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四条凛香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Shijou RInka1.png
基本资料
本名 四條しじょう 凛香りんか
(Shijou Rinka)
别号
发色 紫发
瞳色 绿瞳
三围 B:92
生日 12月24日
血型 O型
声优 日伞世玲那
萌点 学姐巨乳学生会长长直腹黑醋缸小恶魔系
出身地区 御影之丘镇
活动范围 御影之丘学园
所属团体 御影之丘学园学生会
亲属或相关人
国见洸太郎 姬野星奏 小鞠由依 爱美姐 新堂彩音 如月奈津子

四条凛香しじょう りんか)是Us:track旗下游戏《想要传达给你的爱恋》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人物简介

明明是学生会长,却是大爱别人困恼表情的超级麻烦少女。

然而这样的她本质上却是比谁都更关心他人、非常善良的……是,是的,没错,这是我的本心,我绝对没有被逼迫写下这段文字。

越是了解越是觉得残念的存在……噫!不关我的事,这是洸太郎的评价。

原文

生徒会長。


人の困った顔を見るのが好きというやっかいな性格。

だけど、根は非常に真面目で誰よりも他人思い……のはず。

知れば知るほど残念な人……というのは、洸太郎の彼女への評。

喜欢欺负后辈和后辈们困扰的表情。讨厌无聊。

游戏CG

   

角色歌

凛香线剧情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四条凛香线故事概括

四条凛香是御影之丘学园的学生会会长。四条凛香和国见洸太郎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学校东楼三楼走廊深处的学生会室。

当时的凛香整忙于解决学校合并后社团活动室不够分配的危机,正在召见原本各校的社团进行谈判。由于文艺社只有洸太郎不是幽灵社员,只好由洸太郎去面对凛香的谈话。不过因为樱代的文艺社社长如月奈津子比较强势,不愿意接受社团合并,加上凛香自己也比较偏袒御影之丘原本的社团,所以给洸太郎指了一条路,要求两天之内让洸太郎把幽灵社员带过来或者私下招到新的成员达到最低4人标准以获得承认。

 
四条凛香
四条凛香和国见洸太郎的初次对话

凛香:“我应该是对文艺部全员发出了召集才对,于是现在来了的,只有国见君……社团里只有你一个人么?”

洸太郎:“那个……现在……是一个人。”

凛香:“是么?那你的意思是有不少于一个人的时候?”

洸太郎:“不,不是。”

凛香:“真是奇怪呢。在社团的名册上,一、二……有六个人属于文艺部呢。”

洸太郎:“哈哈,大家似乎都很忙。”

凛香:“是么。”

四条学姐浅浅一笑。啊啊,看来是全都被看穿了啊。

凛香:“我也是很忙的。”

洸太郎:“?”

凛香:“学校合并了,之后社团大概也要合并起来,但这方面还完全没有进展。要说的话也是当然,活动室肯定不足以分配给所有社团。于是几乎没有实质性活动成绩的社团或是只存在几人的校社团,恐怕就要把活动教室让出来了。”

洸太郎:“也就是说我们社团么?”

凛香:“就是这样。”

她说的话非常在理。

由于社团的数量会因三小合并而增加,所有要将稀少的活动室分配给更加有追求的社团。这不是能容我指手画脚的事。

洸太郎:“我觉得,这种情况不是该和其他两校的文艺部合并到一起么?”

凛香:“啊……一半来说是这样的。虽然西高没有文艺部而樱代有……但要合并可能有点困难。”

洸太郎:“可能是指?”

凛香:“对方的部长相当强势呢。要合并,对方大概不会接受吧。”

洸太郎:“怎么这样,也就是说我们是被樱代的文艺部挤走了?”

凛香:“会给你们时间的。毕竟我也不是不懂通情达理。而且毕竟这也是对方的任性要求,说不想合并。”

洸太郎:“能给我们多少时间呢?”

凛香:“两天。”

洸太郎:“两天??”

凛香:“请在两天内把不出席的幽灵部员带来这里……不然就吸收新部员。我想想。算上你在内,要四个人。做到的话就承认你们是合格的社团。那个活动室也可以继续使用。”

洸太郎:“在两天内……”

凛香:“不过,不能当众招新。包含新生在内的正式招新下周才开始。不能在那之前允许一部分社团抢先。”

洸太郎:“那意思就是,让我偷偷地去招人?”

凛香:“算是吧。这个文艺部就算再我们学校中也是个老资格的社团了。而且还出了很多著名的作家。作为学生会长,我也不想失去这个社团。不过实在还是不能让你一个人使用这个活动教室。你可以理解的吧? 洸太郎:我明白了。”

凛香:“谢谢你的理解。那么你可以回去了。”

洸太郎:“好的……谢谢。”

两天后的早晨,凛香在上学路上偶遇洸太郎,在上学路上两人聊天谈论起学校合并之后社团的乱状时,正巧碰上被收回活动室的拳法部两人前来挑衅,四条凛香当着洸太郎的面将他们反杀。

当天洸太郎拉着文艺部三人外加凉介和志乃两个工具人前往学生会长室交代希望瞒天过海,但是到了四条凛香的面前时洸太郎想起了凛香的战斗力怂了坦白了一切,但是还是被凛香私下放水通过。

四条凛香放水

凛香:“嘛,看你悬崖勒马,就不多究了。不管怎么说,都还差一个人啊……”

洸太郎:“这样好吗?”

凛香:“也没什么不好吧。对其他社团也有这种程度的通融。不然各种社团都被拆,我难保不会被暗杀啊。”

洸太郎:“……哈哈,是这样吗。”

随后在洸太郎深感当学生会长不容易的时候,四条凛香调侃调戏称:

“要是你这么想,就来加入学生会啊。国见君”

在玩家选择“既然学姐都这么说了”洸太郎表示愿意加入后,引起两边集体懵逼,就连四条凛香也露出了慌张的表情。

可正当气氛走向怪异洸太郎即将被攻略下的的时候,被彩音星奏两人及时打断;

彩音星奏打断凛香的输出

洸太郎:“既然学姐都这么说了……我就……”

凛香:“欸?”

星奏&彩音:“欸?”

凛香:“没问题么?”

洸太郎:“嘛,毕竟不能违抗会长的命令。”

凛香:“文艺部要怎么办啊?”

洸太郎:“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我还是想去帮助学生会……”

凛香:“国见君……”

洸太郎:“四条会长……”

星奏&彩音:“喂!!!”

洸太郎:“唔…”

彩音:“干嘛一边制造气氛,一边像是要被挖过去了一样啊!”

洸太郎:“感觉莫名被学姐的向心力迷得飘飘然了。”

星奏:“什么飘飘然啊……”

彩音:“那个…能麻烦你不要全由我们的部长去做那种事么?”

凛香: “啊呀呀好可怕。有种‘不许对我们的国见君出手’的感觉呢~”

之后众人在志乃的提议下,大家决定去开一个欢迎会。彩音顺势将洸太郎推入火坑称由洸太郎请客,洸太郎只好同意并邀请凛香一同前往Monetto开聚餐。

爱美姐泪目.jpg

在聚餐结束后,爱美姐决定送上神级助攻开她的跑车送其中三个女孩子,让洸太郎决定一位由他自己送行凛香线当然是选择送凛香啊最惨人员凉介,连候选资格都没有,四条凛香在看到洸太郎选择给自己送行的时候则坏笑表示: “作为哪边都不会招惹到的选项,选我看你也不坏,但是这样,也可能两边都惹到哦”凛香炒股ing

在回去的路上,洸太郎向凛香询问为什么会当会长时,四条凛香在思考片刻后给出了“是在填补空洞”这个答案

四条凛香对自己为什么会当会长的回答

凛香:“说不定是因为很闲。”

洸太郎:“欸?”

凛香:“说不定真的是这样……有什么明确理由的人没多少的吧,我也没有。其实大家大概都是抱着漠然的不安生活着,但忙起来就没空去不安了。我所希望的没准就是这个。”

洸太郎:“……”

凛香:“我是利用着全校学生,在会长着一工作重填补着那个空洞吗?”

洸太郎:“不,抱歉,我只是随便这么一想。”

感觉她好像为此思考到了很深的层面。

凛香:“哼哼,为什么要当会长这一点,我会好好思考的。这是国见君留给我的作业。”

此后凛香会时不时会光顾Monetto,当她发现了结衣和洸太郎认识的时候,也借机调戏洸太郎, “这位店员,好可爱啊。原来如此,你是冲着她来的吧!”

用餐结束后洸太郎以“就算是学姐,被枪指着也会束手无策”为由决定送一下凛香,结果没走多远,就真的遇到了拳法部持枪威胁。

虽然是玩具枪BB弹还弹到了四条凛香的胸口上

学园祭上,洸太郎在影映部长的建议下决定去逛逛学园祭,碰巧看到四条凛香在休息,于是上去打招呼。凛香见状也同意洸太郎留下来陪她一起休息。正当洸太郎自以为会度过一个不被任何人打扰能感受初夏微风的时光时,拳法部再一次扛着垫子来挑衅要求比拼寝技。四条凛香也顺势吐槽洸太郎还不如拳法部来得体贴。之后拳法部以学园祭社团介绍为理由要求与凛香展开格斗,规则是胜者可以对败者下达任何命令。四条凛香也钻空子顺水推舟让洸太郎替她上场,并规定洸太郎输的话就得听凛香的命令。

洸太郎:“不过输了会被学姐命令的话,有点想试试呢……”凛香:“悲鸣的时候叫得好点~”

于是洸太郎成功地被拳法部四方固了还是输了五次,最后被凛香以命令的形式要求陪她逛学园祭。

学园祭结束后,影映部部长和文艺部一群人再一次光临Monetto爱美姐大喜,聊天中影映部部长表示想要真正地拍一部电影,决定挖走洸太郎写脚本,被凛香吐槽:

之前你们都在做什么啊”,

而洸太郎表示已经很长时间没好好写作了,而打算否决时,凛香进一步吐槽:

没有写吗???

爱美姐:“小洸长大了啊~”

彩音:“为什么不管是谁都想把我们部长拐走啊!”

星奏:“国见君可是文艺部里的母亲哦~”

凛香:“也许当初应该把他们的活动室都收走的……”


学园祭结束后不久,原拳法部决定联合其他同样被收回活动室的社团组建“败者组”来上书要求学生会长再选举。最后他们成功组建了

被夺走的活动室乗っ取られた部室Nottoraretabushitsu · 取回取り返せTorikaese · 联合連合Rengou,即NTR同盟,并推选如月奈津子当首领败者之星并为她竞选新会长造势。

如月奈津子以旧校楼已经不满足新的国家抗震标准了为由,提议拆掉旧校舍和花坛重建活动室楼获得了NTR同盟的大力支持, 给凛香在各个方面造成相当大的压力。凛香还因为奈津子抱住了洸太郎而吃醋。凛香:“你为什么非要抱住他!”结束后凛香还趁洸太郎蹲在花坛前时压在其肩膀上“国见君你不是喜欢被女孩子压着么,你可是相当在意如月学姐啊”为了保住旧校舍和花坛,四条凛香决定参选,以便阻止这场闹剧。

因为事发突然,加上对方人数众多气势强大,四条凛香心情不是很好,就要求国见君带她去能吃一些好东西的地方Monetto。结果刚到Monetto就发现奈津子也在。 凛香发现之后立即拉住洸太郎以“客人太多今天就算了”为由逃离现场,结果被爱美姐警觉,“嗯~?我刚刚好像听到了点什么~?”来都来了,想跑?洸太郎没有办法,只好决定在Monetto留下。于是乎就开始了激烈的舌战中门对狙

对狙现场

奈津子:“说起来,你们俩是那种关系吗?”

凛香:“哪有这回事。”

四条学姐的动作停住了。

如月学姐依旧满脸笑容。真实个读不懂的人,能毫无预兆的切入……

奈津子:“如果不是特殊关系的话可不行啊四条同学,在这种地方进行收买活动。”

凛香:“真是这样的话这收买还真便宜呢。”

奈津子:“不是吗?”

洸太郎:“付钱的是我……”

奈津子:“呼欸欸~真好啊,连我的份也一起请了嘛~国见同学。”

洸太郎:“不,这就有点……钱包要吃紧了。”

凛香:“记得如月同学是作家对吧,那想必应该知道厚颜无耻这个词吧。”

奈津子:“你说脸()怎么了?抱歉呢,我这张可爱的脸是天生的。虽然说我觉得四条同学也没输我多少就是啦~”

凛香:“没人跟你扯这个话题。”

奈津子:“站着说话也挺奇怪的。坐吧?我还想聊聊选举的事呢。”

洸太郎:“是,是啊。”

奈津子:“国见同学来我旁边~”

洸太郎:“哈?!”

凛香:“等下,为什么要坐你旁边?”

奈津子:“你们并不是”那种关系“吧?那怎么坐都无所谓的吧。”

凛香:“虽、虽然是这样……”

我还以为如月学姐突然会说什么呢。感觉这也是一种……对四条学姐展开的攻势……

不过没关系。这种场合下,正确答案只有一个。

洸太郎:“啊,我坐这边,四条学姐和如月学姐就请坐那边……” 你这是恨不得她俩之间没有任何隔阂方便打起来?

我把四条学姐的包放到一旁,在如月学姐对面的座位坐了下来。

凛香:“国见君没有必要客气哦~”

洸太郎:“欸,可是…”

凛香:“那边就用来放东西好了。”

洸太郎:“欸?欸?等…”

四条学姐把我拉到了如月学姐旁边的座位上。然后就向里挤了过来。

凛香:“再挤挤,还不够。”

洸太郎:“已经不行了啊,再挤的话……”

奈津子:“讨厌啦,国见同学。不用在意人家也没关系哦~再贴近一点吧~”

凛香:“她都这么说了哦。不再挤挤的话,我就坐不下了。”

奈津子:“等下,四条同学,你别来这边啊!”

凛香:“她说不用在意呢,国见君,以把她挤死的气势再往里挤一点吧。”

以推土机一般的架势压过来的四条学姐,把我和如月学姐压到了沙发里的三分之一左右。

洸太郎:“四条学姐,不妙了再这样下去各种意义上都很不妙。”

奈津子:“要、要被挤扁了……咕啾……”

洸太郎:“呣咕咕……”

凛香:“看吧,三个人也坐得下。”

奈津子:“太窄了太窄了……”

洸太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不过由于被收回活动室的社团太多,加上奈津子的提议深得人心,对方气势越来越大,给凛香带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为此四条凛香甚至还考虑过“过目选举管理的申请书并按下印章也是会长的工作,如果说资料不全强行退回去的话就可以击败如月阵营了呢”,但是又自认为是形式主义化身,是做不到这种地步的。但是还是发现NTR同盟的文件连如月奈津子的名字都写错了,要求对方退回重交,打断了奈津子的宣传进程争取了一定宣传机会。

而因为四条凛香的抉择也引发了不少社团的不满并暗中设陷阱捉弄。看着心态逐渐走向崩溃的四条凛香,洸太郎决定以“有个女同学”即将转学为由让菜子陪他去买礼物,但是被菜子下套戳破,并巧遇出来买奈津子著作的凛香凛香:如果奈津子再捣鬼就当这她的面烧了,最后在菜子的助攻下成功当面送出礼物。

在收下洸太郎赠送的发卡的凛香,决定鼓起勇气,去大力拉选票。于是就穿上了爱美姐女仆装去宣传在文艺部和他们讨论其他宣传出路的时候,凛香提议去打棒球。这时文艺部的门突然被打开,蹲门口偷听已久的奈津子提议来一场棒球对抗赛,而凛香也同意与NTR同盟展开比赛。尽管赛场上双方剑拔弩张,但是经过这场比赛以及一同捉住幕后使坏意图破坏比赛的捣蛋鬼之后,凛香和奈津子发现对方也并非不可理喻,在一顿交流之后也放开隔阂走出了成为朋友的一步。

时间来到了竞选演讲会现场,尽管凛香的演讲非常地棒,但是仍然不敌奈津子以她家的骆驼为主角讲了一个感人的故事,将众人的情绪牢牢地把控住了,最终在投票上凛香落选失去了会长职位。

失去会长职位的凛香此时此刻无法填补内心的空白,加上没能替结衣守护好花坛,情绪崩溃也达到了极点,第二天也请假没去学校。期间四条凛香打电话给洸太郎,表示希望能够听听洸太郎的声音。而洸太郎在经过一系列思想斗争后决定早退了文艺部的活动,和彩音星奏约定好会将一切告诉她们之后便骑车飞奔至凛香家,但是到了凛香家之后,凛香对洸太郎的态度并没有以往那么热情,希望洸太郎今天能先回去。

四条凛香房间里的对话

凛香:“……洸太郎君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

洸太郎:“因为我想做个…对每个人都温柔的人。”

不对,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我想对学姐温柔,和对其他人时截然不同。但光是思考怎么表达这份感情,胸口就有些揪紧。

凛香:“这样啊,我也无所谓是谁。”

洸太郎:“欸……”

凛香:“我是说,就算不是你陪我,我也不在乎,”但是学姐的声音却在微微颤抖,“忘记今天的事吧,都怪我太想依靠别人了。”

洸太郎:“哪有那种必要啊…”

凛香:“别说了……求你了。”

为什么,纤维一般纠结的感情着了火。

凛香:“求你了…”

但是学姐脸上却写满了痛苦。

我再也做不成任何辩解。既然学姐这么想让我走……

我静静地站起身来。走到这一步,还是什么都做不到吗?

但是,我究竟能告诉她什么呢?大概还是只会说一些自私的话吧。

洸太郎:“我回去了。”

我什么都没做到,就离开了屋子。

落魄的洸太郎推着已经不堪负重已经损坏的自行车一路下山,但是不甘心的他决定最后一搏。在用求救的玩笑成功让凛香继续听他的发言之后,洸太郎表白了;

洸太郎的表白

洸太郎:“……我喜欢凛香学姐”

所以,希望你让我走进你的世界。

凛香:“这、这样啊……”

洸太郎:“求你了,不要挂电话,听我说完。”

哪有闲心再去顾虑自己微不足道的自尊。

将告白中最难说的台词说出口,心里的话便像冲破了阀门的水一般涌了出来。

洸太郎:“在和学姐一起做各种事情的时候,我都控制着自己尽量不去想你。在竞选的时候也是,我还觉得自己是文艺部长的身份帮助你,没有任何别的心思,想好和你保持一定给的距离。可是……啊……说着说着就走错路了。”

凛香:“你可真不会挑时候,刚刚不才说到关键吗……”

洸太郎:“走回熟悉的路了。不过,学姐真温柔啊。”

凛香:“温柔?为什么?”

洸太郎:“你没有挂断电话。”

凛香:“继续说吧,你那些难为情的话,我都会听的。”

的确,接下来要说的就很难为情,估计我都不会说第二次了。

洸太郎:“后来,一起有了越来越多的活动,我开始频繁提醒自己,不能误会……等我明白过来,学姐已经占据了我心里一大块空间。让我只有常常欺骗自己说,‘这不是喜欢’”

凛香:“……我身上那里好了,值得你如此中意?”

洸太郎:“脸、脸()漂亮。”

凛香:“烂透了。”

洸太郎:“不是,我紧张得漏了字!是笑容(笑顔),我喜欢凛香学姐的笑容!”

紧张地顺势把“喜欢”说出了口。

我停下脚步,专心于表达。

洸太郎:“凛香学姐笑起来,就仿佛一座坚不可摧的城池外面,透过墙缝看见了一位倾国佳人一般。所以……从城池里出来让我看看真正的凛香学姐吧。”

凛香:“等等,你现在在哪里?”

洸太郎:“已经到了。”

电话另一端的凛香学姐慌张地叫了一声,然后就消失了。

我已经站在了她家门前。而且伸手就能拨通内线电话。

没等我拨电话,凛香学姐就帮我打开了门。

凛香:“洸太郎君,你真是的……”

洸太郎:“对不起,我的自行车坏掉了……”

有些难为情地笑了,学姐也抱起胳膊移开视线。

凛香:“……笨蛋。”

洸太郎:“我是笨蛋。那我继续说了……”

洸太郎:“我有个坏习惯,接下来我会没有重点地不停嚼舌头,所以我就不一一细讲了……”

胸口突然又揪紧了起来,明明没有跑步。从耳根到脸颊都聚满了热气,快把我热晕了。

洸太郎:“我……”

凛香:“为什么?”

膝盖都直不起来了。让我说到最后……!

但是看到凛香学姐表情的我,失去了说出口的意志。

凛香:“我没能信守承诺。把大家都卷进来,给大家添了麻烦,可还是没能实现约定。”

她全身发颤,也依然在拼命挤出话语。尽管凛香学姐说,她不喜欢有人安慰她。

洸太郎:“请不要自责。”

凛香学姐拼命拒绝大家的帮助,还反复告诉自己,“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凛香:“为什么?为什么你执意要走进我的心里?这让我还怎么撑下去……为什么?”

如果我的话语能让学姐稍微安下点心的话……

怀着这个心愿,我紧紧抱住了学姐。

 
洸太郎与四条凛香相拥

洸太郎:“凛香学姐已经不是孤独一人了。”

凛香:“啊……”

凛香学姐在我的肩膀中渐渐成形。

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她身体的柔软。肌肤比想象中娇嫩得多。仿佛吹弹可破。

凛香:“不…不行……”

洸太郎:“什么不行?”

凛香:“现在要是你对我温柔,我就要撒娇了……”

洸太郎:“没关系哦,我还想看看呢。”

凛香:“怎、怎么可能…哼,想得美呢……唔”

四条凛香曾经的经历

四条凛香小学时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曾约定好了一起参加入学考试的朋友。但是四条凛香的爷爷并不同意,要求她必须考公立学校,导致凛香朋友对她失望至极,便渐渐远离了四条凛香,给凛香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此后四条凛香就奔波于帮助他人,希望在支持别人的时候会同样得到支持。所以在在失去会长职位之后就非常痛苦,十分害怕。

在告白之后两人便正式成为了情侣,正当洸太郎准备回去的时候,被凛香撒娇留下过夜什么都没干,并当场介绍给了父母。第二天一早两人坐着首发车一同出发。而洸太郎因为返回家顺便小憩导致上学迟到被众人强势围观,只好强行摊牌告知了大家一切经历。之后四条凛香和洸太郎为了加深了解,决定约会去吃甜点。此时此刻的凛香已经完全走出阴影,内心的空白也被洸太郎所填补了。

 
四条凛香和洸太郎

后来凛香来到了文艺部表示她决定做回一个普通女孩星奏:说、说得像当红偶像似的……,决定借位文艺社并成立展开助人为乐的活动的同好会。侍奉部确信,其名为

“让S市更加丰富多彩的四条凛香同好会(S市おもしろくするOmoshirokusuru四條凛香Shijyou Rinkaの同好会)”,简称SOS[1],在被如月吐槽以及被洸太郎否决后,四条凛香又把同好会名字改成了SOK来戏弄洸太郎(四條凛香Shijyou Rinka国見洸太郎Kunimi Koutarou)。

没多久她们就接到了寻找走失小狗吉吉的委托,最终在委托人搬家后,她们在委托人原来的房子前找到了,但是在此期间凛香不慎丢失了洸太郎送给凛香的发卡上的装饰。由于主人搬家了无法将狗带走,而洸太郎和凛香也不方便收养,便将吉吉托付给了奈津子。后来奈津子带吉吉出去散步的时候,吉吉叼回了一个发卡装饰。之后奈津子发觉可能和洸太郎凛香两人有关,决定将装饰物交给了洸太郎。洸太郎见到之后一时之间无法确定是否就是凛香的发卡装饰,决定暂留下它。

另一方面,在凛香等人的争取下,旧校舍拆除工作被推迟。最后她们决定在结业式上举办摄影展,留下旧校舍和花坛最后的纪念。在宣传摄影展事的时候,洸太郎想起了这个发卡,向凛香提议希望她能在结业式当天戴上当初送她的发卡。但是到了结业式当天,凛香由于忙着寻找发卡装饰物而缺席了结业式,奈津子发现异常之后接替了洸太郎的布置工作,让洸太郎去寻找凛香。

到了夜晚,洸太郎终于找到了凛香,凛香向洸太郎坦白发卡的一部分丢失了一直在寻找。而洸太郎也向凛香坦白称其实他早已从吉吉哪里拿到了残缺的部分,只是无法确定只能出此下策,并将其交还给了凛香,随后两人赶往学校,赶上了结业式的篝火晚会。最终两人在文艺部室里修好了发卡,并跟随着气氛跳起了华尔兹。至此,凛香的高中生活也圆满地画上了句号。

 
四条凛香和洸太郎的华尔兹.png



尽管如月奈津子在主线剧情里边一直是处于和洸太郎一众人对立的位置,但是其本质是个好人,在主线和终章也帮了不少忙,仅仅只是活动室分配和处理上和四条凛香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和做法。

攻略路线

四条凛香线

提出带她参观

去挥洒汗水

记得很清楚啊

说说爱美小姐的事

好想炒股

四条学姐会不会很忙啊

得赶紧了

还是算了吧

AQUA

过去的事情了

四条学姐她...

既然学姐都这么说了

四条学姐

双胞胎

御影之丘大道

御影之丘车站

四条学姐

四条学姐

姬野

新堂

结衣

部长

爱美小姐

旧校舍

马力小子

凛香 END


外部链接

  1. SOS这个名字neta自谷川流所写的凉宫春日系列里由凉宫春日所组建的“SOS团”,全称为“让世界变得更热闹的凉宫春日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