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森野精华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森野精华-半身图.png
基本资料
本名 森野もりの 精華せいか
(Morino Seika)
别号
发色 白发
瞳色 蓝瞳
声优 鹤屋春人
萌点 长直高中生师生恋抖M
活动范围 御影之丘镇
所属团体 文艺部
亲属或相关人
国见洸太郎

森野精华Us:track旗下游戏《想要传达给你的爱恋》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简介

 
森野精华

于游戏的终章剧情登场。从小就是童星,过着以舞台为中心活跃的生活。

有着白色散发,末端微卷,两侧编有小麻花辫,末端有着蓝色蝴蝶状的发饰。制服穿着极为正经,但裙子很短,用白色丝袜勾勒出腿部纤细的曲线。是一个成绩出众却有点怪癖的文艺部部员。

性格精灵古怪,对洸太郎十分热情,认为洸太郎很有魅力。总是寻找机会去调戏企图攻略洸太郎,但总是会被洸太郎忽略并进行说教。看似开朗活泼,但其实内心十分脆弱,认为只有在洸太郎面前才能保持自我。爱用说笑的方式将自己对于洸太郎的感情传达给洸太郎。

剧情相关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经历

御影之丘学园文艺部的一员。

国见洸太郎大学毕业之后,应经常照顾的研讨会老师的推荐,成为了御影之丘学园的一名老师。当时文艺部由于没有部员处于休部状态,洸太郎在交涉之下,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文艺部的顾问老师。

在一次下班后,洸太郎在逛商业街并催促在外游荡的学生回家时发现了正被一群人搭讪的精华,本着照顾学生的心理,赶走了前来搭讪的男人。在询问精华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时知道了精华的现状,并决定邀请精华加入文艺部。

精华本是童星出道,所以在日常生活中时常受到束缚。受洸太郎邀请加入文艺部之后,渐渐地开始有了自己的空间。在与洸太郎相处的时间里,也放开了束缚开始展现自我,与此同时也对洸太郎产生了好感。而精灵古怪的她,也开始对洸太郎展开了攻势。

在被精华问起洸太郎是否有想成为作家的梦时,洸太郎感叹自己虽然出了一些书,但是没有差评也没有好评,某种意义上来说比写烂了还差,让他意识到自己无法成为小说家。精华安慰道,
“我非常喜欢老师这样死气沉沉的一面。”
洸太郎对精华的安慰表示感谢,精华却话机一转,发动进攻
“没有作为回礼的亲吻吗?”

很多时候洸太郎对精华的攻势感到无可奈何,但是也会时不时对精华说教,以提醒他们之间的关系。

游戏里洸太郎和精华对他们关系的看法

洸太郎:“……森野,我说你啊,虽然这么说有些老掉牙了,但是我们是师生关系啊。”
精华:“老掉牙归老掉牙,你就不说等我毕业之后,试着把我当成一个女孩子来看待吗?”
洸太郎:“我想到那时候,你一定不会在意我了。”
精华:“哎呀哎呀,这还真是成年人的陈词滥调啊。算了,就这样吧。陈词滥调的精华,会加油的。”
洸太郎:“你自称都变了啊。”
精华:“嘻嘻,那么,再见了。”

某天,洸太郎如同往常般出门准备去学校时,不料在家门口遇见了精华,洸太郎提醒精华身上被人粘着纸时,不料精华直接来了一句:
“脸上粘着米粒吗?那么请老师用嘴帮我取下来。”
无可奈何的洸太郎只好伸手去取粘在身后的纸,精华发现之后则开始了装傻“原来是挂钩开了”。
之后精华打趣怀疑是洸太郎假装去取,其实是把它贴自己身上。被洸太郎否定之后更是借着鼓励洸太郎,将纸贴在洸太郎身上。然后被无情揭穿
随后,精华在与洸太郎对话时,精华提到被影映部部长拜托出演电影无法回避而向洸太郎求助。然后洸太郎决定帮精华去解决这个缠人的影映部部长,结果发现影映部改编的电影正是洸太郎当初写的小说《自那之后的阿尔法可隆》,精华在发现是洸太郎的著作之后态度发生了180°转变,表示非常愿意出演。
事实上精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出演过洸太郎第一部小说《永别了阿尔法可隆》,可以说是相当有缘了。
顺便一提,《永别了阿尔法可隆》拍摄时洸太郎正好在场,那也是洸太郎和精华第一次相遇。
有一次,精华为了打造约会机遇而决定埋伏在洸太郎家门口,结果误打误撞碰见了星奏在洸太郎家留宿,让精华不禁感慨:
“我该急一点吗?必须要想一些作战方案才行了”
随后抢走了洸太郎的包,强行让洸太郎陪自己玩了一节课时间,拉着洸太郎去了一个自己很在意的山岗上看樱花和俯瞰整个小镇。同时也是星奏的秘密基地
在两人沉浸在山岗美景的时候,精华向洸太郎坦白了自己即将转学。

洸太郎与精华在山岗上的对话

精华:“很不可思议吧,为什么只有这里的樱花还在盛开呢?”
洸太郎:“或许是品种不同。”
精华:“真是没有追求啊。估计这里是从所有的时间中隔绝出来的地方,这里的时间一直停滞着,是一个一切都不会改变的地方。”
洸太郎:“森野你,想要这样的地方吗?”
精华:“……”
“我……”
“我要转学了。”
洸太郎:“……诶?”
精华:“……”
洸太郎:“真的吗?"
精华:“是的,转往东京。演艺方面似乎能够得到正式的工作,可是能上电视的工作,演电视剧。”
洸太郎:“……那可真是……厉害啊……”
精华:“感觉家里人都在以我为中心活动,压力挺大的。”
洸太郎:“森野,你很想去做那份工作吧?”
精华:“谁知道呢。因为自我懂事起,就被要求去演戏了。究竟是不是自己想去做,我也不清楚。”
“最初和老师相遇的时候,我并不是闲得发慌在四处乱逛。”
洸太郎:“也是啊。”

最初我并不知道,森野是从一个开始就作为童星,以舞台为中心活跃的演员,应该不会总是由那么多闲暇的时间。
她也相对地经常在文艺部露脸。
精华:“我只是想一个人待着,这说法可能有些装腔作势,我想要些可以面对自己的时间,但我还是很迷茫。
可是老师你邀请我进了文艺部,在那里读着各种各样的书,和老师说着很多话的过程中……我感觉稍微找回了一些自我,我甚至都不知道,到底是恢复了怎样的自我,不过……”
……(铃声响起)
“铃声响了,再不快点的话,就要迟到了。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老师。”

之后精华在海边拍摄,也不忘借着对男生表达不满以暗示洸太郎夸奖自己做的午餐,洸太郎在众人眼光下无奈只好称赞,“这个牛蒡丝好好吃啊,你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好老婆的。”结果中了精华挖坑, “谁的老婆啊?” 最后被洸太郎打诨略过了这个问题。

精华转学前前往文艺部收拾,洸太郎送给精华一些自己当初放在文艺部的书籍。 当精华在够最上层的书失去平衡摔在了洸太郎怀里时,由于不舍洸太郎以及转学导致情绪失控,将隐藏在内心的话语全部爆发了出来,在精华即将完全崩溃之际,被洸太郎打断了。

两人在文艺部的对话

(一阵摔倒与书本掉落声)
洸太郎:“疼疼疼……没事吧?”
精华:“没,没事……那个,老师你没事吧?”
洸太郎:“嗯,没什么问题。”
我护着倒下的森野,和他一同跌到了地上。
森野在我的怀里,低头屏着呼吸。
看来没有受伤。
精华:“……”
洸太郎:“总之先站起来吧……”
精华:“那个……”
“老师……”
森野就这样用手臂挽住我的腰,紧紧地贴着我

洸太郎:“喂喂,怎,怎么了?”
精华:“我好怕,”
洸太郎:“诶?”
精华:“对我来说,只有老师是特别的,我能保持自我,能自然地笑着……
我只有在老师身边的时候才感到快乐。不光是工作的时候,无论是在父母面前,
还是其他人面前,我都在扮演者别的什么人。到东京之后,我肯定会被迫进一步扮演他人。我一定会失去自我。我好害怕,所以……”

我并不知道森野在这之后想要说什么,但是……
现在应该马上把她从我身边拉开。

洸太郎:“森野……”
精华:“……”
“嗯……”
洸太郎:“离开我,”
我开始用力,慢慢把她从我身边拉开。

精华:“啊……”
可能森野也回过了神,她迅速和我拉开距离,站了起来。

精华:“啊哈哈,”
“真是……对不起,”
“我这是在干什么啊,啊哈哈……”

届不到的爱恋

在最终离别之际,洸太郎也再一次拿起笔,为精华写了一篇短篇小说作为送别礼物,以激励精华在转校后也能保持自我。同时,森野也以自身行动亲吻,回应了洸太郎的激励。

最后一次见面

洸太郎:“森野,”
精华:“?”
洸太郎“这个。”
精华:“是信啊……”
洸太郎:“与其说是信,”准确来说有些不对,“我写了小说。”
精华:“诶诶?”
洸太郎:“给你的。”
精华:“为了我写的吗?”
洸太郎:“是啊。”
精华:“为了我……”
洸太郎:“森野,你说过吧,害怕去东京,感觉自己会不再是自己,还说过在我面前可以保持自我。但是啊,即使我劝你留下,你还是会走吧?”
精华:“……啊……”
精华脸朝下,微微点了点头。
洸太郎:“嗯。那么,被甩的人一定是我啊。”
精华:“……老师,”
洸太郎:“听到你说能在我面前保持自我的时候,我很高兴。
我虽然连自己的事都不说很清楚……不过,我却想要认真注视别人。
如果我因此认真关注过你,那就太好了。你若是迷失了自我,希望你能读读这个,因为我会好好看着你的。以教师的身份……”
“这小说,我是认真写的。因为小说这东西,就应该认真对待。我虽然写不出可以震撼很多人内心的作品,不过应该能写出足以感动一名学生的作品……所以我试着写了它。换句话说,你千万别让其他人看啊。”
精华:“哈哈。谢谢你,老师”
(于是精华凑了上去,亲吻了洸太郎)
洸太郎:“啊,哦……”
精华:“再见,老师。”

同时,这也是森野精华攻略之路的巅峰

在之后的剧情里,精华与洸太郎再也没有什么日常接触了。不过精华私底下会打听关于洸太郎的事情,并在必要的时候提出给予帮助。

在听说了洸太郎要写关于揭发Glorious Days的文章后,便决定与一位比较熟的导演商量做个特辑,利用她的影响力来辅助洸太郎达到目的。

当然在电话通知洸太郎的时候也没忘调戏洸太郎。“没事啦,都是为了我未来的老公。”

不过尽管精华在这事件上推波助澜了,但是洸太郎为了保护精华,并没有利用精华的名义去获得更多资料而选择了自己面对一切

只可惜精华生不逢时,出场的时间就决定了她注定无法获得女主的地位甚至无法拥有属于她的分支。若精华早出生几年与洸太郎同时就读御影之丘学园,就有机会在洸太郎还未完全确定自己心爱之人的时候与几位女主同时展开角逐,以她这肉食性性格想必还是相当有机会的,远不会沦落至现在的毫无翻身机会的败犬地位。

精华和星奏的对比

森野精华的身上有着姬野星奏的影子。

同样有着自己的梦想,同样在追求梦想的路上逐渐迷失自我,而同样在洸太郎身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

姬野星奏在决定独自承担乐队破产欠下的巨额债务之后,从游戏的公开剧情来推断,似乎也被家人抛弃了(姬野星奏是有家人的,在剧情前半段就明确提到过)。终章里回到御影之丘的姬野星奏连固定住所都没有,在车站重逢男主后不得不求助男主,也可以看出其处境已经极为艰难(现实里,大部分欠下高额债务的人,家人亲戚是不会认的,还不了钱就只能露宿街头)。

森野精华不仅可以自由地对男主传达自己的爱恋,在学校里也得到其他人的关心,在海边聚餐时候就能看出,而姬野星奏只能是在海边沙滩上孤独地散步。面对森野精华的攻势,男主也只能很温柔很委婉地回绝。而面对七年后无家可归的姬野星奏,男主一开始是抱着怀疑和排斥的态度,认为姬野星奏只不过是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把自己当垫脚石,因此在姬野星奏仅住了一个晚上的情况下就想方设法让她离开,至于以后,男主则觉得让她回家或者住旅馆(当时男主并不知道姬野星奏是家也没了),不用过多操心。海边聚餐后的晚上,男主在抒发自己的真实想法后,对姬野星奏说出“你利用了我,我非常讨厌你”。此时星奏脸上已有泪痕,说话也有哭腔,但男主仍抱着“你就是来利用我”的想法,不管不顾星奏处境,直到后来星奏昔日的队友告诉男主星奏所在的Glorious Days乐队因为过气留下了大量的债务,而公司甩锅将这笔债务甩给了Glorious Days的各位,导致乐队内斗并对长期心思不完全在Glorious Days上的星奏产生了怨念,而星奏为了平息这一切决定独自抗下这笔债务。男主的态度才有了180度的大转变。

姬野星奏的孤立无援和森野精华的养尊处优的境遇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小时候的姬野星奏,想要加入Glorious Days乐队,第一时间请求男主帮忙代写,而不是家人帮忙代写,这段剧情隐晦地表达了姬野星奏的家人可能一开始就不支持她这么做。在加入乐队前,因为内向胆小,还被同学抢了Mypod。之后在男主的帮助下加入Glorious Days乐队,因为孤单,因为想男主,甚至被队友威胁。反观森野精华,追求梦想有着父亲的支持,在街上遇到混混骚扰,男主立刻将她保护。一个是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折翼,另一个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如虎添翼,这种对比更是烘托出终章哀伤的气氛。

从森野精华的身上或多或少能看到国见洸太郎的影子。曾经的国见洸太郎是没有勇气直视姬野星奏的笑容(从第一次表白就能看出,两人在路边行走,洸太郎送出情书的瞬间,只敢侧着脸看星奏的表情),而森野精华在面对国见洸太郎的时候,从整个游戏的立绘来看,也是侧着脸不敢直视国见洸太郎的表情。


外部链接

官方网站:http://ustrack.amusecraft.com/koikake/ (未满18岁请勿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