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拳皇LOGO.pn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拳皇》系列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伊丝拉的图片.jpg
基本资料
本名 Isla
イスラ
伊丝拉
发色 蓝发白发
瞳色 绿瞳
生日 11月22日
血型 A型
星座 天蝎座
声优 Lynn
萌点 毒舌褐色皮肤马尾棒球帽防毒面具双色发
出身地区 智利
所属团体 宿敌队
个人状态 活跃
格斗类型 与阿曼达的组合攻击
喜爱的食物 智利焦糖饼干
亲属或相关人
队友:哈迪兰德洛丽斯
宿敌:瞬影

伊丝拉(日语:イスラ)是SNK旗下的游戏《拳皇》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初登场于《拳皇XV》。

目录

简介

伊丝拉( CV : Lynn)

在南美活动的新锐涂鸦艺术家。

喜欢孤身一人行动,不过和幻影之手“阿曼达”间有着深厚的友情。使用颜料喷罐与阿曼达配合进行巧妙的战斗。性格开朗好胜,不知道为什么对瞬影抱有单向的敌意……?

历代队友

  • 拳皇15: 哈迪兰、德洛丽斯【宿敌队】

特殊组队

  • 拳皇15: K'、柯隆·麦克杜格尔【不良队】;麻宫雅典娜、坂崎百合【少女队】

经历

KOF XV伊丝拉番外故事

从记事起,伊丝拉就一直生活在这扇儿童养护设施大门背后的世界里。

孤儿、弃婴,原因固然不尽相同,但收容在这所设施内的都是些在外无家可归的孩子。被抛弃在设施大门前的她也不例外。尽管伊丝拉当时只是个年幼的孩子,却隐约能察觉到自己被抛弃的理由。

伊丝拉的身上有着其他孩子所没有的“某种存在”。

只要在脑海中试着移动眼前的物体,那物体就会随着自己的意念移动,如果是小物件,甚至能让它悬浮在半空中,无需触碰,仅仅一个念头就能将其破坏。这肉眼看不见的“某种存在”自始至终都潜伏在伊丝拉的身旁,理解她头脑中的想法。夜里难以入眠时会轻抚着她的头,快要摔倒时也会支撑住她的身体。

伊丝拉为这个只有她自己能触碰到的、看不见的“某种存在”取了个名字,叫作“阿曼达”。

但伴随着成长,她明白了拥有这“某种存在”的自己才是唯一的异类,身边的其他人才是正常的。她也格外聪明,甚至意识到了这就是双亲抛弃自己的原因。

不需要他人的提醒,伊丝拉自己选择将“阿曼达”的秘密隐藏在心底。周围的所有人都认为伊丝拉这位看不见的朋友只不过是天真儿童的幻想癖,而逐渐从记忆中淡忘,大约到了伊丝拉七岁那年,就再也没有人记得这件事了。

“在这个世界上,遍地都是比你们还要不幸的孩子。”

“能生活在这里,你们应该心怀感恩。”

早会上,面对聚集在一起的孩子们,大人们总是重复着这番陈词滥调。

在这所被灰色外墙包围起来的设施中,听从大人安排的就是好孩子,而不服从的便成了坏孩子。遵循大人的期待长大成人的孩子会被判定为优秀,而剩下的孩子则会被打上差生的烙印。

优秀的孩子们可以在大人们介绍下找到工作岗位,而剩下的孩子到了一定年龄后,就会被身无分文地赶出门外——尽管不知道大人们的话语中有几分真实,但每当听到这番用来威胁的说辞,孩子们多多少少也会再次坚定几分决心,立志要成为优秀的好孩子。

孩子按照大人安排好的时间表上课、运动、用餐和睡觉,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活动,日子过得乏善可陈。摆放在公共谈话室里的电视可以用来播放设施里高高在上的大人们的讲话,但画面上绝无可能出现娱乐电影和动画片,哪怕是孩子们捡到一颗蹦跳着从墙外飞进来的皮球,也会被大人没收。“娱乐是使人懒惰的毒药。”,大人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十二岁那年的夏天,伊丝拉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兴趣”。

契机是她为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少年画了张小狗的画。尽管那幅画是她回忆着曾经看过的照片绘制出来的,显得幼稚而拙劣,但那位少年看到画中的小狗时却满心欢喜,这也令她心生愉悦,于是又为他画了小猫、小鱼、小鸟等各种各样的东西。从动物到花朵,还有房间中的小物件、大家的肖像,不知不觉中,伊丝拉喜欢上了绘画。

她避开大人的目光,在废纸的背面、偷来的床单上、柜子背后的墙面上等各种地方绘制了五花八门的画作。有时,她还会偷偷借助“阿曼达”的力量。

然而有一天,设施内的一名员工发现了伊丝拉的画作。不等太阳升起便催促着孩子们起床,把抽屉甚至床底都翻了个底朝天,找出了她绘制的所有作品。伊丝拉无数次呼喊着“快住手”,而员工们却对此充耳不闻,孩子们也害怕得面色苍白,他们听从着大人的指示,乖乖地将手中的画一幅又一幅地丢进火堆中。

“你们不需要这种东西。”

站在院子里熊熊燃烧的火焰前,那位员工冰冷的话语浇在了她的头上。

“你们需要的不是兴趣,也不是娱乐,而是学习。保持优异的成绩,不给大人添麻烦,当个听话的好孩子。懂吗?你在听吗?怎么不回答?”

“……”

伊丝拉害怕得浑身僵硬,而那名男性员工却一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咄咄逼人地抽响手中的教鞭。

“你以为不说话就能得到原谅吗?想想到底是谁把不受上天眷顾的你一直抚养到今天!”

怒目俯视着沉默不语的伊丝拉,他高高地挥起了紧握着教鞭握柄的那只手。

当挥下的教鞭逼近眼前的那一刹那,至今为止一直在压抑、忍耐、积蓄的情感从伊丝拉的心底深处奔涌而出。那是强烈的憎恨,憎恨着以“不正常”为理由抛弃自己的双亲,憎恨着想让孩子们言听计从的粗暴大人们,憎恨着这些人对她所做出的不讲理的行为。

“……别扯淡了……”

伊丝拉紧咬住牙关,与此同时,“阿曼达”在空中抓住了教鞭的前端。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扯住了教鞭,员工就这样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一脸错愕地仰头看着伊丝拉的身影。

像是对她的情感作出回应般,此前一直看不见的“阿曼达”缓缓现出了身形。轮廓呈艳丽紫色的“手”悬浮在半空中,这姿态令在场所有人都无法移开视线。

“那、那是什么……!?”

男性员工用手指向“阿曼达”,喉咙中挤出这句带着颤抖的话。不止是他,还有站在远处围观的其他大人们,甚至是理应曾在同一个房间里生活过的孩子们,都用怪异而尖锐的视线死死盯着伊丝拉和“阿曼达”。但伊丝拉此刻的愤怒令她并不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什么可怜、什么正常、什么不需要,还不是全凭你们自己的心意来擅自决定……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了!”

见伊丝拉向前迈出了一步,他拖着屁股准备逃跑。而阿曼达快速抓起那名男子,将他吊挂在半空中。背朝灰色的围墙,他的双腿在空中不停地挣扎摆动。伊丝拉抬头狠狠盯着他的这副丑态,缓缓弯下腰,双脚准备发力。

“与其变成你们这群家伙口中‘优秀的大人’……”

用力蹬地起跳后,伊丝拉瞄准男子的腹部狠狠踹了过去。

“我还不如这辈子就当个孩子!”

后脚跟深陷进了男子的心窝。借着惯性,伊丝拉踩上了男子的身体。朝空中高高跃起的伊丝拉第一次亲眼见到了灰墙之外的景色。

从山的后面照射而来的朝阳将天空染成渐变的淡粉色,五彩斑斓的鲜艳房顶在这光芒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的大海,这绚丽多彩的世界令伊丝拉的心为之着迷。

背后传来男性员工被抛落在地的声音,紧接着,“阿曼达”飞身来到伊丝拉的面前,朝街道的方向指了指。“一起走吧。”——即使没有发出声音,她也清楚地明白朋友在对自己说些什么。伊丝拉对着“阿曼达”露出了微笑,轻轻点了点头。

“嗯,走吧……阿曼达!”

那个清晨,伊丝拉与一双“手”一起,逃离了那所被灰色围墙封闭着的儿童养护设施。

十二岁那年的夏天,伊丝拉和阿曼达逃离设施后,一起过着平静的生活。

虽然举目无亲,但没想到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的她一边在市场和餐馆里打工,一边用挣来的钱购买绘画工具,在街头绘制她的作品。

在街头作画的伊丝拉转眼间就成了孩子们口口相传的人物,不少同龄的少男少女出于好奇前来观看,伊丝拉也能很快与他们打成一片。她还接受了一位朋友的提议,在社交平台上进行宣传,随后,她的艺术家生涯也开始走上正轨,如今想要筹集购买绘画工具的钱也不再是极其困难的事了。

曾经有一次,出于对过去一起生活过的孩子们的担忧,她来到那所儿童养护设施的灰色围墙边。设施内的大人们并没有要把伊丝拉带回去的意思,而当伊丝拉递出钱让他们给孩子们买些好吃的点心时,他们也只是傲慢地将钱拿走,之后便音讯全无。恐怕她的心意也没能传递到墙内孩子们的手中吧。

周围的大人会在背后议论和指责,说逃出设施的伊丝拉是个不良少女,而善良的朋友们却不会藐视伊丝拉的兴趣和阿曼达的存在,反倒是将这些看作她的优点与个性。在他们眼里,伊丝拉的画是自由的象征,而她的画作下面,是只属于孩子们的愉快的聚集地。

“伊丝拉和阿曼达这么酷,要不要试试把活动范围拓展到其他国家去?”

在刚绘制完成的涂鸦下方,朋友们兴致勃勃地说道。伊丝拉则露出了羞涩的笑容。

“我也的确考虑去海外工作啦。”

“比如参加活动结识一些人脉?或者提升知名度,等工作找上门?”

“说起来,伊丝拉和阿曼达打起架来也很厉害对吧?要不试试看去参加这个?”

“嗯?拳、皇……?”

朋友递过来的手机屏幕中播放着格斗大赛的转播画面。伊丝拉有些诧异似地皱起眉头凑近去看,画面中的一位少年令她瞪大了双眼。

那位少年戴着耳机,施展精湛的中国拳法将对手击倒。有时,会有一双似曾相识的巨大的“手”与他的手臂重合在一起。虽然颜色和大小都不同,但伊丝拉的直觉告诉她,这是与阿曼达相同的存在。

“这家伙的这招看起来就跟伊丝拉和阿曼达一样呢。”

“和阿曼达不一样吧?个头明显要比阿曼达更大不是吗”

“呜哇,好猛……这是把地面砸了个坑?破坏力超强诶。”

“这小哥好像叫瞬影。明明和我们是同龄人,却这么厉害。”

朋友们兴冲冲地看着,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表着感想,他们的声音回荡在伊丝拉的耳中。

看着画面中打倒对手的那位少年。他的朋友——一位男孩跑向了他的身边,一位看似慈祥的老人也对他格外关怀。比他年长的大人们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大咧咧地挠着他的头发,而他的反应看似困扰,却又摆出一副并不抗拒的表情抬起头来。少年看起来十分幸福。

——真是个被上天眷顾的家伙啊,哪像我。

就连这个从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感想,伊丝拉都感到无比厌恶,她刻意发出了很大的动静,从朋友们的身边走开。

“……这种家伙有什么厉害的。表面功夫罢了。我和阿曼达可比他强多了。”

朋友们一时间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接着爽朗地笑着说道“就是嘛!”。随后,他们又像往常一样交头接耳,开始埋怨和责难起家长和学校的事。

面朝着一片还没被涂抹过的崭新墙壁,伊丝拉使劲压低了帽檐。谁也没有注意到,她防毒面具下的嘴角正紧紧地绷着。

“……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把他狠狠揍飞。”

KOF XV伊丝拉赛前采访

问:休息日会做些什么?
答:在街上闲逛然后创作作品。涂鸦艺术,懂?

问:参加本次大赛的原因?
答:被大人骗上贼船啦。

问:关注的选手是?
答:是叫瞬影吧?那个带着耳机的小子,我会把他打得落花流水!

问:打算怎么使用优胜奖金?
答:想要把钱捐给设施中的孩子们,可是还会到大人手里呢……至于怎么给,以后再考虑。

问:你跟这位手?你们可以交流吗?
答:当然!名字叫阿曼达。是最棒的伙伴哦。

问:请对粉丝说点什么。
答:我会让你们兴奋到极点,所以多给我加油吧!

KOF XV宿敌队序章故事

炎炎烈日下,在某个儿童福利设施的大门内侧,出现了一对高个男女的身影——哈迪兰、德洛丽斯。二人刚刚走出门外,就听见铁门咣的一声关上,仿佛是在催促他们赶紧离开一样。

哈迪兰对大门内传来的职员不耐烦的咂嘴视若不见,从怀中取出了平板电脑。

“果然不在这里吗。”

“嗯。不过……他们的态度可是够傲慢无礼的。我也能理解‘她’会从这里逃走。”

德洛丽斯边用指尖轻轻推了推纯金眼镜框,边把视线转向门的内侧。哈迪兰听了她的话稍稍皱了皱眉,回想起刚刚在设施中的见闻和了解到的内情。

虽然预约过,但院长对待二人的态度仿佛他们是制造麻烦的根源一样。远远就能听到似乎是职员的成人的呵斥声,还有在走廊擦身而过的孩子们阴郁的表情,至少这里对孩子们来说不是什么舒适的地方,可谓洞若观火。

不知从什么时候德洛丽斯的视线已经转向自己,哈迪兰装作没看见,淡淡地说道。

“优先考虑的应该是寻找那个少女。不是改善设施的问题。”

听到这样的回答,德洛丽斯的脸上浮现了笑容。

“呵……也是啊。不过这城市可是够大的。你知道该去哪找吗?”

“请不要小看我。”

哈迪兰迈出步伐,德洛丽斯紧随其后。

“在南美活动的新生代涂鸦艺术家”,这就是他们要寻找的对象。其作品在当地具有极高的人气,引得年轻人趋之若鹜,进而又通过社交网络开始向海外传播。据说她这个人神出鬼没,像是钻大人空子一样,在街头出现时就直播涂鸦,而当警察赶到时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按常理考虑,想要在宽广的城市中找到这样一个人想必是极其困难的吧。不过,“专业人士”出马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要追寻这种程度的足迹,真是轻而易举。”

远远看到来来往往聚在一起的年轻人的身影,哈迪兰再次将平板电脑收入怀中。

聚堆的似乎是当地的十几岁的孩子们。但人群中还有连十岁都没到的小孩子的身影。他们所有人都一副狂热的样子大声欢呼,吹着口哨,对着眼前龙飞凤舞的鲜艳色彩如痴如醉。

在那里,一位少女正面对着墙壁,鲜艳的黄色上衣随风飘舞。她飒爽地戴着防毒面具,迈着轻快的步伐一边变换位置一边用双手的喷漆罐对着墙面喷射颜料。乍一看,她只是一个富有才气和活力普通艺术家。可是真正值得注目的并非她自身——而是在她正上方飞舞着的“手”。

“阿曼达,换你来!”

少女缓缓地将喷漆罐掷向空中。在空中飞舞的喷漆罐被一只不可思议的、发出紫色灵气的“手”迅速接住。 的确这和那个叫瞬影的少年所操纵的幻影之手十分相似。要说跟他不同的地方,就是她的幻影之手更小,破坏力似乎也比较匮乏,而且就像具有意识一样自由活动。 看到走进的哈迪兰和德洛丽斯,观众们的笑容随即消失,几乎就在同时她们的画作也完成了。 “你就是伊丝拉吧。” 听到哈迪兰打招呼,少女回首环顾,一边纳闷儿地眯起眼睛,一边将戴在嘴边的防毒面具摘掉。 “什么嘛……是又怎么样? 你们是谁啊?”

伊丝拉将二人引到一座人影稀少的狭小公园。在公园一隅的游乐器材旁停下后,她毫不隐藏对哈迪兰二人的怀疑,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们。

“拳皇就是那个吧,有钱人办的格斗大赛。上一次的比赛我有看哦。”

在面无表情挺直站着的伊丝拉身旁,幻影之手——她似乎称它为“阿曼达”——像是在佯攻一样摆出要出拳的架势。虽说是好战的姿势,但也能看出只是有戒备心,而非出自恶意。

在与德洛丽斯交换眼神后,哈迪兰直视着伊丝拉的眼睛,开了口。

“我想请你作为我们的队友参加这次大赛。”

“为什么呢?”

“对不起,这个问题现在我还无法回答。如果你答应我们的要求我会提供信息给你的。不过……我想参加大赛本身对你来说也很有利。”

哈迪兰静静地看着表情越发严峻的伊丝拉。站在几步之外看向这里的德洛丽斯也像评估商品一般把视线转向少女。

“竟然利用人家的弱点。”,短暂的沉默后,伊丝拉一副不爽的样子如是嘟囔道。

“……的确,要是有优胜奖金的话可以让设施里的小家伙们吃上好的,光是参加大赛就能让我和阿曼达闻名全世界。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不过……”

伊丝拉用手指把帽檐向下压,用更轻的声音回答。

“你们看起来很可疑。谁会信你们的鬼话。”

她背向哈迪兰他们,像是要表明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在一旁的阿曼达则对着二人做出“滚回去”的手势。

的确,站在她的角度看,从没见过的大人突然出现,紧接着就要跟他们一起走,觉得可疑也是理所当然的。而且,不知是不是环境造成的结果,她似乎对“成年人”这一存在具有极强的不信任感。此时哈迪兰在想是不是应该叫上与她年龄相仿的莉安娜一起接触她才对。

一直保持沉默的德洛丽斯的声音打破了公园里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如果说这次的大赛,那个少年……瞬影也会参加的话呢?”

听到这话的伊丝拉双肩变得僵硬。已经向公园外迈出的脚又放了下来,慢慢回头。

“瞬影……是那个跟长胡子老头和一副睡不醒样子的小孩一起的,一看性格就很阴暗,让人讨厌的戴耳机的家伙?为什么要提那家伙啊。”

和刚才的态度不同,伊丝拉的声音和神色带了些许的兴趣。似乎是看透了这点,德洛丽斯眯了眯眼,一边向上推了推眼镜中梁,一边回答。

“那是因为地球上只有一个人,和你拥有同样的力量哦。”

“……切!”

“你也一直很在意吧? 和自己拥有相同力量的少年……”

伊丝拉一边睁大眼睛,一边将身体转回到对着二人。尽管没有回答德洛丽斯的问题,但双眼流露出的惊愕神色和僵硬的表情已经揭示了答案。

德洛丽斯叹了一口气,接着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伊丝拉继续说道。

“你们拥有的‘操纵幻影的力量’……其根源和秘密,没想过要一探究竟吗?”

“我和,阿曼达的……秘密……”

“如果你肯帮助我们,并且展现了足够的实力,我就全部告诉你。我保证。”

伊丝拉目光闪烁心神动摇,旁边的阿曼达也在彷徨失措。

不知过了多久。大家都保持着长时间的沉默,公园的游乐器材被风吹到发出的吱吱嘎嘎声显得格外刺耳。远处刚刚踢完球的孩子们刚闹哄哄地走出公园,一直低着头的伊丝拉终于张了口。

“……要是帮你们的话,你们会告诉我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吧?”

对于伊丝拉慢吞吞提出的问题,哈迪兰平静地作答。

“我们必定会支付要求你帮忙的报酬。”

听到这一回答,伊丝拉深长地吁了一口气。接着,像是要甩掉迷惘一般甩了甩头,再次将整个身体转向了哈迪兰和德洛丽斯。

“哼,我可没说就这么相信你们了哦。大人什么的全都不可信……不过……”

伊丝拉用手指将帽子轻轻向上提了提,嘴角上扬。那无所畏惧的笑容,是哈迪兰和德洛丽斯第一次见到她笑。

“要是让我当队长的话,就随你们吧!”

KOF XV宿敌队结局

伊丝拉:总算出来啦!新鲜空气,太爽了~~~!

薇普:感谢二位的帮助。

哈迪兰:我要再次向你们的协助致谢。

德洛丽斯:不,应该说谢谢的是我。多亏了你们的帮助才能取得这样的结果……真的谢谢了。

哈迪兰:即使没有遇见你,我们也会为了事态的顺利解决而采取行动。倒不如说是多亏了你的帮助了……

伊丝拉:啊~真是的,尽说些毫无意义的话,互相说句“谢谢”不就行了嘛。你们两个真是够迂腐的。

克拉克:真敢说啊,小姑娘。

拉尔夫:教官,小姑娘的意见怎么样?

哈迪兰:唔……

德洛丽斯:呼,谢谢……那么我该回故乡去了。儿子还在等着我。

哈迪兰:儿、儿子!?头回听说啊。记录上好像没有……

德洛丽斯:哎呀,你们不是见过了吗?虽然有点没有口德,性格也比较阴暗,不过还是有很多可爱之处的啦。

伊丝拉:既没口德又阴暗……既没……欸!?是那个沙子男!?

德洛丽斯:不过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所以你们才看不出来吧。都长这么大了,我开始还以为是别人呢。不过他那张臭嘴让我一下就注意到了。

大家:没口德原来是由来已久的啊……

德洛丽斯:今后我会和那孩子一起在故乡安静地生活。你有什么打算呢?伊丝拉。

伊丝拉:等下,这是击鼓传花到我了!?

哈迪兰:如果没什么特别要去的地方,想不想加入我的部队?

克拉克:嗷,不错嘛教官。我们非常欢迎有两把刷子的新人。

拉尔夫:太好了鞭妹。你也有后辈了啊!

薇普:啊!又叫我鞭妹了!请不要再进行拉尔夫式骚扰了!要是对新人教育产生恶劣影响怎么办!

莉安娜:欢迎欢迎。教官,首先我们要把研修时间……

伊丝拉:我——才——不——要!别随便替人家决定!我也要回故乡去!

德洛丽斯:能够和你们并肩作战真的是太好了。有朝一日……如果遇到困难了尽管叫我。我一定尽力帮忙。

伊丝拉:……其实我是很讨厌说这种难为情的话的。那个那个……承蒙关照啦!谢谢你们,德洛丽斯、哈迪兰!有缘再见!

伊丝拉:……

士兵:目的地是智利,没问题吧?我会送你去最近的有直达航班的机场——

伊丝拉:不好意思,我有想顺路前往的地方。

士兵:是转乘吗?要去哪里?

伊丝拉:在中国……稍作停留。

伊丝拉:……没想到那样也不错嘛……是吧,阿曼达。

角色歌

  • 《Time for revolution It's our generationg》 - KOF XV宿敌队BGM

出招表

KOF XV

投技

  • 涂遍全城:(近敌)←/→+C
  • 署名涂改:(近敌)←/→+D

特殊技

  • 云朵:→+B
  • 创意装饰:↘+C

必杀技

  • 滴溅·前方:(空中)↓↘→ +A/C
  • 滴溅·后方:(空中)↓↙←+A
  • 滴溅·垂直:(空中)↓↙←+C
  • 作画·甲:(空中)↓↘→+B (支持Ex)
  • 作画·乙:(空中)↓↘→+D
  • 作画·丙:(空中)↓↙←+B/D (支持Ex)
  • 色彩填充:↓↘→ +A/C (支持Ex)
  • 刻绘:→↓↘+B/D (支持Ex)
  • 向前:↓↘→ +B/D (支持Ex)
    • 中断:向前+D
    • 泡泡字·甲:向前D/Ex+A
    • 泡泡字·乙:向前D/Ex+B
    • 泡泡字·丙:向前D/Ex+C
      • 作画·甲:泡泡字·丙+↓↘→+B
      • 作画·乙:泡泡字·丙+↓↘→+D
      • 作画·丙:泡泡字·丙+↓↙←+B/D

超必杀技

  • 从头涂到尾:↓↘→↓↘→+B/D(可在空中发动)
  • 狂野风格:↓↘→↓↘→+A/C

顶点超必杀技

  • 涂鸦之王 伊&阿:↓↙←↙↓↘→+CD


注释与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