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圣杯战争

Fate.png
聚集于此的,乃是人类史上最大的英雄谭。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各位愿意做出贡献的御主加入萌娘百科型月编辑群『穗群原学园萌百分园』:571632697
2nd Key Art.jpg
基本资料
战争名称 圣杯战争
战争时间 自1800年起到2014年
战争地点 冬木市
参战势力 魔术师
战争结果 无果而终
登场作品 Fate系列

圣杯战争指的是围绕获得“圣杯”所进行的战争。基督教相传在公元33年,耶稣吩咐11个门徒喝下杯子里面象征他的血的红葡萄酒,这里使用的杯子就被称为圣杯,很多基督教徒相信这一杯子有神圣的力量。进而为寻找和获得圣杯发起争斗。

在中文ACG圈,圣杯战争多用于特指2004年开始发售的《Fate》系列作品中的,围绕“万能的许愿机:圣杯”所进行的战争:
每六十年一次,圣杯会出现于冬木市。它有着无论是何等愿望都能立即实现的力量。得到这个权利的,只有一组御主和从者。 ……这就是冬木市的圣杯战争。然而,它实质上是爱因兹贝伦、远坂和玛奇里三家,为了到达“根源”而筹划的巨大仪式系统。[1]

目录

圣杯战争的构筑

御三家

爱因兹贝伦

在圣杯战争中负责提供大圣杯、小圣杯、召唤英灵的基础和圣杯战争造成损失之后的赔偿。

擅长于炼金术的魔术名家,在贵金属的操作上无比强大。由于是在擅长领域的研究上加以特化,因而在魔术战斗的应用这点上稍有逊色。启动大圣杯,使用它的力量固定住前往“根源”的孔,并到达“那一边”,为此而使用 就是爱因兹贝伦家所流传的“第三法”。

本家在德国四季如冬、冰雪封锁的深山中的城堡里。家族历史超过一千年,现任当主为第八代,尤布斯塔库哈伊德·冯·爱因兹贝伦,也被称为阿哈德翁[注 1]。魔术特性是力的流动、转移,专长炼金术。和其他魔术名门几乎没有来往,即使魔术协会对其也是知之甚少。

爱因兹贝伦城堡原本是第三魔法使的弟子们的工房。弟子们尝试再现师父的奇迹,却无法实现,作为代替方案决定制造和师父同级的个体,由其来实现奇迹。结果偶然制造出了羽斯缇萨,但后来再也无法复刻这一奇迹,最终心灰意冷的他们放弃了量产羽斯缇萨的努力,其中的一部分离开城堡之后不断制造以羽斯缇萨为蓝本的人造人,成为了爱因兹贝伦家族。

家族很久以前曾经保有第三法,但后来失去。为了重夺第三法,使出了各种方法,最后把希望寄托给了圣杯,奋斗了几百年之后终于制造出了大圣杯,但做出容器对于家族来说已经是极限。在挣扎了许久之后,1800年冬之城迎来了访客——玛奇里·佐尔根,一位想要从世界上根绝恶的魔术师。爱因兹贝伦终于面对了现实,与玛奇里家、远东的合作者远坂家合作开发出了圣杯战争的仪式。也是因此,爱因兹贝伦对于胜利的执念远远超过其他两家。然而,爱因兹贝伦的魔术不适合战斗,在圣杯战争中未能取得成果。

主世界线的第三次圣杯战争中,爱因兹贝伦决定作弊,违规召唤祆教邪神安哥拉·曼纽来碾压战场。然而事与愿违,召唤出的Avenger只是个力量极度贫弱的普通青年。第四天Avenger便被击败,大圣杯被Avenger“此世全部之恶”的灵魂所污染。Apocrypha世界线中,爱因兹贝伦同样决定作弊,召唤圣杯战争的裁判员职阶——Ruler,天草四郎时贞。由于纳粹德国的介入,爱因兹贝伦在离圣杯只差一步的时候仍然是失败了。

第四次圣杯战争开始,爱因兹贝伦将小圣杯从无机物改为了人造人——爱丽丝菲尔和伊莉雅丝菲尔。伊莉雅是爱因兹贝伦的技术最高点。

FGO中提到,受诅的莱茵黄金最终落入了爱因兹贝伦手中。这可能就是爱因兹贝伦如此富饶,然而家族特技却是“完善的作战却总是事与愿违而失败”的原因。

玛奇里

在圣杯战争中负责提供从者系统的构思和用于束缚从者的令咒系统。

本家似乎来自俄国,有着五百年的历史。

擅长于创造使魔的魔术名家。规划出圣杯战争中的使魔,即从者这一系统,发明出“用令咒束缚他们”这种技法,就是玛奇里的功绩。本来的家名叫佐尔根[ゾォルゲン],不过自从搬到日本就把姓和名颠倒过来,玛奇里换读成间桐(Matou)作为家名[注 2],佐尔根反而成了名字脏砚。

自从两百年前移居日本以来,虽然表面上有当主的更替,但实际上的家主一直是间桐脏砚。到慎二和樱这一代的时候已经是第六代了。

魔术属性是水属性,特效是吸收,擅长束缚、强制类型的魔术,传有控制虫的魔术。自从移居日本之后因为水土不服,失去魔术基盘,开始衰落。子孙的肉体渐渐失去魔术回路,现在则是完全衰落的状态,慎二的身上已经完全没有魔术回路。为此,脏砚向远坂家把次女要了过来作为继承者。在FGO中提到其家族是魔神柱巴巴妥司的家系,脏砚是将会成为魔神柱之人,因此在那个本该成为特异点的时代过了之后血脉就开始急速衰退。

关系到圣杯战争设计的玛奇里,其真正目的是“废绝一切的恶”。换言之,是灭却人类所怀的“业”。他认为这只能藉着到达根源来实现。虽然高傲不逊,但却能说是尊贵祟高的光荣理想。不过,此理想明显已经从玛奇里家的精神中消失了。

家族特技是“太过慎重错过行动的时机而失败”。

远坂

在圣杯战争中负责提供不归属教会、远离魔术协会视线的灵地、将世界开孔的秘术和使从者成型的系统。

有历史的魔术名门,但不如玛奇里和爱因兹贝伦,只有两百余年。现任当主为第六代的远坂凛。

冬木市灵脉的管理者,魔术特性是转换,擅长使用宝石魔术,将力量转移到宝石上。魔道之祖是宝石翁基修亚·泽尔里奇·修拜因奥古,他将远坂永人带入了魔术的世界,并留下了宝石剑的设计图,因此远坂家虽然是日本的家系,魔术咒文却是德语。

远坂家在全面禁教的幕府时期是地下的基督徒,也庇护了不少教徒。正是在远坂家的努力下,爱因兹贝伦和玛奇里才得以进入锁国的江户日本。也正是因此远坂家和圣堂教会的关系一向良好,在魔术和教会两个世界里都有一定的地位。

第三次圣杯战争结束之后,反目的艾德菲尔特姐妹中的妹妹嫁入了远坂家并成为了后来的当主远坂时臣的母亲。Apocrypha世界线中,圣杯被夺走之后,远坂家改为寻求魔术和中国拳法统合的方式来探求魔道,当主成为了魔拳士。

家训是“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优雅”“任何分胜负的事都要全力以赴”,家族特技是“准备充分却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纰漏而失败”。

最初的准备

圣杯

冬木市每六十年出现一次的、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愿望之杯。

实际上是借着小圣杯产生的魔力漩涡,靠着残余的力量来实现愿望。

圣杯战争中的圣杯是第七百二十六号。

大圣杯

圆藏山内部大空洞中设置的魔法阵,具有调整冬木的土地为适合圣杯降灵地的机能。在不破坏冬木灵脉的前提下,花60年的时间吸收足够的魔力,足以召唤七骑从者。在接近圣杯降临时,大圣杯会授予魔术师令咒成为御主,开始圣杯战争仪式。

“冬之圣女”羽斯缇萨是在二百年前拟定出圣杯战争的系统,并将之实行的女魔术师。为了成为大圣杯的炉心,羽斯缇萨如伊莉雅那般被刻上了庞大的魔术回路。羽斯缇萨现在依然镇座在大圣杯中枢,但是她的人格已经消失。

小圣杯被破坏不会影响大圣杯。

第三次圣杯战争中,爱因兹贝伦为了追求必胜,作弊违规召唤了祆教邪神——Avenger安哥拉·曼纽,但在第四天便败北。由于Avenger本身属性是“此世全部之恶”,当他的灵魂被吸收入小圣杯时,小圣杯接受了他作为恶之化身的“愿望”,使Avenger取得肉体,并以大圣杯作为子宫等待诞生。大圣杯因而被此世全部之恶所污染,虽然外观没有变化,但本质已经发生了不可逆的改变。原本圣杯实现愿望的方式应该是跳过过程,以庞大的魔力直接达成结果,但被污染的圣杯的方式则变成了以破坏与灾难的方式实现许愿者的愿望。打个比方的话就是某人许愿自己成为世界上最强的魔术师,原本的圣杯会赋予ta力量和知识让他实现愿望,但被污染的圣杯则会将所有比ta强的魔术师全部杀光来让他成为最强。一旦被解放,大圣杯就会不断流出黑泥,唤起灾厄,直到毁灭掉所有人类为止。HF中如果黑樱和此世全部之恶完全融合,当吞噬了半个世界的人类时,恐怕就会成为Beast,使得抑制力召唤冠位从者现世。

被污染之后,大圣杯选择御主的标准开始变得疯狂,且反英雄和恶灵之类的从者也可以被召唤了。

小圣杯

一般而言的圣杯,由爱因兹贝伦家族负责提供。只是个容器,以什么形式出现无所谓。冬木圣杯战争中,前三次是具有圣遗物能力的无机物,后两次是爱因兹贝伦的人造人,以及脏砚还将圣杯战争中获得的小圣杯碎片埋入樱的体内制成了玛奇里之杯。

当从者被消灭时,其灵魂会进入小圣杯,转换为魔力并储存于其中。当有五骑从者的灵魂时就已经拥有了圣杯的力量。六骑从者进入后,魔力充满,成为可以实现愿望的愿望机。这个过程被称为“降灵”。此时的小圣杯是灵体,只有同为灵体的未受肉从者才能接触。

当存满启动大圣杯所必须的灵魂分量时,小圣杯就会被用于固定其开启的孔洞。为了满足七骑从者的分量,最后的胜利者必须用令咒让从者自尽。

令咒

第二次圣杯战争加入的内容,系统由间桐脏砚制作。

大圣杯会授予成为御主者对从者的三次绝对命令权。每人三划,每一划都蕴含着巨大的魔力,与御主的魔术回路相连接。

令咒是英灵受召唤成为从者,获得第二次生命时所需背负的交换条件。理论上从者没有遵守这三划令咒以外的指示的义务。

令咒不止可以实现强制命令,也可以用来强化从者,实现一些从者本身实现不了的操作,比如有限制的瞬间移动。

虽说令咒名义上是绝对命令权,但也并非那么绝对。令咒的效果取决于命令的性质,如果是精确、瞬间的,效果就强;如果是模糊、长期的,效果就弱。御主的能力强,令咒就强,御主能力弱,令咒也弱。重复使用令咒可以强化命令效果。拥有对魔力的从者可以抵抗令咒的效果,A级对魔力可以抵抗一划令咒的力量,Caster所罗门可以完全无视令咒。比如远坂凛让Archer绝对服从,是个很长期且很模糊的命令,原本应该是无效的,但因为凛作为魔术师很强,所以Archer虽然可以违背,但代价是全能力下降一级。而言峰绮礼命令Lancer自杀,尽管Lancer拥有B级对魔力,但也完全无法违背这个精确、瞬间的命令。

土地

冬木市位于西日本的近海,冬季很长,但平均气温较高。

作为灵地极为优质,在协会管辖地之外仅次于苍崎家的管辖地。虽然没有联系根源的程度,但已经相当接近,自古以来就有魔术师定居。市长为冰室道雪,灵脉管理者是远坂家。

可用于圣杯降灵的灵脉有四处,分别为:柳洞寺、远坂府邸、冬木教会、冬木市民会馆。

大圣杯被刻画在圆藏山地下大空洞

第一次圣杯降临地点:圆藏山柳洞寺地下大空洞

第二次圣杯降临地点:远坂邸(宝石翁借宿过的宅邸)

第三次圣杯降临地点:冬木教会

第四次圣杯降临地点:冬木市民会馆

第五次圣杯降临地点:圆藏山柳洞寺地下大空洞

规则

 
圣杯战争的构造

在冬木市举行的圣杯战争,和其他地域的情况不同。通常只要某个人得到被看作为圣杯的物品,圣杯战争就会结束。但是,冬木市的圣杯则是给予唯一残存下来的胜利者的奖品。这场战争存在着一定的规则,参加人数也被限制了,可说是和运动会很相似,若是除去“确实会死人”这点的话。

  1. 从地脉吸收魔力
    • 大圣杯从冬木市的地脉中汲取出魔力。假如急剧地夺取庞大份量的魔力,将会导致地脉枯竭。因此,必须花费时间慢慢地进行。聚集一次圣杯战争所需要的魔力,大约要六十年的时间。
  2. 选定御主
    • 当贮藏了足以召唤七名从者的魔力时,大圣杯会选出适合成为御主的魔术师,授予“预兆”之斑痕。候补者们必须迅速开始为召唤从者的仪式做准备。
  3. 召唤仪式
    • 从者的召唤需要复杂的魔术仪式。作为模型的英灵与召唤者在精神、肉体上的相性自不言说,但最重要的是和英灵具有深切渊缘的触媒。召唤从者是人力所不能及的仪式,但大圣杯的辅助让其化为可能。
  4. 大圣杯的接触
    • 当举行召唤仪式时,大圣杯会连接到脱离通常时间轴的被称为“英灵之座”的地方,探寻出与仪式中所用到的触媒相对应的英灵。没有触媒的情况下,将会随机选出英灵,但召唤者的性格与境遇等也会造成影响。召唤之时,英灵以现界为交换,被强迫“对令咒绝对服从”。
  5. 为御主刻上令咒
    • 御主的席位是先到先得的,在七名从者被召唤出来的那一刻,剩余的候补者将失去参加资格。并且,召唤成功者将被授予对应于该从者的令咒。这令咒的力量来源,同样是大圣杯。
  6. 召唤从者
    • 一旦召唤成功,英灵会以从者的形式完成现界。与此同时,将会被分配到七个职阶的其中一个。原则上一个职阶一名从者。被分配到哪个职阶,则是根据作为模型的英灵的特性而决定。
  7. 御主与从者契约
    • 作为从者留在现世的“依凭”,御主是必要不可缺的。借助主从契约,双方成为圣杯战争的作战搭档。
  8. 战争的开始
    • 当集齐七组御主和从者时,圣杯战争就会开幕。战争直至只剩下最后一组之前都不会结束,另外只要还遵守最低限度的规则“神秘的隐匿”,这场战争中没有禁用手段。暴力、智略和卑劣的陷阱全都被允许。
  9. 回收从者的灵魂
    • 被打倒,或是失去御主而无法维持存在的从者的灵魂,将会被小圣杯回收、扣留直至战争终结的时候。收集到的从者的灵魂,将在大圣杯所执行的仪式的最终阶段中,完成重要的任务。
  10. 通往“根源”的路
    • “根源”,那是所有魔术师的目的地,被当做是位于世界外侧的“万物之开始与终结、记录这世上的一切、作成这世上的一切的神之座”。冬木市的圣杯战争,将死去的六名从者的灵魂注入小圣杯,利用他们回归到位于世界外侧的“英灵之座”的力量,在这个世界上开孔,并以大圣杯中积累的庞大魔力来固定这个孔,从而制造出用来走到世界之外的门。这才是圣杯战争的真正目的,从系统层面来看,被“圣杯是愿望机器”这种鱼饵钓过来的御主们,只不过是作为从者的依凭而需要的,在从者召唤阶段过去后他们就没有用了。

令咒分配

主条目:令咒

大圣杯授予御主的,对从者的三次绝对命令权,每人三划。每一划都蕴含巨大魔力,与御主的魔术回路连接。

御主丧失资格时,残余令咒由大圣杯回收。御主丧失资格是指失去从者或者自身死亡。

如果有御主与失去御主的从者缔结契约,大圣杯会将回收的令咒再分配给御主,也是三划。[注 3]

令咒的再分配有优先级。御三家的御主最高(特权之一),其次是其他前御主,最后是新的御主。并且,如果在御三家的御主失去从者时,已有失去御主的从者存在,那么令咒并不会回收,可以立即再契约。(如,UBW线凛和Saber)放弃令咒的士郎由于处于第二类——前御主,离开教会就因为卫宫和爱因兹贝伦私仇优先级而被杀。

圣杯战争结束时,大圣杯回收的令咒会做为「预托令咒」交由监督者保管。这些「预托令咒」有圣言的秘迹保护,无法夺取。御主可以以自身意愿,将令咒转移给他人,或者做为「预托令咒」交由监督者保管。手续很简单,也没有后遗症。

如果不是御主自身意愿的抢夺,虽然可以用心灵医术等来剥夺,但因为令咒连接于御主的魔术回路,实行并不容易,也会给该御主带来巨大伤害。因此,为了更容易地进行移植,一般会将令咒连手一起斩下,令其与魔术回路切断联系。(如,言峰绮礼夺取巴泽特的左手)

令咒移植时,令咒对应的从者也会一并转移。做为「预托令咒」交由监督者保管时,令咒对应的从者成为失去御主的从者。(游戏中“放弃令咒”选项即使得Saber成为无主从者)

英灵

在神话传说历史中,做出了丰功伟业、被人们信仰,而由信仰将其灵格置于“英灵之座”,成为“防止星球毁灭”的力量。有极少数英雄不会前往英灵座,如亚瑟王前往了遥远的理想乡,而大多数埃及法老会进入死后的世界与冥界之王欧西里斯同在。

信仰度不够高的英灵会成为守护者,作为“防止人类灭亡”的工具而存在。生前和世界契约、将死后的自己卖给世界的英雄,死后也会因此成为守护者。

英灵之座不在时间轴之内,超越轮回因果而不变,也因此不会再成长。

英灵之所以成为英灵靠的是信仰。因此无论真假,只要有足够的知名度与信仰,就会产生英灵,典型案例如罗宾汉。

反英雄

做出恶事却拯救了人类,因而被传颂的英雄。

守护者是反英雄的一种。守护者的工作是杀死会导致世界毁灭的人,其行为就是做出恶事而拯救人类。

为了衬托善行所需要的恶的角色在足够知名的情况下也会成为反英雄。

安哥拉·曼纽是反英雄的极致。

原本大圣杯是无法召唤反英雄的,直到第三次圣杯战争之后大圣杯被此世全部之恶污染为止。

从者

主条目:境界记录带

英灵的分身,圣杯战争时限定召唤的最高等使魔,其神秘甚至超过魔术。少数从者是以生者或者亡者的身份被召唤出来,属于特例。亚瑟王属于前者,佐佐木小次郎和哈桑属于后者。

预先准备七个职阶(筐),利用维系英灵的凭依而被唤出的最高纯度的魂。

本来英灵的灵格过高,人类无法召唤,可以召唤英灵的只有世界。英灵召唤本是用于对抗人类恶的大仪式,圣杯战争所用的仪式是它的劣化版。凭借大圣杯的辅助,魔术师才可以和召唤英灵的分身订立契约,这些英灵的分身即是从者。大部分英灵自身也有想要通过圣杯实现的愿望,因此回应召唤,少数圣人和迦尔纳等从者没有对圣杯的愿望。为了确保公平公正,这些对圣杯无欲无求的从者才能成为Ruler职阶(天草四郎是违规召唤,不算在其中)。

召唤出来的从者是全盛期,但并非是客观上的全盛期,而是被召唤者心目中的全盛期。比如罗摩的全盛期应该是为王的时候,但他选择了冒险的少年时期被召唤。近年来这个全盛期的设定越来越不靠谱了。

在圣杯战争中,从者会有不自觉地互相敌视的倾向,但只是轻度的兴奋感,并非不可抵抗。

英灵的灵格低于神灵。理论上在冬木系统中神灵从者绝无可能被召唤。月之圣杯战争中BB利用MC中的情报将神灵的灵基缝入了Alterego中制成了高等从者。FGO是人理混乱的世界,因此神灵从者才能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主要是附身在和圣杯战争有缘的人类身上)现界。

御主的召唤仪式

由于召唤本身是大圣杯进行,所以御主无需举行那么大规模的仪式。

首先由御主举行仪式干涉大圣杯,大圣杯从位于英灵之座的英灵本体处借取其情报。将这些情报(英灵最高纯度的灵魂)灌输入“职阶”这个框架里而制作出的英灵分身就是从者了。因为从者是本不该存在于世界上的不稳定存在,所以必须要以御主为依凭,固定住针对世界而言的座标。御主也会担任对从者供应魔力。

举行仪式之际,预备跟想要唤出的英灵有缘的触媒,能够借此指定召唤出来的英灵。为了将战斗推向有利的一方,不少参战者都会自己准备圣遗物作为触媒召唤指定的从者。存在被召唤者持有召唤者的触媒的案例。

使用触媒优点是可以指定想要召唤的强力从者,利于安排战术等等。缺点是有可能性格八字不合、战术难以配合,导致关系紧张,甚至从者背叛御主、御主让从者自杀等更严重的事态。如果触媒和召唤对象关系很深,那么就算双方相性很差也能召唤出来,如果关系较浅的话,双方相性也会起到作用。

触媒并非指定召唤某一位从者,若是与多位英灵相对应的触媒,就会从候补中挑选出与御主相性良好的英灵。[2]比如狮子劫界离使用亚瑟王的圆桌碎片,将范围缩小到圆桌骑士团之后从其中召唤出了和自己相性最高的莫德雷德。

不使用触媒的话,大圣杯会安排和召唤者个性相似、相性良好的从者。优点是因为个性相似容易相处,但缺点是无法确定身份和强弱,只能临时安排战术。典型的案例就是樱召唤出了Rider,两人都有着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的特性。Rider也对士郎说过他会召唤出Saber绝非偶然,可能指的是就算没有阿瓦隆,凭借相似的灵魂存在方式,士郎也能召唤出Saber。

Assassin职阶本身就是一种触媒。在冬木系统内进行正常召唤只能召唤出哈桑·萨巴赫。

由于圣杯召唤从者的系统是德国的爱因兹贝伦家制作的,所以原则上只能召唤出西洋的英灵。违规召唤不受此限制。

触媒列表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阿瓦隆Avalon(圣剑之鞘)。第四次和第五次圣杯战争中召唤亚瑟王的触媒。
库·丘林 刻有库丘林所写的原创卢恩符文Rune的宝石。被加工成了耳环。
英灵卫宫 远坂凛的宝石。是英灵方拥有与御主有缘的触媒之稀有唯一例子。
吉尔伽美什 世上第一条脱皮的蛇蜕下来的皮的化石。指的是偷了吉尔伽美什的不老不死药的蛇。
美杜莎 伊特鲁里亚Etruria的神殿发掘出的镜子。相当于与希腊古老地母神有缘的物品。早期无此设定,后来加上,但HF剧场版中被再度删除。
美狄亚 存在于科尔基斯[注 4]的与美狄亚有缘的文献。
佐佐木小次郎 柳洞寺的山门。从这个触媒推测,Assassin生前是与柳洞寺有缘的武艺者。
哈桑・萨巴赫 哈桑是Assassin的语源,Assassin这个职阶本身,就成为召唤哈桑的触媒。
赫拉克勒斯 神殿基石。基本上是单纯的石器,但召唤后却当作斧剑来挥舞,把它当成武器。
伊斯坎达尔 亚历山大大帝披风的碎片。
莫德雷德 亚瑟王圆桌的碎片。
奥兹曼迪亚斯 与赫梯决战时使用的战车和弓箭、和赫梯签订的停战条约、本人的木乃伊和妮菲塔莉的首饰。最后一个最有用。
亚瑟·潘德拉贡 圣剑之鞘阿瓦隆,第一次和第二次东京圣杯战争皆是。
冲田总司 赤城奏丈手中的轻小说。
齐格飞 染血的菩提树叶。
Berserker开膛手杰克 游戏周边匕首。
莎士比亚 伊凡雷帝传。本想召唤雷帝却召唤出了作者。
Assassin开膛手杰克 六导玲霞
  • 召唤咒文

本段落中所使用的歌词,其著作权属于原著作权人,仅以介绍为目的引用。

素に銀と鉄。 礎に石と契約の大公。 降り立つ風には壁を。 四方の門は閉じ、王冠より出で、
王国に至る三叉路は循環せよ。 閉じよ(みたせ)。
閉じよ(みたせ)。
閉じよ(みたせ)。
閉じよ(みたせ)。
閉じよ(みたせ)。 繰り返すつどに五度。 ただ、満たされる刻を破却する。 ――――告げる。 汝の身は我が下に、我が命運は汝の剣に。 聖杯の寄るべに従い、この意、この理に従うならば応えよ! 誓いを此処に。 我は常世総ての善と成る者、 我は常世総ての悪を敷く者。 汝三大の言霊を纏う七天、 抑止の輪より来たれ、天秤の守り手よ―――!

其基为银与铁。其础为石与契约之大公。 筑壁于降临之风前。闭四方之门。自王冠而出。
于前往王国之三岔路上循环往复吧。 闭却(盈满)。
闭却(盈满)。
闭却(盈满)。
闭却(盈满)。
闭却(盈满)。 周而复始五回。 然盈满之时便应废弃。 ――――宣告。 汝身托吾身下,吾之命运系汝剑上。 如遵从圣杯之归宿。顺此意、从此理者,回应吧! 于此起誓。 吾为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 吾为施行世间一切恶行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 自抑制之轮前来吧,天平的守护者啊―――!

在“其基为银与铁。其础为石与契约之大公。”之后,远坂家会加一句:“先祖为我大师傅修拜因奥古(Schweinorg)――祖には我が大師シュバインオーグ――;而《Fate/Apocrypha》中黑和红两大阵营会在此处加一句:供奉之色为“黑/红”手向ける色は“黒/赤”

召唤Berserker的狂化咒文则是在“吾为施行世间一切恶行之人。”和“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之间加两小节咒文「されど汝はその眼を混沌に曇らせ侍るべし。汝、狂乱の檻に囚われし者。我はその鎖を手繰る者――(然汝应将双眼蒙于混沌侍奉吾身。汝为囚于狂乱牢笼者。吾即是手握其锁之人――)」

ufotable的UBW动画里凛的召唤咒文少了降り立つ風には壁を。这句。

咒文罗马字

So ni gin to tetsu. So ni ishi to keiyaku no taikou. (远坂:So ni wa waga daishi Schweinorg. ) (黑红阵营:Tamukeru iro wa “kuro/ aka” )
Oritatsu kaze ni wa kabe wo. Shihou no mon wa toji, oukan yori ide,
oukoku ni itaru sansaro wa junkan seyo.
Tojiyo (mitase).
Tojiyo (mitase).
Tojiyo (mitase).
Tojiyo (mitase).
Tojiyo (mitase).
Kurikaesu tsudo ni godo.
Tada, mitasareru toki wo hakyaku suru.
――――Tsugeru.
Nanji no mi wa waga moto ni, waga unmei wa nanji no ken ni .
Seihai no yorube ni shitagai, kono i, kono kotowari ni shitagau naraba kotae yo.
Chikai wo koko ni.
Ware wa tokoyo subete no zen to naru mono,
ware wa tokoyo subete no aku wo shiku mono.
(狂化:saredo nanji wa sono me wo konton ni kumorase haberu beshi.
nanji, kyouran no ori ni torawareshi mono. Ware wa sono kusari wo taguru mono.)

Nanji sandai no kotodama wo matou shichiten,
yukushi no wa yori kitare, tenbin no mamorite yo――――!

[3]

大圣杯使英灵现界

从者借助大圣杯的力量,以“灵核”为中心,以第五架空元素以太构成临时肉体。

从者是有实体的灵魂,但与第三法的灵魂物质化不同。从者只是以降灵的方式召唤,以御主为时间轴坐标暂时停留于现世,是劣化版的第三法。

因为是临时肉体,所以受伤可以用魔力恢复,只要魔力不耗尽或者受致命伤都能继续行动。如果灵核被击穿或是消耗魔力超出自身所能负担的限度,从者就会消灭。

从者具备有血有肉的实体和看不见也不受物理规则限制的灵体两种状态,可以自由切换。亚瑟王因为是生者,无法灵体化。吉尔伽美什从圣杯黑泥中受肉后也无法灵体化。黑化从者同样无法灵体化。

向从者供应魔力

在召唤的同时,御主和从者供应魔力的路径Path会打通,之后御主会对从者供应魔力。由于这条路径的存在,双方能够某程度上认知彼此的处所和状况。

从者留在现世需要魔力,魔力一般由御主提供,也可以通过从生物中获取Od(生命力,也即小源魔力),甚至可以通过袭击人类,吞噬他们的生命力乃至灵魂来补给,但若非邪魔外道的从者一般不会这么做。

魔术师的体液蕴含着魔力。因此从者可以通过和御主进行体液交换的行为补充魔力。

没有供魔的从者最终会消灭。

除此之外,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从者还需要现世的东西作为锚点才能存在。一般来说都是御主,但也有特殊情况。美狄亚召唤佐佐木小次郎时,因为自己也是从者,并非现世的存在无法被凭依,因此小次郎凭依在了柳洞寺的山门上,无法离开这一区域。美狄亚消失之后,他还能继续存在一段时间。

没有御主凭依的从者在消灭前可以维持一小段时间。如果有单独行动技能则可以延长,时间根据技能等级而定。


从者消灭后

被消灭的从者,肉体崩溃,灵魂进入小圣杯。

圣杯启动或是被破坏之后,从者的灵魂回归英灵之座,这次圣杯战争的记忆也会回归英灵之座上的本体之处,对于本体来说可以通过类似于看书的方式了解这一段经历。

本体并非英灵的从者会保留其他被召唤时的经历。亚瑟王作为生者,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被召唤时,保有第四次圣杯战争的记忆。其他从者则不会。

但最近的作品中从者往往都多少有其他圣杯战争中出场的记忆。

御主Master

被圣杯选中,成功召唤从者的魔术师,首先选出7名(起始的御三家如有意愿参加圣杯战争则必然被选中)。他们被圣杯授予令咒,获得圣杯战争的参与资格。原则上是只有魔术师才能成为御主,但是罕见的也有持有魔术回路的一般人作为御主被登录。

在月之圣杯战争中,不管使用怎样的手段,只要能登上月球,回忆起自己的身份突破预选,召唤契约从者就可以作为御主参加本选。

新SE.RA.PH出现时,御主只有岸波白野。但是在EXTELLA的结尾,想必会有更多御主作为新居民造访新天地。

除了御主之外,Master还被翻译为“召主”、“主人”等。

职阶

 
从者七骑

Saber基准

筋力
A
耐久
B
敏捷
B
魔力
C
幸运
D
宝具
?

职阶技能是“骑乘”和“对魔力”。

被誉为最优秀的职阶。在过去冬木市的圣杯战争中都赢到了最后。

Lancer基准

筋力
B
耐久
C
敏捷
A
魔力
D
幸运
E
宝具
?

职阶技能是“对魔力”。

擅长一对一作战的从者。

圣杯战争全部由Lancer挑开战幕。

自古枪兵幸运E

Archer基准

筋力
C
耐久
C
敏捷
C
魔力
E
幸运
E
宝具
?

职阶技能是“对魔力”和“单独行动”。

基本能力较差,由强大的宝具弥补。

没几个真正用弓的

Rider基准

筋力
D
耐久
D
敏捷
B
魔力
C
幸运
E
宝具
?

职阶技能是“骑乘”和“对魔力”。

可以召唤幻想种与兵器等骑乘物,大多可以飞行。

虽然基准幸运是E,但不少Rider的幸运都很高。

帝王将相云集的职阶。

Caster基准

筋力
E
耐久
E
敏捷
C
魔力
A
幸运
B
宝具
?

职阶技能是“阵地作成”和“道具作成”。

唯一以魔术为主要战斗方式的从者。因为大部分从者都多少有对魔力技能,所以Caster在普通对战中通常吃不到什么甜头。因此被称为最弱的从者。

但在作成的阵地内进行防御战的话可以说是七职中的最强。

经常出真爱组

Assassin基准

筋力
D
耐久
D
敏捷
B
魔力
E
幸运
B
宝具
?

职阶技能是“气息遮断”。

冬木市的圣杯战争限定召唤哈桑,其他圣杯战争无此限制。

职阶基准幸运B,但实际上大多都是E,而且也的确对得起这个E。

Berserker基准

筋力
B
耐久
C
敏捷
A
魔力
D
幸运
E
宝具
?

职阶技能是“狂化”。

传说中有发狂事迹的英灵才能被以此职阶召唤,不过FGO里的一些从者如贝奥武夫、摩根等是例外。有一些Berserker没有发狂,他们的狂化技能都很低。

原本是为了强化较弱小的从者的职阶。以狂化强化能力值,代价是失去理性,一部分技能和宝具会无法使用,耗魔量也会增加。前四次冬木圣杯战争中,Berserker组都是因为御主无法供应魔力给暴走的从者而自灭的。但唯一一例用狂化强化弱小英灵的案例只有弗兰肯斯坦。

狂化等级太高的话可能御主都无法指挥,必须用令咒才行。也有一些狂化等级非常高但可以正常对话的案例,比如清姬,但他们的思考逻辑都已经单一化到无法沟通。

但也有反例,如果从者本来就常驻疯狂状态再以Berserker职阶召唤的话,可能会导致负负得正变回正常人,比如FSF的开膛手杰克。

知名度补正

从者的能力会受到本人在被召唤的地点的知名度的补正。

如果非常知名,受到高度信仰的支援,被召唤时能力值会得到强化。如果库丘林在爱尔兰被召唤的话,能力值会上升,追加城、战车的宝具与不眠的加护技能。

系列中弗拉德三世在罗马尼亚被召唤。因其在罗马尼亚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护国之鬼将,所以得到了极高的知名度补正,可以和原本对抗不了的顶级从者迦尔纳对战。但一旦来到空中花园就会失去该补正。

但这不会使得从者超过原本的巅峰强度。

两大势力

魔术协会

主条目:魔术协会

魔术师组成的自卫管理团体,负责管理魔术世界,保证其隐蔽与发展。

协会可以推荐魔术师参加圣杯战争。此前是一人,第五次圣杯战争时为两人。

圣杯战争在时钟塔被刻意隐匿了消息,被大部分魔术师视为远东的儿戏而被瞧不起,对其抱持怀疑态度,直到君主·埃尔梅罗在冬木暴死为止,圣杯战争的危险度才被正视。

与圣堂教会缔结了互不侵犯条约,同意教会派遣监督者来监督圣杯战争的进行。

圣堂教会

主条目:圣堂教会

教会确认了这个圣杯并非是他们所追求的教义中的圣杯,因此不会去追求它,只把它交给合适的人。

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达成协议,派遣一名监督者管理圣杯战争仪式。为了确保立场中立而由教会的神职人员担任。

从者召唤成功时,监督者将会得知。七骑从者集齐时,宣布圣杯战争开始。如果御主有重大违规,可以处以剥夺令咒等处罚。也可以向御主发出围剿某个危险目标的指令并提供报酬。当有御主落败时,可以前往教会寻求庇护。

此前被回收的令咒将被监督者保存。

历代圣杯战争

 
圣杯战争时间轴

正作

按游戏Fate/stay night中说法的第一到第四次圣杯战争有以下特点:

  • Saber都活到最后(因此被认为是最强职阶)。
  • Assassin都是哈桑·萨巴赫。
  • Berserker的御主都被吸干魔力而死。
  • 第一到第三次圣杯战争召唤出的从者都是历史上被定义为英雄者(违规召唤的安哥拉曼纽例外)。从第四次圣杯战争开始可以召唤出非英雄的从者。

第一次圣杯仪式

时间:1800年前后

见证者:宝石翁

最初的圣杯战争。事先没有正式订下规则。

因为没有想到仪式会怎么进行,所以没有战斗的预想。仪式开始之后御三家发现只有一组人可以使用圣杯,于是御三家之间开始争斗。

御主作为“参加者”的意识稀薄,由于没有令咒,出现从者不服从命令的情况等原因,这次圣杯召唤尚未形成仪式的外形就失败。

圣杯降灵地点是柳洞寺。[1]

第二次圣杯战争

时间:19世纪60年代

鉴于第一次的失败,规划出细节规则。

新增了“令咒系统”完成,使得御主能够使役从者。

以“知道圣杯的启动式”为报酬,招聘了外来魔术师参加。

原本预定是只有御三家之间的争斗,但之后御三家决裂,其他四组也加入争夺。最终所有参加者全灭,仪式失败。

圣杯杯降灵地点是远坂府邸。[1]

第三次圣杯战争

第三次圣杯战争(20世纪30年代)
从者 从者真名 御主 监督者
Saber 艾德费尔特姐 二十多岁的言峰璃正
Lancer 芬恩·麦克库尔 达尼克·普雷斯顿·千界树
Archer
Rider
Caster
Assassin 哈桑·萨巴赫 某人偶师
Berserker
Avenger
安哥拉曼纽 爱因兹贝伦家

历届圣杯战争的转折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举行的一届。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开始介入,派遣了监督者言峰璃正。帝国陆军和纳粹也围绕着小圣杯掺了进来,以帝都为舞台展开了战斗。

爱因兹贝伦家作弊,违规召唤出了规格外职阶Avenger的英灵安哥拉曼纽,但是Avenger却意外地弱小如普通人,在圣杯战争开始后第四天就死亡了,灵魂被回收进大圣杯。大圣杯的无色之力被以恶之愿望成型的Avenger污染成黑泥。

艾德菲尔特家族的双胞胎姐妹参战,结果妹妹“战死”,姐姐生还。从此艾德菲尔特开始厌恶与日本有关的一切。

最终因小圣杯被破坏而失败。

圣杯降灵地点是冬木教会。[1]

第四次圣杯战争

相关作品:Fate/zero

第四次圣杯战争(1994年11月始)
从者 从者真名 御主 监督者
Saber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卫宫切嗣 已是老人的言峰璃正
Lancer 迪尔姆德·奥迪那 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奇博尔德索拉乌·纳泽莱·索菲亚利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奇博尔德
Archer 吉尔伽美什 远坂时臣言峰绮礼
Rider 伊斯坎达尔 韦伯·维尔维特
Caster 吉尔·德·莱斯 雨生龙之介
Assassin 百貌之哈桑 言峰绮礼
Berserker 兰斯洛特 间桐雁夜

在这次圣杯战争中,爱因兹贝伦家吸取之前的教训,将小圣杯做成了能自己活动的人造人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并雇佣了外部的“魔术师杀手”卫宫切嗣进行战斗。

监督者言峰璃正本意协助远坂时臣取得圣杯,并让自己的儿子言峰绮礼加以协助,但事情出乎了所有人意料,言峰绮礼内心的欲望以及Archer吉尔伽美什对于远坂时臣的不耐烦导致远坂时臣被言峰绮礼所杀,言峰绮礼后成为吉尔伽美什的Master,成为最强大的势力。最后卫宫切嗣看透了圣杯已被“此世全部之恶”安哥拉曼纽污染的本质,用令咒下令Saber毁掉圣杯,但是其中仍然流出了“此世全部之恶”的黑泥引发大火,吉尔伽美什也被黑泥赋予了肉体而超越英灵,活到了第五次圣杯战争。卫宫切嗣在大火中救出了一名男孩,取名卫宫士郎,也就是第五次圣杯战争的主角之一。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结束后,卫宫切嗣留在了冬木市,他利用生命中最后几年时间摸清了圆藏山的地下大空洞的结构,避开了大圣杯法阵的防御,在山体上做出了一个瘤,预计在三十到四十年后,这个瘤对山体的日渐改变会最终使得大空洞崩溃,连带大圣杯法阵被完全破坏。……如果大圣杯积蓄魔力的周期依旧是六十年的话,圣杯战争的历史将会如卫宫切嗣所愿在第四次画上句号。

圣杯降灵地点是冬木市民会馆。

第五次圣杯战争

相关作品:Fate/stay night

第五次圣杯战争(2004年2月始)
从者 从者真名 御主 监督者
Saber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卫宫士郎
(UBW线:→远坂凛)
言峰绮礼
Lancer 库·丘林 巴泽特·弗拉加·麦克雷米兹言峰绮礼
Archer 英灵卫宫 远坂凛
(UBW线:→Caster)
Rider 美杜莎 间桐樱间桐慎二(伪臣之书)
Caster 美狄亚 阿特拉姆·加里阿斯塔葛木宗一郎
Assassin 佐佐木小次郎 Caster
Berserker 赫拉克勒斯 伊莉雅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
Archer(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 言峰绮礼
真Assassin 咒腕之哈桑 间桐脏砚
Saber Alter
(仅HF线)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Alter 间桐樱

发生于2004年。胜者为卫宫士郎。

圣杯降灵地点是柳洞寺。

夜之圣杯战争

夜之圣杯战争(2004年)
从者 从者真名 从者扮演者 御主 御主扮演者 监督者
Saber
Saber Alter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Alter
艾德费尔特姐妹 远坂凛&间桐樱 卡莲·奥尔黛西亚
Lancer
Archer
Rider
Caster
Assassin 哈桑·萨巴赫 某人偶师
- 赫拉克勒斯 爱因兹贝伦的御主 伊莉雅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
Avenger 安哥拉曼纽 - 巴泽特·弗拉加·麦克雷米兹 -
新加入的圣杯战争相关人物:巴泽特·弗拉加·麦克雷米兹Avenger卡莲·奥尔黛西亚

已有的圣杯战争参战者:言峰绮礼以外的第五次圣杯战争参与者

圣杯的解体

时间:第五次圣杯战争十年后,21世纪10年代

人物:君主·埃尔梅罗二世时任远坂家主

第五次圣杯战争约十年后。君主·埃尔梅罗二世造访冬木市, 与远坂家当主一同出马进行大圣杯的完全解体。由于魔术协会策划复兴大圣杯,双方完全对立。在堪比圣杯战争的大骚动之后,大圣杯被解体。冬木市的圣杯战争,在此迎来完全的终结。[1]

东京圣杯战争

第一次东京圣杯战争

苍银的碎片
从者 从者真名 御主
Saber 亚瑟·潘德拉贡 沙条爱歌
Lancer 布伦希尔德 奈杰尔·赛瓦德
Archer 阿拉什 艾尔莎·西条
Rider 奥兹曼迪亚斯 伊势三玄莉
Caster 冯·霍恩海姆·帕拉塞尔苏斯 玲珑馆当主
Assassin 静谧之哈桑 仁贺征尔
Berserker 亨利·杰基尔&海德 来野巽

具体设定和上文有所不同。御主和从者都有着阶位之分。

沙条爱歌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即将把妹妹绫香丢进大圣杯作为祭品时被Saber从背后一剑刺穿。圣杯战争无疾而终。

第二次东京圣杯战争

苍银的碎片本篇
从者 从者真名 御主
Saber 亚瑟·潘德拉贡 沙条绫香
Lancer 库·丘林 玲珑馆美沙夜
Archer 吉尔伽美什 某公司老板
Rider 珀尔修斯 伊势三杏路
Caster 美狄亚
Assassin 佐佐木小次郎
Berserker 赫拉克勒斯 桑格雷德·法恩(圣克里毅多·凤)
Beast 沙条爱歌

圣杯战争的最后,沙条绫香与Saber、Archer和Lancer一同对抗爱歌和上一次圣杯战争中留在圣杯里的六名被黑泥污染的从者。

伪圣杯战争

Fate/strange Fake中出现的圣杯战争,时间上发生在第五次圣杯战争后的十年,地点在美国的雪原市(Snowfield)。其组织者花费了七十年的时间将这里建造成城市,并在其中隐藏了冬木市的圣杯碎片。被各路势力召唤的出来的前六位从者是“伪从者”,目前是为了补足雪原市的地脉,之后召唤出的第七位从者狮心王理查才是真从者,也意味着这场伪圣杯战争升华为了真圣杯战争(伪从者与真从者仅是系统上而非实力上,吉尔伽美什也是伪从者之一)。其中出现了吉尔伽美什、恩奇都、阿尔喀德斯赫拉克勒斯的Avenger形态等强力从者,还有被赋予Lancer职阶的普通人、久宇舞弥之子Σ,以及被植入五枚令咒、名为绫香·沙条的金发女子,形势错综复杂。

伪圣杯战争
从者 从者真名 御主
Saber 狮心王理查 绫香·沙条召唤其的人被Assassin杀死,其魔力链接至绫香·沙条身上,并缔结契约。
Lancer 恩奇都 银狼合成兽
Archer 吉尔伽美什 某无名魔术师被蒂妮·切尔克所杀→蒂妮·切尔克
Rider 苍白骑士 缲丘椿
Caster 大仲马 奥兰多·里维
Assassin 女性狂信徒 捷斯塔·卡尔托雷死徒
Berserker 开膛手杰克 弗拉特·艾斯卡尔德斯已被其体内的存在“提亚”替代
真Lancer 真Lancer即为久宇舞弥之子Σ,召唤了不是从者的Watcher,自己成为了真Lancer
真Archer→Avenger 赫拉克勒斯→阿尔喀德斯 巴兹迪洛特·科蒂利奥
真Rider 希波吕忒 包括远坂凛,露维亚在内的三十名埃尔梅罗教室的学生
真Caster 弗朗索瓦·普勒拉蒂 弗兰切斯卡与真Caster为不同身体的同一人
真Assassin 哈桑·萨巴赫 法尔迪乌斯
真Berserker 芬巴巴因触媒影响变为钢铁巨兽 哈莉依靠于附身在爱因兹贝伦家人造人身上的伊什塔尔
Watcher Σ

Fate/Apocrypha

Fate/Apocrypha为Fate/stay night的平行世界,以第三次圣杯战争作为分歧点。

平行世界第三次圣杯战争

平行世界第三次圣杯战争(20世纪30年代)
从者 从者真名 御主 监督者
Saber 艾德费尔特姐妹 二十多岁的言峰璃正
Lancer 芬恩·麦克库尔 达尼克·普雷斯通·千界树
Archer
Rider
Caster
Assassin 哈桑·萨巴赫
Ruler 天草四郎时贞 爱因兹贝伦家

Fate/Apocrypha中,在第三次圣杯战争,爱因兹贝伦作弊,违规召唤了Ruler天草四郎时贞而不是Avenger安哥拉曼纽,因此大圣杯未被污染。

达尼克·普雷斯通间桐脏砚、与爱丽丝菲尔外貌一样的人造人参与此次圣杯战争。

纳粹德国和帝国陆军同样介入,达尼克是纳粹的代表。Ruler接触到了圣杯,成功受肉,却因为御主之死而落败。达尼克靠着芬恩的舔手指宝具找到了圣杯的所在地,大圣杯被纳粹抢夺,但在罗马尼亚时被达尼克背叛,圣杯被隐藏在罗马尼亚。御三家衰落,间桐家几乎完全毁灭。

为了防止有人寻找圣杯,魔术协会于是不得不对魔术世界公开了圣杯战争的讯息。叹息着根源遥不可及的魔术师们了解了可以通过此仪式进一步接近根源之后便开始疯狂地着手制作圣杯,其中有一个劣化的圣杯成功。

在此世界中,亚种圣杯战争到处都在发生,小至二骑,多至五骑从者开打。在年轻魔术师之间组成了类似圣杯战争攻略百科的团体,绞尽脑汁试图超越顽固的老人们。

早期因为Assassin耗魔低,且杀害御主远比击杀从者容易,所以Assassin大杀四方。后来御主们找出了应对策略,在确认Assassin被召唤后直接结成反Assassin阵营的包围网。由于Assassin只能召唤出哈桑且数量有限,所以所有哈桑的数据都已经被摸得一清二楚。

由于灵脉不如冬木,所以大部分从者无法发挥冬木的实力。结果为了增强从者实力,经常演变成高知名度从者触媒的争夺战,比如在希腊就是赫拉克勒斯触媒争夺战,抢到的魔术师在开打之前就取得了胜利。赫拉克勒斯被禁止之后,下一次又变成了阿喀琉斯触媒争夺战。这使得希腊的亚种圣杯战争都没有怎么认真举办过。

本篇

圣杯大战(20世纪40年代)
从者 从者真名 御主 监督者
Ruler 贞德 言峰四郎
黑之Saber 齐格飞 戈尔德·穆吉克·千界树
黑之Lancer 弗拉德三世 达尼克·普雷斯通·千界树
黑之Archer 喀戎 菲奥蕾·弗尔维吉·千界树
黑之Rider 阿斯托尔福 赛蕾妮可·艾斯科·千界树齐格
黑之Caster 阿维斯布隆 罗榭·弗雷因·千界树
黑之Berserker 弗兰肯斯坦 考列斯·弗尔维吉·千界树
黑之Assassin 开膛手杰克 相良豹马六导玲霞
红之Saber 莫德雷德 狮子劫界离
红之Lancer 迦尔纳 芬德·沃尔·森贝伦→言峰四郎
红之Archer 阿塔兰忒 洛特维尔·佩尔金斯基→言峰四郎
红之Rider 阿喀琉斯 潘特尔兄弟→言峰四郎
红之Caster 威廉·莎士比亚 金·拉姆→言峰四郎
红之Assassin 赛米拉米斯 言峰四郎第三次圣杯战争获得肉体的Ruler,天草四郎时贞
红之Berserker 斯巴达克斯 潘特尔兄弟→言峰四郎

Fate/Apocrypha中,圣杯战争的系统也随着御三家的衰弱而泄露,世界各地展开亚种圣杯战争。

在正作五战的时间点,罗马尼亚的千界树家族(黑方)凭借圣杯召唤出七骑从者叛出魔术协会,幸存的魔术师启动了圣杯的保险装置,魔术协会(红方)也召唤出了七骑从者,圣杯本身召唤了Ruler贞德加入这次七骑对七骑的圣杯大战。

御三家和冬木方面,爱因兹贝伦家没有能力再造出大圣杯,某个眼神已死的魔术师杀手也不会和他们合作,似乎迟早会变成EMIYA[Assassin];间桐家完全没落;远坂家则回到了初代远坂永人的魔术武术结合的方式上,双马尾的姐姐成为了魔拳师,而妹妹被过继给了时臣母亲的娘家艾德费尔特家,和某个金钻头组成了职业摔跤手组合。士郎没有改变自己的姓氏,在冬木过着快乐的校园后宫生活。

圣杯大战以黑方的惨胜告终,化作孤高温柔的龙的齐格将即将发动第三法的大圣杯抱着飞入了世界里侧。战后千界树家被解体,千界树家的御主考列斯作为人质被送到时钟塔。

在圣杯大战一段时间之后又有了在挪威举行的、一名御主召唤两名从者的圣杯战争。其中一组分别是亚丝拉琪和朗纳尔·洛德布洛克。

恩兹华斯圣杯战争

恩兹华斯圣杯战争
职阶卡 使用者
Saber卡 扎卡利·恩兹华斯(人偶)
Lancer卡 肯尼斯(人偶)
Archer卡 安洁莉卡(人偶)
Rider卡 间桐雁夜(人偶)
Caster卡 阿特拉姆(人偶)
Assassin卡 间桐慎二(人偶)
Berserker卡 碧儿翠丝·芙劳尔查德(人偶)
废卡→Archer卡 间桐樱卫宫士郎

Fate/Grand Order

时间:2004年

冬木只举办一次圣杯战争。最终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及其从者所罗门获胜,马里斯比利不想使用爱因兹贝伦的方式到达根源,且许下“获得巨额财富”的愿望,并向外界放出“Saber及其御主获得胜利”的谣言,所罗门许下了变成普通人的愿望,次年以罗玛尼·阿其曼的身份进入迦勒底的医疗部门。

特异点F

圣杯战争期间发生大火,冬木市的人类已经死亡,只剩下从者,Saber黑化后攻击其它从者,除了Caster以外都被其击败并黑化,最终玛修·基列莱特和Caster等人联手击败Saber,结束圣杯战争。

特异点F(游戏)
特异点F(游戏)
从者 从者真名
Saber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Lancer 武藏坊弁庆
Archer 英灵卫宫
Rider
Caster 库·丘林
Assassin 咒腕之哈桑
Berserker 赫拉克勒斯
特异点F(First Order)
特异点F(First Order)
从者 从者真名
Saber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Lancer 美杜莎
Archer 英灵卫宫
Rider 大流士三世
Caster 库·丘林
Assassin 咒腕之哈桑
Berserker 赫拉克勒斯
天览圣杯战争

芦屋道满设计的圣杯战争体系。 术者Caster为召唤而来的英灵从者,天览武者Master为平安时代还活着的人物本身。

术者 天览武者
藤丸立香 坂田金时
美狄亚〔Lily〕 渡边纲
海伦娜·布拉瓦茨基 碓井贞光
卡里奥斯特罗伯爵 卜部季武
童谣 源赖光
冯·霍恩海姆·帕拉塞尔苏斯 酒吞童子
查尔斯·巴贝奇 紫式部
芦屋道满 芦屋道满

Fate/Labyrinth

Fate/Labyrinth
从者 从者真名 御主
Saber 沙条爱歌
Archer 罗宾汉
Caster 美狄亚
Assassin 咒腕之哈桑

月之圣杯战争

  • 与发生在地球上的圣杯战争不同,月之圣杯战争发生在与本篇世界观具有极大差异的平行世界中。
  • 其一是建立于月球之上的超级计算机mooncell,其二是大源枯竭魔术师转化为灵子骇客进入月球参与圣杯战争。
  • 月之圣杯的参战人数远多于地球上发生的圣杯战争,同一职阶的从者同时存在着复数个体,且存在冬木系统里不存在的职阶。
  • 因为mooncell内部的特殊环境,即便是同一个从者也存在着能力上的差异(通常MC版更强一点)。
  • 一共有128名御主,每上一层淘汰一半。原本败者不用死亡,但是在特维斯·H·皮斯曼的干涉下战败者会死亡。

EXTRA Last Encore

层数 职阶 从者真名 御主
Saber 尼禄·克劳狄乌斯 岸浪白野
1 Rider 弗朗西斯·德雷克 间桐慎二
Berserker 大流士三世
Berserker 弗格斯·马克·罗伊
Berserker 列奥尼达一世
2 Archer 罗宾汉 丹·布拉克摩亚
Saber 铃鹿御前
Assassin 风魔小太郎
3 Rider 凡河的怪物 尼里美沙绪
Caster 童谣 爱丽丝
5 Berserker 李书文 尤里乌斯·贝尔奇斯古·哈维
6 Lancer 库丘林 远坂凛
Berserker 吕布奉先 拉妮八世
7 Caster 玉藻前 特维斯·H·皮斯曼
Saver 觉者

注释与参考资料

注释

  1. Acht,德语的“8”。
  2. マキリ的罗马字是MAKIRI;日语中“桐”的发音有KIRI和TOU两种
  3. 葛木宗一郎没有与美狄亚缔结正式契约,因此没有令咒。
  4. 黑海东岸。在希腊神话中是美狄亚的母国

参考资料

  1. 1.0 1.1 1.2 1.3 1.4 テックジャイアン編集部. 聖杯戦争 [圣杯战争]. Fate/complete material Ⅲ World material.. Fate/complete material. エンターブレイン. 2010年10月29日: P4-11. ISBN 978-4047269026 (日本語). 
  2. テックジャイアン編集部. Servantの召喚 [从者的召唤]. Fate/complete material Ⅲ World material.. Fate/complete material. エンターブレイン. 2010年10月29日: P13. ISBN 978-4047269026 (日本語). 
  3. Chants & Incantations | TYPE-MOON Wiki | Fandom. TYPE-MOON wiki (English).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