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碧蓝航线:雪风

Yunshurenwu.png急缺人手!欢迎各路喜欢碧蓝航线的大佬萌新加入碧蓝航线 编辑组LOGO.png心智魔方研究所!编辑群:864957018 水友群:1046199508
欢迎关注微博:心智魔方研究所

亲〜爱〜的〜!嘿,我抱!……这样的迎接过于热情了?嘿嘿,因为是亲爱的,所以免不了有些激动嘛!——BLHX Qicon chaijun.png柴郡

【舰船新增】
【活动新增】
【皮肤新增】
【语音新增】
【其他新增】
碧蓝航线Logo HD.jp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碧蓝航线系列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
祝您在萌娘百科度过愉快的时光。

雪風様なのだ!!
69830968 p0 master1200.jpg
作者:外道 P站ID: 69830968
基础资料
本名 雪风(ゆきかぜ/Yukikaze)
别名 莲、莲大人、祥瑞、小雪风、雪亲王、雪风大人、亲女儿、丹阳
稀有度 超稀有
类型 驱逐
阵营  重樱帝国
萌点 口癖傲娇高飞车兽耳中长发萝莉白丝过膝袜绝对领域大蝴蝶结水手服
发色 银发
瞳色 橙瞳
声优 优木加奈
生日 3月24日
动工 1938年8月2日
下水 1939年3月24日
服役 1940年1月20日(旧日本帝国)
1947年7月6日(中华民国)
结局 1971年11月拆解
除籍 1947年7月6日(旧日本帝国)
1970年(中华民国)
亲属或相关人
姐姐:阳炎不知火黑潮亲潮、早潮、夏潮、初风
妹妹:天津风、时津风、浦风矶风滨风谷风野分、岚、萩风、舞风、秋云
同好:夕立
对手:时雨

异空同体:雪音克莉丝萨塔尼亚

相关文件

雪风ゆきかぜ/Yukikaze)是由蛮啾网络勇仕网络联合研发的移动设备游戏碧蓝航线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其原型为旧日本帝国海军的阳炎级驱逐舰八号舰“雪风”(雪風(駆逐艦))。

目录

历史原型

甲型驱逐舰

阳炎型驱逐舰是旧日本帝国海军(IJN)的一等驱逐舰。在命名舰“阳炎”被击沉后,海军内部的文件将“阳炎型驱逐舰”改名为“不知火型驱逐舰”。其后对该型号进行改良量产,并以其首舰名字“夕云”命名为“夕云型”。“阳炎型”与“夕云型”合称为甲型驱逐舰。目前游戏内实装的有:阳炎、不知火、黑潮、亲潮、野分、浦风、矶风、滨风、谷风。

阳炎型

日本海军在伦敦条约到期的1937年推动海军第三次补充计划,其中决定建造新型驱逐舰18艘。要求规格武装与吹雪型同等以上,速度与绩航距离比朝潮型好,舰政本部计算要满足全部要求估计需要排水量2700吨、全长120米、机关出力6万马力、速度35节,计划实品为阳炎型驱逐舰。

虽然补充计划预定生产18艘阳炎级,但是在新型战舰的预算以及吨位排挤效应下在此计划下仅编列了15艘预算(除了3艘阳炎级以外另外还删除了1艘伊一五型潜艇生产。)

除了1937年的生产计划外,1939年的第四次海军补充计划日本海军加造了4艘阳炎级,因此阳炎级最后生产了19艘,这批驱逐舰与之后改良版夕云级合计生产38艘,并在太平洋战争负担第一线各项任务;由于日军驱逐舰数量始终不足,因此这批新型舰出勤率高耗损也大,在战争结束后只剩下雪风一艘。

船体基本上以朝潮型为蓝本,经过第四舰队事件,设计时考虑到船体强度与轻量化。武装方面,加强了对鱼雷的防御,集海军各驱逐舰之大成。

夕云型

日本海军对阳炎级的航速不甚满意,决定生产13艘改良型,并命名为“夕云级”;后又在战前海军紧急舰艇补充计划中追加建造16艘。由于计划变更等因素最后实际建成19艘。

由于部分舰达不到阳炎型的最高35节速度,于是把船体延长,变更舰尾水下的形状,使全部舰皆能维持35节的速度。主炮由平射专用C型炮塔(仰角55度)变更为仰角75度的D型炮塔,但是在大仰角时欠缺连射能力,对空不是十分出色。

电子机器方面,当时海军主力为九三式听音机与九三式探信仪,后来装备三式探信仪,对潜能力不算出色。雷达方面,由于竣工时已是大战中,所大部分皆有搭载雷达设备。

原型舰简介

雪风是日本于二战前建造的甲型驱逐舰中的阳炎级的一艘,1938年8月开工,次年3月24日下水并被命名,40年1月20号竣工,后被配属到第二舰队第2水雷战队,是包括阳炎级、夕云级在内所有甲型驱逐舰中唯一幸存到二战结束的(由于经常投入激战区,令日本海军的驱逐舰损耗率极高)。该舰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好运气闻名日本联合舰队,是著名的联合舰队中的“两大祥瑞”之一“功勋舰”、“奇迹之幸运舰”(因为每次轮到雪风出击总是捞回一大批舰船被击沉的落水友军)。它参加了太平洋战役的几乎全部战役,自身从未受到严重损伤,阵亡不到10人。日本投降后被改名丹阳号,加入中华民国海军,编号DD-12。1966年11月16日退役,1971年拆毁。中华民国政府将舵轮及锚赠予日本,现置于江田岛的海上自卫队术科学校与教育参考馆展示。雪风号还留有车叶两只,分别放置在台湾三军大学(现改置于成功岭军史公园)和海军官校,舰钟一座放置在海军官校史绩馆。

舰船数据
  • 标准排水量:2,033吨
  • 满载排水量:2,400吨
  • 全长:118.5米
  • 全宽:10.8米
  • 吃水:3.8米
  • 锅炉:吕号舰本式重油锅炉3座
  • 动力:舰本式蒸汽涡轮主机2座2轴
  • 功率:52000匹
  • 最高速度:35.5节
  • 续航距离:5000浬(18节)
  • 乘员:239人
  • 武器装备:
    • 3座五十倍径三年式127mm双联装舰炮炮塔C/D型,1944年改装时撤除二号炮塔,仅余2座
    • 10门九六式25mm口径单装机关炮
    • 2座九六式25mm口径双联装机关炮,1943年改装时撤除1座,剩余1座
    • 2座九六式25mm口径三联装机关炮,1944年8月改装时增添至4座
    • 4挺九三式13mm口径单装机枪
    • 2座九二式4联装鱼雷发射管
    • 深水炸弹18-36枚
 
历史上的雪风号(摄于1939年)

“祥瑞”舰船历史阵亡名单

“雪风”是一种“带着雪的强风”(俗名“大烟炮”、“白毛风”,是天气冷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的天气)。阳炎级驱逐舰的名称都是气象水文现象的名称。“雪风”之名在日本由来已久,平安时代的文集《蜻蛉日记》中就有“雪风锐兮,终日不歇”的词句。

1939年3月24日,一艘看似平凡的阳炎级驱逐舰沿着滑道渐渐进入水里,她被命名为“雪风”。战时的首任舰长飞田健二郎于1941年中上任。他在战后与舰上退伍的老兵相聚时回忆:“当时‘雪风’下水时,我和舣装员长田口正一都听到背后有人说‘这是不沉的幸运舰啊……’但当我回过头时,背后却没有人。也许这就是神明的指示吧。”

1941年12月12日,雪风初次参战,并在菲律宾进行登陆支援。12月24日参与拉莫湾的登陆支援,但被陆基P-40战斗机的机枪扫射而令油缸受损,仅有6名人员受轻伤。

12月27日,于棉兰老岛的达沃接受工作舰明石的维修。工程进行期间,重巡洋舰妙高因B-17轰炸机空袭而受损,而雪风在飞田舰长的指挥下成功躲避该次轰炸。由于飞田舰长突然命令雪风驶离某个位置后,过了一会儿回头一看恰巧飞机炸弹就落到那个位置,这次神级预判使水兵们,乃至整个IJN开始传言:“飞田舰长当时受到了神明的启示。”

1942年2月底至3月初,参与了泗水海战(苏拉巴亚海战),救助了40余名落水的英国、爪哇水兵,并将他们送回了盟军的医疗船。于3月2日疑似击伤了一艘潜艇。1942年4月到珊瑚海海战后的一段时间内在本土进行训练。而由于IJN糟糕的情报技术,飞田舰长和水兵们上岸时都听到普通民众把中途岛作战计划传得沸沸扬扬,并直接询问舰长中途岛的位置,以至于他回到船上时面色极其凝重。水兵们不以为然,但飞田劝诫水兵们不要太掉以轻心。

1942年6月4日,带着高度紧张和不安,雪风参与中途岛海战,当时为近藤信竹中将所指挥的第二舰队攻略部队的一员。结果,就在前往中途岛路上,水兵们上午从通信频道中先听到了旗舰改为“长良”的消息,下午听到了作为主力的南云机动部队在海战中已经损失了全部4艘主力航空母舰赤城加贺苍龙飞龙的消息。雪风见证了正在燃烧赤城号残骸,把一大票水兵捞上船,随行返回本土。雪风在休整训练期间迎来了战时的第二任舰长菅间良吉。直到直接参与圣克鲁斯海战期间,雪风在菅间舰长的带领下训练救助落水飞行员。

10月26日,雪风参与南太平洋海战,作为旗舰航空母舰翔鹤的护卫舰,结果翔鹤中弹;后改为航空母舰瑞鹤的护卫舰并与美军军机交战,协助救助了部分落水飞行员。虽然大本营宣称击沉了空袭东京的大黄蜂号航母且己方没有舰船沉没,但是此次战斗联合舰队失去了148名飞行员,包括2名俯冲轰炸机指挥官、3名鱼雷轰炸机中队指挥官和另外18名战斗机或其他组别的首长。参战的49%的日本鱼雷轰炸机、39%的俯冲轰炸机和20%的战斗机飞行员战死。精锐海军航空兵的损失远大于之前的珊瑚海战役和中途岛战役。没有损坏的瑞鹤和飞鹰也由于缺乏训练有素的机组人员而被迫返回日本。因此,这场战斗由于陆军未能占领亨德森机场成为了一场毫无意义的战术惨胜。

11月12日,在第3次所罗门海战(瓜达尔卡纳尔海战)中雪风与其他13艘驱逐舰以及轻巡洋舰“长良”号护卫“比睿”号“雾岛”号战列舰。此役,日军沉驱逐舰2艘(夕立),伤巡洋舰1艘、驱逐舰3艘,作为雪风的主要护卫对象,“比睿”号也遭受重创,次日于拖带中遭美机攻击再次中弹,全员弃舰后接受雷击处分被自己人凿沉(雪风:我干的)。雪风救助了位于比睿的参谋团和其他幸存者,还升起了中将旗,那面过大的旗帜直接招致了天亮后亨德森机场的航空兵力猛烈空袭。雪风屡次在舰长指挥下大规模机动躲避航弹轰炸,仅遭到了近失弹冲击,在雨云的掩护下逃出生天。期间,参谋们看着驱逐舰被炸起、落下,航弹炸出的大片水花溅入舱室里和密集的轰炸而大惊失色。执勤的水兵们因此忍俊不禁,被舰长用眼神制止。“得罪了上司还是很难办的。”菅间后来回忆说。“雪风”在此次十分混乱的海战中仅有1人阵亡,未被敌军击中一下,却被队友误射了几下。雪风:...(>﹏<)。

随着第二次夜战以雾岛被击沉失败,海军彻底失去了瓜岛海域的制海权。瓜岛战役一边倒的失败,雪风参与了运送岛上1.08万已经饿的不成人形的陆军回国的任务,期间没有遭到美军的察觉,最终于1943年2月完成了撤离任务,得到美军高度评价。

1943年3月1日,“雪风”号作为新几内亚输送部队的护航舰进入俾斯麦海,结果招致美军空袭,最大规模有超过100多架美机参加。美军运用了“跳弹轰炸”技术,其利用航弹在海面上水平跳跃以命中敌舰水线,造成巨大的杀伤。运输舰队遭到严重损失。连续数日的空袭使日军损失驱逐舰“白雪”、“朝潮”、“时津风”、“荒潮和运输舰8艘,人员伤亡巨大,但是“雪风”号和她搭载的1个步兵大队没有受到任何损失,还打捞起了一堆落水队友。7月12日,科隆班加拉岛夜战,雪风隶属轻巡洋舰神通为旗舰的第二水雷战队,旗舰神通被击沉,全舰仅有21人得以生还。神通为了掩护驱逐舰雷击而打开了探照灯吸引火力,才给了驱逐舰一次雷击和再装填的时间。本来一艘已经要命中雪风的鱼雷因为定深太深,直接穿过雪风船体下而给“神通”致命一击。但剩余驱逐舰的31发鱼雷打乱了美军阵型,导致1艘驱逐舰被击沉、2艘驱逐舰相撞大破、3艘(名为轻巡实为)重巡大破。这场战斗是IJN难得的一场战术胜利。“雪风”号依旧安然无恙,还成功运送了1200名陆军士兵登陆。

1944年,随着日本彻底失去太平洋战争战略主动权,雪风从原来参与运输作战被投入到了一线作战。雪风也迎来了对于她在猛烈战场中得以生还最为重要的舰长————寺内正道。

1944年6月19日,马里亚纳大海战(二战最大规模的舰载航空兵对决和猎火鸡),日军翔鹤、大凤、飞鹰三艘航母、2艘油轮被击沉并损失600余架飞机,其他4艘航母隼鹰龙凤千代田、瑞鹤,以及重巡高雄摩耶也均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而“雪风”号本来是要上一线的,却因为海上浮标被冲走,航海长因为极度疲惫,未能看到暗礁而触礁,导致轮机故障航速减半。“舰长并没有责怪我”,航海长在战后回忆道,“只说了‘这是我的问题’。”因此,她被改派加入第二补给部队,护航两艘归国油船。寺内舰长和很多舰员一开始都以为凭借小泽的“钟摆轰炸”战术,一定可以对美军造成严重打击。都说了没事不要毒奶。然而,舰员们在电台中听到了大凤号因油气泄漏殉爆的消息。6月20日晚,在舰队撤离马里亚纳途中,遭遇美军空袭。值得一提的是寺内舰长首创的对空战法:先使用探照灯照射敌机,使得飞行员感到眩目,被迫拉起飞机,而高射火力乘机攻击之。对于IJN舰船贫弱的防空火力而言,此法还算奏效,取得了击落3架美军机的战果,成为了IJN在这次战役的唯一亮点。但并不能完全击退空袭,两艘油轮被击沉。

随着IJN丧失了最后的航空兵力和马里亚纳被美军占领,IJN提出了“捷一号”作战,意图消灭登陆菲律宾的美军。1944年10月20~26日,参与了莱特湾大海战,这也是人类史上规模最大的海战。在六天之内,日军与盟军投入船舰总吨位超过两百万吨,有约35艘航空母舰、21艘战列舰(主力舰)、170艘驱逐舰与近2,000架军用飞机参与了战斗。雪风号参加了护航栗田舰队,在锡布延海战中未受到任何损伤。此役处于绝对劣势的日军被击沉了3艘战列舰“武藏”(锡布延海战)、“山城”、“扶桑(苏里高海战),4艘航母“瑞鹤”、“瑞凤”、“千岁”、“千代田”(恩加尼奥角海战),和6艘重巡洋舰(爱宕、摩耶、鸟海铃谷、筑摩、最上),倒霉的还有轻巡洋舰能代和若干驱逐舰(包括野分),而雪风是栗田健男的中央舰队中唯一没有受到损伤的舰船。雪风在锡布延海时位于舰队的第二防御圈里,为金刚等重型战舰护航,自身没有受到损伤。

雪风参与了持续约3小时的萨马岛海战,刚开始只是参加了防空作战,后来协助攻击了“塔菲三号”的护航驱逐舰。值得一提的是在塔菲三号英勇的奋战后,雪风号缓缓驶过正在沉没的约翰斯顿号驱逐舰。在补刀打沉驱逐舰舰体之后,寺内正道亲自在甲板上向漂浮在水中的美军水兵敬礼,并喝止舰员准备向他们开枪的行为,同时投放食物和救生艇等。水中的埃文斯舰长虽然此时已经很虚弱,但也含泪回礼,可惜没能挺到救援。之后中央舰队决定撤离莱特湾的消息传遍了整个舰队,让雪风的很多水兵极为愤怒。根据当时舰上水兵的回忆,“舰长气到八字胡都翘起来了,吼声在舰桥外都听得到。”他本想抗命继续追击,但几经斟酌后还是决定遵循司令部命令。

在萨马岛海战,雪风再次发挥了“祥瑞”的本领。雪风去救援“铃谷”,结果“铃谷”的氧气鱼雷被近失弹诱爆,引发了多处弹药库殉爆,失去动力沉没,而捞人的活交给其他驱逐舰干了。铃谷:“为什么……”雪风:“这么能炸吗?”此战中雪风曾被派去救援“筑摩”,但临时改派“野分”去营救,然后“野分”就在当晚撤离时遇到了美舰战斗群(被鸭滑打成筛子)......野分:“雪风,你说这该怪你吗?”雪风:“???”

随着莱特湾海战失败,“雪风”号被调去担当第3战队的护卫舰,以护航舰队回到本土。11月21日,随第3舰队途经台湾海峡的时候,雪风所护卫的“金刚”战列舰被美军“海狮”号潜艇击沉,一起被击沉的还有同级的“浦风”号驱逐舰,而“雪风”继续安然无恙,捞起了部分幸存的水兵。11月29日,雪风护航号称“最大航空母舰”、由大和级3号舰船体改装的“信浓”号处女航。结果航行还没结束也就17个小时后就又被美国“射水鱼”号潜艇以4发鱼雷干掉了。2500多名舰员只有不到1100人幸存。寺内看着“雪风”号甲板上捞救起来的垂头丧气的“信浓”号的舰员时,不禁发出了“成习惯了啊,都是这样的光景……这种风啊,都是在救助其他舰的人的时候吹……”的无奈牢骚。的确,自开战以来,“雪风”号干得最多的事情不是对敌作战而是捞自己人。雪风:“怪我咯?”,射水鱼:“这锅我背了!”于是雪风带着坐满甲板上的“信浓”号船员,安全返航。在信浓出航之时,雪风等驱逐舰的三位舰长都曾提出了在近岸水域进行昼间航行以防潜艇偷袭的意见,然而手握决定权的信浓舰长阿部大佐最终因害怕白天被舰载机偷袭而选择了在夜间的公海上航行。[1]当他与舰同沉时他不知道会不会后悔

自1944年,IJN里的人经常打赌,想看看“雪风”和“时雨”两艘祥瑞舰谁能撑到最后。1945年1月24日,时雨在哥打巴鲁外海被美军潜艇击沉。

1945年1月至3月底,“雪风”号停泊于吴,遭遇了美军多次特大空袭。其所属的第2水雷战队的一个参谋在这里看到了令他很是吃惊的事情,该舰在历次空袭中打出了将近一万五千发高射炮弹,却没有因为空袭而受到一点损伤。除了其泊位偏僻外,灵活的闪避也是未受损伤的重要因素。

1945年4月1日,美军登陆冲绳岛,直接打进日本的家门口。日本海军集结试图残存力量,在没有航空兵护航、不带返航用油的情况下,发动自杀式摆烂送人头的“菊水作战”。雪风被编入第2舰队,作为舰队的旗舰、大日本帝国海军的骄傲——大和号战列舰的护卫舰。这次计划一开始就遭到了舰队上下几乎全员反对。作战前,寺内正道舰长严重反对高层送人送船白给、自己苟防空洞的行为,他甚至被嘲笑到差点引发雪风船员哗变。而雪风的舰员甚至发现由于日本油尽灯枯,其装载的燃油竟然还掺入了豆油,直接导致了主机功率的下降。“又不是鸽子,吃豆油能飞吗?”这就是轮机长等人最直接的抱怨。4月5日准备出击前,舰长对所有舰员表示“一切如常就好”,并打开粮仓与舰员们饮酒狂欢。晚饭后,一位被强征入伍的舰员经过舰长室,被沉思的舰长问到是否做好出击准备时,仓促回答后就离开了。寺内在战后回忆,“当时我应该和他多说一些话的。”

4月6日至7日,舰队踏上了不归路。单靠效率极低的高射炮来面对将近400架美军舰载机,后面的事不用想也知道……菊水作战使联合舰队几乎全军覆没,巡洋舰矢矧,驱逐舰滨风矶风、朝霜、均被击沉或重创后自沉,超过3700名水兵战死。大和在2小时内被7枚航空炸弹命中、左舷被9枚鱼雷命中,于当天下午14:23分翻转爆沉。雪风的舰员们目睹了世界上最大战列舰的沉没和那2千米高的蘑菇云。在司令部决定作战中止前,雪风力排众议已经开始打捞幸存者,至当天16:30前已经救起210名大和的幸存者和其他各舰约300人。寺内战后表示,“(当天)简直就是佛灭之日。因为愚蠢的政治决断,大批青年就这么白白牺牲了。”

战斗中,美军只损失了10架飞机和12名飞行员就消灭了大和。而来自空中的猛烈打击没有一次正确命中雪风,整场战斗下来仅受因机枪扫射和近失弹带来的轻伤,3人阵亡15人负伤[2]寺内舰长在作战中直接把头伸出舰桥,像开坦克一样让雪风躲避轰炸。菊水作战结束后,某士兵发现雪风的粮仓中居然有一颗未爆的美军炸弹。这颗炸弹一旦爆炸便可能将雪风船底炸穿而直接沉没,但幸好它是颗哑弹!而且,在大和号被攻击期间,有一发鱼雷实际上命中了雪风,但是因为雪风吃水浅(仅3米左右;为了单舷攻击大和水下装甲,定深为6米),鱼雷从船体下而没有造成伤害!@神通

根据舰员回忆,雪风在太平洋战争初期,有一位炮手因为炮术出众,被特调到了大和号上当炮长;好在他在最终战斗前被调离了。而另一位舰员被调到了轮机部;在菊水作战之后,舰员们并没有在那270名幸存者中看到他。毕竟,他们都知道,想从已经严重倾斜的轮机舱逃生是几乎不可能的。

和往常一样,雪风捞起了很多幸存的水兵,返回本土。5月底,雪风迎来了战时的最后一任舰长古要桂次。他思维灵活,平常带领舰员们捕鱼、爬山,使雪风的舰员们在战争末期的压抑氛围中得以放松身心。在海上力量全军覆灭、残余舰船趴窝港口的情况下,古要不让大批舰员待在船上发闷,而允许每天一半人上岸劳作、爬山等,这些也算给舰员们带来了为数不多的欢笑。

日本海军已名存实亡,剩余的战舰躲在各处军港中苟延残喘。雪风先后在舞鹤、宫津湾及吴港转场,经历了合计15000架次敌机的数十次大规模空袭却仅中航弹一枚,而且又是哑弹!但是哪怕运气再强,轰炸也仍然无可避免地到来。7月,舞鹤港被美军的水雷封锁。7月30日美军的空袭中,潜水母舰“长鲸”被击中舰桥,雪风为了躲避炸弹不慎撞上水雷,但雪风诅咒再次应验,水雷引信失灵了!而旁边的驱逐舰初霜同样撞上了水雷,严重受损,被迫抢滩搁浅。初霜:“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我也是幸运舰……一定是运气都被雪风吸走了。”雪风:“????”但是,雪风能躲过水雷、鱼雷和航弹,躲不过舰载机机枪和机炮对露天站位的攻击,因此造成了舰历中记载过的最为严重的伤亡,2人阵亡,20余人负伤。

8月15日,雪风的舰员们平静地接受了投降,就地复员。8月18日,日本宣布投降以后,“雪风”护送潜水母舰“长鲸”回到舞鹤港时,意外触发一颗水雷,但是水雷在船完全通过后才爆炸,因此又一次幸免于难。

太平洋战争开战时的82艘各型驱逐舰,到日本投降的时候就只有雪风、潮、还在水面之上了。“雪风”号被大多数退役的旧日本海军军人们称为“奇迹之幸运舰”、“不死鸟”,因为从苏腊巴亚(Surabaya,泗水)海战到中途岛海战、圣克鲁斯群岛海战、瓜达尔卡纳尔岛海战、俾斯麦海海战、科隆班加拉岛夜战、菲律宾海海战、锡布延海海战、萨马岛海战、菊水特攻等太平洋战场上的主要战斗,都有她的身影。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下,她却没有受到什么大的损伤一直到二战结束,总航程约12万4800英里(约17万公里)。她在每次战斗中弹不是哑弹,就是近失弹,倒霉的总是僚舰,舰员损失也很小,战死者不到10人,失踪2人,开战以来的历任舰长均得以善终,活到了七十年代。相比于“逢战必破”而躲过严重损伤的“响”号和开战必摸鱼或救人的“潮”号,雪风是凭借优秀的舰员素质、舰内平等和谐的氛围、救人积下的阴德以及运气,成为了IJN中极少数在一线从头打到尾而几乎无伤的驱逐舰。

战争结束后,“雪风”号拆除了武器装备作为复员运输舰担任运送海外的日军回国的任务,到1946年12月28日完成第15批复员运输为止,“雪风”号共运送了超过1万3千日军回国,这其中还包括日后成为知名漫画家的水木茂,他曾画过一部名为《驱逐舰魂》的作品,作品内的”旋风号”的真实原型即为寺内舰长时代的“雪风”号。在遣返任务中“雪风”号的表现一直不错,到了1947年5月的时候,被盟军表彰为日本残存舰艇中“最优秀舰(BestShip)”。大部分舰员都回到了各自的家乡,恢复平静生活,时不时和其他过去的战友们相聚。

战后的雪风

1947年,雪风号作为战后赔偿被美国抽到,然而因为考虑到当时的中国几乎没海军和美国海军船只严重过剩,转交给国民党政府。这也是某种幸运的体现,如果被美国领走,估计就可以去陪欧根、小加加、长门、彭萨科拉看蘑菇型烟花了照人造太阳;或者像企业之类的船只进锅炉,回炉重造。

1947年7月3日,雪风号在长浦港出发驶向上海。7月6日,正式移交给中华民国。交接仪式在上海的码头上进行,根据日方记载,舰内整洁如新,检查该舰的英美军官赞不绝口,声称“我们没见过如此整洁的军舰!”所以被称为“保住了日本最后的颜面”。雪风加入国军海军第二天,刘邓大军成功挺进大别山,开启了解放军转入战略反攻的序幕。

1948年5月1日,雪风号改名丹阳号。

1954年6月23日,丹阳号和泰康号受命在巴士海峡(公海)劫持苏联货船图阿普斯号。追逐期间丹阳号和泰康号向图阿普斯号开火,但无一发命中。由于苏联船员拒绝配合,“国军”决定用丹阳号把图阿普斯号拖回台湾。然而拖索很快就断了,最后还是龟速开回去的[3]

1966年,丹阳号退役除籍,停留海军官校小港码头做练习舰用。“丹阳”号除役时由退役官兵们组成的日本民间组织“雪风会”曾表达强烈意愿希望能买回做纪念舰,但被台湾方面拒绝。

1969年夏季,丹阳号遭遇台风,舰体触礁破洞,因超过原定于20年的使用寿命无法修复。9月,蒋中正同志遭遇车祸,身体抱恙。

1971年11月,丹阳号被决定拆解。10月,台湾被丢出联合国。

1971年12月8日,丹阳号解体。X你KMT 蒋校长身体恶化,一病不起。

1971年12月末,雪风的锚与舵轮被送回日本,部分原先在雪风号服役过的退役官兵参与了“赠送”仪式。战时的四位舰长在此之后相聚,回忆过去的时光。现放置在江田岛的海上自卫队术科学校与教育参考馆。1972年日本爆发金融危机,田中角荣下台。

雪风号还留有车叶两只,分别放置在台湾三军大学(现改置于成功岭军史公园)和海军官校;舰钟一座,放置在海军官校史绩馆。

2018年雪风实装。同年碧蓝航线被央视点名批评,b站上市后股票大跌。其实是先点名的后实装的

一代“雪风”的故事就此结束。

1955年,海自将本土建造的春风级护卫舰二号舰命名为“雪风”,一直服役到1985年。2001年11月至2002年初,因严重的海水盐锈蚀而被拆解。二代“雪风”的故事也结束了。

祥瑞舰“雪风”的故事到此终于结束,她或许是幸运的,直到今天她的经历依然在网络上被人津津乐道。她或许又是不幸的,并不能作为一条和平时期守护国家、守卫和平的军舰,而是被卷入了疯狂时代的惊涛骇浪之中。

奇迹的驱逐舰-雪风

奇迹的驱逐舰,还是没能胜过岁月大敌,她作为军舰,直到最后一刻都在履行她的职责——保护自己珍视的东西,为苦难的大海带来希望
如果你不相信玄学的话,那么在名为雪风的传奇背后剩下的只是一条被卷入时代的狂风骤雨,奋力与惊涛巨浪搏斗的小舟。”
——碧蓝航线wiki

光鲜奇迹背后的阴影

因为雪风在太平洋战争的“祥瑞”本事实在是太为出名,在当下,人们可以在茶余饭后谈论雪风的“功绩”;而在那时,几乎没有人关心雪风怎么能从恶战中幸存下来,而不是像“响”一样不去打恶仗苟活的原因。

雪风能参加大多数中大型失败战役并得以幸存,其主要因素有三:舰员素质高、经验积累和积阴德的运气。运气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雪风结实地吃了航空炸弹或者火箭弹却没有爆炸,就是个例子。雪风的运气的确是很好的,甚至可以说是强运,但单纯依靠运气早晚还是会还的,这个时候其他方面的意义,特别是实力的意义就会更大,毕竟运气也算是由实力带来的。运气不会凭空产生,作战也不能单纯靠运气。

雪风能有这样的成绩,首先是人员训练有素,自从伊集院五郎提出了「月月火水木金金」这个口号之后,联合舰队的训练强度就比较大,雪风的名气不是在开战以后才出来的,战前驱逐舰雪风的各项技能水平在联合舰队里就赫赫有名,数一数二的。雪风舰员在1941年的划船比赛获得了第1、第3、第5的优异成绩。1941年6月-1945年5月雪风的三任舰长飞田健二郎、菅间良吉、寺内正道本身就是较为优秀的驱逐舰舰长,操舰水平很高。舰长就靠靠码头的功夫吃饭,技术差的舰长半天靠不上去,急得全舰上下火星乱冒;而雪风每次都是首先停船靠岸一次过。一次第三战队司令官小泽治三郎中将听说雪风很牛,到他们舰上来视察,一路上看飞田舰长一边漂亮地操作着舵轮,一边清晰地发出各种指令,全舰上下有条不紊地在运作,把小泽治三郎看得赞不绝口,最后雪风准绝地靠上了码头。而且他们对于部下的能力要求也比较高,寺内正道自己也说过「雪风は沈まぬ,なぜなら俺が舰长をしているからだ」(雪风是不会沉的,因为我是舰长)。

雪风船员的能力有多强,看看冬月号上的士官关于应急处理训练的证言就清楚了:“每次训练,雪风都能以最快的速度精确地完成任务。”雪风有一位炮手因为炮术过于精湛,还被特调到大和号当了一段时间的炮长。这对于当时的舰员是极高的荣耀。考虑到当时舰队贫弱的防空,躲避航弹的直接冲击、近失弹和鱼雷更是舰长本事的试金石。单靠速度躲开舰载机不能说没有用,只能说没法完全保证安全。例如,岛风航速确实很快,突破了40节,但仍然被美军海航舰载机机枪和机炮扫射而瘫痪爆沉;而雪风极少的阵亡也只是因为机枪的扫射而已。躲避更加致命的炸弹和鱼雷更需要舰员们的配合;如舰长们基本都能目视观测轰炸角度和鱼雷航向,舰员们也熟悉舰长的指令。因此,除了极少数因无法躲避的机枪、机炮扫射导致的伤亡外,雪风基本没受到重大伤亡,主要结构也未受到严重损伤(机枪威力一般有限)。

另一方面,对于被经常投入大战的驱逐舰来说,经验的积累对于后续的战斗方式有很重要的提升作用——也即正反馈提升。一旦出现伤亡,新兵将填充进空缺位置。这种少伤亡有助于人事任命和舰员水平的稳定——都是熟悉的人,舰长和有关的部门长配合起来汇更加方便。雪风因为战斗减员少,很少有船员变动,需要晋升的时候也没有晋升,这样对于船员熟悉舰船,熟悉其他船员,熟悉自己的工作和职责都有好处,比如之前提到的舵手和观察员,还有如炮手这样的职位,仗打多了会有经验,活下去的概率也会更大。因此雪风甚至多次从敌军的飞机群集火和舰炮集火(驱逐舰较少会遭受那种规模的集火)中以高超的闪避技术幸存(毕竟雪风舰长手持三角尺用肉眼就能预判和闪避轰炸机的攻击),从友舰的视角上看“雪风犹如仙人掌上的一只小虫,穿梭在由比雪风还高大的无数爆炸水花组成的‘刺丛’中,有几发爆炸看起来就像已经打在雪风号上并将其吞没一样。”

正是因为得以从大战中幸存,雪风也经常被拿来调试性能更加的新设备。基本新东西就会在雪风上装备,比如联合舰队一直很缺少的雷达和声呐,雪风在1943年7月就已经装上,到1944年美国海军开始收割的时候,雪风比其他同级舰船有接近半年的时间来使用和熟悉这些先进设备(当时日本的对空用13型和对水面用22型电探还比较落后,看回波是看示波器,不太直观),没有这些设备的雪风有,有这些设备的雪风用的更好,比起其他军舰的仓促应战,雪风显然是有备而来。

这种差距还延续在了后期的油料使用上,后期因为日本海军运输能力被严重打击,联合舰队的燃油一直是个大问题,在护送信浓的时候就只有三艘驱逐舰护航,雪风一方面是因为供应相对充足,一方面是使用的比较得当,老司机都会节约用油,除了实在需要,航速绝不超过22节,雪风在任何时候都没有断过燃料,莱特湾海战以后许多驱逐舰都断了油,不得不在海上冒着巨大风险停下来从巡洋舰的油箱里抽油,就雪风没事,这样被攻击的风险又少了一点,不少驱逐舰被击中是在战斗的后半段,因为油料没了,规避动作做不出来或者做得不准确。当然,如果和比雪风更大的低速战舰(比如战列舰)比起来,雪风自然有体较小、航速快的优势,而驱逐舰通常也并非主要打击目标[4],在面对同级战舰的时候雪风有更为熟练、素质更高的船员和舰长,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存活下来的概率会逐渐加大;不能被控制的因素始终是不太可靠的,所以对于这两百来人来说,还是尽可能的去追求依靠自己的力量能改变的东西更可靠。

另外后期联合舰队军舰损失速度这么快其实是有很多原因的,美国海军和海航的强大是一部分,其次就是联合舰队的航空兵,飞机,空母损失都太大,而日本当时虽然东南亚原材料产地占领了不少,但因为运输船大部分被击沉也难以补充,飞行员数量有限也难以恢复,没有飞机护航的舰队到现在都是很容易被当成空军的经验升级包的,而美国在中途岛海战后海军海航兵力逐渐泡沫化,日本这个时候又走回了以前的舰队决战老路,虽然后期意识到但晚了,同时因为与舰同沉、舰船沉没援救和逃生不及时导致大批舰员“被迫”随舰沉没,有经验的舰长和船员后期越发稀少,素人来操舰的存活率和经验丰富的船员肯定是有差别的。其他的问题还可以从海军的损管能力,对先进技术的掌握等问题上相互比较,如先进设备、火控系统、舵机功率等。

最后一方面,雪风的舰员们相比同期大多数军舰,是极其有严格道德底线的一艘船。雪风这条奇舰上有一个重要特点:氛围极其人性化。几乎像一家人,等级观念异常淡薄,而且不像IJN其他舰上老兵常常以各种理由“教育”殴打新兵(这种虐待在等级观念森严的大舰上最为严重。大舰和炮灰小舰几乎是2个世界);雪风甚至还在救助敌兵生命上也极为积极,比如在泗水海战带头救助英军落水士兵。当时“雪风”与“初风”为一组,救助了“伊莱克特拉”(HMS Electra H27)号驱逐舰的一些英军船员(和似乎还有一些荷兰舰的船员,由荷兰人和爪哇人组成),并送至停泊于马辰(Banjarmasin)的盟军的医院船上。(被日军救起,要是没被送回盟军的话,那就绝对不是幸运的事。日军存在极端严重的虐待战俘现象,例如美国总统老布什同队的4名战友被俘后被残杀,仅老布什一人幸存。筑摩和利根在1944年破交战中残杀了数十名盟军战俘。当然像雪风这样援救落水美军的军舰也有,如雷、电、藤波等,但并不能遮盖日海军的罪行。)

又例如萨马海海战那次,美国驱逐舰为了保护护航航母,对庞大的栗田舰队发动几乎必定有去无回的英勇冲锋。雪风号等驱逐舰跑得快,在眼看就要追上并击破美帝护航航母(他们以为是正航),结果栗田怕美军飞机持续攻击,宣布撤退,气得雪风舰长几乎要抗命追击,但被强令叫回来。然后撤回来时却放过了美军落水士兵,并没有开枪补刀,只是击沉了约翰斯顿号的舰体。舰长亲自走出舰桥、向落水的美军水兵敬礼,喝止了要补刀的舰员,并下令投放食物和救生艇。幸存的美军舰员提及雪风时,一改对日军的蔑称而称呼为“japanese ship”,表现了互相尊重。

此后,雪风的乘员并没有像其他水兵一样写遗书和收集遗发,船身上也没有跟随同行舰艇的脚步悬挂特攻的象征——菊水纹章。最终出征队伍只有4艘驱逐舰生还:其中冬月、凉月重伤无法修复,初霜轻伤,雪风无伤。之前瓜岛最后一次陆军大撤退的时候,为了救瓜岛上丛林里已经饿得全身长蛆的陆军,雪风舰长菅间中佐主动在会议上打破僵局说“我们驱逐舰们去救”(已经救几次了),几个驱逐舰长们也表示赞同,带头冲锋最终整场K号作战冒死在夜间从美军眼皮底下救回了上万名已经饿成几乎骨架、全身伤口长蛆化脓的士兵。这次撤退战却是日本在太平洋战争中战术最漂亮、最团结默契的一次作战,连美军都夸这是一次奇迹的魔术,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坦言:“真是一场让人佩服的出色表演!”另一边:“倒霉的陆军马鹿我来救你们了!”“可恶的海军马鹿,真是感谢!”

奇迹幸存的背后也有自己的泪水。雪风作战英勇,技术精湛,并以自己实际战例为IJN开创过一些新战法。整场太平洋战争中雪风几乎一直冲在第一线从头打到尾,但无奈自己命太硬、外挂太猛,队友命都不够硬都死光了。同小队长期共同作战的驱逐舰们依次沉没,许多沉没在雪风面前。例如在菊水特攻中,接收救助矶风全部舰员后亲自击沉的长年陪伴的矶风,就令雪风舰员们满面愁容,默然不语。战争越后期,雪风名声越响,大部分日本人是把雪风当幸运神的,甚至有崇拜者友军上岸时特地来握握雪风号舰员的手想沾点福气,其他的船上也逐渐流行起了「转嫁雪风之强运」的说法,于是出现了打算潜入舰内蹭点油漆回去当护身符的士兵。自说自话扒雪风裙子漆皮的行为也令船员们头疼不已。也有少数大概因嫉妒而说雪风坏话的,如第十七驱逐队,因为之前雪风“克死”了整个十六驱的其他舰船,她被额外增补进去,招致了部分水兵的反对。虽然1944年底雪风确实把十七驱也灭队了……但你们不确定是实力问题吗?:(

游戏数据

阳炎级驱逐舰八番舰 雪风 (莲) IJN Yukikaze
初始星级:★★★☆☆☆
阵营:  重樱帝国 类型:驱逐 CV:优木加奈
人设:Saru(猴妈) 微博pixiv
性能
 耐久 359→2226  装甲类型 轻型
 装填 82→223  炮击 13→68
 雷击 101→526  机动 71→241
 防空 30→161  航空 0
 命中  反潜 52→210
 幸运 93  消耗 3→10
装备效率 初始装备 装备类型
70%→75% 127mm连装炮T1 驱逐主炮
130%→155% 四联装610mm鱼雷T1 水面舰艇鱼雷
70%→75% - 防空炮
技能
 
吴港之雪风
在队伍中(存活)时降低主力舰队受到伤害8.0%。当主力舰队成员耐久低于20%时,回复其耐久的10.0%,每场战斗仅能触发一次。
 
不沉的幸运舰
受到伤害时有25.0%的概率将伤害降低为1。
 
专属弹幕-雪风I(II)
主炮每进行15(10)次攻击,触发专属弹幕-雪风I(II)
(3波高爆扇型弹幕和四枚平行雷)
合成提供 退役提供
炮击4 雷击33 装填15  12 10
获得方式
掉落 建造获取
建造 27:00
作战性能
雷击
航空
耐久
防空
炮击
机动
 
 
 
 
 
 
立绘
 
誓约
 
秋千上的莲大人
 
冬之雪风
 
Q版立绘:

    

游戏相关

 
‌外部图片
雪风的2Dlive

立绘原设定

在游戏开服初期,就有玩家通过黑科技解包游戏文件发现了还未实装的雪风立绘,证据便是鱼雷上写着雪风的日文片假名“ゆきかぜ”。可以看到雪风的最初版本与现在有很大区别(如机械兽耳换成了生物兽耳黑丝换成了白丝),不过不变的是瞳色(橙)和发色(白)。据传是由于人设修改造成的画师改稿。

雪风初版立绘

 

台词解释

技能1——吴之雪风(莲)

太平洋战争的中盘,开战前制造的新锐驱逐舰已经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但在其中,依旧有两艘驱逐舰参与了激烈的战斗后近乎毫发无伤,一艘是隶属于佐世保镇守府的时雨,另一艘就是属于吴镇守府的雪风,由此幸运舰之名不胫而走,两人并称呉の雪风、佐世保の时雨(吴之雪风,佐世保之时雨)。很多人打赌这两艘船谁能幸存到最后,但是时雨由于低人品值在1945年1月底被潜艇击沉。你看看雪亲王怎么就这么强~

技能2——不沉的幸运舰

虽然二战结束后幸存的军舰不止雪风一艘,克服了沉没危险存活到战后的军舰也不止雪风一艘。但雪风因为参战事迹尤为突出,简直就像是有神明庇佑一般强运队友祭天,法力无边,列举几个典型事迹:

  • 科隆班加拉夜战被命中一发炮弹,未爆;被命中一发鱼雷,结果从船底下经过。
  • 运输任务中应由雪风执行的护卫任务突然更换成夕暮,于是在一个满月之夜(1943年7月20日),夕暮任务途中死于空袭,无人生还。救援的清波号也同样被击沉,全员战死。
  • 萨马岛海战后原定救援筑摩,后突然更换野分前往,但当晚野分撤离时被美军战列分队发现,被鸭滑级打成筛子,幸存者仅一人,还是漂到岸上才获救的;后来救援鸟海和早霜的藤波也在两天后(10月27日)被空袭击沉,无人生还。
  • 救援筑摩不成后,雪风前往救援铃谷,然而铃谷的氧气鱼雷被近失弹殉爆,全员因此弃船,雪风逃过一劫。
  • 吴港大空袭后,雪风的粮仓里发现一枚火箭弹(可能来自一架F4U),依旧是一发未爆弹。
  • 邻近终战之时雪风触雷,但水雷在雪风通过后才爆炸(同为幸运舰的初霜就沉了)。
  • 战败国的军舰进行抽签分配时,雪风被美国抽走,后因为美国船太多转赠给国民党政府,又躲过被拉去晒人造太阳吃核弹或者被拆解的命运。

祥瑞之名

来自作家马伯庸自称西肃慎代天启运后清诸上神圣千年上等开明大帝国太祖威武文圣德仁昭明高贤景匡弘皇帝马伯庸,银河奖获得者,据说此人非常奇特,与他有接触的人常会遇到霉运,而他却是多次毫发无伤,为了规避厄运就需要念诵“祥瑞御免”羊踹玉兔来消灾除厄,马亲王是作家圈给他的外号,而将此加诸于雪风的则是国内军事圈的二次创作。实际上他本人不太喜欢这个梗。

“我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女人啊”
皮肤-主界面台词——啊,我能感觉到指挥官在看着我,但是秋千是只属于本雪风大人的,我是个多么罪孽深重的女人啊,HO,HO,HO!

罪孽深重的女人最早来自《圣经》中对抹大拉的玛丽亚以及其他带有“罪”的女人的看法和称呼。在ACGN文化中引伸出了表示受欢迎、人缘好、在人际交往上具有优势从而后宫多多的女孩子的用法。

这个梗在ACGN文化中广受使用,在多部作品中亦有出现。据称最早此梗甚至可以追溯到经典漫画《乱马1/2》中。在动画《摇曳百合》第二季第一集中,赤座灯里在睡梦中就来了一句“我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女人啊”,令许多人印象深刻。

皮肤-开战台词——你以为这是秋千,其实是鱼雷哒!
技能台词——我可是雪风哒!

原句:“你以为你的初吻是JOJO的?其实是我DIO哒!”。dio爷名梗,出自《JOJO的奇妙冒险》第一部 雪风的口癖nanoda已经深入人心。现在雪风的表情包后面基本上都有“哒”,好萌啊!

手速最快的女人

在换上春节皮肤「冬之雪风」后,当出现任务完成的台词时,雪风会一边傲娇一边用左手快速的上下摇动一秒八次

   

自行脑补雪风手势的含义:“1”“上下”“突然停止”“张开手”

然而这只是她出于傲娇/害羞的心理,为了急切掩饰自己其实想知道任务奖励内容的想法而做出的动作,请不要往奇怪的方面联想!

杂谈

  • 关于国服的和谐名“莲”,其与历史上同一时期大日本帝国海军二等驱逐舰枞级驱逐舰第十七番舰“莲”同名;当然按照惯例,那艘如果实装的话,国服肯定采用肯定也会采用和谐名的(所以两艘同样名字的船一般是不会同时实装的。)
    • 然而我们都知道,这个规律从来都不包括联动船……

四周年登录欢迎语音

日服限定

碧蓝航线,四周年快乐nanoda

台词

获得哼哼哼,作为你来到我面前的奖赏,我幸运的雪风大人就加入你的舰队!感到光荣吧!
登录终于回来了,为了雪风大人赶紧好好工作吧!
查看详情雪风大人的英姿就随你看个高兴吧!
主界面HO,HO,HO,雪风大人可是无敌的呀!
指挥官,你求我的话也不是不能帮你一下哦~
Na,Nya……哼,雪风大人心情好,就难得满足一下你
瞧你那傻样,结果还是要依靠雪风大人我呢~
你以为我不会过来吗?成熟的雪风大人才不会那么幼稚,哼!
触摸呼……吓我一跳(小声)嗯?没什么
摸头呼……吓我一跳(小声)嗯?哼,没什么,继续做你的事去吧
特殊触摸你……竟敢……呜……!去死吧!
任务提醒还有任务剩下,指挥官,你还嫩啊(鄙视)
任务完成任务奖励是……干,干什么,我才没想偷看!我只是事先帮你确认一下!
邮件提醒你的信……可恶,居然比我还要受欢迎
回港你能平安无事也是多亏了我的幸运,快感谢我吧!
委托完成汪!你确定委托完成时喊一声奖励会更好吗……雪风其实是猫
强化成功注意到雪风大人的伟大了吗?眼光不错嘛
旗舰开战不要命的话就放马过来吧!
胜利MVP败者就赶紧给我消失吧,HO,HO,HO!
失败哼,要让你们在这里凋零我于心不忍……就放你们一马吧!
技能我可是雪风哒!
HP告急哼,让你们见识雪风大人的真本事!
2019情人节礼物心怀感激地收下雪风大人的The·阳炎·瓦伦汀·P、Perfect·可可味·手制巧克力吧!好!一口气说完了!一口气说出来了!!
2020情人节礼物哼,哼,哼…好好尝尝吧,这份完美的巧克力!今年的可是我的自信作品!毕竟本天才雪风为了它可是整整修行了半天呢!当然不可能不好吃了♪
2021情人节礼物哈哈哈!这是我自豪的情人节巧克力!幸运的我做成的巧克力,说不定能改善指挥官的运势哦!感恩戴德地吃吧♪
简介听好了,我乃高贵的,幸运的,无敌的,雪风·Eight·阳炎The.Geni……(咬舌)什么啊,这个词好难念啊!(低声)咳咳,总而言之,能得到我是你的幸运,你就尽管依靠本大人的运气吧,HO,HO,HO!
好感度-失望你配不上雪风大人的运气呢~
好感度-陌生圣诞老人?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你是笨蛋吗?——欸,今年没有圣诞礼物了?等等,等等等等,让我们好好谈谈吧,也许存在也说不定
好感度-友好你要去游乐园?哼,那种地方我成熟的雪风大人怎么可能喜欢……欸,只是跟我说一声?等等,等等等等,让我们好好谈谈吧,游乐园也是有可取之处的
好感度-喜欢约会?哼,优雅的雪风大人才不会随便接受他人的邀约——诶,那就去找别人?等等……你给我站住,你要对雪风大人始乱终弃吗!
好感度-爱婚纱?哼,终于开始考虑和雪风大人的未来了吗?嗯,这套不错——欸,给别人选的?等等,等……(哽咽)我,我知道我虽然任性,但是——欸,别人的婚礼?你这混蛋!!
誓约既然这是你发自内心的请求,雪风大人就大发慈悲收下好了,特别允许你把雪风大人抱起来也没关系哦,来吧,你还在等什么,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掉落描述阳炎级驱逐舰八番舰—雪风

秋千上的雪风大人

获得终于完成了!“随时随地都能荡的秋千”!怎么样,指挥官,是不是很羡慕,想不想要坐一坐?很遗憾,这是高贵的雪风大人专用的!
登录指挥官,回来的正好,来帮我荡秋千
查看详情虽然这套洋装很合身,但是荡秋千的时候总觉得有点碍事,唔唔……难以抉择!
主界面1啊,我能感觉到指挥官在看着我,但是秋千是只属于本雪风大人的,我是个多么罪孽深重的女人啊,HO,HO,HO!
主界面2洋装?哼哼,虽然早就听腻了,不过特别允许你赞扬雪风大人的美貌!
主界面3秋千荡多了会变笨,要用工作来缓解?!真的吗!……唔,没、没办法
触摸对,就是这样,指挥官,再用力一点也没关系!哇~飞起来啦!
特殊触摸哇啊啊啊!吓死我了,差点摔下来……指挥官,受死吧!
旗舰开战你以为这是秋千,其实是鱼雷哒!
胜利MVP以为雪风大人只想要享乐就大错特错啦!

【誓约】春日的暖风

获得这身衣服好漂亮啊,诶嘿嘿……啊——咳咳!从今以后,你就是雪风大人最重要的另一半了,可不允许擅自消失,明白了吗!
查看详情看到指挥官就想上去蹭蹭呢……诶嘿嘿,好舒服~
主界面1有雪风大人陪在你身边,厄运什么的早就飞走啦!
主界面2再多黏着雪风大人也是可以的哦!毕竟你可是雪风大人看上的指挥官!
主界面3下次的约会就一起去赏花吧!(小声)又能一起约会了,诶嘿嘿~
触摸诶嘿嘿,指挥官的摸摸好舒服~
特殊触摸成,成熟的雪风大人早就习,习惯这些了!唔,唔……
任务提醒还有任务啊。没关系,我来帮助你一起完成吧!
任务完成任务奖励有很多很多呢~哼哼,这里面可有一半的功劳是雪风大人的!
邮件提醒有你的信呢!等等,该,该不会是花心……
委托完成委托完成了啦!快点去迎接他们,然后回到我的身边来啦!
好感度-爱那个那个,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呀?就是上次说的约会——先说好了,这次雪风大人只负责玩,其它的全部交给你了呢!你可要好好负责哦!……嗯!诶嘿嘿~最喜欢你了~

冬之雪风

获得HOHOHO,是不是被雪风大人这美丽端庄的姿态折服了?好了,东煌那边似乎在放鞭炮呢,我们一起去凑凑热闹吧!来,握住我的手!
登录哼哼,有幸运的雪风大人在,指挥官当然整年都会一帆风顺了!
查看详情Zzz……哈啊!不小心睡着了…和马拉尼那家伙准备了一晚上吃的……为什么普通的料理会被她做的那么复杂啊!?
主界面1外面好像下雪了!?一起出去玩雪…咳咳、要一起去看看雪吗,指挥官?
主界面2长春给了我这个,说是特制的鞭炮,很好玩的,嘿嘿,要不要在这里放一个试试啊!欸?不行吗……
主界面3新年好!博学的雪风大人知道,东煌是这个时期才算过新年的!
触摸嗯?难道是要给我压岁钱吗!?
特殊触摸成,成熟的雪风大人早就习,习惯这些了!唔,唔……
任务提醒唔…还是把该做的事情做完再来享受节日氛围吧…

总导航

舰船▾
白鹰
正航(CV) 列克星敦 • 萨拉托加 • 约克城 • 企业 • 小企业 • 大黄蜂 • 胡蜂 • 埃塞克斯 • 无畏 • 提康德罗加(卡莉永) • 邦克山 • 香格里拉
轻航(CVL) 兰利 • 长岛 • 博格 • 突击者 • 独立 • 普林斯顿 • 巴丹 • 卡萨布兰卡
战列(BB) 内华达 • 俄克拉荷马 • 宾夕法尼亚 • 亚利桑那 • 田纳西 • 加利福尼亚 • 科罗拉多 • 马里兰 • 西弗吉尼亚 • 北卡罗来纳 • 华盛顿 • 南达科他 • 马萨诸塞 • 阿拉巴马 • 佐治亚 • 新泽西(花园)
重巡(CA) 彭萨科拉 • 盐湖城 • 北安普顿 • 芝加哥 • 休斯敦 • 波特兰 • 印第安纳波利斯 • 新奥尔良 • 阿斯托利亚 • 明尼阿波利斯 • 旧金山(雾城) • 昆西 • 文森斯 • 威奇塔 • 巴尔的摩 • 巴尔的摩(μ兵装) • 布莱默顿 • 安克雷奇
轻巡(CL) 奥马哈 • 罗利 • 里士满 • 康克德 • 马布尔黑德 • 孟菲斯 • 亚特兰大 • 朱诺 • 圣地亚哥 • 小圣地亚哥 • 圣胡安 • 里诺 • 布鲁克林 • 菲尼克斯 • 火奴鲁鲁 • 圣路易斯 • 海伦娜 • 小海伦娜 • 博伊西(树城) • 克利夫兰 • 小克利夫兰 • 克利夫兰(μ兵装) • 哥伦比亚 • 蒙彼利埃 • 丹佛 • 伯明翰 • 比洛克西 • 西雅图
驱逐(DD) 杜威 • 艾尔温 • 卡辛 • 唐斯 • 埃尔德里奇 • 格里德利 • 克雷文 • 麦考尔 • 莫里 • 西姆斯 • 哈曼 • 本森 • 拉菲 • 贝利 • 霍比 • 科尔克 • 弗莱彻 • 拉德福特 • 杰金斯 • 尼古拉斯 • 贝奇 • 斯坦利 • 富特 • 斯彭斯 • 撒切尔 • 金伯利 • 马拉尼 • 布什 • 黑泽伍德 • 斯莫利 • 奥利克 • 史蒂芬·波特 • 莫里森(赛普拉斯) • 查尔斯·奥斯本 • 哈尔西·鲍威尔 • 艾伦·萨姆纳 • 英格拉罕 • 库珀 • 布里斯托尔
潜艇(SS) 鹦鹉螺 • 大青花鱼 • 大青花鱼(μ兵装) • 蓝鳃鱼 • 棘鳍 • 鲦鱼 • 射水鱼(喷水鱼)
维修(AR) 女灶神
皇家
正航(CV)  • 光荣 • 皇家方舟 • 光辉 • 光辉(μ兵装) • 小光辉 • 胜利 • 可畏
轻航(CVL) 竞技神 • 独角兽 • 追赶者 • 英仙座 • 半人马
战列(BB) 伊丽莎白女王 • 厌战 • 英勇 • 纳尔逊 • 罗德尼 • 英王乔治五世 • 威尔士亲王 • 约克公爵 •  • 君主
战巡(BC) 声望 • 小声望 • 反击 • 胡德
重巡(CA) 伦敦 • 什罗普郡 • 苏塞克斯 • 肯特 • 萨福克 • 诺福克 • 多塞特郡 • 约克 • 埃克塞特 • 柴郡 • 德雷克
轻巡(CL) 库拉索 • 杓鹬 • 阿瑞托莎 • 加拉蒂亚 • 佩内洛珀 • 欧若拉 • 利安得 • 阿基里斯 • 阿贾克斯 • 斐济 • 牙买加 • 黛朵 • 黛朵(μ兵装) • 赫敏 • 天狼星 • 卡律布狄斯 • 黑太子 • 确捷 • 纽卡斯尔 • 南安普顿 • 谢菲尔德 • 谢菲尔德(μ兵装) • 格拉斯哥 • 格罗斯特 • 爱丁堡 • 贝尔法斯特 • 小贝法 • 海王星
驱逐(DD) 吸血鬼 • 女将 • 阿卡司塔 • 热心 • 小猎兔犬 • 大斗犬 • 彗星 • 新月 • 小天鹅 • 回声 • 狐提 • 命运女神 • 格伦维尔 • 萤火虫 • 勇敢 • 猎人 • 伊卡洛斯 • 标枪 • 天后 • 丘比特 • 泽西 • 无敌 • 火枪手 • 爱斯基摩人
重炮(BM) 黑暗界 • 恐怖 • 阿贝克隆比
重樱
正航(CV) 赤城(凰) • 小赤城(小凰) • 赤城(μ兵装)(凰) • 加贺(鸾) • 苍龙(蛟) • 飞龙(龙) • 翔鹤(鹬) • 瑞鹤(鹤) • 大凤(鹩) • 大凤(μ兵装)(鹩) • 葛城(鹖) • 信浓(鵗) • 白龙(鹫)
轻航(CVL) 凤翔(凤) • 龙骧(枭) • 龙凤(鸗) • 祥凤(鹞) • 飞鹰(鸱) • 隼鹰(鸢) • 千岁(鹂) • 千代田(鹃)
战列(BB) 三笠(鲐) • 扶桑(𫚉) • 山城(鲼) • 伊势(鳌) • 日向(螯) • 长门(鲨) • 陆奥(鲛) • 加贺BB(鸾) • 土佐(䲠) • 纪伊(鲣) • 骏河(鲪) • 出云(侌)
战巡(BC) 金刚(鲤) • 比睿(鲟) • 小比睿(小鲟) • 榛名(鲑) • 雾岛(鳗) • 天城(鳐) • 小天城(小鳐)
超巡(CB) 吾妻(猉)
重巡(CA) 古鹰(狼) • 加古(狌) • 青叶(犹) • 衣笠(猅) • 妙高(獌) • 那智(狏) • 足柄(狳) • 高雄(獒) • 爱宕(犬) • 摩耶(犮) • 鸟海(猋) • 铃谷(狺) • 熊野(猁) • 筑摩(狘) • 伊吹(峦)
轻巡(CL) 长良(貊) • 五十铃(貉) • 由良(㹨) • 鬼怒(猤) • 阿武隈(貃) • 川内(貆) • 神通(貎) • 那珂(豻) • 夕张(狐) • 最上(猿) • 三隈(狻) • 阿贺野(豼) • 能代(貅)
驱逐(DD) 神风(榊) • 松风(㭎) • 旗风(樋) • 睦月(松) • 如月(樟) • 卯月(楙) • 水无月(杌) • 文月(橗) • 长月(枨) • 三日月(檧) • 吹雪(桐) • 白雪(杉) • 浦波(朴) • 绫波(柚) • 初春(梅) • 若叶(楉) • 初霜(檨) • 有明(榎) • 夕暮(棭) • 晓(枫) • 响(栀) • 雷(梓) • 电(柏) • 白露(梿) • 时雨(栴) • 夕立(椿) • 海风(菪) • 山风(杣) • 江风(茳) • 朝潮(棹) • 大潮(荙) • 满潮(樠) • 荒潮(栘) • 霞(蕸) • 阳炎(萩) • 不知火(蒲) • 黑潮(蓉) • 亲潮(藮) • 雪风(莲) • 追风(椎) • 浦风(槆) • 矶风(柉) • 滨风(樇) • 谷风(栭) • 野分(苓) • 风云(枟) • 长波(苌) • 卷波(棬) • 清波(棈) • 凉月(栎) • 新月(枥) • 春月(桸) • 宵月(楛) • 花月(榵) • 北风(苝) • 岛风(芒)
潜艇(SS) 伊13(十纱) • 伊19(衣玖) • 伊25(双叶檎) • 伊26(双叶梦) • 伊56(冴梦) • 伊58(冴矢) • 伊168(伊吕波)
维修(AR) 明石(茗)
运输(AR) 㭴野(㭴)
铁血
正航(CV) 齐柏林伯爵 • 小齐柏林 • 彼得·史特拉塞 • 奥古斯特·冯·帕塞瓦尔
轻航(CVL) 威悉 • 易北
战列(BB) 俾斯麦 • 提尔比茨 • 乌尔里希·冯·胡滕 • 腓特烈大帝 • 图林根
战巡(BC) 沙恩霍斯特 • 格奈森瑙 • 奥丁 • 吕佐夫 • 塞德利茨
超巡(CB) 埃吉尔
重巡(CA) 德意志 • 斯佩伯爵海军上将 • 希佩尔海军上将 • 希佩尔海军上将(μ兵装) • 欧根亲王 • 小欧根 • 海因里希亲王 • 阿达尔伯特亲王 • 罗恩 • 罗恩(μ兵装) • 约克
轻巡(CL) 柯尼斯堡 • 卡尔斯鲁厄 • 科隆 • 莱比锡 • 纽伦堡 • 美因茨 • 马格德堡 • 埃尔宾 • 埃姆登
驱逐(DD) Z1 • Z2 • Z18 • Z19 • Z20 • Z21 • Z23 • Z24 • Z25 • Z26 • Z28 • Z35 • Z36 • Z46
潜艇(SS) U-47 • U-73 • U-101 • U-81 • U-96 • U-410 • U-556 • U-557 • U-37 • U-110 • U-522 • U-1206
东煌
轻巡(CL) 肇和 • 应瑞 • 宁海 • 平海 • 逸仙 • 海天 • 海圻
驱逐(DD) 鞍山 • 抚顺 • 长春 • 太原
轻航(CVL) 镇海
北方联合
正航(CV) 伏尔加
战列(BB) 甘古特 • 苏维埃贝拉罗斯 • 苏维埃罗西亚 • 阿尔汉格尔斯克
超巡(CB) 喀琅施塔得
重巡(CA) 塔林
轻巡(CL) 阿芙乐尔 • 水星纪念 • 摩尔曼斯克 • 基洛夫 • 恰巴耶夫
驱逐(DD) 威严 • 神速 • 雷鸣 • 洪亮 • 灵敏 • 明斯克 • 塔什干 • 塔什干(μ兵装) • 基辅
鸢尾教国
正航(CV) 贝亚恩
战列(BB) 黎塞留 • 让·巴尔 • 加斯科涅 • 加斯科涅(μ兵装) • 香槟
战巡(BC) 敦刻尔克
重巡(CA) 福煦 • 阿尔及利亚 • 路易九世
轻巡(CL) 圣女贞德 • 埃米尔·贝尔汀 • 拉·加利索尼埃
驱逐(DD) 福尔班 • 勒马尔 • 鲁莽 • 倔强 • 沃克兰 • 塔尔图 • 马耶·布雷泽 • 恶毒 • 恶毒(μ兵装) • 可怖 • 凯旋
潜艇(SS) 絮库夫
撒丁帝国
正航(CV) 天鹰 • 帝国
战列(BB) 加富尔伯爵 • 朱利奥·凯撒 • 维托里奥·维内托 • 利托里奥 • 马可波罗
重巡(CA) 特伦托 • 的里雅斯特 • 扎拉 • 波拉
轻巡(CL) 阿布鲁齐公爵
驱逐(DD) 尼科洛索·达雷科 • 西北风 • 西南风 • 文琴佐·焦贝蒂 • 龙骑兵 • 庞培·马格诺
潜艇(SS) 托里拆利
其他阵营
武器▾
防空炮
白鹰 20mm厄利孔高射炮76mm高射炮(白鹰)76mm高射炮改进型双管20mm厄利孔高射炮四联装20mm厄利孔高射炮Mk15四联装28mm“芝加哥钢琴”双联40mm博福斯对空机炮四联40mm博福斯对空机炮双联装76mmRF火炮Mk27
皇家 双联装40mm“砰砰”炮120mm高射炮Mark VIII102mm高射炮四联装40mm“砰砰”炮20mm厄利孔高射炮MkII双联装40mm博福斯对空机炮Mark I双联装40mm博福斯STAAG双联装40mm博福斯海兹梅耶六联装40mm博福斯对空机炮八联装40mm“砰砰”炮双联装113mm高射炮双联装134mm高炮(防空)
重樱 25mm高射机枪76mm高射炮(重樱)80mm高射炮毘式40mm连装机枪127mm连装高射炮25mm连装高射机枪25mm三连装高射机枪九六式25mm三连装暴风避盾机炮试作型五式40mm高射机关炮100mm连装高炮127mm连装高角炮改
铁血 四联装20mm MG机枪37mm机枪双联37mm手拉机枪双联37mm Flak M43机枪双联装88mmSKC32高炮双联105mmSKC高炮双联105mmSKC高炮改进型
北方联合 100mm双联装防空炮SM-5-1s37mm防空炮70-KB-34 100mm双联装防空炮MZ-14B-54 100mm双联装防空炮
鸢尾教国 双联装100mm高炮双联37mm高射炮Mle1936
撒丁帝国 双联37mm机枪Model193290mm单装高角炮Model1939试作型双联90mm高角炮Model1939
其他 12.7mm防空机枪
设备
白鹰 作战报告:AFTBM-3复仇者(反潜)对空雷达100/150号航空燃油PBY-5A卡特琳娜水上机改良深弹投射器火控雷达高性能火控雷达SG雷达小海狸中队队徽珍珠之泪超重弹高性能舵机白鹰精英损管
皇家 基础深弹投射器剑鱼Mark II-ASV(反潜)归航信标高性能对空雷达纳尔逊的旗语刺猬弹
重樱 VC装甲钢板VH装甲钢板94式高射装置九八式射击延迟装置九一式穿甲弹一式穿甲弹治愈系猫爪Z旗九三式纯氧鱼雷兵装补给(鱼雷)兵装补给(中小口径武器)兵装补给(航空)“九四式40厘米炮”部件
铁血 Fl-282直升机艇壳改良设计案改良蓄电池阵列改良型水下进气管约定的证明533mm磁性鱼雷(水面舰艇用)FuMO 25
东煌 “宁海号”水上侦察机四神之印
北方联合 海魂迷彩
联动阵营 智慧模块晃悠悠随机单词生成器𩽾𩾌肝玉米灯笼Gamers的证明组徽觉醒宝珠心之钥匙偶像手环爆裂钻孔机苍穹喷射机戴拿爆能加农古立特圣剑煌翼炎龙征战巨坦
无阵营 灭火器海军迷彩液压舵机电动扬弹机高压氧气瓶机密文件·极地海峡侦察报告·纽约近海基础声呐维修工具陀螺仪链式装弹机航空副油箱燃油滤清器改良锅炉防鱼雷隔舱星云舞裙引力舞鞋闪耀之歌活力之歌炽烈之歌改良声呐液压弹射装置舰艇维修设备华盛顿海军条约开拓者奖章
水上机
重樱 二式水上战斗机强风瑞云晴岚
鸢尾教国 FBA-19
音乐▾
其他条目▾

注释与外部链接

  • 实际上按照当时舰艇反潜不行、防空贫弱的处境,双方说法都有一定道理。但是实际上1944年末能空袭日本本土舰船的只有B-29轰炸机,考虑到高空水平轰炸的极低命中率,B-29一般不会对舰船进行轰炸;所以白天航行可能更安全。而历史没有如果;哪怕信浓成功完工也只能给美国海军送人头。
  • 此处伤亡记载有差异。一说是本舰记载只有1人阵亡。
  •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zu411B7CL
  • 然而整个二战期间驱逐舰损失惨不忍睹,小船有时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去“肉侦”,甚至还会被当做“炮灰”角色,为了大船的安全被牺牲掉,因此经常出现驱逐舰被击沉无人生还的情况;而平时的各种任务,也未必都需要大船行动。IJN中小船的出勤数是非常高的,甚至有“驱逐舰是战争中的消耗品”观念,战前82艘几乎损失殆尽,战争期间建造的也消耗严重……所以小船有着其自身的危险性,不能一概而论。拿雪风自己为例子,距离伤亡惨重的俾斯麦海战仅仅3天之后,雪风就连夜驶往了下一次运输任务的目的地,由于战争已经步入后期,她在抵达港口之后不仅要受当地指挥官差遣,还要执行护卫航母的三重任务。在丧心病狂的工作分配下,别说是第十七驱逐队的僚舰了,连海军司令部都不知道祥瑞到底在哪里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