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中之岛妙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BRABANlogo.png
Ciallo~(∠·ω< )⌒★ 萌娘百科欢迎您来到柚子社YUZU SOFT相关条目!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TaeCG.png
基本资料
本名 中ノ島なかのしま たえ
(Nakanoshima Tae)
发色 褐发
瞳色 红瞳
生日 11月8日
血型 O型
星座 天蝎座
声优 榊原由依
萌点 长发进气口发型蟑螂毛料理达人白色过膝袜青梅竹马老好人单纯
出身地区 日本
活动范围 圆山学园
所属团体 赤城山学园管乐队
乐队担当 长号
亲属或相关人
香住纯、鹤桥健太郎、今宫纪子

中之岛妙YUZU SOFT所创作的美少女游戏管乐恋曲》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女主角之一。

目录

简介

  • 香住纯的青梅竹马,同时和鹤桥健太郎关系也很好,三人小时候一起接受了纯的父亲香住充的乐器教育。
  • 小的时候非常怕生,因此那时在搬家到现在住的地方之后也不怎么说话。直到看到了纯和健太郎学习乐器之后,才在好奇之下和他们两人熟络了起来。
  • 非常擅长烹饪,做的菜也很好吃,但是拥有着其他人远不能及的扛辣能力,最开始很喜欢在煮的菜里放辣椒,最后被纯提醒之后就没有这么做了。然而妙做的点心还是会放很多辣椒。
  • 最开始的时候吹的是小号,后来觉得纯的小号吹得更好就改吹了长号。
  • 在纯担任赤城山管乐部长之后,妙很快也被纯任命为了副部长。
  • 因为担心作息不健康的纯[1]早上起不来,所以每天早上都会去叫纯起床。
  • 性格十分单纯,有时候会相信一些玩笑话,而自己有时候也会在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说出一些很恐怖的话(例如“下次如果起不来的话,那就用钳子把指甲一个个拔出来吧!”这样的话)。
  • 在参与涉及决胜负的活动中经常会输,甚至能在石头剪刀布中连续输15次。
  • 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纯。

个人线剧情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转到圆山学院的妙,被原属圆山管乐队的芦屋宗一郎一见钟情告白,打算拒绝掉的妙希望纯能够假装成她的男朋友从而婉拒宗一郎,结果这样做反而激起了宗一郎的斗志。在最后宗一郎单方面地向纯下了战书,如果圆山在汇演中取胜那么就由自己来和妙交往,反之就由纯来和妙交往。在这之后,妙向纯提议,希望能在汇演中演奏《羁绊》这首曲子[2]

虽然纯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但是妙在那几天却一直纠结着。

某天,两人在自由练习的时候相遇,妙便用长号吹了一段曲子,随后她向纯提到自己最喜欢的一部分,并且哼了出来给纯听。然而接下来当妙问起纯关于这一段的事情之后,纯却对此感到一无所知,这让妙消沉起来。感到奇怪的纯最后也没有问起其中的原因,便被妙推着离开了。

过了几天,纯在帮妙去拿节拍器的时候,突然踢到了一个装着隐形眼镜的盒子。他看向周围,附近有一个眯着眼睛到处找着什么东西的女生,纯认为她就是隐形眼镜的失主,便把东西还给了她,而那个女生在道过谢之后便离开了。

第二天,纯准备到多媒体教室,但他发现走在他前面的妙突然掉了什么东西下来,捡起来之后,纯发现那是个护身符。在妙急急忙忙地确认护身符不在身上之后,她才从纯手上拿回了护身符。纯想起来这个护身符是小时候妙准备搬家了才给她的,但是他想不起来里面装了什么东西。即使后面妙告诉了纯他肯定知道,纯也依旧没有想起来。虽然妙表现得有点难过,但是她还是没有说什么,便去练习了。

到了第二周,纯和妙一如既往地结伴上学,然而两人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女生,她一直在盯着这边,并且是盯着纯看。感到奇怪的两人准备从那个女生面前路过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了两人,纯和妙随即停下。在一阵紧张之后,女生希望纯到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随后,两人来到操场,而随之跟来的妙在女生的意愿之下离开了。在纯和面前的女生独处之时,女生告诉纯她是1年A班的冢本麻衣,纯也回忆起了面前的女生好像就是上次捡到了的隐形眼镜的失主。

麻衣问起了纯,他是不是和妙在交往,而在回答两人只是青梅竹马之后,麻衣松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随后,纯准备离开,但是麻衣再次再次叫住了纯,随后麻衣向纯告白。但纯对此十分纠结,因为在这之前他们几乎不认识。随后,麻衣告诉纯第二天她会在同样的地方等待纯的回复,说罢便跑开了。

回到班上,纯被妙问起了麻衣的事,纯在告诉妙表白的事之后也打算拒绝。但是不想伤害对方的心情却让纯表现得十分纠结,当妙最终想知道纯的心情,想知道他为什么不能好好地把话说出来之后,纯却提起了妙让自己伪装成她的男朋友去拒绝芦屋宗一郎的事。随后,妙也陷入了对此事的自责,虽然纯接下来急急忙忙地补救道不是妙的错,但妙还是伤心地离开了。之后的时间里,纯打算向妙道歉,但是妙一直躲着纯。

在回家的路上,纯遇到了前部长朝雾春奈,在春奈的询问之下,纯向她说出了麻衣向自己表白的事,以及妙的事。随后,春奈建议纯好好想好为什么自己要拒绝,有什么非拒绝不可的理由,最后好好想想自己的心意到底在谁身上。然而说到这一步,纯还是有点想不通,最后春奈只好简单地为纯加了一下油,便离开了。

第二天,纯果然在路上遇到了麻衣,随后两人来到操场。纯对麻衣回复了他想拒绝的心意,然而麻衣的意愿十分强烈,她最终还是想和纯交往。但在最后,一意拒绝的纯最终还是让麻衣死了心,而一直以来不想伤到对方的想法当然也没有如纯所愿。

随后。纯在教室找到了妙,他和妙说起了这件事来。而谈起麻衣说到妙和自己的关系的时候,纯也只是说了自己和妙仅仅是青梅竹马而已。在听到纯的回答之后,妙却十分伤心地低下头来。

在这天准备参加部活的纯发现了和宗一郎谈话的妙,在宗一郎离开之后,妙对纯说那边希望自己能够在部活之后到天台上说几句话。虽然纯想跟着一起,但是妙还是让他先回去了。在回家路上的纯遇到了春奈,春奈听完纯今天的事情之后,她建议纯再去和妙好好谈谈。

第二天,纯在路上问起了妙关于昨天和宗一郎谈话的事,但是妙没有说。然而在中午,宗一郎一如既往地向妙示爱,随后纯在宗一郎口中知道了妙在昨天向宗一郎承认了他对纯下的战书。在宗一郎离开之后,纯着急地向妙确认了这件事,而妙也承认了。纯对此十分不解,但是妙没有告诉他其中的缘由,随后,妙离开了。

纯打算说服妙不要接受宗一郎的事,但是妙仍然没有告诉纯。纯看着伤心的妙,认为她会因为这件事而受伤,因此自己作为青梅竹马一定要帮助妙。但是,一直听着纯说着“青梅竹马”的妙问起了纯是否知道自己悲伤的理由,而纯没有回答上来,只是觉得自己作为青梅竹马应该帮助她。最后,妙在知道纯一点也不了解自己之后,即使纯想再说些什么,妙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了。

到了部活的时候,纯最后问起了妙关于早上的事,而妙最终再也没有忍受住纯一而再再而三的追问,她的情感爆发了,随后她向纯说明了自己的心情:

妙喜欢那个一直以来都对她很温柔的纯,但是纯实际上从来都没有注意到过这件事。妙意识到无论过去多久纯都不会注意到她的心情之后,便决定答应宗一郎的提案。而自己建议纯在汇演上演奏《羁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然而纯也把关于《羁绊》的事请给忘记了。她从以前就喜欢上了纯,因为纯无论如何都对她十分温柔,然而至今以来纯都只是把妙当作关系很好的青梅竹马而已,而对于妙的情感纯压根没意识到。两人对彼此的情感差距实在太大,而妙也已经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半吊子的关系了,因为这一切已经让她十分痛苦。

最后,妙向纯表示不要再去管她,便打算离开。纯想去拉住妙的时候,却也被妙甩开了手。最终,寂静的部室里只有纯一个人站在原地呆滞着。听完妙的话,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以来都在伤害着妙,而现在他也不知道做什么才能挽回以前的关系。随后,他在地上发现了一个东西,那是妙掉在地上的护身符。在那之后,纯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过神来,部活早已经结束,而自己已经在房间里了。

第二天,众人问起了关于纯昨天态度呆滞的事,但是纯也什么都没说。而后,纪子、须美和水濑先后问起了纯,他们都认为妙也许和纯发生了什么。纯依然什么都没说,并且在最后十分烦躁地来到了天台避开众人。在天台上,他看着护身符想起了妙,但是依然什么都想不起来,随后,一股困意上来,纯知道自己回去上课肯定也听不进去,索性就在天台上睡着了。

当纯醒过来之后,时间已经到了午休。而面前站着一个人,那是被众人拜托去照顾纯的春奈。然而春奈本身并没有打算安慰他的想法,她只是觉得纯自己又想被人安慰又在勉强自己而已。最后,春奈告诉纯自己其实也是为了来听纯发发牢骚的,但是她觉得下次再来好些,于是准备离开。此时,纯一点点地向春奈说出了自己昨天的事。

纯表示自己想和妙回到从前的关系,然而春奈在听完之后,觉得这一切已经不可能实现,因为妙已经向他告白,所以现在纯要做的不是去赎罪,而是去向妙的告白做出回应。然而,纯对此还是感到十分的迷茫,随后,春奈示意纯站起来。纯在站起来之后,春奈对着纯来了一巴掌。

春奈认为纯只是在撒娇,现在如果不下定决心给出自己的答案,明了自己的心意,那么这件事永远都不会得到解决。即便是去向妙道歉,也只是在进一步伤害她。她觉得纯在逃避,害怕得到答案会毁掉至今为止的生活,因此,她最后告诉纯,即便自己想追求至今为止的那个安逸的生活,但那个生活实际上已经深深地伤害了妙。

最后,春奈确认了纯还会呆在天台之后,便回去想办法和众人解释纯的事情了。纯再次独处在天台上,他打开了妙的护身符,发现里面是一张乐谱,上面写着几个字“要永远在一起”。随后,纯才想起来,这个护身符里面的乐谱,是以前妙在准备搬家前为了安慰她而做的一首曲子,在那之后,又把曲子写在乐谱上交给了妙。

想起了一切的纯,回到了家里,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心意。随后,他在妙的窗前,吹起了那张乐谱里的旋律,并且向妙回应了她的感情,他认为自己不能没有妙,并且也对自己至今为止的行为道歉。随后,妙在房间里没有答复,而纯也在等待的过程中睡着了。

而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这时纯突然听到了电话的响声,那是妙打来的。随后,妙如她在电话里说的那样来到了纯的房间。而妙也说明了自己这几天所想的事,她在那之后一直害怕着以后会被纯讨厌,她也一直想和纯在一起。最后,纯抱住了妙,两人的心意终于在此汇聚。

两人作为恋人一同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汇演的日子最终到来,纯在中庭听着圆山的演奏,感到十分紧张,而此时妙来到了纯的身边安慰了他。上台之后,看着紧张着的纯,妙伸出手去牵住了他,让他放下心来,而纯也在心里默默感谢妙之后走向了指挥席。

最终,赤城山对圆山的票数是288比273,赤城山以15票优势胜过了圆山。而最后面对即将被废部的圆山管乐队众人,纯在部员的建议下将赤城山管乐队和圆山管乐队合并。

比赛结束后,纯和妙在假期开始了两人的温泉旅行。

攻略路线

注:因为演奏指导模式内的选项对剧情走向没有任何影响,并且演奏指导模式下的选项可以依靠S/L来穷举,同时,演奏指导模式的选项是随机出现的,因此相关选项不包括在攻略中。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地图一直选择妙即可。此外的选项为:

◆那就答应她的请求吧......(请务必选择此项,否则后面的有关选项不会出现)

◆和妙一起走

◆(关于健太郎的5项任选其一即可。)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纯有着看深夜番剧的习惯。
  2. 只有在妙线中,妙会建议演奏《羁绊》,其他线路中的纯是自己考虑之后才选择了《羁绊》。

官网人物介绍(日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