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藤木游作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Yu-Gi-Oh.gif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Duel!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我有在这场决斗中,非赢不可的【三个理由】……!
——藤木游作

游作-PM.jpg
基本资料
本名 藤木 遊作ふじき ゆうさく(Fujiki Yusaku)
别号 作哥、Playmaker(PM)、普雷没卡紧身衣人
发色
(VR形象)
瞳色 绿瞳
年龄 16岁
声优 石毛翔弥/大室佳奈(幼年)
萌点 盐系、毒舌S属性强气AKY黑客技术宅多重身份日本普通高中生复仇(初期)、风评被害、三点神教、紧身衣人达麻咧![1]
活动范围 Den City、LINK VRAINS
所属团体 决斗部(非自愿)
个人状态 正在寻找AI(IGN006)中
亲属或相关人
王牌怪兽:解码语者防火龙假的


伙伴、以自己为原型的AIAiIGN006
给予自己勇气之人、宿敌:鸿上了见
信赖的同伴/助手:草薙翔一
同届生/竞争对手/决斗部的部员:财前葵
追捕者:鬼冢豪、道顺健碁
同班同学/迷弟/决斗部的部员:岛直树
『LOST事件』实验者:穗村尊、Specter、草薙仁、美优
甲壳类一族:不动游星九十九游马

藤木游作是动画游戏王VRAINS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表面上看起来是个极端讨厌引人注目,不愿对任何人敞开心扉的普通的高中一年级生而私下却是一个相当有实力的黑客。与另一位强大的黑客草薙翔一组队,为了三个原因:查清『LOST事件』的事实,拯救草薙翔一之弟,及再次与给予自己勇气的人相会,而不断与『汉诺骑士』战斗。因此,游作也是游戏王系列首个初期即明确为了复仇而行动的主角。

因为某种原因LOST事件的后遗症,平时会刻意避免与他人哪怕是同级学生相接触也可能是根本难以正常社交,对他人的事大多不感兴趣,以至于连同学的名字和相貌都记不起来。在观众和剧中的他人(甚至AI)的眼中,甚少有情感的表达,只有面对与LOST事件相关的事情时情绪会激动起来。能够完全信赖的只有一起行动的草薙翔一。

性格冷静,头脑聪明,有着出色的观察力与分析力,擅长对事情作出精准的三点概括三点神教,面对根本不熟的岛直树时迅速地概括出其作为决斗者的三个缺点和三个优点,其分析能力可见一斑。做事十分果断,行动力强,决定了目标后会毫不犹豫地贯彻行动。

决斗天赋很高(也可能是LOST事件中魔鬼训练的结果),能迅速地掌握“高速决斗”,从数据风暴中拿到的卡能立即熟练使用。在Blue Angel与汉诺骑士Vira决斗时,曾试图潜入Vira家中进行直接袭击(不过在找到Vira本体时Blue Angel已赢得胜利),似乎在现实中也很能打。

游作行动时具有很强的原则性:以『查明LOST事件的真相,夺回自己的过去』为第一要务,不允许他人阻碍自己的行动;同时,格外不愿意把无关人士卷进自己的行动当中,更不会刻意地利用他人(AI不算人类)。这也许是因为游作不希望把自己经历的痛苦转嫁给无辜的他人。哪怕是对于曾设计捕捉自己的财前晃,游作也没有产生什么恨意,此后与财前晃决斗时还刻意将代表财前兄妹的怪兽卡送回手卡,在Spectre捉住财前晃来威胁他时不愿攻击Spectre让财前晃受伤。亦曾专门从数据风暴中救下Ghost Girl,以及从『破解龙』的攻击中搭救Blue Angel。可见,过去的痛苦并未摧毁游作心中的善念。

在LOST事件后拥有随时随地感知网络气息的能力——『链接感知Link Sense』。同时事件后失去了事件以前的记忆。

在VR空间『LINK VRAINS』中,游作的身份是以压倒性的决斗打倒了『汉诺骑士ハノイの騎士』之后沉默离去的网络传说:Playmaker【组织核心】,仅仅露面数次便成为LINK VRAINS的焦点人物。擅长重视技巧的决斗。

身边跟随着自己捕获来当作人质的,以自己为原型创造的神秘AI程序Ignis(伊格尼斯)管理ID为【IGN006】,将其取名为“Ai”,对其态度很强硬,经常让其“闭嘴”。

家里有一个叫机器哔的扫地AI,已经被Ai收编为小弟,在家除了打扫房间外就是跟Ai一起逛论坛看肥皂剧。称呼游作叫“主人”,称呼Ai叫“大哥”。

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过去

十年前『LOST事件』(别名『汉诺计划Hanoi Project』)中被某个组织汉诺骑士诱拐的六个孩子之一,在被带到空无一物的封闭空间中后,被迫在决斗空间中与AI决斗,一旦在决斗中落败就会遭到电击。每日重复着只有吃饭睡觉和决斗这三件事的生活,不久后在那里的生活变成了一切由决斗来管理,不在决斗中获胜的话连饭都吃不上。

在这半年的监禁时间里,游作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在游作的心即将崩溃的时候,谜之声音鸿上了见出现并鼓励游作去思考三件事(为了活下去的三件事、为了能回去的三件事、打倒敌人的三件事),给予了他活下去的希望。

在被解救出来后,游作接受了数年的心理创伤治疗,但无论过了多久、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忘记这一心理阴影,因此游作决定直面自己的命运进行复仇。

伊格尼斯篇的回忆剧情某日,Unamed(草薙哥过去的ID)在『LINK VRAINS』里行动被汉诺骑士们抓住,绝望之际遇到了Unknown(过去的游作),被救下后观看了Unknown的决斗,还得知了Unknown与LOST事件有关,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弟弟重新振作起来的可能性,于是协助他登出并在现实中约谈Unknown,二人从此结盟。

在某次行动中,二人得到了关于电子界卡组被汉诺骑士封印起来的情报,于是在『LINK VRAINS』中前往解锁,后来根据残局决斗中连接怪兽的位置与决斗影响的特殊之处,推断出现实中藏着电子界卡组的位置,获得了电子界实卡估计这就是作哥一直使用老式的实卡嵌入型决斗盘的原因,从此化名『Playmaker』与汉诺骑士对决。

汉诺骑士篇

某个事件『LOST事件』中失去了自己的过去的记忆,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LOST事件』别名『汉诺计划』,所以认为『汉诺骑士ハノイの騎士』跟那起事件有关,对其抱有着复仇程度的强烈敌意。与有着同样目的的『Café Nagi』热狗车的老板——草薙翔一联合进行黑客活动。

在收到草薙的情报“『SOL科技公司SOLテクノロジー社』在寻找神秘AI程序,可能会展开大规模的扫描”后,游作推断出『汉诺骑士』也在寻找神秘AI程序,认为其可以作为对抗『汉诺骑士』的王牌,于是在网络上布下陷阱进行捕捉,并将其封在决斗盘中,变身进入『LINK VRAINS』,以神秘AI程序为赌注与汉诺骑士进行决斗。

因神秘AI程序认为Playmaker赢不了,便解放『电子宙数据素材Cyverse Data Material』产生『数据风暴Data Storm』,Playmaker进行了『高速决斗Speed Duel』,并通过神秘AI程序的引导下在『数据风暴Data Storm』中使用了技能『风暴连线Storm Access』获得了【解码语者】,击败汉诺骑士。

在神秘AI程序处理掉准备与Playmaker同归于尽的汉诺骑士后,Playmaker拒绝了Go鬼冢和Blue Angel的决斗挑战并登出了『LINK VRAINS』,因与汉诺骑士的决斗被人从网络上目击,Playmaker作为拯救了『LINK VRAINS』的英雄而成为了一大话题。

游作开始对隐藏于神秘AI程序身上的秘密进行调查,听取了草薙的意见将其取名为【Ai】。通过解析读取Ai的记忆,游作看到了五年前Ai与Revolver的战斗,与此同时感受到了Revolver探知到了Ai的位置,让草薙关闭电源得以不暴露其方位。在车外,游作用肉眼看到了在『LINK VRAINS』中Revolver乘着【装弹枪管龙】在寻找Ai的景象。游作用分解程序的威胁从Ai得知:五年前与其战斗的人是『汉诺骑士』的首领——Revolver。游作意识到Revolver是自己应该打倒的对手,而且自己并不是第一次体验到『高速决斗』。并察觉到Ai的存在、『数据风暴』、『汉诺骑士』这三者存在着某种联系,认为Revolver知道过去事件的真相。

后来因为SOL想回收Ai,Go鬼冢在其协助下与Playmaker决斗,被Playmaker击败;Blue Angle想要帮助兄长于是向Playmaker宣战,却被Specter植入了病毒,Ai意识这点到后强制让游作登入,与Blue Angle决斗,虽然胜利但还是导致病毒发作,Blue Angle失去意识。决斗结束后Playmaker前往学校天台找到了昏迷的葵,打电话叫救护车。

在医院里,游作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财前晃。

草薙入侵了医院的数据调查葵的诊断记录,和Ai分析后认为解除昏迷的唯一方法就是从『汉诺骑士』那里得到删除程序。

在这时,Ghostgirl假扮成Blue Angel再次出现,并要求与其再战。草薙认为这是个陷阱想阻止游作去,游作认为自己要对这件事负责,不顾劝阻进入『LINK VRAINS』,随即被晃用陷阱程序困住。

Playmaker向晃解释Blue Angel的昏迷并不是他的原因,但是晃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解释。在晃折磨Playmaker逼他交代时,Revolver出现,要求晃放开Playmaker,并展示了自己能操控『数据风暴』的能力。表明自己可以轻易地破坏『LINK VARINS』,并且用Blue Angle为人质要求与Playmaker决斗,从而消灭Ai

晃不理解Playmaker为什么会为理应憎恨的自己而战,Playmaker表示并没有恨晃,他憎恨的只有『汉诺骑士』。

在决斗中,Playmaker从Revolver那里得知:Ai的真名是【伊格尼斯】;Revolver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抹杀Ai和电子宙;Revolver通过解读伊格尼斯语竟然也获得了『风暴连线』的技能。

在勉强挡住了【拓扑逻辑轰炸龙】的怪兽效果后,Ai认为只有使用『风暴连线』在更大的『数据风暴』中拿到比Revolver的怪兽更强的怪兽才赢过Revolver。便解放『电子宙数据素材』产生了巨大的『数据风暴』,Playmaker从『数据风暴』中获得了【防火龙】。为了不让Playmaker使用新王牌,Revolver利用对方怪兽的效果强行平局,二人被吸入数据风暴中心。随后,Revolver决定用『大师决斗Master Duel』来定胜负。

因为Revolver的场地魔法【天火的牢狱】的针对电子界族的效果,Playmaker被瞬间压制,Ai的意识也逐渐消失。

Playmaker从Revolver的口中得知,Ai是有意识的AI,并创造出了电子宙,开始一步步支配网络。Playmaker在受到装弹枪管龙的攻击后,回想起了记忆中的那个人Revolver对他说的话三点教传教现场。发现自己从十年前的『LOST事件』那时开始便拥有感知网络的能力——『连接感知Link Sense』。意识到获胜方法的Playmaker连接召唤了『防火龙』,成功突破了【天火的牢狱】的束缚。在最后一个回合,Playmaker说出了自己要在这场决斗中取胜的三个理由,发誓要报过去事件的仇,击溃『汉诺骑士』了解一切真相,随后获胜。

被Ai吞食了数据的Revolver通过鸿上博士的程序而离开,并遵守约定给了Playmaker删除程序,表示这场决斗只是个开始。Blue Angel获救,一言不发的登出了『LINK VRAINS』并苏醒此后长时间缺席,你真的是女主吗

在回到现实后,游作和草薙一起分析关于Ai的情报。游作思考Revolver说过的“意志才是生命”,推断出『Ai』是活着的;对于AI如果拥有了思想会变成怎样这一问题表示很在意。

后来Ghostgirl在黑客论坛上(为了故意让草薙看到)要求Playmaker与她进行赌上Ai的决斗,如果Playmaker胜利就能得到入侵『SOL科技公司』数据库的漏洞。为了得到十年前事件的线索,Playmaker便接受了Ghostgirl的挑战。利用『风暴连线』取得新的码语者后轻松获胜,Ghostgirl按照约定把入侵『SOL科技公司』数据库的漏洞交给了他。

放学后,草薙与游作进行攻略『SOL科技公司』主电脑的行动,中途被迫与AI决斗程序——原型机A决斗,同时原型机B打算抢走Playmaker的决斗盘。终于有人懂得物理决斗的意义了吗紧急关头,Blue Angel出现并救下了Playmaker,随后与原型机B决斗。

在打败了AI决斗程序后,Playmaker到达了深处的数据库,却发现提前到达的晃在等待着他。Playmaker得知晃已经知道了十年前的事件,要求晃将数据交给他,但是被晃拒绝;晃让Playmaker就此放弃将Ai交给他,会将事件公布独自追查真相,被Playmaker拒绝。于是二人进行『大师决斗』来决定数据归属。

在决斗中,晃因为不了解游作内心的痛苦和愤怒,多次试图利用自己和葵的悲惨经历劝说Playmaker放弃,把这件事全部交给他去办,无一例外地被Playmaker拒绝(甚至激怒了观看决斗的草薙)。最后Playmaker利用『防火墙龙』的效果表示“我的复仇不需要你们的插手”并获胜,得到了数据。

回到现实后,草薙和游作解析了数据,发现制定『汉诺计划』并实行的是鸿上圣博士,同时也是『SOL科技公司』的研究员,而事件是因为他擅自引起后,被『SOL科技公司』察觉而掩盖了。之后两人看到了更震惊的事——鸿上博士已经在7年前死亡其实是被SOL软禁,又被光之伊格尼斯封锁意识,导致Revolver以为这一切都是SOL搞的鬼,一时间不知如何追踪线索。

汉诺骑士为了启动『汉诺塔』从而在『LINK VRAINS』中大肆攻击用户并夺取他们的意识,Playmaker、GO鬼冢、Blue Angle为了阻止汉诺骑士的阴谋而分别击败了【汉诺三骑士】作哥除了自己决斗的那一次,有一次特意跑去嘲讽了一波队友和敌人,另一次试图在现实中袭击汉诺骑士的人间体,最后共同前往『LINK VRAINS』,期间大量用户继续牺牲,最后只剩下Playmaker和Revolver以及两个非常尽职的新闻工作者。因为数据风暴的暴走,Playmaker差点失足坠落被光之伊格尼斯救上来了。在汉诺塔,Playmaker与Revolver再一次进行高速决斗,期间得知了Ai根本没有失忆因为鸿上圣的生理功能停止,Revolver无心决斗而故意又一次平局,而现实中游作等人找到了Revolver的人间体——鸿上了见。在短暂交流后,作哥知道了自己的三点推断是对方教的,还知道了Ai就是以自己的意识数据为样本而诞生的伊格尼斯理念不合、胜负未分的二人再次进入『LINK VRAINS』进行最后的决斗。尽管Revolver达成了额外连接,但还是被Playmaker击败。登出的前一刻,Revolver表示:“只要伊格尼斯仍然会威胁到人类,我就不会放弃我的使命!”

大家的数据被解放,游作接触了决斗盘的限制,让Ai重获自由。

伊格尼斯篇

『LINK VRAINS』获得新生,而拯救了这一切的Playmaker却因为被认为持有伊格尼斯而被SOL科技公司通缉。完成了复仇的游作也没有必要进行登入,于是『Playmaker』成为了一代传奇。

草薙翔一去探望弟弟仁,游作帮他看热狗摊,结果不明物体突然夺走了仁的意识并逃窜到新生的『LINK VRAINS』中,游作得知消息后立刻登入。『Playmaker』终于再次出现在『LINK VRAINS』之中。因为“不明物体”鲍曼使用着新的电子界卡组,Ai也因为电子界被毁灭于是回到了Playmaker身边,新的电子界决斗者穗村尊——『Soul Burner』与炎之伊格尼斯『Flame』,还有其它的伊格尼斯也逐渐出现,光之伊格尼斯『Lightning』与风之伊格尼斯『Windy』打算毁灭人类,“按照鸿上博士的遗愿”成为人类的进化体,意图秒杀暗炎两位伊格尼斯与他们的原型人类,紧急关头Revolver归来,以本作首次同调召唤击败了Windy,从此伊格尼斯与人类的混战拉开序幕。

SOL此时派出的赏金猎人也进行着对Playmaker和伊格尼斯的抓捕,期间因为Playmaker而丧失尊严的鬼冢为了跟Playmaker一绝高下而自甘堕落,沦为了半人半AI的赏金猎人,还协助捕捉了地之伊格尼斯【Earth】后来在SOL科技公司被一种视觉效果极其残忍的方式分解吸收,还植入了鬼冢大脑的芯片里,血腥牧羊人(Blood Shepherd)也因此意识到SOL的目的不单纯,后来打算直接解决Lightning结果被打败并夺走意识。

左轮与伊格尼斯持有者们重新启动了汉诺塔,搜索到了『镜像 LINK VRAINS』,于是前往决战。期间Playmaker的敌人与身边的人逐个倒下,就连草薙哥也被威胁,Playmaker遵从先前的约定击败了草薙,怒斥Lightning的愚蠢之后情绪太过激动而晕了过去。醒来后观看左轮与lightning的决斗,得知lightning的真实目的——为了掩藏自己是残次品、防止这一事实被发现后被抹除的可能,消灭所有相关者,甚至毁灭人类,确定自己的“完美”[2]恼羞成怒的lightning利用人质来拖延时间,最后还用作弊手段使自己获胜,但还是数据损毁,让鲍曼吸收了自己的程序。

吸收了五个伊格尼斯数据的鲍曼与Playmaker对战,使用『神经回路』不断夺取『LINK VRAINS』中用户的意识来制造强大的怪兽,意图制造只有意识、没有生命和感情的『理想乡』。为了阻止鲍曼使用『神经回路』,利用先前在机器哔Robo Bi(作哥家里的家务机器人)的系统里设置的辈分进行自杀式攻击,虽然没能成功但还是在同伴们全部被吸收之前收集了大家的意识。

在『LINK VRAINS』内部与外界黑客的牺牲和帮助下,Playmaker和Ai的羁绊、还有大家的呼唤与期望中召唤了『防火龙·暗流体』,一举击败鲍曼,否定了那没有感情和希望的『理想乡』,再次拯救世界。Ai开始对lightning和鲍曼对他的告诫产生怀疑。

那之后,Ai和机器哔的AI程序失踪了。

Ai之反乱篇

Playmaker的通缉被解除,作哥受财前晃的邀请前往『LINK VRAINS』,得知了SOL科技公司的领导【queen】被袭击并失去意识的事情,而犯人甚至发来了袭击财前晃的预告——那正是外观发展到人类形体的『Ai』。

作哥在现实中遇到了财前兄妹并坦白真实身份,与葵讨论了一些关于伊格尼斯的事情。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游作决定直面Ai,与过去做个了断。此后一直看戏,一直到结局才有决斗

游作在现实中Ai会面,得知了Ai的计划——它lightning遗留下来的信息得知,无论是鸿上博士还是Revolver的演算都不完整——会导致伊格尼斯与人类的未来破灭的情况有两种:一、只要lightning存在,就一定会毁灭;二、如果只有Ai存在,世界也会毁灭。Ai对此进行了亿万次的演算,结果无一例外指向了“毁灭”甚至还在某次演算中看到了游作为了保护Ai而被杀害的场景,导致小Ai直接崩溃,却又无法抹除自己的存在,于是袭击SOL科技公司的两大主管,得到SOL的控制权,制造了大量具有Ai的外观的机器人(小Ai原型)Ai是个起名废,以此向游作发出挑战——如果Ai赢了,包括Ai在内的所有人的意识会被吸收并注入“小Ai原型”中,以“人类的进化体”——伊格尼斯的身份寻找Ai成为真正的生命的未来;如果游作赢了,那么Ai的数据会被销毁,所有人的意识数据回归。游作接受了挑战,与Ai进行了最后的决斗。最终,无法伤害游作的Ai故意使用了【Ai对攻】(“艾”打式袭击)使对方发动陷阱反杀自己。

在消失的前一刻,Ai询问Playmaker:自己的名字虽然是当时随便取的,但是否能够赋予这个名字一个意义。Playmaker回答道:“『Ai』是『予人以爱』的『爱』。”Ai向作哥表白后消失。不愧是游基王,最后一刻了还要基情大好

至此,藤木游作终于不再以复仇者的身份行走于『LINK VRAINS』。

人际关系

由于创伤系的设定,藤木游作的人际关系较为简单,与其他角色的互动程度也有限。相应地VRAINS这代的配角数目都显得较少。

  • Ai:Lost事件中以游作为原型被制造出来的暗属性伊格尼斯,正片中除草薙以外与游作相处最久(从第一话在逃离sol社扫描和汉诺追捕途中被游作救下抓来做人质开始)的伙伴。绝大部分时间都是被游作锁定在决斗盘中。表面言行举止相当轻浮脱线顺便包揽了卖萌吐槽役,经常因为大吵大闹和犯傻而被游作毫不留情地训斥(尤其几乎承包了游作全剧所有的“闭嘴”)没头脑和不高兴的相声组合。初期游作只是把Ai当作对付汉诺骑士的人质并因此将他抓到手的,但随着两者一起经历与面对的事越来越多,Ai在关键时候(比如游作决斗陷入困境的时候)总是会在他身边鼓励他帮助他,游作也渐渐开始从心底承认了这个伙伴。官方人际关系图中游作对Ai的印象也从“人质”变成了“伙伴(相棒)”。但游作口头上并没承认过,导致面对Ai的时候蹭得累度总是迷之高,几次在Ai消失/中病毒/失踪时心里很着急但回来后又平静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这样你就又回归人质生活了”“谁叫你非要去吃(那个有病毒的数据)”),在67话作出了“我没把这家伙当成伙伴(相棒),但随你怎么叫吧”的发言后被Ai说了“真是的一点都不坦率”。
  • 草薙翔一:草薙的弟弟草薙仁与游作一样是Lost事件的被害人之一而且至今都没能回归社会。为了弟弟,草薙自学了黑客技术并进入Link Vrains以“Unnamed”为用户名进行调查。在一次调查中,草薙被汉诺骑士追捕,被当时以“Unknown”为用户名的游作所救。登出的草薙也帮Unknown从汉诺骑士的纠缠中脱身。登出后因为草薙的请求,游作来到草薙的热狗摊,买了一份热狗道过谢准备离开,但草薙发现他是Lost事件的被害人并且也在调查事件后叫住了他提出了联手,表示自己愿意成为保护他的最强的盾。两人一起找到了游作现在所使用的电子界卡组,游作把用户名改为“Playmaker”也是在这之后。两者之间有着无言的默契。在行动时,一般是游作以Playmaker的身份进行调查或战斗,草薙使用黑客技术从旁提供支援。游作也经常吃草薙做的热狗。
  • 鸿上了见/Revolver:Revolver是『汉诺骑士』在行动层面的首领,是游作的最主要敌人之一,但是鸿上了见也是在Lost事件里在游作心理即将崩溃之际给予他勇气的人。游作的口头禅“三点”正是来自他当年鼓励自己的话语:“三件事,思考三件事吧,为了活下去的三件事,为了回去的三件事,为了打倒敌人的三件事。只要你还在思考你就可以活下去。”在Lost事件后,游作一直在寻找当年给予自己勇气的声音的主人,担心他仍然在囚禁之下,这也成为他初期追寻汉诺复仇的三个理由之一。
  • 穗村尊/Soul Burner:Lost事件的被害人之一。尊失踪期间其父母在寻找尊时遭遇车祸双亡,被救出的尊与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被Lost事件打击的尊十年来一直一蹶不振,事件后再也没碰过决斗,经常翘课在附近当不良少年。其青梅竹马上白河琦久一直很照顾他。直到有一天(时间线为一季结束时)以他为原型制造出的火属性伊格尼斯不灵梦一路找上了门并差点被怕鬼的尊当成幽灵与决斗盘一起人道毁灭,告诉他他憧憬的拯救了Link Vrains的英雄Playmaker也是Lost事件的被害人之一(藤木游作)。在与一位小混混的决斗中受不灵梦鼓舞跨越了怕鬼的心理阴影,救下了被混混缠身的琦久后,振作起来的尊决定洗心革面,捡起了被他弃置十年的决斗,转学到Den City游作的学校协助他。初登场在Link Vrains中截断了纠缠Playmaker的比特布特并打败,之后成功与游作奔现,带着不灵梦入队开始协助行动。
  • 财前葵/Blue Angel:在现实中是同级的同学但互相几乎不认识,游作被岛直树介绍到决斗部之后接触到了葵但并没能进行深入调查。另一方面,葵以Blue Angel的身份被Playmaker从汉诺骑士的病毒中拯救出来,此后两人并肩作战对抗汉诺骑士,Blue Angel甚至做出了“能打倒Playmaker的只☆有☆我”的女主式发言但是游基王怎么会有女主呢。二季后期从Blue Girl变身为Blue Maiden并接手了幼年好友、Lost事件被害人之一美优的伊格尼斯Aqua正式入队,开始协助Playmaker等人的行动。
  • 岛直树:在现实中是同班同学,热心过头的岛直树经常向游作介绍决斗的魅力,完全没意识到对方其实就是自己极端崇拜的Playmaker。岛直树曾经以『继承了Playmaker意志的人——Lonely Brave』的身份在Link Vrains内击倒了一位汉诺骑士。

使用卡组

使用电子界族サイバース族的卡组,卡图与名称的设计理念来自于计算机术语。

王牌怪兽:

  • LINK3怪兽:【解码语者】【编码语者】【余码语者】【电源代码语者】【转码语者】【排错代码语者】
  • LINK4怪兽:防火墙龙大哥←曾是被玩坏的禁卡,但是在202101 OCG禁卡表中大哥凭借着自己的力量逃出来了。众码语者:大姐你谁
  • LINK5怪兽:防火龙·暗流体大哥马甲终于有进化版马甲了
  • 仪式怪兽:【电子界魔术师】
  • 融合怪兽:【电子界时钟龙】
  • 同调怪兽:【电子界量子龙】
  • 超量怪兽:防火墙超越龙大哥马甲逃出来了吗!防火酱!靠自己的力量!

技能

技能名 发动条件 效果 图例
链接风暴Storm Access
生命值1000以下的场合
可以随机连线到『数据风暴Data Storm』中的一张Link怪兽。作哥:我名正言顺的印卡
 
新链接风暴Neo Storm Access
生命值1000以下的场合
可以随机连线到『数据风暴Data Storm』中的一张电子界族额外怪兽。
生命值在100以下,新卡没有通过『新链接风暴Neo Storm Access』加入额外卡组时,可以再一次随机连线到『数据风暴Data Storm』中的一张电子界族额外怪兽。
之后从卡组抽一张卡。作哥:听说有人想阻止我印卡?
 

余谈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游作的性格设定在历代主角中算是比较另类的一个,其实幼年遭受实验折磨前也是一个活泼开朗爱笑喜欢决斗乐于交朋友的小男孩。与蟹哥不同,游作不属于外冷内热而是幼年创伤导致的情感淡漠,不触及原则底线就是一个几乎不怎么外露感情的人,日常生活中很多事情都看得非常淡,前期连人的温情(包括友情)在他看来也是无所谓的东西。虽然有时游作采取的言行会比较强硬,有些表面上看起来甚至有些不近人情而被观众调侃行事风格过于反派,但游作内里也是一个饱含正义感和善心的温柔的人,光是独自背负着长久的心理创伤依然敢于直面命运寻找真相就需要极大的意志力了,更何况在调查Lost事件的“复仇”道路上还在不停地把无关人员从这趟浑水里往外捞;对于间接把自己推进Lost事件的了见游作也是恩大于怨,因为他更看重的是了见在实验中给予自己勇气并且报警救出了自己和其他五个孩子这一恩情;被曾经并肩作战过的鬼冢无理取闹地纠缠还依然挂念着他从前给予的援手,劝说他悬崖勒马,实在说不动了才无可奈何地将他打败。反派梗仅仅只是玩笑调侃,不建议不分场合地过度玩这个梗,更不要当真上纲上线。

  • 游作的发色和瞳色以及姓氏的设计理念可能来自于多花紫藤[3]另外民间有考据拆开游作的名字发现可能有neta日本神话中的木花咲耶姬。
  • 游作的『LINK VRAINS』账号名Playmaker可能是捏他【Play(游)maker(作)】所以前几代我们已经见过Playgame,Playcity,Playstar,Playhorse,Playarrow,Playfight,Playme,Playin等人了……
  • 因为新作的消息迟迟不来,所以诞生了【不想做主人公所以逃跑了】、【因为不喜欢引人注目所以拒绝了采访】等等的二次设定[4]
  • 因为做过【潜入汉诺骑士的家里试图将其真人击倒】的举动,粉丝们认为作哥可能具有不下于蟹哥的现实战斗力。蟹升拳后继有人
  • 因为发型(有些人认为游作的发型像蓝魔虾)的缘故,与不动游星(螃蟹)、九十九游马(龙虾)被有些人称为“甲壳类一族”。(其实国内认为像海兔的较多)
  • 以前是狮子王[5]
  • 每周出演前都会胃痛[6]
  • 吃热狗时会把包着热狗的纸一起吃掉,因为不吃掉会被粉丝捡起来吃[7]
  • 此外,由于“不想引人注目”这一特点,粉丝们在作哥和吉良吉影之间产生了奇妙的联系恰好吉良吉影的化名川尻浩作也带个“作”字,甚至有人把吉良吉影的配音套给游作还完全没有违和感。[8]

不过,除了表面上不想引人注目以外,作哥和吉良吉影就一点共同点也没有了。相较之下作哥与命运勇敢抗争的态度更接近乔斯达一家,特别是与兼具漆黑意志的乔尼相似吧。

  • 由于游作在Lost事件后有多多少少地表现出长期的创伤性事件梦魇、情感分离(疏远他人、对周围事物提不起兴趣)、性格大变、警觉性增高等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所以海外观众群普遍认为游作极有可能患有PTSD。
  • 由于制作组常年与东映特摄互相玩梗,作哥也难免不了会出现一些既视感。实际播送之初还是很好的避开了这点(除了掏出了外形酷似红色版假面骑士ogre的怪以外),但直到lost事件揭秘后,ex-aid的既视感便越发强烈了但ea本身就带了很多dm既视感所以这么多年他们相爱相杀观众看个乐子没什么

相关二次创作

与之前各代主人公的关系(属于二创)

同样因为游作的设定,导致游作与游戏,十代的互动二创基本没有。但由于官方CM强行凑CP的原因,游作与后几代的主角的互动二创反而不少

  • 不动游星:普遍认为游星和游作是历代游戏王以来最具有共同点的两位主角。
    • 第一:年龄和体型相近,在CM里可以看出游作和游星的身高基本一样。同时,两者也都拥有与年龄不符的高超工科技术:游星擅长机械,游作则是黑客。
    • 第二:(在前期)由于自己过去经历的影响,都有着较为内敛而高冷的性格,但不改其善良本质。游星在前期相当无口,而游作则是甚少理会他人。
    • 第三:游作继承了游星的“高速决斗”,即驾驶载具进行卡牌决斗的形式(当然也仅仅是形式而已,本质完全不一样了),相应地,Vrains中的滑板叫做“D-Board”,与5Ds中的“D-Wheel”相呼应。此外,两者在决斗中对墓地的利用率也都很高。

但两者之间的不同之处也很明显,这就使得观众看到游作时既会产生既视感,又不会觉得制作组在偷懒:

    • 第一:游星前期的高冷主要是由于杰克的背叛以及魂卡星尘龙的失窃,本质仍旧是个外冷内热的暖男只是面瘫。游作则是不愿意去理会无关紧要的事情,属于“淡漠”而非“冷漠”。
    • 第二:游星从来不缺朋友,即使在落魄时依然拥有一群基友支持着他,其魅力也感化了许多人。而游作则是身负长久的心理创伤,根本难以交到朋友,以接近独行英雄(不完全独行,毕竟草薙一直在帮助他)的形式行动。
    • 第三:游星是顺应龙痣者命运的“天选之人”,游作则是为了查清Lost事件真相夺回自己的过去的“复仇者”(一季)。

无论如何,这些微妙的相似和差异成为了绝妙的二创素材。

其实与蟹哥像的是鸿上了见,两者发型轮廓相似、有两个男性队友一个女性队友、和星光(尘)大道有关、父亲去世前送buff。

  • 九十九游马:由于正在重播中,所以在官方CM里,常见游马和游作击掌,或者是ZEXAL变身后的游马与Playmaker一起卖卡的画面。另外,两者也都拥有属于自己的教派一飞冲天教和三点教
  • 榊游矢:游作和游星、游马都一起拍过CM,唯独没有和游矢击掌实际上是因为ARC-V并没有重播

如果跟《超融合!超越时空的羁绊》一样,出一个让教主&番茄&作哥一起对抗强敌的剧场版,那作哥怕不是要被这俩初中生给累死……
作哥:啊...照顾前辈们好麻烦啊,还是丢给不动前辈不動さん来管理吧...


官方彩蛋

与不动游星

官方制作的联动小短片。两人声线极其相似...

作哥蟹哥变身
作哥蟹哥交错!
 
喏,你们要的D轮和滑板
作哥蟹哥击肘

与九十九游马

由于播出VRAINS期间,ZEXAL重播,在播放前有着官方制作的联动小短片。

作哥教主变身
作哥教主的回合!
 
作哥比教主高接近一个头...
作哥教主击掌
 
怕不是作哥跪着教主才够得到...
教主:“我也可以跳起来的说。”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这是游作经常对AI说的话,意思是“闭嘴!”
  2. 根据鸿上博士的演算,人类与所有伊格尼斯的共存会导致毁灭;但如果去除某个单独的伊格尼斯进行,则只有lightning的那条路线会毁灭;而伊格尼斯被作为人类的进化体而诞生,对“生存”的追求极其执着,而lightning对“生存”的执着强到恐怖,因此lightning为了自己的生存可能会做出任何它可以做到的事情,甚至无法自杀
  3. Tumblr上pendulum-sonata的分析(英文)
  4. ピクシブ百科事典上的内容(日文)
  5. 其声优石毛翔弥在2014年舞台剧《狮子王》中担当主角辛巴
  6. 其声优石毛翔弥在声优访谈中提到自己配音时压力很大,每周胃都在痛。
  7. 第一集的镜头切换问题,12:30的时候游作把热狗塞进嘴里后,手上的纸莫名不见了。
  8.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867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