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改进:
  • 补充剧情相关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小说封面版
裟椤 第一部封面部分.jpg
漫画版(第27话)
浮生物语漫画第27话 裟椤.jpg
基本资料
本名 裟椤
别号 老板娘、沙小树
发色 绿发
瞳色 绿瞳
萌点 妖怪御姐浮生作家店主人妻(第一部卷尾起)
出身地区 浮珑山
活动范围 三界
个人状态 已婚生子
亲属或相关人
闺蜜:钟旭
好友:子淼九厥
丈夫:敖炽
儿女:浆糊、未知
我是一只树妖,生于漫天飞雪的十二月,浮珑山颠。
——开场白
金子都是我的!
——口头禅


裟椤是由裟椤双树所创作的小说浮生物语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浮生物语》系列的女主角兼主要叙事者。本体曾是浮珑山顶最引人注目的风景,被无数凡人认定为“神树”。人形姿态则是绿发绿瞳,肌肤白净,胸部丰满的女子。

因为是植物化身的树妖,非常畏惧火焰。喜爱金子。

“神树”

无数凡人不顾一切,哪怕以失足堕崖为代乞求“神”的庇佑。实际上,它只是一只无法自由活动的树妖,它孤独寂寞,寂寞到搜集人类的崇拜为“填充”自己的食粮,哪怕山脚下的白骨越积越多,它也不愿放弃自欺欺人的生活。

原着对其本体树型的形容为「树干修长,枝繁叶茂,满目的碧绿剔透,到了夜间,还有五色光华自树身中层迭而出,风动枝摇,曼妙无双。」;对其人形姿态形容「白净的肌肤,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四肢,女人专属的婀娜曲线在身体的每一处延伸;微卷而浓密的墨绿长发。」。从燕妖手里获赠的旗袍,衣料由海中仙山的琉璃姽蚕吐的丝织成,有此物傍身,冬不冷,夏不热,轻薄柔韧,不易损坏。最神奇的是,它会随穿着者的体型变化而变化,随时保持贴身合适。

被亲人子淼根据其爱慕的女子雪裳搭档样子赋予人形,成为近身侍女修习法术长达30年。子淼和裟椤被九厥告知玳洲城发生暴雨水患,前往调查救灾,遭遇了因为在断湖洗澡而引起水灾的罪魁祸首————东海龙王的嫡系孙敖炽,子淼出手重创敖炽,令后者负伤,但是裟椤随同子淼追踪敖炽的过程中,意外发现了子淼不但有心上人、还在危急时刻选择优先拯救对方的事实,被敖炽袭击兼掳走囚禁于和外界隔绝的龙族结界无望海,为了子淼是否会救她发生冲突而咬了伸手捏住下颚的敖炽,遭对方掌掴愤而还击回去,为表决意绝食长达90天的时间,最终敖炽看不下裟椤对子淼的执念和绝食行径,硬是口传水强吻给虚弱的裟椤,告知子淼因与凡间女子被天界判处死罪的真相,将她带出结界寻找子淼的下落。

和子淼再会过程中,得知子淼的恋人雪裳原本是兰花化身、负责看守天界神树裟椤的守树女仙,但由于犯了禁忌和子淼相恋且坚持不吐露心上人的相关讯息,遭褫夺仙籍成为凡间女子,子淼为了遵守和雪裳再会的约定,才会不停寻找她的踪迹。心灰意冷的裟椤准备坠崖寻短,但被敖炽及时救起。在子淼因与凡间女子爱恋而死后,被托付给九厥照顾。

后来千年时光里,与冤家敖炽生活在一起,被其一遍又一遍骂笨、骂烦人又被其教各种法术,想尽办法让她开心。不仅和冥王成为熟交,还亲自为其撰写一部自传《我的老公不是人》。

原本想要经营的店家是川菜馆,却不巧应征到两名不靠谱的两名店员胖子、瘦子,只得妥协折衷,于故事开始的一年前,在忘川开了一间甜品店茶馆不停”,成为远近闻名的老板娘,经常在店里聆听访客们诉说各类悲欢离合的人生故事。虽然经营甜品店,但本身因为怕胖所以不怎么喜欢甜食。同时不喜欢吃鱼。拜其人缘所赐,结识许多来自三界的朋友们。

真正的本体

作者本人

浮生系列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前传·浮珑·浮珑

2012-2013年孕妇裟椤回忆小时候,子淼一家之事。

敖炽失踪丢掉绿纱衣后的二十年间,终日东奔西走,在世界各地不停穿梭,似乎永远都停不下脚步。问她是不是在寻找敖炽的下落,她永远都否认。一年前,去了一座小城市,开了一间甜品店茶馆不停”。对员工胖子、瘦子十分苛刻。平日一边让客人喝一边听客人的故事。

2010年秋天,遇到生意对手“暮声”的老板情敌的陷害交换身体初冬,接到暮与敖烁假扮的敖炽的喜帖,与九厥等妖怪闯入婚礼现场浮珑山脚东海别墅。目睹了胖子、瘦子为救自己而死,又被骤然现身由“胖子”、“瘦子”尸体合成的敖炽所救。与众妖怪打败了见光死的敖烁,把暮移植到不停的后院
圣诞节,被敖炽求婚并送还绿纱衣,而后被九厥为验证是否天造地设的一对要求与敖炽各自在纸上写下最想跟对方说的话,两人都写了——“无双”。次日结婚

敖炽求婚

第一,除了我没人要你了。第二,除了你也没有人能要我了。第三,我爱你。

外传·七夜

2011年与敖炽周游世界度蜜期间,在撒哈拉沙漠遇到一群六个黑袍子。为了获得黄金城“古埃及衣罗女王七夜城”的金子,加入讲故事行列。在第七夜,讲了清水盼盼的故事后,揭露了黑袍子钟旭、九厥、阿透阿辽顾无名的真面目。

前传·浮珑·忘川

2012年周游世界后的归途中,遇到死而复生的子淼上门讨老公的冬耳。与子淼逛中元节期间,被敖炽误会变心。

2012年周游世界后,春,在忘川市重开旅店茶馆不停”,先后招收赵公子纸片儿碗千岁白驹为员工。夏,收阿朱为养子。12月24日,被副业把脉的九厥诊断,怀孕。

初次与4E集团接触,曾为其叛徒白玉糖提供跑路方便。12月,为再次寻找失踪的敖炽,带着白驹,与九厥假扮夫妇直奔4E墨西哥据点。与银发大叔、敖炽杀死了羽蛇神妖物窃语,并让白驹叫来了左展颜等帮手对付有屈,后与顾无名Kevin阿辽巧克力沧瞳凯枯月阿透、东海龙王等收集的婴儿真气,协助九厥制造出初酒,消灭有屈。战斗期间见家长

见家长
我是一只妖怪,可我爱这世界原来的模样。

敖炽绝对不是一个这么耐心,肯把自己的私生活一五一十告诉别人的家伙。他能这么做,要么是脑子坏了,要么是被这女人下了妖术,要么,是他爱这个女人。
“你跟他······很熟?”我把情绪控制得很好,心里已经想到了最坏的一个答案。
女人凝视着敖炽的脸,眼中那不加修饰的爱意,简直要把对方融化了——“他是我的儿子。”
我和九厥,都深深地吐了一口看不见的鲜血。


我压下讶异之极的情绪,仔细瞅着这三个围成一团的男人,突然意识到一个让我震惊的事实——这三个男人,长得好像!我把我推向一个连自己都觉得荒唐的猜测——他们三个,有割不断的血缘关系。
我眨了眨眼睛,做了三次深呼吸,对身旁同样目瞪口呆的九厥说:“你掐我一下。”
“不掐。”九厥摇头,“我们没做梦。”
大叔男人敖炽······祖孙三代?!
我凌乱的脑子里,开始反复地问苍天问大地:你们就这么盼望我拜见家长吗?我知道丑妇终须见家婆,可就算是,能不能不要这么刺激?我岁数也不小了,心脏有点承受不住。
我忍不住了,扑到敖炽身边,紧紧抓住他的手,“他们,他们两个是你的······”
“爷爷与······父亲。”

叁上

2013年东海龙王之托,外出寻找灵凰十二棺余下的十一块石头。路上做起了流动商贩,并被迫招收甲乙为员工。

叁下

(待补充)

肆上·鱼门国主

(待补充)

肆下·天衣侯人

(待补充)

伍上·西溟幽海

(待补充)

伍下·裟椤敖炽

(待补充)

钟家系列

(待补充)

漫画改编

(待补充)


注释与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