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碧蓝航线:胡德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Yunshurenwu.png急缺人手!欢迎各路喜欢碧蓝航线的大佬萌新加入碧蓝航线 编辑组LOGO.png心智魔方研究所!编辑群:864957018 水友群:1046199508
欢迎关注微博:心智魔方研究所

欢迎回来,我比威尔士约克更加优秀,指挥官,这是我们的共识吧?——BLHX Qicon junzhu.png君主

【舰船新增】
【活动新增】
【皮肤新增】
【语音新增】
【其他新增】
碧蓝航线Logo HD.jp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碧蓝航线系列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
祝您在萌娘百科度过愉快的时光。

69845154 p0.jpg
P站ID:69845154 作者:かぐゆづ
基础资料
本名 胡德
别名 胡德阿姨[1]
稀有度 超稀有
类型 战巡
阵营  皇家海军
萌点 贵族黑丝隐藏巨乳滑稽
(皮肤)裸足
发色 金发
瞳色 蓝瞳
声优 田中敦子
生日 8月22日
原型状态 沉没
亲属或相关人
姬友:威尔士亲王俾斯麦
相关文件


胡德(Hood/フッド)是由蛮啾网络勇仕网络联合研发的移动设备游戏碧蓝航线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其原型是英国海军的胡德号战列巡洋舰( HMS Hood 51)。

目录

历史原型

胡德号战列巡洋舰(HMS Hood),是海军上将级战列巡洋舰首舰及唯一一艘完工舰船,也是皇家海军的最后一艘新建战列巡洋舰。本级舰也是唯一一艘在设计时未以战列巡洋舰缔造者费舍尔勋爵的设计思路为主,而广泛采纳了包括戴维·贝蒂中将和大舰队指挥官约翰·杰利科上将在内其他皇家海军高层将领意见的战列巡洋舰。她的名字来自于18世纪时的海军上将萨缪尔·胡德(Samuel Hood)。

在胡德下水后长达20年的时间里,她都是世界上最大最强的主力舰,被称为“强大的胡德”(The Mighty Hood),在服役后的很长时间里都是皇家海军的力量象征。同时,胡德因其优雅的线型也被公认为一战和二战期间所建造的外形最优美的主力舰。

作为皇家海军最后也最强的纯粹战列巡洋舰,胡德号被称为“皇家海军的荣耀”,在其服役生涯中多次作为展示英国国威的礼仪舰巡游世界各国,最为著名的是1923年11月27日至1924年9月28日的“帝国巡游”。

设计过程

海军上将级最初是1915年皇家海军获批预算设计的新型高速战列舰,其意图是对包括费舍尔在内皇家海军高层所期望中的所谓“融合舰”,亦即具有足够均衡的防护、重火力和高航速,能够融合传统无畏舰和战列巡洋舰优点的所谓“完美高速战列舰”设计的再次尝试。其设计要求拥有与伊丽莎白女王级相当的武备和航速,但根据最新的经验建议和试验结果,对舰型和防护措施进行全面修改以提升适航性和生存力,改进项目包括全面增加干舷、减少吃水深度,将炮廓式副炮全面取消并改为炮塔等。

但在1916年1月,杰利科和贝蒂审查了方案后认为,皇家海军并不缺少战列舰,但缺少能够有效执行护卫和远洋巡逻任务的巡洋舰,尤其是战列巡洋舰。其时德国的瓦肯森级战列巡洋舰已经开始建造,且有传言声称其航速30节、配备15.2英寸(386毫米)主炮,杰利科和贝蒂都非常担心自己麾下仅有12英寸或13.5英寸主炮、最大航速仅有28节的老式战列巡洋舰在面对德国新舰时,将在机动性和火力上都被完全压倒。此时两艘声望级战巡和勇敢级轻型战巡已经在规划或建造途中,但贝蒂认为这还不够,尤其是他和杰利科都对过度轻量化的勇敢级的设计有效性深表怀疑,因此希望皇家海军能够将海军上将级设计成足以匹敌德军新舰的新型战列巡洋舰。

1916年2月1日,海军造舰总监(DNC)递交了改为战列巡洋舰的新方案,通过适当削减装甲,同时拉长舰型以减少阻力、腾出空间安装更大功率主机,将其提高航速转变为战列巡洋舰。这一版本有两个方案,均配备15寸主炮以匹敌德军新舰。方案1为相对传统的舰型和轮机设计,方案2则采用改进舰型和已在勇敢级上成功采用的小水管锅炉,从而相比方案1节约了3,500吨排水量的同时反而增加了0.5节航速。

海军高层对方案2表现出更大兴趣,在此基础上DNC进一步衍生出方案3-6,通过进一步加强主机将航速增加到32节以确保压制德国新型战列巡洋舰,并在不同的方案中分别配备了不同数量的15英寸(381毫米)和18英寸(457毫米)主炮——这是应杰里科希望获得比15英寸口径更大主炮以压制德舰15.2英寸舰炮的要求而设计的。但因18英寸主炮此时尚在研制阶段,且预期将难以在短时间内实现量产,最终海军部决定选定使用15英寸主炮、32节高航速的方案3。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修改副炮和其他细节设计布局之后,海军部于4月7日正式批准海军上将级的最终设计方案,并在4月19日和6月13日分别将四艘该级舰的建造合同分别授予约翰-布朗、卡末尔-莱尔德、费尔柴尔德和阿姆斯特朗-惠特沃斯四家造船厂,命名为“胡德”、“豪”、“罗德尼”和“安森”号。

胡德的龙骨安放于1916年5月31日,也在同一日,爆发了著名的日德兰海战。在海战中,皇家海军的战列巡洋舰暴露出严重的防护缺陷,并因此遭受了惨重损失。6月,海军部召开总结会议,会上贝蒂和杰利科根据自己指挥日德兰海战的经验对新型战列巡洋舰的防护设计提出了新的建议,并决定依照此修改海军上将级的设计方案。改进方案对海军上将级的水平防护进行了全面强化,使其排水量显著增加,并一度被重新归为高速战列舰;但是此后皇家海军根据日德兰海战的经验总结又对海军上将级的防护装甲进行了调整并去除了一些显著过剩的部分,从而减少了空重的增加,并使得改进后的海军上将级仍可维持30节最高航速,尽管这一时期的设计方案调整受到杰利科和贝蒂的持续质疑。

1917年3月9日,由于胡德的建造进度很快,而其他几艘同级舰的进度因设计修改而显著拖延,海军部最终决定停止另3艘海军上将级的建造,以腾出资源建造护航和反潜舰船及商船,应对德国U艇愈发猖獗的破交攻势。幸运的是,也由于胡德的建造起到的威慑作用,海军上将级原定的假想敌——马肯森级战列巡洋舰因设计修改而同样无一建成;同期德国建造的新型战列巡洋舰最终仅建成兴登堡号一舰,其配备了12英寸主炮、航速27.5节,与同期皇家海军战列巡洋舰水平相当,但防护接近于海军上将级。

胡德在1918年8月22日下水,由霍勒斯·胡德少将(塞缪尔·胡德曾孙)的遗孀艾伦·尼克尔森举行掷瓶礼霍勒斯少将在日德兰海战中指挥无敌号战列巡洋舰时因弹药库殉爆而与舰同沉,厄运传递可能性微存。胡德于1920年5月15日服役,在随后的20年内,都是皇家海军、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主力舰,直到俾斯麦号建成。在其建成时海军部仍将其归类为战列巡洋舰,但由于其火力和防护水平都已与同时代战列舰所相当,因此DNC在设计时将其称为“高速战列舰”。

尽管贝蒂一直担忧德国新舰的优势并不断要求海军部继续建造海军上将级的另3舰,但最终因战时内阁不再批准预算,在1919年2月27日,海军上将级的后续舰建造被正式宣布取消,胡德号也由此成为唯一建成的海军上将级战列巡洋舰;因华盛顿海军条约的签订,胡德也是皇家海军最后建成的战列巡洋舰尽管英王乔治五世级和前卫级无论在设计时和实际运用中都被称为实质上的战列巡洋舰

作为皇家海军力量象征的胡德(1924年)

 

设计与改装

胡德建成时性能参数
  • 排水量:43,350吨(标准);47,430 吨(满载)
  • 尺寸:长262.3米,最大宽度31.8米,满载吃水9.8米
  • 主机:24台亚罗小水管锅炉,驱动布朗-寇蒂斯齿轮传动涡轮机。4轴推进,额定功率144,000马力,额定航速31节
  • 续航力:搭载3,980吨燃油,20节高速巡航航程9,870千米;14节巡航速度最大航程13,900千米
  • 定员:长期在1,300-1,400人左右变动
  • 主炮:4座双联装BL 15英寸(381毫米)Mk.1舰炮
  • 副炮:12座单联装BL 5.5英寸(140毫米)Mk.1舰炮
  • 防空火力:4座QF 4英寸(105毫米)Mk.5高射炮
  • 其他武器:6具21英寸(533毫米)鱼雷发射管
  • 主要防护:主装甲带6-12英寸(152-305毫米);甲板水平装甲0.75-3英寸(19-76毫米);舰内舱壁防护4-5英寸(105-127毫米)
  • 炮座和上层建筑防护:炮座装甲5-12英寸(127-305毫米);炮塔装甲11-15英寸(279-381毫米);司令塔防护9-11英寸(229-279毫米)
  • 舰载机:1架水上侦察机

由于设计过程中增加航速和防护措施导致的增重,胡德号最终建成时的满载排水量达到47,430吨,使其成为当时最大的主力舰。虽然结构重量大幅增加,但胡德高干舷、浅吃水的初始设计仍然确保了其有极其良好的适航性,满载稳心高度为1.3米,使其在高海况下的横摇很少且稳定,有利于主炮射击。

尽管如此,持续的增重导致胡德的满载吃水比设计增加了1.2米,导致其实际服役干舷高度并不理想,尤其是舰艉甲板干舷极低,在海况较差时、尤其是在全速航行时极易上浪并导致尾舱进水半潮石既视感,使得舰上水兵生活状况不甚如意,潮湿的环境更造成肺结核发病率居高不下。由此胡德也有了“皇家海军最大的潜艇”的绰号。

胡德的主机充分利用了勇敢级的成功经验,为24台亚罗小水管锅炉,通过齿轮传动布朗-寇蒂斯涡轮机驱动螺旋桨,4轴推进。主机设计额定功率为144,000马力,对应设计航速为31节;但在海试中,胡德的主机则达到了高达151,280马力的实测输出功率和32.07节的实测航速。

胡德的主炮为4座双联装共8门42倍径BL 15英寸(381毫米)Mk.1舰炮,液压驱动炮塔可独立升降,仰角范围-5~+30°。在最大仰角时,发射1,920磅/870千克重弹,最大射程为27.6千米。每门主炮备弹120发,共960发。

在建成时,胡德的副炮为12座备弹200发的单联装50倍径BL 5.5英寸(140毫米)Mk.1舰炮。之前的皇家海军无畏舰仍部分保留炮廓式副炮设计,在实际运用中,炮廓式副炮暴露出一系列如炮廓开口高度较低,导致变相降低了舰船侧舷干舷高度从而影响适航性、在侧舷上开大面积开口显著影响防护等弱点,于是海军上将级在设计时就被要求完全取消炮廓式副炮,所有副炮均采用炮塔式布置。胡德将副炮炮塔的位置挪到上层甲板,从而显著减少了高海况下副炮的上浪程度,不仅完全消除了炮廓开口及其造成的负面影响,还得以确保副炮即便在恶劣海况下也能正常射击。副炮弹重82磅/37千克,最大射程16.7千米。在1939-1940年的改装中,胡德的所有副炮被更换为7座新的双联装QF 4英寸(105毫米)Mk.16高平两用炮。

由于建成时仍是一战战后,与当时建造的所有主力舰一样,胡德的防空火力较为薄弱,仅包括四座单联装QF 4英寸(105毫米)Mk.5高射炮。从30年代起,胡德陆续接受防空火力强化的相关改装,最终在1937年前后将所有QF 4英寸Mk.5舰炮拆除,更换为3座八联装40毫米砰砰炮及5座4联装12.7毫米维克斯高射机枪,与上述改装后的高平两用副炮一同组成新的防空火力网。此外在1940年,胡德还加装了5座20管76毫米防空火箭发射器,这种独特的武器会在发射后布撒大量由降落伞吊挂的长系绳,系绳末端是高爆炸药。当来袭飞机撞上系绳之后,就会被系绳缠住,最终触发末端的炸药并将其击落。尽管这种武器甚少取得直接击落战果,但至少作为防空弹幕驱赶敌机的效果还是相当好的虽然大多数时候绳幕挡到自己高炮瞄准的情况更多一些

在建造时,胡德还装备了2具水下和4具水上21英寸/533毫米鱼雷发射管,发射Mk.4鱼雷,备雷28条。两组双联装水上发射管位于靠近艉部的舰舯位置,而水下发射管则位于A炮塔弹药库前方。由于鱼雷在主力舰交战中作用不大,后来的改装中很快将水下发射管拆除,仅保留水上发射管用作训练。

胡德主炮的两座火控塔/观瞄平台分别位于司令塔前上方和主桅顶部,建造时分别配备一具30英尺/9.1米和15英尺/4.6米测距仪。副炮火控系统设置在司令塔两侧,配备9英尺/2.7米测距仪。1927年加装了两个额外的副炮火控平台作为备份。此外还配备了三个鱼雷火控台,其中2座位于舰舯、1座位于舰艉,配有15英尺测距仪。舰艉火控台随着鱼雷发射管的拆除很快也被一并拆除。

高射炮最初由安装在舰艉的一座2米高角测距仪控制,随后在1929-1931年的改装中在后探照灯平台上安装了一座HACS Mk.1高射火控装置。1936年的小幅修改将HACS和砰砰炮的火控装置与副炮备用测距仪的位置进行了对调。1938年的改装用更新的HACS Mk.3更换了Mk.1型,并加装了另外两座HACS火控装置。1941年的最后一次改装中,胡德的火控系统进行了最后一次大规模升级,装备了284型炮瞄雷达和279型对空预警雷达,但未来得及加装279型雷达的接收机天线,导致其实际上无法运作。

在海军上将级的最初定稿方案中,防护设计基于虎级战列巡洋舰的方案,采用8英寸(203毫米)的水线主装甲带,并外倾12度。很明显,这种防护设计仅考虑到水平着弹的防护能力,而几乎没有考虑垂直防护,而且因扩大了暴露甲板面积,实际上垂直防护问题甚至更严重了。这一点在日德兰海战中也得到了证明。因此,在上文提到的重新设计中,胡德的装甲防护被整体加强,在1917年底胡德接近完工时,又利用200吨设计预留吨位强化了炮塔、提弹井和弹药库舱壁的防护。这些改动最终让整船的排水量增加了5,000吨。最终建成时胡德的装甲重量占其排水量的33%,这显著高于同时期英国战列巡洋舰,但仍低于德国主力舰的常见数字,如兴登堡号的这一数据是36%。

即便如此,胡德的防护水平仍然受到担忧,因为通过用15英寸穿甲弹对胡德船体的模型进行实弹射击检验表明,15英寸穿甲弹仍然可能在水平角度击穿胡德主装甲带的7寸最厚处,以及在垂直角度击穿主甲板的2英寸垂直防护装甲。实际上在那时就已经对胡德的弹药库防护提出改进建议,将前后主弹药库的防护装甲增厚到5-6英寸,增重则通过削减鱼雷火控台和鱼雷室的装甲来补偿老阿姨离躲过殉爆仅一念之差。虽然鱼雷室的装甲的确被去掉了,但弹药库的强化装甲因测试进度拖沓却从未加装,最终在1931年的改装中又把鱼雷室的装甲装了回去。

此外,胡德最初的垂直防护设计也存在缺陷:她通过在最上层、主甲板和下层甲板分别安装三层2寸垂直防护装甲来进行防护,并企图让垂直角度落弹尽可能在撞击到最上层甲板的装甲时就被引爆,以将爆炸能量隔绝在船体之外。对于一战时的高爆弹这是有用的尤其是RN一碰就炸的苦味酸HE,但在一战后延时引信的出现显然让这一设计相比常规的装甲主甲板有效性大大降低。于是在建造的晚期,胡德将主甲板的2寸垂直装甲加强到3寸,并削减了4门副炮及其供弹机构以抵消增重影响。

总体来说,即便在大幅加强后,胡德的防护水平虽然处于20年代的顶尖水平,但到了30年代乃至二战时显然就已经不足以应对新出现的大于15英寸口径舰炮的攻击。这也是胡德虽然在建成时被认为是高速战列舰,但在后来的服役中则仍然作为战列巡洋舰使用的原因。当然我们可以预计,如果皇家海军拥有足够的战巡或高速战列舰兵力,胡德很可能将在其服役期间腾出机会经历进一步包括防护强化在内的现代化改装以做出应对,但历史没有如果。作为当时皇家海军航速足以追击俾斯麦号的最强大主力舰,胡德在1941年5月的那天,并没有别的选择。

像许多一战期间建造的主力舰一样,在最初建成时,胡德搭载了水上侦察机,通过B(二号)和X(三号)炮塔顶部加装的起飞平台起降。在1929-1931年的改装过程中,X炮塔上的起飞平台被移除,转而在舰艉安装了起重机和弹射器用于放飞和回收水机。但此后的运作很快就证明由于舰艉上浪,舰载机弹射器在高海况下几乎无法使用,再加上此时主力舰的舰载水侦已经不再必要,最终在1932年胡德拆除了所有航空设施。

服役历史

间战期

服役后不久,胡德就成为了大西洋舰队战列巡洋舰中队的旗舰。1923年9月,胡德和反击与第1轻巡洋舰中队组成编队,出发进行环球航行,自西向东经过了巴拿马运河。这次航行旨在向英国各个自治领展现皇家海军的强大,提醒他们对于英国海上霸权的依赖性,以鼓励他们为英国提供资金,舰艇和设施。舰队在10个月的航行后于1924年9月返回母港。之后胡德每年参加地中海舰队的演习,这个惯例一直维持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从1929年5月到1931年3月,胡德接受了第一次大规模改装,随后又在3月31日至5月10日在朴茨茅斯进行了另一次较小的改装,也因此缺席今年的地中海舰队演习,转而作为旗舰率领战列巡洋舰中队在加勒比海进行巡逻。

1935年1月23日,胡德在前往直布罗陀例行参加地中海演习时,在西班牙沿海与同样前来参加演习的声望意外相撞,随后两舰均被迫返回朴茨茅斯接受大修。这一撞胡德将螺旋桨碎片嵌入了声望,并成为胡德最终最难得的舰身遗物。经过此次补魔之后胡德正式转职幸运E,声望则幸运极高,成为皇家海军唯一活到战后的战巡……次年8月,结束大修的胡德参加了纪念乔治五世继位暨澳大利亚皇家海军成立25周年的海上阅舰式。

由于胡德在很长时间内都是皇家海军战斗力最强的高速主力舰,作为新锐战列巡洋舰仅有的独苗,她在服役后长达近20年的时间内几乎未曾入坞大修过,一直保持在高强度现役状态并不断进行演习,这使得她的舰况迅速老化。到上世纪30年代中叶,胡德的整套蒸汽管道与冷凝器系统已经严重老化,以至于舰员根本无法获得足够热水用于日常洗漱和洗澡,甚至不足以在冷天里热饭菜;同时,蒸汽管道的老化也降低了主机的可用输出,使她的最大航速下降到29节。

随着其他在一战时期建造的战列巡洋舰陆续接受大规模现代化改装,胡德原定也将在1941年入坞进行姗姗来迟的大改。这次改装的预定内容包括:更换新的、更轻的锅炉和主机;将副炮更换为8座双联装5.25英寸(133毫米)舰炮;将高射火力加强到6座八联装40毫米砰砰炮;拆除5寸上部装甲,加强甲板水平装甲;拆除所有鱼雷发射管,重新加装水机弹射器;重建整个司令塔和上层建筑,更换为类似声望级的新写字楼设计。但不幸的是,二战的爆发打乱了这一计划,胡德最终也未能迎来这次大修。

二次世界大战

1939年5月,在不断进行小规模改装的同时,胡德被部署到本土舰队战列巡洋舰中队。当战争爆发时,胡德被部署在冰岛和法罗群岛附近,她的任务是保护商船队,并阻止德国伪装巡洋舰和破袭舰队突破封锁进入大西洋。1939年9月,本土舰队出发前往接应因受损正在返回的矛鱼号潜艇,途中被德国空军KG 26和KG 30轰炸机联队的Ju 88轰炸机群发现,胡德被一枚250千克炸弹命中左舷防鱼雷鼓包并损坏了冷凝器,对其已老化不堪的轮机系统进一步雪上加霜。到1940年时,由于轮机系统严重老化,胡德的最大航速进一步下跌到仅有26.5节,被迫于4月4日至6月12日再度入坞进行维修,以恢复航速。

1940年6月18日,完成轮机系统修复的胡德重新出港,加入皇家方舟号所属的H舰队并成为旗舰,在7月参与了米尔斯克比尔港海战:法国投降后,英国海军部要求法国交出麾下的舰艇或将其驶往中立港以防止她们落入纳粹手中维希法国:我TM……,法国方面拒绝后,皇家海军随即向港内的法国舰艇开火。在这次交战中胡德的15英寸主炮四次击中敦刻尔克号,造成该舰被迫搁浅;胡德自己也被敦刻尔克的330毫米主炮反击打出跨射,但仅近失弹造成2人受伤。在交战中敦刻尔克的姐妹舰斯特拉斯堡号趁乱出港逃往土伦港,胡德和轻巡洋舰随即加速追击,但在持续追击两个小时后一艘法国护航舰抓住机会对胡德进行了鱼雷齐射,胡德因躲避鱼雷而跑坏了一台涡轮机的传动齿轮,被迫放弃追逐。

8月10日,胡德返回斯卡帕湾,并由声望接替H舰队旗舰职务,随后进行了短暂维修。9月13日,胡德与纳尔逊罗德尼一同被部署到罗斯郡,作为对可能的德国舰队入侵的预防措施。很快这一潜在威胁被解除,随后胡德重新作为战列巡洋舰开始执行远程巡逻和截击任务。10月28日和12月24日,胡德两度出击拦截舍尔海军上将号和希佩尔海军上将号,但都无功而返。1941年1月,无事可做的胡德再次开始维修主机声望:现在谁才是HMS维修号啊(恼),一直持续到3月。即便在大修后,胡德的主机状况仍然很差,但由于此时皇家海军极缺战列巡洋舰,因此直到实质上能够行使战列巡洋舰职能的新型高速战列舰英王乔治五世级服役之前,胡德都不得不继续作为皇家海军最强的战列巡洋舰留在一线。

3月中旬,完成维修的胡德再度出航,企图拦截沙恩霍斯特号格奈森瑙号两姐妹,但没有成功。最终在巡逻两个月后,胡德于5月返回斯卡帕湾。

光荣(6月):老阿姨!救我口牙!!!

胡德:光荣?(无关心)

丹麦海峡海战

1941年5月,俾斯麦号欧根亲王号出航发起“莱茵演习”行动,目标为进入北大西洋并破坏美英之间的商船航线。胡德随即在兰斯洛特·霍兰德中将的指挥下,和新近服役的威尔士亲王号一同出发追击,意图在德舰进入大西洋开始攻击盟军商船队之前将其拦截。考虑到此时威尔士亲王号甚至还未完成海试,船员也未充分合练可见皇家海军当时到底是有多缺战列巡洋舰,因此决定将胡德作为旗舰,并由胡德率先发起攻击。尽管如此,考虑到胡德的老旧舰况和作为战列巡洋舰天生防护较为欠缺的问题,后方指挥的皇家海军高层,主要是约翰·托维勋爵,曾一度考虑过建议霍兰德上将将威尔士亲王号移动到胡德号前方,依靠后者在当时是条约高速战列舰中最好的防护水平吸引火力以保护胡德号。但他最终认为这种对前线指挥官下达的微操指令并不合适,因此没有发布命令千古完人(空一格):娘希匹?

5月23日夜,由弗雷德里克·沃克少将指挥前出侦察的诺福克号萨福克号重巡洋舰在丹麦海峡发现了俾斯麦号和欧根亲王号。得益于萨福克号新加装的雷达,两舰在与俾斯麦号接触并引发短暂交火后立即释放烟幕撤出视距范围,此后一直以雷达保持对德舰的视距外追踪,并将位置情报发给正在赶来截击的胡德和威尔士亲王。

24日凌晨,在巡洋舰的情报协助下,胡德和威尔士亲王在冰岛与格陵兰岛之间追上了俾斯麦号。但由于萨福克号失去与俾斯麦号的雷达接触,霍兰德中将原定的依靠诺福克号报告的俾斯麦号位置、在当地时间23日22时(常见的记录中使用的是船上时,比当地时间快4小时。下文时间均为当地时间)借助暮色(由于高纬度,当地日落时间约为21:30-21:50)自西面悄悄接近俾斯麦号发起攻击的计划被打乱。23时,萨福克号终于重新用雷达锁定了俾斯麦号,此时俾斯麦号和欧根亲王号正以220度航向向南航行。霍兰德中将发现自己正与俾斯麦号近乎同向同速平行航行日德兰冥场面,而且自己位于东侧而不是最初计划的西侧——这不是他所期望的,侧舷战列线交战将进一步暴露胡德防护上的弱点,且原本企图借助暮色掩护自身的局面将完全反转。尽管如此,他还是下令提速到28节并向右转至280度,迅速接近德舰。

1时35分,威尔士亲王号报告目视德舰,随即霍兰德中将下令舰队进一步右转到300度,以80度的航向角近乎垂直地高速冲向德舰;10分钟后,俾斯麦号也目视发现了英舰的煤烟。实际上,早在此之前,欧根亲王号的水听器就已听到来自东南方向的高速螺旋桨声。此时霍兰德有两个选择:重新转向保持距离,等待萨福克号跟上来,然后继续保持对俾斯麦号的雷达锁定和追踪,直到后方的英王乔治五世号和其他主力舰也赶上来一同加入战斗;抑或,见敌必战,抓住战机,立即开火。

霍兰德上将选择了后者。1时52分,胡德向领头的德舰开火,标志着丹麦海峡海战正式打响。此时双方距离约24.5千米。霍兰德上将最初以为领头德舰是俾斯麦号,但他不知道的是,俾斯麦号的雷达此前在与萨福克号和诺福克号交火的时候被开火震坏,因此欧根移动到队形前方以补充雷达侦察能力;此外,欧根亲王号和俾斯麦号的侧舷剪影也非常相似,这进一步导致了最初的误判。老阿姨:眼神不好怪我咯?

尽管如此,霍兰德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下令将火力转向后方的俾斯麦号。。威尔士亲王号迅速调整了炮口指向,并立即取得了三次命中,前两发均打在装甲带上未击穿,但第三发命中弹则打坏了俾斯麦号的一艘救生艇和水上飞机弹射器由于长期未使用水上飞机,这一损坏直到5月27日俾斯麦号的最终战前夕,俾斯麦试图使用水上飞机将舰上日志送出时才被发现;但胡德号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仍然在向欧根亲王开火。

德国人的还击稍显迟疑,在1时55分才开始开火。据信,当时德方特遣舰队指挥官吕特晏斯上将一直没有下达开火指令,他还希望能够靠俾斯麦号的航速尽快重新拉开距离以避免交战。但在俾斯麦号的第一炮术军官阿德尔伯特·施耐德反复询问之后,俾斯麦号舰长林德曼上校终于坐不住了,表示:“我不会坐视不管看着我的船就在我屁股底下挨炸的。许可开火!(Ich lasse mir doch nicht mein Schiff unter dem Arsch wegschießen. Feuererlaubnis!)”俾斯麦号随后打出信号旗并开始开火反击,欧根亲王号也一并开火。两舰都将火力集中在胡德身上。

由于交战时间很短且两舰集中开火,究竟是谁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命中胡德并不明确。可以确认的是,第一枚击中胡德的炮弹(很可能来自欧根亲王)引发了甲板上堆放的4英寸副炮和高炮弹药火灾,但副炮弹药没有殉爆。另外可能有几次攻击命中了胡德的舰桥底部和火控雷达,但没有明显损伤(由于最初德军观察哨误判是两艘重巡洋舰,欧根亲王装填了高爆弹而不是穿甲弹,尚未来得及换装)。

因最初的接敌角度问题,英舰在一开始实际上处于T劣位置。霍兰德中将深谙胡德的弱点,因此他最初采取这一接敌姿态以避免暴露胡德较为脆弱的甲板防护,同时意图增加与德舰的相对速度以尽快缩短距离,这样在近距离上,俾斯麦号的炮弹将更可能击中侧舷而不是甲板。

但这一接敌角度也意味着只能使用各舰的两座舰艏主炮向德舰开火,导致英军的可用火力仅有胡德的4门和威尔士亲王的6门共10门15英寸主炮。尽管威尔士亲王在交战开始后迅速取得连续命中,但不久A炮塔的4门主炮竟有3门先后卡膛KGV祖传卡膛,后来乔五在和罗德尼围歼俾斯麦的时候又卡,让这一数字迅速变成了7门,英军的火力劣势瞬间显现出来。雪上加霜的是,由于英舰处于下风向,测距仪受到风浪干扰,导致主炮的射击精度进一步下降。为了扭转火力劣势,霍兰德中将先是在9时55分下令左转20度、然后在2时整下令舰队再次向左转20度,以露出舰艉主炮参与射击,此时胡德与俾斯麦之间的距离已经缩短到约14-15千米。但这一转向动作同样将两舰的侧舷暴露在德舰面前,尤其是胡德相对更为薄弱的侧舷。


就在此时,威尔士亲王上的船员看到很可能是来自俾斯麦的第5轮齐射对胡德形成了跨射。其中一发15寸炮弹似乎击中了主桅火控塔或X炮塔附近的火控平台(后来有说法称击中火控平台的这一发弹很可能是欧根亲王在将火力转向威尔士亲王之前打出的最后一轮齐射,稍早于俾斯麦的15寸炮齐射弹着)。随即,一束巨大的火流如同喷灯般从主桅附近喷涌而出,随后舰艉弹药库发生了毁灭性的殉爆,将Y炮塔以后的舰体彻底摧毁,并将舰体拦腰斩断。

胡德在三分钟内完全沉没,被殉爆抛向天空的残骸如雨点般落向仅在800米外威尔士亲王号的甲板。她的舰艏近乎垂直下沉,是最后沉入水中的部分。在沉没之前,A炮塔向着天空打出了最后一次齐射。根据幸存者的记录,沉没地点位于63°20′N 31°50′W。威尔士亲王被迫稍微转向以避开胡德的残骸。包括霍兰德上将在内,全舰1,418名舰员中的1,415人与舰同沉,仅有常规信号员泰德·布里格斯,高级水手罗伯特·蒂尔伯恩和候补少尉比尔·邓达斯幸存,并在两小时后被驱逐舰伊莱克特拉号救起。伊莱克特拉号没有发现其他幸存者,也没有发现其他遇难者遗体。

战后复盘

事后调查对胡德的毁灭性殉爆提出了多种可能性,最终得到接受的理论认为,其中一座4英寸的副炮弹药库先被引爆,随后殉爆扩散到15英寸主炮弹药库,并引发了最终的灾难性爆炸。这一理论被广泛接受,尤其是与威尔士亲王船员关于胡德主桅后部被俾斯麦号击中的目击证词相符。尽管4英寸副炮殉爆的原因可能永远不会查清,因为这一位置在殉爆中被完全摧毁。

此外,时任海军造舰总监(DNC)斯坦利·V·古道尔爵士认为殉爆的不是15寸主炮发射药,而是胡德的鱼雷。但这一理论在进一步深入调查后被推翻,最终所有的调查均接受15英寸主炮弹药库殉爆是胡德沉没的原因。

关于主弹药库殉爆的原因,除4英寸副炮弹药库殉爆以外,还有以下几种推测:

  • 15英寸炮弹以水中弹的形式直接从水线下侧舷击穿胡德弹药库装甲。官方调查委员会认为德国炮弹的引信特性使得水中弹杀伤的可能性很小。尽管如此,如果这种击穿真的发生,它的确能够引爆胡德的舰艉弹药库。此外,有照片显示,1941年状态的胡德在类似当天的海况下以28节全速航行时,舰艏兴波的一个大波谷似乎刚好位于舰艉弹药库附近,因此也有可能这枚15英寸炮弹是直接从波谷处露出的水线下船底部分击穿了弹药库。真实幸运E
  • 殉爆通过未关闭的防火门扩散到弹药库日德兰优良传统。尽管如此,委员会收集到的证据表明,胡德当时严格遵守了作战纪律,所有的防火门都被关闭,虽然并不排除防火门被炮击破坏的可能性。
  • 甲板上堆放的4英寸副炮炮弹首先引发殉爆,而不是舰内弹药库。这种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 15英寸炮弹从胡德防护薄弱的甲板垂直击穿主炮弹药库引发殉爆,而未先引发4英寸副炮殉爆。

如前所述,由于胡德的舰舯在殉爆中被彻底摧毁,没有留下进一步佐证具体观点的更多证据。尽管如此,对胡德残骸的多次勘察研究反驳了上述的绝大部分理论,目前仍然接受4英寸副炮弹药库被击中引发殉爆是胡德沉没的主要原因。

2001年,英国广播公司第四频道出资搜索胡德和俾斯麦的残骸,用于其纪念战斗60周年的纪录片中。俾斯麦和胡德的残骸先后在战斗海域内被找到。胡德和大部分残骸分散在两片区域内,舰艏部分向左倾覆,舰舯倒扣,舰艉则以一定角度从海床翘起。可以观察到船舵仍然保持在向左20度转向的位置。舰舯的一部分因弹药殉爆完全缺失。

2002年,该海域被英国政府宣布为战争坟墓,受到于1986年通过的《军事遗址保护法案》的保护。

2012年,英国政府批准将胡德的舰钟打捞上岸。最终于2015年,考察队成功取回胡德两座舰钟中的一座,在维护复原后,被置于皇家海军博物馆展出到2016年5月,并计划用于将修建的永久纪念碑。

胡德的其他遗物包括1935年1月与声望相撞时嵌入声望舰艏的螺旋桨碎片,这些碎片后来被制成纪念品。在丹麦海峡战役后近一年,胡德舰上漂浮的一些遗物,包括一根木制大梁和一个装有文件的金属匣被冲上岸边,现保存于伦敦国家海事博物馆。

此外,胡德在1935年改装中拆下的两门5.5英寸副炮后来在1941年被安装到阿森松岛上作为岸防炮。12月9日,这两门炮开火反击接近企图偷袭的德军U-124潜艇,尽管没有取得命中,但U-124在匆忙逃离时触礁沉没,由此成为胡德的“最后一个战果”。

此外,吕特晏斯上将在击沉胡德之后,于25日中午足足打电报向西部集群和海军司令部吹了半个多小时的逼,长篇累赘描述了整个交战过程和俾斯麦号在此过程中暴露的问题。据信,很可能正是由于这次煲电话粥被皇家海军截获,导致俾斯麦号在逃离之后位置再度暴露,最终被围歼。

战列巡洋舰?高速战列舰?

战列巡洋舰自诞生以来就是一种战功与争议同样巨大的舰种,而作为此类战舰的最后代表作,胡德在丹麦海峡海战中毁灭性的殉爆更是为这一舰种的发展画上了一个相当悲壮的句号。历史上,只有作为战列巡洋舰创造者的英国皇家海军因自身独有的需求,对战列巡洋舰这类将高航速与适航力置于其他性能之上的高速主力舰有着独一无二的需求和偏好。到二战时期,除两艘纳尔逊级之外,皇家海军实质上已经完成主力舰的高速化革命。

关于战列巡洋舰的争议和广泛流传的刻板印象有很多,其中最常见的即将“战列巡洋舰”简单与“大型巡洋舰”或“高速战列舰”划等号。此外,另一对战列巡洋舰常见的刻板印象即“战列巡洋舰就是削减装甲换速度的简配战列舰,用来虐菜猎杀巡洋舰,不能真正作为主力舰参与舰队交战”。

但战列巡洋舰实际上是一种比上述刻板印象更复杂的舰种。可以说,高速战列舰和大型巡洋舰各自都能完成部分战列巡洋舰的职能,乃至许多早期战列巡洋舰在性能上也更接近于后来所谓的高速战列舰或大型巡洋舰;但“真正”的战列巡洋舰,是一种很难用简单定义介绍的舰船,也不仅仅是“战列巡洋舰=高速战列舰”这样简单。

要真正理解战列巡洋舰,我们需要从她的起源出发。尽管“战列巡洋舰=高速战列舰”这样的刻板印象被广为流传,但战列巡洋舰的最初起源,确实是自前无畏时代的英国巡洋舰发展而起。

由于自身统治的独特性,即本土极小、但大片海外殖民地分布于四方,大英帝国的命脉完全寄托于本土与海外殖民地所联系的众多远洋航路上。这种独特的国情,意味着皇家海军自始至终,都对具有大航程巡逻能力、能够有效保卫航路和海外殖民地的巡洋舰有着极大的需求。同时,英国本土附近即是北大西洋,这片海域以气象恶劣而出名,如果不像巡洋舰那样强化舰艇的适航能力,那么舰船一旦离了英国内海就将在滔天巨浪里寸步难行。传统的战列舰正是因这一原因而适用范围极大受限,其低航速和对港口的挑剔也使其难以用于对殖民地的海外巡逻,因此,将巡洋舰大型化以在远洋行使战列舰职能,就成了皇家海军不可避免的选择。

到19世纪末的前无畏时代,这种大型化巡洋舰发展为所谓的装甲巡洋舰,而其与普通巡洋舰之间的差距,则已经大到了完全无法被视为一个舰种的程度:此时典型的装甲巡洋舰总吨位通常接近甚至超过一万吨,除了更强调航速和适航性的特征、以及更小的主炮之外,完全可以被视为缩小的战列舰;而其他用于常规巡逻的巡洋舰,往往仅有两三千吨。事实上,巡洋舰的主力舰化让皇家海军的战列舰和巡洋舰队已经开始互相争夺资源,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发展思路究竟是集中投资主力舰进行近海防御、还是投资巡洋舰继续确保帝国的远洋制海权方面,皇家海军分成了决战和护航两派。

在这一时期,皇家海军的传奇人物费舍尔勋爵,在推进著名的无畏舰革命的同时,同样敏锐地意识到,对巡洋舰队进行全面的技术升级和变革,将能够让巡洋舰也具备参与舰队决战的能力。这将彻底终结决战派和护航派的争论,也将最终结束巡洋舰队与主力舰争夺资源的情况。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出现的,就是对前无畏舰时代两种巡洋舰的全面升级:常规用于巡逻的殖民地巡洋舰被升级为更大、更全面的新型轻巡洋舰,既可以执行常规的巡逻和保交任务,也可以取代原有的驱逐领舰和侦察巡洋舰,作为舰队侦察前卫参与舰队交战;而装甲巡洋舰,将通过彻底的武装强化和大型化革命,成为具备主力舰火力和巡洋舰高速,既能够以压倒性的优势进行远海巡逻和猎杀敌方袭击舰、又能作为支援力量参与舰队交战的大型高速主力舰,从而一劳永逸地结束巡洋舰与主力舰能力互不相关、争抢资源的局面。战列巡洋舰就此诞生。

从上述过程我们不难看出,战列巡洋舰实际上是皇家海军对于具有压倒性远洋作战能力的大型化巡洋舰追求的结果。而高速战列舰,则实际上是这一过程的最终结果,即主力舰与巡洋舰的完全合流。因此,在间战期和二战时代这些航速普遍接近或达到30节以上的一系列真正能够取代战列巡洋舰职能的高速战列舰出现之前,高速战列舰并不能与战列巡洋舰简单划等号。

战列巡洋舰将通常将适航性和速度放在更高的优先级,而高速战列舰则是在能够确保防护性的前提下提高航速。或者说,如果在设计中出现防护和航速无法兼顾的问题,譬如设计航速为32节,但是防护要求的吨位增重将使航速下降到30节;那么战列巡洋舰将选择牺牲防护确保32节航速指标,而高速战列舰将选择以合理的航速下降换取更好的防护水平。同时,因其本质是巡洋舰,战列巡洋舰也可能在设计上相比高速战列舰有更多类似巡洋舰的强化适航性特征,如尽可能高的干舷、大长细比的船型和用于避免中弹进水引发航速损失的水线/艏艉装甲等。对于战列舰来说,中弹后能够确保储备浮力即可;但对于战列巡洋舰来说,则可能更需要考虑中弹后尽可能不损失航海性能。

而在二战中,又出现了所谓的“大型巡洋舰”,即采用放大的重巡洋舰船体搭配更大口径的主炮的设计,这也通常被许多人与战列巡洋舰混为一谈。但需要看到的是,大型巡洋舰往往不具备参与主力舰交战的能力,其主炮口径虽然比条约巡洋舰的8英寸更大,但通常无法达到、最大也只能持平无畏舰所使用过最小的12或12.5英寸主炮;其防护也是完全针对巡洋舰或其他大型巡洋舰设计的,而不考虑与主力舰对抗的需求。这是与战列巡洋舰本质上的区别。而也正是这一点,导致大型巡洋舰在实际运作中的地位非常尴尬:战列巡洋舰能够参加主力舰决战的能力正是其得以存在的理由之一——让巡洋舰也能参加主力决战或反之,从而避免为近海防御和远洋拦截重复投资。也因此,对于任何像皇家海军那样需要维护远洋制海权的海军而言,战列巡洋舰的性价比其实非常之高;而大型巡洋舰仅设计用于远洋拦截和护航的单一目的,使其在用途上实际上是开了装甲巡洋舰的倒车,但成本却又与真正的战列巡洋舰相差无几。更糟的是,随着二战期间条约重巡洋舰的进一步大型化和武装强化,大型巡洋舰很多时候甚至连对条约重巡的压倒性优势都难以确保。

相比之下,战列巡洋舰对于除了战列舰之外的其他任何远洋水面舰艇,都有着近乎碾压性的战斗力优势,甚至对于自己的前身装甲巡洋舰都是如此。1914年,德国海军东亚分舰队指挥官马克西米利安·冯·施佩率领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两艘装甲巡洋舰沙恩级战列巡洋舰两姐妹的上一代前世在南大西洋横行,并在11月11日爆发于智利沿海的科罗内尔海战中以仅3人阵亡的压倒性优势轻松击沉皇家海军好望角号和蒙默斯号两艘装甲巡洋舰。英国海军部随即派遣刚刚建成的无敌级战列巡洋舰无敌号和不屈号与另两艘装甲巡洋舰从本土出发前去拦截,作为战列巡洋舰对其设计用途的首次实战检验。两舰在以平均高达15节的航速长途奔袭上万千米后,于12月抵达福克兰群岛斯坦利港守株待兔。

12月8日,斯佩上将在不知道皇家海军已派出战列巡洋舰的情况下企图偷袭斯坦利港,结果在上午9时20分,德军侦察的轻巡洋舰惊恐地发现斯坦利港内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桅杆,其中更有标志着无畏舰和战列巡洋舰的三角桅杆,斯佩舰队随即望风而逃。无敌号和不倦号随即在9时45分出港拦截,英军指挥官弗雷德里克·斯特迪中将大胆地抛下了航速较慢的两艘装甲巡洋舰,率领两艘战列巡洋舰单独出发,高速追击斯佩舰队,仅用了一个小时就在上午11时将斯佩的两艘装甲巡洋舰纳入射程,并分出护航的轻巡洋舰前去追击德军企图凭借高速逃窜的轻巡洋舰舰队。

最终,作为战列巡洋舰的首场实战,无敌号和不倦号重演了斯佩舰队此前碾压性的胜利,以仅10人死亡、19人受伤的极轻微代价将斯佩舰队全歼,仅有2艘轻巡洋舰和1艘医院船逃离,后者也在后来被其他巡逻的皇家海军巡洋舰追上击沉。这次海战标志着战列巡洋舰以超新星一般耀眼的表现登上世界海战史舞台,也完美体现了战列巡洋舰的设计目的——凭借出色的高速远程巡航能力和仅次于战列舰的战斗力,她可以轻松地在远海追上并歼灭可能出现的一切敌人。这是只有战列巡洋舰,或未来的高速战列舰,才能做到的事情。

当然英方的胜利也并非完美无瑕,无敌级两舰的炮击精度并不很好,加上沙恩两舰的装甲也不是吃素的,最终她们一直坚持了整整半天、从上午一直到傍晚才沉没,并消耗了无敌级两舰的大部分炮弹。但相对于惊人的战果来说,这种说法无疑有些太凡尔赛了

此外非常有趣的是,在一战时期,推动皇家海军设计建造战列巡洋舰并最终确定第一代战列巡洋舰无敌级性能的假想敌之一,实际上是德国的高速邮轮。虽然是民用邮轮,但这些庞然大物完全可以在战时被征用转为高速运输或破交袭击舰。她们高达2万吨以上的巨大吨位,显然是已有巡洋舰的舰炮所难以有效打击的;而高达25节的持续航速和极低的燃煤消耗,又意味着所有在体量上与其相符的无畏舰/战列舰都不可能对其进行追击。由于英国极缺同类高速邮轮,这意味着皇家海军需要一种既具备战列舰的重火力、又具备巡洋舰的高速远程巡航能力的舰船,才能在战时对可能出现的此类舰船进行有效拦截并确保在必要时将其击沉。而这种火力也将意味着这种舰船同时具备参与主力舰交战的能力。这就成为了战列巡洋舰的最早设计需求。

也正是由于上述原因,此后英国通常将任何设计用于远海猎杀敌方袭击舰或运输船的大型高速主力舰均称为“战列巡洋舰”,譬如沙恩霍斯特级。这是引发诸多刻板印象和混淆的原因之一。

在实现战列巡洋舰这一阶段性目标之后,皇家海军很快开始尝试实现高速战列舰的最终目标。在第一代战列巡洋舰无敌级诞生后不久的1912年,皇家海军就开始尝试设计真正能够结合战列舰的主力决战能力和巡洋舰高速远程航行能力的高速战列舰,也即上文我们提到的所谓“融合舰”。这一设计最终催生了伊丽莎白女王级

尽管综合防护和火力水平让她成为当时最为强大的主力舰,也定义了战列舰的全新标准;但就其最初设计目的而言,伊丽莎白女王级却是失败的作品。在设计过程中不断增加的要求导致其吨位严重超标(最初设计时原计划的满载排水量是过于紧凑的2.75万吨。这一数字显然不够,长门级服役时的排水量接近4万吨。因此伊丽莎白女王级在设计途中随着修改不断超重,最终以超过3万吨的排水量建成服役),再加上舰型设计失误、高速阻力特性过差,而按照最初排水量指标设计的轮机系统却未进行对应的功率加强,最终导致伊丽莎白女王级的航速相比预期目标严重下降,原本设想的25节持续最大速度、26节以上超载速度的指标完全无法达到,尽管标称最大航速25节,但实际上四舰在海试中无一达到这一速度英勇和巴勒姆甚至没达到24节,公试速度分别为23.6和23.8节;而实际运用中的常规巡航速度往往仅有23节左右。尽管这一航速已经显著高于最大航速不超过21节的其他无畏舰,但偏偏又刚好跟不上巡航速度23-25节、最大速度26-28节的战列巡洋舰,导致原本希望在必要时能部分扮演战列巡洋舰职能的伊丽莎白女王级,最后成为了编在战列舰舰队中嫌浪费性能、编在战列巡洋舰中队中又拖后腿,不上不下的尴尬存在。

虽然伊丽莎白女王级作为当时最强的主力舰非常成功,但从皇家海军的整体布局来看,其超重和航速不足问题导致了部分行使战列巡洋舰职能的设计目标完全无法实现,因此其实是失败的。某种程度上说,伊丽莎白女王级的问题甚至间接导致了日德兰海战的惨烈结果:如果伊丽莎白女王级没有出现超重和航速不足问题,她原本将作为战列巡洋舰运用,编在贝蒂的战列巡洋舰编队中,并在接战后依靠15英寸主炮的火力优势迅速压制仅有12英寸主炮的德军前卫舰队;而不是被编在战列舰舰队里——这是杰利科得知伊丽莎白女王级的实际巡航速度只有23节之后做出的决定——直到贝蒂被揍得屁滚尿流向杰利科高呼救命的时候才脱离编队前去救火。

这实际上揭示了另一个致命的问题:航速无法达标能够履行战列巡洋舰职能的高速战列舰,将是对高速主力舰力量的削弱,而非加强——因为无法达到战列巡洋舰航速的高速战列舰,最终也只能是战列舰。这也正是在海军上将级设计之初,杰利科认为不需要新的高速战列舰的原因;反过来也可以解释,在皇家海军极缺战列巡洋舰的二战,为何能够达到29节超载航速的英王乔治五世级会一口气下饺子般建造5艘。

原本作为最强战巡而设计,结果却成为了最强的无畏舰。这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伊丽莎白女王级作为高速战列舰的失败,甚至一直影响到了二战时期的皇家海军。由于自家伊丽莎白女王级的糟糕表现,皇家海军因此错误地估计了同期日本建造长门级战列舰的性能此外还有日本自己故意瞒报,以为长门级与伊丽莎白女王级一样最多只能达到23节巡航速度和25节极速,因此在设计纳尔逊级战列舰时放心地选择了最高速度23节、缩小N3的低速方案O3,而非采用缩小版G3的高速方案F2/F3。然而,长门级的最高航速实际上达到了26.5节,即便在现代化改装增重后也仍然有25节毕竟人家长萌4万吨,你傻白一开始设计才2.75万吨,开得动就见鬼了,这导致纳尔逊级完全无法与长门级相对抗。皇家海军本已捉襟见肘的高速战列舰/战列巡洋舰队规模因此进一步雪上加霜少了两艘,需要费神盯着的轴心国高速主力舰却多了两艘……

长萌主机额定功率8万马力、超载功率9万马力;傻白主机功率则一直是按2.75万吨排水量定的额定功率6万马力、超载功率8万马力。吨位差不多,线型差一截,主机功率差一万,你傻白能跑得起来才是见了鬼……

错误的航速定位也导致在二战时期整个皇家海军的高速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都天天满大西洋满太平洋跑疲于奔命的时候,老衲两艘大油轮除了罗德尼参加过围歼俾斯麦之外,就没什么机会用于制海任务,最后只能给陆军马鹿当移动炮台支援登陆作战

伊丽莎白女王级在高速化尝试上的失败同时也给予了包括皇家海军在内各国一个深刻的教训:在技术水平不足、无法同时兼顾舰队主力决战所需的良好防护能力和远洋拦截与战略机动所需的高速性的时候,唯一的选择只能是分开建造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过早尝试将二者融合建造所谓的“高速战列舰”,最后可能就会落得伊丽莎白女王级这样不上不下的尴尬下场。也因此,在伊丽莎白女王级之后,一战时期的各国再也没有出现类似的高速战列舰,而都选择了建造战列巡洋舰。尤其是美国在设计列克星敦级战列巡洋舰时,坚定不移地抛弃了高速战列舰方案,而选择继续采用传统的慢速战列舰与高速轻装战列巡洋舰搭配的思路。直到间战期和二战时期,技术水平的进一步发展才真正允许能够在高速和防护性中间取得均衡的高速战列舰出现。

胡德作为伊丽莎白女王的后继者、对所谓“融合舰”的第二次尝试,在很大程度上取得了成功。她具有与伊丽莎白女王级不相上下乃至更好的防护、相同水平的火力配置,同时舰型设计上的改进和新的轮机应用让她在建成后仍得以保持31-32节的高航速,即便在持续服役多年轮机老化的情况下也能达到28节以上。因此,争论胡德究竟是战列巡洋舰还是高速战列舰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胡德实际上可以被视作皇家海军在二者合流方面的首次成功尝试——不幸的是她仅有一艘,而且一直没有机会迎来后续的改进。在她之后,皇家海军终于在下一代主力舰上实现了梦寐以求的主力舰全高速化,能够达到29节的新一代条约高速战列舰英王乔治五世级成为皇家海军在二战中的绝对主力一造就是5艘,可见皇家海军实在是急疯了,彻底实现了舰队决战与远洋拦截兼顾的最初目的,而同期,如维内托级黎塞留级衣阿华级这些航速高达32节以上的高速战列舰也纷纷诞生——在海军航空兵将火炮主力舰彻底逐出大海前,作为火炮主力舰最终形态的战列巡洋舰/高速战列舰终于完成了她们最终的进化。

某天国的G3:qnmd华府海军条约,要是没有这鬼东西老娘在20年代就能完成这种进化了

不幸的是,胡德作为与日德兰海战同期建造的战列巡洋舰,其许多继承自上一代战列巡洋舰的设计缺陷即便在修改之后也未能完全修正。而原定将会完全修正这些缺陷的所谓“后日德兰式”新型战列巡洋舰G3级,却随着《华盛顿海军条约》的签署,与列克星敦级和天城级一起在船台上胎死腹中。条约的签订让皇家海军无法建造新的战列巡洋舰,而新建的两艘纳尔逊级,如前所述,由于判断失误,最终没有作为高速战列舰建成,导致作为战巡起源国和最大用户的皇家海军,在间战期和二战爆发时竟陷入了高速主力舰捉襟见肘的窘迫之中。

二战爆发后,德意志第三帝国海军建造了包括沙恩霍斯特级在内的战列巡洋舰/高速袭击舰,以及俾斯麦级这样的高速战列舰,要有效在远海拦截与猎杀她们,唯一的手段就是战列巡洋舰;而与此同时,日本帝国海军仍然拥有四艘金刚级战列巡洋舰(虽然日方现代化改装后已重新划为高速战列舰),再加上由于前文所述情报失误的两艘长门级,现在皇家海军被迫同时盯着10艘高速战列舰/战列巡洋舰,但手里可用的战巡——却仅有胡德级和声望级总共3艘!且声望级两舰因火力不足(比胡德少一座炮塔)、防护薄弱,到二战中期时被认为已经无法对抗德军新锐主力舰,因此被皇家海军调离欧洲战场,作为实质上的大型巡洋舰使用。作为最强也是最后的战列巡洋舰,胡德因此被迫在一线疲于奔命,连轴转20年之久而没有任何入坞大改的机会所以老阿姨是过劳死的。直到1940年服役的英王乔治五世级,皇家海军才终于获得新的能够补充高速主力舰力量的高速战列舰。但,正如我们已经知道的那样——对于胡德来说,这个接替者,来得太迟了。

在前卫身上,我们似乎还能看到胡德的身影——而KGV和前卫也的确在立项时都被称为战列巡洋舰。当然,在这时候的皇家海军,新型主力舰是叫战列巡洋舰还是高速战列舰——很重要吗?

游戏数据

海军上将级战列巡洋舰1号舰 胡德 HMS Hood
初始星级:★★★☆☆☆
阵营:  皇家海军 类型:战巡 CV:田中敦子、特莉·多蒂(TV动画英配)
人设:SA 微博 P站
性能
 耐久 1485→8445  装甲类型 中型
 装填 58→159  炮击 66→343
 雷击 0  机动 9→37
 防空 61→323  航空 0
 命中  反潜 0
 幸运 38  消耗 5→14
装备效率 初始装备 装备类型
110%→140% 双联装381mm主炮T1 战列主炮
150%→150% - 驱逐主炮
100%→100% - 防空炮
技能
 
皇家舰队的荣耀
主炮开火时,有40%(70%)概率朝自己前方发射一轮专属弹幕(威力依据技能等级),所有主力舰队角色装填提高20%(40%),持续8秒
合成提供 退役提供
炮击44装填11  22 10
获得方式
掉落 无掉落
建造 5小时50分钟
其他 新兵训练、宴会邀请函、三周年邀请函、退役勋章兑换
作战性能
雷击
航空
耐久
防空
炮击
机动
 
 
 
 
 
 
立绘
 
誓约
 
照耀太阳的淑女
 
五彩的Glorius
 
晨曦的淑女
 
晨曦的淑女(国服)
 
Q版立绘:

     

游戏相关

皇家海军的荣耀

胡德服役时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军舰,所以也被称为皇家海军的荣耀。而胡德也有着与她的国籍十分相符的气质:优雅傲娇,并且非常喜欢红茶压力马斯内

因为排水量相当大,所以建造时间也是游戏里第三长的5小时50分。第二的位置被俾斯麦这个小妖精夺走了!QAQ第一的位置被苏维埃俄罗斯这个大妖精夺走了・*・:≡( ε:)

听说你们质疑胡德的实力(夏活D2道中随机取样)

 

区区蛐蛐俾斯麦!

著名的丹麦海峡海战中,胡德被俾斯麦和她的基友欧根击中弹药库并引发殉爆而沉没。

虽然游戏最初俾斯麦并没有实装[2],但新手教程中已经出现了她的身影,而且是和胡德酱一起。官方钦定仇敌CP

主炮射击

 

同时舰船详情界面关于弹药类型的说明也是以胡德中弹为配图。一代谐星胡德

胡德很累了,胡德不想再殉爆了,但是你们有考虑过老阿姨和广大战巡的感受吗?没有,你们只考虑过自己.jpg

照耀太阳的隐藏巨乳

普通立绘不管怎么看都是平胸,然而在泳装换装中突然变成了巨乳。推测胡德平时可能用了裹胸布。其实只是穿太厚了罢了

同时换装还自带了皇家海军的另外两条战巡,声望反击买一送二

相关图片

 
游戏过场插画
 
游戏壁纸

台词

获得您就是指挥官吗,贵安。皇家海军的荣耀——胡德,与胜利一同来到您的身边
登录欢迎回来,指挥官,要来一杯红茶吗?
查看详情皇家海军的荣耀,请您尽情欣赏吧
主界面一名优秀的指挥官对于红茶应该有深入的了解
这个字是……啊,原来刚才看岔了,抱歉,我的视力不太好呢
多听,少说,您应当多听取他人的意见,但保留自己的判断
触摸适当的接触也是有必要的,想要来跳一支舞吗?
特殊触摸对淑女不敬会被如何,指挥官应该很清楚吧…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任务提醒指挥官,上面发布了新任务,请过目
任务完成获得荣耀的同时必然伴随奖赏,可不要忘了后者
邮件提醒没有拆封过……指挥官,冷落他人信件可不是绅士所为哦?
回港指挥官,麻烦您的红茶泡好了吗?来边品茶边检讨吧
委托完成完成委托也是荣誉的象征,不去犒劳一下那些孩子们吗?
强化成功您的付出一定会得到回报
旗舰开战荣耀与你我同在
胜利MVP温暖的阳光,舒适的海风,漂亮的胜利
失败胜败乃兵家常事,而我们有的是时间
技能优雅,可不是花瓶
HP告急就算是我也有点生气了呢
彩蛋声望,可别又走神了(声望[3]
保持礼仪,反击(反击
为您效劳,陛下(伊丽莎白女王
前进吧,我们是皇家的荣耀(队伍中5艘皇家战舰)
2018情人节礼物指挥官,情人节快乐。请享用这盒皇家特制情人节巧克力。是为了今天特地准备的,希望能合您的口味。
2019情人节礼物作为皇家的淑女,我已为指挥官备好巧克力,因为我希望自己也能“时刻保持优雅”
2020情人节礼物情人节快乐,指挥官。这是为您准备的皇家之宝——以最好的素材,配上最大的用心所制作出的最高级巧克力,请享用~
2021情人节礼物谢谢您参加茶会。今天的点心——巧克力的食谱是我的秘方,但这不是奢侈品,这是指挥官您常吃的东西。请放心享用。
2022情人节礼物今天是巧克力的好日子呢,指挥官大人。对,适合品尝巧克力的日子,就是“巧克力的好日子”,这名字不错吧?无论是哪个巧克力,都请指挥官按照您的喜好享用吧♪
简介是的,皇家海军的荣耀正在您的面前。 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优雅,这是身为皇室所应有的教养。丹麦海峡?胜败乃兵家常事,那不过是一时的失败罢了
好感度-失望唉……看来不下猛药不行了呢
好感度-陌生指挥官,这么好的下午,不来聊聊天吗……嗯,好吧,那我就说说和声望的故事吧
好感度-友好虽然我常把时刻保持优雅挂在嘴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指挥官需要配合我,您平常的样子才是最有魅力的
好感度-喜欢嗯?太近了?虽然淑女要随时保持优雅,但是淑女对于钟情的对象也会勇敢发起攻势哦?
好感度-爱我想将你比作迷人的夏日,但你却更加可爱与温存……只要我一息尚存,你与这诗篇将永驻我心间……很美丽的诗句呢,能为我读一遍吗,指挥官?
誓约呵呵,看你紧张的样子,面对女士这么紧张可是无法顺利传达心意的,指挥官——不过你的心意确实地传达到了我的心底里了……胡德,乐意之至
掉落描述海军上将级战列巡洋舰—胡德,舷号51

照耀太阳的淑女

获得呼呼…大饱眼福,心情大好~果然度假就应该在海边!小天鹅,用你的排球去给Sis.Sara一点颜色看看!
登录贵安,指挥官,不要让外界的燥热影响你的内心。时刻保持冷静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查看详情我照耀着太阳?心情大好~这份赞美我就收下了
主界面1沙滩排球得分最少的我方队员要接受一个小小的惩罚游戏~
主界面2从山顶向下眺望,整个港区都能尽收眼底,正是观赏烟火的最佳席位
主界面3时刻保持优雅正是淑女的礼仪
触摸沙滩排球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指挥官,一起来欣赏吧
特殊触摸指挥官,威尔士就是因为总这样,才成为不了国王的

誓约—蔷薇恋诗

登录指挥官,勿需急躁,无垠的大海已向你敞开怀抱
主界面1指挥官今天准备了哪些红茶?呵呵,请允许我把这份期待留到茶会中
主界面2指挥官,等到七海复归于平静,我们再举行一次“帝国巡游”吧
触摸指挥官,我来教你与淑女相处的礼仪吧
特殊触摸不必这么着急,我永远都在你的身边
回港每当你的容颜浮现于我的心底,我的精神便如云雀破晓,振翮而上——

五彩的Glorius

获得真是一场不错的旅行,得感谢指挥官的邀请才是呢。穿上这般美丽的服饰,就该悠然而优雅地享受重樱的茶会,不是吗?呵呵~
登录虽然女仆队的红茶也不错,不过今天还是试试重樱的绿茶吧。
查看详情居然还有蔷薇样式的皇家风纹饰…真是太棒了!得好好感谢制作了这件“友禅”的人才行呢~
主界面1“东茶屋街”…就是“茶店一条街”吧?呵呵,感觉是个充满重樱风情的景点呢,真想去逛一次看看呀。
主界面2放入抹茶,倒入热水,再用茶筅搅拌——重樱的品茶之道,还真是深奥啊…
主界面3指挥官,要不要拍点照片给彗星她们的演唱会做点参考?难得出来旅行,除了土特产之外,也尽量给大家带来些其他的帮助比较好吧。
触摸指挥官,这个泡茶方式如何?
回港指挥官,要来一杯刚泡好的加贺棒茶吗?一边享受这优雅的茶香,一边好好休息下如何?
好感度-爱“且摘瓜茄迎秋凉”…真是让人感到一阵清爽的东方诗歌呢。指挥官,暂时忘却烦恼,全身心享受两人的旅行吧?
胜利MVP和煦的风,安宁的香气,优雅的胜利。

晨曦的淑女

获得并非只有远处的美景引人致胜,身边的风光亦值得驻足。指挥官,不妨就在这庄园里,安静享受美好的一日吧~
登录清风微拂,暖阳浅照,今天是个适合户外活动的好日子呢。
查看详情与隆重而庞大的帝国巡游相比,二人独行的约会能让我放松下来,更多地着眼于身边……嗯?指挥官,莫非你对“约会”的说法有些在意?呵呵~
主界面1台阶吗?我会注意的。很高兴指挥官还记得我说过视力有所欠佳的事呢,呵呵~
主界面2若心中暂时没有目的地,不如暂坐欣赏身边风景?你瞧,园中的蔷薇正值盛放呢。
主界面3我能感觉到,俾斯麦她渐渐地开始卸下自己的负担了。不过,要是她能再坦率点就好了呢。
触摸淑女的手,可要好好地牵稳哦?
特殊触摸指挥官,回去之后,我会好好向你强调与女士的相处礼仪呢。
回港步途的间歇,怎么能少了红茶呢?这次就由我准备吧。

总导航

舰船▾
白鹰
正航(CV) 列克星敦 • 萨拉托加 • 约克城 • 企业 • 小企业 • 大黄蜂 • 胡蜂 • 埃塞克斯 • 无畏 • 提康德罗加(卡莉永) • 邦克山 • 香格里拉
轻航(CVL) 兰利 • 长岛 • 博格 • 突击者 • 独立 • 普林斯顿 • 巴丹 • 卡萨布兰卡
战列(BB) 内华达 • 俄克拉荷马 • 宾夕法尼亚 • 亚利桑那 • 田纳西 • 加利福尼亚 • 科罗拉多 • 马里兰 • 西弗吉尼亚 • 北卡罗来纳 • 华盛顿 • 南达科他 • 马萨诸塞 • 阿拉巴马 • 佐治亚 • 新泽西(花园)
重巡(CA) 彭萨科拉 • 盐湖城 • 北安普顿 • 芝加哥 • 休斯敦 • 波特兰 • 印第安纳波利斯 • 新奥尔良 • 阿斯托利亚 • 明尼阿波利斯 • 旧金山(雾城) • 昆西 • 文森斯 • 威奇塔 • 巴尔的摩 • 巴尔的摩(μ兵装) • 布莱默顿 • 安克雷奇
轻巡(CL) 奥马哈 • 罗利 • 里士满 • 康克德 • 马布尔黑德 • 孟菲斯 • 亚特兰大 • 朱诺 • 圣地亚哥 • 小圣地亚哥 • 圣胡安 • 里诺 • 布鲁克林 • 菲尼克斯 • 火奴鲁鲁 • 圣路易斯 • 海伦娜 • 小海伦娜 • 博伊西(树城) • 克利夫兰 • 小克利夫兰 • 克利夫兰(μ兵装) • 哥伦比亚 • 蒙彼利埃 • 丹佛 • 伯明翰 • 比洛克西 • 西雅图
驱逐(DD) 杜威 • 艾尔温 • 卡辛 • 唐斯 • 埃尔德里奇 • 格里德利 • 克雷文 • 麦考尔 • 莫里 • 西姆斯 • 哈曼 • 本森 • 拉菲 • 贝利 • 霍比 • 科尔克 • 弗莱彻 • 拉德福特 • 杰金斯 • 尼古拉斯 • 贝奇 • 斯坦利 • 富特 • 斯彭斯 • 撒切尔 • 金伯利 • 马拉尼 • 布什 • 黑泽伍德 • 斯莫利 • 奥利克 • 史蒂芬·波特 • 莫里森(赛普拉斯) • 查尔斯·奥斯本 • 哈尔西·鲍威尔 • 艾伦·萨姆纳 • 英格拉罕 • 库珀 • 布里斯托尔
潜艇(SS) 鹦鹉螺 • 大青花鱼 • 大青花鱼(μ兵装) • 蓝鳃鱼 • 棘鳍 • 鲦鱼 • 射水鱼(喷水鱼)
维修(AR) 女灶神
皇家
正航(CV)  • 光荣 • 皇家方舟 • 光辉 • 光辉(μ兵装) • 小光辉 • 胜利 • 可畏 • 不挠
轻航(CVL) 竞技神 • 独角兽 • 追赶者 • 英仙座 • 半人马
战列(BB) 复仇 • 伊丽莎白女王 • 厌战 • 英勇 • 纳尔逊 • 罗德尼 • 英王乔治五世 • 威尔士亲王 • 约克公爵 •  • 君主 • 前卫
战巡(BC) 声望 • 小声望 • 反击 • 胡德
重巡(CA) 伦敦 • 什罗普郡 • 苏塞克斯 • 肯特 • 萨福克 • 诺福克 • 多塞特郡 • 约克 • 埃克塞特 • 柴郡 • 小柴郡 • 德雷克
轻巡(CL) 库拉索 • 杓鹬 • 阿瑞托莎 • 加拉蒂亚 • 佩内洛珀 • 欧若拉 • 利安得 • 阿基里斯 • 阿贾克斯 • 斐济 • 牙买加 • 黛朵 • 黛朵(μ兵装) • 赫敏 • 天狼星 • 卡律布狄斯 • 司战女神 • 黑太子 • 确捷 • 纽卡斯尔 • 南安普顿 • 谢菲尔德 • 谢菲尔德(μ兵装) • 格拉斯哥 • 格罗斯特 • 爱丁堡 • 贝尔法斯特 • 小贝法 • 海王星
驱逐(DD) 吸血鬼 • 女将 • 阿卡司塔 • 热心 • 小猎兔犬 • 大斗犬 • 彗星 • 新月 • 小天鹅 • 回声 • 狐提 • 命运女神 • 格伦维尔 • 萤火虫 • 勇敢 • 猎人 • 伊卡洛斯 • 贾维斯 • 标枪 • 天后 • 丘比特 • 泽西 • 无敌 • 火枪手 • 爱斯基摩人
重炮(BM) 黑暗界 • 恐怖 • 阿贝克隆比
重樱
正航(CV) 赤城(凰) • 小赤城(小凰) • 赤城(μ兵装)(凰) • 加贺(鸾) • 苍龙(蛟) • 飞龙(龙) • 翔鹤(鹬) • 瑞鹤(鹤) • 大凤(鹩) • 大凤(μ兵装)(鹩) • 葛城(鹖) • 信浓(鵗) • 白龙(鹫)
轻航(CVL) 凤翔(凤) • 龙骧(枭) • 龙凤(鸗) • 祥凤(鹞) • 飞鹰(鸱) • 隼鹰(鸢) • 千岁(鹂) • 千代田(鹃)
战列(BB) 三笠(鲐) • 扶桑(𫚉) • 山城(鲼) • 伊势(鳌) • 日向(螯) • 长门(鲨) • 陆奥(鲛) • 加贺BB(鸾) • 土佐(䲠) • 纪伊(鲣) • 骏河(鲪) • 出云(侌)
战巡(BC) 金刚(鲤) • 比睿(鲟) • 小比睿(小鲟) • 榛名(鲑) • 雾岛(鳗) • 天城(鳐) • 小天城(小鳐)
超巡(CB) 吾妻(猉)
重巡(CA) 古鹰(狼) • 加古(狌) • 青叶(犹) • 衣笠(猅) • 妙高(獌) • 那智(狏) • 足柄(狳) • 高雄(獒) • 爱宕(犬) • 摩耶(犮) • 鸟海(猋) • 铃谷(狺) • 熊野(猁) • 筑摩(狘) • 伊吹(峦)
轻巡(CL) 长良(貊) • 五十铃(貉) • 由良(㹨) • 鬼怒(猤) • 阿武隈(貃) • 川内(貆) • 神通(貎) • 那珂(豻) • 夕张(狐) • 最上(猿) • 三隈(狻) • 阿贺野(豼) • 能代(貅)
驱逐(DD) 神风(榊) • 松风(㭎) • 旗风(樋) • 睦月(松) • 如月(樟) • 卯月(楙) • 水无月(杌) • 文月(橗) • 长月(枨) • 三日月(檧) • 吹雪(桐) • 白雪(杉) • 浦波(朴) • 绫波(柚) • 初春(梅) • 若叶(楉) • 初霜(檨) • 有明(榎) • 夕暮(棭) • 晓(枫) • 响(栀) • 雷(梓) • 电(柏) • 白露(梿) • 时雨(栴) • 夕立(椿) • 海风(菪) • 山风(杣) • 江风(茳) • 朝潮(棹) • 大潮(荙) • 满潮(樠) • 荒潮(栘) • 霞(蕸) • 阳炎(萩) • 不知火(蒲) • 黑潮(蓉) • 亲潮(藮) • 雪风(莲) • 追风(椎) • 浦风(槆) • 矶风(柉) • 滨风(樇) • 谷风(栭) • 野分(苓) • 风云(枟) • 长波(苌) • 卷波(棬) • 清波(棈) • 凉月(栎) • 新月(枥) • 春月(桸) • 宵月(楛) • 花月(榵) • 北风(苝) • 岛风(芒)
潜艇(SS) 伊13(十纱) • 伊19(衣玖) • 伊25(双叶檎) • 伊26(双叶梦) • 伊56(冴梦) • 伊58(冴矢) • 伊168(伊吕波)
维修(AR) 明石(茗)
运输(AR) 㭴野(㭴)
铁血
正航(CV) 齐柏林伯爵 • 小齐柏林 • 彼得·史特拉塞 • 奥古斯特·冯·帕塞瓦尔
轻航(CVL) 威悉 • 易北
战列(BB) 图林根 • 俾斯麦 • 提尔比茨 • 乌尔里希·冯·胡滕 • 腓特烈大帝
战巡(BC) 塞德利茨 • 吕佐夫 • 沙恩霍斯特 • 格奈森瑙 • 奥丁
超巡(CB) 埃吉尔
重巡(CA) 约克 • 德意志 • 斯佩伯爵海军上将 • 海因里希亲王 • 阿达尔伯特亲王 • 希佩尔海军上将 • 希佩尔海军上将(μ兵装) • 欧根亲王 • 小欧根 • 罗恩 • 罗恩(μ兵装)
轻巡(CL) 埃姆登 • 埃尔宾 • 柯尼斯堡 • 卡尔斯鲁厄 • 科隆 • 莱比锡 • 纽伦堡 • 马格德堡 • 美因茨
驱逐(DD) Z1 • Z2 • Z18 • Z19 • Z20 • Z21 • Z23 • Z24 • Z25 • Z26 • Z28 • Z35 • Z36 • Z46
潜艇(SS) U-47 • U-73 • U-101 • U-81 • U-96 • U-410 • U-556 • U-557 • U-1206 • U-37 • U-110 • U-522
东煌
轻巡(CL) 肇和 • 应瑞 • 宁海 • 平海 • 逸仙 • 海天 • 海圻
驱逐(DD) 鞍山 • 抚顺 • 长春 • 太原
轻航(CVL) 镇海
北方联合
正航(CV) 伏尔加
战列(BB) 甘古特 • 苏维埃贝拉罗斯 • 苏维埃罗西亚 • 阿尔汉格尔斯克
超巡(CB) 喀琅施塔得
重巡(CA) 塔林
轻巡(CL) 阿芙乐尔 • 水星纪念 • 摩尔曼斯克 • 基洛夫 • 恰巴耶夫
驱逐(DD) 威严 • 神速 • 雷鸣 • 洪亮 • 灵敏 • 明斯克 • 塔什干 • 塔什干(μ兵装) • 基辅
鸢尾教国
正航(CV) 贝亚恩
战列(BB) 黎塞留 • 让·巴尔 • 加斯科涅 • 加斯科涅(μ兵装) • 香槟
战巡(BC) 敦刻尔克
重巡(CA) 福煦 • 阿尔及利亚 • 路易九世
轻巡(CL) 圣女贞德 • 埃米尔·贝尔汀 • 拉·加利索尼埃
驱逐(DD) 福尔班 • 勒马尔 • 鲁莽 • 倔强 • 沃克兰 • 塔尔图 • 马耶·布雷泽 • 恶毒 • 恶毒(μ兵装) • 可怖 • 凯旋
潜艇(SS) 絮库夫
撒丁帝国
正航(CV) 天鹰 • 帝国
战列(BB) 加富尔伯爵 • 朱利奥·凯撒 • 维托里奥·维内托 • 利托里奥 • 马可波罗
重巡(CA) 特伦托 • 的里雅斯特 • 扎拉 • 波拉
轻巡(CL) 阿布鲁齐公爵
驱逐(DD) 尼科洛索·达雷科 • 西北风 • 西南风 • 文琴佐·焦贝蒂 • 龙骑兵 • 庞培·马格诺
潜艇(SS) 托里拆利
其他阵营
武器▾
防空炮
白鹰 20mm厄利孔高射炮76mm高射炮(白鹰)76mm高射炮改进型双管20mm厄利孔高射炮四联装20mm厄利孔高射炮Mk15四联装28mm“芝加哥钢琴”双联40mm博福斯对空机炮四联40mm博福斯对空机炮双联装76mmRF火炮Mk27
皇家 双联装40mm“砰砰”炮120mm高射炮Mark VIII102mm高射炮四联装40mm“砰砰”炮20mm厄利孔高射炮MkII双联装40mm博福斯对空机炮Mark I双联装40mm博福斯STAAG双联装40mm博福斯海兹梅耶六联装40mm博福斯对空机炮八联装40mm“砰砰”炮双联装113mm高射炮双联装134mm高炮(防空)
重樱 25mm高射机枪76mm高射炮(重樱)80mm高射炮毘式40mm连装机枪127mm连装高射炮25mm连装高射机枪25mm三连装高射机枪九六式25mm三连装暴风避盾机炮试作型五式40mm高射机关炮100mm连装高炮127mm连装高角炮改
铁血 四联装20mm MG机枪37mm机枪双联37mm手拉机枪双联37mm Flak M43机枪双联装88mmSKC32高炮双联105mmSKC高炮双联105mmSKC高炮改进型
北方联合 100mm双联装防空炮SM-5-1s37mm防空炮70-KB-34 100mm双联装防空炮MZ-14B-54 100mm双联装防空炮
鸢尾教国 双联装100mm高炮双联37mm高射炮Mle1936
撒丁帝国 双联37mm机枪Model193290mm单装高角炮Model1939试作型双联90mm高角炮Model1939
其他 12.7mm防空机枪
设备
白鹰 作战报告:AFTBM-3复仇者(反潜)对空雷达100/150号航空燃油PBY-5A卡特琳娜水上机改良深弹投射器火控雷达高性能火控雷达SG雷达小海狸中队队徽珍珠之泪超重弹高性能舵机白鹰精英损管
皇家 基础深弹投射器剑鱼Mark II-ASV(反潜)归航信标高性能对空雷达纳尔逊的旗语刺猬弹
重樱 VC装甲钢板VH装甲钢板94式高射装置九八式射击延迟装置九一式穿甲弹一式穿甲弹治愈系猫爪Z旗九三式纯氧鱼雷兵装补给(鱼雷)兵装补给(中小口径武器)兵装补给(航空)“九四式40厘米炮”部件
铁血 Fl-282直升机艇壳改良设计案改良蓄电池阵列改良型水下进气管约定的证明533mm磁性鱼雷(水面舰艇用)FuMO 25
东煌 “宁海号”水上侦察机四神之印
北方联合 海魂迷彩
联动阵营 智慧模块晃悠悠随机单词生成器𩽾𩾌肝玉米灯笼Gamers的证明组徽觉醒宝珠心之钥匙偶像手环爆裂钻孔机苍穹喷射机戴拿爆能加农古立特圣剑煌翼炎龙征战巨坦
无阵营 灭火器海军迷彩液压舵机电动扬弹机高压氧气瓶机密文件·极地海峡侦察报告·纽约近海基础声呐维修工具陀螺仪链式装弹机航空副油箱燃油滤清器改良锅炉防鱼雷隔舱星云舞裙引力舞鞋闪耀之歌活力之歌炽烈之歌改良声呐液压弹射装置舰艇维修设备华盛顿海军条约开拓者奖章
水上机
重樱 二式水上战斗机强风瑞云晴岚
鸢尾教国 FBA-19
音乐▾
其他条目▾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来自阿贝克隆比的恶作剧称呼(一般来说女性对于自己的年龄十分敏感,这样故意将她往老了称呼是很不礼貌的)。阿贝克隆比吃一顿好打预定
  2. 俾斯麦于2019年05月23日实装
  3. 在1935年1月23日的地中海演习中,胡德曾与声望意外相撞,声望的舰艏撞上了胡德的舰艉左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