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由比滨结衣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Oregairulogo.jpg
青春は嘘であり、悪である。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系列条目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
侍奉部总武高学生会祝您度过愉快的时光。
由比滨结衣是个温柔的女孩,我如此擅自地贴上了标签。
——大老师
由比ヶ浜结衣.png
基本资料
本名 由比ヶ浜ゆいがはま 結衣ゆい
(Yuigahama Yui)
别号 比滨同学/比滨酱
团子(三次元称号)
发色 粉发
瞳色 红瞳[1]
年龄 约16-17岁
生日 6月18日比大老师大两个月
血型 O型
星座 双子座
声优 东山奈央
萌点 温柔天然呆巨乳短发歌姬团宠同班同学黑暗料理团子头犬系萌娘东山文化美少女呆萌元气忠犬少女心治愈系醋缸蠢萌百合姬友隐藏巨乳绝对领域和服围裙眼镜(仅一次)、蓝白胖次高中生口头禅呀,哈喽~母性摸头杀日久生情脱线努力家心理阴影败犬
活动范围 日本
所属团体 总武高等学校2年F班
侍奉部
个人状态 和另外两个自己喜欢的人成为了一般朋友
名字来源 神奈川县镰仓市由比滨海水浴场
兴趣 卡拉OK,黑暗料理
特长 卡拉OK,观察空气
擅长科目 音乐
座右铭 人生苦短,恋爱吧少女
形象动物 格外喜欢腊肠狗,这也是与大老师相遇的原因
学号 33
亲属或相关人
单恋对象:比企谷八幡(已失恋)
挚友&情敌雪之下雪乃
朋友:三浦优美子海老名姬菜
家人:母亲
学妹:一色彩羽比企谷小町

由比滨结衣渡航创作的轻小说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一直注视着正确解答:結衣の決意

目录

人物简介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女主角之一,侍奉部成员,总武高中2年F班,大老师的同班同学。

性格温柔善良,善于观察别人的脸色,但也因此往往不能坦率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在加入侍奉部以后渐渐能够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喜欢用“Ya-hello”打招呼雪乃险些被带跑偏,是个外向积极的女孩,即使伤心沮丧时,也能表露出笑容。

一直表现出天然呆,其实经常将心事深藏,天然呆某种程度上是为了融入现充团体所披上的外衣。东山大法好

料理白痴,亲手做的饼干曾被大老师吐槽为:“根本是JOYFUL本田(日本的家庭用品连锁量贩店)卖的木炭[2]。”

擅长/爱好卡拉OK,成绩不错,体育爱好者。当某些人说她蠢时,她总提起自己可是高分考入总武高的哦

还“擅长”给周围的人取绰号,虽然显然大部分人并不喜欢她给他们起的绰号虽然心里面很不爽,不过大老师和雪乃也渐渐接受了

身材不错,但是动画更换制作方后的第二季中惨遭缩水,然而在某些时候又会谜の回归。

虽然在部室初次见面时被八幡称为比取(bitch),但是其实是处女(连初恋都还在)……所以某评选的两联亚什么的说到底只是绅士们的糟糕评选结果而已。

由于声优是东山奈央,所以经常在小说里被渡航玩声优梗(尤其是舰娘梗)。

剧中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在开学第一天的时候自己牵的狗萨布雷险些被雪乃乘坐的车撞到,被路过的大老师救出,导致大老师腿部骨折住院。事后送点心去大老师的家表示自己的谢意,但点心全被小町吃光了。

加入侍奉部之后刻意向大老师隐瞒着自己是车祸事件中饲主的事实最后小町向大老师透露了结衣是饲主的事实[3]

被大老师认为是为了报答救狗的恩情所以才对他展现温柔,被摊牌后强忍泪水离去[4]

之后一周没有参加侍奉部活动,后又被雪乃和大老师劝回。当日与大老师的关系“重启”之时表示之所以温柔对待大老师完全不是他想的为了报恩。

与大老师同去烟花大会时,雪之下阳乃抓奸归程中表达自己心意的时候被母亲的电话打断被大老师打断[5]

京都修学旅行中,在大老师于竹林自爆(抢在户部翔之前向海老名姬菜表白从而拯救现充集团的内部关系)后,强颜欢笑衣角杀恳求大老师别再伤害自己和周围的人(动画版中有落泪镜头[6])。

此后,在一色伊吕波的会长选举落败委托一事上,侍奉部陷入分裂的危机。为了保住侍奉部的日常,决心参选学生会会长。但在大老师的计划下成功被止住。

在此后一色提出的圣诞活动委托中,被大老师“寻求真货”的宣言所忽悠感动,和雪乃相拥而泣。人生苦短,百合吧少女。

从11卷封面以及第二季中相应段落,总感觉团子要放手了……然而这是一个错觉

非常地喜欢雪乃,并希望雪乃能够依靠自己,是她的第一个朋友。

喜欢大老师,时不时对其插旗有所表示,虽然多次被大老师拔旗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团子续一秒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由比滨结衣12卷的独白团灭

眼泪停止住真的是太好了
真的是突然就流了出来吓了一跳呢,真是有点大意了呢,能成功混过去真的是太好了,因为如果我哭了,他就无法从这里离开了呢
所以,眼泪能止住真的是太好了呢。
我呢,才不会成为可怜的人呐。因为那样他就回来拯救我,因为他是我的英雄啊。
我的朋友遇到了问题难处他也一定会来帮忙的,因为他是我的英雄啊。
他从开始的开始就已经是我的英雄了啊。
我已经被他拯救过了
我的“曾几何时”已经结束了。
所以就算不是英雄也好了,只要能留在我身边就好了啊、
我已经明白他不是英雄了,要去伤害别人了,不要去什么的已经说不出口了。
问什么要去帮助也没有问出口。
不要在这么温柔了也没有说出口。
她考虑的事情思考着的事情我其实都明白的。但是,像她那样去放弃,去谦让,去拒绝,我却没有做到。
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我却什么也没有做到,连把过错全推在她的身上这种事情好像也做不到呢。
就像她依存着他一样,我也一样依存着她。
把所有的事情强推过来的是我啊。
所以这样就好了,结果眼泪却一直也没有停住。
明明眼泪停不住就好了呢。
还不就是无法传达的爱恋。

在第14卷中,与大老师在回家路上谈话,对大老师问出了不可模棱两可回答的问题,也使得大老师确定了这段关系的方向。

第14卷第6章中的谈话

(由比滨在鞋柜旁等大老师,大老师送由比滨回家,两人在公园小坐聊天)
因为在聊未来之前,我们忽略了现在的话题。我不知道由比滨是怎么想的,但至少我自己在有意的回避。
傍晚的风逐渐转凉,公园的扬声器播放起了《晚霞渐淡》这首民谣。音乐响起后,孩子们开始陆续离开。
西侧天空依然挂着一抹残阳,东边天空却像泼了墨般,逐渐被侵染成蓝色,交界处的位置变成了红蓝相接的景象,蓝色时光很快就要来临。
我没有在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望着天空。旁边的由比滨静静的开口:“那个,阿企……”
“嗯?”
我看向旁边。明明叫了我的名字,由比滨却低垂着头,眼角紧闭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但很快,她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抬起头,笔直看向我的眼睛。
“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我知道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什么好不好的……”
我没有决定权吧?还没等我说完,由比滨摇头打断了我。
“你要想清楚再回答我,如果你真的想这样,真的要结束,那我就好好说出我的愿望……非常重要的愿望。”
在她盯着我的那一瞬间,我敷衍的念头彻底被打消,我轻轻咬着嘴唇,垂下视线。
看着她殷切的目光,我知道,模棱两可的回答无法让他释怀。绝对不能有任何敷衍,谎言和粉饰。虽然即便我用顾左右而言她的方式逃避,他最终也会笑着原谅,但我不能这样对她。
我不能利用她的好意。
在这个世界上我唯独不想被他讨厌。
“我没觉得好……”我艰难地挤出了几个字。
由比滨笑了笑,点点头。在他的催促下,我继续组织起言语。
“社团活动要结束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正常来说,等到了明年,我们就要像其他人一样从社团隐退,加上担任顾问的平豖老师也要离开。所以,结束本身没错,迟早要结束的。”
由比滨点点头。
“社团活动总归要结束,我也知道雪之下没做好心理准备。但结束的理由我们都认可了……所以我觉得,可以结束了。”
我终于说出了当时在她们面前没能说出的话语。
我早知道要结束了,只是一直不肯接受,。如今终于能和那个幼稚的我说再见了。
说出心里的真实想法后,我深深叹了口气。
由比滨将手里的杯子放到一边,摆正坐姿,并拢膝盖,转到我这边。
“这样啊,那…”
他犹豫了片刻,接着像是下定决心了似的,捏紧裙摆。
“那……”
我没有资格催促他后续的话语,因为我还有话没说出来。
“但是,还有件事我不能接受……”
我打断了由比滨的话语。由比滨一时语塞,她的眼神中充满惊讶和迷惑。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点头,催促我继续说下去。
“如果那只是他经过妥协,带着敷衍的想法作出的选择,那不过是放弃某物后的代偿行为,我不能接受,如果是我扭曲的现状,那我会负起责任。”
我没有再说下去。
我知道,这不是我真正想表达的。
我差点就想用无聊的语言游戏逃避现实。可是如今,还有什么好掩饰的呢。
我要说的应该是别的才对。
由比滨吓得背部一颤,按着胸口战战兢兢的问道:“吓死我了…突然怎么了…”
我喝了口苦咖啡,在脑中洗去所有粉饰性的优美词语。把最关键的部分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
“说出来可能很恶心,我只是因为那个,因为不想和她断绝联系,不能接受这点而已。”
说出口的话语,连我自己都觉得愚蠢,表达方式差到了极点,对于自己拙劣的措辞,我只能自嘲的笑了笑。
由比滨似乎很惊讶,但他并没有笑,只是眯起眼睛悄悄垂下视线。
“你们的关系…不可能断绝吧”
“正常来说确实,偶尔总能有机会见面闲聊几句,只要继续保持联系,这份关系勉强还能持续。”
我回想起平冢老师在车内讲述的与人交往的真谛,原模原样的照搬了出来,但这只是大部分人的情况而已。
“但我不一样,我受不了这种虚伪的关系”
说出口后我总算安下心来,这是我第一次用言语说服了自己。
没有别的,只是因为讨厌和他变得疏远而已。
拼命的逃避着,等到理由,借口,环境,状况,这些所有要素都集齐,才说出了这番难以启齿的话语,我是有多么幼稚和狼狈。
我再次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就算我努力的维持,最后也一定会疏远,毕竟我是破坏关系的专家。”
“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由比滨漏出困惑的笑容,但并没有反驳。没错,经过近一年的接触,这点她十分清楚。
而且共同度过这一年时光的,还有一个人。
“非要说的话,雪之下也是这样吧。”
“或许吧……”
“对吧,所以放弃这段关系,可能也就这样了……这点我没办法接受。”
我甚至找不出合适的借口,或是简单的言语去粉饰,只好露出苦笑,由比滨默默地注视着我狼狈的表情,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些你不说,她怎么能知道呢?”
“说了也不一定能传达吧…毕竟不合情理,也不能算作理由,不过是莫名其妙的诡辩”
这些不过是我擅自捏造出的奇怪歪理,早就放弃用正常的话语去修饰。我卑微地把自己的想法说出了口。
但是,由比滨却点了点头。
“嗯,说实话,完全不懂,不明所以,跟平时一样恶心。”
“嗯,我也这么认为。不过,这么说未免有点过分吧!”
接二连三地打击,就算是我,也会有点沮丧哟。但由比滨的眼睛里透着笑意。
“但是,我隐约能懂,这超有阿企的风范。”
“是吗?”
由比滨与我拉开一个拳头的距离,重新摆正坐姿,膝盖朝向我这边,笔直地看着我。
“嗯,所以,你一定要说出口。”
“可没办法传达啊!”
突然,我的肩膀被捶了一下。由比滨生气地微瞪着我。
“那你甘心不说吗?阿企,你都没有努力去尝试。”
“毕竟不好说出口。”
是啊,我总是告诉自己“不可能传达”,所以,从来不敢把重要的事情说出来。
但是,她却毫不避讳地说出了口。
“我也认为,光靠言语无法传达……但至少你说出来后,我会努力去理解,我相信小雪也是如此。”
组织的话语的温柔语音。
被夕阳映照着的双眸。
原来如此,我终于理解了由比滨的良苦用心。
我确实在试着理解他说出的话语。
虽然没有理论支撑。也不是歪理之类的东西,甚至还夹杂着主观和直觉因素。
但我们就是这样,相互填补着空白。
“我的愿望其实早就确定了。”
由比滨突然站起身,转身背对着我,看向傍晚的天空。
越过他的背影,看到的夕阳色彩与某日十分相似。
静静摇曳的大海,下着雪的那天傍晚。
“我全都想要……”
虽然没有潮水的气息和耀眼的雪花。但和那时候一样,他依然在诉说着,过了一会,由比滨静静的长叹了口气,转向我这边。
“所以,我希望能在平凡的放学后能有小雪的陪伴,我想待在有阿企和小雪的地方。”
背对着夕阳,在暖阳与冷风中,他祈祷似的低语着。
“所以,你一定要说出来……”
在耀眼的阳光下,她湿润而有力的目光,梦幻唯美的微笑深深地印在了我的眼里。
“没事的,一定能传达的。”这是极少数大老师相信语言能够传达内心的时候,大老师也确实在第7章中做到了
我暗暗给自己鼓劲,如此说道,只要尽可能的坦诚。
由比滨微微笑了笑,再次坐到长凳上,看着我,打趣似的问道:“真的吗?”
“嗯,需要好好准备,虽然难度有点高,但我会努力的。”
听到我含糊的回答,由比滨的微笑转变成惊讶。

“准备?”
“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啊……我习惯事先设好防线,想好些借口和客套话之类的,为自己准备几条退路……首先要先把这些给解决了。”
由比滨露出包含着不安和气愤的复杂表情,嘴角不满地紧闭着,随后以冰冷的声音说道: “关键不是这些吧?”
“我知道……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没有勇气说出口,我只能靠这样,把双方逼到无路可退的地步。”
面对由比滨流露出的怒气。我变得有些畏缩、其实,我也很厌烦那个不中用的自己。但毕竟当了十七年的比企谷八幡,如果不用这种方式屏蔽歪理,逼自己一把,到头来什么也解决不了。
我沉重地叹了口气。由比滨则露出温柔的苦笑。
“明明一句话就能解决。”
“一句话怎么可能说得清?”
若换作普通人,或许可以。
但对我来说,单凭一句刻板的话语,根本无法传达,或是不够,或是太过,绝对不是一种恰到好处的表达方式。更重要的是,我不甘心用一句话来结束这段关系。
现在也是如此,模棱两可的回应似乎并不能传达什么,由比滨安心地看着我。
为了使自己的观点更具体,我继续补充道:“看似聪明,其实很笨,性格超级烦人,而且超级顽固、执拗,喜欢故意曲解别人的意思,逃避话题,让人很火大,最重要的是,甚至不相信话语这种东西……”
由比滨露出惊愕的神情,接着,她轻吐了一口气,歪起头。
“你说的是谁?”
“我。”
 听到答案,由比滨无奈地笑了笑。
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家伙,总爱把麻烦事推给别人,而且每次都能得到原谅,至今为止,我一直在享受她的温柔,舒适地打个盹,闭上眼睛,假装看不见,始终被关照着,那是一段无可替代的重要时光,有过太多开心的回忆,,每一刻都幸福到不经让人浮想联翩。
“给你添麻烦了,抱歉……"
“咦?”
冷不丁说出的话语让由比滨不解地歪起头。
“总有一天,我能变得更强大,即便不依靠这些歪理,也能很好地传达心意,正确地理解别人话语间的含义,总有一天,能做到吧”
我小心翼翼地说着杂乱无章的话语,等到有一天我变得能独挡一面,或许就能毫不犹豫地把这些说出口,也能用更贴切的话语来传达自己的心意了吧。
“但是,你可以不用等。”
由比滨用力握紧杯子,默默地倾听着我的话语。但可能因为说的活太过混乱,她露出充满困惑的笑容。
“什么啊?我才不会等呢。”
“也是啊,我又说了恶心的话。”
“没错。”
意识到自己言语的混乱,我笑着掩饰内心的尴尬,由比滨也轻笑了一声,从长凳上站起身。
 “好了,该走了。”
我也站起来,推着停在旁边的自行车,跟在由比滨身后向前走去。

在随后的间章中,由比滨结衣再一次哭泣。

由比滨结衣14卷间章中的泪水

眼泪没能流出来。
因为已经哭了过很多次了。
所以,目送他离开的时候,朝着他的背影不停轻轻挥手的时候,我都专注地望着那背影,像是想要刻在脑海里一般一直盯着不放。
直到那背影最终从视界中消失,我的手无力地垂落。
一点也不沉重,感觉只是很膨松的塑料袋突然就变得沉重了起来。
乘上电梯,到回到家为止,抱着的袋子发出沙沙的噪音,好像混杂在那声音中一样,他的话语在我耳边不断回响。
我装作听不到的样子,同时打开了家门,萨布雷一边叫着一边跑了过来。
“我回来了—”
在玄关蹲下,我抚摸着萨布雷。被不停舔着的手有些发痒,我不自觉笑了出来。
啪嗒一声,一滴水滴,落到了手上。
明明在笑着,眼泪却不断地落下,萨布雷用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抬头看着我。
没事的哦。没关系的哦。不要紧的哦。
这么说完,我紧紧地抱住了萨布雷。
那之后,我意识到自己完全说不出话来。只有润湿的气息从憋闷的胸口传来,穿过喉咙深处,不断地、不断地喘出。
为了让视界不再模糊,我正要擦拭眼睛之时,手突然被紧紧握住了。抬起头,面前的是妈妈。
“这样下去,会哭肿的哟”
被软软的、散发着香气的、温暖的手臂抱住后,我终于发出了声音。流出了没有必要留下的眼泪。
但是,果然还是说不出话来。
话语什么的,说不出来。
我喜欢你,仅仅一句话根本说不完。
还有之前的种种事情,和在那之上的问题,以及单凭那句话无法承载的感情。
我,我们,第一次真正的恋爱了。
传达到了还是一枚败犬。

在十四卷第八章后的间章中,受到一色“再过三年酒后生米煮成熟饭”、“有法律规定不能喜欢上有女朋友的人吗”、“不放弃是女孩子的特权”的怂恿之后,似乎还保留着“我能反杀”的念想。

14卷最后决定回到侍奉部,正视三人之间关系,向新侍奉部提出了第一项请求“我喜欢的人似乎有了女朋友一样的存在,我该怎么和他相处”。

在第14.5卷中,被一色和小町询问为什么不去参观补习学校后直言要等回头直接问大老师,然后选和大老师一样的补习学校,被小町和一色吐槽是作弊没想到,雪乃直接和大老师在参观补习学校的时候把恋爱纪念日给过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在后续的短篇集中貌似依然没有放弃对大老师的恋心,还在日常地插旗和被拔旗,并逐渐真妃化。同时还表示要天天到雪乃的公寓来,因为她真的很担心。

游戏中的由比滨结衣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游戏中的由比滨结衣

由比滨结衣在第二部游戏中作为可攻略女主角之一登场,结局是与大老师相约一起去为新家购置家具肯定是同居啦,还互叫对方的名字。

生日贺图

萌战战绩

 
20年世萌 紫水晶手镯得主

注释

  1. TV动画中如此,在小说插图和两部漫画版中均为蓝瞳
  2. 动画第一季第一集16分28秒处
  3. 动画第一季第五集19分18秒处
  4. 动画第一季第五集21分06秒处
  5. 动画第一季第九集19分40秒处
  6. 动画第二季第二集19分28秒处

外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