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巫妖王,不是呜喵王!我讨厌别人给我乱起名字!
——风暴英雄中阿尔萨斯的语音
7b8cf4a5c0568b5fd6263db7bf1149d8.jpg
基本资料
本名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Arthas Menethil)
别号 阿尔塞斯、洛丹伦王国的王子、巫妖王、呜喵王、2234、洛丹伦第一孝子、阿傻子、二傻子、坏尔萨斯动王万尔萨斯当王
萌点 贵族王子国王幼驯染孤儿猫耳
出身地区 洛丹伦
活动范围 艾泽拉斯
所属团体 天灾军团
亲属或相关人
泰瑞纳斯·米奈希尔(父亲)、佳丽娅·米奈希尔(姐姐)、乌瑟尔·光明使者(导师)、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恋人)、克尔苏加德(挚友、手下)、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宿敌)、提里奥·弗丁(宿敌)

呜喵王是游戏《魔兽争霸》、《魔兽世界》及其衍生作品中登场角色巫妖王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的萌化角色。尽管到目前为止巫妖王已有前后三代,不过这里的呜喵王是特指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目录

关于巫妖王

巫妖王在魔兽世界中严格来说指的是一个职位,统御之盔的佩戴者,天灾军团的最高统帅。截止到暗影国度版本已经有三代,依次为耐奥祖、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伯瓦尔·弗塔根

耐奥祖原为一兽人萨满,被基尔加丹转化为初代巫妖王。

阿尔萨斯在戴上统御之盔和耐奥祖合二为一后,成为了第二任巫妖王。

冰封王座上,阿尔萨斯被提里奥·弗丁击败后,从霜之哀伤中浮现出的泰瑞纳斯国王的灵魂告知弗丁必须要有一个巫妖王来统御天灾军团,以免其失去控制。前联盟指挥官伯瓦尔·弗塔根大公爵自愿承担了这份诅咒。

在9.0暗影国度版本的开场CG中,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来到了冰封王座,打败伯瓦尔并撕碎了统御之盔,打开了艾泽拉斯与暗影界之间的通路。巫妖王一职从此不复存在。

经历

魔兽争霸3之前

孩子,当你出生的时候,洛丹伦的森林轻声唤出了你的名字:“阿尔萨斯”。
——泰瑞纳斯·米奈希尔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生于黑门前四年。他的父亲是洛丹伦国王和联盟元首泰瑞纳斯二世·米奈希尔,而母亲是莉安妮王后,有一个姐姐佳丽娅·米奈希尔。作为洛丹伦王国的王子,阿尔萨斯从出生的那一日起,就注定了其所走的道路异于常人。

阿尔萨斯的成长恰逢第二次战争。他和来自暴风城的流亡王子瓦里安·乌瑞恩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从仆人巴尼尔处获得了一匹母马坐骑,被他取名为“无敌”。阿尔萨斯师从矮人王国驻洛丹伦大使穆拉丁·铜须学习剑术,并从第二次战争的英雄光明使者乌瑟尔处学习圣骑士之道。

长大之后,阿尔萨斯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圣骑士,并且于19岁时在团长光明使者乌瑟尔的保荐下加入了白银之手骑士团。仪式于最近解放不久的暴风城大教堂中举行。在暴风城时,阿尔萨斯王子造访了重登王位的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并且见到了他刚刚出生不久的儿子安度因

在第二次战争胜利的庆祝仪式上,阿尔萨斯遇到了库尔提拉斯统治者戴林·普罗德摩尔的女儿、魔法师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年龄相似、地位相仿、性格相投的两人很快就相恋了。在吉安娜返回达拉然时,阿尔萨斯自告奋勇地护送她。在路上,他们参观了兽人集中营,并且欣赏了当地的王牌角斗士萨尔的角斗比赛。集中营的统治者还派他的女仆塔蕾莎·福克斯顿来“服侍”阿尔萨斯,不过他只是和这个长得像吉安娜的姑娘聊了聊天。当晚,阿尔萨斯和吉安娜跨过了大人的边界。他们曾经一度谈婚论嫁,但最终因为双方身上所背负的责任,还是选择了只做朋友。

在某一天,阿尔萨斯骑乘无敌时因为意外而使得它受了重伤。呼唤圣光治疗无果的情况下,他不得已只能杀死了无敌,把它埋在了巴尼尔农场。此事一直如同幽灵般萦绕在阿尔萨斯的心头,种下了对圣光的怀疑的第一颗种子。

阿尔萨斯王子是提里奥·弗丁在斯坦索姆受叛国审判时的四位陪审员之一。

到24岁时,阿尔萨斯王子已经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圣骑士,并且于和森林巨魔的冲突中立下了战功。

洛丹伦的天灾

洛丹伦上空的危机若隐若现。兽人部落在萨尔的领导下逃出了集中营,而北方传来了瘟疫的传言。阿尔萨斯和导师光明使者乌瑟尔被派去斯坦恩布莱德调查当地兽人作乱的事情。在乌瑟尔缺席的情况下,阿尔萨斯成功独力打败了当地的恶魔仆从兽人部落,杀死了剑圣,并尽可能地拯救了许多平民。事后,乌瑟尔告诫阿尔萨斯,不要沉溺于复仇之中,否则我们就和嗜血的兽人就没有区别了。阿尔萨斯表示自己受教了。

亡灵瘟疫的传言不断扩张,阿尔萨斯受命去调查此事,而他的搭档恰好是老情人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如今的她已经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大法师。他们一路追查瘟疫的来龙去脉,最终找到了一个名为“诅咒神教”的邪教派系和他们在安多哈尔的老巢。他们杀死了诅咒神教的领袖克尔苏加德,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瘟疫的携带源——被瘟疫污染的谷物已经被运到了北方大都会斯坦索姆进行集散。阿尔萨斯、吉安娜和乌瑟尔一路北上,来到了斯坦索姆。在路上,阿尔萨斯遇到了神秘的先知,先知警告他要带着能带走的所有人渡海西行前往卡利姆多,却被阿尔萨斯所无视了。

然而,当一行人和他们的部队来到斯坦索姆时,已经为时太晚。染疫谷物已经被制成了面包分发给了当地民众,他们开始被转化为亡灵生物。此时,阿尔萨斯做出了决断——这座城市必须被净化。乌瑟尔无法对自己宣誓保护的人民挥动武器,拒绝执行阿尔萨斯的命令。阿尔萨斯一怒之下宣布解除乌瑟尔勋爵的所有职务和荣誉。乌瑟尔带着反对屠城的士兵离开了,出人意料的是,吉安娜也跟着乌瑟尔一起走了。在临行前,她说道:“对不起,阿尔萨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误入歧途。”

当阿尔萨斯和忠于他的部队开始屠杀城市居民时,他遇到了这一场瘟疫的“幕后黑手”:恐惧魔王玛尔加尼斯,后者正在收割转化成亡灵的居民的灵魂。阿尔萨斯成功在玛尔加尼斯之前把被感染的居民全部“净化”,放火把这座城市整个焚毁。他要求和玛尔加尼斯一决雌雄,而玛尔加尼斯并未应战,而是向北逃到了诺森德。阿尔萨斯发誓要追杀他直到天涯海角。

阿尔萨斯带着第一军团对玛尔加尼斯穷追不舍,并在玛尔加尼斯所“允诺”的战场,极北之地诺森德登陆。在他们寻找一片适合的建营地点时,阿尔萨斯的手下遭到了枪火的袭击,随后认出对方是矮人探险者协会。阿尔萨斯震惊地见到了他的好友与前导师,穆拉丁·铜须。一开始,穆拉丁以为阿尔萨斯是率领小队前来救出自己在搜寻一件名为霜之哀伤的宝物时被亡灵部队围攻的部下,而阿尔萨斯表示这仅仅是个巧合。他们一同摧毁了附近的亡灵营地,却并未发现玛尔加尼斯的踪迹。

在穆拉丁与阿尔萨斯前往搜寻霜之哀伤时,一名洛丹伦信使乘坐飞艇前来与第一军团的指挥官交谈。他带来了乌瑟尔与泰瑞纳斯的命令,要求阿尔萨斯率领部队立刻返乡。当阿尔萨斯返回基地时,发现部下已经遗弃了哨站并准备穿过森林乘船回家。然而阿尔萨斯势要彻底杀死玛尔加尼斯,他决定破釜沉舟。在一些当地的冰霜巨魔佣兵的帮助下,他成功赶在自己的部下上船之前烧毁了船只。当他的手下到来后,阿尔萨斯背叛了那些佣兵并谎称是它们摧毁了船只,命第一军团将其全部杀害,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让穆拉丁十分愤恨,质疑他已经变成了什么样的人。而阿尔萨斯声称他别无选择,想要离开诺森德的唯一方法就是取得胜利。

为了获取足以杀死玛尔加尼斯的力量,阿尔萨斯决定去寻找穆拉丁所提到的魔剑“霜之哀伤”。二人成功找到了这把神器,并且打倒了它周围的守护者。当阿尔萨斯问被打倒的守护者“你还想保护这把剑吗?”时,守护者出人意料地答道:“不,我想保护的,是你……”

穆拉丁读出了霜之哀伤的基座上的铭文:“此剑的持有者将获取无穷的力量。然而正如利刃撕开血肉,它也将吞噬灵魂。”矮人劝阻身旁的好友和学生忘了这个念头赶紧回去吧,然而一意孤行的阿尔萨斯还是丢下了手中圣骑士的战锤并拿起了霜之哀伤。四处飞散的碎冰当场击中穆拉丁,使得他失去了意识War3中的文本透露出的信息是穆拉丁死了,但后来根据魔兽世界的剧情,穆拉丁只是身受重伤,昏迷失忆。手持霜之哀伤,阿尔萨斯斩杀了玛尔加尼斯。

在完成了复仇之后,阿尔萨斯独自一人消失在了诺森德的茫茫大雪中。在巫妖王无处不在的低语和霜之哀伤的意识的折磨下,他失去了自己最后的一点理智。目前暴雪仍然没有公布这期间发生了什么,根据9.0暗影国度版本中的信息,这里面估计有不少可做的文章

当阿尔萨斯重新回到第一军团的营地时,他已经成为了第一位巫妖王的死亡骑士。他以一己之力杀光了整个第一军团,并且把他们全都转化成了自己的奴仆,其中包括曾经深受他信赖的队长法瑞克和玛维恩,以及后来的死亡骑士萨萨里安。

三个月后,阿尔萨斯王子凯旋回到了洛丹伦王城,受到了满城民众的热切欢迎。热情的人民为他抛洒花瓣,敲响大钟,欢迎这位打败了亡灵的英雄的回归。阿尔萨斯在法瑞克和玛维恩的陪同下进入了王座厅,拿出霜之哀伤单膝跪下。此时的魔剑中不断传来低语:“您不必再佩戴这顶王冠了……您不必再为您的子民做出牺牲了……我已经打理好了一切……”。在低语的驱使下,阿尔萨斯拿起霜之哀伤,刺穿了父亲泰瑞纳斯国王的胸膛。

这个王国将会陨灭。灰烬之中将诞生出全新的秩序。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在幽暗城的王座厅依然可以看到地上泰瑞纳斯国王的血迹。如果把背景音乐给关掉,还能听见阿尔萨斯弑父的声音。

诅咒之路

国王遇刺、群龙无首的洛丹伦王城很快就被亡灵所占领了。阿尔萨斯留下法瑞克和玛维恩打理事务,自己则回到了巴尼尔农场,使用亡灵魔法让童年时的坐骑“无敌”死而复生。所以War3人族战役里阿尔萨斯是步行的而UD战役里就骑上马了

在新盟友、恐惧魔王提克迪奥斯的指示下,阿尔萨斯来到了安多哈尔,击杀了曾经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兄弟残酷的加文拉德,并且取出了克尔苏加德的骨灰。然而因为克尔苏加德死去已经有一段时日了,而且他的力量过于强大,所以无法被直接复活,必须要前往一个足够强大的魔网节点才行。全东部王国只有一个地方可以满足复活克尔苏加德的需求——高等精灵的圣地,太阳之井。为了使得克尔苏加德的遗骸不至于在走到太阳之井前就腐烂殆尽,他还必须夺取一个由他曾经的老师、光明使者乌瑟尔所护送的骨灰盒。阿尔萨斯带领着亡灵大军连续杀死了两名强大的白银之手圣骑士,并最终和曾经的老师乌瑟尔兵刃相向。乌瑟尔痛斥阿尔萨斯:“你父亲统治了这片土地七十年,你却只用了几天就把它化为废墟!”

根据小说《迈向冰封王座》中的描述,乌瑟尔和阿尔萨斯势均力敌,然而伟大的光明使者败在了对自己曾经的学生心软之上。阿尔萨斯最终杀死了他的老师并且夺取了骨灰盒——这个被附魔过的骨灰盒里安放的是泰瑞纳斯国王的骨灰。在临死前,乌瑟尔怒斥阿尔萨斯:“我真希望地狱里会给你预留一个特别的位置,阿尔萨斯”,而死亡骑士嘲讽地答道:“那可不一定。我打算永生不死。”他洒掉了父亲的骨灰,往里面装入了克尔苏加德的遗骸,随后向着永恒之国奎尔萨拉斯进发。根据9.0暗影国度版本的信息,地狱里的确给阿尔萨斯预留了一个特别的位置。乌瑟尔的部分灵魂前往了死者之国暗影界中最圣洁的灵魂所在的晋升堡垒,而阿尔萨斯的灵魂进入了只有罪大恶极者才会进入的折磨之地噬渊。

在阿尔萨斯的指挥下,天灾军团如同潮水一般攻向了奎尔萨拉斯。尽管不像洛丹伦,奎尔萨拉斯的高等精灵们准备充足、誓死抵抗,但还是抵挡不了天灾的无穷大军。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尽所能地组织了抵抗,但还是惨遭杀害。为了报复希尔瓦娜斯给他制造的种种麻烦,他不仅仅只是用霜之哀伤处死了她,还玷污了她的遗体并且把她的灵魂抽出来变成了一个女妖。银月城最终还是沦陷了,而奎尔萨拉斯国王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手持神剑烈焰之击和阿尔萨斯展开了殊死搏斗。最终阿尔萨斯战胜,杀死了国王并斩断了烈焰之击。靠着霜之哀伤的力量,天灾军团通过冰霜之路登上了奎尔丹纳斯岛,侵入了太阳之井。克尔苏加德的遗骸被投入太阳之井中,死而复生成了一名巫妖,而这座圣地就此被污染。

在前往奥特兰克的途中,克尔苏加德向阿尔萨斯解释了天灾和恐惧魔王之间的具体情况——恐惧魔王实际上是看守着巫妖王的狱卒,阿尔萨斯需要假借他人之手除掉他们,才能执行巫妖王的宏伟计划。随后他们消灭了奥特兰克当地崇拜恶魔的旧部落残余并且与燃烧军团之主阿克蒙德取得了联系,得知想要召唤阿克蒙德进入世界必须前往达拉然取得麦迪文之书。尽管肯瑞托誓死抵抗,但达拉然还是被天灾所攻陷了,大法师安东尼达斯也被阿尔萨斯所杀害。在达拉然的废墟上,克尔苏加德设下法阵,召唤了阿克蒙德进入这个世界。阿克蒙德到来之后,他宣布巫妖王对燃烧军团再无利用价值,并命提克迪奥斯领导天灾军团。阿尔萨斯独自思考者自己和克尔苏加德该何去何从,但巫妖告诉他巫妖王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切。二人在阿克蒙德摧毁达拉然时消失了,并未参加海加尔山的圣战。

阿尔萨斯在几个月之后出现于卡利姆多的灰谷森林,恐惧魔王提克迪奥斯正在那里汲取古尔丹之颅中的奥术能量,污染着这片美丽的土地。克尔苏加德向阿尔萨斯讲述了巫妖王计划的最终部分,并将他传送到了位于卡利姆多的伊利丹附近。阿尔萨斯向这位刚刚获释不久的恶魔猎手讲述了古尔丹之颅的力量,以及他可以利用这件物品消灭提克迪奥斯。在伊利丹同意之后,阿尔萨斯再次消失了。伊利丹顺利地窃取了古尔丹之颅,获得了恶魔之力并杀死了提克迪奥斯,而阿尔萨斯也成功借刀杀人铲除了巫妖王的狱卒。

诅咒者的遗物

阿尔萨斯回到了洛丹伦,目前由阿克蒙德留下的三位恐惧魔王管制,他们很快就被阿尔萨斯打败并赶跑了。他自称为“阿尔萨斯国王”,是洛丹伦的合法统治者。在阿尔萨斯屠杀当地的人类残余时,却突然感到了力量正在衰弱以及巫妖王召唤他前往诺森德。

此时的希尔瓦娜斯挣脱了巫妖王的束缚,夺回了自己的身体,并且对阿尔萨斯发起了反戈一击。若不是克尔苏加德及时赶来支援的话,恐怕阿尔萨斯就要命丧于此。巫妖王的精神在阿尔萨斯的头脑中回响着,要求他前往诺森德打败巫妖王的敌人伊利丹的娜迦和凯尔萨斯的血精灵部队。阿尔萨斯把洛丹伦留给了克尔苏加德管辖后前往了诺森德所以60年代克总的纳克萨玛斯在斯坦索姆上空,他再一次回到洛丹伦已经是巫妖王之怒中的事情了。

一段时间后,阿尔萨斯重新回到了诺森德,得到了巫妖王麾下大将、前尼鲁布蛛人国王阿努巴拉克的协助。他们一路在蜘蛛王国中穿行,打败了地下的无面者尤格萨隆的仆从,并最终登上了冰封王座。巫妖王把最后的全部力量全都移交给了阿尔萨斯。然而,受命摧毁巫妖王的伊利丹在此处已经等候多时。二人开始了一场宿命之决斗,也是最为魔兽社区所津津乐道的决斗之一。最终伊利丹露出了一个破绽,被阿尔萨斯用霜之哀伤划开了胸膛。死亡骑士没有理会失去意识的恶魔猎手,而是一步步地迈向冰封王座。在他走上命运的阶梯时,不断有耳语传入他的脑中,那是他曾深爱过的一切——吉安娜、穆拉丁、乌瑟尔、泰瑞纳斯国王……然而,阿尔萨斯把这一切全都抛在了脑后。他挥舞起霜之哀伤,击碎了束缚巫妖王的冰棺,戴上了统御之盔,与巫妖王合为了一体,走完了诅咒之路。

Now, we are one.
——巫妖王

这段话是War3最经典的台词之一,由于怎么翻译成中文都很难翻出原文的那种感觉,因此在此处只能引用原文

巫妖王之怒

在加冕为王之后的四年中,这个阿尔萨斯与耐奥祖的混合体一直处于沉睡之中。在此期间,阿尔萨斯的善良人格、邪恶人格和耐奥祖的人格正在不断地进行着搏斗。经过了四年时间,阿尔萨斯的邪恶人格杀死了自己的善良人格和耐奥祖,正式成为了新的巫妖王。

在觉醒之后,新巫妖王把自己的心脏给挖了出来并且丢进了深渊之中——他认为心脏这种凡人的东西只会让他变得软弱。 作为死亡骑士的阿尔萨斯的确是正儿八经的亡灵生物,没有心脏也能存活。但前暴雪宇宙主创克里斯·梅森指出阿尔萨斯从未经历过“死亡”这一步骤。

沉寂多年的天灾军团在新王加冕后再度躁动起来。亡者大军向着暴风城和奥格瑞玛都发起了无差别袭击。为了应对这一艾泽拉斯历史上最大的威胁之一,联盟和部落放下了隔阂,分别组建了远征军。

巫妖王还以达里安·莫格莱尼为首创建了新的死亡骑士团“阿彻鲁斯”。他把死亡骑士作为诱饵前去攻击圣光之愿礼拜堂,想要钓出隐居的传奇圣骑士提里奥·弗丁。然而,巫妖王低估了死亡骑士意志的坚韧性。在圣光的恩泽下重获了自由意志的达里安把被腐化的灰烬使者交给了弗丁,圣光瞬间净化了这把被诅咒的圣剑。手持灰烬使者的弗丁击退了巫妖王,并且宣布白银之手和银色黎明合为银色北伐军,正式复出。重获自由的死亡骑士改组为“黑锋骑士团”,也加入了北伐战争,发誓要向巫妖王发起复仇。

联盟和部落在诺森德分别发动了多起军事行动取得胜利,部落攻陷了艾卓-尼鲁布杀死了阿努巴拉克,而联盟攻下了纳克萨玛斯杀死了克尔苏加德。然而,过度自满的联军在进攻冰冠冰川的大门——天谴之门安加萨时,遭到了巫妖王和背叛的皇家药剂师协会的毁灭性打击。部落指挥官德拉诺什·萨鲁法尔(萨鲁法尔大王的独子)被霜之哀伤当场斩杀,而联盟指挥官伯瓦尔·弗塔根大公爵生死未卜。后来的剧情揭示,德拉诺什被复活成了死亡骑士,而伯瓦尔被巫妖王带走,在冰封王座上受尽折磨

经过一系列的军事行动、探险者协会对泰坦之城奥杜尔的进攻和十字军的试炼之后,银色北伐军和黑锋骑士团结为了“灰烬审判军”同盟,向着冰冠堡垒发起了最后的进攻。联军节节胜利,打到了冰封王座之上,和巫妖王展开了宿命的对决。然而这只不过是一个巫妖王的邪恶诡计而已。他把弗丁冻在冰棺中,轻松地就将勇士们全部秒杀,并用霜之哀伤得意地污染着他们的灵魂。在游戏中体现为把巫妖王打到10%血时他会施放一个法术“霜之哀伤烈怒”对所有玩家造成1M伤害,在WLK的数值等级下是无条件秒杀,并且使玩家获得一个无法复活的debuff。被冰冻的弗丁呼唤圣光的力量,冲破了这道枷锁,在巫妖王猝不及防时使用圣剑灰烬使者斩断了霜之哀伤。无数被这把魔剑吞噬的灵魂开始反噬阿尔萨斯,最终杀死了他。

最终,阿尔萨斯之父泰瑞纳斯的灵魂从霜之哀伤中浮现了出来。此时已经重新恢复人性的阿尔萨斯躺在父亲的怀里,问道:“父亲!都结束了吗……”,泰瑞纳斯答道:“王权没有永恒,我的儿子。”而阿尔萨斯在说道:“我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之后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其实是德沃丝把他的眼睛蒙上了

正当战胜的众人准备离开时,泰瑞纳斯国王的灵魂又揭示了一个秘密:失去了主人,天灾军团将会变得更加疯狂,不可阻挡。必须有一个巫妖王来统御天灾军团。弗丁打算自己承担这份永恒的诅咒,却被冰封王座上已经不成人形的伯瓦尔·弗塔根大公爵所阻止了。伯瓦尔自愿戴上了统御之盔,让在场者告诉其他人:“巫妖王死了,伯瓦尔·弗塔根和他同归于尽了”,然后让他们离开这里,永远也不要再回来。

王之哀伤

在巫妖王陨落后,阿尔萨斯的灵魂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被乌瑟尔和忠诚圣杰德沃丝投入了死者之国暗影界中只有罪大恶极者才会被丢入的噬渊受尽折磨,后与萨拉迈恩一同被铸造成统御安度因·乌瑞恩的王之哀伤。在脚男们帮助安度因的时候,作为统御安度因的力量之源的阿尔萨斯的灵魂会短暂出现。

安度因掰筷子摆脱了统御力量以后,阿尔萨斯最后一缕残魂彻底消亡。

外貌

阿尔萨斯留着一头长长的金发。对于人类来说,他的身材算是高大的,但和维库人、暗夜精灵等种族比起来就相形见绌了。

阿尔萨斯在《魔兽争霸3》中被描述为有着蓝色的眼睛,但在艺术图和《魔兽世界》的模型中变成了绿色。《迈向冰封王座》小说则称阿尔萨斯有着蓝绿色的眼睛。在8.0争霸艾泽拉斯版本的吉安娜的回忆中出现的阿尔萨斯的眼睛是蓝色的。

性格

阿尔萨斯是一位实干家,胆大心细,敢于尝试新鲜事物。作为王子他相当地平易近人,不会摆出作为洛丹伦未来的君主的架子。但在斯坦索姆时他还是任性地动用了自己的王储权威,解除了乌瑟尔的所有职务。

在另一方面,阿尔萨斯的性格中有着致命的缺点——他太过于偏执,执着于复仇。他对失败非常抗拒,难以承认,并且想要尽全力修正自己的失败,这可能跟他长期作为洛丹伦的王储背负所有人的目光长大有关。复仇的欲望最终驱使着他拿起了霜之哀伤,堕落成了死亡骑士。

在成为死亡骑士后,阿尔萨斯自称已经无法感到任何悔恨。他毫不犹豫地亵渎了父亲曾经统治过的王国、杀死了导师并把父亲的骨灰丢弃。作为死亡骑士的阿尔萨斯展现出了作为圣骑士时所没有的冷酷的幽默感,比如在乌瑟尔诅咒他下地狱时反唇相讥道:“那可不一定。我打算,永生不死。”但即使是作为死亡骑士,阿尔萨斯的心中依然存在着些许人性,他会把克尔苏加德阿努巴拉克称为“朋友”,会以一种新的方式来看待自己的亡灵臣民,在辛多雷之王伤到无敌时也会感到愤怒。这最后的善性直到成为巫妖王之后才被彻底抹杀。

其实也没有被彻底抹杀。脚男在冰冠冰川的任务线中会遇到一个瘦弱的小男孩米斯希尔萨·阿奈尔,就是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拼写打乱后再组合出的名字,他正是巫妖王随着心脏一同抛弃的人性。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随着霜之哀伤的毁灭,阿尔萨斯重新获得了短暂的人性。

其他相关

阿尔萨斯堕落时25岁。他死于31岁。根据魔兽世界的相关内容可以看出他成为死亡骑士,加冕为巫妖王之后的外貌几乎没有变化。

尽管犯下了滔天罪行,但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依然是洛丹伦王位的合法继承人。他在《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的战役中自称为“阿尔萨斯国王”,是这片土地的合法统治者。他在被巫妖王召唤前往诺森德之前还曾经打算把洛丹伦废墟和地下的幽暗城作为他的亡灵帝国的统治中枢,这一设想后来被希尔瓦娜斯实现了。在巫妖王的陨落后,洛丹伦的继承权转移到了米奈希尔王室最后的血裔、阿尔萨斯之姐佳丽娅·米奈希尔身上,她也因此成了希尔瓦娜斯的重点关注对象。佳丽娅在8.0争霸艾泽拉斯版本之后放弃了洛丹伦王位的继承权,转而担任被遗忘者的精神领袖和部落议会中的顾问职责(被遗忘者大多数都是洛丹伦人,生前佳丽娅就是他们的公主)。佳丽娅也是个奇女子。她的弟弟是一个大版本的最终boss,未婚夫达瓦尔·普瑞斯托(死亡之翼在人类世界的马甲)是另一个大版本的最终boss

脚男在达拉然钓鱼时有几率会钓到阿尔萨斯年轻时投进来的硬币,他认为自己已经应有尽有,无欲无求了,只想将来登上王位时能坐上一个凉快点的座位。后来这一愿望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实现了。

在萨尔的官方小说中,他看到了一个自己没能领导新部落的世界线。兽人集中营的主人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驱使着兽人大军征服了洛丹伦,而逃难的阿尔萨斯来到了暴风城,与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共掌王权。这个世界的阿尔萨斯并未堕落,与吉安娜喜结连理并育有一子乌瑟尔·米奈希尔。

希尔瓦娜斯在巫妖王陨落、她的复仇得以完成之后感到十分迷茫。失去了目标无比痛苦的她跳下了冰封王座自杀,却在暗影界见到了阿尔萨斯饱受折磨的灵魂。此时巫妖王留下来的瓦格里复活了她并与她签订了契约。

根据9.0暗影国度版本相关的信息,天灾军团的诞生可能是暗影界的一个阴谋,而统御之盔和霜之哀伤都与暗影界最邪恶的地区噬渊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推动了这几个版本的剧情走向,开启了暗影国度的故事的希尔瓦娜斯也是因为阿尔萨斯而成了如今的样子,她和典狱长的交易正是在她跳崖自杀、灵魂位于暗影界期间达成的希尔瓦娜斯开始搞事是在4.0大地的裂变版本,所以这个故事圆得也还说得通。天灾的技术几乎全都来自于暗影界中的战士国度玛卓克萨斯。阿尔萨斯在作为巫妖王时也的确可能了解到了暗影界的一些阴谋。

风暴英雄坟头枢纽中的阿尔萨斯

暴雪出品的MOBA游戏风暴英雄中阿尔萨斯是一位强大的战斗型坦克英雄,血量相当厚,技能兼具控制、回复和输出,还可以施放大招召唤食尸鬼或者辛达苟萨协助其作战,是一位对新手玩家来说非常友好的坦克英雄。一般阿尔萨斯都会选R1召唤食尸鬼,在被围攻时开大可以达到以1敌5的效果,虽然干不掉对手,但对手也干不掉阿尔萨斯。食尸鬼激活期间按R可以吞掉一个食尸鬼回血,所以经常就玩成了RRRRR尔萨斯。

在风暴英雄中阿尔萨斯有一个皮肤“冰霜巨龙阿尔萨斯”,描述了另一个世界线:巫妖王打败了灰烬审判军,并且把他们的遗骸做成了战利品,警告着所有胆敢挑战他的权威的人。还有一个“洛丹伦王子阿尔萨斯”的皮肤,穿着圣骑士铠甲,手持霜之哀伤

同时,劳模阿尔萨斯还兼任商城试用模式的靶子AI英雄,在试用地图中行走于兵线上接受玩家肆意的蹂躏吊打

此外,阿尔萨斯常出现于风暴英雄新英雄技能介绍视频中,主要任务是被新英雄以各种姿势击杀以展示新英雄的强大。太没人性啦!2234又死啦!

炉石传说中的呜喵王

炉石传说中,呜喵王于“冰封王座的骑士”版本中正式加入。作为玩家可用随从,呜喵王是一张传说卡牌,8费8/8,效果为:嘲讽,在你的回合结束时,随机将一张死亡骑士牌置入你的手牌。死亡骑士牌包括“死亡之握”、“湮灭”、“凋零缠绕”、“死亡凋零”、“反魔法护罩”、“末日契约”、“亡者大军”和“霜之哀伤”。除了霜之哀伤之外,其他卡牌都是魔兽世界中死亡骑士的技能。

由于其完美的身材和强大的特效,在炉石传说中有这样一个说法:只有蠢货高弗雷和塔林姆才会拒绝呜喵王。

令人遗憾的是,随着设计师新卡的设计越来越放飞自我,巫妖王作为一个“大哥”卡牌,很少有人去特地携带这张亏效果的卡牌了

疯了,这个冒险关卡是谁测试的

“疯了,这个冒险关卡是谁测试的”是呜喵王用来吐槽玩家对于他的不正当作弊行为模仿的话语。出自炉石传说冒险模式中冰封王座的最后一关。

当你使用周卓、法术共鸣或者思维窃取实际上只有德鲁伊、潜行者和萨满才能跳币上周卓(2022年6月17日,雷霆绽放被削弱成复原两个法力水晶(过载:2))偷到呜喵王的每个职业对应的法术并使用时,呜喵王就会说这句话。

如果你是牧师,并且成功使出了呜喵王对牧师的特有卡禁言,那么呜喵王就会说:慢着,你不能……唔唔……

人物灵感以及原型

  • 阿尔萨斯可以看作亚瑟王的反转版本,二人的名字也极其相似。和亚瑟王一样,阿尔萨斯成为国王的命运从他拔出那把剑开始就注定了——霜之哀伤其实就是石中剑。耐奥祖(或者说克尔苏加德)扮演的角色与亚瑟王背后的法师梅林大致相似,而阿尔萨斯的导师乌瑟尔则与亚瑟王的父亲有着相同的名字。与亚瑟王不同的是,阿尔萨斯和另一个作品中的莫德雷德一样摧毁了一个平等自由的王国,并建起了其的对立面。
  • 埃尔南·科尔特斯,一位西班牙的征服者,与《魔兽争霸III》中的阿尔萨斯做出了十分类似的选择。当乌瑟尔说服国王泰瑞纳斯二世命令阿尔萨斯与其远征军返回洛丹伦时,阿尔萨斯决定破釜沉舟以击垮玛尔加尼斯。而由于自己的近半部下都想回到故乡,科尔特斯决定烧毁己方船只以夺取阿兹特克人的土地。在科尔特斯之前,哈里发王朝的柏柏尔人伊斯兰指挥官塔里克·伊本·齐亚德也曾为了彻底征服伊比利亚半岛(阿拉伯人称之为阿尔-安达卢斯)而做出同样的举动。据称科尔特斯就是受到了塔里克·伊本·齐亚德对自己故乡所做之事的启发。
  • 阿尔萨斯还常常被与安纳金(达斯维达)相互比较,二人在各种方面都有共通之处。安纳金是另一位在现代科幻小说中的“堕落英雄”典型。与安纳金一样,阿尔萨斯的起点是一名向无私与正义宣誓而前途光明的骑士,还有一名诲人不倦的精英战士对他进行着谆谆教导。两人最终都被黑暗力量所引诱,并摧毁了自己原本的组织,杀死了自己的导师。二人最终都没有以“达斯·维德”或是“巫妖王”,而是安纳金·天行者与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的身份,分别躺在自己的儿子与父亲怀中离开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