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宫泽风花

Aquatope logo.pn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白沙的水族馆系列条目☆沈む夢、漂う夢、動きだす夢……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
在水族馆与少女们一同守护梦想吧~
便服
Fuuka miyazawa 1.png
工作服
Fuuka miyazawa 2.png
原案
Fuuka miyazawa 3.png
基本资料
本名 宮沢みやざわ 風花ふうか
(Miyazawa Fūka)
发色 茶发
瞳色 绿瞳
年龄 18→19
生日 2003年5月17日
星座 金牛座
声优 逢田梨香子
萌点 偶像美少女弱气单纯认真卷发打工族自卑温柔治愈系女神系凉鞋被千年杀
出身地区 岩手
活动范围 东京冲绳岩手夏威夷
所属团体 YONA PRO→戛玛水族馆→银河水族馆
饲养部海兽饲养专员
个人状态 活跃
亲属或相关人
戛玛兼银河水族馆同事:海咲野心屋嘉间志空也具殿轰介竹下天生
银河水族馆饲养部(海兽)同事:南风原知梦米仓玛丽娜雅蓝洞凡人
母亲:宫泽绘里 后辈:城居瑠香
朋友:照屋月美久高夏凛仲村棹
恩人:爷爷、心的奶奶

宫泽风花(日语:宮沢みやざわ 風花ふうか )是由P.A.WORKS制作的原创动画《白沙的水族馆》及其衍生作品的出场角色。

目录

人物

本作的女主角之一,前任偶像。擅长折纸。

放弃梦想以后,在回家的路上受一张旅游海报的诱惑,踏上了前往冲绳的旅途,在那里她遇到了戛玛水族馆的代理馆长心。

她是一个认真、勤奋的人。对别人的感受很敏感,也很受周围的人喜欢,亦正因如此,无法表现出自己的真实情感。

任职偶像时期因为工作需求,需要上妆、擦香水和指甲油,在戛玛水族馆刚上任期间被提醒馆内生物会被影响的细节,改掉了这项习惯。

前期因为对动物知识不熟稔,时常在工作期间发生意外状况,随着融入水族馆等人的生活圈后,也逐渐获得水族馆等人认可和敞开心房,同时因为戛玛水族馆的劳动工作影响改善了体力。后来返回岩手期间透过自身的进修学习潜水技能,已成功取得潜水员执照。

离开演艺圈后,对于偶像时期的相关人士相当敏感,起先被提起前偶像的过往时会感到不安,但后来在银河水族馆被饲育部长雅蓝洞凡人提起过往经历时已经释怀。

在戛玛水族馆打工期间和心结下深刻羁绊,将心视为救赎她的重要之人,后来随着戛玛水族馆闭馆,为了支持心而进入戛玛水族馆伙伴们任职的「银河水族馆」工作。

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早期

曾经怀揣着成为偶像的梦想而来到东京,被选中成为「YONA PRO」组合的C位,持续在东京奋斗。

戛玛水族馆时期

经历

故事开头,风花在演艺事务所因为听到后辈城居瑠香的奶奶或许只能看到她最后一次演出了,向经纪人请求至少做一次C位,而心软主动把机会让给了她。此后风花被认为没有上进心,最终被迫引退,离开了公司。在回家途中,偶然看见了冲绳的旅游海报,便临时决定去冲绳旅游散心。在商业街遇到了占卜师(照屋月美的母亲),和对方攀谈后,被指引往射手座的方向。在海滩上睡了一夜后,偶遇了当地公务员久高夏凛获得协助解暑,被其推荐去戛玛水族馆。在水族馆中,风花见到了或许是树精制造出来的奇幻景象,之后便见到了临时馆长海咲野心。风花向心请求将她留下来,表示愿意在水族馆打工,获得心及心的祖父母同意暂住下来,正式上工。起先因为不熟悉水族馆的工作,第一天上工就被企鹅啄伤并掉进水池里,心认为风花工作心不在焉,不重视动物的安全,斥责了风花。第二天,风花在打扫水族馆门口时,从月美那边听来了水族馆即将倒闭、心为了拯救水族馆而心力憔悴的事。此时,恰巧两个不怀好意的商人企图收购走水族馆被拒绝后,故意把水族馆门口的看板撞坏。风花愤怒地把水喷到二人身上,把他们赶走了,这个举动赢得了心的信任。当晚风花趁着夜晚在海滩散心期间,向心坦白了自己的过去经历,并表示已经一无所有的自己想要守护心的梦想巧爷直呼内行

受托负责清洁水槽和管理贩卖部,注意到心制作的企鹅钥匙圈。帮忙心为企鹅进行健康检查期间,因为心执意让怀孕且休产假的兽医竹下前来替企鹅巧可(另译「登登」)检察足底的趾瘤症,结果导致竹下在检查期间忽然破水,风花和其他水族馆等人负责看护竹下,等到夏凛驾车赶来时,风花为了让心专注处理馆内事务,志愿陪同竹下前往医院。事后风花和心前往医院探视竹下母子,还自掏腰包买下心制作的企鹅钥匙圈。后来因为心决定开办水族馆的触摸体验池活动,受托担任导览人员,结果在仓库遇见了刚复职便急着拿烧酒冰棒的水族馆饲育员具殿轰介(阿海)而受到惊吓,经由心的说明厘清误会向阿海道歉。为了帮助活动进行自掏腰包准备材料,制作告示和赠送给小孩子的海洋生物折纸,受照屋月美好评,但在月美家的居酒屋和仲村棹电视期间发现了当初接任偶像团体C位的后辈城居瑠香,陷入思绪之中。由于发现其前偶像身份的阿海向美月和夏凛告知风花的真实身分,在消息走漏的情况令部分访客得知风花驻留水族馆的消息。隔天在正式开办触摸体验池活动期间,风花的导览受游客好评,但在一组年轻游客察觉其前偶像身份并表示想要拍照时陷入恐慌,所幸夏凛出面制止访客向导览人员拍照、阿海协助暂时支援导览、心及时先将她带离现场,才得以抽空调整心情兼向心表达自己进来水族馆后的想法,重回工作现场持续导览。事后向水族馆等人坦承自己身为前任偶像的身份,隔天和心前往水族馆准备开馆事宜,却意外在门口遇见了母亲。

风花因为还不愿意跟着母亲返回家乡,便透过心的亲友团和水族馆员工全力支援暂时离开水族馆避风头,同时待在月美自家的定食屋期间获得启示,原先月美的母亲五月志愿带风花前往那霸暂宿在月美姨母的美容院员工宿舍暂避风头,但是风花在路上临时想起水族馆的生物出现活力异常低落的现象,委托五月掉头赶往水族馆通报心而再度遇见母亲,最终风花向母亲表达了想要支援心抢救水族馆的想法,征得母亲同意得以继续在暑假期间留在冲绳,作为交换条件,风花必须赶在开学前回到岩手的家乡。为了帮助水族馆设计揽客的方案,风花在讨论营业方案的员工会议中提出制做甜点揽客的构思,获得心的采用,心、风花、月美为了撷取灵感而特意光顾其他店家品尝甜点做为营业考察,拜五月提供餐饮营业谘询、夏凛协助争取营业摊车、月美活用料理和美术长才结合水族馆的生物主题设计出创意造型刨冰所赐,水族馆的游客人数和热度大幅上升,甚至在社交网站都能看见游客宣传月美设计的创意造型刨冰的照片文章。

一行人趁着难得的休馆假日前往海边玩耍兼户外烧烤,风花安慰了担忧水族馆将被迫让出的心,还买了冰品慰劳一行人,遇上了棹的妹妹仲村真帆和真帆的友人知念类,度过愉快的时光,在休憩的空档透过夏凛得知了空也的过去。水族馆和南城综合诊所金城护士长接洽移动水族馆活动的事件中,风花出发前拒绝了坐具殿轰介的空调车而是选择心的摩托车,下车后还帮忙搬了重物。给水槽灌水时发现一只意外潜入的光手酋妇蟹,而螃蟹是被在诊所的护士长金城所禁止带入的,于是风花准备逮它,不仅被螃蟹夹了几次,还让其逃跑了,无奈之下只有发消息求助。翌日,和水族馆众人迎接从「银河水族馆」派来见习的饲育员南风原知梦的到来,风花居中调解相处不睦的南风原和心之间的气氛,私底向心提点在互动过程里需要纠正的细节,听了心希望自己是她姐姐的感言后,牵着手睡在了一起。在一次询问常客后得到了与南风原“根本没有游客在看鱼”相反的结论,将这件事情转述给心。

之后,风花接获在偶像时期的后辈城居瑠香来电,得知此前担任MV拍摄的导演看中自己担任电影主角的消息,告诉心自己被选为电影主角后,心开始生闷气并拿走了她的瓜。在心的奶奶告诉风花戛玛水族馆就是心的家后,晚上陷入沉思,认为心在拼命守护自己的梦想,而自己却因不再是偶像而迷失了未来的路。几日后,水族馆所在地刮台风,风花担心因抵制停馆而驻守在水族馆的心化身美杜莎而跑到水族馆来陪她。心仍在生闷气,多次想赶走风花,但风花却不紧不慢地帮助心去检测设备。后向心表达“想帮助她实现梦想后”被心反驳道风花自己又可以成为偶像而不用帮助她完成梦想。然而,水族馆停电后的心发现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连风花也险些在驻馆期间发生危险,最终因为心的祖父、棹、空也、阿海冒着风雨赶来查看和支援两者,众人才有惊无险的渡过台风夜。事后心正视没有风花等人的帮助根本撑不过这个停电的夜晚的事实,为先前向风花赌气一事道歉,但风花表示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戛玛水族馆众人主持最终的营业日,感谢游客们的长期陪伴,当晚心的祖父主持闭馆惜别聚餐感谢众人的贡献,一行人陆续表达了自己未来的志向,风花还顺手拿起笔记本记录心的祖父朗诵作家工藤直子的诗词《没有尽头的大海》。原先心和风花在夜晚的海滩聊起未来的方向时,风花为了让心重拾笑容,一度决定接受电影演出的邀约,但后来风花在机场经由心的送别,准备搭乘前往东京的班机之际,忽然体认到自己因为心而获得救赎的事实,最终风花果断放弃前往东京的班机,向心表达「想当她的姊姊」令后者感动落泪,决定寻找自己的梦想,趁着搭乘班机返回岩手期间婉拒参与电影演出的邀约,默念着《没有尽头的大海》的诗词期盼未来和心再会。

银河水族馆时期

经历

风花在戛玛水族馆闭馆次年再度前往冲绳,在夜晚的海滩和当时在银河水族馆的职场遭遇挫折而心情低落的心重逢。风花说明自己受戛玛水族馆工作的经验影响,决定跟随一行人至「银河水族馆」任职,不但透过心的祖母得知心的租屋处,在她的隔壁租屋,还透过心的祖父引荐至「银河水族馆」,但由于班机延误才会迟到两天抵达冲绳。翌日,风花亲自会晤「银河水族馆」馆长星野晃、饲养部长雅蓝洞凡人,被分派至饲育部担任海洋哺乳类的企鹅区负责人员,和同样负责企鹅饲育的米仓玛丽娜南风原知梦共事,经由两者的引导熟悉工作内容,同时接受知梦提出的测验内容:熟悉馆内20只黑脚企鹅的名字、生活习性、性情、互动关系。在出席戛玛水族馆的伙伴举办的入职欢迎会中,风花说明自己为精进自己而成功取得潜水员执照的事情,不但认识了跟着仲村棹出席且经常话不离鱼的饲育部人员比嘉瑛士,还得知「银河水族馆」内谣传戛玛水族馆组派阀的传闻。风花和心相谈后,勉励彼此在职场上加油,为了熟悉企鹅的习性而带着准备的资料委托心协助练习,最终风花成功通过了知梦的测验,同时和玛丽娜、心委托知梦协助馆方举办后台参观会的工作,令事件顺利落幕。

为了支援心提案的海蛞蝓展览活动,风花偕同银河水族馆的工作伙伴们前往潮间带搜集作为展出的海蛞蝓,但由于海蛞蝓对食物高要求的特性而一度让心等人陷入瓶颈,最终仍在银河水族馆的工作伙伴协力下令展览活动顺利进行。馆内企鹅「铜锣烧」准备孵化受精卵的事件中,和心等人迎接转至银河水族馆任职的竹下兽医,由于南风原知梦为了照顾孩子而申请免夜宿轮班,导致心误认风花被知梦加重工作量而找上知梦理论,但后来心和风花透过雅蓝洞饲养部长获悉知梦独自抚养孩子的实情,令风花决定登门拜访知梦理解背后的原委,居中调解和说明知梦其实仍需要戛玛水族馆相关人手的协助,最终知梦和心因为风花的协助,终能顺利理解各自的立场。

风花、心、月美小聚期间,三者发现彼此刚好有一天共同休假,决定利用难得的假日举行招待聚会,邀请银河水族馆的工作伙伴们放松,有鉴于排班问题决定分批招待不同工作时段的伙伴们。白天招待夏凛、玛丽娜、营业部的真荣田朱里期间,风花活用自己偶像时期从妆发师习得的保养美容知识协助一行人放松和保养,稍晚饲育部的棹、瑛士、空也、岛袋薰、知梦及其子雫前来作客,风花帮忙知梦照看雫,还和一行人享用章鱼烧和前往夜晚的海边玩烟花棒,面对长期忙碌的知梦终露出笑容感到欣慰,渡过愉快的时光。事后风花和心享用月美特别留在冰箱的甜点,分享彼此在这场聚会的感想而露出放松的笑容。银河水族馆筹备海洋主题cosplay活动期间,因为玛丽娜在会议中提出增加扮演美人鱼角色的构想,风花、知梦、玛丽娜被指定在活动期间扮演美人鱼,面对心对于朱里看似不热衷活动的态度感到迷惑的心情,提点并非所有人都是以热情选择工作的细节。

由于银河水族馆接洽偶像时期后辈城居瑠香和电视节目合作拍摄企鹅初次下水的活动,风花和瑠香以此机缘再度相会,原本不打算再次登上萤幕的风花因为导播的恳求和不知情的玛丽娜介入,接下了和瑠香合作主持节目的委托,顺便将瑠香介绍给戛玛水族馆的伙伴们认识。私底会谈间获知瑠香留在偶像圈里努力奋斗仍不被认可的低潮,以自身经验开导并婉劝瑠香不需要过度努力,表示自己已放下成为偶像的梦想,如今已将饲育员工作当成归属的事实,决定以身作则推她一把。见证瑠香被经纪人指正的场面,被心主动关切后,风花将自己在偶像时期的红色高跟鞋赠与瑠香,勉励后者已经不需再连同自己的份一起奋斗,同时在企鹅「白玉团子」初次下水当天轻推了踌躇不前的白玉团子令其成功下水,让包含瑠香在内所有在场见证此景的当事者们雀跃不已。一阵子后,风花和心抽空探望受困迷失银河水族馆附近浅海区域的宽吻海豚「小宽」,勉励被诹访副馆长交派新任务的心,在银河水族馆决定接收看护「小宽」后,风花负责照顾和检察「小宽」的状态,还传送一张自己潜水和「小宽」共游的照片给心,却意外让当时为筹备银河水族馆和婚策公司合作计画而错过会见重要事物机会的心遭受打击。

风花透过手机得知心因为错过见证戛玛水族馆拆除而遭受打击旷职,本想藉着心的身体不适为由,向诹访副馆长交代心缺席的原因,不料因为说溜了心状态不佳而被诹访副馆长批评心「装病旷职」,为心抱不平之馀向空气挥拳宣泄情绪,结果意外打中了走出鱼类饲育部工作间的棹手里的文件夹,向薰和棹透露心旷职的消息。风花探视仍旧徘徊在附近浅海区域的「小宽」期间巧遇心的爷爷,被告知先前戛玛水族馆的企鹅「巧可」将移至银河水族馆,因为过于担忧心导致一时疏忽,让企鹅「波波」和其他企鹅打成一团受伤,急忙呼唤竹下兽医前来治疗「波波」,经由竹下兽医提醒后决定专注在自己能做的事情,被阿海告知心前往离岛地区和阿海的妻子具殿岬会合,临时委托知梦和玛丽娜支援工作事务便前往离岛与心会合,和众人见证小海龟们在夜晚诞生回归大海的场面,勉励心重新振作。次日,风花和心谢过民宿老板娘准备离开离岛,临走前透过透过岬的说明理解人类活动和环境污染对海龟生态造成威胁的现象,让风花开始省思环保和生态议题。风花在返回工作岗位没多久,得知夏凛为实现儿时梦想申请调派至饲养部,在面对策划银河水族馆和婚礼策划公司合作方案而陷入烦恼的心的时候,提及婚礼策划公司的三浦小姐是站在重视客户心情想法的观点协助策划婚礼,让心顿时茅塞顿开并询问风花理想的婚礼细节,获得构思的灵感。然而在女性工作伙伴们待在月美打工的咖啡厅小聚期间,风花意外得知棹因为父亲病倒而申请留职停薪的消息,稍后将这项消息转述给晚到的心。

馆主星野晃为了结合水族馆未来发展、研究水生生态与环境议题而启动「水生生境研究计画」,需要派遣馆方人员前往夏威夷的瓦伊哈纳水族馆进行为期两年的研习,此前受岬的启蒙开始关注环保和生态议题的风花决定自行递出申请表单参加这项计画,但亦因为此项决定将会和心分离两年陷入纠结,尽管如此,风花仍积极搜集和阅读环保和生态议题的相关资料,引起薰的好奇和共鸣。在「水生生境研究计画」参与人员筛选第二阶段中,风花从受困迷失银河水族馆附近浅海区域的「小宽」的境遇获得灵感,亲自换上海豚的Cosplay道具服,还带领参与审核的馆方人员和游客前往「小宽」徘徊的浅海区域,以活泼生动和引导游客思考的方式的阐述生态议题,被审核人员认定「资历虽浅,但能够透过教育对大众产生影响」获取参与研修的资格。晚间和心约谈期间,风花向心表达对参与研修的向往和面临离别的难过不安,得知心为了实践爱护生物的理念选择留在营业部,还有心决定当她的姐姐支持她的想法,感动之馀更见证了「小宽」从海面跃起回归大海的宝贵时刻。

风花和心相约在树精的祠堂祈求活动顺利进行,在银河水族馆众人的努力下,新区域白砂巨蛋正式完成场地布置,水族馆和三浦小姐为首的婚策公司人员为戛玛水族馆旧客海野一家举办的婚礼亦顺利进行,包含风花和心在内的所有人员在婚礼期间陷入树精的幻象而感动不已。活动落幕一段日子后,风花在心的送别下,和薰正式搭上前往夏威夷的班机,展开为期两年的研习。

两年后(2025年),风花将头发剪短至及肩长度,和薰作为银河水族馆「水生生境研究计画」先遣人员归国,她让薰先行前往银河水族馆,自己则提前下车抵达树精的祠堂和心重逢,将自己购买的澳洲腰果罐放在祠堂作为供品。故事尾声,风花和心聊着彼此的愿景和思绪,在漫步归途中迎向崭新的开始。


注释及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