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戴因斯雷布

派蒙点赞.png
萌娘百科欢迎您协助编辑本条目☆Kira~
旅行者,一起去新天地冒险吧!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拾枝者 戴因斯雷布.jpeg
基本资料
本名 戴因斯雷布
别号 戴因、拾枝者、末光之剑、提瓦特谜语人
发色 金发
瞳色 蓝瞳
命之座 蛇环座
配音 孙晔(汉语)
声优 津田健次郎(日语)
CV Yuri Lowenthal(英语)
최한(韩语)
出身地区 坎瑞亚
活动范围 提瓦特大陆
所属团体 坎瑞亚宫廷卫队
个人状态 不死诅咒

亲属或相关人
旅伴旅行者凯亚
相关图片

戴因斯雷布是由miHoYo研发的游戏原神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未来与过去的结点

「原初逆转了毁灭,天空之岛焚烧了大地之国。白垩追逐着黄金,赤月对黑日复仇。未来拯救过去,年长者与年幼者同血相残。——这是世间回环的命运。戴因,对你来说,那缕金发又是什么呢?必须杀死的人,还是忏悔的对象?」——自称通晓命运之人

首次以视频解说出现在PV《足迹》,之后便在原神官方的「拾枝杂谈」中做技能解说。因为在视频的末尾总是说一些令人不解的话,所以被部分玩家称为“提瓦特谜语人”。

角色经历

第一章 第四幕·报幕「戴因斯雷布」

来到蒙德城,拒绝了冒险家协会的邀约,然后询问得知铁匠瓦格纳没有他想要锻造材料后便离开了。之后在「天使的馈赠」以500摩拉与三个问题的报酬接受了旅行者的“与深渊教团有关”的委托。在对话中透露出曾经与自己一同旅行的旅伴不再旅行,并表示自己现在为了对抗深渊而旅行。

在「西风之鹰的庙宇」面前说出“「西风之鹰」…虽能凭风翱翔,但始终也只是徘徊在神明的光芒之下”的话语老谜语人了,然后与旅行者发现了深渊法师与钩钩果。

在「奔狼领」透露出他曾经的旅伴,然后与旅行者搜寻深渊法师的痕迹。

在「风龙废墟」又一透露出他的旅伴,然后旅行者感受到血亲曾来到过的气息。

第一章 第四幕「我们终将重逢」

前来追剿「深渊使徒」并在遗迹外遇见了旅行者,从旅行者了解到遗迹中诡异的情况。在交换了意见后,一起追查深渊教团的踪迹。在途中透露出许多曾不为人知的有关「坎瑞亚」的故事:

“坎瑞亚是没有神明的国度——神明并非死亡或者离开,而是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于坎瑞亚的历史。”

“五百年前,是众神一同降临,覆灭了坎瑞亚。将所谓「人类的骄傲」,如同杂草一般,从神明的花园中铲除”

告诉旅行者遗迹守卫的本名——「耕地机」

打倒所有魔物后,在深渊法师的身上找到了「信」,发现用非通用语的文字(派蒙猜测是坎瑞亚的文字)书写,便解读了文字内容。了解到深渊的计划——「命运的织机」,为此深渊一直在寻找世上第一座「耕地机」的眼睛,由它为核心制造机械魔神。

为了得到更多有关世上第一座「耕地机」的线索,与旅行者一同前往蒙德的西风教会和「北风的王狼」寻找线索。不过作为「拒信者」并拒绝踏入他们的领地一步。听多方打探后旅行者将线索,与旅行者整理的有关世上第一台「耕地机」的信息后猜到了它的位置在风龙废墟,于是一同前往将眼睛取了出来,并由自己保管。

取得眼睛后与旅行者再次进入遗迹找到了「污秽逆位神像」,与旅行者牵制住了深渊使徒后,旅行者的血亲阻止了旅行者和戴因斯雷布破坏神像,经过几番交谈,旅行者的血亲带着深渊使徒通过传送门离开,见状便立即跳入传送门。

角色相关

戴因斯雷布(Dainslef)之名来源于北欧神话的魔剑戴因斯莱夫,杀死西格鲁特的赫格尼之剑。象征着荣誉和毁灭。

在《崩坏学园2》中就出现过同名的武器戴因斯莱夫,原神中的仅翻译的译名写法不同。

拾枝杂谈

  • 顺序为视频发布顺序
人物 台词
温迪 最近,世间凭空多出了一位名为温迪的吟游诗人,为自由与牧歌的城邦歌咏诗章,这城邦名为蒙德,被誉为北境的明冠迹是无人称王的自由国度,提瓦特大陆的苦寒北地如今成为沃土,可谓风神留下的祝福。时至如今,世人已有千年未见风神归位,但对我而言,这个时间是五百年。

众所周知,语言与诗歌随风飘荡。温迪撷取着灵风数缕入诗,于是他的诗歌中花鸟鱼虫似乎有灵,日月星辰仿佛伸手可摘。对这位自诩世间最好的吟游诗人来说风为他带来了永不枯竭的灵感,也是他力量的来源。不过,借不朽诗篇流芳百世,这样的宏大目标从来不诗温迪的追求,只要能杯中常满美酒,只要能用琴弹奏出世间奇妙的因缘际会,那么作为吟游诗人的温迪便感到满足了。

迪卢克 迪卢克暴烈无情的战斗方式与冷峻优雅的风度,我也相当欣赏。但如果五百年前的那场灾祸重现,如果他直面我曾亲眼所见之恶,那么,他还能坚持着一往无前的决心吗?对我来说,这也同样是一件令人好奇的事。
作为骑士,琴虽然资历尚浅,蒙德城的繁荣程度只增不减。即使是阅人无数的我,也无法不对她「永护蒙德」的执着信念表示敬佩。但与大部分背负过多之人不同,在重压之下,这位少女骑士似乎总能保持初授勋时的坚韧,是什么力量塑造了他的精神,支撑着她不被「磨损」呢?若有机会,我会去探究这个问题的答案...
七七 变为僵尸的七七,已经脱离了生死与时间的掌控。七七身上发生过什么,我并不知晓,但以如此形态存续下去,大概不是她的本意。该说是受天理捉弄,还是受命运折磨呢...?人们所说的寻常生命与普通幸福,果真如此不堪一击吗?
莫娜 莫娜的水占式占星术确实独一无二,没人能否定她作为占星术士的聪明才智,放眼蒙德,拥有同等才能、又同样一心探寻世界之理的研究者并不多。但年轻的求道者啊,想要穷尽世间繁多的真理和秘密,必须奉献自己的全部。名为莫娜的占星术士,真的能够承受那样的代价吗?
刻晴 人的历史终将由人来书写,即便没有神的护佑,璃月也会繁华依旧——这是刻晴的信条。这种「想要亲手掌握命运」的期冀,亦是我曾熟悉的事物...他能否贯彻自己的信念、能否守护这片古老的土地?在七星手中,璃月的未来又将走向何方?前路未明,但我会拭目以待。
可莉 蒙德人提起自己的家乡,总会自豪地称它为「风与蒲公英的自由之都」。或许正是被蒙德自由的氛围吸引,那位大名鼎鼎的冒险家艾莉丝,才会将自己的女儿可莉托付给西风骑士团,可莉因此拥有了不受约束的快乐童年。但雏鸟终有一日要离开鸟巢,希望这位小小的火花骑士,在未来也能一直这样无忧无虑、不受困扰地把脸上的笑容保持下去吧。
达达利亚 很少有人知道「公子」在成为「执行官」之前,是如何获得了这身武技,以及这种争斗不休、追逐战事的个性。他的师承是最危险的秘密,但这位年轻的战士自己却并不完全了解。而在成为愚人众的「执行官」以后,为「冰之女皇」而战,就成为了「公子」紧握武器的新理由。他是女皇投出的利刃,将至冬的威名带向四方。寒冰的风暴正吹向其余六国,提瓦特的天气,要变了。
钟离 璃月传统文化中有不少复杂的规矩,谓之「讲究」,即便是最古板的学者也不能保证自己完全了解,但往生堂的神秘客卿——钟离,谈起这些「讲究」却是如数家珍。历史悠久的「送仙典仪」独有一套冗长而繁锁的流程,许多细节已经失传。但这位钟离先生却能操办得滴水不漏,他看似年轻,却对许多古老传统了如指掌,他的过往,令人捉摸不透。

在璃月港山雨欲来,人心浮躁的那段时间里,作为「送仙典仪」的主持者,钟离始终从容不迫地推进着自己的准备工作。而在外部局势动荡之际,他也依旧每天品茶、听戏,十分镇定,真是个有趣的人。面对影响全璃月的变局,他究竟是事不关己,束手看戏。还是暗中另有行动、实际参与其中?这个问题,或许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得到回答...不过无妨,我有的是时间。

阿贝多 没有人能够否定阿贝多的才能,但他所掌握的知识...那知识的源流,曾经为一个极盛的国度引来覆灭之灾。关于阿贝多,人们只知道那个「白垩之子」的称号,以及他进入西风骑士团的契机,是大冒险家艾莉丝 的推荐。除此之外,这个凭空出现的少年就像一个纯粹的谜团,而世人对于他「学识」的本质也一无所知——但我知道,那是来自坎瑞亚的「黑土之术」。黑土与白垩、宇宙与底层,无垢之土创生原初之人...想必我没有看错,对其他危机,我可以袖手旁观,但若是阿贝多有任何异动,恐怕我就无法置身事外了。
甘雨 「璃月七星」世代更迭,千年时光匆匆流逝,甘雨陪伴璃月大地经历了诸多风雨。但他所在的璃月港——这座城市真的能成为「仙众」在「凡人」社会的安身之处吗?岩神摩拉克斯尚在时身为仙人的甘雨在人类的城市中尚有归属感,但在「送仙典仪」都已结束的今时今日,「非人之物」独处于人世间的孤独,会不会将甘雨彻底淹没...
数千年来,璃月一直流传着所谓「护法夜叉」的故事。岁月流逝,为万家灯火而战的他们身影逐渐稀薄。唯有魈仍在坚守与岩神的契约,继续履行他的职责,尽管这职责给他自己带来的只有无穷尽的孤寂...我知道仙人的心也会与我一样「磨损」,但我无法看破的魈未来。守护璃月的仙人是否会被无止境的战斗吞噬陷入彻底的迷茫...还是说,他终究能遇到一个人懂得他所有的付出,愿意为他照亮暗夜中的道路...
胡桃 往生堂操办的是葬礼这样肃穆的仪式,堂中人自然习惯与沉默寡言。然而当代堂主胡桃性格活泼,与肃穆二字一点边都沾不上。堂中老辈曾对这位鬼点子频出的堂主表达不满,但眼看堂中事务在她主理下竟然毫无纰漏,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看走了眼。生与死本就是无限循环的一体两面,生通向死,死又带来新生,又何须为死亡讳言。这一层,早慧的胡桃已经参透,看不破的只是某些老辈罢了。
罗莎莉亚 蒙德的夜晚安宁平和,但静谧的黑暗中,偶尔会有人瞥见一闪而过的寒光,这是那位严酷的修女在降下罪罚。为了守护一隅容身之所,身为纯洁化身的修女,她无所谓弄脏双手,成为染血的处刑人。因为看破了世界的冷酷,所以她再也无法闭上眼睛歌颂神明的庇佑。罗莎莉亚,蒙德城西风教会中最特别的修女,从来无需神明的救赎,她将救赎握在自己手中。
烟绯 生于璃月和平年代的烟绯,虽传承仙兽血脉却未与岩神缔结契约。不为仙家职责所困,奔行于璃月市井的她更能体会世间百态,理解人情冷暖。在她的手中,法典是契约,是工具,是必须遵循的常理,却唯独不是枷锁。她所追求的不逾规矩、随心所欲的快乐生活和她细细抄写、熟记于心的繁重法典也许终有一日会持平与秤盘两端吧。

注释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