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韦伯·维尔维特

(重定向自埃尔梅罗二世
FZ图标v2.png
此为,试问正义为何物的故事。
卫宫切嗣欢迎您参与完善《Fate/Zero》系列条目——我啊……想成为正义的伙伴。
欢迎各位愿意做出贡献的御主加入萌娘百科型月编辑群『穗群原学园萌百分园』:571632697
事件簿图标.png
此为,魔术与寻找真相的故事。
韦伯·维尔维特欢迎您参与完善《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系列条目。——重要的是Whydunit啊,Lady
欢迎各位愿意做出贡献的御主加入萌娘百科型月编辑群『穗群原学园萌百分园』:571632697
学生
23798451 p0.jpg
青年
Waveryoung.png
二世
Elmelloi2nd.jpg
基本资料
本名 韦伯·维尔维特
ウェイバー・ベルベット
Waver Velvet
别号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Professor Charisma、Master.V、大本钟☆伦敦之星、时钟塔女学生最想与他■■■的男性第一名(2003年为第四,2015年登顶)、掠夺公、王妃、名侦探韦伯
性别
发色 黑发
瞳色 黑瞳
身高 157cm(青年)→186cm(二世)
体重 50kg→68kg(同上)
年龄 19岁(Zero)
29岁(事件簿)
32岁(UBW动画)
生日 10月3日
星座 天秤座
血型 B型
魔术回路 质:E
量:D
编成:正常
阵营属性 中立·善
声优 浪川大辅
萌点 傲娇妹妹头(青年)、黑长直(成年)、口嫌体正直游戏宅弱气、型男
印象色 暖灰色
特技 推察、要点的整理
所好之物 各种谜题、推理小说、电子游戏
所恶之物 腕力、没有梦想和报复的人、天才
不擅长 可爱的义妹
天敌 自己
决战之日 在尽头之海与王同在
第一人称 仆(青年时期、二世时期偶尔)
私(二世)
第二人称 お前(青年)
君(二世)
出身地区 英国
活动范围 时钟塔
所属团体 魔术协会埃尔梅罗教室
个人状态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
登场系列 Fate/Zero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
Fate/stay night

亲属或相关人
从者、君主:伊斯坎达尔
老师: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奇博尔德
可爱的义妹:莱妮丝·埃尔梅罗·阿奇佐尔缇
内弟子:格蕾
学生:远坂凛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沙条绫香弗拉特·埃斯卡尔德斯斯芬·古拉雪特伊薇特·L·雷曼考列斯·弗尔维吉
相关图片
我がサーヴァントよ、ウェイバー・ベルベットが令呪をもって命ずる
ライダーよ、必ずや、最後までオマエが勝ち抜け
重ねて令呪をもって命ずる。――ライダーよ、必ずやオマエが聖杯を掴め
さらに重ねて、令呪で命ずる
ライダーよ、必ずや世界を掴め。失敗なんて許さない

吾之从者,韦伯·维尔维特以令咒之名命令你
Rider,一定要赢到最后
再次以令咒之名命令你。——Rider,一定要夺取圣杯
三度以令咒之名命令你
Rider,征服世界。不许失败。

韦伯·维尔维特(日语:ウェイバー・ベルベット;英语:Waver Velvet)是TYPE-MOON旗下的Fate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在Fate/Stay Night的Character material中首次出场。

目录

简介

原为时钟塔的年轻学生,在被老师肯尼斯否定之后,盗走了肯尼斯的圣遗物,偷偷来到冬木市,召唤出Rider伊斯坎达尔参加了第四次圣杯战争。在圣杯战争中生还,回到时钟塔,成为讲师,继承了埃尔梅罗教室,最终成为传奇人物君主·埃尔梅罗二世

性格

在青年时期自信心爆棚,向贵族主义的扛把子肯尼斯提交了批判血统论的论文,结果被肯尼斯当众羞辱,心灵受到了重伤。在圣杯战争之后放下了无谓的自信,行事更加务实主义。

非常傲娇,经常被Rider带着跑来跑去,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最后还是去做了。对于后来莱妮丝的很多要求和恶趣味也是一边抱怨一边老老实实的接受。

虽然不喜欢日本,但非常喜欢日本产的电子游戏,曾经对电气白痴的学生远坂凛说过“Fxxk!你是最差劲的日本人了!”的话。

在成为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之后经常摆着一副很严肃很不高兴的脸,实际上也的确很不高兴。一大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学生们桃李满天下,出了许多优秀魔术师,自己却还是个半桶水,在祭位原地踏步。

魔术

魔术教育

只是因为身为天才,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飞向高处,在我只能想象的天空中自由翱翔。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

尽管韦伯作为魔术实践者的资质不足,但他在魔术理论教导和发掘学生才能方面的能力十分优秀,因此往往时钟塔各个系转了一圈都没有导师可以受得了的怪才到了埃尔梅罗教室就可以蜕变为真正的天才。

鉴识眼

我大概明白了,你也许确实是爱着魔术的。在某种意义上,说你是求道者也无妨。
如果从魔术的本义而言,不如该说你是魔术的破坏者才对。
——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

可以将一个魔术师从魔术的本质到后代魔术师的生存方式都被看透。通过魔术连特定魔术师的思想和理念都可以解读。然而,对于把奥秘看得比生命还重的魔术师而言,韦伯破坏性的解析足以引来他们的杀意。

直接出手时可以接续他人的魔术回路以调试改变魔术的性能(自己魔术回路的主导权在被接续的他人,非常危险),曾通过接续露维亚的魔术回路将露维亚百般破坏无果的剥离城结界粉碎。

其他

普通的魔术韦伯基本上都会,但水平很一般。简单的催眠术用在了一对普通老夫妻身上最后都没能成功。因为魔术回路很一般,因此蓄了长发来保存一些魔力。其魔术回路被莱妮丝吐槽完全就是垃圾,而就连没怎么接触过魔术的格蕾都能看出来韦伯的魔术水平实在不怎么样。

作为现代魔术科的君主,对于大部分魔术师都极度鄙夷的科技观念相当开放,会用手机和电脑,还是个重度游戏宅,也会开车。常抽的雪茄也是便携式的魔术礼装。

埃尔梅罗家族是显赫的贵族,因此一直都是贵族主义派别。继承了埃尔梅罗(二世)称号的韦伯却出身低微,行事风格也类似民主主义。所以他的立场最后成了表面依附贵族主义,行事风格偏向民主主义(但为了保住圣杯战争之后元气大上的家族,与民主主义派别来往保持了谨慎)的结果。在冠位决议之前曾经和莱妮丝策划倒向民主主义派,但最后不了了之。

虽然身为埃尔梅罗家的君主,但没有和莱妮丝住在一起,而是住在了伦敦的一间破旧公寓里,每个月都交着房租。本人声称这样还债更快。在社区中的身份是大学教授,平日的时间都花在了做学术研究、解决莱妮丝以还债之名找来的奇奇怪怪的案子,或是打游戏中。

人物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Fate/Zero

门户低微的魔术师,自己也只不过是第三代。外婆作为一个魔术师的情妇而得到了细碎的魔术知识。而母亲也仅仅是继承了外婆的魔术。韦伯的魔术回路、魔术刻印的质量、数量都非常粗劣。

在父母去世后,憧憬魔术的韦伯散尽家财凑集了进入时钟塔的学费。

韦伯认为魔术师并不能仅仅看血统,而降灵系的讲师肯尼斯则恰恰是时钟塔三大派系中最看重血统的贵族主义派。写了一篇关于血统的论文,兴冲冲地交给了导师,却被肯尼斯当众羞辱,提到这份垃圾已经被他撕毁了,并且否认了韦伯未来的一切可能性。愤怒的韦伯离开了课堂,在偶然之中接触到了肯尼斯得到的圣遗物。在了解圣杯战争的事情之后,韦伯盗取了导师的圣遗物,然后找上了超有钱的特兰贝利奥分家的同学梅尔文·威因兹,许诺会告诉他一个超有趣的故事,以此换取他的资助购买了前往日本的机票,来到了冬木市,利用魔术催眠了一对住在冬木的加拿大老夫妻麦肯锡夫妇,使他们将自己认为是去英国留学的孙子韦伯·麦肯锡。正是因此,除了一直在冬木各地侦查的Assassin和其御主言峰绮礼之外没有知道他的根据地在哪里。

在召唤出从者Rider伊斯坎达尔之后,反而被豪爽的Rider到处使唤。

冬木港口的初战之中,韦伯被载在神威车轮上来到现场,被肯尼斯看见,肯尼斯声称要给韦伯教训,让他认识到魔术师世界的残酷,惊恐的韦伯被大帝安抚。大帝反而说肯尼斯这种只敢躲在暗处的人没有资格像韦伯一样与自己站在一起。

Caster作乱时,韦伯那出人意料的天赋终于开始显现。在未远川沿途进行水质检测,轻松发现了Caster的工坊。随后与Rider一起将可怖的工坊烧毁。同时遭遇跟踪的Assassin(3只)袭击,将其斩杀后发现了Assassin未死的事实。

在三王的圣杯问答时见识到了Rider的固有结界——王之军势,开无双蹂躏了Assassin。

未远川大战时,Rider利用固有结界拖住了海怪,而韦伯在岸上为其引导释放海怪的位置,Saber的圣剑也得以击杀海怪。

之后为了恢复魔力,在召唤出Rider的林间休息了一天,在此期间得知Rider不希望再使人因为自己虚无缥缈的梦想而死。与此同时,卫宫切嗣也通过爱丽与远坂时臣的交涉得到了Assassin探知到的Rider组的据点,在麦肯锡家苦等一天狙击未果。

爱丽丝菲尔被伪装成Rider的Berserker夺走掳走后,Rider组在前往爱因玆贝伦城堡途中遭遇搜寻爱丽丝菲尔的Saber,一言不合之下交战,Saber劈碎了神威车轮。韦伯回忆此事时认为,伊斯坎达尔是为在千钧一发之际保护自己才放弃了神威车轮败走,而如果伊斯坎达尔不选择优先保护御主,而是拼死一搏驾驶神威车轮一直向Saber冲去,依旧有相当的可能性能够在Saber的宝具发动之前击败对方。此战之后,由于失去了载具,韦伯被迫走了20千米的公路才回到回麦肯锡家。

在伊斯坎达尔与吉尔伽美什在大桥决战前,韦伯以三划令咒下令,让征服王得到圣杯、取得胜利、征服世界,以臣子身份与伊斯坎达尔共乘战马冲向吉尔伽美什,但是因为固有结界被乖离剑击碎而冲锋未果。伊斯坎达尔与韦伯约定,要韦伯作为臣子传承歌颂他的事迹。韦伯目送大帝在宝具之雨中冲到最后一刻直至消散。在面对获胜的吉尔伽美什时,即使害怕,韦伯也保持着抬头正视,被英雄王认可了他的忠道,最后退出了圣杯战争,成为了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唯一善终的御主。

其实麦肯锡夫妇已经知道了韦伯并非他们的孙子,因为如果是他们的孙子,肯定不会像韦伯那样礼貌,而是会对老人们不闻不问吧。所以即使知道韦伯是陌生人,还是与他交心聊天,在韦伯离去时,老人们已经有些许不舍了。

吉尔伽美什击败伊斯坎达尔后与韦伯的对话

吉尔伽美什:“小子,你是Rider的Master吧。”

韦伯:“不是的,我是……那个人的臣子。”

吉尔伽美什:“是吗……”

吉尔伽美什:“但是小子,如果你是个尽忠的臣子,就有为故去的王复仇的义务吧?”

韦伯:“如果向你挑战的话我会死。”

吉尔伽美什:“那是自然。”

韦伯:“我做不到……王命令我活下去。”

吉尔伽美什:“此乃忠道大义,绝对不要忘记这种精神。”

成为二世

肯尼斯死在冬木的消息震惊了时钟塔。埃尔梅罗派系因为没有继承人而分崩离析,肯尼斯的学术研究结果和埃尔梅罗家的源流刻印几乎全部失传,债台高筑,且矿石科君主的位置被中立派的梅亚斯提亚夺走,几乎处在灭门的边缘。

实际上根据莱妮丝表示,肯尼斯虽然魔术造诣非常高,但是并不是战斗型的魔术师,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他的死亡在参加圣杯战争时就已经决定了。

而此时的韦伯在圣杯战争之后因为害怕而并未回到时钟塔。他用剩下的一点钱来到了印度,逆着亚历山大大帝东征之路一路旅行,走遍了印度、伊朗、希腊和马其顿。韦伯位于伊拉克的巴比伦,亚历山大帝国的首都和传说中亚历山大大帝安息之地时,被一名从时钟塔出逃的魔术师巴尔赞所绑架,所幸遇到了同样被绑架的好友梅尔文·威因兹,两人协力摧毁了巴尔赞的挖掘场并逃出生天。之后来到希腊的韦伯在当地偶然地指导了几个魔术世家的孩子,发现了自己有一定的教学天赋。

三年之后,韦伯回到了时钟塔。他设法修满了学分毕业,出于心中的愧疚感又跟梅尔文借了一大钱买下了破旧的埃尔梅罗教室,想办法当上了三级讲师并开始授课当时大家都想看韦伯这个新世代魔术师买下贵族派的埃尔梅罗教室来讲贵族派眼中最下贱的现代魔术这个笑话,外加埃尔梅罗家实在欠钱太多,因此穷鬼韦伯才能勉强买下了白菜价的教室。他的教学简单易懂,因此三年里建树颇多,往往在其他学部把导师们折磨得头都大了的学生放到埃尔梅罗教室来就能有所建树。韦伯甚至还成功吸引了几个在时钟塔的政治斗争中失势的讲师,在时钟塔成了不可小觑的一间教室。

此时的埃尔梅罗家经过漫长的内战和权力斗争之后,肯尼斯遗体上硕果仅存的完好的魔术刻印被移植到了家族年青一代中资质比较好的一位少女,莱妮丝·埃尔梅罗·阿奇佐尔缇身上,阿奇佐尔缇也代替阿奇博尔德成为了埃尔梅罗的主家。而莱妮丝对于某种程度上导致了肯尼斯之死的韦伯也是一直颇有兴趣。于是某一天,莱妮丝动用权力将已经小有名气的韦伯强行「请」了过来,随口提到肯尼斯之死的事情,而韦伯也做好了必死的准备。而韦伯没想到的是,莱妮丝对韦伯开出了四个条件:第一是偿还埃尔梅罗派的能够拍一部好莱坞大片的巨额债务,第二是修补埃尔梅罗家被卫宫切嗣的起源弹几乎破坏殆尽的源流魔术刻印,第三则是韦伯接替她成为君主·埃尔梅罗,替代还未成年的她应付君主的工作,最后则是附带要他当自己的家庭教师。韦伯对前两个要求有了心理准备,但在听到第三个要求时直接吓傻了。愉悦的莱妮丝便强行赐予了韦伯「君主·埃尔梅罗」之名和自己的“义兄”的身份,作为他新的束缚。最后,韦伯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在「君主·埃尔梅罗」后面加上「二世」,因为这个名字是一个他背负不起的负担。

哈特雷斯博士失踪之后,韦伯成了现代魔术科的学部长和该学部的第一位君主。

作为抵押,韦伯自己的魔术刻印被取走,存放在梅尔文处。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

事件簿与Fate/Stay Night本传的世界线完全相同,是发生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一年前的故事。此时的二世依然在计划着争取魔术协会参加圣杯战争的名额,与Rider再见一面。

在故事开始前的半年,二世和莱妮丝前往威尔士的布拉克莫亚村,打算雇佣一位守墓人作为圣杯战争中对灵作战的战力。他原打算雇佣墓园的守墓人贝尔萨克·布拉克莫亚。在村子里,二世和莱妮丝遇到了茨比亚·艾尔特纳姆·阿特拉西亚,之后二世让莱妮丝提前回伦敦。在村中过夜后,第二天早上村民发现了一具尸体,而贝尔萨克将自己的弟子、外貌和早上被发现的死者以及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砍翻了Rider战车的剑之英灵一模一样的守墓人少女格蕾强推给了二世,让他带着她下山并且再也不要回来。在要求二世一直讨厌她的脸之后,格蕾跟着二世下了山,靠着二世的推荐信走后门进了时钟塔成为二世的内弟子。

Case·剥离城阿德拉

将格蕾带出布拉克莫亚半年之后,二世和格蕾受莱妮丝的委托前往剥离城阿德拉,处理关于城主革律翁·阿什伯恩的遗产一事。阿什伯恩卿是著名的魔术刻印修复师,继承阿什伯恩的遗产能够帮助埃尔梅罗家修复肯尼斯的源流刻印并且帮助还债。在城中二世和格蕾遇到了同样收到邀请函而来的魔术师,其中包括芬兰的魔术鬣狗露维亚当晚因为搞错房间撞见了穿着睡衣的露维亚,差点被她轰死

当参与者开始接二连三地惨死于天使雕像下之后,二世决心开始调查事件的真相。露维亚为了解决此事决定用魔术强行接续阿德拉城,但却触动了城中的防御系统,将二世、格蕾和露维亚三人卷入了结界中。二世通过极其危险地接续露维亚的魔术回路成功脱险,而露维亚和二世一番交谈之后也决定要由他来当自己的导师。

在最后,谜题被成功揭开,凶手揭示了是附身在时任次郎坊清玄身上的阿什伯恩卿之子,并靠着格蕾解放圣枪将其打倒。而回到钟塔之后,二世却遇到了事件中的第一个死者化野菱理,证实了自己关于此事完全就是法政科和阿什伯恩卿一起设下的除掉碍眼的魔术师的坑。

Case·双貌塔伊泽路玛

莱妮丝暂时借走了格蕾作为自己的保镖和女伴参加伊泽路玛家黄金姬和白银姬的晚会。然而第二天,黄金姬却被发现已经被碎尸,而莱妮丝被指控为谋杀她的凶手。

当莱妮丝和格蕾身陷绝境时,二世抵达双貌塔前来救场,和君主·巴鲁叶雷塔对峙。二世的推理被阿特拉姆·加里阿斯塔的袭击所打断。二世和莱妮丝、君主·巴鲁叶雷塔和白银姬一起策划出了一个计划,通过白银姬投影出黄金姬分散参战者的注意力,使得二世得以和阿特拉姆谈判。二世拿伊斯坎达尔披风碎片对赌稳住了阿特拉姆之后讲出了他关于黄金姬之死的推理——真正的黄金姬早就死于了整容魔术的副作用,而发现被谋杀的是苍崎橙子整容过的女仆卡莉娜。最终,二世指控了双貌塔的药师迈欧为谋杀黄金姬/卡莉娜的真正凶手。

在事件结束之后,阿特拉姆时不时就会造访埃尔梅罗二世并且说一些很烦的事情。

Case·魔眼收集列车

阿尼姆斯菲亚家的代表特丽莎·菲洛兹接近莱妮丝,要求二世调查阿尼姆斯菲亚分家家主之一的欧内斯特·法戈卿的死因,和欧内斯特卿的女儿玛丽合作之后调查出了此事是欧内斯特卿未遂的通过自杀达成天体魔术的仪式。

后来的某一天二世调查了常去的咖啡馆地下的事情,最终导致了达文南特卿的被捕,他名下的资产大多被露维亚收购。

伊斯坎达尔披风的碎片失窃之后,二世带着格蕾和学生考列斯、伊薇特登上了魔眼收集列车,遇到了阿尼姆斯菲亚家的继承人奥尔加玛丽和她的仆从特丽莎。

特丽莎被斩首谋杀之后,二世开始调查案件的真凶,最终揭示了窃取圣遗物的犯人和谋杀特丽莎的凶手的真实身份——前任现代学部长哈特雷斯博士。他通过研究圣杯战争召唤出了从者Faker——赫费斯提翁之妹、伊斯坎达尔的影武者。Faker被格蕾解放圣枪击退。在魔眼收集列车事件之后,二世虽然拿回了圣遗物,但却放弃了参加圣杯战争,转而专心追踪哈特雷斯和Faker的踪迹。

Case·阿特拉斯的契约

二世回忆起茨比亚在他第一次访问布拉克莫亚村时所说的话,意识到哈特雷斯博士和此事有关,于是和格蕾一起决定重返布拉克莫亚村。村民已经全部消失,而茨比亚依然还在那里,他出于契约无法直接告诉二世真相激活了阿特拉斯院七大兵器之一的理法反应,让两人两个回到过去,二世初次造访的时候。

在幻境中,二世和格蕾遭遇了地下墓穴中的“骸王”,村民用理法反应提取出来的亚瑟王的精神。尽管全身都被铠甲覆盖,但格蕾还是觉得骸王长着一张和自己一样的脸。骸王离去,两人被骸骨兵包围时,失去功能的亚德却突然幻化出了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之一的凯爵士。

事件最终揭露,被谋杀的“格蕾”,也就是骸王的脸实际上属于格蕾的母亲玛格达莱娜,而此事是格蕾的母亲在哈特雷斯博士的帮助下为了保护女儿而做出的自我牺牲。揭开谜题并击破暴走的理法反应的化身之后,两人从模拟的世界中成功逃出。

Case·冠位决议

魔术协会决定召开冠位决议讨论对灵墓阿尔比恩进行进一步开发的计划,墙头草的埃尔梅罗陷入可能灭门的危机,而二世对哈特雷斯博士的追逐也即将到达最后阶段。二世让莱妮丝代理他出席冠位决议之后,自己前往带着格蕾前往调查哈特雷斯的踪迹。

在灵墓入口处,二世找到了哈特雷斯的学生,并且其中一个已死。从尸体上二世发现了哈特雷斯留下的线索。一番追踪之后,二世发现了哈特雷斯用Faker和卫宫矩贤的魔术等在阿尔比恩之心举行大型仪式召唤神灵伊斯坎达尔的计划。哈特雷斯袭击诺里奇之后,二世收到了来自阿特拉姆在前往冬木之前留下的关于哈特雷斯的信息和露维亚赠送的一划第三次圣杯战争时剩下的令咒。

在确定了哈特雷斯的计划之后,二世带着格蕾剥离城阿德拉的熟人们一同深入灵墓,此时恰逢在遥远的冬木市,某个少年机缘巧合下召唤出了亚瑟王。因为王的现界而充满了力量的格蕾击破了挡路的幻想种,成功让二世深入阿尔比恩之心。哈特雷斯召唤神灵伊斯坎达尔的计划已经成功,而韦伯感谢了Rider,告诉他自己总有一天会和他再会,然后使用露维亚赠送的令咒和哈特雷斯的硬币使得神灵伊斯坎达尔退去,挫败了哈特雷斯的计划。神灵伊斯坎达尔在消失之前短暂地行使了奇迹,将格蕾的已经完全损坏的封印礼装亚德复活。

Fate/Stay Night

在UBW动画的尾声第25集中出场,是动画的原创剧情。跟第五次圣杯战争2年后作为远坂凛的男朋友的卫宫士郎在时钟塔内相遇,看出了时钟塔对于他的理想来说太小了。

圣杯战争结束十年后,二世造访了冬木这片阔别二十年的土地,和远坂当家一起策划了大圣杯的解体。在经历一场不亚于圣杯战争的大骚动之后,冬木的圣杯战争彻底结束。

Fate/Apocrypha

虽然没有发生第四次圣杯战争,但是肯主任参加了一次亚种圣杯战争,韦伯也是,于是韦伯再次召唤出Rider,接替肯主任成为二世。在圣杯大战结束之后把原千界树家的御主考列斯(事件簿世界线里也是埃尔梅罗教室的学生)收为学徒。

总之,圣杯战争这种东西,不管是正统还是亚种,肯主任只要参加就必死。

Fate/Grand Order

主条目:诸葛孔明(Fate)

Fate/Grand Order的★5从者之一。

作为中国英灵诸葛孔明的附体容器被召唤,是Caster职阶的从者。与孔明沟通后得出了韦伯的意识为主导更为适合的结论,因此人格依然是韦伯。

角色相关

  • 最早是在Fate/Stay Night本传的Material中登场的角色,只确定了参加过圣杯战争、是时钟塔的君主、喜欢玩游戏和十年后与远坂当家一起将大圣杯解体,直到FZ中才被老虚补完了之前的经历。因为已经确认了之后会成为传奇的君主·埃尔梅罗二世才逃过了像Saber、凛和肯尼斯一样被老虚狠婊乃至写死的命运。
  • 在Zero中被Rider调侃说,如果打赢了圣杯战争,先许愿长高个30cm再说吧,结果后来真的从157cm的青年长成了186cm的埃尔梅罗二世。
  • 不过体能实际上很差。青年时期体能还没有这么烂,但成为君主之后天天忙着做学术研究和打游戏不运动,让本来就不好的身体变得更差了。只要跑个几步就没气,随便出个远门就撑不住了,甚至连同样在伦敦长大娇生惯养的莱妮丝都不如。如果莱妮丝真有色心的话完全可以强行推倒二世,甚至不需要特里姆
  • 和征服王的羁绊是不变的,几乎成为了编撰事象。只要肯尼斯和韦伯一起参加了圣杯战争,肯尼斯就必死,而韦伯会召唤出Rider,和他缔结君臣的羁绊但战败,最终成为埃尔梅罗二世,不管是在主世界、FA世界还是魔法少女伊莉雅的世界线都是这样。
  • 玩电子游戏一开始只是为了缅怀同样喜欢玩游戏的Rider,而后来却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在事件簿动画特别篇中玩游戏的时候都捏了一个外貌酷似Rider的角色。


注释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