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雪野百香里

言叶雪野.jpg
基本资料
本名 雪野ゆきの 百香里ゆかり
(Yukino Yukari)
别号 千石抚子
瞳色 黑瞳
身高 162cm[1]
年龄 27岁
声优
Flag of Japan.svg花泽香菜
Flag of tw.svg丘梅君(《言叶之庭》)
Flag of tw.svg魏晶琦(《你的名字》)
萌点 鲍伯头御姐弱娇怕羞教师师生恋暗黑料理
活动范围 东京都
鞋号 22.4 (推测是Mondopoint系统)
家乡 爱媛县
亲属或相关人
秋月孝雄

かみの すことよみて さしくもり あめらぬか きみとどめむ [2]

雷动鸣神之 隐约微震稍暂响 天昙致阴霾 但愿龗神赐雨零 留君在此不别去

雪野百香里是动画电影言叶之庭及其衍生同名小说、漫画中登场的女主角。

目录

人物设定

诚哥于BD特典的访谈,叙述了自己对雪野这个角色的印象,还有选择花泽香菜配音的理由:

关于声优的人选,一开始完全没想法;只是觉得(雪野)至少要有点成熟,散发出女人味才行,毕竟是一位15岁少年会喜欢的对象。偶尔要说出很有味道的对话才行。当然只有女人味还不够,还要能说出"二十七岁的我丝毫不比十五岁的我聪明"这样的台词;周遭也有很多人有同样的想法。其实27岁还很像小孩子,如没有防备,或是童年留下的纯真,这些要能从她的声音里感觉到。总而言之其中要有些复杂的要素。

我看过很多花泽小姐的动画,印象中多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声音也比较高一点,比较像活泼的小女孩。其实她本人很成熟文静,原本的声音也比较沉稳。不过会出现有些疲惫的声调,也许是她最近比较忙,不过声音本身是具有魅力的。而且蛮意外的,她能表现的感情幅度蛮大的。我在公司反复听她的试音会录音带,确认她的演技。花了一些时间再三考虑之后,最后直觉决定把这个角色交给花泽小姐。

外貌

天生的美人胚子,以下引述原著小说的描述:

在人口外移日益严重的小学里,雪野的困扰更加严重。她的小脑袋瓜与班上同学一比,显得小到不自然。修长的手脚纤细又白嫩,仿佛一折就断。五官就像人工雕琢般精致,比任何人都要大的双眼皮,黑眸里溢著神秘,浓密的长睫毛似乎能够摆上铅笔。她那怯生生的态度,反而增添了她这年纪不该有的独特魅力,使得雪野更加醒目。她犹如飘荡在灰色汪洋中的雪白帆船,绽放出耀眼光彩。尽管她本人一点也不希望这样。

但这样精致、脱俗的外表一直给雪野带来不少困扰:

只要雪野在场,现场的气氛就会不同。男生们显得坐立不安,女生们则对此不是滋味。不论雪野使用橡皮擦、分配营养午餐、啜饮牛奶或是答错问题,都像是一幅令人叹息的画作,以致于老师们常在无意间找她说话,但这么一来反而更让她遭到排挤。再加上她容易紧张的毛病,手脚也不是很灵活,特别不擅长体育及音乐课,不但无法在平衡木上走直线,连响板也敲不好。这些失败如果发生在其他孩子身上,根本不会有人在意,但只要雪野一做错,众人就会印象深刻,更让他们有了正当理由排除异类。孩子们公然在背后窃窃私语,「她好奇怪哦!」为了不让自己的一举一动受到瞩目,雪野学会了低调过日子。

动漫版限定重度鞋控,应诚哥要求每次都会穿不同的鞋子。

事实上,诚哥认为雪野要能深深吸引男主,那外貌就应具备有一定的吸引力;为此搜集了当季女子的时装型录,每周开会讨论怎样的衣著、鞋款比较好看;要做怎样适当的简化和修改,才可以让选定的时装尽可能地在雪野身上散发出御姊应有的魅力。[3]

但雪野为何打扮,诚哥在小说作出如下的解释:

踏出家门,搭上喀隆作响的老旧电梯。「早安!」到了三楼,一位穿西装的中年男子踏进电梯里,以不似大清早该有的好精神大声问候。

雪野只得挤出微笑回应:「早安。」就算低著头,雪野也能清楚感受到男人的视线,正恣意望著电梯镜子里的她。

无所谓,我很好。深褐色紧身夹克底下是胭脂红的荷叶边衬衫,黑色喇叭裤配上五公分高的尖头高跟鞋,一头整齐乌黑的鲍伯短发,恰到好处的底妆,一丝不苟的淡淡口红。你那套老旧寒酸的西装、没刮干净的下巴胡子和乱翘的头发才是难看。我连指甲都精心修整了,丝袜底下的双腿也打理得漂漂亮亮。我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不知如何面对自己外貌的绝望软弱小孩了。我很好。

就算一直翘班,雪野也会将自己的外表打理得好好的;但只是出于保护自己的理由而已。

性格与感情

言叶之庭》本身并没有详细描写雪野教书的样子,但有透过前男友,也就是体育老师伊藤的眼光,大略的说明雪野的教学内容从来不会超过课纲;但会认真地为学生补充内容,并自然的流露出对日本古典文学的喜爱。另一方面,也能非常巧妙熟练地回避男学生的追求。

但贴心的诚哥特别在《你的名字。》留下一段真实的雪野教学场景,顺便暗示了主角横跨分隔的时空,得以相见的方法

 
雪野工整的板书

沙沙沙,黑板上的声音,连缀出一首短歌。

かれと われをなひそ ながつきの つゆれつつ きみわれ

不要问我「你是谁」,九月露湿时我在此等待你,出自万叶集第十卷2240号 「誰そ彼,这就是黄昏的语源,黄昏时分大家明白什么意思吗?」小雪老师以澄澈的声音说道

誰そ彼,写作たそかれ黃昏時,写作たそがれ

小雪老师随后在黑板上大大的写上

かれ(彼方为谁)。

「傍晚,既不是昼也不是夜的时间。人的轮廓变得模糊,对方是谁也分不清楚的时间。也许会和人外之物相遇的时间。和死者以及魔物相会的「逢魔之时」(下午六点左右的黄昏时候)你们应该也有听过,而更加久远的时代「彼誰そ時」(彼谁为时)「彼は彼時」(彼为谁时)也有这种说法」

小雪老师这次写上

かれたれ

这是什么啊,文字游戏吗?

「老——师,有问题。难道不是「かたわれ時」(昏黄时分)吗?」

恩,确实。说黄昏当然不是不能理解,但我(♀)们从小就听惯的说法是「かたわれ時」。

听到提问,小雪老师先温柔地笑了,还真是与这乡间学校不相称的美人老师呢

「这是本地的方言对吧?听说糸守的老人家还会讲一些源自万叶集的用语」

注:原作并没有振假名,是编者为了阅读方便加上。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作者:こんにゃく,Pixiv ID=13201482
这张图其实有一个小小的BUG,雪野本来喝的是サントリー""麦啤酒,二设误写成了""麦啤酒。
 
三次元实际的サントリー金麦

雪野私下很容易紧张,手脚不灵活;因而小时候不太擅长体育和音乐;做给秋月孝雄的煎蛋卷不但难吃,还残留没敲好的蛋壳。自带黑暗料理属性

这就解释了雪野的吃相为何如此难看了(秋月孝雄嫂嫂梨花馀饭后的话题)

她的吃相很难看,会把三明治的馅料吃到掉满地,也很不会拿筷子,我还看过她把酸梅放进嘴里后,口水流出来的模样。她还把巧克力当下酒菜配啤酒。

但男主对雪野的味觉失调完全不知情;雪野受到了自己教导的学生霸凌,搭上通勤电车前甚至还害怕到呕吐;后来只能尝出酒精和甜食的味道;但每次陪男主吃饭,雪野却都能尝出咖啡跟饭菜;所以雪野早就在情愫与师生分际间不停挣扎:

开心同时,雪野也怀有等量的罪恶感。自己居然跟跷课的高中生一起杀时间。

因为一起躲雨而产生了「共犯情节」,我却借机占尽了便宜;故意迟迟不问对方的名字,还买咖啡给他、吃他的便当、听他的梦想,对我自己的事情却绝口不提,只是单方面逐渐了解他。

我,尤其是我,最不应该做这种事了。这种情况对我们来说是个错误。我知道自己应该要做点什么,但是——

……但是,再等一下吧!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好。

……

头痛、吐意、倦怠都不可思议地减轻了。她自床上坐起身,有好一阵子都保持这个姿势听著雨声。雪野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了与雨有关的一切。她虽然明白原因,但心里清楚知道自己不会说出口,本能地认为不可以说出口。

……

雪野喝了一口从庭园附近咖啡店买来的咖啡。能品尝出咖啡的苦味,让她松了一口气,甚至忍不住怜爱地抿抿嘴。只要和他在一起,咖啡就有咖啡的味道,白饭也有白饭的味道,雨水也有雨水的味道,连夏天的阳光看起来有夏天阳光该有的样子。

所以如"光之庭园",正是"风景色情片"这个别名的来源。这样美好的时光,雪野早有预感:

七月的早晨充满明亮的预感,驱除了环绕著她的黑暗。天空下著雨,半边却像闪闪发光的蔚蓝宝石。低垂的积雨云被吹得四散,露出高处的耀眼白云;雨水将庭园梳洗成鲜艳的草绿色;晨阳洒在润湿的土壤上,雾气袅袅升起,氤氲弥漫。

……

「呃,我——」少年的视线落在书页上,吞吞吐吐地说:「现在正在做一双鞋。」

「真厉害。你自己的鞋子?」

啊,我的回应好像大婶。

「还不确定是谁的鞋子,不过……」他欲言又止。

雪野忽然明白了,别说出来——。

「是女鞋。」

听到这里,她原本雀跃的心情倏然消失。

「……可是,我怎么样也做不顺手,所以……」

心底一点一滴渗出暖意。她正欲分析这样的情感,少年却继续说道:「我希望有个参考,但我不能用自己的脚,所以,如果不麻烦的话……」

「能否让我参考你的脚呢?」

……

对了,正是这种鸟教会了众神男女间的眉目传情。

当这些典故没由来地从脑海里浮现,雪野的皮肤冰冷,体内却十分炙热。她脱下高跟鞋,下意识地以右腿保持距离,将光溜溜的脚掌缓缓伸展到少年面前,与少年面对面坐著。少年伸手战战兢兢地靠向她的右脚姆指,一股灼热的气息自冰冷的脚趾袭来,雪野吓了一跳,心脏不受控制地扑通作响,连呼吸都变得十分剧烈;她甚至开始担心少年会不会听见;雪野莫名感到难为情,只能祈求身体别发出任何声音;祈求雨能下得更大声;祈求鹡鸰能继续鸣叫下去。

……

雪野脱下左脚的高跟鞋,右手扶著凉亭的屋梁,双脚站在长椅上,低头凝视少年的一举一动;他将笔记本塞进雪野的右脚底下,弯下腰,左手轻轻按住雪野的脚背,用铅笔小心翼翼地描绘轮廓。

风穿过微倾的雨线,和沙沙作响地青枫,轻柔地撩起雪野的发丝,几滴小雨洒在她滚烫的脸颊上。

或许你的体内有道光芒能改变我,雪野默默地想著。

「我……」她自然而然地开口说道。少年仰望雪野。

「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没办法好好走下去了。」

……

往后的人生中,雪野不断悄悄回想光之庭园的时光。什么都还没开始,什么都不曾拥有,但却是什么都没结束的时光。仅有纯粹的善意、再也不会遇到的完美无暇。假如神允许雪野重新体验人生的某一天,她一定会选择光之庭园的这一天。

但希望越大,雪野在夏季的失落感也就越大:

雪野想起他曾说过的话「我规定自己只能跷掉雨天早上的课。」

当时她还面带微笑,觉得他只是认真一半的怪孩子。但雪野现在莫名有种对方失约的感觉。她明知这种反应,和埋怨好友跟其他人变成死党一样不合理,也不恰当。但她没有其他地方可去,所以连放晴的早上也天天来凉亭报到。

……

雪野刻意散发出「我不是在等人,而是在这里享受读书乐趣」的氛围,一个人坐在凉亭里,视线落在文库本上。

嗯,这样很好,他没有借口跷课最好。现在她才想起要说服自己,但心里头渐渐觉得不是滋味。

其实我——真的不希望梅雨季节结束。」她试著小小声地说出口,却不禁眼头一热。

尽管有脱俗的外表和不食人间烟火的古典文学兴趣,雪野也是一介凡人;被失落环绕,渴望再次被男人温柔对待的雪野,差点被活脱是肥皂剧典型的渣男带去宾馆开房间;还好在宾馆门前,雪野瞥见渣男浮夸的鳄鱼皮鞋,猛然想起男主穿的鞋子却是亲手缝制;这才对自己感到一阵恶心,带著浓厚的酒意慌忙逃离:

计程车行驶没多久,雪野就注意到自己醉得很厉害,眼前的景物不停地旋转,每次加速和减速都会涌上一阵吐意。计程车开到明治公园附近时,她终于忍不住了。

「对不起!停车!请开门!」她跳出车外,把脸埋进树丛里狂吐。

雪野的膝盖跟双手都沾满泥巴,全身不停地颤抖。身后的橘色停车警示灯,每次闪烁都像在指责她——你真糟糕、你真糟糕、你真糟糕、你真糟——即使清空胃里的食物,雪野仍继续吐出泪水和唾液。

很不巧,明治公园正是男主和初恋春日美帆接吻的地点。

总结来说,雪野是位心思细腻的单纯女孩;总是想很多,但非常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这大概也是诚哥在反复考虑之后[4],决定由花泽香菜配音的理由吧!(接受BD特典访问,正值24岁的香菜,也承认自己不擅长于表达情感;独自一人会想很多,但面对当事者说话的时候,就会想轻描淡写的带过。)

剧情相关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一个下雨的早晨,高中生秋月孝雄习惯性地逃课来到了公园。在避雨的凉亭里,他遇见了一位身穿职业装的年轻女子正在喝啤酒。孝雄很好奇她为何在这样的时间地点做着这样不合常理的事情。临走之前,女子留下一句“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于此”的短歌便翩然走进雨帘中。

每个下雨的早晨孝雄都会来到新宿御苑,和这名女子不期而遇。两人渐渐熟识,孝雄不自觉向女子透露了自己放弃上国内大学而要成为一名鞋匠的心事,却对她一无所知,尽管如此他仍然下定决心要亲手为她做一双鞋。为了兑现诺言孝雄用了一个暑假的时间去打工和做鞋,没想到会在开学后的学校里见到了这个朝思暮想神秘的女子,她就是同学口中的雪野老师——雪野百香里。

电影故事近尾声,雪野正视了自己对孝雄同时怀抱感激与好感的情感,但也因为无法再承受学生的霸凌,最后离开孝雄的学校转任故乡四国的教师。

小说里的结尾以及电影主题曲MV中均暗示孝雄于制鞋名地意大利学成归来并和雪野相见,后者还穿上了那双珍贵的鞋子。

注释及外部链接

  1. 参见小说,雪野发现自己味觉失调的那一段。
  2. 万叶集第11章2513,柿本人麻吕所写,注意短歌是五七五七七的句体。
  3. 来自于BD特典
  4. 参见BD特典,诚哥的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