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的教室logo.png
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的教室!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之前請閱讀《高度育成高等學校新生入門指南》《高度育成高等學校學生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高度育成高等學校祝您在本校度過愉快的時光。 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加以改進:

  • 補充劇情相關

Ayanokouji Kiyotaka.jpg
基本資料
本名 綾小路あやのこうじ 清隆きよたか
(Ayanokouji Kiyotaka)
別號 路哥、綾小路boy、電梯boy、綾小路霸王龍、King
髮色 棕髮
瞳色 金瞳
身高 176cm(根據11.5卷可能有所成長)
年齡 初登場時15,現年齡16(根據第7卷與綾小路老師對話時的自白可知)
生日 10月20日
星座 天秤座
聲優 千葉翔也(TV動畫)
花江夏樹(輕小說PV)
萌點 死魚眼孤僻面癱節能主義人畜無害旁白裝逼悶騷腹黑
所屬團體 綾小路組
個人狀態 戀愛中
親屬或相關人
友人:堀北鈴音椎名日和平田洋介
綾小路組:佐倉愛里長谷部波瑠加幸村輝彥三宅明人
感情線:一之瀨帆波坂柳有栖佐倉愛里佐藤麻耶
其他:龍園翔堀北學南雲雅
敵對:櫛田桔梗月城理事長
表面父子:綾小路老師
女友:輕井澤惠(正宮預定)
人與人之間是平等的嗎?不管怎麼說,人類是一種會思考的動物。
現代社會不停地在倡導平等、平等。有位偉人曾說道“天不造人上之人,亦不造人下之人。”
但這句話還有後續,“人雖生來平等,但後來人之間產生的差距在於學與不學。”
雖然平等這個詞充斥著謊言,但不平等也是一件令人難以接受的現實。
——綾小路清隆 Vol.01

綾小路清隆(あやのこうじ きよたか)是衣笠彰梧創作的輕小說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的教室及其衍生作品中的登場角色,主人公。

目錄

簡介

本作男主角。高度育成大學附屬高中一年D班學生,學號S01T004651。

凡事欠缺積極性,且沒有對未來的展望,自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主義者”。入學考試的筆試與實技測驗成績均在平均水準之下,被分配到最底層的D班。

曾經練過鋼琴、茶道與書法,但沒有加入任何社團。雖然因為長相帥氣、在年級的帥哥排名榜可以達到第五名而在一部分同學之間形成了話題,但稀薄的存在感和令人遺憾的交流能力使得他即使在D班也是不起眼的存在,所以在貌似很陰暗排名榜也名列前茅。對於結交朋友有著一定渴求,但卻難以實現與他人的正常交際。

作為一名平均水準之下的高中學生,為了提升自己及結交朋友而努力中。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實際上上面說的只有練過鋼琴、茶道和書法以及長得帥是真的。

出身於其父親組織的旨在培養全方位人才的“白色房間”,淘汰了眾多競爭者之後成為白色房間實力最強的學生,在白色房間因未知原因暫停一年後離開,出於追求自由、學習世俗及為了尋找“平等”的含義、探究“實力”的真正意義等問題的目的,在管家松雄付出了性命的協助下來到高度育成高中。

在校內刻意隱藏各方面的實力,故意將自己的分數控制在中間值或者中間偏低的程度來減少引人注目,典型的扮豬吃虎,真實實力深不可測,無論學力、智力、身體能力還是作為普通學生本不應學到的各種技能都是頂尖的水平。據說學到的東西遠遠超過了一般人花上一生所學到的

現實主義者,在為了保護自己而做的準備上從來不會疏忽,認為自己能夠勝利就行,犧牲多寡都無所謂,有著將其他人當成棋子、道具利用的另一面。幾乎沒有對外展露過感情。

行動退居幕後,不輕易嶄露頭角,名義上不擔任任何領導職務。

校方評價(表面):學力C,智力C-,判斷力C-,體育能力C-,團隊合作能力D。

資料卡

  

劇情相關(一年級篇)

我從沒把你當做同伴,也沒作為同班同學擔心過你。
這個世上,『勝利』就是一切。過程完全沒關係。付出了多少犧牲都無所謂。只要我最後『勝利』了就行。
你、平田以及所有人,都是為了取得勝利的道具而已。
——綾小路清隆 Vol.03

開學考試篇

開學第一天,與堀北鈴音櫛田桔梗高圓寺六助乘坐了同一輛公交車。在車上因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主義者”的原則而沒有給一位老人讓座,並對身邊的黑髮少女也沒有表現出任何讓座的意思而感到在意。下車後,被少女搭話,兩人因觀念不合不歡而散。

來到自己所在的D班教室後,雖然想要結交朋友,但卻沒能向任何人搭話。因此而嘆氣時發現之前的少女正是自己的鄰桌,於是主動向其搭話,收到回應並得知其名字為堀北鈴音,姑且與單看外表是一位穩重美人的鄰桌建立了最起碼的關係。雖對班主任茶柱佐枝發下的學生證中存入的該月10萬點個人點數(相當於10萬日元)的數值之多感到驚訝,但沒有太過在意。

平田洋介發起的班級的自我介紹環節中,先後聽取了平田、井之頭心、櫛田等人的自我介紹,途中陷入了自我妄想。在突然輪到自己後,綾小路雖然想做一個很有氣勢的自我介紹,但卻以平淡無奇的大失敗自我介紹告終,得到的僅僅是平田的安慰及圓場的鼓掌聲,而沒能得到其他同學對自己的好印象。但在女生們的排行榜中得到了帥氣程度在D班中僅次於平田洋介的評價(以及冷淡程度在全年組名列前茅...)

入學典禮後,在便利店偶遇自我介紹時沒有留下的堀北,和其進行了關於交朋友話題的爭論,並試圖說H笑話來搞好兩人的關係,卻再次失敗,被堀北鄙視。購物時發現學校為學生提供了免費生活補給品,感到不可思議之時,遇見了另一位未參與自我介紹的班級同學須藤健因忘帶學生證與售貨員的衝突,於是幫忙墊付。出店後堀北因與須藤完全合不來而先走一步,之後須藤又受到高年級的挑釁。在高年級口中,出現了將“D班”與“不良品”這兩個詞彙組合在一起的令人在意的信息。

上課第一天的午休時間,因沒能與人搞好關係而只能一個人行動,卻被櫛田搭話,想通過綾小路來與堀北搞好關係。從便利店買了麵包回到教室後,聽聞了社團說明會的廣播,懷著交朋友的目的打算去聽取。邀請堀北一同前去,雖一開始被拒絕,但最終還是獲得了同意。說明會上發現堀北看見學生會長時表現出來的異常,並對學生會長堀北學的名字感到在意。之後遇見了同班的須藤、池寬治山內春樹三人,與他們互換了聯繫方式,踏出了交友的第一步。

在游泳課上的游泳速度小測試上,只游出了36秒的小組內第十的成績,不過成功避免了墊底補習的命運。

接受櫛田的委託將堀北約到了“調色板”咖啡廳,但被擁有高觀察力的堀北看穿了兩人的暗箱操作。櫛田對堀北提出結交朋友的直球宣言,但被拒絕。

月底時,通過池等人的情報網得知了同班的平田與輕井澤惠似乎正在交往的信息,對才剛入學就成為情侶這一情形的達成方式感到無法理解。在之後的月底小測試上,感覺到試題在難度上的差異存在些許違和,和試卷進行了長時間的對峙。下午,接受了池與山內的邀請,將在放課後與櫛田一同遊玩。平田、輕井澤、松下千秋森寧寧一起亂入了這次約會。眾人一起聊天、購物,期間對學校產生了些許的疑惑。

次月開端的晨會,被茶柱老師告知了學校以實力來測量學生、D班在首月得到了“0”的評價以及小測試中出現了七人不及格的結果這一系列事實,並被通告今後的正式考試中凡是不及格者就得接受退學處分。作為班級排名依據的班級點數僅一個月就在班與班之間體現出了巨大差距,而班級點數影響到個人點數,故對D班學生的生活也造成了影響。堀北告知綾小路自己打算以升上A班為目標,為此需要挽回差距,提出了讓綾小路幫忙的請求,並單方面作出打算要把綾小路當作今後的“卒”,由自己想出作戰方案,綾小路則進行行動。

被堀北以一頓午飯的人情為要挾,答應了其拉攏部分小測試不及格同學參與學習會的請求,並與堀北交換了聯繫方式。須藤等人因與堀北不合,起初不願參加。後與櫛田交涉,讓其同意了幫助拉人的請求,期間也要到了櫛田的號碼。儘管包括櫛田在內,須藤、池、山內及沖谷京介均參與了學習會,但因為幾人學力低到出乎意料,堀北不禁對幾人冷語相向。須藤被堀北的傲慢態度惹惱,致使學習會中斷,眾人相繼離開。堀北開始認為拖後腿的人沒必要救濟,對綾小路換位思考的建議也並沒有聽取。

之後,綾小路與堀北在夜間的自動售貨機旁進行了交談,道出了堀北被打入D班的原因是其“片面斷定別人是累贅,而從一開始就推開對方不讓其接近,藐視對手”。與堀北達成了契約,讓堀北繼續照顧不及格組的幾人,自己則給予協助。在綾小路、堀北及櫛田的努力下,學習會再次召開,並根據堀北提出的方針進行。一次學習會時須藤與C班的山脅發生衝突,被B班一位被稱作一之瀨的女生制止。

期中考試的前一天,櫛田將從高年級處入手的往年的一年級期中測試題分發給了班級同學,作為最後衝刺的保險。正式考試時,因考題與往年題目存在大幅度的相似,包括綾小路在內的D班學生均沒有感到太大的壓力。但須藤卻因之前沒有看過英語科目的往年試題而陷入危機。

成績揭曉時,雖然須藤英語取得了39分,但卻以一分之差被告知不及格,面臨退學處分。然而最後依靠堀北和綾小路與茶柱的交涉,須藤的退學處分最終被撤銷。眾人因此在綾小路的房間舉行了慶功宴。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刻意使自己表現平平,試圖過著普通高中生的生活。在各種測試中控制著自己能力的發揮。

相對於其他同學而言,更早從種種跡象中察覺到這所學校並非表面上那麼簡單。

因此也察覺到了茶柱所說的“學校的規則”的含義,並找到了幫助班級內的學習苦手們通過考試避免退學的方法——向高年級購買考古題和答案。並在有了考古題但仍然沒通過考試的須藤不及格後向茶柱購買分數。

須藤騷亂篇

期中考試之後,D班的班級點數上升到了87點。但個人點數卻沒有下發。茶柱稱“發生了一點糾紛,在解決之前,點數不會下發。”

事實上,須藤與C班的人起了衝突,將C班受龍園指使的三人(石崎、小宮、近藤)打傷。須藤可能受到停學處分,導致班級點數仍會視事件結果變動。須藤稱事件是C班挑起的,而C班同樣稱事件為D班挑起。校方學生會很快介入。面對須藤可能被停學到暑假的嚴重結果,D班同學試圖尋找目擊者以證明是C班三人先動的手。

然而D班雖然尋找到了目擊者佐倉愛里,但其證詞只是略微扭轉了局勢,須藤將被停學兩周,C班三人將被停學一周。由於須藤一旦停學哪怕一天,成為正式球員的事情也可能告吹,鈴音仍然強烈主張須藤完全無罪。由於雙方主張完全相反,學生會長得出“雙方有一方製造了極其惡劣的謊言並將校方牽扯進來”的結論,將會議延後一天。

然後第二天C班突然就撤訴了,麻煩的爭執就此結束,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綾小路似乎什麼也沒做?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綾小路托一之瀨買來監視器,裝在了特別教學大樓的走廊中。借著櫛田桔梗的名義約出C班的三名當事人。與一之瀨通過點煤氣燈(認知否定,一種心理操控手法)使石崎三人露出破綻,使其得出“已經全部暴露,這樣下去的結果只會是自己三人的退學”的結論,從而使其撤訴。事後三人由於辦事不力被龍園以暴力手段懲處。

然後綾小路和一之瀨又用監視器去救下了被跟蹤狂尾隨的佐倉。好感度↑↑↑

研學旅行.前篇(無人島篇)

茶柱提到的“暑假帶你們去度假”的承諾化為現實,動畫中未提及。一年組登上豪華遊輪,開始為期兩周的旅行。目的地是南方的小島。

然而剛上岸,全體學生就被告知——接下來要開始的是本年度最初的特別考試。

學生們將要以班級為單位,在這座根本沒有想像中的民宿的無人島上生活一周。而校方提供的物資只有每班兩頂帳篷、兩隻手電筒、一盒火柴、簡易廁所,以及每人一支牙刷和不限量的防曬乳、簡易廁所用塑膠袋和生理用品。

考試的主題是“自由”,學校給各班發放了300點的考試專用點數。這些考試限定的點數可以換取物資,並會在考試結束後化為班級點數。

在規則的說明完畢後,D班內部立刻出現了矛盾。班級內部關於點數的使用分化出了不同的派別。綾小路想著“有多少學生就有多少戰略模型”,照常在一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看到其他班級已經離開海灘去尋找據點後,池等人決定離開討論去尋找合適的據點。之後在略微安定下來後,其他人也開始分組去搜集情報。綾小路,佐倉和高圓寺三人被分到了同一組。高圓寺走的很快,很快就失去了蹤影。高圓寺所走的路線與綾小路所認為的“最佳路線”完全一致,動畫中同樣也省略了,以至於高圓寺完全被動畫組處理為樹上跳來跳去的泰山...綾小路便與佐倉一起行動,卻看到A班的葛城拿著象徵領導人身份的鑰匙卡從疑似據點的洞窟中走出來。之後,二人回到了D班,得知池找到了有充足水源的據點。而高圓寺去了海邊游泳,久久未歸。

綾小路、佐倉、山內三人前去尋找生火的樹枝,卻遇到了C班的伊吹澪。伊吹明顯是遭到了毆打,山內主動邀請孤身一人的伊吹來D班的基地營。DD行為啊,剛說櫛田難度高,目標換成佐倉然後又...綾小路並沒有阻止,但注意到伊吹所坐的地方的土是新的。

升起火後,D班的氣氛逐漸緩和下來,之前的爭執得到了解決。大家一起商討考試點數的使用。然後卻得知高圓寺游回了遊輪,點數-30。

D班開始了其樂融融的集體生活。

堀北和綾小路一起外出偵查,A班將以先前的洞窟為據點開始穴居。B班在森林的水井旁搭起了帳篷和吊床。而C班卻在海灘上吃喝玩樂,當天晚上就全員退出,回到了船上繼續吃喝玩樂

次日,輕井澤的內衣被偷,筱原為首的女生要求檢查男生的行李,並讓平田搜其他男生的身。池發現內衣竟然在自己的口袋裡,立刻將內衣塞到了身後的綾小路的口袋裡。平田在搜完所有男生的身後,表示並沒有搜到。綾小路認為,無論是在誰的口袋裡發現輕井澤的內衣,平田應該都不會聲張。同時也認為平田未必就是信任自己。之後筱原又要求男女生生活範圍分開。在堀北的提議下,人畜無害綾小路被派去移動帳篷,作為唯二的勞力之一一邊看著其他人釣魚一邊搭帳篷。

第六天清晨,綾小路、佐倉、堀北、山內、櫛田和被綾小路邀請的伊吹一起尋找食物。綾小路為了確認自己第一天看到的葛城手中拿著的是否是象徵領導人身份的鑰匙卡,向堀北提出想要看一下D班鑰匙卡的請求,卻在歸還時不小心掉到了地下。撿起來後,山內突然從背後抹了堀北一頭泥巴。堀北看到淋浴間前排隊的人實在太多,就去了河裡洗掉身上的泥巴。回到基地營後,堀北卻發現營地起火了。

面對如此意外人為火災,D班再次陷入混亂中。平田陷入呆滯,停下了指揮工作。須藤對綾小路表示在平田身上感受到了“情緒潰堤的危險”。堀北發現鑰匙卡丟失了,追向悄悄離開D班基地營的伊吹,卻因身體不適被打暈,被隨之到來的綾小路送回船上。

八月七日,考試結束,D班由於兩人棄權,遭受了重大損失。由於鑰匙卡被偷走,領導人的暴露也將導致占領據點而獲得的點數全部無效。真是一場悲劇。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綾小路在船上時就意識到這次旅行絕非表面上那麼輕鬆愉快。在船繞島航行一圈後直接鎖定了目標明顯的洞窟。在洞窟看到了葛城及其擁護者彌彥,斷定葛城不會大意地拿著鑰匙卡就走出洞窟,於是斷定A班的領導者實際上是彌彥。在C班所在的海灘時,綾小路看到龍園用點數換了無線對講機,又在遇到伊吹的樹下找到同樣的無線對講機,推測出龍園在布局,其本人可能仍然在島上實行計劃。為了使C班敢於猜測D班的領導者,綾小路以佐倉的郵箱為誘餌,讓山內抹了堀北一身的泥,使其被迫在冷水中洗澡從而身體狀況進一步惡化,並給伊吹偷鑰匙卡的機會。而為了使伊吹親自動手偷走鑰匙卡去找龍園,綾小路弄壞了伊吹的相機和無線對講機,並放火使伊吹有機會從D班基地營中離開。至於數位相機,綾小路意識到這是為了作為證據取得別人的信任。結合在海灘看到的C班所購買的物資價值,推出A班與C班開展了合作。通過使堀北的身體狀況提前惡化,迫使堀北退出考試,並以“領導人的身體不適”這一正當藉口將D班的領導人更換成自己,使A班C班得到的情報錯誤,並導致其獲得的額外點數全部無效。最終,D班大勝利。龍園:我是萬萬沒想到——

研學旅行.後篇(優待者篇)

學生們剛回到船上不久,便收到了學校的郵件。校方稱將進行第二段特別考試。學生被分成了以干支命名的十二組,而綾小路則與外村秀雄,幸村輝彥(自稱啟誠)以及輕井澤惠分到了卯(兔)組。在規則說明後,所有人都一籌莫展。在綾小路看來,這場考試只要像自己一樣貫徹撲克臉就能得到五十萬個人點數。但由於不知道優待者身份,各班都會想盡辦法刺探情報。在卯組的第一次討論中,一之瀨為首的B班提出追求結果一的合作案,遭到了町田為首的A班的質疑。A班全體貫徹了葛城提出的“不討論”方針,與B班針鋒相對。C班與D班沒有提出其它方案,在兩個方案中搖擺不定。

在A班B班兩極對峙的同時,C班的真鍋把矛頭指向了輕井澤。綾小路發現自從分組後,輕井澤意外地不夠強勢,照樣製造麻煩,但在被真鍋針對時卻轉而尋求A班町田的幫助。

第二次討論仍然毫無進展。

之後,由於A班拒絕參與討論,各班仍沒有找出優待者。在離開房間後,綾小路與幸村發現真鍋三人追著輕井澤,把輕井澤帶到了無人的消防樓梯處。幸村在真鍋等人動手的前一刻打開了門阻止了真鍋三人,但矛盾並未因此解決。當天深夜,綾小路與茶柱相約見面。

午夜兩點,綾小路以“堀北的中間人”的身份與平田在走廊密談,並一起去與輕井澤見面。然而輕井澤對於綾小路的意外出現相當不滿。在平田的協調下,三人開始研究關於輕井澤與真鍋等人的紛爭。但平田提出的方案令輕井澤極其不滿。輕井澤起身離去,討論被強硬地終止了。綾小路與平田交談,得知了平田與輕井澤交往的真相,並由此推出了輕井澤的本體。看到綾小路這麼快就想到真相,平田稱自己“起了雞皮疙瘩”,對綾小路表示“我認為你是會讓人害怕的存在”,意識到綾小路雖然自稱是在按照堀北的指示行動,但其本人的行事絕非僅靠指示就能達成。平田向綾小路講述了輕井澤的往事,以及自己想要在班內擔任領導者的原因。

下午四點左右,受平田之託,綾小路代有事的平田去船艙底層與輕井澤見面,卻意外見到真鍋等人在對輕井澤施暴。綾小路沒有衝上前去,而是選擇錄下真鍋等人的施暴行為作為證據。待真鍋等人離去後,上前告訴輕井澤自己會用手中的錄像阻止真鍋她們散布謠言。

由於A班的不作為方針使討論難以進行,直到考試的最後一天,其他成員還是在打撲克。在最後的時間,一之瀨提出全員公開手機內郵件的方法以得到共贏的提案。雖然有人有異議,但最終還是公開了手機郵件。但到了幸村時,幸村卻支支吾吾地對D班同學道歉,出示了學校發的“你是優待者”的郵件。各班達成互相相信的約定,但一之瀨突然撥打了綾小路的號碼,響起鈴聲的卻是幸村的手機。綾小路與幸村掉包應用程式和通訊記錄的手段暴露。一之瀨表示雖然應用程式,通訊記錄,手機密碼都可以轉移或偽造,但手機的SIM卡卻是鎖定的,這個方法B班已經試驗過了。作戰暴露後,幸村相當失落。而町田對與D班的手段十分不屑。

不久後,考試正式結束。C班由於龍園的絕對支配計劃經濟,獲得了大量點數。而D班由於高圓寺輕鬆地猜出優待者,以及卯(兔)組,即綾小路所在的組出現的叛徒作答錯誤,得以成為第二,沒有遭受過大的損失。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在第二次討論結束離開時,綾小路與真鍋搭話,表示自己見過輕井澤與其他班同學起了衝突。使真鍋等人與輕井澤之間的矛盾死灰復燃。

綾小路在與茶柱見面時,詢問了“過去通過點數購買的最貴的東西”,而茶柱則舉例稱“把遲到的判定標準延後一分鐘”,即學校規則。

綾小路開了一個新的匿名郵箱與真鍋聯繫。裝作對輕井澤不滿的D班學生,稱自己能把輕井澤約到無人的船艙底部。同時借平田的名義把輕井澤提前約到船艙底部。按照“米爾格倫實驗”把船艙底部作為封閉環境,使真鍋等人使用暴力的意願更加強烈。自己則在遠處悄悄拍照。“徹底崩潰之後,重建也會比較省事吧。”於是拍完照就關門走了。待確認真鍋等人離開後才回到房間。憑藉“輕井澤不希望讓其他人得知自己的過去”和自己手中的照片,綾小路徹底壓制了輕井澤。綾小路試圖使輕井澤在其堅強的內心之上建立起對自己有利的局勢,用本是用來威脅真鍋的照片迫使輕井澤聽從自己的命令。

綾小路從平田處得知輕井澤是卯組的優待者,於是在考試結束之前花費點數改變學校規則——解除SIM卡的鎖定,把自己的SIM卡與輕井澤的卡交換。之後與不知情的幸村進行了第二輪交換,從而騙過了絕大多數人,使幾乎所有人認為卯組的優待者是綾小路。A班在卯組的表面服從葛城的坂柳派——森重選擇背叛,卻猜錯了,導致了結果四。

優待者的選擇方法

兔(4組)

A班:竹本茂(た) 町田浩二(ま)  森重卓郎(も)

B班:一之瀨帆波(い) 濱口哲也(は)  別府良太(べ)

C班:伊吹澪(い) 真鍋志保(ま)  藪菜菜美(や) 山下沙希(や)

D班:綾小路清隆(あ) ●輕井澤惠(か)  外村秀雄(そ) 幸村輝彥(ゆ)

龍(5組)

A班:葛城康平(か)西川亮子(に)  的場信二(ま) 矢野小春(や)

B班:安藤紗代(あ)神崎隆二(か)  津邊仁美(つ)

C班:小田拓海(お)鈴木英俊(す)  園田正志(そ) 龍園翔(り)

D班:●櫛田桔梗(く)平田洋介(ひ)  堀北鈴音(ほ)

●為優待者

所在組的組數/組內五十音順的排序

あ:綾小路清隆(4/1)  安藤紗代(5/1)

い:一之瀨帆波(4/2)  伊吹澪(4/3)

う:

え:

お:小田拓海(5/2)

か:輕井澤惠(4/4)●   葛城康平(5/3)  神崎隆二(5/4)

き:

く:櫛田桔梗(5/5)●

優待者的條件(以櫛田為例):

1、櫛田所在的組為龍組,在十二生肖順序中排第五

2、第五組的名單按五十音順序來排,分別是: 安藤紗代、小田拓海、葛城康平、神崎隆二、櫛田桔梗

櫛田排第五個,所以是優待者

暑假篇

(待補充)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待補充)

體育祭篇

暑假結束後,是體育祭的到來。然而體育祭的資料下發後,引起了巨大的爭議。體育祭中有很多全員參加的項目,對身體不好,或不愛運動的學生而言極其不友好。但由於牽扯到大量的班級點數,D班必須作出有效的應對。在多次行動中有突出表現的堀北決定實行優勝劣汰的策略,為D班爭取最大利益,並直言不諱“能力不足的人就讓他們去做砲灰,消耗其他班的優秀選手。”而輕井澤爭取筱原和櫛田的支持,與之針鋒相對地提出“儘可能照顧所有人”的方案。面對陣營的分裂,D班進行了投票。堀北的方案以其高效且班級利益最大化的特點勝出。

在體育祭中,堀北和須藤遭到了龍園的針對。龍園大量使用心理戰術,甚至不惜班級點數,以班級主力以傷換傷的暴力手段迫使堀北屈服。須藤面對惡劣的局勢也感到崩潰,在比賽期間卻離開了賽場躲了起來。形勢一度極其不利。

到最後的1200m接力跑時,須藤才回來。須藤做了深刻的自我檢討,並表示至少要拿下最後這場比賽。但三宅卻表示自己扭到了腳。於是綾小路作為替補上陣。

最終D班毫無疑問地倒數第一。但所有班級都有不同方面的失利,最終一年組以集體後退的形式保持著平衡,並沒有拉開明顯的差距。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綾小路暗中讓輕井澤不斷唱反調,使堀北的戰略中引起的矛盾提前激化並得到了解決。

在測握力時,綾小路被須藤誤導,本想把成績控制在中間水平,卻比平均值高了15kg,成了第二名,被迫參加更多項目。

綾小路作為替補,卻與堀北學勢均力敵,受到了大量關注,包括南雲。跑的時候倒是蠻開心的

Paper Shuffle 篇

體育祭結束後,學生們迎來了期末考試。而在期末考試前,追加了一次小考。期末考試的規則是,兩人搭檔為一組進行考試。淘汰方式有兩種,一是兩人單科加在一起的總分未滿六十,二是兩人八科全部總分加在一起低於七百分上下。小考則是為了給最後的期末考進行分組配對,由最高帶最低的配對。

期末考試的考題由學生自己思考並製作,再把該考題分配給自己隸屬之外三班中的其中一班。

在小考中分出了一組並不理想的一組——偏科偏題都是一個類型,分數也岌岌可危的長谷部與三宅的組合。兩人擅長和不擅長的領域重合了,意味著雖然有幾科會超平均分很多,但有幾科可能低於平均分而導致退學。而平田和堀北的學習組早已滿員,堀北便把他們交給綾小路來輔導學習,而在體育祭拖了後腿的幸村主動請願加入學習會來輔導他倆,於是綾小路學習會成立。

在某次學習會結束的路上,櫛田約出來了堀北,立下了賭約——在下一次的期末考試中,比試單科數學成績,如果堀北的分數比櫛田高的話,櫛田就不能再妨礙她;而櫛田比堀北的分數高的話,堀北和綾小路要一起退學。

在離期末考試前一周的時候,大家約著去KTV統計和梳理學習會的成果,在封閉的環境內就不會泄露情報了。

而在櫛田鼓勵大家的時候,輕井澤發出了反對的聲音,並和櫛田起了矛盾,把果汁潑在了櫛田的衣服上。後來在平田的勸說下,輕井澤向櫛田道歉,並作為賠禮,將櫛田的衣服拿去清洗。

結束了討論後,大家回到宿舍門口,發現宿舍的郵箱中有著群發的郵件——“一年B班一之瀨帆波,使用不正當手段收集大量點數。龍園翔”。一之瀨對此表示,明天將上報學校證明自己沒有使用不正當手段。第二天,學校果然張貼了一之瀨並沒有不正當之處的通知。

距離期末考試還有三天,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內,D班發生了質的飛躍,而匪夷所思的是C班,基本沒有一起學習過。堀北也完成了考題的設計,打算去找老師上交考題,這套題的選擇以及複查全由堀北一人完成,除了她誰也不知道題目。堀北在上交考題的辦公室門口也碰到了來上交考題的C班的龍園。

就在D班班導茶柱準備接手試題時,堀北提出了要求——如果有人之後想查看試卷內容,請全部回絕,包括她自己。茶柱接受了她的要求並表示,為了應付必要的情況,也有需要公開的時候,所以有一個附加條件,如果獲得了堀北的許可,便可以公開試題和答案。堀北便打算離開了。

在即將離開的時候,堀北對茶柱的措辭提出疑問,向茶柱詢問是否有其他人提交了或要提交試題。茶柱表示,櫛田確實已經早一步提交了題目,而櫛田也要求必須獲得她的許可才能變更試題。而且,“試題的受理已經完成了。”龍園對此的態度是大笑,並表示“當然不是我的指示,D班的事我怎麼可能知道”

然而在考試後,堀北成功勝過了櫛田,贏得了賭約。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綾小路沒有想到堀北先一步與茶柱商議“裝作受理”,於是獨自做了其它的準備,使這場考試萬無一失。

綾小路讓輕井澤故意弄濕櫛田的校服,藉助平田的干預,使輕井澤拿到櫛田的校服。而綾小路則在校服洗過後把原考試題的答案藏進了校服中,以備不時之需。一旦櫛田勝過堀北,也可通過舉報作弊使其分數無效並可能受到懲罰。

綾小路以X身份的郵箱給龍園發了郵件,提供了部分情報,告知其手段已被看破,迫使龍園做出選擇。龍園最終決定更改試題,並把C班出的題目提供給綾小路。櫛田所得到的題目與原試題完全不同,在考試時看到試題後心態遭到了沉重一擊。

但這次考試後,龍園對於X的猜測逐漸清晰,並把矛頭指向了輕井澤。

龍園復仇篇

C班在考試中失利,與D班的差距迅速縮小。並且之後又出現了一次違規,在受到懲罰後班級點數已經略低於D班,有降級的風險。為此龍園開展一系列的行動,如派C班成員跟蹤、監視D班成員等。堀北推測,龍園是在尋找D班暗地行動的人。綾小路故意裝傻表示“就是說他在找你嗎?”而堀北認為以龍園一向直接針對目標的習慣,此次目標絕非自己,而是D班其他成員。但擔心談話被偷聽,二人停止了談話。

綾小路打算去參加綾小路組的聚會。受堀北之託,從堀北那裡拿到很受歡迎的《再見,吾愛》,去圖書館還書。出於興趣,再借回來自己看。在推理小說區徘徊期間,遇到了椎名日和,進行了愉快的交流,充分地交換了意見,增進了雙方的感情。我在編誤解向條目麼(笑)

而在和其他組員碰面後,長谷部開始猜測綾小路和椎名的關係,並發表了相當具有衝擊性的發言。而明人和啟誠則懷疑椎名是美女特務,來打探D班消息的。在戀愛話題告一段落後,眾人開始研究“D班是否有著隱藏謀士”的話題。綾小路表示“不管有沒有,跟蹤的理由就是這個吧?別懷疑我就行。”最終眾人的判斷是“大概是綾小路君總待在堀北身邊所以成為目標了吧...”話題終於告一段落。

第二天放學後,綾小路收到了來自佐藤麻耶的邀請,以有事的理由拒絕敷衍了。並被茶柱帶到了校長室。在校長室中,綾小路見到了自己一年半未見過面的父親。(以下“綾小路”均指綾小路清隆。)

雙方進行了激烈的爭論。然而綾小路卻被告知幫助他逃離White Room的管家松雄被綾小路的父親以種種手段逼迫,最終自焚了。松雄的兒子被退學,成為了無業游民。松雄一家被變的極其悲慘。對綾小路造成了不小的衝擊。綾小路仍然保持著鎮定,根據男人的行為推斷出男人目前並沒有能力迫使自己退學。之後,綾小路與坂柳理事長會面,進行了交流。綾小路在離開接待室後,確信了茶柱之前只是在欺騙自己,使自己為D班出力。為此,綾小路決定停止一切為D班的付出。

綾小路在回去的路上,與輕井澤通了電話,告知將與她停止聯繫。並撿到一枚護身符,送到了二年級宿舍。

綾小路得出結論,自己可以很輕鬆地淡出大多數人的視線。但龍園是自己僅剩的威脅。綾小路正在思考時,收到了堀北學的聯絡,得知南雲將在三年級畢業後手掌大權。綾小路向堀北學要了聯絡方式,作了“會考慮幫忙”的承諾婉拒

周六晚,綾小路從卡拉OK回去時,遇到了坂柳和一之瀨。

然後到這裡才是龍園復仇的本體

茶柱剛結束班會,C班的學生突然進入D班。由於出現的人幾乎都是C班武鬥派,氣氛十分沉重。但C班的人並沒有做什麼。龍園作出挑釁之後,把目光投向了高圓寺,之後就率眾離開了。D班同學對此提出跟上雙方以阻止暴力事件的發生。而須藤緊張地稱“簡直像是要開戰了一樣”

龍園等人圍堵住高圓寺,而綾小路等人很快找到了龍園。對峙開始不久,坂柳為首的A班4人卻突然出現,使得暴力事件成為不可能。高圓寺對此毫無意外,冷笑著對龍園說“是在尋找D班中妨礙你的存在吧?可惜我對D班的未來、還有其它班級的未來毫無興趣。”有錢真好瑞士作風

龍園在此之後,進一步縮小了X的範圍,但仍無法確定。於是決定採用非常規手段。龍園給X和輕井澤惠發了郵件,試圖通過輕井澤來迫使X現身或失去布置。

龍園告知了惠“如何受到X的保護”——即X故意使惠被真鍋等人施以暴力,留下證據威脅真鍋等人。使惠得知了自己的遭遇實際上是X的設計。之後,龍園一行人在天台上對惠施加霸凌,使其產生了嚴重的心理陰影。但惠直到最後依然選擇了相信X會保護自己,沒有說出X的身份。

X在最終關頭出現,以一人之力擊倒對方所有人,救下了惠。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X當然是綾小路啦

綾小路在White Room中受到的訓練並不僅僅是書法鋼琴,也包括格鬥。而龍園實際上是靠著一次次打架練出來的,雖然有實力,但打不過綾小路。

聖誕節篇

(待補充)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待補充)

合宿考試篇

(待補充)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待補充)

一之瀨流言篇

(待補充)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待補充)

班內投票篇

(待補充)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待補充)

司令塔對決篇

(待補充)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待補充)

春假篇

(待補充)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待補充)

劇情相關(二年級篇)

我打算拋棄我之前的想法。
今後我不打算再吝惜使用實力了。
——綾小路清隆

一年級總評價(表面):學力C(51) 身體能力C+(60) 機轉思考力D+(37) 社會貢獻性C+(60) 綜合力:C(51)

二年級目前評價(至2-2卷)(表面):學力A-(81) 身體能力B-(61) 機轉思考力D+(40) 社會貢獻性B(68) 綜合力:B-(62)

跨級聯考篇

(待補充)

暗流涌動篇

(待補充)

TV版劇情

到頭來,即便我離開了白色房間,卻依然身處其中吧。在為了保護自己而做的準備上從來不會疏忽。明明對於學生的生活是不需要這些的。
……
面對來自各種對手的進攻,我為了防止不測而展開行動設置保險。不管他人如何,只要我最後能獲勝就行了。
……感覺我到死都不可能扔掉這種根本的思維方式啊。
——綾小路清隆 Vol.7.5

(待補充)

動畫第二話結尾和第三話開頭的分數排名中顯示,在第一次期中考試中,綾小路的成績如下:

  • 英語 70分
  • 現代文 68分
  • 化學 65分
  • 社會學 75分
  • 數學 56~72分

五門學科總分為334~350,總成績在全班分數中名列第18~24名。[1](這只是隱藏實力而已,如果讓他完全展現實力,從目前的小說描寫來看基本能確定全科目都能取得滿分)

動畫12話結尾的字幕顯示,綾小路的個人點數為11814點。

人際關係

如今,我第一次感覺到內心受到了過濾一般。名為心的存在,確實在這一年間出乎意料地成長了。不,現在也在成長中。
我的心確實正在成長中。我把這句話講給自己聽。但是並沒有效果。
就好像,通過臆想並不會對自己產生什麼影響一般。看來不只是內心封印著的鍍層在不斷剝落。我還不禁感受到了某種類似不安的黑色物質。
我——我在明年的這個時候,還會繼續留在這所學校嗎——這份難以言狀的黑暗——將我深深包裹住。
——綾小路清隆 Vol.11.5

(待補充)

堀北鈴音:在第二卷特典中明顯表現出了對綾小路的在意,會因為綾小路和佐倉愛里一起行動而鬱悶。不過在無人島事件之後幾乎沒有對綾小路的心理描寫,同時表現出與綾小路計劃不一樣的行為並獲得綾小路的認可。直到在與寶泉和臣的戰鬥中綾小路左手被刺穿路哥故意的時才再次表現出語無倫次的關心。在二年級篇第二卷特典中明確表現出想要得到綾小路的認可,為不讓綾小路失望而直面南雲雅

輕井澤惠:在遊輪考試中經過綾小路的一番複雜操作將寄生對象由平田洋介轉為綾小路,開始了使用者與被使用者的關係。泳池事件後開始改變對綾小路的看法。在龍園復仇事件後關係深化。第7.5卷特典中完全明白自己喜歡綾小路。一年級結束後的春假接受了綾小路的告白與之交往。但綾小路的心裡獨白表示其對於戀愛情感仍是模稜兩可的狀態,一方面將輕井澤惠視為重要的人,另一方面也認為她是名為異性的教科書。

櫛田桔梗:開始表現為活潑開朗的自來熟少女。在被綾小路發現秘密後強迫綾小路對其進行襲胸一心想要讓綾小路退學,為此和龍園翔合作成為叛徒。然而所有針對綾小路的行動都以被單方面吊打告終。

坂柳有栖:自稱與綾小路青梅竹馬宣示主權。在白色房間時期已經單方面認識綾小路,認為綾小路不是真正的天才,想要擊敗綾小路。事實上是覺得綾小路很可憐想要拯救他。在司令塔篇中與綾小路直接對決,因為月城理事長切斷綾小路與堀北鈴音之間的聯絡導致綾小路敗北,不承認這場戰鬥。幫助綾小路拉攏各班老師的保護。後來與綾小路下西洋棋對決,敗北,承認綾小路是真正的天才。目前仍然珍藏著承載著與綾小路記憶的男性用手帕,在無人島上合作,阻止了想要圍堵綾小路的一年級眾人。

佐倉愛里:在須藤與龍園班的衝突事件中被綾小路拯救而喜歡綾小路,這份感情綾小路也有所察覺,但卻認為這更像是雛鳥第一次有了親近的對象。目前加入了綾小路組。

椎名日和:與綾小路在圖書館認識,成為書友,被綾小路以名稱呼。目前日和對綾小路的看法似乎有了一些微妙的轉變。在二年級篇第二卷的特典中表明自己協助石崎大地幾乎沒有成功幾率的計劃只是為了和綾小路相處的更久。在無人島上曾和綾小路一起看過夕陽,被石崎大地調侃:快和日和交往,然後轉到我們班。

一之瀨帆波:在逐漸見識綾小路的實力的同時對其產生好奇,不過僅限於一般朋友關係。在第九卷中被綾小路拯救從而對他的感情逐漸轉變,將遲到的情人節巧克力送給綾小路。然而本人毫無自覺。在第十卷中因為綾小路的操作免於當南雲的女朋友,可以說又被拯救了一次。目前已經確定是喜歡綾小路。在二年級篇第四卷中,驚慌失措的一之瀨找到綾小路告訴月城理事長想讓其退學的想法,並在無意間說出了“我喜歡綾小路”的真心告白。

七瀨翼:對綾小路懷有敵意,接受了月城的讓綾小路退學的任務而入學。但在海島上被綾小路打敗後被反招攬,幫助綾小路打探一年級的動向。

天澤一夏:在聯考時候為須藤找搭檔時遇見的一年級A班女生,設計讓綾小路為其作料理。在海島上阻止了櫛梗對綾小路的跟蹤,之後向綾小路自曝自己和他一樣是白屋生,但並不是他的敵人。知道綾小路和輕井澤的關係

龍園翔:通過推理得出了D班幕後“X”的存在,並使用各種手段尋找其真實身份。經由輕井澤惠“逼”出了“X”綾小路,但這卻是綾小路的將計就計。被綾小路擊敗後一度打算退學,但最終還是留在了學校,只是在一段時間裡退出了表面舞台。目前已經復出,領導班級向其他各班宣戰,並把對綾小路的復仇當做目標。與綾小路類似於亦敵亦友的關係。

其他

比我更優秀的人,這個世界上肯定是有的,要說為什麼的話這個世界可是生活著70億之多的人類。
但是,白色房間裡就不一樣了。
在那個世界裡,並不存在比我優秀的人。
——綾小路清隆 Vol.11.5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