saber后选择不和凛合作,稍后独自去学校和慎二对决。
下场:被Rider用铁链勒住脖子,然后整个头部被打烂。

道场二十九
发生时间:九日目(2月8日)
死因:和解放石化魔眼的Rider对峙时,选择直接冲向前打倒Rider。
下场:虽然闭上了眼睛,但是注意力(心眼)还在Rider身上,所以依旧被石化,最后凛被杀,自己和Archer被完全石化。

道场三十
发生时间:九日目(2月8日)
死因:得知樱的真相后,选择成为「正义之士」而非保护樱。
下场:为了自己的正确信念,牺牲自己心爱的人。在任凛杀掉樱后,决心以心为剑,成为「正义之士」。成为了另一个切嗣

道场三十一
发生时间:在九日目(2月8日)回答凛的质问时,选择向凛「绝对服从」。被凛下了服从的咒术。
死因:受制于咒术,无法阻止凛杀掉樱。
下场:樱被凛所杀,抛弃了至今的理想所想保护的目标消失,卫宫士郎将在毫无目标的状态下失魂落魄地活下去……

道场三十二
发生时间:十日目(2月9日)
死因:在森林出现异状后,选择留在原地而非跟凛一起前往探查。
下场:不明不白就被黑影连着整个森林一起吞掉了。

道场三十三
发生时间:十日目(2月9日)
死因:Archer为了保护凛被黑影重创,在黑影膨胀之时,选择跑回凛那里保护她。
下场:被膨胀的黑影连著凛、Archer、伊莉雅一起吞掉。如道场所说,Archer死得真没价值……

道场三十四
发生时间:十三日目(2月12日)
死因:侵入卫宫宅的Assassin提出和脏砚见面的要求,选择拒绝。
下场:正体不明的黑影忽然现身卫宫宅,伊莉雅率先惨死,士郎在稍后也被轻松分尸。

道场三十五
发生时间:十三日目(2月12日)
死因:得知影之正体后,决意杀掉樱。 此外,樱好感度不足的话,在决定挥刀的一瞬间就会被杀,连选项都没有。
下场:在挥刀之前就先被Rider解决掉。

道场三十六
发生时间:十五日目(2月14日)
死因:在自我思考后,决定放弃一切挣扎。
下场:放弃一切,就此沉睡。这也是超级无言的结局……

道场三十七
发生时间:十五日目(2月14日)
死因:拒绝言峰的协助,一个人前往城堡援救伊莉雅。
下场:被真·Assassin逮个正著,脖子动脉被划破,然后摔死。标准的冲得快死得也快

道场三十八
发生时间:十六日目(2月15日)
死因:没有回答出正确答案,无法得到Rider的协力,独自和黑化的Saber单挑。
下场:豁尽全力驶出了超出极限的投影,并解放了干将莫邪的真正必杀技——鹤翼三连(Archer在动画对B叔用的那一招),成功重创了黑Saber,但因此燃烧殆尽,精神崩坏死亡。(相当悲壮的结局)

道场三十九
发生时间:十六日目(2月15日)
死因:看到和黑Saber对战的Rider情势危急,忍不住跳入战场参战。
下场:被早有防备而且游刃有余的黑Saber一剑斩断左臂,黑Saber要士郎选是要痛快地死在这里还是要等一下被黑樱施加生不如死的对待……

道场四十
发生时间:十六日目(2月15日)
死因:在死战的最后勉强击倒黑Saber,但士郎不忍心下手杀Saber……
下场:Rider千辛万苦造成的战果全部白费,黑Saber被黑樱叫回去对付凛。待士郎赶到时,凛已经被黑樱吃得干干净净(正在樱体内“体验”她过去的人生)……稍后士郎也被黑樱吞掉。

HF线结局之一:樱之梦
死因:超过限度投影而自灭
下场: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摧毁了大圣杯,樱相信着士郎的归来生活下去。

Fate/Hollow Ataraxia

故事发生于第五次圣杯战争的半年之后,士郎在本作中作为表面上的主角。因为远坂凛的第二法实验失败造成的冬木时空扭曲,圣杯战争的所有可能性都混聚在了一起,除了言峰被卡莲代替以外全员出场。

FHA的大部分内容是轻松愉快的日常,士郎在白天的主要任务是吐槽,晚上则是在充满威胁的冬木四处巡视,但最终发现了这是一个四日循环,无论如何都没法到达第五天。

发现了事实之后从卡莲处获得了情报,决心解决问题。请求Lancer协力打败了Avenger的御主巴泽特,在众人的保护下和卡莲一起登上天之逆月,说服了巴泽特,破坏了圣杯并迎来了第五天。

幻想嘉年华

在“第五次魔术师大激突 圣杯战争”中取胜,但却被大群的Neco-Arc送到了火箭上,被发射到了远野家的沙滩。

和Neco-Arc一起修理火箭,但被志贵的后宫们的沙滩排球战所干扰修复不成,之后和志贵在咖啡店相遇。两人关系不错,因为都正在纠结怎样才能和多个女孩约会,两人一起构思出了心跳约会大作战的计划。

某天士郎看到藤姐和伊莉雅正在午睡,被伊莉雅抱到了怀中并且下了安眠的魔术。之后伊莉雅、Saber和凛为了争夺和士郎的午睡权而打了起来。

某天Saber去咖啡厅打工,然而却以醉醺醺的黑Saber的姿态回到了家。士郎用一句“欢迎回来”让Saber变回了原型,并收到了Saber送的一个高压锅作为生日礼物。

在圣杯战争飙车大赛中,因为和Saber抽到了要投币才能使用的摇摇狮,所以一开始落后了,但士郎后来去银行里把所有家当都取了出来疯狂投币,终于反超和凛和金闪闪,最后靠着投影出一把剑抢先冲线。

在最后和所有女孩一起约会的作战中,士郎和志贵双双翻车,并且士郎忘记了伊莉雅,志贵忘记了秋叶,最后被大家声讨的时候,紫苑路过,再次引燃,被愤怒的Saber和爱尔奎特暴打一顿。

Fate/Grand Order

主条目:千子村正

在Saber的幕间“圣剑觉醒”中Saber提到了一位和立香一样不成熟却坚持前行的御主。

平行世界

Fate/kaleid liner 魔法少女☆伊莉雅

伊莉雅世界

主条目:卫宫士郎(Fate/kaleid liner 伊莉雅世界)

美游世界

主条目:卫宫士郎(Fate/kaleid liner 美游世界)

Fate/Apocrypha

在Fate/Apocrypha用语集中提到,第四次圣杯战争没有在冬木发生,士郎的姓氏和过去一样,个性直率,过著恋爱又喜剧的每一天。另外还有双马尾的魔拳士(远坂凛)和笑起来和大小姐一样的开朗妹妹。

人物的诞生

首先,Fate/stay night的原案Fate中的主人公沙条绫香与卫宫士郎有着明显的剧情继承。作为主人公,士郎继承了绫香的位置。

奈须:最开始被武内君要求「希望今次『stay night』的主人公是个健壮的家伙」。而且还有『月姬』里没有弄的主题「与理想的自己对决」,于是想到了弄成跟正义伙伴有密切关连。

武内:士郎的设定变来变去呢。

奈须:第八从者吉尔伽美什,最初他的职阶不是Archer,而是(Key) Keeper。就像宝具是锁匙那样。当初也想过各种犯规的剧情,曾经想在路线分歧点里误导人「那个从者(吉尔伽美什),莫非是士郎?」呢。卫宫这名字,是从守护宫殿的Keeper……这种意象里捡回来的。那其实是与吉尔伽美什的对照。虽然这不可思议的角色带有这些痕迹,却变成了现在那样的正义伙伴笨蛋,或者说是受到那种在残酷状况下活过来的人类才具有的使命感所束缚。

武内:顺带一提,角色的形象从最初画的开始就没有特别变动。红发加上ヘ字嘴,顽固而眼神直率的少年。本来是以少年漫画的王道为目标,不过光是这样又好像不太足够,所以加了一些微妙的调味,眼睛里的圈圈多了一层。虽然最初画的时候没有深入考虑,但出来的设计却补充了士郎那种稍微脱离了常识的感觉,个人认为这是神来之笔。

奈须:自己有着重要的目的,除此之外可说是完全没有兴趣。不,是无法感到兴趣。性格与其说顽固,不如说是不会消遣。无法对消遣感到兴趣。对人类的幸福实在「很迟钝」。虽然他只是因为没有空闲消遣呢。


士郎的角色设计

武内:士郎在『stay night』角色中是比较难画的一方。

奈须:嗯,我也觉得难写。(译者注:故且提醒一下,画跟写的日语相同)

武内:嗯,不过刚才是说图画呢。特别是表情很难呢。看到动画版很努力我佩服了。

奈须:弄成更英雄一点的角色可能会比较好呢。那么在各种意义上可能都会容易画起来?

武内:说不定啦。眉毛太过特征,不好做成其他表情。虽然可以盯人可以大叫,但是很难做出细微的表情。成为了这样的角色(汗)。


想通过卫宫士郎这个角色来传达的事情

武内:『Fate』正编中没怎么画过士郎的原因,也包含刚才所说的「难画」呢。因为TYPE-MOON有「GalGame中不会怎么画主人公」的方针,结果立绘也只在凛视点时出现,Event绘中士郎出现的图也屈指可数。

奈须:就抱着樱那点儿呢。还有H情节。重要的情节也就投影出剑。

武内:士郎登场的差不多都是战斗的通用图,不过相反地PS2版『Realta Nua』就画了很多士郎。『staynight』时考虑到这是美少女游戏,所以重视了「主人公没有脸」的印象,但是PS2版因为没有十八禁情节所以没有那样的限制。可是久违地画一下,果然还是无法画好。尤其是相当难去仿照最初所画的士郎立绘,糟透了。

奈须:哈哈哈哈。

武内:顺便士郎的立绘是我觉得「啊啊,这才是士郎啦」,充满着心思的一张图。奈须:初时在士郎的表情上起过纠纷。「感觉应该更固执吧」。

武内:是吗?虽然记不起不过说起来好像是。

奈须:就主人公的方向性而言,士郎是尽量拯救更多的人,祈求更多人得到幸福的类型;『月姬』的志贵则是只要自己周围的人能幸福就好了的荒唐类型。

武内:还有志贵是中学时认识到御宅文化的我而想要成为的我,士郎是没有这些知识的小学时的我所想要成为的我(笑)。

与卫宫切嗣理想的区别

卫宫士郎和卫宫切嗣两人的理想的对比是Fate系列一直以来的争论点。

切嗣的“正义的伙伴”的理想,是因为没能杀掉死徒化的夏蕾而导致全岛被灭这一事件所诞生的,在他的意识里就形成了“若想救多数人就必定要牺牲少数人”这一概念。

而士郎的“正义的伙伴”的理想,是因为在无人生还的火灾中被切嗣所救,而且切嗣的表情实在是过于幸福,导致他形成了“自己必须要拯救所有人向在大火中死去的人赎罪”这一概念,也就是所谓的灾后综合征

切嗣的理想,是将自己当做天平。如果你告诉他牺牲亲人就能拯救全世界的人,他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士郎的理想,是牺牲自己拯救他人。如果你告诉他牺牲亲人才能拯救全世界的人,他的回答会是“让自己代替那个牺牲的人” 。

用火车难题比喻的话,切嗣是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少的那一方去拯救多的那一方,而士郎则是毫不犹豫地跳到轨道上用自己的生命去让火车停下

士郎对女性们的想法

奈须:初期企划里,对士郎来说Saber是拥有共同理想的灵魂之友,凛是憧憬的同级生,樱则看作保护对象。他因为是个灭私奉公的人所以只活在理想中,实际上唯独对樱不一样。在她面前的士郎,不是活于理想的大人物卫宫士郎。小人物士郎带着具有人类味道的感情相待的就是樱。顺带一提,对凛一直都是七上八下。

武内:我对士郎不怎么有木头人和优柔寡断的印象。他是不管怎样说都会好好作出选择的家伙呢。

奈须:他与其说是木头人,更像是以公为事物优先顺序的人。因为他是灭私奉公又为大众的正义伙伴(笑)。

武内:不过他却是让人希望他能够得到人类的幸福的人物呢。在士郎变得最像人类的樱路线里,总觉得依莉雅的存在很大。

奈须:依莉雅和樱的境遇有相似的地方,所以依莉雅虽然是敌人,却处处对樱移入了感情吧。

奈须:『Fate』存在有三条路线。虽然通盘来说有著“与自己的战斗”这个主题,但每条路线也存在各自的主题。第一条路线是「理想的形态」。下一条路线是「与理想的自己对决、并且打破」。第三条是「理想与现实的摩擦、并且归还」。在本作当中,每条路线都有一名独自的女主角,但男主角始终只有卫宫士郎一人。某种意义上,士郎是作品中精神上最有问题的人物,我们想具体描写出他成长的过程。先用最初的路线展示出士郎凝固的思想,然后用接下来的路线描写出对这种思想的解决,再在最后的路线中提示出作为“人类”对这种思想的另一种解答。当然,《Fate》是一个在游戏层面上构筑的故事,每条路线的结局都是等价的,认为它们是对同一个问题形式不同的解答就好了。

燃战战绩

 
20年世萌 蓝宝石戒指得主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露维亚的发音
  2. 剑鞘改变的是魔术属性,起源是无法改变的
  3. 远坂凛
  4. 幼年期最明显,长大后逐渐收敛了
  5. Brownie,苏格兰传说中的善良的小精灵,这种小精灵总是身着棕色(brown)衣服穗群原学园校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