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我依照约定来了,请让我成为你的弟子妻子
Hinatsuru Ai.jpg
基本资料
本名 雛鶴ひなつる あい
(Hinatsuru Ai)
别号 小爱
发色 棕发
瞳色 蓝瞳
年龄 9→11岁(第十四卷)
生日 2007年10月7日
血型 AB型
星座 天秤座
声优 日高里菜
萌点 呆毛萝莉天才棋士下双马尾妹妹头醋缸黑化小学生料理达人病娇天然黑计划通摸头杀贫乳褐发忠犬败犬人妻剪发
出身地区 日本石川县七尾市
所属团体 清泷一门、JS研(龙王萝莉后宫团)、5年2班
个人状态 女流二段、师父永远的弟子
亲属或相关人
九头龙八一夜叉神天衣空银子水越澪贞任绫乃夏洛特·伊佐阿尔
异时空同位体:安东尼奥·达诺利松本友奈

雏鹤爱(日语:雛鶴 あい)是由白鸟士郎创作、しらび负责插画的轻小说龙王的工作!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 初登场时为9岁,为拜师前来的小学三年级生
  • 石川县七尾市经营和仓温泉旅馆的夫妻的独生女。
  • 憧憬八一,离家出走一个人搭车来到大阪,跑到八一家拜师。
  • 棋艺十分厉害,自学了3个月的将棋就将瓶颈期的八一逼到困境的地步。
  • 在经过许多曲折后成为八一的内弟子,并转学至大阪,现居于八一的公寓中。
  • 因家庭环境的关系,十分擅长家务类的事情,特别擅长料理(尤其是咖喱)。喜欢吃螃蟹和奶油炒饭。[1]
  • 最擅长的科目是算数和社会,不擅长体育(尤其是铁棒!)。[2]
  • 本体是呆毛,与母亲的一脉相承
  • 女流棋士编号是62。
  • 非常羡慕桂香姐的欧派。每天早上起床时都会自摸,虽然并没有什么用。[3]

剧情相关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知名温泉旅馆「雏鹤」的千金,虽然在相对来说很晚的9岁才开始学棋,却拥有超乎常人将棋的才能,例如只花两星期就解开一般职业棋士要花好几个月才能解开的将棋图巧以及能一次下六面脑内将棋。目前作为八一的内弟子借住在他家(在前四卷两人都是分开睡,第五卷中半夜搂八一胳膊),常常在无意间将这件事脱口而出而导致各界人士认为八一是萝莉控。在研修会入会测试上崭露才能,打败了职业B级一组的久留野老师,将浪速的白雪姬逼入前所未有的绝境,震惊了关西的将棋界。

与同为小学女生的水越澪、贞任绫乃、夏尔组了JS研,并定期在八一家开幼女将棋研究会,曾在研究会八一说要娶夏尔为妻时说出了“居然要娶小学女生做妻子,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师父你个大变态!”这样正义自杀性的言论。

与八一的师姐空银子常常为了争夺八一而斗嘴,并多次黑化。黑化时会散发出能吓哭一整班同学的杀气,并开启轮回眼

对八一倾慕不已,为他包办了所有家务事,无条件支持八一。偶尔被八一迁怒责骂但仍对他不离不弃。但不允许八一身边有其他的女性,有时甚至到了病娇的程度。在八一背著她栽培天衣时凭借他搓手的动作猜测出他在说谎并审问了一整夜。也曾向父亲在制药公司的澪询问如何买到自白剂。在抓到八一偷偷栽培天衣时当场说出了“直接开始拷问吧”、“既然师父肯定不会说实话,就用痛苦和恐惧来逼你招供。我本来不想做得那么绝的不过既然师父是个大骗子也是迫不得已吧?虽然很不愿意,不过这一次就让那个大婶也来帮忙——”这样恐怖的言论。

自带天然黑属性,让八一获得萝莉王的称号。

剧情相关

在龙王战救了脱水的八一当时八一说“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使他获得了龙王的头衔,并深受八一的将棋感动因此开始自学将棋。三个月后离家出走来到大阪向八一拜师,在用将棋和料理触动了八一后让他决心收自己为弟子。在研修会测试中虽然没能拿到与母亲约订的三胜,但她与八一的真心诚意感动了母亲,并以如果国中毕业时没能拿到头衔就要回家继承旅馆以及八一要入赘的条件本人可欢的,继续在八一家中修业。

第二卷中爱问八一是否需要收取学费,并暗示自己可以用身体支付。对此八一正直地答道:师徒情同亲子,没有父母会管自己的孩子要钱。因为缺乏对手而逐渐变弱,察觉到这点的八一在暗地里偷偷培养了天衣做为爱成长的粮食。在抓到八一偷偷培养天衣时,听到八一说“对对对!事故!只是单纯的事故啊!所以我根本没有对爱(的肉体)兴致盎然——”,误以为师傅不赏识自己,愤而离家出走。在卷末因为失误败给了天衣,决定发奋变强并与八一和好。此后不断与天衣私下对局,目前还没有赢过。

第三卷爱以成为Allrounder为目标跟著八一在“愉悦的澡堂”中向生石充玉将学习振飞车。在过程中体会到了胜利是残酷的、必须要勇敢地踩过他人才能成为职业棋士的可怕事实,并成为爱的心理难关。所幸最后在跟桂香姐的比赛中顺利的跨越并成长。

第四卷跟天衣、桂香一起,参加了Mynavi女子将棋公开赛,和天衣一起轻易地脱颖而出并斩露头角当场虐杀了许多女流棋士。看到八一在NICO放送生上解说将棋时跟旁边的女主播鹿路庭珠代相谈甚欢,直接带JS研闯进现场搅局,并恶意卖萌,宣告了八一作为社会人的死刑。在卷末为了守护八一免于祭神雷的骚扰替八一say no,跌破众人眼镜击败了祭神雷。

第五卷跟著八一到了夏威夷参加龙王卫冕战。但在八一失败时想鼓励他却反到激怒了他,被严厉地训斥责骂。八一接连的失败也多次迁怒爱,甚至将她赶出家门,因此爱精神不振,和月夜见坂燎对局时惨败。最后两人在街上和好放闪。在龙王卫冕战第四战时场地回到雏鹤旅馆,前夜祭中两人正式成为师徒关系爱的母亲把现场搞得犹如婚礼。最后八一在爱的支持下萝莉膝枕威力顺利保住了龙王。

强项是诘将棋和终盘。弱点是对“和八一无关”的棋战没有动力,以及序盘很马虎。

第九卷开始,受到参加头衔挑战赛的天衣的刺激,决心在将棋上追赶天衣。在鹄记者的指点下,写下了人生第一篇观战记。

第十卷中击败了“不灭之翼”岳灭鬼翼,告别了因父亲的工作而决定出国的澪,并与女流名迹释迦堂里奈互相宣战。

第十三卷的《最后的JS研》中送别前往国外的水越澪,在机场对局惨败于利用软体研究的水越澪,这一天也成了她走上软体研究不归路的启程之日。

第十四卷在女流名迹循环赛连连失利,使用从好友水越澪学来的新的相挂以及运用将棋软体推算出来的最佳战法险负于女流玉将·月夜见坂燎绝不可饶恕第一人,之后在金泽老家带著八一哥♡散心放闪,度过了没有将棋的一天。随后辞去内弟子,转籍关东会馆。

爱与八一闪光弹

第五卷

闪光注意
	「师父♡」

	坐在驶往龙王战第四局对局场的特快列车上,我和坐在身边的弟子肆无忌惮地秀着恩爱。

	「师父♡  师父师父师父♡♡♡」

	「怎么了爱?」

	「只是想叫叫♡♡♡」

	坐在窗边的弟子无心观看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只顾凝视着我的脸庞,口齿不清地不停叫着「师父♡」「师父♡」,宛如小鸟婉转啼鸣。

	每听她叫一声,我就会温柔地抚摸她的小脑袋。

	这种傻乎乎的交流,从出了大阪开始……不,从「那一天」开始,就在我们之间重复了成百上千次。

	「爱,不用担心,我是不会抛下你离开的啦。」

	「请再多叫叫我的名字嘛!」

	「哈哈哈,爱真是可爱啊」

	「喵——♡」

第十四卷

闪光胃疼注意
	我感觉弟子热情的视线集中在我的脸颊上──

	「啊,师傅,你的脸颊上有饭粒。」

	「咦?哪里?」

	「在这里~」

	舔。

	脸颊上感受到的是──柔软而微湿的触感。

	咦?

	小、小爱……刚才是不是…………舔了我?

	「咿嘿~♡」

	爱洋洋得意地伸出小小的舌头,让我看上面那颗饭粒,然后────吞下去。

	「好吃。」

	顿时,店内的人纷纷交头接耳了起来。

	「喂,你看……」「萝莉控……?」「吃咖喱饭配小学生……?」「原来L猪排的L其实是萝莉的缩写……」「我好像在早报上看过那个男人……?」「报警……」

	惨了惨了惨了惨了啊啊啊啊! !

	「我、我们差不多该走了!还有其他的地方要观光,你说是吧?对吧!?」

	我马上抱起仍然有如闻了木天寥气味的猫一般的弟子,离开了咖喱店。

	…………

	回想起来,缘分真的很不可思议。

	我诞生在福井的深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的老二。

	爱则是日本第一的温泉旅馆家的女儿,从小就为了成为老板娘而开始接受英才教育。

	如今,这两个人却在大阪同住……

	「这里就是年轻人爱逛的街道──香林坊!有很多时髦的店喔!」

	「看起来当地的年轻人确实比观光客还要多呢。」

	路上有看起来像是大学生的团体,也有穿着制服的国高中生,看来像是准备去参加社团活动或是补习。

	看着路上这些跟我同世代的人来来往往,我的脑中忽然浮现一个想法。

	「我也是……如果没有遇上将棋的话,说不定现在正在读书,准备考金泽的大学。」

	「师傅当大学生……?感觉很新奇呢!」

	「由于我老哥读的是挺好的大学,我可能会承受很重的压力。」

	「那样一来,说不定我跟师傅会在金泽相遇呢!」

	「哈哈,有可能喔!」

	成为大学生的我,正在读国中的爱。

	两人在金泽这里偶然邂逅。

	我们可能会在路上彼此擦肩而过。不过,说不定……到时候一样也会因为某种契机,发展为熟识彼此的关系。

	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

	那样的我们,不可能会成为『师徒』。

	我们在香林坊走出百万石通,通过了一些狭窄的暗巷……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一个排满古色古香建筑物的区域。

	「爱?这是哪里……?」

	「是长町武家宅邸!外国观光客都非常喜欢这里喔!」

	「这确实是很壮观……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江户时代的街上一样……」

	当然,在这里也要「叮咚☆」一下。

	我们缩在同一张伞下自拍,于是有个观光客大妈过来起哄。

	「哎唷唷,年轻人,不错喔!竟然带着这么可爱的小女朋友。」

	「咦!?不,这孩子是──」

	「是!我是他的女朋友!没错吧?八一哥♡」

	爱用全身搂住我的手臂,看起来真的很高兴。

	……算了,无所谓。

	就今天这一天不当师徒,以恋人的心情一起逛逛也不错。毕竟在这个城镇里没人认识我们,就这么一天体验看看完全不同的人生也不赖。

	「难得有这机会,就让我帮你们拍张合照吧。」大妈好心地这么说道,于是我们拍了一张更像样的纪念照。毕竟拿着伞真的不好拍……

	「八一哥,爱想吃团子!」

	「好啦好啦。」

	终于连称呼方式都变了。

	我拿着伞,爱拿着团子。是三颗圆圆的团子用一根竹签串在一起、淋上砂糖酱油的那种团子。

	爱咬起最上面的那颗团子之后,把那串团子递给我。

	「八一哥也吃嘛!来,啊──♡」

	「这、这样不太好吧……好痛!小爱,别用竹签戳我脸颊!这样当然会痛,而且超恐怖的!」

	「啊──♡」

	「……啊──」

	「好吃吗?」

 	「好吃好吃。」

	话说回来,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

	不知不觉间,我变得可以像这样跟爱相处,无关将棋。

	去年龙王战的时候师徒关系差点毁于一旦。是因为我们在那个时候度过了那个危机吗?还是说……其实在更久之前,我们就能像这样走在一起,无关将棋?

	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想过没有将棋的人生。

	但是,假如……假如这个世界没有将棋,我也一定会在这城镇与她相遇……她一样会成为我心里特别的人。

	今天像这样不谈将棋、跟她相处一天,让我得以确信这一点……真是太好了。

	不知不觉间,周遭已经没有观光客在撑伞了。

	「雨停了。」

	「讨厌!再多下一会儿不是比较好吗……这雨真是不解风情!」

	「哈哈,金泽的雨不是下了又停、停了又下吗?说不定还会再下雨。」

	爱从我的手上接过折伞,仔细地将皱纹拉平之后才折上。她如此优美的举止与古都金泽的街景是那么地相衬,令人不禁惊叹。

	这个城镇肯定是最能衬托爱的魅力的场所。

	那是一股银子几乎完全没有的家庭魅力。从爱身上察觉了这样的魅力之后……我连忙将眼光自爱的身上移开。

	因为我总觉得……要是再凝视下去,我可能再也无法移开目光了……

爱的轮回眼

杀气注意

画廊


注释

  1. 第一卷第二谱人物介绍
  2. 第二卷第一谱人物介绍
  3. 第十四卷附录广播剧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