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小心,小心,大海的女儿,你听他在呼喊……
——库尔提拉斯民歌
Je.jpg
基本资料
本名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珍娜·普劳德摩尔(Jaina Proudmoore)
别号 亲闺女 小珍珍 大海的女儿 塞拉摩第一孝女 瞧石娜•蠢货德跑尔
发色 金发(塞拉摩毁灭前)、混杂(塞拉摩毁灭后)
声优 黄莺
田中敦子(仅限炉石传说日语版)
萌点 克夫命魔法少女公主迟到大王、父慈女孝
出身地区 库尔提拉斯
活动范围 艾泽拉斯
所属团体 肯瑞托
亲属或相关人
萨尔卡雷苟斯呜喵王凯尔萨丝安度因·乌瑞恩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暴雪开发的《魔兽世界》《魔兽争霸》以及其延伸作品中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是库尔提拉斯海军统帅戴林·普罗德摩尔的女儿。她是艾泽拉斯最强大的魔法师之一、曾经的塞拉摩统治者、肯瑞托六人议会主席、现在的库尔提拉斯海军统帅以及联盟的重要成员。

经历

魔兽争霸3之前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出生于黑门前3年,是库尔提拉斯海军统帅戴林·普罗德摩尔的女儿。她有两个兄弟,哥哥德里克和弟弟坦雷德。戴林是海军强国库尔提拉斯王国的统治者一个国王头衔叫海军统帅的王国,也是洛丹伦和暴风王国的忠实盟友。吉安娜从小就是库尔提拉斯的骄傲,被民众们称为“大海的女儿”。

自幼时起,她就被父亲送去了魔法之城达拉然。她对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百般纠缠,直到他同意收她为学徒为止。她在魔法上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

同为王室子女,吉安娜与洛丹伦的阿尔萨斯王子在第二次战争结束时的庆典上相遇了。当时阿尔萨斯觉得她没有他的姐姐佳丽娅·米奈希尔漂亮,但比佳丽娅更活泼可爱。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逐渐好上了。在一次阿尔萨斯自告奋勇地护送吉安娜去达拉然的路上,他们一同偷偷地去冒险参观了兽人集中营,当晚他们越过了大人的边界。两人曾经一度谈婚论嫁,但吉安娜有达拉然的义务,而阿尔萨斯也有圣骑士和王子的义务,因此最终还是决定只做朋友。达拉然的血精灵王子凯尔萨斯·逐日者也曾对这个活泼可爱的女学徒表达过好感,然而被她婉拒了。

凯受泪流满面,因为珍珍拒绝他的原因是他比珍珍还漂亮,珍珍无法接受一个比他还漂亮的男孩子(弥天大雾。。。。)做他男盆友

在不久的之后,重新相遇的两人重燃了爱火,但亡灵天灾永久地改变了这一切。

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

在第三次战争前夕,一位化身渡鸦的先知麦迪文来到达拉然,警告大法师安东尼达斯,请求他带领所有能走的人类前往卡利姆多。安东尼达斯认为这全都是疯话,但一旁的吉安娜却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并不简单。

后来,安东尼达斯把吉安娜派去了洛丹伦调查正在蔓延的瘟疫,她的搭档正是过去的爱人阿尔萨斯王子。他们齐心协力,一路追踪瘟疫的源头直到安多哈尔,并且“杀死”了“幕后黑手”——吉安娜的熟人、前达拉然大法师、现在的亡灵巫师与诅咒神教首领克尔苏加德。当阿尔萨斯在旧壁炉谷坚守时,吉安娜一路狂奔,前往请求乌瑟尔的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支援。

得知了瘟疫污染的谷物被运到了洛丹伦的第二大城市斯坦索姆进行集散之后,阿尔萨斯、吉安娜和乌瑟尔一起前往斯坦索姆。当他们赶到时已经太晚了,当地居民已经吃下了瘟疫谷物所制成的面包,开始转变成亡灵生物。阿尔萨斯认为必须在全城都变成亡灵之前先进行屠城,而乌瑟尔反对阿尔萨斯的决定,无法把刀刃指向他所宣誓保护的平民,即使让他们活着也只是枉然。阿尔萨斯指控乌瑟尔违背储君的命令,犯下了叛国罪。而这时,吉安娜也转身离开,并说:“对不起阿尔萨斯。我不能看着你误入歧途。”

屠城之后,二人回到了已经成为死城的斯坦索姆,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此时先前出现在吉安娜面前过的神秘的先知又来拜访了她,请求她带着能走的人类前往西方的卡利姆多大陆。

数个月之后,已经成为死亡骑士的阿尔萨斯回到了洛丹伦。他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摧毁了整个国家。此时达拉然意识到了先知是对的,大法师安东尼达斯本人没有离开,但鼓励了吉安娜带着洛丹伦难民逃亡。不久,奎尔萨拉斯和达拉然相继被亡灵天灾毁灭,国王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和大法师安东尼达斯死于阿尔萨斯之手。愤怒的凯尔萨斯王子拒绝了吉安娜的安慰,还责怪她选择阿尔萨斯那个怪物。

凯子也是情商低。这个时候正是增进感情发起进攻的好时候,你以为珍珍看到二傻子变成那样心里不难受吗?

洛丹伦难民们抵达卡利姆多之后不久就卷入了和同样刚刚来到这里的新部落,尤其是格罗玛什·地狱咆哮的战歌氏族的冲突。吉安娜和萨尔、凯恩·血蹄的一番冲突后,神秘先知再度出现,警告他们必须团结起来才能应对未来更大的威胁。尽管不情愿,但吉安娜和萨尔还是休战了。她给了萨尔一颗灵魂石,协助他拯救了再度饮下恶魔之血的地狱咆哮。萨尔和格罗玛什在之后前往屠魔峡谷斩杀了玛诺洛斯,终结了兽人一族的魔血诅咒。

在海加尔山圣战中,吉安娜的洛丹伦人类、萨尔的新部落和玛法里奥·怒风的暗夜精灵族齐心协力,共同打倒了不可一世的燃烧军团首领阿克蒙德。此战中吉安娜担任了对抗燃烧军团的第一道防线,并使用传送法术拯救了许多人类和兽人的生命。

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

海加尔山圣战后不久,洛丹伦的人类建立了一个名叫塞拉摩的定居点。

此时离塞拉摩不远的新部落的新家园奥格瑞玛不断传来刺杀和人类袭击者的事件,然而吉安娜对此一脸懵逼。在遇到了一个垂死的水手之后,她意识到是她的父亲——戴林·普罗德摩尔的库尔提拉斯军队来了。原来在吉安娜渡海西行的时候戴林一直尾随其后,想要确保女儿的平安。她请求父亲放过已经和旧部落截然不同的新部落,然而因为长子之死吉安娜的哥哥德里克在第二次战争中死于旧部落的空军之手而满腔愤怒的戴林对此置之不理。她的血统要求她忠于库尔提拉斯和父亲,然而和天灾、燃烧军团作战的经验则告诉她这样做毫无意义,父亲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在新部落和库尔提拉斯爆发了全面冲突时,吉安娜做出了人生中最痛苦、最艰难的决定——袖手旁观。最终戴林战死在了塞拉摩,吉安娜也因此从库尔提拉斯的骄傲、“大海的女儿”,变成了千夫所指的叛徒。有一首民歌《大海的女儿》,从普通库国人的视角讲述了吉安娜的“背叛”。

魔兽世界

吉安娜在塞拉摩附近遇到了曾经的守护者、传奇女法师艾格文。此时她已经不如以前那么强大了。她们携手解决了一个火刃氏族挑拨新部落和塞拉摩矛盾的阴谋,在这期间艾格文把法力传给了吉安娜。危机平息之后,吉安娜和萨尔签署了永久和平条约。艾格文则于塞拉摩担任吉安娜的顾问和内务大臣。

吉安娜作为联盟的一员,积极调解着联盟与部落之间的冲突。塞拉摩还曾举办过一个和平峰会,但因为奥妮克希亚的阴谋而失败了。

在这之后几年,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的邪恶意志杀死了自己的善良意志和原来的巫妖王耐奥祖,正式加冕为新的巫妖王。当巫妖王苏醒的那一刻,吉安娜感受到了一场天灾大乱的到来。

在《魔兽世界》漫画中,艾格文因为给孙子麦德安传功而死,吉安娜出席了她的葬礼。但麦德安由于太过离谱而被暴雪雪藏了,所以不知道新设定的艾格文是怎么去世的。

巫妖王之怒

在灾难性的天谴之门事件后,吉安娜依然坚持和平主义理念,主动调解瓦里安国王和部落的矛盾。为了收复被叛徒控制的幽暗城,萨尔的军队和瓦里安的军队撞上了。眼看就要爆发冲突时,为了阻止矛盾进一步升级,吉安娜把联盟军队传送回了暴风城。

在“奥杜尔的秘密”版本的宣传动画中吉安娜打了个酱油,试图阻止加尔鲁什和瓦里安的冲突。

在“巫妖王的陨落”版本中,吉安娜前往了冰冠堡垒地下的映像大厅,她想知道自己曾经的爱人是不是还活在巫妖王心中的某个角落这是联盟方剧情,部落方是和希尔瓦娜斯组队。一行人找到了无人看守的霜之哀伤,吉安娜和被困于其中的乌瑟尔的灵魂对话,得知了在打倒阿尔萨斯之后也必须要有一个新的巫妖王来统御天灾军团。此时巫妖王本尊来到映像大厅,对吉安娜发起毫不留情的猛攻。心碎的吉安娜知道了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已死,剩下的只有巫妖王。

如果脚男持有传说武器影之哀伤并打倒了巫妖王,那么会掉落一个盒子,里面装有和吉安娜、达里安·莫格莱尼、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等人有关的物品。脚男可以带着吉安娜的吊坠去找她,她会流泪并感叹仍然有一部分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没有被巫妖王彻底消灭,希望他能从霜之哀伤中得到解脱。

大地的裂变与熊猫人之谜

大地的裂变更新与重装版本中,塞拉摩因为地理位置成了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部落和联盟冲突的前哨站。

在这个版本中她收了一个侏儒女孩金迪·火花为学徒,并且在海加尔山参加了老朋友萨尔的婚礼。

因为塞拉摩极重要的地理位置,它成了战争狂人加尔鲁什的眼中钉。他使用蓝龙一族的神器“聚焦之虹”策划了一次恐怖袭击,彻底夷平了整个塞拉摩。六人议会主席大法师罗宁、吉安娜的学徒金迪等都死在了这一袭击中。吉安娜因为罗宁的舍命相救才死里逃生。当她醒来时,头发已经白了一半。从此之后,她彻底和和平主义分道扬镳,成了联盟头号鹰派分子之一。她试图召唤出水元素淹没奥格瑞玛,被萨尔和卡雷苟斯所阻止,但她和萨尔的友谊也就此终止。

在熊猫人之谜版本中,她和蓝龙卡雷苟斯好上了。她还在雷神岛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并且给联盟玩家发每天的日常任务。罗宁死后,她也成为了六人议会的新主席,并邀请了卡雷加入肯瑞托。因为达拉然的血精灵法师组织夺日者协助部落偷取圣钟一事,吉安娜把所有血精灵都赶出了达拉然并且宣布达拉然加入联盟。昏招啊珍珍,这时候本来强哥已经在和瓦王眉来眼去,甚至都在讨论奎尔萨拉斯退出部落重续和联盟的盟约的事了,结果这一出使得血精灵和部落彻底绑在了一辆战车上

吉安娜加入了联盟和部落起义军围攻奥格瑞玛的战役。在加尔鲁什被打倒之后,她劝说瓦里安国王肢解部落,然而瓦王拒绝了,并接受了部落推举的新大酋长沃金。

潘达利亚战役结束之后,吉安娜参与了对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审判,但是最后加尔鲁什被密谋救走,吉安娜也挨了一记黑枪,差点死掉,但最后被赤精一口抬满。

德拉诺之王与军团再临

钢铁部落战争期间,吉安娜唯一的一次出场在塔拉多的紫罗兰岗哨为了治疗被平行世界的迦罗娜爆菊的同事卡德加。如果是联盟脚男,吉安娜会感谢ta的付出,如果是部落脚男,她会警告ta六人议会事务与部落无关,不要插手。

军团再次入侵艾泽拉斯之时,因为破碎海滩战场上的误会让吉安娜以为是部落刻意害死了瓦里安国王,因此她心中重新燃起了对部落的怒火。由于大法师卡德加坚持在危难关头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邀请血精灵回到达拉然的“引狼入室”决定,吉安娜愤而辞去了六人议会主席,孤身一人在世界各地对抗军团。军团再临版本珍珍除了破碎海滩之战之外都神隐了

争霸艾泽拉斯

在《争霸艾泽拉斯》版本中,吉安娜成为了联盟方的主角。围绕着她展开的库尔提拉斯之傲任务线也是整个主线崩坏的版本中最优秀的主线剧情之一。

吉安娜回到了塞拉摩的废墟,这个她曾经做出一生中最痛苦的抉择的地方。直到这时,她才终于理解了父亲。她使出浑身的法力,将十几年前被击沉的父亲的旗舰重新升起。

洛丹伦的战场上,希尔瓦娜斯使用了瘟疫炸弹,使得大量联盟部落的士兵死去并被转化成亡灵生物。吉安娜乘坐父亲的旗舰传送到达战场,用冰霜魔法封冻住瘟疫并且使用奥术火炮支援,帮助联盟一转攻势进入洛丹伦废墟中。然而联盟虽然取胜,却因为希尔瓦娜斯的诡计而没能活捉她,也没能收回洛丹伦。

一支部落精英小队潜入暴风城营救赞达拉公主塔兰吉和先知祖尔时,吉安娜出手阻拦,将部落和赞达拉的几人逼到了绝境。此时祖尔在暴风城各地的破坏起效了,城市被大火点燃,吉安娜为了保护暴风城只得放走了眼前的敌人。

部落与赞达拉的联手颠覆了阵营的力量平衡,尤其是海军力量。为了和部落的新盟友抗衡,吉安娜提出了邀请库尔提拉斯重返联盟的提议。然而,一到达库尔提拉斯首都伯拉勒斯,她就被母亲、现任库尔提拉斯海军统帅凯瑟琳·普罗德摩尔宣布为叛徒,并拿走了挂在她胸前的戴林·普罗德摩尔的项链。在凯瑟琳的顾问和密友普利西拉·艾什凡的蛊惑下,吉安娜被流放到了一个和暗影界相联系的小岛上受尽折磨。

在联盟的脚男帮助凯瑟琳平定了库尔提拉斯各地的危机之后,吉尔尼斯国王吉恩·格雷迈恩以一位父亲的身份劝说凯瑟琳重新接纳吉安娜。凯瑟琳和脚男一同进入了暗影界,用母爱救回了吉安娜。母女二人返回伯拉勒斯后,阴谋败露的艾什凡带领自己家族的舰队开始围攻伯拉勒斯。凯瑟琳认为吉安娜的付出足以称得上是库尔提拉斯之傲,并且把戴林的项链还给了吉安娜,她也正式成为了库尔提拉斯新的海军统帅。她用项链和自己的法力驱散了困住一支失踪了的库国舰队的风暴,救出了被困在上面的弟弟坦雷德,并平定了艾什凡的叛乱。在那之后,库尔提拉斯正式回归了联盟。

联盟高层认为必须在部落和赞达拉正式结盟之前威慑赞达拉,迫使他们放弃和部落联手的计划。为此,联盟策划了一次军事行动,通过一个简单的调虎离山之计,吉安娜和侏儒领袖大工匠梅卡托克一起带领联盟部队奇袭赞达拉首都达萨罗,杀死了赞达拉国王拉斯塔哈。然而又是一个昏招,本意是把部落和赞达拉拆散,结果这下国王被杀复仇心切的赞达拉和部落成了一条船上的人,跟上文的血精灵一样

“艾萨拉的崛起”版本中,吉安娜和联盟脚男在出海时被艾萨拉女王的法术卷入了她的帝国——纳沙塔尔中。她和脚男一起在纳沙塔尔冒险,结识了当地的剑鱼人。

暗影国度版本中,吉安娜、安度因、萨尔、贝恩·血蹄被从天而降的不明飞翼生物抓去了暗影界并被关入了典狱长的牢笼托加斯特·罪魂之塔中。目前吉安娜已经被脚男成功解救了出来。

情感

阿尔萨斯是吉安娜的初恋和一血夺取者。因为各自的重担,他们不得不终止了感情。旧情重燃,却又因为亡灵天灾而彻底人鬼殊途。吉安娜始终觉得自己对阿尔萨斯的堕落负有责任。在翡翠噩梦中,她梦到自己跟着阿尔萨斯一起去了诺森德,为了阻止他堕入邪道而自己拿起了霜之哀伤,成了巫妖女王。在映像大厅中,她试图寻找阿尔萨斯最后残存的人性,对救赎他仍抱有一丝希望。在《巨龙的黄昏》小说中,萨尔看到了一个自己并未领导新部落的世界线。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驱使着兽人大军征服了洛丹伦,逃难的阿尔萨斯来到暴风城,和瓦里安国王共掌王权。这个世界线的阿尔萨斯和吉安娜结婚并且育有一子乌瑟尔·米奈希尔。如果阿尔萨斯没有堕落,吉安娜会一直陪在他的身旁。
吉安娜在当学徒时,凯尔萨斯就被她深深吸引了。然而因为年龄差异以及凯子长得比女孩还要美丽以及心有所属,吉安娜婉拒了这份感情。在《战争之潮》中,吉安娜和萨尔谈论道:她认为凯尔萨斯是个值得尊敬的人,但他败给了自己的弱点,就像阿尔萨斯一样。
卡雷苟斯和吉安娜是在塞拉摩毁灭之后好上的。他们都体验过失去爱人的痛苦——吉安娜失去了阿尔萨斯,卡雷失去了安薇娜。当吉安娜想要水淹奥格瑞玛时,卡雷是唯一能劝阻她的人。
正史中吉安娜和萨尔只是朋友关系。萨尔看到吉安娜时会想起年轻时拯救了他的塔蕾莎。在大地的裂变版本中,吉安娜看到萨尔和爱人阿格娜终成眷属,喜极而泣。然而塞拉摩毁灭之后,她选择结束了和萨尔的友谊。
尽管正史中两人没有任何暧昧的元素,但游戏中的一张写着“吉安娜和萨尔在树上亲吻”的白色打孔卡片还是让玩家们津津乐道。

相关

根据《终极视觉指南》,熊猫人之谜时吉安娜33岁,那么在目前的暗影国度版本中她应该已经40岁左右了。然而对于强大的法师来说年龄几乎没有任何意义,艾格文都1000岁了,外貌上看起来依然像25岁

吉安娜的法杖是安东尼达斯的遗赠。

阿尔萨斯在拜访兽人集中营时将吉安娜的外貌和集中营主管布莱克摩尔的女仆塔蕾莎·福克斯顿比较,后来萨尔也这么比较过。卡雷则是将她与安薇娜·提歌相比较。

吉安娜把安度因看作是自己的侄子,安度因也称她为吉安娜阿姨。

吉安娜在《魔兽争霸》和《魔兽世界》中的着装几乎完全一样,都是白色的露脐装+紫色斗篷,只是长裤换成了长裙。然而到了争霸艾泽拉斯版本中,吉安娜换了一身完全不同的着装,腰也包起来了。希尔瓦娜斯的腰在军团再临时就包起来了

吉安娜也是炉石传说和风暴英雄的出场角色。在炉石传说中她是法师的默认英雄。在风暴英雄中她是一名强大的远程刺客。

瞧石娜•蠢货德跑尔

因为《魔兽争霸3重制版》战役中的字体bug,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获得了一个别名:瞧石娜·蠢货德跑尔(参见父马可亲)。

众所周知,孙一峰经常在队友与敌人激战时躲在后方OB,即“瞧”,而且名字中还都有一个峰字,因而被称作“瞧峰”;吉安娜则因为坐视阿尔萨斯屠城和萨尔干掉自己父亲,被称之为“瞧石娜”似乎也很贴切。

小心,小心,西湖的女儿,你听他在《呐喊》。海风扬起,那丈育的话语,随峰去,沉落湖底……

《大海的女儿》

国服配音版《战争使者:吉安娜》

《战争使者:吉安娜》是暴雪在《争霸艾泽拉斯》版本上线前夕发布的三个动画宣传片之一,另外两部是《战争使者:希尔瓦娜斯》和《战争使者:艾萨拉》。在《战争使者:吉安娜》中,她唱着一首关于自己的民歌,回到当年父亲殒命的地方,终于理解了他。

因为优美的音乐和新颖的表现形式,再加上吉安娜本人的高人气,《大海的女儿》这首歌在全世界的魔兽世界社区中都广受好评,人气相当高。

剧情上是一首库尔提拉斯百姓传唱的关于吉安娜的民歌。在游戏中,当联盟脚男被弗林·法温德船长救出时,他就在哼唱这首歌。

※歌词依序分别为美服、台服、国服版本。

英:Warbringer: Jaina

台:战火之源:珍娜

国:战争使者:吉安娜

Beware, beware, the daughter of the sea 不要相信 那海洋之女 / 小心 小心 大海的女儿

Beware I heard him cry 海上传来声音 / 你听他在呼喊

His words carried, upon the ocean breeze 他的话语飘荡在风雨里 / 海风扬起那心碎的话语

As he sank beneath the tide 他的心 沉没海底 / 随风去 沉落海底

Those blood soaked shores of Kalimdor 海军送命 在卡林多 / 血融浪波 在卡利姆多

Where sailors fought and died 鲜血蔓延万里 / 水手为谁拼搏

The Admiral fell at Theramore 上将捐躯 在塞拉摩 / 英雄殒落 在塞拉摩

Because she left his side 因为 爱女离去 / 因为 她的离开

Why this, why this, oh daughter of the sea? 为何 远离 喔那海洋之女 / 为何 为何 喔大海的女儿

Why this did she forget her seaside days? 为何 抛弃了过去的回忆 / 为何 昨日时光你都忘记

Always the pride of our nation’s eyes 身为我们 国家的荣誉 / 我们的荣耀 因为你而存在

How could she go astray? 为何走错了路 / 为何一去不返

When she did flee across the ocean deep 爱女逃命 横越大海而去 / 当她远离 穿越深海西行

The Admiral followed west 上将向西追寻 / 父亲随她而去

What else but sail to save a daughter’s life 扬帆千里 为拯救她性命 / 扬帆千里 只为把她找寻

And pray she still drew breath 而自己 死不足惜 / 期盼女儿平安

But there he found upon those distant shores 寻寻觅觅 只见危机降临 / 乘风破浪 来到遥远陆地

Enemies 'pon the rise 敌军大举袭来/ 危机在等待

But when he faced those savage foes 上将迎敌 英勇无惧 / 当他面对 敌人势如潮水

His daughter stood aside 女儿却置身事外 / 女儿却袖手旁观

And buried deep beneath the waves 最后上将葬身海底 / 深埋在海底的伤悲

Betrayed by family 只因女儿无情 / 家人背叛的罪

To his nation with his last breath cried 用尽气息 他警告人民 / 化作对同胞绝望的呼喊

Beware the daughter of the sea 别相信那海洋之女 / 小心那大海的女儿

I’m listening now... 我现在懂了 / 我在听了

Father 父亲 / 父亲

I heard, I heard, across a moonlit sea 月落风起 传来悲痛声音 / 你听 你听 那熟悉的声音

The old voice warning me 那熟悉的话语 / 声声刺痛我心

Beware, beware the daughter of the sea 不要相信 喔那海洋之女 / 小心 小心 喔大海的女儿

Beware, 不要 / 小心

beware... 忘记 / 小心

...of me. 过去 / 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