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阿良良木母
媽媽

垃圾君的老母.PNG

女警

媽媽的銳利眼神.png

本名 未知
瞳色 灰瞳
髮色 黑髮
聲優 折笠愛
萌點 媽媽御姊女警話癆呆毛
所屬團體 日本警察
相關人士 阿良良木曆阿良良木火憐阿良良木月火羽川翼
離開了自己的雙親,朝我們家說「我出門了!」這樣的話,
這可不是正常的狀態。

簡介

阿良良木歷的母親(原文中稱為阿良々木母,故本條目標題訂為阿良良木母),在貓物語(白)揭示羽川翼長久以來的盲點,為劇情鋪路。真正的作用是幫兒子發卡跟逮捕自己的癡漢兒子以拯救天下蘿莉

物語系列中的出場

第一次登場於貓物語(白)的第四話。在羽川翼的家被苛虎燒掉的時候,蕩漾以激將法,驅使阿良良木火憐主動邀請羽川翼住進垃圾君的房間。倆妹妹之所以會如此擅作主張,一方面是阿良良木母非常疼愛兩個女兒,而且垃圾君的父母都是如垃圾君般見義勇為的人論個性和呆毛的家族遺傳。雖然和老公小小爭吵,還是讓羽川翼寄宿下來。在羽川察覺自己變成黑羽川的那天,因為羽川出門時說出「我出門了!」這樣厚顏無恥蹭親的話,一席話道破了羽川無視自身問題的態度:

劇透警告

垃圾君的妹妹因為仰慕羽川(雖是優等生,但說話沒有架子),所以羽川不但沒有如垃圾君被橇棍暴力弄醒,還被親切的喚去一起吃早餐,這一切不禁讓羽川懷有溫暖的家的幻想。所以出門跟阿良良木家道別時,特別說了「我出門了!」這樣的和式家庭用語

阿良良木母:「羽川醬!」

「嗯?」

阿良良木母:「我不知道在妳家發生了甚麼事,也覺得這不是我現在可以過問的,但是像剛才那樣,離開了自己的雙親,朝我們家說"我出門了!"這樣的話,這可不是正常的狀態。」

這是?

「雖然我們可以接待妳,但是沒辦法成為妳的家人,無論火憐月火怎麼仰慕妳,把妳當成姊姊都是如此。幫兒子發好人卡」但歷的媽媽忽然意識到了甚麼,眨了一下她那雙水汪汪如的灰色眼眸,語氣也和緩了下來:

「阿!請別誤會,我們並不是覺得這是麻煩事,火憐和月火也很高興——羽川醬既是歷的朋友朋友卡,我們也希望盡可能好好善待妳的。歷能夠拿出學習的動力,問過他之後也說是妳的功勞。」說著說著,阿良良木媽媽的呆毛這時卻俏皮底抖了一抖。

羽川放下握住的大門門把,微微鞠躬,一如既往底端莊得體,似乎很懂事的回答:「沒有那回事,不好意思,似乎讓妳為我擔心了。但我家裡的事,也沒那麼嚴重,可能有點不和」

不和

扭曲

「....這樣而已。」

但阿良良木媽媽左腳趨前,稍稍提高音量的說:「父母和孩子關係不好,這可以說是類似虐待的狀態囉。」

「所以,無論何時,只要覺得痛苦都可以去求助.求助公共機構,要不然向曆求助也可以.你別看他那個樣子,其實還是很靠得住的.」

「好的....」

我一直都很清楚,可是——我盡己所能的不去依賴他,依靠他

「雖然家人不是甚麼必需品,但既然有家人就應該是一件開心的事,這是我作為一名母親的看法。」

「作為一名母親...」

母親是甚麼呢?

「羽川醬,人心煩的時候,會漸漸逃避也沒甚麼不對;但移開目光的話,可算不上逃避哦!只要妳覺得保持現狀無所謂,外界就無法幫助妳。所以首先還是從這方面走出來比較好吧!」

邊說著,阿良良木媽媽把羽川送出門。之後還接著很長的一句「一路走好。」

註:歷的母親稱呼羽川翼的方式是はねかちゃん(把羽川片假名裡的わ去掉加上ちゃん而成。ちゃん通常用來叫小孩子,是蠻親暱的稱呼),但表示方便起見翻譯為羽川醬。

(本段是以TV版為藍本,加入小說版細節,增補而成的。)

(自貓物語(白)小說版所述,羽川從阿良良木媽媽和垃圾君性格差異和警官的身分,稍微理解垃圾君不知如何與母親相處的原因。)

傾物語第二話中,垃圾君回到11年前的另一個世界線時,被蘿莉羽川所騙我只知道我知道的事,而到浪白公園南派出所打聽八九寺真宵的住處,卻花一小時聽當值女警嘮叨無關的話題,女警找到地址當下,隨口問垃圾君和綱手家的關係時,心虛的垃圾君回答自己是蘿莉八九寺真宵的朋友警察阿姨!就是這個人,“女警只是稍微眯起眼睛”,垃圾君就全力逃出了派出所。 需要注意的是,動畫裡給出了女警的眼眉,酷似阿良良木的母親。但《傾物語》原文小說中並未明確那位女警的身份,因而此處是否真的是阿良良木阿姨,或者是動畫表現的模稜兩可,很可能是一個千古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