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伊莉丹

(重定向自伊利丹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149e74897d45d5.jpg
基本资料
本名 伊莉丹·怒风
别号 蛋总、蛋哥、蛋蛋、尤迪安
萌点 眼罩恶魔败犬中二
个人状态 在万神殿担任萨格拉斯永恒的狱卒
亲属或相关人
玛维·影歌(宿敌)、泰兰德(暗恋对象)、玛法里奥·怒风哥哥)、瓦斯琪(部下)、凯尔萨斯·逐日者(部下)、阿尔萨斯(宿敌)

伊莉丹是游戏《魔兽争霸》、《魔兽世界》及其衍生作品中角色伊利丹·怒风萌化形象。

目录

简介

伊利丹·怒风是历史上第一位恶魔猎手。他是玛法里奥·怒风的孪生弟弟,和泰兰德·语风一起长大并深爱着她。他身为暗夜精灵,曾是一位杰出的魔法师,但最终拥抱了恶魔猎手之道。由于不被族人理解的行为,他被囚禁了一万年。在被释放之后,他曾统治黑暗神殿,统御着一支名为“伊利达雷”的大军,并自封为外域之王,直到被玛维·影歌打倒为止。在7.0军团再临版本中,伊利丹再度出山,在和燃烧军团的宿命之战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经历

上古之战

伊利丹和孪生哥哥玛法里奥·怒风一同出生于瓦尔莎拉的洛拉希尔。根据7.0军团再临版本中的信息,他们是村里几百年来的第一对双胞胎。兄弟二人和泰兰德·语风一起在当时的卡多雷帝国第二大城市苏拉玛成长。伊利丹生来就有一对琥珀色的眼睛,因此他被广泛认为能够成就伟大的命运。7.0军团再临版本中揭示,琥珀色眼睛是“光与暗之子”的标志,编剧爽文看多了的产物。他深爱着泰兰德,尽管她并不知道。

当伊利丹和哥哥玛法里奥一起前往半神塞纳留斯处拜师时,塞纳留斯认可了玛法里奥,却拒绝了伊利丹。不甘心居于兄弟之下的伊利丹放弃了德鲁伊之道,转而研究当时在上层精灵中非常流行的奥术魔法。伊利丹在奥术魔法上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年纪轻轻就被大将军库塔洛斯·拉文凯斯(姓氏又译为鸦冠)任命为私人法师和保镖。他曾经单枪匹马地用魔法打倒了入侵艾泽拉斯的军团恶魔先锋,并因此受到上层精灵的赏识。

当艾萨拉女王叛变之后,伊利丹继续跟在玛法里奥身后参战。随着荒野众神和龙族的介入,玛法里奥也意识到了入侵之敌的强大,于是计划通过摧毁此时世界上最大的能量源、军团的传送门所在地永恒之井来结束入侵,但作为奥术魔法师的伊利丹难以接受这一点——永恒之井是上层精灵奥术魔法的力量源泉。除此之外,伊利丹还对燃烧军团的力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上古之战期间未知的某个时间,伊利丹打倒了一名恶魔军官埃辛诺斯并夺取了他手中的武器埃辛诺斯战刃

作为拉文凯斯麾下月之守卫的领袖,伊利丹做出了人生中第一件争议行为——他抽干了手下月之守卫的生命精华,并以此打倒了入侵黑鸦堡垒的恶魔。他认为这些牺牲都是必要之恶,而无法理解他的人都是蠢货。怀着新的想法,他决定假意投靠燃烧军团,实行内部爆破。在帝国首都辛艾萨莉,伊利丹见到了军团之主萨格拉斯。萨格拉斯烧瞎了伊利丹的双眼,赐给了他更强的幽灵视觉和邪能之力。在感知到恶魔之神的一瞬间,伊利丹也看到了军团那无穷无尽的大军,他意识到即使这一次击退了军团,他们也迟早会卷土重来一次、两次、三次甚至更多,直到艾泽拉斯彻底沦陷为止。他暗自下定决心,要找到一条能够彻底击垮军团的道路。

艾萨拉女王对这个小伙子很感兴趣,并且派出了卫队长瓦罗森协助伊利丹寻找龙族的神器恶魔之魂(本名巨龙之魂)。在永恒之井旁的战役中即魔兽世界4.0大地的裂变版本中的“永恒之井”副本,此时蛋哥还没有拿到蛋刀,伊利丹再度跳反,和哥哥一起使用恶魔之魂的力量关闭了永恒之井传送门。在撤离帝国首都之前,伊利丹偷偷地用几个小瓶子装了一些永恒之井那拥有无穷力量的井水。永恒之井最终爆炸了,原本完整的卡利姆多大陆被一分为数块小型的大陆——西方的卡利姆多、东方的东部王国、北方的诺森德、东南的破碎群岛等等。原先的永恒之井所在地如今变成了大漩涡。潘达利亚大陆因为皇帝少昊提前预见到了危机,和卡利姆多切割开来而幸免于难。这一事件史称天崩地裂,也是《上古之战》三部曲第三本书的标题。

上古之战结束之后,伊利丹登上了海加尔山,找到了一潭小湖,把永恒之井的三瓶井水倒了进去,第二座微型的永恒之井诞生了。然而经过了上古之战的暗夜精灵极为忌惮魔法,他们认为正是上层精灵对奥术魔法的滥用才引来了军团入侵他们是对的,伊利丹也因此举而被哥哥玛法里奥所逮捕。最终,伊利丹被囚禁在了海加尔山地下的一处兽穴中整整一万年。玛法里奥提到过,他时不时就会前往牢房劝说弟弟,想让他回心转意,但伊利丹都拒绝了。泰兰德从来没有去过牢房。根据《魔兽争霸3》里的表现,伊利丹如果想要逃跑的话随时可以逃跑,他是自愿被关押的。

永恒的终结

伊利丹被关押了整整一万年,他的狱卒是丛林守护者凯利范克斯和守望者玛维·影歌。然而,当燃烧军团重新回归艾泽拉斯时,泰兰德想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她选择了进入牢笼,一路砍翻了当地的守卫和守望者释放了伊利丹。尽管过去了一万年,但伊利丹心中对泰兰德依然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

泰兰德?是你吗?尽管过了一万年,你的声音依然如同月光一般,照亮了我的心灵。
——伊利丹·怒风

伊利丹认为他并不亏欠暗夜精灵族什么,但为了泰兰德,他答应了她重新出山对抗燃烧军团。玛法里奥反对这一决定,伊利丹对此感到厌烦至极,又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已经不是那个背叛者了,于是他独自一人带着一队暗夜精灵前往费伍德森林净化当地的污染。在那里,他遇到了堕落王子阿尔萨斯。两人上来就直接开干,打得难舍难分。伊利丹终止了决斗讯问阿尔萨斯为什么来截住自己,而阿尔萨斯向伊利丹提供了古尔丹之颅的信息。尽管伊利丹并不信任这个人类,但他还是按照阿尔萨斯所说的,窃取了古尔丹之颅并吸收了其中的力量。伊利丹相信,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就能在泰兰德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在吸取了古尔丹之颅的力量之后,伊利丹化身成了恶魔,长出了蝙蝠式的翅膀,脚也变成了恶魔的蹄状。带着新的力量,伊利丹成功斩杀了燃烧军团的军师提克迪奥斯。然而,当玛法里奥发现了已经化身恶魔的伊利丹时,他以为是一个恶魔窃取了他弟弟的身体。伊利丹答道:“不,哥哥,这就是我现在的样子。”暴怒的玛法里奥认为自己的弟弟已经把灵魂卖给了恶魔,并将他永远驱逐出了暗夜精灵的土地。伊利丹说出“如你所愿,哥哥。”之后便悄悄地离开了,并未参加海加尔山的圣战。

兄弟情仇

海加尔山圣战、阿克蒙德身死后,基尔加丹注意到了伊利丹的各种各样的小动作并且找到了他,强迫他为军团摧毁巫妖王——此时的巫妖王已经自立,对燃烧军团的利益构成了极大的威胁。作为回报,他会给予伊利丹极其强大的力量。

掌握了古尔丹之颅后,伊利丹也吸收了古尔丹的一些记忆。他在记忆中看到了破碎群岛,以及在那里的一些“老朋友”——娜迦族。娜迦族是随着天崩地裂沉入海底的上层精灵异变的产物,他们的首领正是艾萨拉女王。伊利丹将娜迦一族和他们的领袖瓦斯琪重新呼唤至地表,出于对地表生物复仇的渴望,瓦斯琪接受了召唤。然而,此时伊利丹又有了新麻烦——从卡利姆多而来的、穷追不舍的守望者玛维·影歌。伊利丹最终还是成功从玛维手中逃脱,并且回到了破碎群岛,这个他出生、成长的地方,也是萨格拉斯之墓的所在地。

伊利丹的仆从们没能砸掉所有船只,导致玛维还是跟了上来。伊利丹进入萨格拉斯之墓时,玛维也紧跟其后。当玛维终于追上了伊利丹时,他已经找到了神器萨格拉斯之眼,作为囚禁他一万年的回应,伊利丹使出法术让墓穴坍塌了下来,而他和娜迦则从水下道路逃跑了。玛维带来的守望者们几乎无人生还,只有本人九死一生地逃脱,她派出使者前往暗夜精灵的领地求援。玛法里奥和泰兰德闻讯赶来并打败了伊利丹的部队,但他在损失惨重前已经设法逃离。泰兰德此时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会选择玛法里奥:伊利丹因为力量鬼迷心窍,迷失了自己,玛法里奥则没有。

不久之后,伊利丹来到洛丹伦的废墟,前往达拉然的废墟中进行施法,想要摧毁冰冠冰川和冰封王座,以及上面的巫妖王。大地因法术而四分五裂,伊利丹最终被玛法里奥和玛维所阻止。他被哥哥判定为是整个世界的威胁,并判处他死刑。此时的玛法里奥因为从玛维口中听说了“泰兰德之死”而迁怒于弟弟身上。伊利丹认为玛法里奥是愚蠢之人,不屑与他争辩。暗夜精灵的新盟友、血精灵王子凯尔萨斯提出泰兰德不一定死了,她只是掉入河中被河水冲走。玛法里奥和伊利丹最终决定暂时摒弃前嫌前去拯救泰兰德。在这一关中,玛法里奥的暗夜精灵部队负责防御,而伊利丹的娜迦部队负责出兵进攻,最终伊利丹带着娜迦杀出一条血路把泰兰德救了出来。泰兰德为伊利丹居然还有人性而大吃一惊。玛法里奥最终答应放弟弟一条生路,条件是他再也不能回到暗夜精灵的土地上。希望和哥哥和解的伊利丹同意了。

外域之王

离开暗夜精灵的土地之后,伊利丹为了躲避玛维的追杀而来到了外域,也就是兽人的故乡德拉诺如今的残躯。他知道基尔加丹不会放过自己,而外域是一个适合躲藏的地方。

四处游荡的伊利丹还是被玛维给抓起来了,却又被凯尔萨斯和瓦斯琪的部队救了出来。伊利丹以“满足血精灵对魔力的渴望”换取了凯尔萨斯的效忠。在那之后,伊利丹率领娜迦和血精灵端掉了外域的土霸王深渊领主玛瑟里顿,并在当地的破碎者领袖阿卡玛的协助下占领了曾经德莱尼一族的圣地卡拉波神殿,如今的黑暗神殿,在那里谋划着摧毁燃烧军团的计划。在那之后,他开始以自己为模板训练恶魔猎手。恶魔猎手大多都是被燃烧军团摧毁了一切的暗夜精灵与血精灵,前来外域投奔伊利丹。这支部队成了伊利达雷精锐中的精锐。

正当伊利丹在外域重拳出击时,基尔加丹找上了他,再次要求他赶紧前往冰封王座摧毁巫妖王。伊利丹无奈,只能暂缓他暗中爆破军团的计划,带着凯尔萨斯和瓦斯琪前往艾泽拉斯的诺森德。在遭受极大的损失后,伊利丹最终踏上了冰封王座。然而,在和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的宿命对决中,伊利丹不幸落败。面对重伤倒地的伊利丹,阿尔萨斯并没有理会他。瓦斯琪和凯尔萨斯意识到作战失败之后带着伊利丹一起回到了外域。

燃烧的远征

我被囚禁了一万年,又被逐出了自己的故乡。现在,你们胆敢闯入我的领地,真是自寻死路……
——伊利丹·怒风

没能摧毁巫妖王的伊利丹回到外域之后,开始准备对抗燃烧军团的报复。他以黑暗神殿为中心,训练恶魔猎手,并且以玛瑟里顿之血腐化当地的兽人,创造出了红色皮肤的邪兽人。他还让瓦斯琪前往赞加沼泽建立盘牙水库抽取当地的水资源,不可避免地伤到了当地居民的性命。与此同时,德莱尼破碎者的领袖阿卡玛对于伊利丹拒绝让渡黑暗神殿(曾经是德莱尼的圣地卡拉波神殿)感到不满,并暗中和其他反伊利丹势力牵上了线。为了防止阿卡玛造反,伊利丹把他的灵魂抽了出来。除了在外域称王称霸之外,他也一直在进行着自己摧毁燃烧军团的计划。

在某一时间点,伊利丹带着恶魔猎手突袭了由深渊领主阿兹苟斯所统治的一个恶魔世界,这是恶魔猎手的第一次出阵。当伊利丹正在整顿部队时,一个名为考瓦斯·血棘的暗夜精灵女恶魔猎手质问伊利丹:恶魔猎手的体内流淌着恶魔之血,那么我们和恶魔又有什么不同?尽管考瓦斯的战友们斥责她居然胆敢质疑大人,但伊利丹决定通过实际行动来说话。恶魔猎手迅速地荡平了这个世界并斩杀了阿兹苟斯,在战斗过程中考瓦斯救了伊利丹的性命。战斗结束之后,伊利丹再次面对考瓦斯准备回答问题,而此时她已经得到了答案。

你不是想知道我们和恶魔之间有什么区别吗?他们会不遗余力地毁灭我们的世界……
——伊利丹·怒风
而我们会牺牲一切来拯救它。
——考瓦斯·血棘

在那之后一段时间,伊利丹开启了通往恐惧魔王一族的故乡纳斯雷萨的传送门。不过根据9.0暗影国度版本的信息,恐惧魔王实际上的故乡是暗影界的雷文德斯,纳斯雷萨是投靠军团的恐惧魔王间谍们谎称的故乡。恶魔猎手们屠戮了纳斯雷萨上的恶魔守军,并且在恐惧魔王的数据库里找到了记载燃烧军团的老巢阿古斯的位置的圆盘。在临走之前,伊利丹还复刻了耐奥祖在第二次战争结尾时的行为——他在纳斯雷萨上召唤了无数个传送门,混乱的能量把整个世界都撕成了碎片。这是千年以来燃烧军团遭遇的最大的惨败,死在纳斯雷萨上的恶魔将无法复活。

然而这一举动也使得燃烧军团重新注意到了伊利丹。为了借刀杀人,军团向着艾泽拉斯发起了试探性进攻,引诱联盟和部落的远征军来到外域。此时的伊利丹愈发痴迷于摧毁阿古斯的计划,对眼前的威胁视而不见。直到联军兵临黑暗神殿城下时伊利丹才反应了过来——这次燃烧军团敌人的内战正合基尔加丹之意。他决定亲自留下对付这些蝼蚁,而派出伊利达雷前往破碎的马顿世界马顿是曾经正义的萨格拉斯囚禁恶魔的地方,在他堕落之后马顿被他亲手粉碎去寻找诸界之钥萨格里特——一件能够开启无数恶魔世界,包括阿古斯的军团神器。此时伊利丹才察觉到了阿卡玛的背叛——他在夜里偷偷释放了被伊利达雷囚禁的玛维·影歌。在阿卡玛的帮助下,艾泽拉斯远征军成功来到了黑暗神殿的顶端挑战背叛者本人。

最终,伊利丹还是不敌艾泽拉斯的勇士们和玛维的联手。她怒斥了伊利丹的种种恶行,并处死了他。在死前,伊利丹的记忆如同走马观花一般在他的眼前闪过:当牺牲了月之守卫时拉文凯斯的大惊失色、塞纳留斯拒绝他踏上德鲁伊之道等等。他看到的最后一个景象是泰兰德,低语着她的名字合上了眼睛,一代枭雄就此陨落。当守望者准备撤退时,在马顿取得大捷的恶魔猎手刚好返回黑暗神殿,他们无一例外全都被玛维给关了起来。

由于恶魔化的伊利丹灵魂不灭,因此玛维把伊利丹的遗体封印在了一块绿色水晶中,带到了守望者地窟的最深处,准备让他经受永世的折磨。

军团再临

时隔多年后,由于一系列事件的连锁反应,燃烧军团在平行世界的古尔丹(以下如无说明,所有的“古尔丹”均指的是平行世界的古尔丹)的带领下回到了艾泽拉斯,发起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入侵。

作为入侵的先锋,背叛的守望者科达娜·邪歌德拉诺之王版本里一开始是卡德加的保镖,后来被古尔丹洗脑而背叛带领古尔丹来到了守望者地窟,抢走了伊利丹的遗体。在黑鸦堡垒中,古尔丹引导了一场仪式,把伊利丹的身体和灵魂分割开来,想要把伊利丹的躯体作为萨格拉斯降临的容器。伊利丹的灵魂被送往了扭曲虚空。

始祖纳鲁“圣光之母”泽拉也一直在寻找伊利丹,她认为他是“光与影之子”,命中注定要结束圣光军团和燃烧军团之间的永恒之战。伊利达雷在抢来的军团战舰上联系到了伊利丹的灵魂,在那里伊利丹让恶魔猎手们做两件事情:一是去找阿卡玛,他知道伊利丹的计划;二是去抢回萨格里特钥石,这是他计划的关键。由于扭曲虚空是恶魔的老巢,这样做很容易被发现,伊利丹告知伊利达雷以后不方便这么联系了,并且指定脚男恶魔猎手在他不在期间暂时代理领导职务。

恶魔猎手们成功完成了伊利丹的指示。为了反制古尔丹利用伊利丹的遗体召唤萨格拉斯的计划,圣光之母计划在古尔丹成功之前让伊利丹的灵魂归位。伊利达雷制造了一个灵魂棱镜能够保存伊利丹的灵魂,然而古尔丹与海拉达成了交易,把伊利丹的灵魂投入了冥狱深渊。脚男大部队车翻了冥狱深渊,击杀了海拉并且取回了伊利丹的灵魂。在那之后,随着苏拉玛大起义的进行,艾泽拉斯的勇士们攻向暗夜要塞,一路上过关斩将,最终来到了古尔丹的面前,此时他正试图召唤萨格拉斯。脚男打倒了古尔丹和从伊利丹的遗体中诞生出的心魔,卡德加执行了圣光之母的计划,伊利丹的灵魂成功归位,王者归来。就像古尔丹杀死瓦里安·乌瑞恩国王时那样,背叛者用邪能捏爆了古尔丹的脑袋,只留下一颗颅骨在手中。

有时,命运也可以自己掌握。现在,凡人们,跟着我——进入深渊!
——伊利丹·怒风

伊利丹和玛维一起来到了破碎海滩给脚男发任务,他们一直在很傲娇地吵架。在永夜大教堂的战斗中,两人从头吵到尾。当脚男击败被基尔加丹唤醒的萨格拉斯的躯体后,伊利丹带领脚男们一路追杀到了基尔加丹的旗舰上。在基尔加丹被杀后,战舰崩毁,向着阿古斯的表面坠落。卡德加使出了大传送术把艾泽拉斯的勇士们传回了阿苏纳,而在此期间,伊利丹使用了萨格里特钥石,把阿古斯拉到了艾泽拉斯的面前。卡德加一脸懵逼地问伊利丹:“你都做了些什么?”,而伊利丹邪魅一笑,回答道:“有时命运之手必须被强迫。”

萨格拉斯之墓之战后一段时间,伊利丹、先知维纶等人乘坐着德莱尼人新造的宇宙飞船维迪卡尔号前往了阿古斯,势要一劳永逸地彻底铲除燃烧军团。在飞船上,伊利丹嘲讽维纶的信仰,而维纶质疑伊利丹根本不懂得他为族人所做的牺牲。伊利丹认为维纶被“圣光”所束缚了,没能自己去寻找命运。

在抵达阿古斯之后,脚男和在阿古斯打了几千年的游击战的圣光军团建立了联系。令人惊讶的是,圣光军团的领导人是卡德加的老朋友图拉扬和奥蕾莉亚夫妇。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圣光之母的实体恢复了,她试图实现所谓的“命运”,用圣光强行灌注“光与影之子”。而伊利丹拒绝接受“命运”,使出浑身解数挣脱了束缚,用眼棱把圣光之母彻底摧毁。圣光军团的大主教图拉扬惊恐地大喊着:“伊利丹你毁了我们所有人!”并拔剑砍向背叛者,而伊利丹空手接下了图拉扬的一剑,告诉根本没有什么救世主,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

当圣光军团、阿古斯防卫军和艾泽拉斯联军最终攻入了燃烧军团的大本营安妥鲁斯·燃烧王座时,伊利丹也和联军一路随行。当打倒了被萨格拉斯腐化的阿格拉玛之后,玩家将会面对7.0军团再临版本的最终boss——货真价实的泰坦,寂灭者阿古斯。阿格拉玛不算,他是泰坦的灵魂被塞到了一个手办里面。而阿古斯就算被当充电宝抽了几千万年也依然是泰坦。当阿古斯被打倒之后,万神殿的泰坦归位,向萨格拉斯发出了强制召回的指令。以实体出现在星球上空,准备拔剑毁灭艾泽拉斯的黑暗泰坦被他的兄弟们所强行拉回,封印在万神殿中。而伊利丹没有跟着维纶等人一起返乡,他选择了留在万神殿,成为萨格拉斯永恒的狱卒。随着安妥鲁斯之战,曾经毁灭了数千个宇宙的燃烧军团终于被彻底毁灭,萨格拉斯的无尽远征也到此结束。

你还没看清我的命运吗,先知?
——伊利丹·怒风

在安妥鲁斯之战结束后,伊利丹会交给玩家一块水晶,里面含有三条他的口信。第一条是给他的哥哥玛法里奥的,让玛法里奥照顾好泰兰德;第二条是给他深爱的泰兰德的,称颂了她的美好品质并希望她承担起保护世界的责任;而第三条,则是给脚男自己的。玛法里奥尽管痛恨弟弟的所作所为,但也回味起了兄弟二人在一起相处的时光。泰兰德依然十分厌恶伊利丹,不想再见到他。

外貌

伊利丹非常高大。暗夜精灵族的身材在各个种族中也仅次于德莱尼和牛头人,而恶魔化的伊利丹就更高大了。在魔兽世界的相关任务中可以看到,阿尔萨斯的身高只有伊利丹的一半左右。

伊利丹的眼睛被焚毁后,他戴上了一块蒙眼布。这块蒙眼布在副本黑暗神殿击杀伊利丹后有几率掉落,名为“萨格拉斯的诅咒视界”。

在伊利丹接受军团的赐福时,他身上也多了魔印纹身,这一点被所有伊利达雷的恶魔猎手所继承了。

吸收古尔丹之颅的力量后,伊利丹长出了蝙蝠状的翅膀和蹄状的脚。他走过的地方会留下火焰痕迹。他也可以在水上行走,走过的地方会留下蒸汽。

在《魔兽争霸3》中,伊利丹的武器上画着熊猫头。在吸收古尔丹之颅恶魔化后的伊利丹模型中,熊猫头从开心变成了愤怒。在重制版虫豸版中,这一彩蛋被删除了,因为埃辛诺斯战刃按照魔兽世界进行了建模。

相关轶事

根据魔兽争霸3手册,伊利丹15032岁。但根据编年史,黑暗巨魔(即暗夜精灵的祖先)定居永恒之井附近时是黑门前15000年,所以伊利丹不可能有这么老。因此小说《上古之战三部曲》更为可信:在上古之战爆发时,兄弟二人都只有几十岁。

因为某个看走眼的翻译员,在中国发行的魔兽争霸3中伊利丹被翻译成了“尤迪安”(Illidan被译者看成了Illdian),这一错译非常经典,广为流传,直到燃烧的远征上线为止。后来“尤迪安”成了7.0军团再临版本中一只鱼人恶魔猎手的国服译名。

在4.0大地的裂变版本中,脚男可以重现伊利丹与阿尔萨斯的对话、他窃取古尔丹之颅的冒险和击杀提克迪奥斯的经历。4.3暮光审判版本中加入了“永恒之井”副本,脚男可以回到过去帮助伊利丹打败玛诺洛斯和瓦罗森。如果脚男携带蛋刀进入副本,伊利丹将会夸赞:“不错的武器,你看起来有备而来。”

在暗夜要塞被复活后,可以看到伊利丹手持的武器仍是埃辛诺斯战刃。而在后续的CG中,他却拿着浩劫恶魔猎手神器的挑战外观“斩炎”。

在《怒风》小说中的某一条世界线里,泰兰德选择了伊利丹而不是玛法里奥。在这个世界线里,她变成了一名恶魔。

伊利丹曾经的顶头上司库塔洛斯·拉文凯斯的女儿伊丽萨娜·拉文凯斯后来追随伊利丹,成为了一名恶魔猎手。她于脚男恶魔猎手夺取欺诈者的双刃的战斗中被俘并被腐化,最终在父亲的故居黑鸦堡垒中作为boss被脚男击杀。

蛋哥是为数不多的持有可获取传说武器的角色之一。其他人包括拉格纳罗斯、麦迪文和哈杜伦·明翼,分别为埃辛诺斯战刃萨弗拉斯,炎魔拉格纳罗斯之手埃提耶什,守护者的传说之杖索利达尔·群星之怒。也正是因此,黑暗神殿成为了玩家最喜欢光顾的副本之一,其中不少都是蛋哥训练出来的徒子徒孙,DH玩家们甚至还开发出了可以跳过一楼所有boss的“员工通道”。某每周去一次黑庙的DH:不和伊利丹大人这样的高手切磋,怎么提升自己的技艺?

黑暗神殿的蛋哥会掉落许多有意思的物品。除了埃辛诺斯战刃之外,还有匕首“埃辛诺斯碎片”、长弓“背叛者的黑暗之弓”、蛋哥的蒙眼布“萨格拉斯的诅咒视界”和一朵小黄花“泰兰德的记忆”等等。泰兰德的记忆是当时治疗的毕业饰品,剧情上是伊利丹年轻时送给泰兰德的花,后来被她归还了,此后蛋哥就一直带在身边。《我叫MT》第一季第三集的插曲《泰兰德的记忆》的歌词便取材于这件感人至深的物品,从泰兰德的视角讲述了她和伊利丹的孽缘。

爱我让你燃烧远行,执导一万年的宿命。无奈我和你写不出结局,放遗憾的回忆停在外域。
——《泰兰德的记忆》

蛋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败犬,无论是在和泰兰德的感情上还是在和阿尔萨斯的决斗上都输了。但这并不妨碍蛋哥成为魔兽系列中人气最高的角色之一。自从蛋哥被打倒之后,他就一直是洗白复活的热门,这一愿望在7.0军团再临版本中成真了。洗白复活之后反而人气不如从前那么高了

和玛法里奥的关系

怒风兄弟的关系在《上古之战三部曲》小说和《魔兽争霸3》中差别相当大。在小说中,伊利丹相当地神经质,非常自私、无情,让人怀疑他还没有吸取古尔丹之颅时就已经疯了。而玛法里奥则对弟弟更加宽容,能够站在伊利丹的角度上进行换位思考。

而到了魔兽争霸中,玛法里奥对于伊利丹的态度明显恶劣了许多,认为他不可宽恕。伊利丹认为自己是被冤枉的,而玛法里奥根本不想去听伊利丹的解释,就连和他同处一室都感到厌恶。玛法里奥要判他死刑,而伊利丹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离开了。

在魔兽世界中兄弟二人的关系比起魔兽争霸又有了一些变化。根据军团再临中玛法里奥看到伊利丹的口信时的台词来看,伊利丹早已原谅了玛法里奥,而大德鲁伊依然憎恨着他的弟弟。但他也觉得和弟弟相处的日子是一段宝贵的回忆,并为他的死而感到悲伤。

由于蛋哥的极高人气,以及观众可以站在上帝视角看待上古之战,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对伊利丹过于严苛的态度也时常被指责。

风暴英雄》中的伊利丹

风暴英雄中伊利丹是一名近战刺客英雄。他的难度相对较高,输出主要靠普通攻击,上限非常高,然而下限也低到不可思议。

在低端局中的菜逼伊利丹经常选择R2恶魔追击来收人头,然而蛋哥刚刚喊出大招语音:“感受这……”冲入敌阵就被集火打死了。(全语音为:感受这被……囚禁了一万年的愤怒!)因此也经常被玩家调侃。风暴英雄上线时恰逢韩剧《来自星星的你》热播,因此玩家结合了该剧女主角千颂伊,将低端局的菜逼蛋哥称为“千送伊”(送了一千个人头的伊利丹)。

风暴英雄中蛋哥有一个“衫多伊利丹”的皮肤,描述了另一个世界线:伊利丹成为了大德鲁伊,而玛法里奥成为了背叛者。泰兰德则是成为了追杀玛法里奥的守望者。

炉石传说》中的伊利丹

在炉石传说的新手教程中,蛋哥担任了最后一关的守关boss。

他同时也作为一张经典橙卡加入了炉石传说。他的卡牌描述为:“伊利丹的哥哥玛法里奥把他关在海加尔山下长达一万年,怒风两兄弟真是不懂得家和万事兴的道理”。在外域的灰烬扩展包上线后,该卡被同效果的“萨维斯”替代。

在外域的灰烬扩展包中,蛋哥成为了第十个职业恶魔猎手的英雄角色。在单人模式中,玩家可以以伊利丹的视角重走他成为恶魔猎手的过程。在阿兰娜·逐星的剧情中,她最后会和理念不同的导师伊利丹进行一场决斗。


外部链接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