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東方紫香花 ~Seasonal Dream Vision~

  • 萌娘百科東方Project板塊仍在建設中,歡迎您參與編輯條目!您可以加入QQ群:419617651以更好地與各位編輯者們共同編輯!
  • 為了您更好地參與到編輯中來,請閱讀東方系列條目編輯指引
點此查看最近日程
  • 2020年10月24日 不死之日
  • 2020年10月25日 屠自古之日、梅莉之日
  • 2020年10月26日 阿空之日、蕾米之日
  • 2020年10月27日 平和的一天
  • 2020年10月28日 戀戀×2之日、艾倫之日

點此查看全年日程

Disambig.svg
本文介紹的是:東方Project半官方同人誌《東方紫香花》
關於:同人誌中附屬的CD
參見條目:「東方紫香花(音樂CD)
《東方紫香花》封面·春

東方紫香花 ~Seasonal Dream Vision~東方紫香花 ~Seasonal Dream Vision~,とうほうしこうはな,Touhou Shikouhana)是日本彈幕射擊系列遊戲東方Project的同人誌。不過因為有原作者ZUN的參與,而有著半官方Fanbook性質。

目錄

簡介

由虎之穴策劃出版,ZUN決定主題(花)和收錄範圍的同人誌。

共收錄了16位漫畫家所創作的二次同人漫畫,以及由ZUN撰寫的小說。

本書還附帶了一張CD,收錄了12首二次同人音樂以及1首ZUN自作自編的音樂。

書籍的內容和在其之前發售的《東方花映塚》有著一定的聯繫。

因為在製作上有著ZUN的參與,並且ZUN決定了相當程度的內容,所以被認為是半官方性質的同人誌。

基本信息

製作方:上海愛麗絲幻樂團

出版社:虎之穴

出版日期:2005年10月1日

文字:ZUN

封面:森井しづき

漫畫:詳見目錄部分

類型:合輯本

大小:B5

頁數:180(內容178)

附屬:附屬CD

定價:1890圓(稅前)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0400101194

其他

書中前半部分所收錄的16篇同人漫畫,主題均由ZUN所指定。[1]

因為其內容和《東方花映塚》有關聯,所以主題均是以“花”為題材。

同樣,書籍的附屬CD,其全部曲目的選曲、曲名、順序均由ZUN決定和安排[1],因此該CD亦被認為是半官方的音樂CD。

附屬CD的13首曲目中,前12首為其他編曲家在遊戲原曲的基礎上進行再編的二次同人音樂。12首分別代表12個月,表示一年的主題。

而第13首則是ZUN自作自編、在《東方花映塚》中出現過的音樂、四季映姬的角色曲——六十年目の東方裁判(第六十年的東方裁判),起總結的作用。

本書封面共有四種,對應四季。

目錄

  • 封面
  • 第4頁:目錄
  • 第5-170頁:二次同人漫畫(共16篇)
頁數 原文標題 翻譯標題 繪師
5-12頁 桜〜願わくは〜 櫻~心愿~ D·さとPON
13-24頁 白詰草と約束 白詰草與約定 葉庭
25-40頁 東方皐月花〜ホトトギス〜 東方皐月花~杜鵑~ SINRA
41-48頁 青い薔薇の育て方 藍色薔薇的育成方法 氷川翔
29-58頁 月見草-ジユウナココロ- 月見草-自由之心- 榎宮祐
59-70頁 〜吾も亦た紅なり〜 ~吾亦紅矣~ 雨水
71-84頁 スノードロップ〜冬の贈り物〜 Snowdrop~冬日的贈品~ 綾見ちは
85-92頁 春うららかに桜吹雪と美少女ひとり 晴朗春光下的櫻吹雪與美少女一人 夢里まくら
93-102頁 ローズマリーにじかんがもどる 返回迷迭香之刻 Katzen
103-110頁 深紅のアネモネ 鮮紅的銀蓮花 やむっ
111-118頁 幾千幾万一夜華 幾千幾萬的一夜華 如月亮
119-128頁 翠嵐吹華 翠嵐吹華 鳴海柚来
129-136頁 永遠ノ秋桜 永遠的秋櫻 比良坂真琴
137-152頁 秋の中に桜を見る 遇見秋櫻 うりうり
153-162頁 福寿草 福壽草 氷雨げんた
163-170頁 桜花放心 櫻花放心 里村響
  • 第171-177頁:官方小說——六十年不見的紫香花 ,作者:ZUN
  • 封底

六十年不見的紫香花

六十年不見的紫香花六十年ぶりに紫に香る花,ろくじゅうねんぶりにむらさきにかおるはな,Rokujyuunennburini Murasaki ni Kaoruhana)

包含在《東方紫香花》中的、由ZUN親自撰寫的官方小說,書籍的名稱是與小說的名稱對照的。

講述了與《東方花映塚》相關聯的故事,與《東方花映塚》的劇情(特別是Extra的劇情)相互照應與補充。

由ZUN所撰寫的東方Project官方小說

  無緣塚的風,從剛才開始就停了。沒有風也不覺得熱也只有現在的季節了。再過一個月的話會熱得受不了吧。風是停止了,但這裡的櫻花花瓣並沒有停止散落。沒有聲音,靜靜地散落。是要急著散去些什麼東西嗎。這麼快散落,從歸還到泥土的時間來看,一天兩天都只是一瞬間。


  我只是想,這次花的異變也終於能恢復原狀了吧。那也是應該的,這樣開花的異變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是過去也看到過很多次的事。不,是應該看到過。所以看到生出來沒多久的人類發生大騷動,覺得挺滑稽可愛的。


「哎呀,這次又怎麼了。連“你”也出來了……。花沒有復原不是我乾的喔?」
「哎呀這不是靈夢嗎,這個,不是誰也沒有說這是你乾的嗎。怎樣了?開始每天行善了嗎?」
  靈夢「什麼啊,連你也象那傢伙那樣說了」這樣說,眺望櫻花。說起來,那傢伙,是指誰呢?
「靈夢到無緣塚這裡還真是少見呢。神社的櫻花還要比這裡的櫻花華麗好看很多的說……」
「又不是來賞櫻花的。我是來確認這花什麼時候散掉,什麼時候恢復原狀的。」
  靈夢看著櫻花,還在繼續散落著好像還需要很長時間,嘆了口氣。在無緣塚盛開的「紫色櫻花」是罪的思念開放的後悔之花。這次,不知道是不是記錯了,看上去比六十年前那時侯的櫻花量更多了。


  沒錯,的確是和這次花的異變同樣的異變,六十年前也發生過。大概是那樣吧,一百二十年前也是一百八十年前也是,比那更遙遠的過去也……應該發生了同樣的異變。
  比六十年前還久遠的事情,過了這麼久已經連記憶的碎片都沒有了。只是記得六十年前發生過的異變。
「我是這麼健忘的嗎?」
「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走來走去幹什麼啊?像痴呆老人一樣。」
「是呀!可能已經痴呆了。」
「這個,就算承認了也不好回答啊。」


  靈夢只是說了那些,有什麼頭緒也不說就走了。看到那樣,我相信靈夢已經注意到異變發生的原因,就稍微安心了些。


  我看著紫色櫻花無聲散落,確實感受到了六十年前的記憶急速地消失了。雖然不情願也明白過了六十年會變成這樣,實際上感受到了卻想起了一些不安的事情。只是,並不是全部記憶都消失了。只有「記錄」里留著的東西留了下來,其他的「記憶」都消失了。
  在記錄里留下的發生過的事。那就是說歷史。六十年在境界裡留下的東西就只有變成歷史的東西,歷史就是非日常聚集成的東西。順便一提非日常是停止了的時間,由於那樣,比六十年更久遠的時間停止了。換句話來說,時間進行的日常的壽命只有六十年,六十年前的記憶消失,是因為日常的壽命盡了。
  那麼為什麼,那周期是六十年呢。六十年前也想過同樣的問題,雖然好像答案也出來了,大概我變得痴呆了稍微想不起來。滑稽可愛的人類們,會知道為什麼是六十年吧。
  稍微在意巫女之外的人類在幹什麼,到人類有可能在的地方去看看。


「哇!誰啊?怎樣來到這裡的?什麼啊,原來是“你”啊。」
「怎樣?魔理沙。六十年哦?知道嗎?」
「什麼啊,突然在家裡面出現來禪問嗎?真是外表和裡面都是神出鬼沒呢。」


  魔理沙的家,是在魔法森林的深處。魔法森林不會有花開,像往常一樣讓人覺得可怕。這裡的時間不會停止。就是說,其實這裡是沒有歷史的。
「哎呀,收集了很多花呢。」
「啊啊,因為這麼多花開了很少見的,所以趁現在收集最好看的花。」
「是嗎?對你來說是很少見吧。」對人類來說,這次花的異變很少見吧。六十年,對人類來說稍微太長了。
「一邊說一邊轉來轉去很奇怪的,不過算了。那,六十年又怎麼了?」
「六十年之後你在幹什麼呢?」
「六十年後嗎。不知道是不是還活著。因為不是像你這樣的妖怪。」
「為什麼花每六十年才像這樣開一次,你知道嗎?」
「六十年一次?說竹子的花嗎?是啊,不是因為之後的五十九年都在偷懶嗎?」
  魔理沙沒有說什麼有用的東西,我也稍微灰心地去找下一個人類。森林還是只存在著日常,換句話來說是只存在著普通。理解不了這次的異變也是沒辦法的。


「哎呀,“你”從哪裡進來的?」
「怎麼樣?咲夜。六十年哦?操縱時間的你應該知道吧?」
「就算突然間這麼說……」


  這裡是位於湖畔上的紅魔館,紅色惡魔棲息的家。雖然那個華麗的壯觀和幻想鄉不是很相襯,但這種程度自我完善的地方很少有。內部不受外面的影響,也沒有對外面造成什麼影響。咲夜是在那裡工作的女僕。
「真吵呀,這裡。平時都是這樣的嗎?」
「現在的花很漂亮,大家稍微活躍了。」
「在建築物裡面的話,那漂亮的花也看不見了吧?」
「其實,切落的玫瑰花又開花了。發生了那樣的事的話,那是會變得活躍的吧。」
「玫瑰也復活了呢。」
「玫瑰也,難道,其他的什麼也復活了?」
「說起來,為什麼六十年一次開花,知道嗎?」
「六十年一次?說什麼花?」
「現在發生的花的異變,是六十年一次,重複發生著的異變。」
「是嗎?那樣的事,那個人說了嗎?那,為什麼是六十年一次?」
  那個人,是指誰呢。稍微有些在意,比起那個,還是優先戲弄眼前的女僕。
「那是我在問你的。」
「是呀,不是因為製造花的異變的犯人被打到五十九年醒不來嗎?」


  咲夜也沒有說什麼有用的東西,我又稍微灰心地接下來到訪那孩子那裡了。雖然那孩子不懂得理解複雜的事,但性格很正直,所以有時會說些很有趣的東西。那孩子住在死者居住的世界。


「咦?這麼白天就來了很少有啊。幽幽子小姐的話正在睡覺。一定。」
「不是,今天是千里迢迢來到冥界找妖夢的。」
「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冥界。和現界的空氣和溫度都不同。不過現在比起那個,有東西看起來更加的不同。
「那個世界雖然沒有開那麼多花……現在,注意到這個世界的花發生了很嚴重的事了嗎?」
「呃——,當然注意到。雖然幽幽子小姐沒有說什麼,覺得稍微有些可疑就一個人出去調查了。」
「哎呀,不是很能幹嗎。不過,關於異變,為什麼幽幽子什麼也沒有說,不在意嗎?」
「有些吧……。不過,因為幽幽子小姐一向是什麼都沒有說的……。」
「哎呀,要不要告訴幽幽子呢?妖夢說了這樣的話。」
「啊,不不,只是開玩笑的。」
「說起來,知不知道為什麼幻想鄉六十年開一次花呢?」
「真是很突然呢……。六十年一次,唔,好像在哪裡聽過。」


  冥界吹著令人舒服的風,搖動著已經完全散落的櫻花樹的枝條。第一次對櫻花散落染上綠色有了生的感覺。比起現在的幻想鄉,冥界更加讓人感覺到生,這也太諷刺了。
「雖然好像在哪裡聽過六十年一次這句。難道,每六十年一次發生和這次一樣的異變嗎?」
「哎呀不知道嗎?」
「我又不是那麼早以前就出生了。」
「現在也不是生的吧?」
「啊——,是啊。六十年前還沒有生出來,所以就算說每六十年一次發生花的異變也不會知道。」
「那麼再問一次。知不知道為什麼幻想鄉六十年開一次花呢?」
「都說了不知道了——」


  妖夢也不行嗎……。果然人類——雖然妖夢是半個人類,活的時間不長所以知識和經驗都少。對於突然之間的問題,有趣的東西一點都說不出來。僅存的六十年前的記憶里,記得當時也對人類問了同樣的問題。那時人類怎樣回答的已經不記得了。不過,總覺得那是更好的回答。


  那是,時間造成的錯覺嗎。我們妖怪的時間比人類的時間流動慢很多。即便如此,果然還是會對記憶中的過去進行美化。那不管是人類還是妖怪,對所有的生物來說,活著就是苦痛的積累。不能美化過去的話,會變成被「那時侯更嚴重,比起那時候現在是好很多了。」這种放棄的想法支配。生物會向壞的方面發展吧。美化過去,是生物為了長壽必須做的事。做不到這個的話無論過多久也只能看到過去的壞的地方,好像這樣的人會沒有未來。


  我告別了在庭子掃地的妖夢,問應該知道答案的幽幽子也沒有意思,所以沒有見幽幽子離開了冥界。
  我再次回到無緣塚,眺望紫色的櫻花。總覺得剛才遇見靈夢的時候的櫻花更漂亮,那也是美化過去的生物的特性吧。


「終於找到了。剛才到哪裡去了啊。」
「哎呀?不又是靈夢嗎?剛才不是回神社了嗎?」
「覺得問你的話,會更加了解這次異變的事,所以立刻趕回來了。然後你又不在……到底去了哪裡啊。」
「只是稍微去散步罷了。」
「散步,你一瞬間就去到哪裡都可以了,說是方便還是說是令人頭痛的好呢……」靈夢這樣說著,坐到了紫色的櫻花樹下。
「辛苦了,怎麼累得直不起腰了?這麼危險的地方的說,不是要問我些什麼東西嗎?」
「沒什麼,雖然沒有具體的問題,關於這次花的異變知道什麼的就告訴我吧。不,原因雖然是感覺到了……總覺得原因不能作為解釋。」
「是嗎。那就稍微告訴你吧。關於外面的世界和這次花的異變的事。」


  我是可以操縱一切境界的妖怪。那力量,幻想鄉也好外面的世界也好,這個世界也好那個世界也好,人類也好妖怪也好,白天也好黑夜也好,都沒有關係,而且,可以把所有的結界變無。這樣的我,有打算告訴靈夢這次的異變的事,恐怕這是獨一無二的機會。對人類來說六十年很長,大部分的人類,這次的異變一生也只能體驗一次,這次的機會不把握好,再也沒有辦法告訴眼前的博麗巫女了。本來,那樣的事不是以「稱職」的妖怪的我來幹的事,算了反正好像挺有趣,帶著想要捉弄巫女的心情說出了外面世界的事和這次異變的事。


「呼唔。雖然不知道到哪裡為止是真的,好像很嚴重呢。外面的世界的人類也是」
「今年,對外面的人來說是特別的年哦。為什麼?不就是因為是特別的年的六十年後嗎?」
「那是什麼啊。那麼,不是每隔六十年都有特別的年來了嗎。」
「已經來了,或者一直在來著。」
「怎麼也信不過你說的話呢。外面的世界發生了大地震?幻想鄉不是沒有震嗎。外面的世界發生海嘯?就算是地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發生。而且是颱風洪水?什麼時候開始日本下了那麼多雨啊。還有戰爭和隨著發生的非人道行為?雖然不知道隨著發生的非人道行為是什麼,戰爭什麼的那麼舊時代的事情……現在外面的人類不可能做吧?因為……外面的文明遠遠比幻想鄉先進。實際上那先進的文明的道具不是經常掉到店裡嗎?」
「不是掉到店裡吧。店裡的道具不是掉出來的,而是掉了東西的哦。」沒有看見靈夢明白,我那麼的不值得信賴嗎……


「那麼,為什麼六十年一次,發生花的異變呢?」


  我呆住了,可能被紫色櫻花展示的深重罪孽的壯觀所驚呆了。我打算用來問靈夢尋高興的問題,居然被靈夢反過來問了。


「是,是呢。那不是五十九年花都在偷懶,五十九年都在睡覺吧。」
「那是不可能的吧?」
「那是……」


「哎呀,在這種地方幽會?或者說有什麼密約?」
  突然聽到的聲音,那種穩重的語氣一聽就知道是誰了。
「在想像將棋呀。說起來還真是少見,幽幽子居然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的墓地。」
「想像將棋是什麼?」靈夢這樣說著,臉上明顯是麻煩的傢伙出現了的表情,又坐到了紫色櫻花樹下。
「下將棋,把對手接下來的行動想像到幾步以後,在其中發現最妥當的一步的遊戲吧?那麼,一開始就只在腦子裡下棋的話就好了。實際上就算不擺棋子,只想像所有的對方的行動,也有全勝的自信。」
「在說什麼啊~,那是只在腦子裡下棋的話,不就一定是自己勝利嗎——」


  靈夢的戰意完全喪失轉過身去。難得我想告訴她「為什麼六十年一次發生花的異變」的說。


「說起來,“你”?現在,幻想鄉不是很多花嗎。這是為什麼?」
「不是認真地問吧?幽幽子」
「嗯。有一成認真。」
「哎呀,很認真呢。六十年前的事,還記得嗎?」
「昨晚吃了什麼也想不起來的說,你說呢。」
「昨天和六十年前也沒有什麼大差別吧?怎麼,昨天也想不起來了嗎。那就沒辦法了。」
「那麼,六十年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六十年前也發生了一樣的事呀。」
「是嗎?想不起來了。」
  是啊,我也一邊說話一邊確切感覺到六十年前的記憶消失了。
「為什麼,六十年一次地反覆發生著花的異變呢……」我一邊這樣說著一邊拚命想要想起來。為什麼呢?六十年前發生了什麼呢?根據僅僅留下的六十年前的記憶,六十年一次……。
「六十年呢……。是了!六十年前發生大事了。冥界被平時幾萬倍的無數幽靈占領了。那時侯,花有開嗎?稍微記得不是很清楚……說起來今年也是幽靈很多呢。」


  是嗎……現在終於想起來了。為什麼會六十年一次發生花的異變!然後,為什麼忘掉了的東西也想起來了。


「六十年。那是幻想鄉的自然所擁有的屬性全部組合,環繞一周所需要的年月,雖然告訴連昨晚吃了什麼也忘掉的幽幽子可能沒有意義。」我嘴快地說出來了。那是因為想在還沒忘掉之前說出來。
  試著想起來,什麼有趣的東西也沒有。所以忘掉了。是平時沒有注意到的知識之類很快忘掉的東西。或者說這麼無聊的知識不可能過了六十年還記著。
  看向靈夢,已經對我們的高深對話完全沒有興趣,在櫻花樹下發呆。現在的紫色櫻花不是普通的櫻花,是為罪的思念所盛開的櫻花。由於那樣,在這裡發呆稍微有些危險吧?雖然是這樣想,覺得靈夢發生什麼事都是自作自受,不管她了。

「幻想鄉的自然,有三系統完全不受干涉的屬性。那三系統全部的組合可以說明自然的全部。」
「是那樣嗎?自然的三系統的,是什麼?櫻花和櫻餅還有柏餅嗎?」
「遺憾。三系統呢,首先是太陽、月亮和星星的一系統,太陽有吸引人的絕對的魅力,擁有能把月亮和星星遮蓋住的傲慢。月亮通過圓缺改變自己的姿態,擁有協調性和優柔不斷。然後是星星,不動的北極星、展示讓人迷惑的行動的惑星、只有一瞬間能看見其姿態的流星,擁有多樣性和非協調性。這太陽月亮和星星,三個合稱為“三精”,那是表現自然的氣質的屬性的一系統。」
「是嗎~。好像說話會很長坐下來可以嗎?」
「不行呀。不快點說的話,會從我的記憶里消失的。」
「可惜,已經坐下來了。來,請繼續吧。後面的二系統是什麼?」
「三精的下面,就是很熟悉的“四季”了。這是意味著誕生的春、意味著成長的夏、意味著成果和衰退的秋、還有意味著死的冬四個季節。表現出生命的流程的屬性的一系統就是四季。這方面幽幽子明白吧。」
「看呀,櫻餅——。在家的戶棚里放著的偷偷的拿來了。」
「是嗎。接下來最後的屬性,是物質的屬性。沒有形狀的激情的火。把全部歸還為虛無的水。力量強大而溫柔的木。冷冷的沉默的金。然後,成為所有的東西歸還的終點的再生的土。這個五行就是最後的屬性的一系統。」
「啊啊,糟了。忘了帶茶來。」
「這三個系統,表現了氣質、生命、物質,這些的組合能表現出全部的自然。還有,那個組合的種類……三精、四季和五行相乘的數字、就是六十呀。」
「真不愧是你。數學很厲害呢。」
「這種程度的乘法誰也能做到吧?難道對幽幽子來說很難嗎?」
「很難哦~」
「這,不是還沒有說完嗎?自然,是三系統獨立輪流迴轉獲取平衡。即是,日、月、星、日、月……這樣每年屬性變換,同樣的,春、夏、秋、冬……、火、水、木……、這樣變換屬性。那樣的話會變成怎樣?會六十年內全部組合迴轉一次呀。」
「那麼?為什麼六十年一次開花呢?」
「今年,是日、春和土組合的一年呀。那是六十年才發生一次,而且那個所包含的意義,就是萬物的再生。」

  說到這裡,好像感覺到了很強大的氣行動了,眼前的紫色櫻花恐嚇著一樣散落著,是注意到了那股強大的氣嗎,我的話全部都沒有聽的靈夢站了起來,環視四周。

「幽幽子。這股氣是那一位的氣吧。」我湊近幽幽子的耳朵這樣說。
「那一位?唔,是誰呢。不過,好像有些明白了。」
「一定是來看罪孽深重的紫色櫻花的。那一位是不可違抗的,先離開這裡比較好吧?」
「從剛才開始就在想了,紫的櫻花,就像是你的櫻花,很有趣呀~。說明自己罪孽深重。是吧,紫?」
「哎呀,真是失禮,我沒有做紫色櫻花那麼多壞事啦。」
  這樣說著,在警戒著附近的靈夢的斜視下,聰明的我和幽幽子離開了無緣塚。

附屬CD

參見條目:東方紫香花(音樂CD)

注釋及外部連結

  1. 1.0 1.1 『東方書譜』2005年9月9日の記事よ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