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东云彰人

Sekai icon.pn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这里是与虚拟歌姬一起演出的"世界"——世界计划 彩色舞台 feat. 初音未来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祝您在萌娘百科度过愉快的时光。

诚邀各位加入世界计划编辑组606067741(入群前请注明萌百ID)

負けの夜
Card 212 trained cutout.png
人设
Sekai akito01.png
基本资料
本名 東雲しののめ 彰人あきと
(Shinonome Akito)
别号 akt、弟弟君、张仁
发色 橙发黄发(挑染)
瞳色 青朽叶色
身高 174cm
年龄 16岁
生日 11月12日
星座 天蝎座
声优 今井文也
萌点 耳环弟弟强气傲娇挑染双重人格
所属团体 Vivid BAD SQUAD
爱好 时装搭配
喜欢的食物 松饼、芝士蛋糕
讨厌的食物 胡萝卜
擅长的事情 节奏口技
不擅长的事情
学校 神山高校
学年 高校1年生
班级 C组
亲属或相关人
Vivid BAD SQUAD初音未来镜音连MEIKO小豆泽心羽白石杏青柳冬弥

姐姐:东云绘名 迫害对象:天马司

抱着玩玩的心态踏入这里 可这并不是片好天地啊遠足気分で足を踏み入れて いい世界じゃねぇんだよ

东云彰人東雲しののめ 彰人あきと)是《世界计划 彩色舞台 feat. 初音未来》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代表色为#FF7722

目录

简介

彰人是神山高校的一年级生,Vivid BAD SQUAD的成员。

喜欢吃的食物是薄饼和芝士蛋糕,不喜欢吃的食物是胡萝卜。

憧憬著杏的父亲,从中学时代便开始进行音乐活动。

与搭档青柳冬弥以“BAD DOGS”的名义在Live House等地演唱。

乍看之下,好像很懂得待人接物……其实是两幅面孔

经历

主线剧情

主线

在主线第四话第一次出场。 彰人与冬弥在演唱会厅练习结束后来到WEEKEND GARAGE遇到了杏和心羽刚相遇就因为看起来很可怕吓到了心羽,在了解心羽没有参加过活动后质疑她超越「RAD WEEKEND」的觉悟并且提出了参加活动的邀请。就是因为看不起所以想通过活动碾压她们

↑前期还是优男模式,后面迅速变脸变得非常不屑。

活动演出当天到杏与心羽Vivids的场合时电缆被洸太郎支持Bad Dogs的路人切断从而没了背景音,虽然彰人对此表示非常愤怒但面对杏的质疑时承认了是他们干的,为此双方大吵了一架。

↑到目前的彰人仍然瞧不起心羽并且表示自己非常讨厌半吊子的人。

再次在WEENEND GARAGE遇到杏与心羽时被两人邀请再次参加了演出活动。演出非常成功,彰人道歉也认同了她们的实力。

活动结束后冬弥突然表示不再和彰人一起并使用激将法将彰人激怒,因自己的音乐受到质疑的彰人勃然大怒并照脸打了冬弥一拳,最终两人不欢而散。

再次来到WEEKEND GARAGE的心羽和杏遇到了早就在那里的彰人。结果心羽又被彰人的态度吓到了。

之后的彰人一直自己出活动并表示冬弥一开始就不是什么伙伴。

仍然被困扰着的彰人发现了手机里的「UNTITLED」并进入了「SEKAI」。镜音连把彰人拖进了crase cafe并提起了作为彰人的伙伴的冬弥,听到后的彰人厉声说“那家伙才不是什么伙伴”并表示冬弥已经和他没关系了。把连吓了一跳然后道了歉

被MEIKO点醒后彰人意识到还不知道冬弥说的是否为真心话,于是接到谦先生的电话并被通知冬弥目前在店里的彰人起身向MEIKO等三人道谢并请求谦先生不要挂电话后赶回了WEEKEND GARAGE。

因电话没有挂断所以彰人听见了另一头的冬弥向谦先生坦白事实原因。最终彰人赶到WEEKEND GARAGE与冬弥化解了矛盾。两人坦白想法后杏突然出声把彰人吓了一跳

后四人因为UNTITLED发光进入了SEKAI,双方与MIKU合唱了“由四人心愿组成的歌曲”READY STEADY后一拍即合组成了Vivid BAD SQUAD。

活动剧情

六、いつか、背中あわせのリリックを

(待补充)

九、セカイのハッピーニューイヤー!

(待补充)

十二、Period of NOCTURNE

(待补充)

二十一、STRAY BAD DOG

(待补充)

卡面剧情

★1[备受好评的实力者]

前编
(宫益坂) 彰人:啊……绘名这家伙,至少自己去便利店啊……真的是,还以为只要给钱就行……

冬弥:不管怎样买到了芝士蛋糕。还挺好吃的,我还是第一次吃便利店卖的蛋糕。

彰人:对吧。这里的蛋糕我一直很喜欢。(嚼)嗯——每天吃这个都行——

(汪汪汪!!)

彰人:!

みのり:等等我SAMO!不要跑那么快!

冬弥:这只狗挺大啊。

彰人:嗯,嗯……

冬弥:怎么了?

彰人:没。没什么。

(汪汪汪!!!)

みのり:诶?为什么跑到那边去?

彰人:……!!!

冬弥:(彰人不会……)(挡在前面)好啦,到这里来。(汪汪!咕噜噜……)在闻……因为我们身上有好闻的味道吗。

みのり:对,对不起!SAMO突然跑到那边去了……

冬弥:是因为我们刚刚吃了芝士蛋糕吗。(汪汪!)嗯?想被摸吗?(咕嗯……)很亲近人呢。它是什么品种的?

みのり:萨摩耶。这种狗都很大,软乎乎的!

冬弥:毛确实很蓬松……很可爱。

彰人:(皱眉)……

みのり:SAMO,差不多该走了哦!(对彰人)那个,抱歉吓到您了!

彰人:啊,没关系,只是稍微被吓到了。

(汪汪汪!)

彰人:!

冬弥:SAMO酱再见。

みのり:被好好地摸了很多次头,太好了呢SAMO。谢谢您!

冬弥:嗯。

彰人:回,回家时小心点。

みのり:好的!

(汪汪汪!)

彰人:………………

冬弥:(笑)

彰人:笑什么笑。

冬弥:没什么。

彰人:骗谁呢。明明在笑吧你。

冬弥:没有这种事。只是,不擅长应对狗……什么的。

彰人:不是不擅长。只是以前……就是那个……被咬过而已。

冬弥:这样吗。(笑)

彰人:你果然在笑吧。可恶……


后编
(神山高中 高一C班)

(咚)

彰人:嗯?什么东西?刚刚那个声音……

???:怎么回事啊类!刚刚爆炸了啊!

彰人:……中庭?


(神山高中 中庭)

司:这一看就是火药吧!你用了火药吧!

类:没有没有,不可能用的呀。这里可是学校。

司:骗子!那为什么爆炸了啊!看我头发都乱了!

类:没问题,和平时没什么不同哦。

司:怎么可能啊!

老师A:喂!怎么又是你们两个!

司:糟了,老师来了。喂,不快点逃……诶,不见了!

类:哈哈哈哈哈☆

司:无情!!!


(神山高中 高一C班)

彰人:……什么玩意儿。

同班同学:啊,是天马学长和神代学长吧。两个怪人。在高二也很有名呢。

同班同学:好像……叫“怪人onetwo finish”吧。

彰人:……“怪人onetwo finish”?什么啊这么土的名字……学校里也有这种人啊。绝对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

冬弥:彰人,在吗?

彰人:嗯,怎么了?

冬弥:也不是什么大事。放学后能稍微陪我一下吗?

彰人:可以倒是可以……发生了什么吗?

冬弥:有想给你介绍的前辈。

彰人:前辈?

冬弥:从我小时候就很照顾我的前辈,我想让彰人见见他。他也弹钢琴,原来经常和我一起玩。音乐方面的造诣也很高,我很尊敬他。

彰人:诶……很尊敬的前辈,吗。(他明明在说古典乐有关的话,却是这幅表情,真难得……)被你夸到这种程度的前辈,我也想见一见呢。(笑)


(放学后)

冬弥:前辈应该在2年级的教室里等着。

彰人:说起来,这个前辈叫什么名字?

冬弥:司学长。天马司学长。

彰人:嗯……嗯?天马?(这个名字,总感觉在哪儿听过……)


(高二 C班)

冬弥:打扰了。

类:啊啊,司同学你的刘海真的烧焦了诶~

司:你以为是谁的错啊!唔……这怎么才能变回去啊……

彰人:(!这两个人是白天的怪人onetwo……!怎么在这种地方遇见……)

冬弥:司学长,您久等了。

彰人:……哈?(等等,不会……!)

司:啊,冬弥你来了!等好久了!

冬弥:很抱歉在您忙的时候打扰您,谢谢您抽时间和我们见面。

司: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在意!我和你就是关系好嘛!

类:哦呀,你就是青柳冬弥吗?看起来这么认真的好青年竟然会尊敬这种相当不可思议的人呢。

司:谁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人啊!

冬弥:彰人,这就是我午休提到的我尊敬的前辈。

彰人:认真的吗……

★2[Vivid BAD SQUAD]

前编
(神山大道)

彰人:啊,比想象中早到。他来之前先听一下之前录的音吧。……(第二部也挺好的……问题是高潮的进入和速度吗……)……(哈……不管试多少次,只有那里不能很好的融合进去啊……)

冬弥:……对不起,我来晚了。

彰人:啊,你来了。来听一下这个。特别是进入高潮的部分和最后的反复,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冬弥:……知道了。……(进入高潮的部分……啊,这里吗。)

彰人:怎么样?

冬弥:是从第二段进入高潮的那部分重点不清的问题吗?

彰人:只是感觉那部分合不上……重点吗……确实可能是因为这个。

冬弥:你的话,只要意识到了就总能解决吧。然后是,最后反复部分的问题。

彰人:嗯,怎样?

冬弥:勉强把音降下去了。

彰人:啊……果然是这里的问题吗。可恶……就是那个地方太显眼了。

冬弥:不相当认真听的话听不出来的。

彰人:说什么呢。这能糊弄吗。你在我旁边唱歌,一开始就知道了吧。

冬弥:……嗯。

彰人:对吧。我不想妥协。这个比什么都重要。

冬弥:……这样吗。

彰人:而且,先不说你,最近和心羽、杏一起唱歌的时间变多了,她们说不定也会感到这里很奇怪。而且就算听众听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也不能在你和她们的面前唱成这样吧。

冬弥:嗯。……(笑)

彰人:干嘛啊。一直盯着我看。

冬弥:没什么。

彰人:明显不是什么都没有的表情吧。快点说,搞得我都在意了。你不是什么都在脸上表现来的类型。至少你在表现出情绪的时候,还是得好好问清楚。(至少想知道伙伴在想些什么啊)

冬弥:彰人?怎么了?

彰人:什么也没有,在等你的回答——你刚在想什么?

冬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看中了小豆泽和白石的实力,之类的。

彰人:……比起在这里搞音乐的同年代的家伙中占绝对优势吧。

冬弥:很坦诚啊。

彰人:没办法啊。因为就是事实。……好了,差不多该去练习了吧。不管怎样,我不想就半吊子的状态登台,今天要陪我到最后啊。

冬弥:嗯,当然。


后编
(vivid 大道)

彰人:喔,新品出了。应季的吗?店长!我先把那边的纸箱打开了喔!

店长:嗯,谢谢!拜托你和以往一样把这些摆出来。

彰人:嗯。(能最先看到新品,这就是当店员的好处啊。还有充足的时间在客人来之前检查一下……)

心羽:东云会不会在呢。

杏:这个时间段的话应该会在……啊,在那。

彰人:呃……

心羽:啊,早上好,东云。

杏:我就说在吧。从来我家店的时间段和星期推理一下,大概就知道了。

心羽:嗯!小杏好厉害!

彰人:……只是来冷嘲热讽的话就赶紧走。

杏:我们明显是客人吧。啊,店长,好久不见!

店长:喔,小杏来啦。今天和朋友一起吗?

杏:对!实际上这个孩子……

店长:(电话响)啊!抱歉,我出去接个电话。彰人,之后就拜托你了。

彰人:我明白了!……没办法了……

杏:诶~~店员可以用这样的表情招待客人吗?

彰人:吵死了。快点说事。

心羽:啊,嗯……想找件衣服……

彰人:怎样的?

心羽:那种……像小杏一样的感觉,很帅气的、能在舞台上用的……

彰人:…………这个,还有这个。更喜欢哪个?

心羽:诶?这两个的话……右边的吧。

彰人:好。那接下来……这个和这个呢。

心羽:左边那个……

彰人:喔~意外的很大胆啊。大概的喜好我知道了。稍微等一下。

这样怎样?搭配起来也挺好的吧。

心羽:啊!好好看!谢谢你东云!

杏:嗯~感觉挺好的,心羽,要不要先试一下?

心羽:嗯!嗯,应该可以……吧?

彰人:试衣间在那边。

心羽:嗯!谢谢……

彰人:但是要小心点喔。

心羽:……嗯?

彰人:你左手拿的那件衬衣,六千多块喔。

心羽:诶!

彰人:弄脏了或者弄破了要赔偿喔。

心羽:赔……赔赔赔赔偿?

杏:心羽,这家店的客人大多是学生,应该是不会有那种高价的衣服的哦。

心羽:诶……?

彰人:喂,你拆台拆的太早了吧。……好了快去试吧。

心羽:穿,穿上了……怎么样?

杏:嗯……这个号是不是太大了?

彰人:是有点。颜色的话……就这个吧。

杏:嗯~和这个颜色相近,更修身的……

彰人:(诶——这家伙品味还挺好)这样说的话有合适的。就是这件。

杏:啊,挺好的嘛!这个这个!心羽穿穿看!

心羽:嗯!那个……东云

彰人:嗯?

心羽:嗯……谢,谢谢你帮我选衣服。

彰人:这是我的工作。而且,在这家店买了衣服结果搭配的奇奇怪怪也很麻烦。

★3[流露出的焦躁]

前编
(vivid大道)

彰人:感谢您的光临。(今天最后的客人吗……姑且告一段落……嗯?)(冬弥在外面……也就是说,马上打工要结束了啊。在此之前赶紧完成工作吗。)那我先走了。


(神山大道)

彰人:抱歉,让你久等了。

冬弥:和约定的一样,没关系。

彰人:喔。那下一个活动……前段时间的曲顺唱的挺顺利的吧,所以再来一次同样的……

冬弥:…………

彰人:什么啊?一直盯着我的脸。沾了什么东西吗?

冬弥:没。我只是觉得,你表情真丰富。

彰人:哈?什么啊这是。

冬弥:接待客人的时候会温柔的笑,偶尔也很恶劣。

彰人:恶劣……说的真过分啊。

冬弥:但是,也会有不好的表情吧。

彰人:这个,偶尔可能会有……

冬弥:这么说来,刚组队的那段时间,你表情突然变差的时候也有啊。当时我还挺惊讶的。

彰人:是在听到你老爸的话的时候吧。只是因为你老爸把我们的音乐当儿戏,所以生气了而已。

冬弥:…………这样啊。(彰人正是因为对自己的音乐很认真,所以在它受到攻击的时候无法沉默不语吧。如果我告诉他我被他那天的生气拯救了的话,他会说是小题大做吧。)

彰人:怎么还在那里乱想啊。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

冬弥:也不是有什么想说的话,只是想到点事情……

彰人:哈……你也稍微把想法表现在脸上啊。有时候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冬弥:确实经常被说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我只是在很普通的笑或者生气……

彰人:这种事儿习惯,习惯就好。嗯……实验一下,现在做个生气的表情让我看看。

冬弥:……怎样。

彰人:……完全看不出来在生气啊。那,这次笑一下。

冬弥:……这种感觉?

彰人:啊果然没怎么变。

冬弥:……对不起。

彰人:也不是要道歉的事……但是,唱歌的时候明明表情那么自然,为什么平常完全不行啊。

冬弥:虽然想学你表情变得丰富……但还是不想让表情变不好啊。

彰人:……不管考虑多不好的事,你表情都不会变的吧。

冬弥:不会。说不定……会露出坏笑也不一定。

彰人:好好,那个时候务必让我看看。快点开始讨论下一场演出的事情吧。


后编
(神山高中)

彰人:哈……好饿。冬弥,快点走去小卖铺买午饭。

冬弥:抱歉彰人,再等一会儿。

彰人:倒是没关系……怎么了?

冬弥:想说点话。

司学长。

司:冬弥啊!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冬弥:嗯,想给您道个谢。那个时候真的太感谢您了。

司:啊,你发呆的时候的事情啊。我没做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喔。

冬弥:但还是想好好道个谢……

彰人:怎么了冬弥,之前发生什么事了吗?

司:喔,彰人也在啊。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之前解决了你伙伴的烦恼!啊哈哈哈!

彰人:啊这样啊,发生过那种事啊。话说回来司学长,

司:嗯?怎么了?

彰人:肩膀上有虫子哦。很大一只。

司:嗯!!虫子!?

彰人:啊——啊,因为学长在动所以虫子进到衣服里面——

冬弥:司学长,虫子已经飞走了。没事儿了。

司:哈,哈(喘气)已经飞走了啊,太好了……

冬弥:……彰人

彰人:啊,太好了呢学长

冬弥:真是的……司学长,谢谢您那个时候帮我。我只是想说这些才来的,那我们就先走了。

司:啊等等!嗯,应该在这个口袋里……(翻找)啊,来,给你们票。

冬弥:这是?

司:不死鸟仙境的门票!之后有一场演出,来看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我吧!

冬弥:谢谢您。

彰人:不是,高中生就算了,两个男人去主题公园干嘛啊……

司:嗯,的确,两个人有点寂寞啊。

彰人:所以这个票就……

司:那这样!如果是我的粉丝俱乐部名誉会员的冬弥的请求的话就没办法了!特别再多给你们两张票当作礼物!这样就能把其他朋友也叫来了,不会寂寞了吧!啊哈哈哈!

彰人:啊,等等,喂!!怎么走了……又没有让他多给……冬弥,这个票——

冬弥:司学长的舞台吗……会有怎样的表演呢……

彰人:(完全一副很想去的样子……冬弥和那家伙虽然是熟人,但怎么这么亲近啊。难道原来发生过什么吗。)

冬弥:喂彰人,你在听吗?

彰人:?啊抱歉,刚走神了。

冬弥:刚问你把多余的票给小豆泽她们行吗?

彰人:……这不会是要邀请她们一起去的意思吧。

冬弥:这样不也挺好的吗。我之前也让她们担心了,作为补偿也不错。

彰人:……哈……算了,也一直受她们照顾,之后去店里的时候问一下吧。

冬弥:嗯。啊,已经这个点了啊。不快点去小卖铺就买不到午饭了。

彰人:就是因为你要跟那家伙搭话吧。

冬弥:不是那家伙。是司学长。

彰人:知道了知道了,好了快走吧。

冬弥:嗯。

彰人:(结果还是没问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等下次有机会再问问吧。)

★4[因为是搭档]

前编
杏:那我和心羽就走那边了。

彰人:好。


(中心街)

冬弥:小豆泽和白石能和好真是太好了。你对白石说的那些话……她好好地回答了呢。

彰人:可能吧。不管怎样,我也没觉得她们两个会被这点程度的事击倒。

冬弥:是我担心过头了。

彰人:而且,也不会选自己看不起的人作伙伴吧。特别是杏,一直受那个“RAD WEEKEND”的影响。所以,她明白队友……伙伴的重要性。要办成那样的活动,没有伙伴是没法成功的。

冬弥:确实。就是因为知道这一点,白石才一直在寻找伙伴。

彰人;但我是没想到最终找到的是小豆泽这种类型的人。不管怎样,我也能理解她想珍惜好不容易找到的伙伴的心情。

冬弥:……既然能理解她的心情,那还有别的方式可以告诉她那些话吧。

彰人:啊?不是很简单易懂吗?

冬弥:虽然是这样……彰人,我们两个之间难道也有吗?

彰人:有什么?

冬弥:小豆泽和白石之间的那些。所以你能理解白石的心情。

彰人:所以就是,我是不是抱着“要保护你”这样的心情?

冬弥:嗯。

彰人:笨蛋。这种事一次也没想过。(说实话,岂止如此。最开始只是知道有个歌唱的很好的家伙,总感觉很在意就上前搭话了……然后马上明白了,不管是乐理、音感、对音乐的直觉,我远远比不上那家伙。如果想实现梦想的话,没有比他更好的伙伴了。所以要为了能和那家伙并肩,一起唱歌,一直练习着……当然也有不想找些“因为没有才能”之类的借口的原因……)

冬弥:彰人,你怎么了?

彰人:没什么。比起这个,要怎么安排野外演唱会的那段时间?

冬弥:只有一个月。

彰人:所以一天都不能浪费。回去之前先去问问几个场地最近的演出安排吧。

冬弥:嗯。


后编
(待补充)

★4[等待某天的到来]

前编
(待补充)
后编
(待补充)

★4[落败的那夜]

前编
(待补充)
后编
(待补充)

★3[细品幸福]

前编
(待补充)
后编
(待补充)

轶事

  • VBS成员的名字里都包含一种颜色:小豆[1]泽心羽、石杏、东云[2]彰人、柳冬弥。这一设定对应VBS的街头涂鸦。
  • 瞳色是青朽叶色#ADA250
  • 全家甜食控
  • 曾经被宁宁怀疑是双重人格,实际上只是对人有两幅面孔,对待不熟悉的人会开启【优男模式】
  • 即使被狗吓到也不放弃优男模式[3]
  • 学习成绩不好,日常让冬弥帮忙补习
  • 在中学曾经是校足球队的球员,上高中后虽然没加入校足球社,但也会去帮忙
  • 在街头风的平价服装店打工,时尚品味很好,曾为心羽搭配街头风的服饰

歌曲

以下是游戏中以本角色为中心展开剧情的活动的原创曲目

人际关系

青柳冬弥

在中学时期两人在vivids街道相遇,彰人主动邀请冬弥组成BAD DOGS,冬弥觉得彰人是【给予自己容身之处的恩人】,现在也依然在追逐着彰人。冬弥曾经自认为自己唱歌的初衷是逃避家庭的压力,与实实在在认真追求梦想的彰人不是同一类人,从而觉得自己不配与彰人一同登台用激将法后被愤怒的彰人照脸打了一拳。后来在众人的帮助下彰人知道了事情真相并与冬弥和好如初。

小豆泽心羽

心羽觉得彰人是个很好的人,而彰人曾经认为她在唱歌这方面是个没有决心、会中途放弃的人,并几次打击过心羽。在见证心羽的决心后彰人不但在音乐知识这方面会帮助心羽,在心羽受到外人非议的时候也会以自己的方式去开导她论东云彰人说话的艺术

白石杏

东云彰人在中学时期看过RAD WEEKEND的表演后崇拜杏的父亲白石谦,所以二人初中便相识。杏和彰人是竞争对手,双方内心都认可对方的实力,但却经常争吵谁才是最棒的甚至连搭档都要比一下,只要他俩一吵起来周围的人都不得安生。

东云绘名

姐弟,即使绘名几乎不和别人提起彰人25时众人在谈及兄弟姐妹时绘名有提及,但并不知晓彰人是VBS的成员,但彰人会以别扭的方法去关心绘名,虽然表面上表现得很嫌弃姐姐,但还是经常和其他人说关于她的事情,在心灰意冷时互相鼓励。虽然上的同一所学校,但是绘名上的是夜校,所以两人平时不怎么会在学校交谈。

因为绘名在睡觉的时候闹钟完全吵不醒,被闹钟吵醒的往往是彰人,此时彰人就会直接掀被子叫绘名起床

不管是说话还是行事上都有很多共同点,譬如对自己所爱好的事情非常认真,说话不直率,关于食物的喜恶也完全一致。甚至同样在热爱的事情上没有才能...

绘名为了收集资料会拉着彰人当模特拍各种插图用的参考照[4],还会让彰人帮忙找CD[5]、拍SNS投稿用的照片[6]以及各种跑腿。瑞希也经常拿使唤彰人这件事调侃绘名。

晓山瑞希

神山高校文化祭上认识。是姐姐的朋友。不过对于瑞希故意喊自己“弟弟君”感到不悦[7]。瑞希会找彰人聊潮流趋势瑞希拿着洛丽塔系的杂志问彰人,而彰人表示领域不同他无法不负责任地回答

听说过有关“晓山”的流言但不记得了。

天马司

两人互动并不多。彰人认为司(和类)是一个怪人。曾经两次骗司背上有虫子把司吓得不轻。

在彰人更加了解了冬弥和司的关系之后,有提到他感谢司让他与冬弥相遇。

卡面






Tip:若图片长时间未加载,请点击图片区域查看大图~ 亲测有效
 
  Happy Birthday!!
    
  因为是搭档
特训前
特训后
  等待某天的到来
特训前
特训后
  落败的那夜
特训前
特训后
  未曾改变的夏日祭
特训前
特训后
  冬夜的促膝长谈
特训前
特训后
   
  流露出的焦躁
特训前
特训后
  细品幸福
特训前
特训后
  
  Vivid BAD SQUAD
  值得骄傲的选择
 
  备受好评的实力者



注释

  1. 日本传统颜色#96514d
  2. 日本传统颜色#F19072
  3. ★1[备受好评的实力者]前篇
  4. 单格漫画『姉と弟
  5. 音像店 绘名×彰人小对话
  6. 商业街 绘名×彰人小对话
  7. 活动『KAMIKOU FESTIV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