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老仓育(2).jpg
基本资料
本名 老倉おいくら そだち
(Oikura Sodachi)
别号 欧拉、How Much
发色 银发
瞳色 银瞳
声优 井上麻里奈
萌点 双马尾睡衣青梅竹马阿卡林
所属团体 垃圾君的后宫
亲属或相关人
阿良良木历
因为——这样的事情,我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老仓育,《愚物语》


老仓育(日语:老倉 育おいくら そだち)是西尾维新创作的轻小说《物语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阿良良木历的高中一年级同班同学班长。喜欢别人称呼自己为数学家“欧拉”,但实际上却常被唤作How much。老仓谐音「おいくら」,其实就是买东西时问价的意思。

从登场开始就非常讨厌阿良良木历。讨厌的长度连起来可填满两页纸

注意是姓老仓名育,而不是“老的”仓育,小时候叫小仓育,有个声优妹妹叫小仓唯

关于欧拉与数学最美的公式的事实

如果世界跟欧拉的想法不一致,欧拉会觉得肯定是这个世界出错了;欧拉因此闹出了瑞士海军的笑话,这点算是跟老仓育比较相似的地方。欧拉如产卵期的大马哈鱼般,数学著作的产量在历史上只有庞加莱和柯西可以比肩,这与高斯的“稀少但成熟”是背道而驰的。

欧拉出身于瑞士,是一名虔诚的新教徒,他为了证明上帝的存在还很认真地写了许多篇数学论文。关于这点流传著以下的传说:欧拉曾有一段时间,和伏尔泰一同待在柏林科学院;此时信仰新教的腓特烈大帝厌倦了伏尔泰无尽的无神论说教,于是有一天找了欧拉一同来觐见;传说中欧拉对伏尔泰说「$\cfrac{(a+b)^n}{n}=x$所以上帝存在,请回答!」,于是这位伟大的启蒙无神论者就被虔诚的欧拉封住了嘴。

但不幸的,欧拉本身对于欧拉公式的证明是不严谨的;欧拉原始的证明是随便地把三角函数的幂级数展开,当成普通的“多项式”调换顺序的加减乘除。所以欧拉就错在没有证明无穷级数需绝对收敛(也就是生成原级数的数列取绝对值后生成的新级数收敛),重排后的级数才会收敛于同个值,而且他也没有证明三角幂级数是绝对收敛。当时的数学家并没有严谨处理级数收敛的手法,像是不知道函数幂级数的收敛是有收敛区间的(也就是不是对所有的$x$值,幂级数都会乖乖收敛),以致于从自然对数的幂级数展开得出$1$为$-1$的荒谬结果。但高斯的数学著作也不是没有遗憾的;高斯那篇名传千古、史上第一次严谨证明代数基本定理的博士论文,仍然是基于多项式函数会和$x$轴有几个交点为基础假设去严谨证明的;但现代的证明表明,代数基本定理本身是跟微积分的基础,也就是实数的本质是分不开的(有认真学微积分的好孩子,会知道最实数的小上界性质跟勘根定理有密不可分的关系)。顺带一提,现代的证明是一定需要用到广义欧拉公式,也就是$$\mathrm e^{\mathrm i x} = \cos x + \mathrm i \sin x$$

世界上最美的公式只不过是广义欧拉公式的特例,而且更美的是,我们可以从复数变数的自然指数幂级数展开去严谨定义三角函数。其实这正是严谨证明欧拉公式的正确途径,历史上的三角幂级数是牛顿从计算弧长的积分,先对二项展开式(的倒数)做开方,推出反正弦函数的幂级数,再由此反求三角幂级数,但现在我们只要从复利和生态学族群生长的模型意识到自然指数的存在,再由二项展开式得出自然对数的幂级数展开以后,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而不用依托于三角函数的几何意义。然后我们可以从这个抽象的定义反回去推出三角函数跟$\pi$的几何性质。但到头来,无穷幂级数的收敛理论,又是基于实数的性质。说这个孤立的公式最美,不如说人类可以从有理数“人工”造出“实数”,步步为营地推演出这样复杂、极度渴望逼近真理的数学理论才是最美的。有没有被老仓育抓去特别课后辅导的绝望感呢,这才是人类学术的极致。比欧拉更加绅士,比高斯更加痴汉的——数学阿

欧拉死前正在推算气球上升的方程式。刚推完孙子就跑进来陪欧拉玩;忽然欧拉就心跳停止,说了一句“我死!”就安详地死在躺椅之上。

P.S. 读者可能会问,从几何意义定义三角函数不是比较简单直接吗?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从抽象的数字下手呢?那读者凭甚么觉得“角度”跟“边长比”有一对一的对应呢?或是应该问说,严谨来讲,边长是甚么?角度是甚么?几何本身是有物理的意味的,我们就算用单位圆弧长去定义角度,不免会遇到点、直线、曲线到底是甚么的问题,怎么去测量的问题。说的更一般一点,几何本身是一套额外的公理体系,但三角函数本身是可以从抽象的数字关系抽离出来的(严格来讲,以公理化集合论定义的数字为基础)。这样就算欧几里得几何不是真实世界的几何(目前以人类所知,特殊情况的黎曼几何也就是广义相对论是真实世界的几何),我们还是可以使用三角函数。

外貌

高中三年一直是双马尾发型,但因为梳成四绺分开的样式,或许也可以称之为四马尾。

长期宅居,在室内常着睡衣,垃圾君看后表示根本把持不住。本人事后回忆感到非常羞耻。

大学升学期间发型被西尾剪成短发,又五年后梳成单马尾。

性格

急公好义,但是性格神经质乃至暴躁,某种程度上危险性不亚于为巨蟹缠身时期的战场原黑仪

自伤,更是自保。老仓长时间处于一种缺乏安全感的状态,童年有机会融入阿良良木的家庭获得幸福而未果,随后便持续将自我封闭在心灵的角落中,直到高中三年级。对外界的敌意反映老仓不能处理好内心的矛盾与困惑,对幸福的渴望与现实之间的落差让她以极端的方式宣泄溢出的情绪,借以保护自我不至于崩溃,对外界的伤害,也是她对自我的伤害。

极度敏感。敏感于自我情绪与处境,以续终物语的相反角度来看,与镜像历大相径庭的表现很快就让老仓陷入了一种可怕的消沉状态。

老仓育是主角中唯一与怪异全无联系的角色[1],老仓复杂的形象使得这一点更为特殊。“简直是超过怪异的现象”。

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前事谈

老仓育和阿良良木历是青梅竹马,家庭环境非常悲惨青梅竹马的属性加成。小学曾因家庭暴力被身为警察阿良良木历父母接到阿良良木家中,不久后自己逃走了。

初中时家庭到了崩溃的边缘,老仓育通过巧妙地辅导阿良良木历数学的方式,带其到如废墟一样的家中,希冀阿良良木历可以注意到这不正常的一切求救于其警察父母,无奈历并未认出老仓育而把她视为“幽灵房屋中的数学精灵”。最终老仓育家庭完全破裂,父母离婚。从此认为历是个忘恩负义的人。父母离婚后老仓育与母亲一起生活。老仓育的母亲在离婚后一直闭门不出,只有老仓一直在照料母亲。之后母亲失踪,其实母亲是死去了,和成山的垃圾混在一起腐烂风化而被育刻意忽视掉了老仓育开始一个人生活。

高中一年级与阿良良木历再会,阿良良木历依然没认出。后来老仓育因为复习会事件被老师陷害,形象和地位彻底崩坏,之后长期不去校报道。直到高三,母亲失踪之谜才在忍野扇羽川翼的引导下由历解开。

终物语

高三和垃圾君编入同一班级,秋季学期伊始得知高一班主任铁条休假,选择返校,在班中与历争吵后同正好进班的战场原发生冲突,但被对方一拳K.O.倒地不起。被青梅竹马忘记存在,确认对方交到女友,过着自己期盼、想象的幸福生活,老仓回到了租住的公屋,再一次将自己关在里面。

之后,在家中接待了来访的历和羽川,向对方回忆了自我初中后的悲惨经历与接受救济的现状,期间多次失控想要摔杯发泄但被敏捷加强的羽川化解

结尾,告知来访的历自己行将离开町镇,搬家并离开直江津高中,得知历有关母亲失踪真相的推测后,沮丧地选择接受。

续终物语

镜像世界中,变成了从小和历住在一起的青梅竹马同时也是短发,性格变得温柔、体贴间接证明了育原本是垃圾君后宫中位列顶点的人啊不过有点痴女。数学仍然很厉害但是自认比不过垃圾君,最喜欢的数学家变成了高斯。她和垃圾君的关系已经好到了睡同一个房间的上下铺。与此同时,她也是镜面世界受历反转影响最大的角色其实只是因为历不想看她换衣服而感到难过这究竟是什么抖M体质啊不幸的是,在反转世界中正宫还是战场原黑仪

愚物语

从直江津高中转校,在新班级自我介绍再次失败,尝试与表面孤立的忽濑亚美子搭话时被接二连三地躲避、无视,乃至被对方警告不要和自己走近。老仓在交谈中发现了问题的根本原因来自忽濑亚美子与话语领袖珠洲林莉莉的争斗,并试图探索表面背后的真相。最终在偶然中撞破了忽濑所不知道的实情。

老仓再一次没能成功融入班级,再一次成为异类的存在,再一次收获了——惨败。在这次事件的过程中,老仓从以往自困得心境中走出了一点点,慢慢接受了神经质得自己,认识清自我“阿良良木派”的事实。青春的过去,一点点成为历史。

篇章结尾,疑似老仓酒醉的生父拜访了其寄宿的家庭。

抚物语

把双马尾剪掉变成短发,与历考上同一所大学,并且回到了小镇。

据本人诉说,大学入学的进程同样不顺利,老仓在工作日翘课来到浪白公园,偶遇了正在寻找式神抚子们的千石,对抚子神抚子制造的抚子之前暴露的装扮表示担忧后,两人分享了对旧往的回忆。抚子和老仓见面的次数很有限,而且有近十年的相差但抚子仍记着老仓,基本了解她的经历两相对比,历…

结物语

单马尾发型,在镇公所担任会计师,并且低价买下了原来的老宅。与垃圾君相遇时与其约定,做出了“到了三十岁还没有结婚就掐死对方”的深情告白。留下一个女儿U·U

两人的关系在大学期间也经历了三起三落,大部分和战场原相关。阿良良木,战场原,老仓三人组

余物语

阿良良木历作为“虐待儿童的专家”介绍给了家住羽衣准教授

作中解读

育姊姊也是坚强又强韧的人。说「强韧」好像不太对?如同脚踏车的骨架,遭受冲击的时候会自己扭曲变形,分散冲击的力道。不然的话,我觉得很难呈现「现在还像这样活着」这种某方面来说超越怪异现象的现象。自伤,借以自保。
我并没有立刻听从这个建议,不过像这样对待我的育姊姊,果然对晚辈很好吧。或许是因为无法对自己好,所以将这份温柔用在让她想起昔日自己的我。
——千石抚子,《抚物语》

外部链接与注释

  1. 火怜尽管不曾认识怪异,严格来说也与怪异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