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灰烬使者

逐渐地,人和武器似乎化为了一体。灰烬使者这个名字成为了传说,它不仅仅是指这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利器,也是指挥舞此剑的残酷骑士。
——灰烬使者
14af8dc53cdfe1.jpg
基本资料
神器名称 灰烬使者(Ashbringer)
神器别名 大十字军之剑
神器种类
神器主人 提里奥·弗丁
登场作品 魔兽世界

灰烬使者暴雪开发的MMORPG游戏《魔兽世界》中的一把传奇武器,最初由莫格莱尼父子持有,在第二次圣光之愿礼拜堂之战中被净化后被达里安·莫格莱尼赠予提里奥·弗丁。

灰烬使者乃是霜之哀伤同一等级的神器。

因为雷诺·莫格莱尼用这把剑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与剑共生的灰烬使者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的灵魂也因此堕落。从此它被死亡领主莫格莱尼挥舞,成为了堕落的灰烬使者。

在巫妖王之怒资料片中,堕落的灰烬使者被净化,成为提里奥·弗丁的武器,灰烬使者重现光明。在冰冠堡垒上,正是灰烬使者斩断了不可一世的霜之哀伤

在军团再临资料片中,战死的提里奥·弗丁大领主在临终前将灰烬使者传承于玩家,同时还具有多种“进化”的可能性。

目录

来历

水晶打造

在安度因·洛萨带领联盟攻打黑石山的时候,白银之手的高阶领主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在战斗中杀死了一名黑石部族暗法师,并从他身上找到了一块暗影水晶。瑞泽布水晶-(The Rezalb crystal)。后来在得到天灾军团在诺森德大陆出现的消息后,莫格莱尼、伊森利恩、阿比迪斯(这三人就是后来的血色十字军“三巨头”,分别为大领主、大检查官、大将军)、杜安、法尔班克斯以及提里奥·弗丁在旧希尔斯布莱德的南海镇的旅店里商讨如何抵抗天灾的入侵。五人本逃离敦霍尔德里可以看到这一场景。莫格莱尼拿出了瑞泽布水晶,并提出了“光明不能脱离黑暗而独自存在”的理论。于是杜安、伊森利恩和法尔班克斯共同往瑞泽布水晶里灌注了圣光之力,使这块原本是暗影之源的水晶作为神圣之源重生了。为了把它打造成一把绝世武器,莫格莱尼和法尔班克斯带着水晶前往卡兹莫丹的铁炉堡,由铁炉堡国王麦格尼·铜须亲自打造。在对兄弟穆拉丁的死哀悼和对亡灵无比狂暴和愤怒下,麦格尼竭尽全力一锤又一锤地打造着水晶。最终,在泰瑞纳斯国王的噩耗传到铁炉堡的同一天,麦格尼国王成功将水晶打造成一把大剑。

莫格莱尼命名

这把武器被赐予给了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他手握着它在成千上万的天灾军团中杀进杀出,一切在他面前的天灾都被他的神圣之火化成了灰烬。于是,以十字军的名义,莫格莱尼和这把武器被称为灰烬使者。

颠沛流离

但是,莫格莱尼的长子雷诺嫉妒自己的父亲的无上荣耀、痛恨父亲对弟弟达里安偏心的爱,他不明白父亲的苦心,他的父亲认为他比弟弟坚强,只要一番磨练就能接过父亲手中的剑成为新的灰烬使者,而年幼单纯的弟弟更需要父亲的爱。在大十字军赛丹·达索汉实际上已被恐惧魔王巴纳扎尔夺舍了的唆使下,雷诺和魔鬼做了交易,勾结天灾在把亚历山德罗斯引入了天灾大军的埋伏圈。天灾无法伤害到灰烬使者,所有胆敢挑战他的亡灵全部被烧成了灰烬,然而雷诺却拿起灰烬使者把剑插入了正在埋头寻找幸存手下的父亲的后背。这时,时任血色十字军检察官的法尔班克斯把这一幕幕都记在了脑海里。但当他指控雷诺杀死了他父亲时,却受到了雷诺等人的诬陷,被血色十字军羁押了起来。

亲人的背叛使灰烬使者死后堕落了,堕落的莫格莱尼作为巫妖王麾下天启四骑士的首席大将,镇守于纳克萨玛斯。

后来纳克萨玛斯在克尔苏加德的带领下入侵艾泽拉斯大陆,莫格莱尼的小儿子达里安·莫格莱尼带着他的朋友们潜入纳克萨玛斯,击败了莫格莱尼解救父亲的被禁锢的灵魂、夺回了灰烬使者,脱离了克尔苏加德护符的控制大领主重掌正义,附身佩剑之中指示达里安逃出纳克萨玛斯,要求达里安带着他回到血色修道院。但是灰烬使者中愤怒的亚历山德罗斯的灵魂幻化出来,杀死了他的长子雷诺——血色十字军的指挥官,达里安惊讶的看着父亲的灵魂,曾经的慈父如今却毫不犹豫的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他的父亲变了并没有完全被救赎。感受到儿子的目光大领主内心无限刺痛,憋出一句话“别这样看着我,孩子”。

圣光在梦中给了达里安启示:只有世上仅存的传奇圣骑士——提里奥·弗丁才知道拯救亚历山德罗斯的方法,所以达里安拜访了弗老爷,但是老弗丁当摸到堕落的灰烬使者时回答很干脆:大领主陷得太深,他已经无能为力,临走前弗丁老爷告诉他达里安:“如果真有什么能让你爹的灵魂得到安宁,只有爱,爱能战胜一切,但是有时候爱也是对信仰最大的考验。”(圣骑士的力量之源是信仰——信仰即吾命),回到圣光之愿礼拜堂的时候,知道了克尔苏加德会带领天灾军团来攻击圣光之愿礼拜堂,同时他也被告知了圣光之愿礼拜堂的秘密。后来与天灾军团的对抗中,由于寡不敌众,眼看全军覆没不能完成使命让父亲的灵魂归于平静,达里安想到了弗丁老爷的话“爱”、也想到为什么他没有父亲般的强大——因为他的信仰不够强烈,于是他做了圣骑士最禁忌的事——殉难——用鲜血和生命作为代价证明对父亲的爱祈求圣光的怜悯,轻呼着“我爱你,爸爸。”把灰烬使者插入自己的胸膛。长眠于圣光之愿礼拜堂之下的千名为抵抗天灾军团的英雄的不得安宁的英灵愤怒了,强大的圣光力量从地下涌出对亡灵复仇、清算,强大的天灾军团瞬间化为粉粒。大领主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的灵魂之声也融入到英灵们的冥冥之声中:“我的灵魂将永远承载你做出的牺牲,我的儿子。正如你从不放弃我一样,我永远都不会放弃你,因为你我受到了一次珍贵的教训:希望。。永不磨灭。”然而达里安的遗体却被克尔苏加德复活成了一名死亡骑士。当克尔苏加德讯问死而复生的达里安“你还爱谁?”时,达里安回答道:“谁也不爱”。

在老莫格莱尼得到救赎,克尔苏加德的入侵以失败告终时,阿尔萨斯在诺森德也正面对着各方势力的挑战。于是他不得不招回了纳克萨玛斯要塞协防。而达里安则替代了他父亲原来的位置,成为了死亡骑士团的首领。然而,他并没有他父亲那样强大,所以阿尔萨斯已经认定他为弃子,而他的唯一作用,就是引诱出隐藏于圣光之愿礼拜堂的提里奥·弗丁

达里安手持堕落的灰烬使者,在阿尔萨斯的命令下,带领由死亡骑士,食尸鬼,瘟疫巨人组成的庞大军团进攻圣光之愿礼拜堂。在死亡大军的强力突袭下,圣光之愿礼拜堂的银色黎明部队很快就几乎全灭。就在这时,圣光闪耀,提里奥·弗丁以秒杀全场不死生物的姿态华丽出场。达里安被迫投降,老弗丁通过往日的幻象唤起里达里安昔日对父亲的记忆。并告诉他他父亲已经得到救赎,就埋葬在圣光之愿礼拜堂,他父亲和千名英灵的力量使得整个圣光之愿礼拜堂成为了天灾的禁地。

就在此时,阿尔萨斯出现。悔悟的达里安紧握着堕落的灰烬使者奋力朝阿尔萨斯砍去,然而阿尔萨斯以压倒性的力量把达里安打飞了。银色黎明和白银之手的部队也向阿尔萨斯发起了冲锋,却被华丽的群体秒杀。

正当阿尔萨斯得意的污染老弗丁的灵魂时,达里安把堕落的灰烬使者扔给了老弗丁。弗丁接过灰烬使者,在自身力量和英灵们的帮助下堕落的灰烬使者瞬间变回最初诞生时的光明形态,弗老爷同时也成了新一任的灰烬使者。然后老弗丁一个跳劈直接把阿尔萨斯砍回了诺森德。 然后弗丁老爷庄严的宣告,银色黎明与白银之手合二为一,将远征诺森德踏破冰封王座的城墙,向阿尔萨斯反攻,阿尔萨斯将为他所作的一切偿还、赎罪。

圣骑士独有“神器”

在“军团再临”资料片中,大领主提里奥·弗丁带领着银色北伐军远征破碎群岛,却不幸被投入邪能岩浆之中。当银色北伐军赶到时已经太迟了,弗丁最终还是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临终前将灰烬使者交给了他指定的接班人。天赋为惩戒的圣骑士将会拥有“神器”灰烬使者,由于暴雪已经明确表明军团再临中将不会再掉落武器,所以这把神器将会一直陪伴圣骑士们奋战在破碎群岛,骑士们也能通过任务、地下城等手段来升级神器。

属性

堕落的灰烬使者

巫妖王之怒版本后因为纳克萨玛斯被移至诺森德而取消掉落,彻底绝版

堕落的灰烬使者

物品等级: 86

拾取后绑定

唯一

双手 剑

103 - 155 伤害 速度 3.60

(每秒伤害35.833)

+17 爆击

+6 急速

-25 耐力

需要等级 60

装备: 将灰烬使者的意志灌注到持有者体内。

击中时可能: 吸取敌人185到215点生命值,并将其转移给施法者。

“血色十字军领袖之剑”

灰烬使者【旧】

该版本从未实装,只存在于数据库内

灰烬使者

物品等级: 76

拾取后绑定

唯一

双手 剑

95 - 117 伤害 速度 3.00

(每秒伤害35.333)

需要等级: 60

击中时可能:冲击目标,对其造成700点火焰伤害。

“血色十字军领袖之剑”

灰烬使者【新】

灰烬使者

物品等级: 750

拾取后绑定

唯一

双手 剑

2642 - 3963 伤害 速度 3.60

(每秒伤害917.361)

+511 力量

+766 耐力

+346 爆击

+332 精通

神圣神器圣物插槽

火焰神器圣物插槽

神圣神器圣物插槽

装备:你获得灰烬觉醒技能,对区域内的敌人造成大量伤害。

"逐渐地,人和武器似乎化为了一体。灰烬使者这个名字成为了传说,它不仅仅是指这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利器,也是指挥舞此剑的残酷骑士。"

介绍

灰烬使者曾经是亡灵的克星,但它一度也是天灾军团最强大的武器之一。不论对生物还是亡灵,势力沉浮,帝国兴衰,君王更替,这一切都与灰烬使者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它曾经是正义的使者,也曾经是邪恶的化身,而如今,它掌握在你的手中。 ​ 请一定要善加利用。

第一章

灰烬使者拥有传奇般的起源,很少有神器或者圣物能与之相比。 ​ 它起源于兽人人类第二次大战。在战场上,鼎鼎有名的大领主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获得了一个黑暗宝珠。 ​ 虽然亚历山德罗斯认为这个神器是暗影的化身,但是他也相信,有一天它可以被铸造成一把正义的武器。 ​ 亚历山德罗斯的远见变成了现实,这把武器就是灰烬使者。

第二章

据说,举世无双的武器匠人,矮人国王麦格尼·铜须,在铁炉堡庄严的大厅深处打造了灰烬使者。 ​ 对麦格尼国王来说,那段时光十分黑暗;他当时正在为弟弟穆拉丁的亡故而哀悼。 ​ 传说中,麦格尼国王把他的满腔怒火和忧伤都灌注进了灰烬使者,令这把武器具有无可言喻的复仇与毁灭的力量。

第三章

据资料记载,当面对亡灵大军时,大领主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能把他们轻松斩杀。他手中的利刃就像是他自己血肉的延伸,利落致命,带来纯粹的毁灭。 ​ 当这把崭新的武器在天灾军团中杀出血路时,所经之处只留下了焦灼的骸骨和在寒风中飞旋的灰烬。 ​ 灰烬使者之名就是由此而来。

第四章

在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手中,灰烬使者将无可比拟的怒火倾泻在劫掠的天灾军团身上,让无数亡灵化为了灰烬。 ​ 逐渐地,人和武器似乎化为了一体。灰烬使者这个名字成为了传说,它不仅仅是指这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利器,也是指挥舞此剑的残酷骑士。

第五章

摘自大领主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的顾问法尔班克斯在被处决前不久的证词: ​

那是在斯坦索姆城外,我们被亡灵所包围。他们的数量超乎想象。一波又一波地涌向我们……但是亚历山德罗斯依然屹立不倒,毫不屈服,在敌人的洪流中,就像一块坚不可摧的磐石。

亚历山德罗斯并非死于亡灵之手,而是他那背信弃义的亲生儿子雷诺。雷诺拿起灰烬使者,从背后刺穿了他的父亲。

第六章

达里安·莫格莱尼阿提库斯·克罗尔描述纳克萨玛斯之战: ​

在亡灵的浮空要塞纳克萨玛斯深处,我发现了我父亲的悲惨遭遇。亚历山德罗斯的灵魂饱受折磨,残破不堪;他被复活成了一名死亡骑士,保卫着他生前曾经奋力想要摧毁的天灾军团。

​ 他们抹杀了他心中的一切善念,只剩下一个痛苦的腐朽躯壳。我为了保全性命,不得不终结了他被诅咒的存在。至少,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

你眼前所见之剑,灰烬使者……它以我父亲的声音对我说话。

第七章

摘自《自由修道院》: ​

于是,达里安·莫格莱尼,在他父亲声音的驱使下,带着灰烬使者来到了血色修道院,他在那里得知了他的兄弟雷诺的背叛。

​ 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的复仇幻影自灰烬使者中显现。雷诺请求着宽恕,然后得到了这把堕落的宝剑的狠命一击,他的头从他的双肩上滚落下来。 ​

“你得到宽恕了。”亚历山德罗斯这样回答他。

第八章

摘自《圣光之愿礼拜堂之战》: ​

银色黎明圣光之愿礼拜堂集结,对抗如潮水般侵袭而来的天灾军团。战况激烈,即便所有人都英勇奋战,但我们似乎还是毫无胜算。

​ 在最黑暗的时刻,为了解放他父亲被诅咒的灵魂,达里安·莫格莱尼将灰烬使者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

就在那时,无数安葬在圣光之愿礼拜堂的勇士之魂迸射出纯净的圣光。我们的敌人在转瞬之间灰飞烟灭。

第九章

第二次圣光之愿礼拜堂之战有许多目击记录,内容都大同小异。达里安·莫格莱尼在圣光之愿礼拜堂的第一次大战中捐躯。几年后,他竟然回来了……而这一次,他却变成了征服者,沦为了巫妖王手下的死亡骑士。 ​ 他面对的是昔日的盟友,曾经的白银之手骑士,提里奥·弗丁。虽然可怕的巫妖王亲临战场,但达里安最终还是被制服了。 ​ 达里安为了赎罪,把灰烬使者扔到了提里奥手里。在提里奥的触碰下,灰烬使者得到了净化。然后,提里奥集中全力,用纯净的灰烬使者对巫妖王发出了猛烈一击,逼得巫妖王不得不撤退。

第十章

第二次圣光之愿礼拜堂之战结束后,灰烬使者便归银色北伐军大领主,提里奥·弗丁所有。为了吸引艾泽拉斯最强大的勇士,提里奥举办了一场测试力量和战斗技能的大赛,银色锦标赛。 ​ 后来,提里奥的银色北伐军成功突破了巫妖王的冰冠堡垒的主门。在围攻冰冠堡垒之际,大领主与达里奥·莫格莱尼和他的黑锋骑士团缔结了合约,组成了灰烬审判军,共同讨伐巫妖王。

第十一章

冰冠堡垒最终突袭战是近代最具传奇色彩的战役之一。 ​ 提里奥·弗丁与艾泽拉斯许多强大的勇士一起全面讨伐天灾军团,推翻巫妖王的统治。 ​ 在那里,提里奥又一次与阿尔萨斯对峙。一切都悄然无声,只听到钢铁的撞击声响彻了整片冰冻废土。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刻,灰烬使者一击粉碎了阿尔萨斯那把恶名昭彰的剑,霜之哀伤。 ​ 阿尔萨斯终于被击败,获得了净化的灰烬使者则成为了艾泽拉斯历史上最具盛名的武器之一。 ​


其他

 
在《炉石传说》中,灰烬使者为一把5/3的武器,为不可收集的传说武器,在圣骑士职业橙“提里奥·弗丁”被摧毁后触发亡语时为英雄装备。

在早期魔兽世界中,曾经广泛流传过一个谣言,即灰烬使者可以钓鱼钓出来。然后暴雪很嘲讽地往游戏里加入了一把可以通过钓鱼获得的蓝色的武器“灰尘使者”,描述为“火色地主之剑”。

到了军团再临版本中,灰烬使者可以解锁隐藏神器外观,方法几乎完全复刻了江湖上关于钓鱼获得灰烬使者的传说。


外部链接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