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FSN图标v2.png
此为,贯彻信念的故事。
卫宫士郎欢迎您参与完善《Fate/stay night》系列条目——投影,开始。
欢迎各位愿意做出贡献的御主加入萌娘百科型月编辑群『穗群原学园萌百分园』:571632697

樱,你幸福吗?
——是的。

——凛与微笑着的樱
Heaven's Feel.png
剧场版《Heaven's Feel I.presage flower》海报 作者:须藤友德
基本资料
本名 遠坂とおさか さくら
(Tohsaka Sakura)

間桐まとう さくら
(Matō Sakura)
别号 黑圣杯、小樱、紫发女路人
发色 黑发紫发银发
瞳色 蓝瞳紫瞳红瞳
身高 120cm→156cm
体重 25kg→46kg
三围 B:85(E) W:56 H:87
年龄 15岁
生日 3月2日
星座 双鱼座
血型 O型
魔术属性 【虚数】
声优 下屋则子(日语)
陆小蔓(汉语·I章)
闫夜桥(汉语·II章)
萌点 学妹妹妹暗恋中长发发带巨乳人妻大和抚子文静弱气小恶魔系家务全能料理达人阿卡林高中生制服黑化郁娇心理创伤病娇醋缸不幸天才
印象色
薄桃(Zero)
特技 家务万能、按摩
更能忍耐(Zero)
所好之物 甜食、怪谈
糖果、恐怖故事(Zero)
不擅长 体育、体重计
运动(Zero)
天敌 伊莉雅远坂凛
间桐慎二(Zero)
出身地区 冬木市远坂家
活动范围 冬木市
所属团体 私立穗群原学园弓道部、间桐家
个人状态 升入二年级,成为弓道部部长
亲属或相关人
学长(hf线恋人):卫宫士郎
亲姐姐:远坂凛
亲生父母:远坂时臣远坂葵
领养的家人:
哥哥:间桐慎二;爷爷:间桐脏砚
叔叔:间桐雁夜;父亲:间桐鹤野
老师:藤村大河
弓道部的前辈:美缀绫子
从者:SaberRiderBerserker
被凭依(FGO):帕尔瓦蒂迦摩
异时空同位体(FE系列):间桐樱(FE)BB
扮演(FHA):艾德费尔特妹
义姐(FA):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
相关图片

间桐樱TYPE-MOON旗下作品《Fate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在游戏《Fate/stay night》中首次登场,第三个故事Heaven's Feel天之杯的女主角。

目录

简介

穗群原学园一年级生,比卫宫士郎小一年级的学妹,弓道部部员。间桐慎二的妹妹。实为义妹,真实身份是远坂凛之妹。

温柔善良沉静,看起来没有自己的主张,实际上内心压抑着很深的黑暗。但为了士郎,偶尔也会露出有自己坚持的一面。

性格谨慎,拥有很容易随波逐流的气质和忍耐力。不过受其所害,在她成为女主角的路线里,她被安哥拉曼纽污染,变成了残杀别人的怪物,但最后因为她强烈憧憬又嫉妒不已的姐姐的献身,以及士郎的意志,得以被拖回救赎之道。

人物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身世

凛的妹妹。被母亲父亲所疼爱,姐妹二人都拥有天才般的魔术资质。

拥有和凛一样数量与质量的魔术回路和资质,但因魔术师家族的魔术刻印一般只能传给一个继承者所继承,且两姐妹的资质过高,远坂家只能庇护一人,未受传承者只会因的资质死路一条,所以远坂家非常困扰,希望能够保住两个女儿性命而非为了才能。(奈须:身为魔术师却有着父亲的慈爱,这在世界上是非常少有的。[1]

另一方面,御三家之一的世交间桐家日渐衰败,血统之中的魔术回路逐渐断绝,间桐脏砚便向远坂时臣要求过继一个拥有魔术回路的女儿当继承人以延续后代。对远坂家而已无疑福音。于是较年长的凛成为远坂家的继承人。而樱则在第四次圣杯战争前一年被过继给间桐家发挥其魔术才能。

Fate/Zero》原文

对于凛以及樱来说,她们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她们一个是全元素,五重复合属性,另一个是架空元素,虚数属性。这姐妹二人都拥有等同于奇迹的稀有资质。这已经超出了所谓天赋才能的范围,几乎等同于咒语。
魔性会同样招来魔性。远离条理之外的突出之人必然会招引来同样异常的经历。这不是其本人意志所能控制的。应对这种命运的方法只有一个,自己有意识地走出条理。
时臣的女儿们除了自己去理解魔道并进行修炼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处理蕴藏在她们血液中的魔。而远坂家的加护只能给予其中一人,这一事实不知煎熬了时臣多长时间。没有成为继承者的一人会因为自身的血而陷入各种各样的怪异事件中,并且会引火上身。如果魔术协会发现了这种普通人,那帮家伙一定会高兴地以保护之名将她泡在福尔马林中作为标本。
正因为如此,间桐家希望得到樱当养女这件事,无异于上天的恩赐。得到了使两个女儿都能够继承一流的魔道,不受血缘因果的束缚,开拓各自人生的方法。这时的时臣,可以说从为人父的重荷中解放了出来。
但真的能做到吗?时臣甚至没有自信,这一问题不时煎熬着他。

但因意图一探究竟就等同打算互相残杀,是魔术师之间的不成文规则。又不知间桐脏砚已经沦为了不择手段的恶徒,远坂家对樱将在间桐家受到的残酷待遇一概不知。[2]

随后樱就被间桐脏砚扔进虫库,并进行了身体上的改造,被植入了大量刻印虫,并且脏砚的本体也被藏在樱的心脏。第四次圣杯战争结束后,间桐脏砚将小圣杯碎片植入了樱体内。形成了俗称黑圣杯的小圣杯:玛奇里之杯。
此时这一切慎二并不知情,慎二排斥这个不是间桐家的人,同时由于优越感也很疼爱这个妹妹。

虚渊玄著《Fate/Zero》中,目睹惨剧的间桐雁夜为了救出樱而参加了第四次圣杯战争,但雁夜最终惨死,樱也没能脱离间桐脏砚的魔掌。

三年前脏砚引导慎二来到虫室,发现自己才是间桐家的空气的真相,慎二从前是慎二同情樱,现在却感觉到是樱在同情慎二。无法忍受的慎二因此常常虐待樱来发泄自己的矛盾。

此后的十一年间,樱一直持续忍受着刻印虫带来的痛苦和间桐家的凌辱。

因时臣的选择造成樱的悲惨经历,以及间桐雁夜在《Fate/Zero》中坏掉后的发言,形成了俗语都是时臣的错。虽然时臣自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

经历

 
初中时的樱

故事开始前四年,在学校操场上看到练习跳高的士郎,被士郎的执着精神所感动,并对士郎产生了好感。姐姐也看到了

作为慎二的妹妹与士郎初次相识时,性格阴暗沉闷,有用头发遮住脸的习惯。

在故事一年半以前,2002年的秋季,士郎在打工时受伤,以照顾士郎为名进出卫宫家,实际上是被间桐脏砚派去监视卫宫士郎的。向士郎学习烹饪,由原本甚至不知道什么是色拉油的人成长为烹饪高手,制作西式菜肴的水平超过了士郎,制作日式菜肴的水平和士郎不相上下。并经常到卫宫卫宫家帮忙做家务。

故事的第一天早上,樱来到仓库叫醒士郎。

 
叫醒士郎的樱

第二天早上,士郎发现樱手腕上的淤血,以为是慎二又动手打樱了,气得打算再教训教训慎二,但樱拼命为慎二开脱,说是自己不小心跌倒,士郎只有作罢。之后樱又提醒士郎,慎二精神状态不正常,让士郎小心提防慎二。


第三天星期六,上学时,樱看到士郎手上的痕迹,士郎以为是淤血(其实是令咒)。在路上,樱说星期六晚上和星期日都无法去卫宫家

Fate路线

第一天早上,樱来到仓库叫醒士郎。

第二天早上,士郎发现樱手腕上的淤血,以为是慎二又动手打樱了,气得打算再教训教训慎二,但樱拼命为慎二开脱,说是自己不小心跌倒,士郎只有作罢。之后樱又提醒士郎,慎二精神状态不正常,让士郎小心提防慎二。

第三天星期六,上学时,樱看到士郎手上的痕迹,士郎以为是淤血(其实是令咒),在路上,樱说星期六晚上和星期日都无法去卫宫家。

第五天,和士郎联手的凛住进了卫宫家,当天早上,为了避免樱被卷入圣杯战争,凛试图将樱赶出卫宫家,但暗暗喜欢士郎的樱难得地露出强硬地一面,以自己的方式默默拒绝了,这样坚定的樱让在场的人都很吃惊。因为凛的出现,感到威胁的樱这天早上没去弓道社晨练,而是和士郎、凛一起上学。但在学校门口,樱被慎二拦住,慎二因为樱早上未经其允许就缺席弓道社的晨练而大为光火,动手要打樱,却被士郎拦住。气急败坏的慎二随即命令樱今天不许再去卫宫家,幸好凛出面以强硬的气势赶跑了慎二,樱才得以逃过一劫。慎二走后,樱向士郎和凛道歉,并对凛说“如果哥哥还没有得到教训的话请多陪陪他哦,学姐。”

第七天,凛趁士郎没起床,与樱做了约定,交换条件是樱一周内不来士郎家,然后一周之后凛搬出士郎家,将樱赶出了卫宫家,凛对士郎的解释是以不希望将樱卷入圣杯战争。此后,樱直到一周之后,大结局的时候才再次出现。

Unlimited Blade Works路线

前三天和fate线情节一样。

第三天,和Fate线一样,樱说星期六和星期天都无法去卫宫家。

第四天,士郎领着Saber去学校参观,在弓道社看到了樱,士郎邀请樱晚上去卫宫家吃饭,樱很高兴地答应了。晚上的时候,樱被藤姐拉着一起住在了卫宫家(因为卫宫家只有Saber和士郎一男一女,藤姐比较担心),晚上三人住在同一个房间。

第五天,由于凛没有提出和士郎联手的提议,因而也没有住进士郎家。樱和藤姐、Saber三人又一起住在卫宫家,睡在同一个房间。

第六天,士郎在学校看到了慎二,慎二提出和士郎联手对付凛,但被士郎拒绝,慎二随即提出士郎既然要加入圣杯战争,卫宫家就太危险了,以后会禁止樱再去士郎家(其实是慎二害怕士郎将樱抓去当人质),士郎同意了。当天晚上慎二就打电话将正在卫宫家做饭的樱叫了回去。此时可选择去间桐家看樱,和樱在间桐家外面相遇,樱会告知士郎短时间内无法去卫宫家。

第八天放学后,可选去间桐家看樱,但遇到了凛,凛告知士郎,樱还因为学校被袭击的事躺在医院。 此后樱直到圣杯战争结束之后,在结局之中才出现,忙于照顾治疗中的慎二,圣杯战争结束一个月来只有周六周日她才会来到卫宫家。士郎曾有一次偷偷观察他们两个的情况,不知为何看起来相处得不错。

Heaven's Feel路线

第一天比起共通部分多了和樱的互动,比如陪樱做饭和送樱回家。 樱提起遇到了生人,金发像模特一样帅,士郎表示要小心可疑人物。

(樱遇到了罕见动了恻隐之心的热心市民吉尔伽美什,他认为樱得不到救赎,不如死亡来的幸福,叫樱寻短见。)

第二天,士郎因为在意樱,来到樱的教室。樱和士郎聊起曾经士郎跳高的事。

游戏截图

 


第三天,一如既往的命运之夜,士郎召唤出了saber。

第四天,士郎在新都与慎二和rider对决。

第五天,得知慎二是Master之后,为了保护樱,让樱搬入了卫宫家。

樱在浴室里晕倒,被士郎抱到床上。

游戏截图
 
(樱晕倒)

晚上士郎和saber来到柳洞寺,第一次和黑影对峙。

第六天,士郎从春梦中醒来,身体发热,樱留下来照顾士郎。

慎二来到士郎家,威胁樱回去。慎二走后,樱再次在厨房里晕倒。

晚上,樱来到仓库,看望正在练习魔术的士郎。

士樱的约定
 
(士樱的约定)


士郎回忆起樱刚来到卫宫家的时候。

重要之物

 


第七天,士郎受伤回来,樱对saber有些生气。

第八天,樱和saber重归融洽。凛发现了间桐家的真相。

在晚上的战斗中,伤痕累累地回来,看见了一直等待自己的樱。

等待士郎回来的樱
 
(欢迎回来,前辈)


第九天,樱再次病倒。士郎和凛赶回来的时候,樱已经不见了。

对士郎又嫉又恨的慎二挟持了樱,命令士郎一个人赶去学校,在那里慎二命令Rider和士郎对打,试图将士郎置于死地。

Rider在战斗之中放水,士郎和赶来的凛、Archer也因此救出了樱,慎二逃跑时,让樱的耳环洒出了媚药,刺激了她体内的刻印虫,众人也因此得知了樱才是间桐家真正的Master,以及樱的身体在过去11年之中所遭受到的凌辱和虐待。

樱从教会逃走,士郎找到绝望的樱,约定只做她一个人的正义之士。

游戏截图

第十,十一天,因为身体被改造为伪圣杯,在吸收英灵的过程之中,樱作为人的机能逐渐丧失,同时污染圣杯的黑暗力量也影响着樱,让她在夜晚睡着之后以梦游的形式,出外袭击路人。

而黑圣杯的力量也着实惊人。在真Assassin的配合下吸收了Lancer、Caster、Saber和Berserker,并由于樱的意志而让Saber和Berserker能以黑Servent的形态行动。仅有Archer由于是在伊莉雅的面前被打败,故被伊莉雅吸收,而根据其愿望将其左臂移植给之前在战斗中被黑影吸收一整条左臂的士郎。

第十二天,化作黑影的樱遇见了吉尔伽美什,并将其吞噬。

游戏截图

奈须:不管有没有得到肉身,只要是在圣杯的系统下取得形态的东西,就反抗不了身为圣杯本身的黑樱。另外,得到肉身的吉尔魔力惊人,樱路线里由于吞进了这设想之外的巨大魔力,一直勉强地保住自我的樱就像决堤一样坏掉了。


第十三天,间桐脏砚把士郎邀请到间桐家,并告诉他,樱就是黑影的真相。

游戏截图

 

士郎回到家,面对着还病倒在床的樱,和她一起定下了痊愈之后一起赏花的约定。

游戏截图

 

晚上,士郎拿着刀来到樱的房间,最后却认清了自己的心意,背弃了理想,决意只守护樱一个人。

游戏截图
 
士郎的纠结

樱用最后的令咒,下令rider守护士郎。

第十四天,间桐脏砚利用了樱对士郎的感情,和心中隐隐约约的对姐姐凛的羡慕和嫉妒,使得樱内心的弱点极大化,最终在樱下定决心来找脏砚时候,慎二企图再次在上侵犯樱的时候,樱决定反抗,并在一瞬间将慎二的头斩下,而就在这时,她也终于察觉到每天晚上的噩梦就是现实,与黑影融为一体。间桐樱彻底黑化

游戏截图

樱来到卫宫家,带走了伊莉雅。但是面对凛和士郎,她依旧十分矛盾。

游戏截图
 
矛盾的樱

第十五天,士郎来到教会,和言峰绮礼联手救出伊莉雅。

晚上,黑樱悄悄来到卫宫家,求凛带着士郎逃走,但是被凛拒绝。

游戏截图

而压抑已久的间桐樱也对间桐脏砚进行了反抗,吞噬了真Assassin,把寄生在心脏里的虫挖了出来。

游戏截图
 
樱的反抗

黑化之后的樱吸收了众多Servant的灵魂后,被此世全部之恶控制,成为黑色圣杯的化身。她来到柳洞寺地下的大圣杯面前,召唤此世全部之恶的降临。


 
 
黑樱cg
 

最终日,士郎和凛、Rider赶往柳洞寺地下试图救出樱。黑Saber出现,拦住了士郎和Rider,放凛一个人赶去樱那边。

凛利用士郎投影出的宝石剑与黑樱对抗,虽然在每挥击一次,就切断一次手臂肌肉的代价下,能够压制樱,但最后由于心疼妹妹而无法对樱下手。虽然败北,但也唤醒樱的自我意识。

另一方面,在士郎的协助下,Rider使用骑英之缰绳击败Saber,最后是士郎用对师宝具杀死Saber。由于损耗过大,Rider暂时无法行动,士郎赶往凛、樱和大圣杯所在的祭坛,投影出Caster的万戒必破之符切断樱与黑圣杯的联系,并拜托Rider将樱和凛带出柳洞寺地下大空洞。随后赶往大圣杯所在之处,与欲阻止他的言峰绮礼激战。虽然被单方面吊打,但由于无限剑制失控以及绮礼的生命也到极限的缘故获胜,但自己也接近死亡。

HF线最终有两个结局:Normal End(樱之梦)和True End(春天再临)

游戏需要在通过te后,二周目才会出现樱梦和春归的分支选项

Normal End(樱之梦)之中,士郎打败言峰绮礼后,投影出圣剑破坏了圣杯,但自己的身体也由于超出了投影的界限而死亡。

樱从噩梦中醒来,以为自己黑化后所做的一切只是噩梦,醒来后学长还在身边。但是找遍整个屋子却找不到心爱的学长了,才知道一切不是噩梦。拒绝了姐姐远坂凛住在一起的邀请,买下了卫宫士郎的房子,种上花草,在每一个鲜花盛开的春天等待卫宫士郎的回来。当然是等不回来的,于是她一年一年的等下去,直到成了一个老婆婆,直到生命的尽头。

True End(春天到来)之中,在士郎准备投影出圣剑破坏圣杯前,伊莉雅出现并且启动大圣杯,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发动第三法,将士郎的魂魄重生并给予其一副人类肉体。不久之后找回这个士郎灵魂容器的Rider和樱在凛的帮助下,将士郎的灵魂放入空白人偶之中,让士郎以和正常人几乎没差别的形态活下去。因为之前和圣杯连接的关系,樱获得了巨大的魔力,Rider也因此可以留在这个世界。

在两年之后的春天,留在卫宫家的樱和士郎、Rider还有从伦敦留学回来的凛四人一起相约去赏花……

Q:在樱路线里被投入圣杯战争,此外就没有出场机会的樱。虽然我认为她在任何路线都会以“黑之圣杯”的身份成长,但为何脏砚只有樱路线把她投入实战呢?莫非在其他路线中,脏砚并不在大宅里?

A:按理说,樱在樱路线以外都不会以“黑圣杯”的身份完全成长。被士郎这个“不想失去的人”所选上时,郁积至今的负面感情决堤,促使了“此世全部之恶(Angra Mainyu)”的成长。[3]

06年动画版经历

06年动画版以Fate路线为故事主轴,加入了UBW和HF路线的一部分剧情改编。

在故事开头,樱每日早晚出入卫宫家,为藤姐和士郎做饭。

第1集:士郎出场,就是被樱叫醒的。

第2集:樱注意到了士郎手上的伤痕。

第5集:Saber出现之后,藤姐不放心卫宫家只有士郎和Saber两人,因此以保护Saber、监视士郎为名将樱挽留在士郎家住了一晚,当晚樱和藤姐、Saber同住一室过夜。

第7集:因为弓道部休息而取消晨练的樱本打算和士郎一起上学,但却因为Saber和凛的突然出现而打乱计划,之后赌气一个人上学,中午的时候,士郎找到了樱,向其做了解释并安抚樱,却不小心因此忘掉了和凛约定好的在屋顶见面的事。

第8集:凛决定在卫宫家住下,并试图将樱赶出卫宫家,但暗恋士郎的樱难得地表现出了勇气,没有向凛屈服。

第12集:Rider在大楼顶层被Saber用誓约胜利之剑消灭的时候,有一个樱拉着窗帘,望着窗外忧伤的表情。

第17集:Caster趁着士郎等人外出的时候,袭击了卫宫家,控制了樱的身体,并用樱的身体趁Saber不备对其使用万戒必破之符,随后将樱掳走。

第18集:为了救回被掳走的樱,阻止Caster召唤圣杯,凛、士郎和Saber等人赶到Caster位于柳洞寺的地下结界,与Caster和她的Master、还有Assassin展开激斗。战斗中被Caster控制的樱用匕首对凛袭击,凛本想杀掉樱,但最终心软,没下杀手,也因此被樱刺伤。Caster随后被乱入的吉尔伽美什乱剑射死,樱和凛也因而得救。

(动画之中,这一段切入了大量凛和樱在一起的回忆画面,两人的关系呼之欲出,但动画却始终没有说明两人是姐妹关系。)

此后樱几乎没有戏份,只是在第24集介绍故事结局的时候出现过。

能力设定

魔术

魔术属性为“虚数”,被间桐脏砚改造以适应间桐家魔术时,也拥有了间桐的魔术特性——束缚,演化成“操影术”。结合圣杯则成为操纵黑泥构成的影子,可以具现至“影之巨人”的程度。

黑影

正体不明之存在。 像是升到了陆地的海蜇一样的印象,通常攻击全部无用,遇见了是不是最后被杀,在影子消失以前只有等待。 (做出)Saber线、凛线后,不行了捏他都用完了,正在想的时候突然令人惊讶地蹦出的点子。 实为由于间桐樱特殊的体质,通过樱而出现,具现化的圣杯之影。

游戏截图

 

影之巨人

在樱的剧场版之中是以超巨大的尺寸出现的,是由于樱的魔力的缘故肥大化了 虽然安哥拉曼纽说是樱的替身,其实使魔才是正式说法 本来想做的是又小又可爱的,但是因为没有使用的地方所以进了仓库

须藤:影子巨人在动画中没有说明,所以在第二章中以小人的状态出场了,然后再出现巨人,这样不需要说明也能看明白。虽然做了这样的准备,但是,居然在小人的状态,有了角色特征。

奈须:小人很可爱呢。就一只,有个稍微不同感觉的。

须藤:那是樱的“最年幼的心”这个感觉制作的哟。

武内:这就是说,樱的心巨人化了呢。

奈须:在剧场版中。第二章,樱成为黑圣杯的时候,六只小人手牵手在跳舞,有一只跑过来摔倒了呢。那就是“最年幼的心”。

须藤:给凛带路的时候,凛的前面是其他六只,非常自傲地走着,只有一只跟在凛的身边走。

是以什么样的思考,描绘这些小人的?

须藤:是参考了电影“格林童话”中的机灵鬼和淘气包。其中的父亲,越来越接近邪恶格林童话的感觉。就是这样设计小人的动作。

奈须:快进一下话题,高潮的时候,樱中了“万符必应破戒”之后全裸,不知道怎么给画面收场。但是,最后小人变成了樱的礼裙,哇,须藤先生真是天才,这种感谢。我自己觉得,最后留下的小人,是樱的良心。发生了各种情况,最后的最后还和樱在一起。这是表达了,樱直到最后都没有能演成彻底的坏人。但是现在,听到是童心,感觉都能接受了呢。


身为圣杯的能力

间桐脏砚暗中回收了第四次圣杯战争中被毁坏的圣杯碎片,并将其植入樱的体内试图完成属于间桐家的小圣杯。

依照伊莉雅的说法,樱不但同样有回收Servant灵魂的能力,而且比起正牌的小圣杯回收力更强。只有Archer被伊莉雅亲自收回,即使如此也还要全力看顾,不然就会被樱拉走。稳定性远不及伊莉雅,人类的机能和理智剥离得非常快。

由于是圣杯的缘故,樱的魔力是无限的,贮藏量达到上亿。从黑化樱处得到膨大魔力供给的漆黑的阿尔托莉雅,能够无限制地放出“应许胜利之剑(Excalibur)”。因此能与海克力斯正面交锋并将其压倒。解开了枷锁、某意义上得到了超越生前的力量的她,才是毋庸置疑的最强从者吧。

攻略路线

樱的路线(Heaven's Feel路线)有两个结局——Normal End“樱之梦”和True End“春天到来”。

以下攻略记录可通往这两个结局、以及各个Bad End/Dead End的选择肢。

剧透注意

“1.去帮忙樱做饭。”

“2.去打工吧。”

“1.去送樱一程。”

“2.樱也要来说,再追加一道菜吧。”

“2.在意樱。”

“2.参战。”(“1.……放弃刻印。”→BAD END1)

“2.帮助Saber……!”(“1.带着远坂逃跑……!”→BAD END2)

“2.去新都。”

“1.商量樱的事情。”

“1.我并不讨厌你喔。”

“2.自己来说。”

“1.去看一下的好……?”

“2.敷衍过去。”

“1.外出购物。”【此处保存SAVE3】

“2.忍耐。”

“3.……不、担心樱。”

“2.我抱着前来谢罪的诚意,请听我说句话。”

“1.调查柳洞寺。”

“1.相信Saber而等着……!”或“3.使用令咒……!”(“2.朝脏砚砍下……!”→BAD END27)

“1.老家伙游刃有余、对吧?”

“2.我一个人行不通。得向远坂借力。”(“1.……不、这是我个人的问题。”→BAD END28)

“1.是。”

“1.可以。”

“1.谁办得到啊!”【此处保存SAVE4】

“1.不、不能再让樱一个人待在家里。”

“1.去拉开远坂———”(“2.闭上眼睛、朝Rider砍下———”→BAD END29)

“2.我想做樱的保护者。”(“1.……我要,坚持正义之士的道路。”→BAD END30)

“3.对了Rider,你不吃吗?”

“2.赶快过去看看,”(“1.……留在原地。”→BAD END32)

“2.坚守伊莉雅……!”(“1.拉回远坂……!”→BAD END33)

“2.伊莉雅、吧?”

“2.不解开。”

“3.不,探望樱是第一优先。”

“1.……上下点头。”如果选第二个后面会卡关

“1.接受。”(“2.不接受。”→BAD END34)

“2.……只有这件事,办不到。”(“1.亲自下手。”→BAD END35)

“1.急忙赶回家中。”

“1.救出樱。带回伊莉雅。”(“2.我们输了。”→BAD END36)

“2.点头。”(“1.拒绝。”→BAD END37)

“1./2./3.带走伊莉雅。”

“3.……回答之前的问题。”(“1.逃到仓库外面……!”或“2.投影抵抗……!”→BAD END38)

“3.“站在樱那边到最后一刻吗””(“1.“奋战到最后吗””或“2.“坚持到最后吗””→BAD END38)

“3.等待机会……!”(“1.和Saber对打……!”→BAD END39)【此处保存SAVE5】

“2.……手臂挥下。”(“1.……救Saber。”→BAD END40)

“2.……这样,真的好吗。”(“1.去吧。”→Normal End)【此选项要通过一次HF线True End后才会出现】

结局:HF线True End——春天到来

【读取SAVE3】

“3.饭后看电视。”

“1.揍慎二。”

“1.巡逻新都。”或“2.巡逻深山町。”→BAD END25(“3.……不、担心樱。”→BAD END26)

【读取SAVE4】

“2.……没办法。”

“1.去拉开远坂———”(“2.闭上眼睛、朝Rider砍下———”→BAD END29)

“2.我想做樱的保护者。”→BAD END31(“1.……我要,坚持正义之士的道路。”→BAD END30)

【读取SAVE5】

“2.再次投影……!”(“1.和Saber对打……!”→BAD END39)

“2.……手臂挥下。”(“1.……救Saber。”→BAD END40)

结局:HF线Normal End——樱之梦

角色相关

武内与奈须的创作历程

间桐樱诞生的契机

武内:樱的构思从最初就是拥有自卑情结的女主角。因此以设计成稍微老实一点为前提,不过也想把她打造成三名女主角当中最具GalGame味道的角色。

间桐家的财政状况

奈须:因为和远坂家不同,间桐家是在各地持有土地的地主,所以财政意外地稳定。将拥有的灵地等出租给其他魔术师,那就是主要的收入来源。

武内:感觉上樱的家人谁都没在工作,但原来有着如此的背景啊。

樱的服装设计

武内:隐约的魅力……吧?并不是简单易懂的“萌”或者“色”,而是给人一种渗出来一般的魅力。可是这貌似和「朴素」相差无几呢。呀,现在想起来似乎是理所当然的(汗)。

奈须:还有一旦讲到樱的服装,无论如何都会扯上黑樱。不过我也挺喜欢那设计。“平时略微朴素的樱就是为了突显黑樱的设计!”这种说法如何?

武内:说到黑樱的影子,就是黑色火腿肠呢。(译者注:切成章鱼型的香肠,在动画里的便当很常见吧)

奈须:可爱又可怕的章鱼先生火腿肠。

武内:因为奈须想要弄出「登场人物们被“完全莫名其妙的东西”杀死的处境」才设计的东西。

奈须:不知为何,好想被二次元的物体杀死啊。不是猎奇的生物,而是几何图形的来客。我叫武内君「用晴天娃娃变恐怖了的印象」画了出来,然后确信了就是这样。当时还是剧本尚未完成的时期,所以Staff之间飘浮着「这样好吗?」的空气,而我就在说服他们「这样就好」。恐怖日本片《午夜凶铃》里面不是有名叫贞子的怪人物从电视机中出来的场景吗?我看着那个场景心想「蠢才,终于实体化了吗!让我的下段回旋踢送你上西天吧」。假如是拥有肉身的人型生物就没有理由打不倒。所以我想要这种东西所没有的恐怖感。或者说是「下段回旋踢对这家伙无效,人类亦无法理解」的异次元感。

武内:因为无法理解就是「恐怖」这种感情的根源呢。

黑樱诞生的契机

奈须:从初期阶段起就有樱会首脑化的构思,只要此角色的源流是《月姬》的琥珀、《空之境界》的浅上藤乃,她的精神最后会坏掉就是决定事项。设计方面首先从火腿肠开始,然后武内君说着「就这种感觉吧」拿出黑樱的草图。我看过之后觉得非常好就采用了。

武内:我想既然是黑化的话,设计也和平时比有个大幅度的转变比较好吧,于是以散发出首脑角色味道的衣装作为意象而绘画。

奈须:老实说,没想到会转变得那么大。真是高兴的误算。樱那些花纹的侵蚀状况也给人很好的感觉。

武内:樱的花纹包含了诅咒的意象。因为伊莉雅是全身加入纹身一样的花纹,那么樱的意象更应该是缠绕着怨言诅咒一样的东西吧。

黑樱的角色设计

奈须:樱的立场是与吉尔伽美什不同的「负之象征」。不过我不希望她像个明显的恶人,而希望能看作为牺牲者、活供品。以这条界线来说,黑樱的设计对我而言可说是一百分满分。……说起来,为什么樱是光着脚的?

武内:赤脚不是比较有诅咒的感觉吗?

奈须:嘛,日本妖怪的印象就是赤脚呢。慢慢地接近(笑)。

想通过间桐樱这个角色来传达的事情

武内:白的那边(平常的樱)还没有谈太多,这样好吗?谈到樱的话题时老是这样的。不过立绘的数目是樱最多啊。这不是比任何角色都要领先吗?

奈须:是遥遥领先的多啊!

武内:因为有各色各样的变化呢。不过真是的,樱要是活在普通家庭的话,明明绝对会是好孩子。她很体贴啊。

奈须:最开始也打算弄成「大和抚子」。(译者注:性格文静、温柔稳重并且具有高尚美德的女性的代称,也是萌属性的一种。)

武内:所谓的GalGame式女主角。曾经希望她能被玩家们当成老婆来宠爱。

奈须:某意义上,樱就像实际存在的女孩呢。只要没遇上某些要素,似乎谁都可以成为樱啊。……虽然黑樱实在不可能就是了。

武内:我认为黑樱超乎预料地得到了玩家们的接纳。因为当初我已做好了她会被所有人讨厌的精神准备(笑)。角色上容易拿来开玩笑……这说不定起了好作用。虽然对于只要「说到樱就是黑!」这种印象变强了,也有一些需要反省的地方……。

奈须:通过黑而坚持下来的樱,其实就是樱的真正姿态啊!

武内:不黑的樱很好呢。能够承受一切,拥有慈爱的女性。在这种意义上,『hollow』的樱似乎是最自然而且成功的呢。感觉上因为经历了很多事情,她才终于能成为一个象样的女主角。

剧情相关

Fate/hollow ataraxia

在《Fate/hollow ataraxia》中似乎知道远野秋叶的存在,称呼其为“就读敌方女校的远野小姐”,并称其为“完美小姐”,还说“完美小姐很过分呢,大家都被她骗了。出身名门,长得又漂亮……虽然没有胸部(关于胸部的问题提到过好多次)。”事实上她所指的完美小姐是凛,但因为士郎在场的缘故所以改口为“远野小姐”,并且应所形容的“完美小姐”的特征远野秋叶几乎全部中枪。不过秋叶和凛的人物原型确实是同一个人

由于Lancer的缘故结识了Caster,两人很有共同语言,并产生了极为圣洁的友谊,并在最终与Caster结为了姐妹。下定决心成为Caster一样文雅的贤妻良母。

  • 十分在意自己的体重变化,嫉妒Saber和Rider的怎么吃都不会变胖的体质。
  • 一方面觉得姐姐凛很狡猾,另一方面又离不开凛。
  • 隐隐地为自己的胸部感到骄傲。,在见到莉洁莉特(本篇女性第一巨乳)后蹲在水边忧郁了很久。
  • 拥有两个日记本其实是死亡笔记,分别记录了她对慎二(和脏砚)和士郎的种种生活习惯的不满与抱怨,其中士郎的那一本连Saber、凛、伊莉雅都有连带记录。在发现士郎与慎二闯进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彻底黑化,旧账新账一起算的对两人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惩罚。

幻想嘉年华

在根据《take moon》改编的搞笑性质番外《幻想嘉年华》中的间桐樱角色形象被设定成腹黑的病娇,故意把间桐慎二调教成鬼畜以突出自己的美好善良,还把Rider丢出去旋转突击的紫色骑兵(该片段是动画原创内容)。该作品出现的“哆啦A梦圣杯君”,似乎就是以樱作为原型都是腹黑,且声优也一样是下屋则子。

其它场合基本就是卖萌的,比如第九集作为赛车女郎为圣杯赛车的参赛手抽签决定坐骑。

(12集)这里士郎与三个女主同时约会,如果仔细看的话,只要士郎离开樱去陪其它女孩子,樱就会躲在士郎的视野死角里等着他……

(sp13集)对于卫宫士郎后宫又抛弃她的行为会回报以和善的笑容并挥下菜刀,而且把刻印虫(!?)放到士郎的早餐里。

此外在《幻想嘉年华》第一集中同样也出现了此前没在型月任何动画登场过的黑樱,虽然只有一个不到一秒的过场画面。

樱和慎二的关系也能够从《幻想嘉年华》的第六集中看出,做了谐化处理。第12集收场时樱看着扑街的慎二时,浮现出了阴沉的面容和圣杯君形状的幕后灵。

(补充原作樱对慎二的态度: 啊--

没错。

就像昨晚一样,以损坏自己来接受吧。

所以,无论如何已无法忍耐。

讨厌再继续剥削他下去。要变成那样,倒不如维持现状就好。和往常一样,继续让哥哥侵犯就好。 -不

可是,已经办不到。

....以..前可以忍耐的事情。

可是在被士郎抱了之后的现在,容许身为哥哥的慎二的侵犯是比什么都要来令人的嫌恶。)

型月女主十二宫

在这部愚人节作品里间桐樱同样是承担了暗黑女主角,boss系的角色,并变成巨大樱的形态攻击紫苑的。被紫苑吐槽“当了各种boss角色,但是,女主角力却在下降呢,身为樱的家伙”

游戏截图

 

型月学园

型月学园中樱是温柔可爱,又带着点腹黑俏皮的学妹。 幼樱则是三无系萝莉。

在第八话在樱花林中迷路,还被ccc里BB的女儿辈莉莉丝和lip认错成白樱,还被抢走了便当。 最后BB给樱指出了正确的路,樱也赶上了和士郎的赏花之约。

在第四话的前辈的力量

第六话的才不是苍蝇呢(幼樱形态),同事(幼樱形态),再教育,一匹狼(幼樱形态)

第八话的自我封印,制服调整,Operation.Ego,同意,钝感系主人公,樱 樱(第八话几乎都是樱主场)

第二十三话的,还好只是濒死

第二十五话的扮演婴儿(幼樱形态)等中出场

漫画截图

卫宫家今天的饭

经常和Rider一起到士郎家吃饭以及购物,也依旧经常帮助士郎准备料理。op里拉住了不想待在卫宫家想离开的慎二。

第3集和士郎和凛一起为伊莉雅准备女儿节的寿司和屋内装饰,中途喊了凛“姐姐”。

第5集打算做奶汁烤菜,正好士郎收到一些竹笋于是做了奶汁烤笋。后做给不喜欢烤菜的慎二吃,躲在餐厅门外观察。慎二一边说不好吃一边吃了个精光(傲娇属性),令樱十分欣慰。

 
卫宫饭一周年贺图

第8集得知樱已经回到远坂家和凛住在一起了。雁夜叔你可以合眼了后向凛请教如何做蛋炒饭,似乎不太擅长中华料理。

第11集和凛一起出去逛街。二人看到红A在咖啡店帮忙,于是樱把部分衣服借给凛进行便装,先回家了。

第12集继续姐妹情深。

Fate/kaleid liner 魔法少女☆伊莉雅

在魔法少女伊莉雅中,樱登场于番外篇,只有暗恋士郎学妹这一设定,因圣杯战争未爆发而过着平凡的高中生活,但仍被过继至间桐家。且应该也看到了士郎跳高的场面。

在美游所在的平行世界中,樱是圣杯战争的参加者,虽然希望与士郎一同过平凡的生活,但遭到士郎的拒绝。

而后两人遭到已被做成人偶、不记得妹妹的慎二袭击,虽然樱打算使用Archer的职阶卡片迎战,但卡片却无法使用,随即便被梦幻召唤了Assassin(咒腕哈桑)的慎二用宝具掏心杀死。本篇是脏砚被樱挖出来捏死,间桐家互相掏心窝子(物理)

死后其人格和慎二一样被朱利安以置换魔术放入人偶中,在之后伊莉雅等人对朱利安一战中以梦幻召唤Berserker(兰斯洛特)的形态出现,对士郎一方发动攻击。朱利安也不得不靠变化成士郎的外貌来控制住人偶樱。

克洛伊美游的夹击下改变形态,在保持梦幻召唤兰斯洛特的情况下变成了黑樱之姿。多次针对无果,武器和攻击都会被虚数吸收,连毒娘之毒都无法造成伤害。
将恋情当做粮食,即使死了也能继续活动的傀儡人偶[4]

最终想起了美游士郎的妹妹,自己被叮嘱只有美游不能杀,但认为稍微砍断一两只手脚也没关系。美游称如果能更早遇见,两人一定能成为朋友的。随后被用美游Gáe Bolg击中,哭喊“为什么不来救我呢前辈!!!!”后坠入黑泥海,下落不明。


Fate/Apocrypha

在Fate/Apocrypha用语集中提到,由于脏砚与达尼克爆发激烈大战,在大圣杯遭到夺取的冲击下几乎沦为废人,魔术师的家系毫无未来可言,因此樱没有被间桐家收养,而是被艾德费尔特家收养,成为“肉弹摔跤手”,并与直卷发少女组成搭档来到日本。

人物设定图

校服
校服2
围裙
私服
黑樱


注释和外部链接

  1. 出自fate zero meterial
  2. 武内奈须的回答
    武:知道的话就不可能放著不管了吧。
    奈:相信对方而送过去的勇者变成了黑心企业的奴隶,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呢……
    武:虽然就结果论来说,最后变成了不得了的大人物……
    ——hf剧场版第一章访谈
  3. Fate/complete material III 蘑菇问答部分
  4. 57话旁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