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最原终一

CaiQ-Logo.png
♪♪♪~才囚学园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um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

才囚学园祝您在本校度过愉快绝望的时光,唔噗噗噗噗~


另请注意:弹丸论破系列相关条目均包含大量影响推理游戏体验的剧透,未通关前切勿刮开黑条或打开隐藏段!!

Shuichi Saihara.png
基本资料
本名 最原さいはら 終一しゅういち
(Saihara Shūichi)
别号 超高校级的侦探、最日天、原神、真实教主
发色 黑蓝发
瞳色 黄瞳
身高 171cm
体重 58kg
生日 9月7日
血型 AB型
星座 处女座
声优 林原惠
萌点 弱气侦探棒球帽人生赢家隐藏呆毛
活动范围 才囚学园
个人状态 存活
亲属或相关人
启明者:赤松枫
指引者:百田解斗
对抗者:王马小吉,白银䌷
同行者:春川魔姬梦野秘密子
你这份想和大家一起逃出去的心意,我决不放弃...!一言为定...
我决不会让你得逞!我绝不让你再肆意妄为!

最原终一Spike Chunsoft旗下的游戏新弹丸论破V3:大家的自相残杀新学期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情报

在身为侦探的叔父下面当见习侦探的少年。他常常能比警察更快地解决遭遇到的杀人事件,因此被认定为超高校级的侦探。V3的真主角,超高校级的B-BOX选手
“不…实际上我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担当起侦探名号的实绩…”虽然最原说话明显很弱气,但他的行动力和观察力都非常优秀。

帽子下面有一根隐藏呆毛

人物相关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在序章第一次登场时穿着一身西装,表现出了很胆小的一面(被赤松枫抓着肩膀摇晃要他冷静),之后正式作为超高校级的侦探觉醒。 在第一章不依靠任何外力帮助独自发现了障眼法的隐藏门,将这个情报与赤松枫分享,二人开始共同行动。在黑白熊威胁众人不自相残杀就会遭灾的时候敏锐地察觉到黑白熊的话语中隐含了“存在非被迫进行自相残杀的人”这件事,与赤松枫正式定下揭露主谋的计划,为此拜托入间美兔制作自动拍摄相机。在搜查中隐约感觉到赤松枫隐藏的真相却一直没有揭露,直到在学级裁判中被其鼓励勇敢的揭露出真相(正式成为主角)。在赤松枫被处刑的时候想要拉住她的手却没能做到,亲眼看着她在自己眼前被处刑。两人阴阳永隔,之后来到了赤松枫的研究教室播放枫生前打算弹给他的《月光》,许下了“无论如何都会直面真相”的承诺。

在第二章摘下帽子露出呆毛呆毛论破名不虚传,在枫死后最原消极的一面展露出来。感受到这一点的百田解斗主动与他搭话让他成为自己的助手一起探案(百田的实际目的是让最原用于面对真相,自己承担责任),在学级裁判上勇敢的揭穿了东条斩美的谎言。

第三章里只听了几次就完全记住了真宫寺的招魂曲歌词,展现了强大的记忆力。

第四章被喜欢上百田的春川问“你喜欢赤松枫吗”,随即自嘲的说“在这种情况下喜欢上什么人很奇怪吧”的时候回问“那么,什么时候喜欢上一个人不奇怪呢”(变相告白),在自相残杀模拟程序里拒绝了王马小吉的合作邀请,但是在最后学级裁判的关头因为坚持指证狱原昆太是犯人与百田产生分歧。

第五章曾因多次在学级裁判中怀疑朋友而被春川魔姬责备论大嫂到底爱大哥有多深,在学级裁判中顶着巨大的压力抽丝剥茧的揭开了王马小吉设下的连环计中计,到了最后关头尽管发现了王马的真正目的急忙改口,但为时已晚(黑白熊已经有了自己的结论,继续下去大概率团灭),在百田即将被处刑前感谢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支持。

在第六章极度愤怒于自相残杀的幕后黑手嫁祸处刑了赤松枫(才囚第一枫厨不是吹的),一开始在面对“弹丸论破的世界是假的,连他自以为得到的羁绊都只是某人笔下的产物”这一事实时最初感到绝望,被kibo与春川提出的自我牺牲惊醒,察觉到“就算周围的一切连同自己自身都是虚构的,但是自己失去同伴的悲伤货真价实”,决心为了这份真实的痛楚终结自相残杀,否定希望与绝望,否定弹丸论破的存在本身,揭开了无论选择什么,杀人游戏都会继续的事实后,选择不投票弃权,并且再次发挥了强大的嘴炮技巧,一带一路说服了春川魔姬与梦野秘密子,并说服了代表外面世界意志的kibo弃权,最后在才囚学院的毁灭中与春川魔姬嫂 子梦野秘密子女 儿一同被kibo拯救,探索外面的世界。

{{现实影响最日天nb含剧透}}

游戏中后期带着一屋子人的节奏,单刷学籍裁判,与各路搅屎棍斗智斗勇,表现出了逆天的推理能力,被称为“最日天”

在第六章做出了“否定弹丸论破”的惊人发言,

这时B站直播V3的up主家里突然停电,直播直接中断,只留下两万多个一脸懵逼的观众,

直播直到一个多小时后才恢复,而最原自此一战封神。

此后其他直播间也出现了两三次直播故障,其中甚至有一次波及全站。

于是最原打破次元壁成为了一个梗,还有了“原神”的称号。当然和某游戏没有任何关系

向最原势力低头.jpg

第六章游戏自带的观众发射弹幕中出现了 “最原君看上去很好吃☆”“想要最原君的眼球☆”“想折断最原君纤细的手指☆”这样的内容。 就很害怕.jpg

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序章:醒的超高校级
  • 与主角赤松枫在同一间教室的相邻储物柜醒来,并在之后和其一起行动。
第一章:她与他的班级审判
  • 与主角赤松枫在同一间教室的相邻储物柜醒来,并在之后和其一起行动。
  • 入间美兔嘲讽戴着帽子时十分生气。
  • 在黑白熊被毁后,发现了藏在图书馆书架后面的暗门,并在暗门的刷卡机处洒下了几粒灰尘。同时将这个信息分享给自己相信的赤松枫。
  • 在推理时会露出和平常弱气的形象不同的冷静理性的样貌,触动了赤松枫。快去结婚!
  • 黑白熊再生后,去检查刷卡机时发现一旁的灰尘有些洒下,判断有人从这里出入,于是和枫妹计划抓住主谋。
  • 和枫妹一起去拜托,乃至下跪来求入间同学为拯救大家制作几个摄像机来观察主谋的动向。
  • 布置摄像机时看到了枫妹的胖次。
  • 和赤松枫在图书馆上方的教室等待,并解释了自己戴帽子的原因:在许久之前,由于将一名为亲人报仇的犯人送入监狱,心里非常愧疚,不愿直视他人,也不愿被称为侦探,于是戴上了帽子。在这之后,他害怕揭露真相。
  • 就在最原因为这件事难过的时候,枫妹抓住了他的手,微笑着鼓励他,并和最原约定她会为他弹奏一首德彪西的《月光》。
  • 因观察到有几个人下去地下室,而离开了枫妹一段时间,发现这几个人似乎是在开对抗黑白熊的对战会议。
  • 和枫妹,百田,茶柱一同发现了在地下室的天海兰太郎的尸体,同时,展露了自己侦探的勘察现场的能力。
  • 和枫妹一起调查,最枫糖吃到饱。因为之后吃不了了。
  • 在来到学级裁判前,枫妹对最原说:“只有面对真相的人,才有选择未来的权利;而你便是有勇气寻找真相的人。”
  • 学级裁判上引导枫妹推理。新手引导。
  • 然而在提到凶器铅球时瞬间联想到一种几乎不可能的可能性,开始缄默不语。也正因如此,被众人所怀疑。
  • 赤松枫 的引导下,说出了这份可能性:犯案者可能是与自己同行的 赤松枫
  • 赤松枫 的寄托下,决心说出了自己的推理:借用铅球,在图书馆上方的教室往通风口扔下了铅球,在机关的帮助下,砸死了天海;而唯一能做到这件事的人只有 赤松枫
  • 赤松枫 的帮助下,找出了这章事件的犯人 赤松枫
  • 目睹着枫妹被处刑机器抓走,最原伸出手想要拉住她,却连她的手没有抓到。
  • 百田解斗狠击一拳,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 去到了枫妹的研究教室,并在那里坚定了自己与枫妹的约定。
  • 枫妹的灵魂在一旁微笑,随后离去。
第二章:无限接近地狱的天堂
  • 百田解斗带去吃饭;而除了百田之外的众人发现最原摘下了帽子,露出了在里面的呆毛。众所周知,弹丸女主是高危职业。
  • 安吉一起发现了回忆灯。
  • (持有道具的情况下)和星,真宫寺,入间,王马一起在赌场看慈善赌王百田。
  • (持有道具的情况下)和斩美,茶柱,秘密子,安吉,机望一起在游泳馆假装有钱人。
  • 百田解斗邀请每天晚上去做俯卧撑,并且在那里和百田聊天,向对方吐露心声。
  • 遇到了星,并理解了他想要交换动机视频的原因:星想要找到一个能与和大家一起努力活下去的动机。
  • 被昆太抓去鉴赏虫虫,一直鉴赏到11点之后。
  • 和大家在梦野秘密子的魔术会上发现了星龙马的尸体。
  • 调查之前被百田鼓励:“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助手了,你只管大胆的去调查,挖掘真相,如果出了什么事我来承担就好。”
  • 调查接近尾声时询问百田为何如此信任自己,他说因为他相信最原终一,最原也因此学会了信任他人。
  • 被百田的信任打动,最原没有跟着王马小吉引起的“有罪推论”的节奏,而是提出了没有证据就无法判定是凶手的“无罪推论”。并为自己相信的春川魔姬脸不红心不跳地做了伪证。
  • 找到了第二章案件的犯人东条斩美,却一直被对方的气势压倒,不敢确定,甚至怀疑自己的推理。直到被百田鼓励后,才敢于继续推理。最终以决定性证据压倒了本章犯人。
第三章:转学生 of death
  • 和其他人一起参观了春川魔姬的才能教室。
  • 其敏锐的感觉发现入间带着机望进入了自己的小屋,而跟过去偷偷打开门往里看,被里面的画面震惊后默默地把门关上了。
  • 百田连推带拉地将春川拉入自己的锻炼小组,之后每天晚上的俯卧撑多了一位参与者。大嫂
  • (持有道具时)怀揣着男人的浪漫炮,偷看安吉,茶柱,白银,梦野换衣服。
  • 和春川一起被转子拜托去劝说安吉,让其不要再一意孤行,可惜对方没有听从。
  • 第二天早晨发现了夜长安吉的尸体。
  • 和春川魔姬调查现场,惊叹于春川的勘察能力。
  • 在调查中参加了真宫寺是清的唤灵术,同行者有梦野,王马,真宫寺还有茶柱。
  • 唤灵术结束后发现了茶柱转子的尸体。
  • 不再害怕追寻真相,在王马的辅证下解开了茶柱的死亡谜团,并顺水推舟地找出了杀害安吉的犯人——真宫寺是清
第四章:只想慵懒的在异世界生活
  • 参观了白银纺的研究教室,并在那里被对方招待,品尝了一杯白银自制的鸡尾酒。(十分的害羞)
  • 最原的研究教室开放,被春川吐槽侦探和罪犯只有一步之遥。
  • (持有道具时)和梦野,狱原一起努力练习。
  • 和百田,春川一起在夜晚俯卧撑,在自己询问问题时单刀直入地询问了对方成为刺客的缘由,开始听她讲她小时候的事。
  • 被春川询问是否喜欢赤松枫时,他回答说:“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喜欢上一个人吗?那么什么时候喜欢上才不奇怪呢?”
  • (持有道具时)和百田一起听春川讲她过去的事情。
  • 被入间美兔邀请进入其创造的虚拟世界去寻找“外面世界的信息”。其中被安排和白银一组调查馆内的厨房,被对方吐槽:我把你都变得不起眼了呢。
  • 发现入间美兔的尸体,同时还发现百田不在现场,担心百田。
  • 被王马强行当做搭档,并在对方问其是否要协助自己的计划时拒绝了对方。被王马使用离间计失败,但是百田中计。
  • 在学级裁判上发表推理,直到怀疑到王马时,其发表的言论让最原感到诧异,在众人觉得其说谎的情况下,毅然决然地跟着自己的推理,并发现了最不可能——也是本章唯一有可能犯案的人狱原昆太
  • 在百田的信任与残酷的真相之间,最原悲伤地选择了后者,指出了本章的犯人。
  • 发现百田病重想去帮忙时,却被百田一手推开,而且对方也不再称最原为“终一”;最原再次开始怀疑自己坚持真相的确定性。
第五章:没有爱,也没有青春的旅途
  • 最原和百田不再讲话,两人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而春川魔姬为了解除两者的隔阂,在百田提出要去春川的研究教室时偷偷邀请了最原。然而百田还是在生闷气。
  • 在发现外面世界的真相后,百田想要捉住自称主谋的王马却被对方抓住。而当春川正打算对王马下手时,最原的理性让他拉住了春川,不让她做出会后悔的决定。最原无奈地,目睹百田被王马抓走。
  • 之后最原因为失去了前行的动力,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再做别的事情,只是颓废在床上,打算就这么死去。直到春川发现了回忆灯来找最原,得到了有关希望之峰的记忆时,最原才重新振作起来,决定和大家在第二天晚上去拯救百田。
  • 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去到了猴子库去寻找百田;百田让他不需要为自己担心。而当最原想要为昆太的事情道歉时,百田展露出微笑,说:“终一,之后交给你了。”两人冰释前嫌。
  • 可在第二天,当一行人来到猴子库时,发现的是紧闭着的冲压机下,满是鲜血的宇宙外套。
  • 在学级裁判上一带一路(认真脸)。
  • 察觉了梦野的谎言,发现了伤人凶器的来源。;察觉了春川的谎言,发现了春川昨晚的去向。
  • 通过犯人留下的蛛丝马迹做出了大胆的推理,并加以理性佐证,得到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太相信的推测——死者为王马小吉
  • 察觉了王马的谎言,发现了本章事件的性质。;察觉了百田的谎言,发现了凶手犯案的手法。
  • 仍然没有足够的证据去证明犯人是谁,但是因为相信百田的品行,推断出本次事件的真正犯人——百田解斗
  • 推理完毕后仍旧无法理解百田的目标,但是因为相信百田,为他做出了最后一次伪证;只可惜百田无法确定黑白熊能否判断真正凶手,如果黑白熊猜对,则所有人都要被处刑,因此百田从猴子中出来,证明了最原的推测。
  • 百田露出了他开朗的笑容鼓励最原:“不愧是终一啊,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解开这个谎言的,你只需要朝着真相前进就好。”而最原含着眼泪,沉默不语。
  • 王马小吉做了评价:“他真是完全体现了‘谎言’的本质的人呢。”
  • 最原和百田两人之间做了最后的坦诚。在这之后目睹了犯人的处刑,可叹的是处刑失败了。
  • 春川魔姬梦野秘密子白银纺一起做了俯卧撑;并目睹机望摧毁才囚学院。
第六章:再见了,弹丸论破
  • 劝阻机望的行为,并且在其帮助下,和剩余几名队友一起调查才囚学院。
  • (调查过程待补充)
  • 调查完毕后,冷静沉着地向着黑白熊提出举行学级裁判的要求,理由是:重申第一章的案件;目的是:证明这场自相残杀毫无规则可言。
    • 从这里可以看出,第一章那个懦弱,犹豫的弱小侦探在血的洗礼下,变得坚强,果断,强大,强大到足以面对真相了,但还不够。
  • 在学级裁判上,惋惜天海兰太郎没有信任同伴,导致他在沉默中死去,连自己的愿望也没能达成。
    • “他一定很迷茫吧。要不要相信特典...要不要相信我们...要不要相信自己...”
  • 在学级裁判上,寻找出第一章的真相,发现犯人不是枫妹,而是这场自相残杀的主谋,并为冤死的赤松枫感到愤怒。
    • “我将会为她一雪前耻!以她的温柔和死发誓,我绝对会那么做。”
  • 在学级裁判上,亲手找出了,这场自相残杀的主谋——白银纺。但是仍然于心不忍,仍然希望可以相信她,仍然希望其可以做出有效的反驳。
    • “我也不愿相信啊!不愿相信主谋就在共同存活下来的同伴里!所以......我在等你反驳我啊!我依旧相信是我的推理出现了错误啊!”
  • 在学级裁判上,被江之岛盾子53世说出的话语震惊,但是仔细思考之后发现了其中的漏洞,并且逐个击破。
    • “如果我们与希望之峰学院没有关系的话,你是江之岛盾子这件事就非常奇怪了。你,到底是谁!”
  • 了解了外面世界对自己的看法和自己只是虚假的人物,而在这之中所获得的所有东西,都是剧本里的情节之后,感到了绝望。
    • “就连这份被托付的心愿也......只是虚假的谎言...那么再怎么寻找,也不会有任何结果了吧...”
  • 但是,在春川魔姬提出和机望一起牺牲来换取最原和梦野的离开的“希望”时,懦弱的他不愿以这种结局结束,于是他继续探寻,最终找到了这“希望”的虚假。
    • 什么希望啊...我否定希望!
  • 在这场虚假的戏剧中,为了虚假的期盼,让人们流下真实的鲜血,如此这般的真相,便是这虚假的“希望”所隐藏的真实。最原发现了这一点,他不愿意再看到有人和自己一样心痛,不愿有人和自己一样悲伤。
    • “虽然我们的存在是虚假的,我们的身份是虚假的;但是这从我眼中流下的泪,是真实的!这刻在我心头的伤,是真实的!”
  • 最原终一决定放弃投票,用自己的生命,来抗议这荒谬的真实,而他也将这份心意感染了剩下的人,让他们追随自己的选择。
  • “在这场所谓的自相残杀中,每个人是如此真切的想活下去啊!无论是为了自己,抑或是为了别人,他们的心意怎么可能是虚假的!他们受到的伤痛怎么可能是虚假的!这场自相残杀对于我们来说只是血淋淋的悲剧而已!
  • 在最后的理论武装中,最原用自己那真切的心意,打动了外界的观众,让他们同意了自己的观点,放弃了投票。最终,最原终一,春川魔姬梦野秘密子白银纺机望因为放弃投票,受到处刑《摧毁才囚学院》。
终章:大家的自相残杀毕业典礼
  • 在处刑之后,最原,春川,梦野三人仍然存活,站在沉寂的废墟之上,三人望向了通往“外面世界”的出口,他们将会带着在这间学院中所收获的,所失去的所有东西,继续前行。

结局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这名角色是被处刑的;
然而并没有成功.
才囚学院的摧毁
kibo启用了自身研究教室的装备飞出审判庭,开始摧毁才囚学院。随着才囚学院的崩塌,这囚禁着16名青年的鸟笼终于被打开;在里面的所有的生命也就此获得了解脱
为了众人而舍弃希望的天海;为了朋友而舍弃未来的赤松;
为了他人而舍弃生命的星;为了国家而舍弃自我的东条;
不被理解仍旧一意孤行的安吉;活力四射却为挚友悄然逝去的茶柱;沉着睿智而因爱疯狂的真宫寺;
聪慧而拘泥于规则的入间;纯真而犯下杀人罪行的狱原;
精通谎言而不去信任他人的王马;勇于信任而拒绝怀疑友人的百田;
那死在谎言与孤独中的白银;那死在期待与希望中的kibo;
束缚他们生命的镣铐终于被解开,随着这飘散的尘埃一起,飘向天际。
剩下的三人,在这片废墟之中站起;他们亦从虚假的牢笼里挣脱,望向真实的彼岸;
即使在这之中的一切都是虚假,但心中温暖的悸动仍是真实;
最原终一,这个名字或许是虚假的,但是他和他的同伴们经历的这段时光绝对不是伪造的。正是他们之间的羁绊,让最原能够终结这场可笑的游戏,能够带领着幸存下来的伙伴们得到了生的机会。
在这场虚假而残酷的真人秀中,他们收获了真挚而温柔的心意,而在这之后,他们也必将背负这份心意,无论未来多么绝望,走向那未知的真实。

注释与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