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雪之下阳乃和雪乃的母亲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Oregairulogo.jpg
青春は嘘であり、悪である。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系列条目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
侍奉部总武高学生会祝您度过愉快的时光。
285775.jpg
基本资料
本名 雪ノ下ゆきのした
别号 雪之下母亲、妈妈乃
发色 黑发
瞳色 蓝瞳
声优 井上喜久子
萌点 妈妈强气大和抚子
女王岳母政治家
所属团体 雪之下家族
个人状态 已婚
亲属或相关人
雪之下雪乃雪之下阳乃雪之下父亲
叶山隼人比企谷八幡(准女婿)

雪之下母亲渡航所创作的小说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简介

阳乃雪乃的母亲。拥有压倒性的魄力。外表和气质上和雪乃很相似,但感性部分上却更像阳乃。

雪之下家族的真正掌舵人丈夫在几乎所有决定上都是傀儡工具人。。性格强势,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为阳乃所敬畏,亦是性格倔强的雪乃的死穴。导致雪乃决定独居而搬出老家,而后认为雪乃还不够成熟,而要求雪乃和阳乃同居以便阳乃就近监督,至今依然无法相互谅解。

第十二卷中,以“不像是高中生该干的事”为由,反对雪乃举办毕业舞会。

第一次与大老师和团子见面时,几乎无视了大老师

十三卷和十四卷中通过两次交锋认可了大老师的能力与决心,并在大老师的暗示下认出他是车祸当事者。此后对大老师充满兴趣因为看到了将其培养成未来政治家的潜力,结局邀请他来雪之下家赴宴并且做好了防止其逃跑的准备

大老师与未来的岳母雪乃妈的初次邂逅

我(大老师)不加入他们的对话,而选择当一个反复把咖啡杯凑到嘴边的机器。喝完最后一口咖啡,转头想找店员续杯时,我看见一名穿着和服的女性,往这个方向走来。

那名女性将乌黑的秀发盘在后脑勺,全身散发沉稳的气息,看上去比我的父母年轻。她的身材匀称,走起路来相当婉约,几乎不会发出声响。最让我在意的地方,是那副似曾相识的澄澈面容。

我的直觉告诉我,那长相很面熟。

对方毫不迟疑地走来我们的座位,开口:

「阳乃。」

她的声音在店内顾客的交谈和音乐中,也听得格外清楚。此外,还有一种吸引听者注意力的特质。我不禁联想到某个人。

阳乃听到自己的名字,将头转过去。

「啊,你们聊完了吗?」

「是啊,所以过来找你们,去稍后的聚餐。隼人,让你等了这么久,真不好意思。」

「哪里,请不用在意。大家都在这里,所以一点也不无聊。」

叶山一派轻松地回答,并且看向我们。那名女性跟着看了过来。

「哎呀……」她似乎很意外雪之下(雪乃)也在场,开心地发出轻呼,接着泛起柔和的笑容。

「雪乃,你也来啦。太好了……」

「母亲……」

雪之下无奈地低喃,话音中带着失落。

这么说来,不论是姿态还是散发的气息,这位女性都跟雪之下很相似。几十年后,雪之下大概也会变成那个样子。我之所以没有一眼看出,在于她带着不由分说的魄力。她确实具有一种威严,让人不敢轻易上前搭话。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挺直背脊。

雪之下不再吭声,抱住双臂环绕身体,不自在地移开视线。

她的母亲平静地笑了笑,不知是如何看待女儿的反应。

坐在一旁的由比滨低声惊呼:

「哇——好漂亮……」

雪之下之母对我们颔首示意后,看向阳乃。

「阳乃,是朋友吗?」

「对,就是八幡跟比滨妹妹。」

阳乃不知是觉得还没玩够,或是懒得特地说明,只是非常简单地介绍。

「啊,我是小雪乃的朋友,由比滨结衣。」

由比滨连忙鞠躬自我介绍,我也跟着低头致意,但脑中又很犹豫要不要报上名字。向女生的家长自我介绍,总觉得有点紧张……在此同时,雪之下的母亲听了由比滨的话,似乎发现什么。

「『小雪乃』……」

她轻抚下颚,眯起眼睛,来回打量雪之下跟由比滨。

「哎呀,恕我失礼。原来是雪乃的朋友。感觉你满成熟的,才以为……」

「成熟……嘿嘿。」

由比滨一副开心的样子,我却觉得那句话不太寻常。

真要说的话,我认为由比滨的长相偏稚嫩。至少从她的行为举止看来,实在没什么稳重的感觉。

不过,这大概只是无关紧要的小差错,雪之下的母亲把手贴上脸颊,高兴地继续对由比滨说话。

「这样啊……雪乃在学校的同学,我只知道隼人一个……你要跟她好好相处喔。」

「是!」

见由比滨精神饱满地应声,雪之下的母亲对她轻轻行礼。虽然错过报名字的时机,对方似乎也对我没什么兴趣。再说,之后八成不会再见面,所以没什么关系吧——想到这里,她把脸转向雪乃和叶山。

「那么,我们可以出发了。」

「好——」

阳乃第一个起身,叶山拿起帐单,跟着站起来,坐在我面前的雪之下却动都不动。

她的母亲见了,平静地开口。

「雪乃,你也会来吧?」

这句话乍听之下是在提问,实际上则不然。简短的几个字中,隐藏着好几种意涵。

「我……」

雪之下说得很保留,她又恳切地说道:

「这也是要为你庆生。」

她的目光慈祥带有暖意,声音也温柔得如同在安抚雪之下。但是在另一面,又含有容不得对方拒绝的强制力。

「……」

雪之下低着头,紧咬嘴唇,往我这里瞥一眼。现在看我也没用啊……

阳乃也加入劝服的行列。

「雪乃,这样不行喔。」

她带着狰狞的笑容严词说道,冰冷的瞳孔内摇曳着愉悦。雪之下的肩膀抖了一下。

接着,又是一段沉默。

阳乃持续盯着雪之下不放,叶山不安地看着她们两人。由比滨瑟缩身体,一副坐立难安的样子,我则看向窗外,藉以逃避这股尴尬,顺便偷偷叹一口气。

这段期间,没有人开口说话。现场的气氛沉重到我快喘不过气。

——不,不只是我如此。

由比滨和雪之下也一样。

真要说的话,在场所有人说不定都是如此。

雪之下的母亲按着太阳穴,似乎也很头痛。忽然间,她的目光飘到我身上。

「对喔,希望你们也能参加……不知两位觉得如何?」

她对我和由比滨露出微笑。

「不好意思,叨扰各位太久也不太好……」

我抛出这句话,旋即起身。既然是双方家族间的聚餐,我们实在没有跟过去的理由。

更何况,雪之下母亲的真正用意那么明显,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这样啊……方便的话,我们很欢迎喔。」

不用说也知道,她实际上根本没有慰留的打算。

「……那么,我们先告辞。」

「再、再见。」

由比滨行礼道别,我也简单点头示意。准备离去之际,叶山低声对我们说再见,阳乃也笑咪咪地挥手。

雪之下这时终于起身,看一眼自己的母亲。对方稍微收起下颚,对她颔首。

她送我们到咖啡厅门口,低下头说:

「……对不起,还烦劳到你们。」

由比滨见她那么自责,连忙挥挥手。

「怎么会呢!今天见到小雪乃的妈妈,我还觉得很值得喔!」

「是吗?那就好……」

雪之下这才抬起头,但脸上仍然很阴沉,由比滨的表情跟着黯淡下来。不过,她很快地想到什么,开始将夹在腋下的袋子东弄弄、西弄弄。

「对了。来,这个给你。虽然明天才是你的生日。」

然后,由比滨把装有礼物的袋子递给雪之下。既然她已经把礼物送出去,我干脆也趁现在一起送。

「生日快乐。」

「啊,谢谢……」

雪之下的脑袋一时转不过来,只是愣愣地盯着手中的袋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挤出几个字。她紧紧搂住我们送的礼物,绽开笑容。

由比滨见到她的笑容,跟着笑了起来。

「开学后再好好庆祝一次吧!」

「那么,再见。」

「嗯……再见。」

雪之下轻轻挥着半开的手。彼此道别后,我们朝电梯走去。

距离电梯来到目前的楼层,还需要一阵子。等待的期间,由比滨感叹地叹了一口气。

「那个人就是小雪乃的妈妈呢……她们果然很像。」

「……是啊。」

雪之下和她的母亲的确很相似。至少从外表、散发的气氛等表面印象看来是如此。不过,在给人的感觉上,又比较像阳乃。阳乃曾经提过自己的母亲。她当时说的话,我现在好像多少有些理解。

「可是……」

由此滨的嘴唇开了又阖,犹豫着该不该说出口。这时,电梯发出「叮——」的声音,门往两边滑开。

我们走入电梯,按下一楼的按钮。由比滨这才再度开口。只不过,她现在要说的,恐怕不再是刚才的话题。

「对了,原来隼人同学跟小雪乃真的从小就认识呢。虽然我听说过,他们是认识很久没错。」

「什么叫作『真的』……他们又没有说谎。」

「是没错啦,但总觉得他们不太像。真的认识很久的话,为什么还那么少对话?」

「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吧。念同一所学校并不代表一定要说到话。」

「嗯——也对。」

「过去」是只有当事人才能进入的私密领域。「过去」不全然是美丽、温暖的回忆,其中想必也有丑陋、冰冷的往事。

正因为存在着过去,双方一旦断绝往来,裂痕会更加扩大。共同累积的过去和独自累积的过去,是完全不同的事物。即便两者累积至相同的高度,也不可能形成相同的山峰,抵达相同的顶端。这之间的差异会使许多东西产生改变,包括立场、环境,甚至是称呼方式。

电梯一路向下,途中没有任何停留。

我们不再交谈,密闭的空间内仅剩下低沉的驱动声,脚下的地板随着轻微的震动摇晃。

电梯继续向下,悄然落入无尽深渊。

我突然有点害怕,不敢看电梯开门时,出现在眼前的会是什么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