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七海灯子


远见东高中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Icon-info.png
玩梗请适度,请勿随便乱刷“七海灯子出来挨打”等语句。
71169860 p0 master1200.jpg
基本资料
本名 七海ななみ 燈子とうこ
(Nanami Tōko)
别号 会长、七海前辈、灯子前辈、大灯蹄子、渣灯
发色 黑发
瞳色 枪灰瞳
身高 163cm
年龄 16岁
生日 2月19日
星座 双鱼座
声优 寿美菜子
萌点 学姐黑长直撒娇百合学生会长
活动范围 远见东高中、藤代书店
所属团体 远见东高中学生会、剧团
个人状态 有剧透:已和小糸侑修成正果
舞台剧演员 小泉萌香
亲属或相关人
姐姐:七海澪
恋人:小糸侑
闺蜜:佐伯沙弥香
异时空同位体:蓝原芽衣田中明日香
Morgan Proctor
”好き”は束縛する言葉。喜欢,是束缚的言语。だから、好きを持たない君が、所以,不会喜欢别人的你,世界で一番優しく見えた…在我眼中是最温柔的人…

七海灯子日语:七海燈子)是由仲谷鳰创作的漫画终将成为你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简介

远见东高中二年级学生,后来选上学生会长内定成绩全校第一,对待每个人都很亲切但有底线,对外的表现可以用“完美”一词来形容。但听完小糸侑人生商谈恋爱烦恼后,情不自禁地向侑露出自己脆弱、真实的那一面。

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1]

灯子其实有一个十分优秀于使唤别人的姐姐七海澪。软弱胆小的灯子非常依赖姐姐,喜欢躲在姐姐身后或是靠在姐姐身上撒娇。但七年前灯子与姐姐猜拳决定谁去去打酱油,输了的姐姐途中遇上非法竞速而被撞死。在澪姊姊的葬礼上,亲戚都跟灯子说要带着姐姐的那一份[2]活下去甚至有人多嘴的期望灯子跟姊姊一样出色,因此带著愧疚和不舍的灯子,以灯子一厢情愿认为的姊姊的完美样貌为目标改变自己,希望能代替死去的姊姊。不但上了一样的高中,还加入学生会,打算如姊姊一般选上学生会长,然后举办姐姐未能完成的学生会话剧。不巧碰到一位不负责任的躲猫猫会长,学会如何一手包办学生会的大小事

这样处心积虑塑造出来的完美外表(考试体能样样通,自信又善解人意),果然受到同校学生的青睐;灯子曾被数十个同学甚至包括女生告白过,但没有心动的感觉,所以全都回绝了。但这时正好遇到了前来诉苦的新生小糸侑。灯子勉强自己维持姊姊"特别"的形象,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所以在她眼中,不了解爱情的"特别"为何的侑很温柔,令人怦然心动。于是狡猾地以安抚侑为掩护,摸侑的头、抓著侑的手,最后更把持不住,把意识到情况不太对劲的侑,以几乎是情侣伴舞的姿势拉向自己,然后说

君のこと好きになりそう我好像会喜欢上你

之后得寸进尺地拜托侑当选举推荐人请停止迫害佐伯女士,借机在平交道夺走侑的初吻实际上是侑自己作死多说一句自己不可能喜欢上任何人,而让灯子少女心大爆发。事后还煞有其事的保证选举推荐人一职不是公器私用,但不久就露出马脚。于是又以讨论推荐讲稿为由邀侑出来,狡猾地直接摊牌,说只要自己能喜欢侑就够了,不强求交往。于是同情心过剩的天然呆答应灯子不会介意她的好感比如几天后的喝饮料间接接吻

旅行回来就迫不急待地去藤代书店堵人,亲手把定情物天象仪交给侑。

后来在竞选发表会前的一小段时间,细心的侑看出灯子很紧张,借故带灯子出去谈心。于是灯子像小孩一样抓著侑的袖口,吐露出勉强自己扮演姐姐的心声。此时侑又管不住嘴巴作死说"就算让我看到脆弱的一面,也跟以前(的你)没甚么不同啊",于是心动的灯子更加越线的靠在侑的肩膀上撒娇。选上以后,又利用侑的同理心和萌芽的好感,夺下了第二吻不巧被恋爱脑男子槙圣司看到

即使侑反对也坚决要扮演澪姊姊;以此狡猾地让侑意识到了自己的寂寞,而签下丧权辱国的契约

正直…私の言うことなら耳を貸してくれるって思ってた。老实说...我本以为学姊会听我的话。先輩は私から離れられないって……!以为学姊离不开我....!先輩と一緒にいられないなら私に誰が好きになれるの?如果不能跟学姊在一起,我又该喜欢上谁呢?嫌だ…!!不要啊!

本当は寂しいくせに!!你明明就很寂寞

寂しくないなら、如果不寂寞的话,誰も好きにならなくていいもん!为什么要喜欢上别人!弱い自分も完璧な自分も肯定されたくないくせに、即使不期望完美或是脆弱的自己被肯定,誰かと一緒に居たいんだ。却还是想和谁在一起。だから私なんでしょう?所以才会是我吧?七海先辈。私はどっちの先輩のことも好きにならない。我不会喜欢任何一种的学姊。これまでも、无论之前,これからも、或是以后,先輩のこと好きにならないよ我都不会喜欢上学姊的。

本当に?真的吗?そばにいてくれる?你会待在我身边吗

言ったでしょう。之前不是说过,先輩が私のこと必要なら一緒にいるって。只要学姊需要我的话。本当はどうして欲しいのか、言ってください请告诉我你真正需要甚么吧!、七海先辈」

劇、侑も手伝って话剧,侑也要帮我

はい

私と居て…?陪在我身边?

「はい」

寂みしい時寂寞的时候甘えさせて让我撒娇[3]

「はい」

ほかの人を好きにならないで不要喜欢上别人私のことを嫌いにならないで!也不要讨厌我

「はい」

それから还有呢、侑」

「はい」

私を――。…今日は、手をつないで帰っていい?今天...能跟我牵手回家吗

仕方ないなぁ真拿你没办法

牵手回家的时候,作者怕读者情商太低看的懵懵懂懂所以藉内心独白直截的说明灯子固执的爱情观:

好きって、暴力的な言葉だ。喜欢,是粗暴的词语。こういうあなたが好きって…喜欢这样的你表示...こうじゃなくなったら好きじゃなくなるってことでしょう?若我不再是这样,就不再喜欢我了吧?”好き”は束縛する言葉。喜欢,是束缚的言语。だから、好きを持たない君が、所以,不会喜欢别人的你,世界で一番優しく見えた…在我眼中是最温柔的人…

Fry, you're a slob. A dirty, filthy slob. Dirty Boy! Dirty, Dirty, Dirty![4]

认真来说,灯子不能算是扭曲;要能称为扭曲,必须要有个"正常"的标准[5];但没有放诸四海皆准的爱情观。况且灯子会这样想是来自于对改变的恐惧;还有一直以完美的姊姊为目标而对实际上胆小脆弱的自己产生的厌恶。这种因为人生际遇产生的特殊价值观,其实真的不能泾渭分明的区分对错。

学生会剧团合宿时,从前来指导剧团排练的市谷老师(前学生会成员)那里得知自己的姐姐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完美比如暑假作业没写完会让学生会的成员帮忙写。这对灯子的内心造成了冲击。

舞台剧结束后,侑在河石板桥上向灯子告白,灯子回答“对不起”不是拒绝的意思,是因为自己一直没有意识到侑的心意而感到愧疚,此时灯子还是认为“喜欢”是可怕的,没有去追侑。

在剧团参加排练,认为剧团里大家都不认识自己因而不必勉强自己追求完美,认为剧团是侑以外的归宿,侑已经不是自己特别的存在了,但还是感到寂寞。

在修学旅行中本想在佐伯沙弥香明确表白前婉拒,但沙弥香厚脸皮的继续表白,说自己现在喜欢的是灯子的全部,不仅仅是灯子完美的表面。翌日两人在湖面划船,灯子问起佐伯喜欢自己的理由。佐伯告诉灯子与其说喜欢,不如说她信赖灯子总是能处在她喜欢的状态;从而灯子意识到爱情是容许改变的能被佐伯喜欢真好,但路过的一对恩爱鸭子侑灯党的奸细让灯子猛然想起和侑的总总甜蜜时光,于是带著些许感伤地拒绝沙弥香。对爱情改观的灯子,修学旅行一结束就迫不及待地找侑重新告白。

父母在外温泉旅行时和小糸侑在家中同床过夜,攻受正式确定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其实高情商的灯子早就发现佐伯的强烈好感,只是佐伯一直没有告白所以才能忽视;而且灯子一直都是以维持亲密友谊的心态,小心翼翼地去缓和佐伯的醋劲。
  2. 这是非常和式的宗教观点;比如说你的名字里,宫水三叶供奉给产土神的自制JK口嚼酒,代表著另一半的三叶(以日语来讲就是半分はんぶん),所以喝下三叶口嚼酒的立花泷才能获得三叶从小到大的记忆,并重回三叶的体内。
  3. 动漫原创。原作是把"不要喜欢上别人"和"不要讨厌我"当成分开的要求,所以灯子要求侑许下的约定数量还是不变。
  4. 参见第二季14集这个异曲同工之妙的梗镇日与有洁癖的官僚怪胎相处,并以高标准的整洁要求自我,最终物极必反的产生性怪癖[1]
  5. 参见The neurotic personality of our time(Karen Horney)一开始对何谓"不正常"所做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