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怪化貓 賣藥郎2.jpg
基本资料
本名 賣藥郎薬売り
别号 葯郎、小金(變身型態)
年龄 不詳
声优 櫻井孝宏
萌点 尖耳朵商人雙重身份本名不明頭巾刀劍除妖師
多種瞳色 紫瞳(普通狀態)
黑眼白紅瞳(變身狀態)
多種发色 灰褐色(普通狀態)
銀髮(變身狀態)
多種膚色 白色皮膚(普通狀態)
褐色皮膚(變身狀態)
亲属或相关人
加世

賣藥郎(薬売り)是動畫《怪AYAKASHI》及其衍生作品《怪化貓》的登场角色。在手機遊戲《陰陽師》作為聯動式神登場。

目录

简介

動畫《怪AYAKASHI》及其衍生作品《怪化貓》的核心故事主角。

容貌俊美中散發著異於常人的氣息,平時外貌是灰褐色的波浪中長髮、紫色雙瞳、尖長的雙耳、偏白的肌膚、雙眼和鼻樑繪有紅色妝紋,習慣穿著青色底的花紋和式服裝和黑色長褲,足部著綁腿和黑色襪套搭配木屐。背後的箱子裝著各種藥品和雜物。持有武器是把刻有怪物臉孔的「退魔之劍」。

心思理智慎密,本人稱自己僅是個普通人類。他的過去經歷、本名、年齡一概不明,平常以販賣藥物的商人身份自居四處旅行流浪,一旦遭遇物怪引起的事件,則會藉著調查案件當事者和物怪,探知關於妖怪的三種要素:分別是因為人的因果,所形成的緣份(えにし)即「形(かたち)」、事情的真相即「真(まこと)」、心中的隱情即「理(ことわり)」。每達成一個要素,「退魔之劍」的怪物臉孔會瞬間張開和閉上嘴部;滿足三個要素後,才能拔出「退魔之劍」變身成另外的形態斬妖除魔。

賣藥郎除了持有「退魔之劍」以外,還隨身準備可偵測物怪動向的天秤和可變化體積成為防禦盾的圓鏡子。他同時也擅用符咒製造防禦結界。本人稱最恐懼的事物為「沒有形、真、理存在的世界」。

賣藥郎原本在動畫《怪AYAKASHI》最後的篇章《化貓》篇作為短篇主角,之後在《怪化貓》成為貫穿整部作品的主角。

故事表現

怪AYAKASHI

在該作最後的篇章《化貓》,賣藥郎遭遇在大喜之日準備嫁女兒、卻發生新娘離奇暴斃事件的坂井家,遂趁機拜訪展開調查實情。然而,隨著妖貓型態的物怪現身襲擊眾人,僕人彌平慘死,坂井家陷入危機,加著前任坂井家主坂井伊行在託供真相的時候撒謊,一度導致「退魔之劍」無法解放,導致除了伊行、坂井家的女傭加世及侍衛小田島以外所有的坂井家成員,皆慘死於化身妖貓型態的物怪手下。

深入調查的賣藥郎透過坂井家的女傭加世幫助及侍衛小田島的認真態度影響,還有本作化身物怪的當事者之一珠生的導引,終察覺坂井家幕後的秘密:數十年前,時任坂井家主伊行偶遇當時待在出嫁馬車上的年輕新娘珠生,色慾薰心強擄後者,將她長期囚禁在自家地牢侵犯和虐待。飽受坂井家多數成員漠視凌虐的珠生,偶然發現鑽進地牢的小灰並細心照顧牠,但最終仍因為不堪坂井家的凌虐慘死,進而導致珠生和小灰貓的怨念結合成妖貓型態,最終對坂井家成員展開復仇

湊足「形、真、理」三個要素的賣藥郎終能拔出「退魔之劍」,斬除珠生和小灰貓的怨念化身。事件落幕後,坂井家一夕間沒落,伊行陷入絕望之中;加世和小田島自立墓碑祭奠珠生和小灰貓,決定離開坂井家。正當賣藥郎踏出坂井家的瞬間,其瞥見珠生和小灰貓的靈魂踏出坂井家,露出會心的微笑。

此次事件中,因為前任坂井家主伊行面臨生死關頭、仍堅持為自己的惡行辯解的行為,導致日後的賣藥郎面對事件裡的人性牽扯時更多幾分漠然。另外,該篇裡坂井家成員的容貌,也沿用在《怪化貓》系列的最後章篇「化貓篇」的登場角色。

怪化貓

座敷童子

賣藥郎趁著夜投宿城鎮旅館期間,遇見一位因為懷上前任戀人的孩子、被前任戀人家族派遣殺手追殺的孕婦志乃。礙於客房已客滿且禁不起對方再三請求,旅館老闆娘久代遂讓志乃寄宿在樓頂的房間。當夜,志乃陸續在旅館裡經歷耳聞嬰孩嘻笑聲與不明嬰孩現身的異象,前任戀人家族派遣的殺手試圖刺殺志乃未遂,反被不明力量捲上天花板離奇死亡。

賣藥郎在調查及保護眾人免於物怪襲擊的過程中,獲知該旅館過去原本是座妓院,志乃寄宿的房間其實是曾為妓院老鴇的老闆娘久代用於替青樓娼妓墮胎的房間,由於許多被直代和資深夥計德次處理掉的未出世胎兒怨念過深,以致於眾多胎兒的靈魂和怨念轉化成物怪「座敷童子」,而這些胎靈察覺身懷六甲的志乃對腹中胎兒無微不至的呵護,也萌生希望志乃擔任母親的想法。隨著久代和德次被現身的「座敷童子」殺死,得悉這些實情的志乃憐憫「座敷童子」的遭遇志願成為其母,不惜取下賣藥郎貼在自己腹部的安胎符咒,卻因此導致下體出血流產。

最後,志乃和現身的腹中胎兒的靈魂對話,「座敷童子」為兩者的母子之情感動、自行消逝。

海坊主篇

賣藥郎偕同前傳《怪AYAKASHI》裡離開坂井家求職的女傭加世、高僧源慧及其弟子菖源、修道者柳幻殃齋過去殺人無數,連師傅都不能倖免的武士佐佐木兵衛,搭乘三國屋多門擁有、由五郎丸駕駛的商船「空栗鼠丸」航海,卻因為不明人士暗地在船上的羅盤動手腳,導致船隻航行至妖魔傳聞頻繁的「龍之三角海域」。一行人在海上遭遇鬼船及怨靈出沒的異象,賣藥郎為替眾人解危,轉而調製火藥擊退了鬼船。後來,擁有魚首人身的物怪「海坊主」現身,迫使一行人必須輪流回覆其提問「最害怕的事物」和經歷對應問題的恐怖幻象,眾人受幻象影響接連陷入恐慌之際,唯賣藥郎仍鎮定以對。

輪到菖源回覆海坊主的提問時,菖源道出自己恐懼的事物是師傅源慧,原因是當他因為暈船離開臥房透氣時,意外窺見師傅源慧暗地對羅盤動手腳的事件。源慧見狀,遂告訴眾人他的過往:他在年輕時期因為父母雙亡,和妹妹阿庸相依為命,延伸出不為眾人所容的戀情;後來他皈依佛門修行五年、和阿庸再會時,島上的居民為平息「龍之三角海域」的頻繁海難而決定將他作為人柱,源慧卻心生猶豫,此時阿庸因為愛慕兄長,志願頂替源慧進入居民製造的獨木舟,令其懷咎在心。源慧更深信,此次登場的物怪正是阿傭怨念化身。隨後,當年阿庸進入的獨木舟現型於「空栗鼠丸」的船身,賣藥郎和眾人打開獨木舟,卻發現裡面空無一物。

賣藥郎道出阿庸已成為海底人柱且並非物怪本體的事實,在穿插的回憶片段裡,揭露源慧本對於阿庸頂替自己成為人柱抱持幸災樂禍的態度,但後來阿庸衷心道出對源慧的愛慕,使得源慧同時感受愧疚與被愛的喜悅。最終賣藥郎指出源慧本身的執念和怨念,才是物怪的真正本體,遂在領悟真相的源慧許可下,解放「退魔之劍」斬殺源慧;爾後阿庸的靈魂亦和源慧融為一體,令源慧恢復該有的面貌。另一方面,本篇裡覬覦著賣藥郎持有的「退魔之劍」的佐佐木兵衛,因為愛刀「九品兼定」在海坊主對其釋放幻覺時遭破壞,其長期以來的執念也具現化成為物怪。

無臉篇

賣藥郎因為被顧客誣賴賣假藥被收押牢房,偶遇因為殺害夫家全員而被朝庭判處死刑的人妻阿蝶,以及隨後現身解救阿蝶、總是戴著面具的男子狐面(敦盛)。在阿蝶的記憶中,狐面(敦盛)現身在長期飽受夫家欺凌的阿蝶面前,兩者陷入戀情之餘,狐面(敦盛)更決定要拯救阿蝶離開痛苦萬分的家庭。然而,賣藥郎識破狐面(敦盛)實為物怪的其中一個型態,在鍥而不捨的追查下,終揭發糾纏阿蝶的物怪的「形、真、理」;阿蝶更進一步發現,原來物怪的本體即是自己。

在倒述回憶片段裡,揭露了阿蝶的過去與事實真相:阿蝶少女時期父親早逝,因為母親的權威式教育被逼著學習許多才藝,進而養成壓抑自我配合他人期待的個性,並且在長期得不到母親認可的情況下,失去了自我。後來更被母親安排嫁入武士出身的夫家,長期飽受夫家奚落欺凌。無法再承受一切的阿蝶,終選擇自我了斷,死後的怨念及執念,更進一步導致她化身物怪。最終賣藥郎解放「退魔之劍」斬除了阿蝶,並且告知阿蝶攸關狐面(敦盛)是真的存在過且愛過她的實情;釋然的阿蝶也迎來靈魂的解脫。

鵺篇

賣藥郎抵達香道流派笛小路流繼承者琉璃姬的宅院,遭遇前來參加招婿競賽的朝廷官員大澤廬房、官場失意的武士室町具慶、不久前喪偶的海鮮批發商人半井淡澄,獲知琉璃姬為物色傳承笛小路流傳人而舉辦招婿香道競賽,勝者可繼承流派兼迎娶琉璃姬。察覺因為原本該出席的僧侶實尊寺惟勢缺席後,四人經由宅邸老僕人的引導會晤琉璃姬,獲得琉璃姬通融讓賣藥郎偕同大澤等人參加「源氏香」的組香競賽。

隨著劇情進展,宅邸的眾人分別遭遇異象(瞬速移動的老僕人、現身宅邸的不明小女孩、宅邸猶如迷陣的景象),一行人在其中一間房間發現遇害的實尊寺,琉璃姬亦遭不明人士謀殺。賣藥郎眼見一行人不顧琉璃姬死活、翻找「東大寺」,經詢問眾人始得知「東大寺」其實是沉香木「蘭奢待」的別名,據傳足利勢力、織田信長皆曾取得其香木切送片段給家臣,而且該沉香木傳說取得可得天下,琉璃姬正是其中一半「東大寺」的持有者。進一步調查後,老僕人宣布香道比賽無人獲勝,苦於此事的大澤、室町、半井遂建議採用「竹取香」的香道競賽分出勝負,委託賣藥郎擔任競賽裁判。

查覺事有蹊翹的賣藥郎準備「染血的紙門框」、「琉璃姬的毛髮」、「夾竹桃的樹枝」,作為香道競賽的材料,警示眾人自己已忘記何者是含毒的夾竹桃樹枝,在引導三者進行競賽的途中逐步拼湊出真相:在第三者視角的呈現角度中,失意武士室町因為不滿僧侶實尊寺出言嘲諷自己,憤而持刀殺害實尊寺,但其實這是本篇登場的物怪「」的設局,室町隨後被變成亡者的實尊寺的影像(「鵺」的幻象)殺害;海鮮批發商人半井藉口小解,試圖請求琉璃姬通融讓自己過關,卻撞見琉璃姬和其他男性啪啪啪的場面,衝動持錐釘向琉璃姬(實為「鵺」的幻象)痛下殺手,反而傷及自己被「鵺」殺死。最後官員大澤得知自己嗅到賣藥郎準備的夾竹桃樹枝的煙,出於恐懼而不慎在尋水解毒的過程失足跌落階梯死亡,透露其已於劇情開始前便成為「鵺」的犧牲者。

作為幕後主謀的「鵺」正式現身,賣藥郎道出其正是沉香木「蘭奢待」所化身,琉璃姬、宅邸的老僕人、小女孩皆為其幻化,宅院本身實為建立大量犧牲者墳墓的荒廢舊宅。「蘭奢待」為了讓世人記得存在,遂藉著散佈傳說和幻化成琉璃姬舉辦香道競賽,吸引許多被貪念所惑的參賽者登門造訪並逐一殺死對方。最終賣藥郎成功解放「退魔之劍」擊敗化身物怪的「蘭奢待」,破壞其原型,「蘭奢待」的香氣則在短暫飄散在實為荒廢舊宅的宅院後,被經過此處嗅及香味的小狗噴嚏影響再度散去。

化貓篇

在明治至大正時代期間,賣藥郎參與一座地下鐵開通試乘活動,他在列車上認識了報社記者森谷清福田壽太郎市長、門脇榮刑警、列車司機木下文平咖啡店女侍野本千代、寡婦山口春、送牛奶的少年小林正男。列車行駛期間,木下司機目睹軌道忽然出現一名女子身影而緊急剎車,隨後車上除賣藥郎及前述七名登場角色之外的其他乘客皆瞬間消失,剩下的人們也接二連三捲入物怪創造的幻境。

賣藥郎在深入調查的過程中,發現被捲進物怪事件的七人皆和森谷的已故部下兼新聞記者市川節子有關:節子自從加入報社後,便展現強烈的事業企圖心,直至某次節子發現福田市長主導的地下鐵工程和廠商勾結,試圖將該事件的報導刊登在新聞上,未料福田市長為避免東窗事發而委託森谷銷毀報導;節子亦在遭森谷侮辱、兩者發生爭執的過程中,被森谷藉勢推落陸橋下的鐵軌身受重傷;駕駛電車的木下司機因為駕車時精神不濟,在未查覺節子存在的情況意外輾過節子致其死亡;在鐵軌附近的房屋,瞞著婆婆和愛人幽會的山口春湊巧耳聞節子的尖叫聲,卻選擇不予理會;目擊案發現場的送奶童小林正男因為怕事,未向警方報案而逕行離去;女侍千代為了圓成為演員出名的夢想,向警方偽造證詞;連前來調查的門脇刑警,亦以節子自殺草率結案。死後的節子心有不甘,遂附身臨終前接近她的橙色小貓化成物怪,向當初害死和對其遭遇置若罔聞的人們展開報復

賣藥郎解放「退魔之劍」,斬除了化作物怪的節子;福田市長和森谷記者也被變成怨靈的節子殺死。事件落幕後,報紙刊登出節子遇害事件的報導,門脇刑警現身逮捕當初駕車肇事、志願接受法律審裁的木下司機;千代、山口春、正男紛紛前往當初節子遇害的陸橋獻花致意。賣藥郎彎下身撫摸曾遭節子憑依的小貓,發表對於世間和物怪的感言後便就此離去,下落不明。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