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本條目☆Kira~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崩壞3瓦爾特05.jpg
潛入聖芙蕾雅的瓦爾特·楊
基本資料
本名 約阿希姆·諾基安維塔寧
瓦爾特·楊(成為第一律者與逆熵盟主後)
別號 第一律者/理之律者第二任
牧月忍冬[1]
髮色 褐髮
瞳色 褐瞳
綠瞳(《逆熵_Anti-Entropy》中)
年齡 8歲1955
53歲2000
70歲主線第13章→83歲後崩壞書
聲優 戴超行(漢語)
細谷佳正(日語)
伊瀨茉莉也(日語約阿希姆)
萌點 溫柔眼鏡養父楊臥起坐
出身地區 芬蘭
活動範圍 北美逆熵、極東聖芙蕾雅學園
所屬團體 逆熵
個人狀態 逆熵盟主、聖芙蕾雅學園歷史老師
於量子之海將使命連同律者核心授予布洛妮婭(崩壞3主線劇情)
被虛空萬藏劫持[2],後同虛空萬藏躍入星門(漫畫 異鄉)
親屬或相關人
父親:埃里阿斯·諾基安維塔寧
前任第一律者:瓦爾特·喬伊斯
同事:愛因斯坦特斯拉
宿敵:奧托
第一律者繼任者:布洛妮婭·扎伊切克
養子:喬弗利·喬伊斯·楊
學生:無量塔姬子(加州理工大學時)、琪亞娜·卡斯蘭娜(聖芙蕾雅學園擔任歷史老師時)

瓦爾特·楊日語:ワルト・ヨウ)是miHoYo所開發運營的手遊崩壞3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場角色。

目錄

簡介

崩壞3作品的重要劇情人物,逆熵的現任盟主。

在少年時期就認識瓦爾特·喬伊斯,對守護世界的喬伊斯極為敬仰。

後來喬伊斯在1955年感恩節事件中由於對抗天命而身負重傷,自知余命不長的喬伊斯選擇將自己的律者核心連同“瓦爾特WELT”之名與守護世界的責任一同託付給在場的楊,楊由此成為了第二任理之律者。

作為被崩壞派來毀滅人類文明的使者之一·理之律者,卻使用人類所抽象、總結出的概念和規律作為武器來進行戰鬥,並且最終甚至改變了立場,以守護人類文明為己任,是律者中不折不扣的異類。

經歷

漫畫及主線劇情

由於父親的關係,在少年時期就認識瓦爾特·喬伊斯,對從天命和崩壞的侵蝕下守護世界的第一律者瓦爾特·喬伊斯極為敬仰。

後來逆熵與天命正式決裂而爆發大戰,喬伊斯由於對抗天命而身負重傷,儘管進行了搶救處理但傷勢仍然極為嚴重。自知余命不長的喬伊斯選擇將自己的律者核心連同“瓦爾特”之名與守護世界的責任一同託付給楊,楊由此獲得了瓦爾特之名,成為了第二代第一律者,繼任逆熵盟主。

第二次崩壞

2000年第二次崩壞發生前,通過安插在天命中的情報人員得知了巴比倫實驗室的異變,率領部隊前往西伯利亞尋找第二律者。期間與正在執行任務的齊格飛接觸,並暫時結成聯盟。後來為了掩護齊格飛將受傷的德麗莎帶離戰場而與第二律者·西琳發生了正面交鋒。

起初由於無法擊破西琳的虛數屏障而處於下風,甚至一度被貝納勒斯吞食。但隨後認真起來的楊終於發動了理之律者的能力,憑一己之力創造出了代表人類科技的機甲軍隊,通過持續的火力壓制擊破了西琳的虛數屏障並轉移了她的注意力,從而讓愛因斯坦有機會使用原子彈對西琳進行偷襲。儘管在千鈞一髮之際西琳及時做出了反應,使用其空之律者的能力轉移了原子彈從而未被直接命中,但原子彈的餘波仍然對西琳造成了沉重的打擊。然而正當楊打算趁西琳虛弱時使用伊甸之星給予最後一擊時,卻被一不明正體的蒙面小丑奧托·阿波卡利斯偷襲而受重傷,複製的伊甸之星也被破壞。小丑欲殺死楊,被返回戰場的齊格飛所救,後來在巴比倫塔接受愛因斯坦和特斯拉的治療而救回一命。而虛弱的西琳則是被貝納勒斯帶到了月球上。在那裡,西琳獲得了來自崩壞的指示,在解開了月球上封存的崩壞力量後得到了本紀元的征服寶石(可操控雷之律者權能),渴望寶石(可操控風之律者權能),靜謐寶石(可操控死之律者權能),以及疾疫寶石(可操控炎之律者權能)。註:上一紀元的所有律者核心均被用來製造神之鍵。

西琳開始用隕石來攻擊地球上的城市,並向楊喊話,要求楊隻身一人來到月球與西琳決戰。愛因斯坦在西琳投下的隕石中分析出了魂鋼成分,結合逆熵以往對月球的調查結果,認為月球上存在上世代文明的遺蹟,而上世代文明留下來的知識可能會成為擊敗律者的關鍵。於是楊與齊格飛聯手,乘坐阿拉哈托前往月球,由楊吸引西琳的注意力並牽制其行動,齊格飛在二人戰鬥期間去收集遺蹟的魂鋼樣品。楊在與西琳纏鬥之際,利用伊甸之星製作擬態黑洞扭曲了二人所處的時空,運用相對論的鐘慢效應成功地為齊格飛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隨後齊格飛乘坐阿拉哈托返回地球。在一旁觀戰的貝納勒斯感嘆戰鬥的持久,西琳發現自身所感知的時間與貝納勒斯不同而發覺中計,一怒之下運用能力毀滅了楊的肉體,並奪取了理之律者的律者核心。但肉體的毀滅早在楊和愛因斯坦的計劃之內,在肉體毀滅的前一瞬間,楊成功地將自己的意識轉移到了律者核心之中。

西琳奪取理之律者核心之後自認為掃清了一大障礙,於是重新向地球發起進攻,我六個律者核心你能秒我???我當場把這個巴比倫塔吃掉!召喚出了大批崩壞獸,並利用在巴比倫實驗室的人體實驗中死去的實驗體同伴的屍體和在月球上獲得的律者核心製造出了三名擬似律者,在西伯利亞境內大肆破壞。塞西莉亞被緊急召回參加戰鬥。愛因斯坦在魂鋼中發現了卡斯蘭娜家族的加密訊息,齊格飛在解析後的訊息中遇見了凱文留下的思念體,得知並解鎖卡斯蘭娜家族的基因能力,隨後也重返戰場。此時西琳已擊敗符華並奪取了她的“羽毛”,感知到塞西莉亞和齊格飛的威脅的西琳運用“羽毛”所擁有的神之鍵·羽渡塵的能力,將自己連同二人困在了夢境空間之中。

由於西琳吸收了理之律者核心,因此潛伏在律者核心之中的楊也一同進入了夢境空間之中。楊在齊格飛被虛假的日常所欺騙時現身,幫助齊格飛脫離夢境。後來在戰鬥白熱化時再次現身,偷襲了西琳,為月光王座的攻擊創造了機會,使西琳的崩壞能流失大半,從而逆轉了被壓制的局面。在戰鬥最後,奧托發射崩壞能裂變飛彈時,楊用盡了剩餘的能量展開能量護盾保護了重傷虛弱的齊格飛,後因能量耗盡而意識沉睡於律者核心之中。律者核心最後被齊格飛送回愛因斯坦處。第二次崩壞結束後,楊利用了相當長的時間才利用理之律者的力量為自己重新構造了一具肉體。

曾經在加州理工大學教過書,姬子曾經是瓦爾特·楊的學生。[3]

逆熵入侵篇

德麗莎在極東建立聖芙蕾雅學園之後,瓦爾特·楊以歷史老師的身份潛伏在學園中。然而名字和外貌都沒有進行任何的偽裝,其實根本算不上潛伏這時離第二次崩壞才過了十幾年你這是通敵啊德麗莎曾經宣告琪亞娜歷史0分。儘管德麗莎和楊在第二次崩壞期間見過面,但由於事後奧托利用擬態·羽渡塵的力量改寫了德麗莎的記憶,並在所有文獻記錄上刻意抹去了逆熵在第二次崩壞中的存在,因此德麗莎並不知道楊的真實身份。

在《逆熵入侵篇》中,楊在學園的小樹林裡思考人生時偶然被狼狽逃跑中的瓦爾特·喬伊斯的複製人一號(瓦一特)撞上,隨後楊乾脆利落地秒殺了瓦一特。但是,在幹掉瓦一特後,楊出現了吐血的現象,在與愛因斯坦的交談中暗示了自己已時日無多個屁,到後崩的劇情里還活蹦亂跳,甚至和某個酒品很差的紅髮女子搞上了還收養了一個孩子

主線劇情

在遊戲故事開始前,逆熵入侵篇後某未知時間節點,與愛因斯坦逆熵勢力匯合,對海淵城內的海淵之眼進行實驗。然而在進入量子之海後遇見了某個不可名狀的敵意存在。世界蛇隨後勒令愛因斯坦及其餘逆熵勢力退出海淵之眼。在明白自己和蛇之間的戰鬥毫無勝算後,耗盡了自己的力量在量子之海和海淵之眼間建立了一座龐大的迷宮,並留下了自己的意識碎片作為守門人,和迷宮盡頭處的律者核心後消散。有可能又一次將自己的完整意識存入了律者核心中。已在主線第十二章中證明

在主線第十二章·光與影的彼岸中首次出場。在布洛妮婭直面凱文時使用律者核心的力量重構了自己的肉體。凱文並不想與他再次開戰,於是帶著渴望寶石離開了量子之海。瓦爾特隨後與布洛妮婭姐妹在逆熵的支援下分別逃出了量子之海。

主線十二章結尾將第一律者核心交給了布洛妮婭其後回到了逆熵繼續擔任盟主一職。

後崩壞書

崩壞被驅逐出地球後。楊退休了,在E·T Studio擔任總裁。期間收養了當年可可利亞製造的喬伊斯複製體中的嬰兒複製體,將其命名為喬弗利·喬伊斯·楊這喬家人的命名法。。JOJO預定。八年後本因為工作上的原因實際被設計帶著喬弗利一起前往聖方丹,卻遭遇了異變,目前被天命對崩壞第三小隊發現並帶回聖方丹基地,並由小隊護送登上磁懸浮列車離開聖方丹前往開羅,第三小隊繼續調查聖方丹。但父子二人在列車上遇到了本該死亡的奧托·阿波卡利斯一隻手成為了機械手另一隻手正常。奧托說把崩壞能封印在人類可以輕而易舉到達的地方,不叫驅逐,而叫逃避。奧托需要第一律者的力量,邀請瓦爾特參與計劃,但被瓦爾特拒絕。奧托隨之要攻擊瓦爾特,喬弗利·喬伊斯·楊也發動了作為第一律者複製人的能力。 此後,瓦爾特·楊在某個未知的地方醒來,並得知了面前的“奧托”事實上是奪取了一具奧托的魂剛身體的第一神之鍵-虛空萬藏。在隨後兩人的交涉中,第一神之鍵將他的計劃全盤托出:他需要瓦爾特伊甸之星的力量,配合以自身的知識,將擬似·伊甸之星的能力放大千萬倍,並以此完全驅逐月球上的崩壞能(奇怪,伊甸之星的能力是重力或引力,又不是斥力,憑什麼驅逐崩壞能?總感覺楊又被騙了)。而聖方丹的異象僅僅是他一次失敗的實驗而已。在虛空萬藏以喬弗利安全的脅迫下,瓦爾特接受了虛空萬藏的提議...

漫畫異鄉篇

但是在實行計劃前,天命對崩壞第三小隊殺進了浮空宮殿。虛空萬藏放出“天上之人”的將領前來阻攔,但將領被小隊殲滅。這一舉動直接激怒了“天上之人”,於是瓦爾特與擁有信標的虛空萬藏用第四神之鍵一起進入了深層太空。在太空為了要回到地球,瓦爾特與虛空萬藏偽裝成天上之人潛入了它們前線基地,控制了基地的控制室使天上之人的小隊喪失戰鬥能力。但在控制室中,瓦爾特看到了他的學生姬子的照片,大為震驚,連忙質問虛空萬藏這是什麼情況。虛空萬藏告訴瓦爾特這個宇宙有著不同的維度,於是宇宙中存在著與地球的平行世界,這個世界看來正在遭到天上之人的入侵。瓦爾特想要拯救那個世界,虛空萬藏頗感無奈還是同意了瓦爾特的提議。但是飛船遭到嚴重破壞,附近也有一支天上之人的偵察隊。虛空萬藏對瓦爾特頗為感慨但瓦爾特依舊堅信自己的信念。突然平行世界文明派出尼古拉斯和時雨綺羅前來搭救瓦爾特與虛空萬藏,二人帶著新的使命穿過傳送門回到地球。

能力

伊甸之星

第九神之鍵·伊甸之星是瓦爾特的武器,當年喬伊斯一行人通過追查在上個世代文明遺蹟中發現的一系列線索後成功得到。其能力為控制重力。

不論是喬伊斯的複製人還是楊都使用過控制重力的能力,並且平常主要使用的也都是這個能力。但這是神之鍵的能力,並非律者自身的真正能力,而律者能力一般不輕易使用。

在第二次崩壞的戰場上,楊曾經通過伊甸之星的能力秒殺了大片崩壞獸。在瓦一特入侵聖芙蕾雅學園時,楊也利用該能力秒殺了瓦一特。

理之律者

第一律者在完全理解了一個事物的“解釋”之後,就能以自己的力量再次復現該事物,因此第一律者又被稱為“理之律者”。@衛宮士郎

不論是自動步槍還是巨型戰艦,甚至是神之鍵,只要是知曉了其機械結構和運作原理的事物,瓦爾特都能憑空復現。Trace On!

並且只要是被第一律者複製過的東西,都會形成“肌肉記憶”,身體會記住其藍圖,從而在下次更好地複製。這份記憶隨著身體而傳遞,因此即使是沒有持有第九神之鍵·伊甸之星的瓦爾特·喬伊斯的複製人也能夠使用其重力控制的能力。

在瓦爾特·楊對戰西琳時,楊就曾憑著一己之力憑空投影出了代表人類文明最高科技水平的機甲軍隊,利用軍火庫猛烈的火力向西琳發起了攻擊。然而這份力量對於楊的身體來說也是個極大的負擔。

在布洛妮婭與凱文對峙並被吊銷駕照時,瓦爾特·楊用律者核心的力量重構了自己的肉身。

聖痕

瓦爾特·楊
逆熵盟主
最高可晉升至五星
盟主
全傷害提高20%,律者形態下冰凍元素傷害提高50%
信念
冰凍元素傷害提高20%,每次攻擊(冷卻時間0.3秒)擊中敵人後使其受到來自該角色的冰凍元素傷害提高1.0%,持續5秒,最多疊加10次,每次疊加刷新持續時間
傳承
全傷害提高15%,冰凍敵人時獲得護盾,並每秒回復50點生命。持續10秒,冷卻時間15秒,護盾期間只會受傷不會被打斷,受到攻擊破碎
套裝效果 不屈兩件套
每15次非蓄力攻擊可獲得一次蓄力強化狀態:下一次蓄力攻擊及之後5秒內,蓄力攻擊全傷害提高60%,蓄力強化狀態結束之後清空計數。角色進入戰鬥狀態(每場戰鬥限一次)可直接獲得蓄力強化狀態
逆熵三件套
冰凍元素傷害提高40%。釋放必殺技後16秒內,蓄力攻擊會形成持續3秒的引力漩渦,吸引周圍敵人,冷卻4秒

軼事

姬子有一腿

在《崩壞3》漫畫“聖痕之謎篇”的初設中曾經易容以漫畫家“牧月忍冬”之身份接近琪亞娜一行人,後被可可利亞抓獲後亮出自己身份,私下想要拯救姬子。但隨著“聖痕之謎篇”被官方打入黑歷史,這個和姬子有一腿的設定也隨即被米忽悠黑歷史掉然後《異鄉篇》又挖出來了,而最新的設定是和特斯拉有一腿現階段無法確定,但從喬弗利·喬伊斯·楊的描述中能大致推測,在《後崩壞書》中和特斯拉一起收養了瓦爾特·喬伊斯的複製人之一:喬弗利·喬伊斯·楊

注釋與外部連結

  1. 舊設《聖痕之謎》篇中在廣州茶樓接近琪亞娜眾人的偽裝身份
  2. 劫持是現象性描述,虛空萬藏似乎要與其合作
  3. 2018年崩壞3夏季活動劇情“仲夏幻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