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霜之哀伤

总有一天,我的生命将抵达终点。而你,将加冕为王。
——堕落王子之剑-掠霜使者
我要让你见识一下死亡的制裁……以及恐惧的真谛。
——堕落王子之剑-寒冰使者
14af8d754c7c0a.jpg
基本资料
神器名称 霜之哀伤(Frostmourne)
神器别名 霜恸、霜叹、杀爹剑
神器种类
神器主人 呜喵王脚男
登场作品 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目录

概述

魔兽争霸3中王子阿尔萨斯成功地消灭了克尔苏加德,但是亡灵的军队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有更多阵亡的人类士兵成为了新的亡灵。面对势不可挡的强大力量和失败的挫折感,阿尔塞斯采取了更极端的抵抗措施。在斯坦索姆,他与魔王梅尔甘尼斯展开了杀人竞赛。他的恐惧和决心导致了他最终的覆灭。他追踪瘟疫的源头直到诺森德大陆,想要彻底消除瘟疫的威胁。然而,这一切都是巫妖王的圈套,为的就是将阿尔萨斯引诱到诺森德。可见巫妖王对他的爱是有多深。阿尔萨斯王子最终成为了巫妖王的猎物,他拔出了被诅咒的魔剑——霜之哀伤,因为他深信这么做可以挽救自己的臣民。虽然这把剑的确给他带来了深不可测的力量,但它同时也夺取了王子的灵魂,使他变成巫妖王手下最强大的死亡骑士。

霜之哀伤从此成为阿尔萨斯手中利器,死亡骑士的代表之剑,如同其名字,这是一把带着邪恶的强大力量,却又带着哀伤的悲剧色彩的神器。

彻底丧失心智的阿尔萨斯带领亡灵天灾回到了自己的王国。最终,阿尔萨斯使用霜之哀伤刺杀了他的父亲——泰瑞纳斯国王,随后又率领巫妖王的大军踏平了整个洛丹伦。

她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叫火之高兴,但火之高兴可是逐日者家族祖传的宝剑。

霜之哀伤的过去

魔兽正史中,燃烧军团首领基尔加丹残酷的把兽人萨满祭司耐奥祖的灵魂剥夺出来。耐奥祖的灵魂被放入了一颗经过精心雕琢的冰块中,这块从扭曲虚空的远方采集的冰块如钻石般坚硬。在被装入这个冰冷的容器之后,耐奥祖感到他的思想扩展了数万倍。被恶魔的混乱力量扭曲的耐奥祖成为了一个幽灵般的生物,从那一刻起,兽人萨满祭司耐奥祖永远消失,而巫妖王诞生了。巫妖王制造了这把剑。

巫妖王之怒

在天谴之门前,巫妖王用这把剑一击秒杀了打头阵的部落方领袖德拉诺什·萨鲁法尔,并将其复活成死亡骑士。

在冰冠堡垒的决战中,正当巫妖王用霜之哀伤之怒干掉了所有的脚男,并吸取脚男们的灵魂之时(也是霜之哀伤最为脆弱的时刻),从冰封王座的战斗一开始就起手冰箱打酱油被巫妖王冻结住的提里奥·弗丁冲破了冰封的限制,用手中的灰烬使者将霜之哀伤一击砍断。由此,巫妖王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并就此陨落。

军团再临

在《军团再临》中,脚男所扮演的死亡骑士与新巫妖王伯瓦尔·弗塔根达成了协议,在伯瓦尔的帮助下重新收集霜之哀伤的碎片并将其重铸为一对更具威力的双刀——堕落王子之剑,而在伯瓦尔的支持下,脚男成功上位成为新任黑锋骑士团的死亡领主。

属性

本体

此武器仅存在于数据库,不会实装

霜之哀伤

物品等级: 296

拾取后绑定

唯一

双手 剑

963 - 1446 伤害 速度 4.00

(每秒伤害301.122)

+197 力量

+150 智力

+263 耐力

棱彩插槽

使用: 霜之哀伤的持有者将变成新的巫妖王。

“为国王欢呼,宝贝!”

重铸:堕落王子之剑

燃烧军团为了腐蚀艾泽拉斯,铸造了一把能够窃取灵魂的符文剑——霜之哀伤,但这把剑后来在冰冠堡垒之巅被灰烬使者击碎。

无数灵魂从断剑中逃了出来,但仍有不幸的灵魂被困于碎片中。

时至今日,霜之哀伤的碎片可以接受重铸并吸收更强大的力量,但首先要制伏仍然困于其中的灵魂,使其臣服于持有者的意志。

故事

寒冰使者掠霜使者之前,世上只有霜之哀伤。单是这个名字就足以让冰冷浸透生者的心脾。很少有武器像霜之哀伤一样铸就了现代历史。在霜之哀伤剑下,君王们血洒疆土,国家灰飞烟灭。它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伤疤直至今日都没有消逝。

寒冰使者和掠霜使者会永远承载这段历史,但是它们不会重蹈霜之哀伤的覆辙。他们会塑造自己的未来。一段传承的结束,是另一段传承的开始。

第一章

霜之哀伤的传说数不胜数,但是追根溯源,都是来自于巫妖王燃烧军团塑造这个灵魂实体的目的只有一个:在艾泽拉斯散播亡灵瘟疫。在人迹未至的诺森德废土深处,巫妖王开始了这项黑暗的使命。他的影响力像阴影一样在这个世界蔓延,控制了凡人的心智,让他们作为亡灵的使者为自己服务。

巫妖王还拥有许多来自异界的神器来助他达成目标。恶魔铸造的符文剑霜之哀伤也在其中。这把武器能够吞噬受害者的灵魂,把他们囚禁在剑中,还可以将活人变成无脑的亡灵仆从。但是为了驾驭这些卓绝的力量,巫妖王需要有一具凡人的躯体来使用霜之哀伤。

在年轻的人类王子阿尔萨斯·米奈希尔身上,他找到了这具躯体。

第二章

洛丹伦是第一个被亡灵瘟疫重创的地区。瘟疫在这个人类王国肆虐,无数人民家破人亡,城镇一片狼藉。受害者在死后也无法得到安宁。他们死而复生,成为失去理智的亡灵生物,加入天灾军团的行列。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王子发誓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这场灾难。为了达到目的,他采取了许多极端的手段。最终,他不顾自己亲密盟友的劝阻,远征诺森德,鲁莽地搜寻瘟疫的源头。

在那里,命运把他带到了霜之哀伤的面前。虽然阿尔萨斯知道这把符文剑受到了诅咒,但他相信自己能够用它的力量为善。他错了。在拿起霜之哀伤的那一刻,阿尔萨斯就屈服于巫妖王那钢铁一般的意志。王子的理智从此消散,符文剑吞噬了他的灵魂。

他成了巫妖王的第一位死亡骑士

第三章

摘自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的皇家护卫队长法瑞克日志

霜之哀伤有某种东西让我不安。每当我靠近这把武器,心里总有一股寒意袭来。但是我无法否认它的力量,没人可以,特别是在这场最后的战斗结束之前。

阿尔萨斯带领我们进入了邪恶怪物玛尔加尼斯的要塞。我们差点跟不上他的步伐。他似乎永远都不会疲累,也永远都不会害怕。他手握那把奇怪的剑,轻松地突破了亡灵的阻挡。就连玛尔加尼斯也完全不是王子的对手。

一场伟大的胜利,但是我并没有庆祝的心情。阿尔萨斯最近的行为特别怪异。战斗结束以后,他便消失在寒冰废土之中。我不知道他为何要这样做。我马上就要去寻找他。

第四章

摘自由皇家历史学家阿克瑟努斯撰写的《洛丹伦的陨落以及伊斯特威尔德大屠杀》第三章:

阿尔萨斯王子从诺森德回到洛丹伦时,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钟声响彻云霄,人民为敬爱的王子热烈欢呼。没人知道他的灵魂已经被霜之哀伤夺走。没人知道他已经在诺森德杀死了自己的士兵,并把他们转化成了亡灵。

在首都的王座厅,阿尔萨斯跪拜自己的父王,泰瑞纳斯二世国王。这本该是一场愉快的团圆,但却以悲剧收场。

王子将霜之哀伤刺进他父亲的心脏。这把剑吸取了泰瑞纳斯的灵魂,就跟接下来的无数人一样。阿尔萨斯用这把诅咒武器摧毁的,不仅仅是一国之君,还有这整个王国。洛丹伦全境很快就在黑暗王子和他的天灾军团手中沦陷了。

第五章

阿尔萨斯和天灾军团横扫洛丹伦,恐慌在生者当中蔓延。虽然许多人对情势绝望,但是仍有一些人在等待着圣骑士的救赎。光明使者乌瑟尔是这些正义之师中最伟大的战士。如果说有人能阻止这个堕落王子,那就非他莫属。

安多哈尔城里,两人展开了决定洛丹伦命运的一战。霜之哀伤与乌瑟尔的传奇之锤光明使者激烈交锋。每一次攻击都迸发出狂风骤雨般的能量。这是一场光明与黑暗,生命与死亡之间的较量。

死亡获得了胜利。霜之哀伤斩断了乌瑟尔的镀金铠甲,吞噬了他高贵的灵魂。胜负已定,洛丹伦人民的最后一线希望也在阿尔萨斯手里破灭。

第六章

霜之哀伤的剑下亡魂不计其数。几乎所有被这把符文剑杀死的人都遭受了同样的黑暗命运。这把武器以他们的破碎灵魂为食,将他们困在霜之哀伤当中。

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是个例外。天灾军团入侵高等精灵奎尔萨拉斯王国时,她领导了激烈的反抗斗争。她卓越的战术令阿尔萨斯和他的邪恶军团步步受挫。她在这场战斗中,展现出了一位真正英雄的果敢和勇气。

希尔瓦娜斯最终战死沙场时,并没有像她应得的那样,如英雄一般死去。阿尔萨斯为了惩罚这名游侠将军顽固的反抗,用霜之哀伤将她的灵魂从肉体剥离,把她变成了一个没有实体的女妖

第七章

高等精灵国王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之死,由魔导师哈瑟尔记录:

那个丧心病狂的阿尔萨斯来奎尔萨拉斯只有一个目的:窃取我们伟大太阳井的力量。我们尽了一切努力来阻止他,我们已经全力以赴。但是我们无法阻挡阿尔萨斯和他的秽邪军团的步伐。

就在最危急的关头,我们伟大的国王安纳斯特里亚出现了。他拿着传奇之剑烈焰之击。无论是亡灵还是生者都停了下来,注视着阿纳斯塔里安与阿尔萨斯的决斗。

国王虽然年迈,依旧老当益壮。他把阿尔萨斯逼到了极限。但即便是烈焰之击也敌不过霜之哀伤。阿尔萨斯将阿纳斯塔里安手中的这把古老宝剑劈成了两段。然后,这个死亡骑士挥出了残忍的一击,刺穿了我们的国王。

我还想继续战斗,但是我心里很明白,一切都结束了。所有人也都这样想。

第八章

就连强大的萨菲隆也难逃霜之哀伤的迫害。这头睿智的蓝龙精通奥术魔法,足以与有史以来所有最伟大的蓝龙并驾齐驱。在漫长的岁月中,他和他忠实的龙族仆从一直守护着诺森德的一个保管超凡圣物的地方。

正是这些圣物吸引了阿尔萨斯对萨菲隆的注意。这个死亡骑士和他的天灾军团爪牙入侵了这头巨龙的巢穴,企图抢夺里面的财宝。这一战成为了一个传奇。

萨菲隆和他的族人对阿尔萨斯施展出了所有的奥术之力,但阿尔萨斯依然没有放弃他想要的财宝。这些上古生物无法抵挡这个死亡骑士的力量,被他一一斩杀。阿尔萨斯借助霜之哀伤的力量,将萨菲隆转化成了一头亡灵冰霜巨龙。

新形态下的萨菲隆成了天灾军团最令人闻风丧胆的武器之一。

第九章

和阿尔萨斯交过手的人,几乎都失去了性命,但恶魔般的伊利丹·怒风则是个例外。

伊利丹率领一支强大的军队,猛攻诺森德,想要消灭巫妖王。他穿越漫天飞雪,直奔天灾军团的大本营冰冠堡垒。在到达目的地以后,伊利丹看到死亡骑士阿尔萨斯以及他的亡灵军团挡在了他的面前。

随着生者与亡者的战斗愈演愈烈,伊利丹和阿尔萨斯也展开了对决。

伊利丹手持强大的埃辛诺斯战刃,从各个角度攻击阿尔萨斯。武器的碰撞震裂了寒冰,巫妖王的堡垒也动摇起来。他们几乎势均力敌,不过阿尔萨斯似乎稍占上风。霜之哀伤割裂了伊利丹的血肉,几乎让他殒命。

伊利丹逃走了,但他的伤口永远都无法痊愈,数年后,霜之哀伤造成的旧伤仍然隐隐作痛。

第十章

伊利丹惨败,他的军队也被击溃。阿尔萨斯随后走完了他诅咒之路的最后一步。他与巫妖王合二为一,心灵和灵魂与这个强大的灵魂实体融为一体。从那一刻起,死亡骑士阿尔萨斯不复存在,他成了死亡的化身。

阿尔萨斯一直都没有遇到过对手,如今他的力量已经强大到难以估量的地步。似乎再也没人能对抗新任的巫妖王了,除了一人以外。他的名字叫做提里奥·弗丁,他是圣剑灰烬使者的持有者。

圣光之愿礼拜堂第二场战斗中,提里奥与阿尔萨斯对峙,并向世界展示了,巫妖王并不是无敌的。灰烬使者的强力一击,逼得天灾军团的统治者不得不撤退。

这并不是霜之哀伤最后一次与灰烬使者交锋。二者下次交锋时,只有一把没有破碎。

第十一章

王权没有永恒。在冰冠堡垒之巅,阿尔萨斯终于领会到了这一点。

为了彻底消灭巫妖王和他的天灾军团,艾泽拉斯诸国向诺森德大举进军。这场血腥的战争在围攻冰冠堡垒时达到了高潮。提里奥·弗丁手握灰烬使者,带领世上最强大的勇士深入要塞。

在之后的一场混战中,提里奥再一次与阿尔萨斯交锋。灰烬使者和霜之哀伤短兵相接,钢铁的碰撞声好似凛风的呼啸。在发出震撼的一击之后,提里奥做到了许多伟大英雄都做不到的事。他击碎了霜之哀伤。他终结了阿尔萨斯的统治。

霜之哀伤的碎裂释放了无数被困在这把符文剑里的灵魂,也让阿尔萨斯从这把剑的诅咒中得到了解脱。据提里奥·弗丁所述,堕落王子的临终遗言是:

我的眼前……只有黑暗……


主手

堕落王子之剑

掠霜使者

物品等级: 750

拾取后绑定

唯一

主手 剑

1297 - 2409 伤害 速度 2.60

(每秒伤害712.692)

+219 力量

+328 耐力

+148 暴击

+142 精通

冰霜神器圣物插槽

暗影神器圣物插槽

冰霜神器圣物插槽

装备:获得晶化双剑技能,释放出浮空的利刃,刺穿你的敌人。

“总有一天,我的生命将抵达终点。而你,将加冕为王。”

副手

堕落王子之剑

寒冰使者

物品等级: 750

拾取后绑定

唯一

副手 剑

1297 - 2409 伤害 速度 2.60

(每秒伤害712.692)

+219 力量

+328 耐力

+148 暴击

+142 精通

“我要让你见识一下死亡的制裁……以及恐惧的真谛。”

外部链接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