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里昂·斯科特·肯尼迪

UmbrellaCorporation3.png
欢迎来到生化危机的世界!萌娘百科希望您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儿时,我常想我长大后会是什么样的人,我从未想到我的人生会变成这样。
——里昂在电影复仇中的台词[1]
生化危机2重制版
LeonRE2Remake2.png
生化危机 无尽黑暗
LeonScottKennedy-REID.png
生化危机4
Leon RE4.png
生化危机黑暗历代记
Leon DC.jpg
基本资料
本名 Leon Scott Kennedy
里昂·斯科特·肯尼迪
别号 李三光、李分头
发色 金发
身高 180cm[2]
体重 75kg[3]
年龄 21岁(生化危机2)
36岁(生化危机6)
血型 A型
声优 保罗·哈达德(生化危机2)
保罗·梅西耶(生化危机4,暗黑编年史、恶化)
克里斯蒂安·兰兹(浣熊市行动)
马修·麦瑟(生化危机:诅咒、生化危机6)
尼克·阿波斯托利德斯(生化危机2 (重制版))
森川智之(日语,生化危机6,诅咒、浣熊市行动、2重制版)
孙晔(汉语,生化危机2 重制版)
山野井仁(日语,恶化)
梶裕贵(日语,欢迎来到浣熊市)
萌点 美男子(2代到无尽黑暗)、大叔(诅咒及其后)、中分警察(2代)、特工(2代以后)、情商高、人生赢家工具人载具杀手薪水一哥
所属团体 浣熊市警局警员(2代)、美国政府特工(浣熊市事件后后)
个人状态 在世
亲属或相关人
搭档:克莱尔·雷德菲尔德海伦娜·哈珀克里斯·雷德菲尔德英格莉·哈尼根

好友:雪莉·柏金亚当·本福德
纠缠不清:艾达·王
官方声优梗但丁

目录

简介

里昂·斯科特·肯尼迪(日语:レオン·S·ケネディ,英语:Leon Scott Kennedy)是卡普空制作的生化危机系列中登场的角色之一,为《生化危机2》、《生化危机4》、《生化危机6》的主要角色,同时也是官方电影《恶化》、《诅咒》、《复仇》的主角。

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浣熊市事件

这和我想象中的上工第一天不太一样……
——里昂评价他当警察的第一天

里昂初登场于《生化危机2》,是一个刚到美国中西部小镇浣熊市就职的菜鸟警察,因为失恋醉酒第一天上班的时候迟到,在赶到工作地点的途中遇到了来浣熊市寻找哥哥的女大学生克莱尔·雷德菲尔德。但很不幸地,他们赶到的时候,人们丧失了理智,于是结盟前往浣熊市警局,在那里他们分别找到方法进入下水道。

在警局地下停车场一位自称FBI探员,名为艾达·王的神秘亚裔女子向里昂出手相救,他当下决定与她共同行动,并产生了微妙的感情;艾达告诉他研究所主任威廉·柏金研发了G病毒,样本在研究所中。在探索研究所的过程中,威廉·柏金的妻子亚妮·柏金告诉里昂,艾达是前来抢夺G病毒的间谍,他开始怀疑艾达的真实身份。在取出G病毒样本后,自毁程序被激活,暴君再次出现,里昂也再次被它擒获;正当他挣扎之时,艾达再次出现,从暴君手中拯救了里昂;不过它的矛头转向了艾达,并重重地把她摔倒。

在解决完暴君后,因为自毁程序仅剩五分钟,里昂必须收拾心情离开研究所。随后,爆衣的、举着巨爪的超级暴君又一次出现并且挡住了里昂,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自毁倒计时已经所剩无几,一切似乎都要结束的时候——一个装有火箭筒的武器箱滑向了他的面前请记住这个瞬间,世界上没有什么生物兵器是一炮火箭弹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炮,随着一声巨响,暴君的上身已经灰飞烟灭,死得不能再死。最终,里昂与克莱尔,威廉·柏金的女儿雪莉·柏金在撤离的电车上面顺利会合并逃出了研究所。

浣熊市事件后

在逃离后,里昂与克莱尔分开,克莱尔前去寻找克里斯;而里昂和雪莉很快被美军保护性拘留,在与亚当·本福德的一个未公开的交易中以自己为代价,换取美国政府保证雪莉·柏金的安全,其后里昂接受了特工的训练。在《生化危机 代号:维罗妮卡》期间,克莱尔向里昂发送电子邮件,请求他告诉克里斯她的下落。

在此期间,里昂结识了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出身的杰克·克劳萨,两人于2002年,潜入南美一小国调查保护伞公司导致的生化危机;他们在教堂内遇到了一个叫玛努艾拉·伊达尔戈的少女,是这起生化危机的唯一幸存者——她是当地毒枭哈维尔·伊达尔戈的女儿,患有严重的罕见病,因为T-维罗妮卡病毒保住了性命。

在里昂和克劳萨在大坝找到哈维尔的时候,才得知了玛努艾拉的过往以及T-维罗妮卡病毒的来源;为了把女儿抢回来,哈维尔下令控制住了她并下令打开水坝内部的蓄水系统,二人猝不及防,被卷到了大坝的下面,玛努艾拉也跳了下去。在二人回到遇见哈维尔的地方,他只看见除了B.O.W以外,并没有他的身影;不过随着水坝水位不断上升,能下脚的区域越来越少,正当二人一筹莫展之时,玛努艾拉这时候突然出现,帮助了他们;经过了一路的打打杀杀后,于当天下午的时候到达了大坝的顶层,这时候玛努艾拉道出了真相——因为没有和阿莱克西亚·阿什福德那样的冰冻休眠装置,她的器官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异,哈维尔绑架了许多与她血型相配的少女,将她们器官移植为她续命;在得知了这一切后,她选择离家出走,到达了下游的村庄,因为找不到女儿,他放入了T病毒开坝放水,导致下游村庄的人几乎都变成了丧尸,让她知难而退。

在玛努艾拉的指引下,朝着森林深处的大宅探寻而去,不过里昂并没有注意到克劳萨的异样。经过了一路的跋涉,三人终于来到了大宅附近,克劳萨担心玛努艾拉随时可能变成怪物随即建议里昂提前除掉她以绝后患;不现在这个时候再生事端的里昂,只能拿出了自己接受的秘密行动文件展示给了他,因为是总统签署的文件,克劳萨不再发表意见,只得继续行动。三人刚到大宅,哈维尔“感谢着”两个美国佬把她女儿带回自己身边,并“热情地欢迎”了他们;躲过了多重机关后,玛努艾拉在大宅内发现了自己主治医师们的尸体,心中的罪恶感又加了几份,因为他们透露给了她真相,在她逃跑后被哈维尔残忍杀害。不过,这些冲击还没有结束,三人通过了与感染了T-维罗妮卡病毒的植物的温室后,在地下发现了当地50名少女失踪的真相;此时,玛努艾拉体内的病毒开始作祟,她痛苦倒地,里昂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并询问情况;此时哈维尔适时出现,解释了一番“良苦用心”后,将一只当时他们在教堂遇到的怪物留给了二人随之逃之夭夭,只得与之对战;随着她的身体变成红色,两人逐渐处于下风,在二人一筹莫展之计,玛努艾拉的歌声突然想起,怪物逐渐地安静了下来;两人趁此机会逃到了上部,进行了最后的输出,正以为被干掉的时候,怪物射出的尖刺贯穿了克劳萨的手臂;这时候的里昂顿时急了,对着奄奄一息的怪物一阵连射,最终击倒了她。原来,这个怪物就是玛努艾拉的母亲,随即悲从心起,一声饱含思念的“妈妈”脱口而出后,她含泪闭上了眼睛。

因为二人的战斗力太强,哈维尔最终与感染了T-维罗妮卡病毒的植物融合;玛努艾拉通过与病毒产生的力量,帮助了他们,并最终打败了哈维尔。

光明教团

2004年,艾什莉·格拉汉姆,时任美国总统的女儿,被绑架到了西班牙一个农村地区;于是,里昂单独前往此地进行调查。

在探索村庄的过程中,他发现村民们都信奉一个叫做光明教团的邪教组织,在某间废弃小屋里面被村长比特罗斯·门德斯俘获,并被头戴兜帽、身穿紫衣的教主奥斯蒙德·萨德勒注射了一种未知物质。在他醒来后,发现自己与一个名叫路易斯·塞纳的男子被绑在一起,从他口中得知了艾什莉碍事梨在教堂里面,在挣脱束缚后,塞纳独自离开。在进一步的探索中,他发现了村长的笔记,又一次地提及神秘组织;当他离开的时候,村长再次出现并一把抓住了他,不过没多久,就放了他;当里昂回过神的时候,发现一抹红色的身影帮他解了围。

在寻找开启教堂的纹章的路上,里昂晕倒了将近六个小时,感觉到被注射进的东西正在慢慢孵化,最终在教堂深处找到了总统的女儿。在他逃离之时,萨德勒再次出现,自曝了一番进行了经典的一问一答环节;在逃出教堂到达城堡后,里昂与英格莉·哈尼根的无线电受到干扰,并认识了城堡的主人拉门·萨拉扎,经历了他的三光行为后,艾什莉落入了敌人的陷阱。在他到达庭院的时候,与艾达·王再次相遇,并确定了她加入了威斯克的组织;在告别艾达后,路易斯·塞纳追了上来,说他找到了普拉卡寄生虫的样本,就在交谈之时,萨德勒身体中的利刃刺穿了他后取得样本离开了;在路易斯弥留之际,他留给里昂抑制寄生虫的药剂。在告别路易斯后,里昂在一个大厅中找到了艾什莉,不过好景不长,两人先后落入萨拉扎的圈套。

因为里昂的战斗力太强三光属性,萨拉扎先后派出了他的保镖右手Verdugos以及两只巨人前去击杀他。在城堡尽头的高塔中,里昂通过萨拉扎之口得知了艾什莉的下落——被送到了小岛上,最终在高塔的高处,走投无路的他与他的保镖与巨型大王花融合成为一个怪物;在击倒了萨拉扎后,里昂不知道路在何方的时候,艾达驾驶着摩托艇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跳上摩托艇后,里昂被她带到了小岛前方,这时候艾达说有事要办先走一步。

到达小岛后,里昂从监控室中找到了艾什莉的下落,最终救出了她,在带有唇印的纸飞机提醒下,从垃圾处理厂的废弃口处离开,后因为载具失去控制,撞向了教主萨德勒的住处;他使用他支配型普拉卡的力量,使得里昂动弹不得,并控制住了艾什莉。在寻找总统女儿的途中,曾经的战友克劳萨突然出现,里昂随之与之拼刀;在他快要撑不住的时候,艾达救下了那个没用的男人。在穿过激光长廊时,击倒了一种叫做U-3的嵌合体后,里昂再次遇到了克劳萨,为了通过他身后的那扇门,并与之决战。在打卡大门后,与哈尼根的无线电恢复,第二架直升机前来支援,两人配合完美;正当两人准备庆功的时候,直升机遭到敌方的偷袭;这时他的寄生虫的力量再次发作,见此情形,躲在暗处的艾达再次出现,打醒了他;因为这种情况,里昂认识到他必须尽快除掉体内的寄生虫。随后他在一台奇怪的机器中找到了艾什莉,这时阴魂不散的萨德勒再次出现,准备抓住里昂,所幸艾达·王在此支援,在她的掩护下,里昂和艾什莉找到了能够去除寄生虫的装置,最终寄生虫完美驱除。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里昂发现萨德勒抓住了艾达,见此情形,他用飞刀割断了绑着她的绳子;这时候教主缓缓走来,唤醒了寄生虫真实的力量成为了生化危机游戏中最弱的最终BOSS,在他们打得难解难分之时,艾达扔来了终极武器——爱心火箭筒。在里昂取得样本之后,艾达的枪口指向了他,夺取了寄生虫的样本后,启动了炸弹;但是留给里昂和阿什莉时间通过水路逃脱,里昂在任务结束后,与哈尼根要她的电话号码,不过以正在工作拒绝,最后说道“Story of my life…”

在这件事情后,里昂向美国政府提交了《肯尼迪报告》,以确保未来能够抵御普拉卡寄生虫。

哈佛维尔事件

2005年11月,哈佛维尔Harvardville机场发生了生化恐怖袭击,美国政府派遣肯尼迪领导当地的SRT(特别反应组)执行任务,成功地就出了五名幸存者,其中包括参议员朗·戴维斯以及克莱尔·雷德菲尔德

在得知此次生化恐怖事件的病毒确实是T病毒后,里昂怀疑与印度发生的生化恐怖事件有关,这时候,与美国政府达成制造病毒疫苗协议的威尔制药WilPharma,违法吗 运来的几车疫苗,威尔制药的首席研究员弗里德里克·唐宁告诉克莱尔,泰拉赛弗TerraSave 一直怀疑的威尔制药正在进行T病毒的疫苗研究,多亏疫苗的帮助损害才降到最低;对话结束不久运送疫苗的货车发生了爆炸。克莱尔的联想到在机场偶遇的威尔制药的抗议者柯蒂斯·米勒可能是恐怖分子;SRT的成员之一也是柯蒂斯·米勒的妹妹安吉拉·米勒大惊,于是和里昂前往他的住所调查真相。

可是,迎接他们的却是熊熊的烈火,安吉拉道出实情,柯蒂斯的妻儿在浣熊市事件中丧命;正当他们离开的时候,里昂接到了克莱尔的电话,让他马上到威尔制药的实验室一趟,这时候电话的另一端一声巨响……

里昂和安吉拉赶到实验室后,兵分两路,里昂找到了克莱尔,安吉拉也与她的兄长重逢。在变异成G生物的柯蒂斯在与游骑兵小队大杀特杀的时候,里昂及时赶到,经过一番战斗,两人得以逃脱。当里昂、安吉拉与克莱尔会和后,发现罪魁祸首就是弗里德里克·唐宁,于是就前往交易地点将他逮捕。在里昂告别之时,安吉拉相约他有空一起跳水,他说:“Love to.”艾达·王:“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

潘南斯坦内战背后的阴谋及其后的事情

2006年的一天,里昂在完成一次任务回到白宫,遇到了丧尸;在第二天,遇到了想要见新闻秘书的克莱尔·雷德菲尔德,把丧尸画像的事情告诉了他;不过因为有要事在身,所以没说几句话就告了别,并提醒她不要做傻事。不久后,里昂接受了一个秘密任务,与同为特工杰森、沈梅一同乘坐潜艇前往;在潜艇上面问杰森真实目的,不过他有意隐瞒一些什么,搪塞了过去。随后里昂在卫生间里面看到杰森非常痛苦,手里拿着某种针剂,但他没有过多询问;在出卫生间后,杰森向里昂谈起了潘南斯坦Penamstan的地狱景象,本以为他不能理解他的感受但是恰恰相反;说罢潜艇发生了晃动,里昂前去调查。在控制室内,操作员无人生还,在船员尸体内发现了嗜血的老鼠,同时自毁程序启动,他逃脱到达救生舱,结果沈梅枪口对准了他,不过杰森阻止了沈梅痛下杀手。

三人到达了上海的某个秘密会和地点,里昂向杰森摊牌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实不相瞒,为了找美国政府阴谋的证据,不过并没有交代因果,谈判告吹;里昂开枪击倒了杰森,追向了沈梅,到达了一处别墅。随后,到达了书房,书房背后有个帘子,后面是沈梅的已经丧尸化的弟弟沈俊熙[4],她说这是可以证明国防部长威尔森是幕后主使的证据——他是在潘南斯坦参加过一次秘密行动被困被丧尸咬伤,杰森所在的疯狗小队营救了他,虽然干掉了全部丧尸但是全体受伤;在最后之时,沈俊熙用最后力气说要注射抑制剂,并将抑制剂给了他们;也是因为如此杰森不得不为威尔森持续卖命。因为知道了因果,里昂同意与沈梅合作,不过这时,房子也坍塌了,只有他们二人生还。

在这事过后,里昂与沈梅瞬移到了一个生化武器的实验室,遇到了已经变异的杰森,她劝说只要公开芯片内容就可以了,而他是想去新闻发布会上让全世界见证到恐惧;这时候令人石化的一幕发生了,他扭断了沈梅的脖子。不过,里昂好在救下了同样困在实验室中的克莱尔,二人通过手段阻扰杰森逃出实验室,最后用狙击枪轰掉了他的右手;随后杰森抓着里昂的脑袋又放了他,最后因为平台坍塌,他掉入了酸水里面,而里昂抓着绳子,动弹不得……不过很快地,通过瞬移,他成功安全着陆。

最后,里昂与克莱尔再次相见,不过因为涉及面太广为由拒绝了将芯片公之于众的建议。

2010年,在泰拉赛弗的聚会上,里昂和克里斯·雷德菲尔德第一次见面,并建立了可以帮助打破BSSA和美国政府障碍的友谊。[5]

东斯拉夫内战

美国时任总统亚当·本福德,也是里昂的好友改变了反生化恐怖的政策,重组了美国战略司令部,原本反保护伞追捕调查组(英语:The Anti-Umbrella Pursuit and Investigation Unit)旗下的人员被转移到了安全行动司(英语:Division of Security Operations,缩写:DSO)。

2011年2月,美国因为东斯拉夫共和国在内战中使用使用生物武器,在休假中的里昂被命令去见潜伏在此的中情局特工“稻草人”,并协助他进行调查。不过,他到达后不久,形势发生了逆转,联络人英格莉·哈尼根命令他撤离;不过,里昂无视命令,穿过了遭到战火蹂躏的霍利格勒Holigrad,成功地与“稻草人”见面,不过“稻草人”很快死于舔食者的袭击,只说出了“蜂人”这个词;不久之后的爆炸使得里昂昏迷。

当里昂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被绑架了,落在了反政府武装组织的手中,由亚历山大·科扎琴科(英语:Alexander Kozachenko,外号:Buddy,巴迪)以及JD看守着。争吵间,一名长者也是组织的首领“长老”伊万·朱丹诺维奇的咳嗽声响了起来,也是在里昂昏迷前控制舔食者的人类。里昂察觉“长老”状况不料,受到支配型普拉卡的影响即将变异;此时,政府军破门而入,混乱中他趁机挣脱,没过多久,在一处房间里面遇到了瑟瑟发抖的JD,经过一番战斗后,二人组队来到教堂。在教堂里面,JD先贼喊捉贼,说里昂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里昂反驳这是自己搞的寄生虫才弄成这样的,而且这些人永远不可能恢复正常。这时,巴迪也出现了一下拳打里昂后又出门了。在他离开后不久,借着谈话,JD把里昂带到了门外并压在了墙上,一边松绑又告诉了他实情——JD与巴迪是发小,而巴迪与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伊琳娜都曾是小学老师;政府军怀疑学校是反政府武装的藏身处,将学校炸了;巴迪的未婚妻与学生们均命丧黄泉,为了复仇他加入了反政府武装。

为了阻止巴迪,里昂只身前往来到了车库,发现为时已晚;正当他四处张望的时候,许久未见的老熟人艾达出现在她面前,她说什么时候再续那晚没做完的事情,里昂回应道改日吧。尔后,回到教堂他发现教堂被攻陷了,只有JD幸存了下来。里昂告诉他到车库的时候巴迪已经走了;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JD咳嗽突然一顿,已经感染了的他说出只希望身边人能够幸福的微笑愿望,将战术背心还给了他,最终爆虫的他死在了里昂的枪口下。亲眼目睹他死亡的巴迪并未听从他的劝告,两人最终因为政府军炮轰教堂分道扬镳。

第二天,里昂跟随着巴迪的脚步到达了总统府,发现被舔食者搞得一片狼藉,在它们的追逐下冲进了总统办公室,险些掉入万丈深渊。在地下,与艾达重逢,她告诉里昂,东斯拉夫共和国在量产支配型普拉卡,并开始了窃取工作;这时候,他们被卫兵包围,与女总统斯维特兰娜·贝利科娃对峙。这时候艾达卖队友,赶紧按下大灯开关,趁乱逃跑;所幸,里昂也成功地将总统抓为人质。不过,好景不长,战斗力惊人的女总统将他吊打,接着她让卫兵开枪消灭里昂,不过在他们人体描边大师的枪法之下,里昂毫发无损地跳到了垃圾箱后面。忽然,警铃大作,升降梯大门打开,舔食者势如破竹,很快地卫兵被打成了筛子;里昂看到巴迪在后面操控一切,便想去阻止他;因为怕碍事派了一只舔食者去搞他,在里昂消灭掉以后就坐在那边休息。巴迪在看到没有障碍以后,就带着舔食者冲向女总统,却被坚不可摧的透明材质阻挡,只能看到她大放厥词;这时候在奔跑中的舔食者被一只装有暴君的圆仓撞飞。在暴君的压制下,舔食者毫无还手之力,随之又一只暴君出现,女总统笑着离场;里昂与巴迪协力逃走,在艾达的暗中帮助下得以逃进电梯里面,然而又一只暴君出现,电梯彻底破坏,只能通过电梯井中的梯子逃回地面。

当回到地面的里昂二人发现地面上还有一只暴君;里昂负责吸引暴君的注意力,而巴迪负责找援兵。巴迪控制的一堆舔食者束缚住了暴君的双手,暴君抡起舔食者砸死了另外几只;其中一只将暴君引到了油罐车,里昂打出了子弹引爆油罐车,给暴君宽衣。成为了超级暴君的暴君准备对巴迪发起攻击,里昂不知道从哪边捡到了火箭筒,一发暴君成功躲避,另一发被丢到里昂身后的军火车上;暴君冲向了躲避爆炸的里昂,先是给他上勾拳,再把他拍到了石柱上,最后准备了结他。在危难关头,巴迪再次派出舔食者增援,暴君不得不放下了里昂;在他因为弹尽粮绝走投无路之计,巴迪开了一辆步战车救援,将暴君顶到了石柱上,在他们相持下,里昂跑到了步战车里面,在最后一只舔食者的帮助下,消灭了暴君。不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地下室的两只爆衣的暴君出现了,精疲力竭的他们似乎只能够等死了,这时候,两只超级暴君被划破长空的战斗机摧毁。直到这时,里昂才意识到他是个工具人,所有的行动在总部的监视下。

当他们获救后,两人来到了山坡上,喝着酒放松。这时候,巴迪因为不想被彻底变异前请求里昂了断他,不过里昂不为所动;见此情形,他只能将枪口抵在他的下巴上,里昂果断将他的手枪夺走,讲了几句大道理后,打断了他的脊椎,切断了寄生虫与巴迪的联系。

这次事件后,里昂回到了假期,哈尼根告知,内战已经结束;而里昂对此深感失望,觉得他效力的总统欺骗了他,根本没将他当回事。

高橡树市与兰祥市的生化危机事件

2013年6月29日,美国总统亚当·本福德高橡树市的常春藤大学举行演讲,并公开揭露了浣熊市事件的真相,以及美国政府与生化危机事件和保护伞公司之间的联系,在演讲的时候突然遭遇了生化恐怖袭击,总统变成了丧尸。见此情形,里昂不得不杀了他,但去年才加入安全行动司的特工海伦娜·哈珀愧疚地说,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并告诉他只要跟着她去高橡树市大教堂,她就可以解释这一切。此时,里昂的联络员英格莉·哈尼根联系了海伦娜,当得知总统被感染的消息,哈尼根十分地震惊,她建议立刻撤离;不过海伦娜坚持说,在大教堂可以调查出袭击的幕后黑手。尽管里昂很不乐意,但是还是决定合作。在逃出了大学后,他们登上了警车,没开多久,里昂触发了载具杀手的属性,只能够通过地铁隧道前进,只不过隧道中的状况与地面相比好不到哪里去,于是又回到了地面。混乱的街道,使得里昂想起了当年的浣熊市,到了一个加油站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群幸存者,他射爆了汽油帮助众人逃出了困境;为了补给弹药,他们躲进了枪械店,丧尸们循着声音向着枪械店冲击。好在,枪械店老板的朋友驾驶着巴士前来救援,众人跑了上去并清理了巴士周围的丧尸,随后他们朝着教堂驶去。

在路上,哈尼根打来电话,她告诉二人,高橡树市90%的地区已被感染,一家叫做新保护伞的组织声称策划了这次袭击,还提到国家安全顾问德雷克·C·西蒙斯正在监视着他,他想知道里昂等人前去教堂的目的。很快。他们的对话被巴士失控所打断,另一辆失控的卡车撞上了他们,里昂又触发了载具杀手的属性;最终,只有里昂和海伦娜幸存了下来。经过了一路的打打杀杀后,到了大教堂的门口,但是里面的幸存者不肯为二人开门,他们害怕外面的怪物;过了一会儿,幸存者被他们的战力震住了,打开了教堂的大门。进去和幸存者打了声招呼后,两人对教堂进行了探索并打开了密室机关;二人准备进去的时候,一只“美人兽多乳怪,Lepotitsa”突然走了出来,有人对怪物开枪,结果喷出毒气感染了他,随后教堂陷入了混乱;杀掉了这只怪物后,二人发现,只有几个人生还。

在实验室内,里昂找到了一盒写着“艾达·王,生日快乐”的录像带,看到艾达的名字,他吃了一惊,连忙把录像带放入机器中,仔细地观察了一番——一个和艾达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从人形茧中孵化的画面,而一旁一名戴着戒指的男人在监视着一切;然后转身对海伦娜说,“我们费劲千辛万苦来到这里,路上死了这么多人,你要是只给我看这个?”但是,很明显,海伦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地下深处,她找到她要找的人,她的妹妹——黛博拉·哈珀。走了没有多久,黛博拉突然摔倒在地,随后自燃了起来变成了茧;此时一只弩箭自远处袭来,击中了她的脑袋。二人连忙向后面看去,来者正是艾达·王。海伦娜此时向艾达举起枪,不过里昂阻止了海伦娜,尔后海伦娜痛苦地向前抱起了自己的妹妹,突然黛博拉变异为长着巨大触手的怪物;此时,建筑物开始坍塌,三人只得边打边撤,最终将黛博拉逼入了深渊的边缘,她摇摇晃晃地跌下了悬崖,痛苦的海伦娜发誓为妹妹复仇;其后她向二人说出了总统死亡的真相——西蒙斯在几天前绑架了黛博拉并以此为筹码威胁她,不得已只能与西蒙斯合作。当艾达离开后,里昂联系了哈尼根,他视图警告哈尼根有关西蒙斯的事情,但是他们的对话被西蒙斯席梦思,即床垫打断了,他出卖了海伦娜;并将杀害总统的罪名嫁祸给了他们并通缉了二人。从地下设施中逃出来后,核平的景象映入他们的眼帘;随后,他们接到了哈尼根的电话,得知了西蒙斯刚刚前往了中国,为了找到证据,里昂决定让哈尼根伪造二人的死亡;然后,登上了前往中国的航班。

在飞往中国的航班上,里昂告诉海伦娜,他们二人是本次行动的搭档;突然飞机发出了奇怪的隆隆声,里昂双触发了载具杀手的属性,他们前往驾驶舱,却发现飞行员早已变成了美人兽,在战斗中飞机受损,里昂在哈尼根的硬核指导下,迫降到了兰祥市。从飞机中爬出来后,二人遇到了雪莉·柏金杰克·穆勒二人。在雪莉那边,里昂得知了她和西蒙斯的见面地点后,便和海伦娜赶了过去。他们又遇到了“艾达”,不过她穿着蓝色衣服,戴着红色围巾,让二人吃了不少苦头,与一天前的那一位大相径庭。在穿过这些陷阱后,二人遇到了正要逮捕蓝衣艾达的克里斯·雷德菲尔德皮尔斯·奈文斯;不明真相的里昂还是选择冲上去救她并与克里斯拔枪对峙,两人进行了比惨大会,里昂并没有说服克里斯保护“艾达”;在他们对峙的时候,蓝衣艾达丢下了闪光弹通过勾爪逃跑了。在继续追捕“艾达”之前,里昂尝试说服克里斯并试着让他明白他们有着相同的目标,并相信克里斯会做正确的事情,随后,克里斯与BSSA追捕“艾达”,而里昂追捕西蒙斯。在送走了克里斯后,里昂和海伦娜来到了雪莉与西蒙斯约定的地点;在此,雪莉也了解到了西蒙斯的真面目;随后,他命令手下向四人开火。在他得意之时,一只尸魔J'avo突然出现,并朝他发射了一发C病毒针剂,不久他跌向了一列列车上,随后里昂和海伦娜追了上去。此时,被注射了病毒的西蒙斯裂开了(物理),成为了一匹半人马怪物;经历一番战斗,西蒙斯生前的组织“家族”抛弃了他使得他更进一步裂开了,从列车上层跌落,在碰撞中列车出轨;里昂和海伦娜在情急之下跳车逃生。

里昂看到BSAA把人们从城市中疏散出来的时候,哈尼根报告说雪莉和杰克被绑架到了一个海底油田里面;这时天空中有枚不明飞行物飞了过来,克里斯随后打来了电话,警告他们必须远离此处;之后两人相互伤害,里昂透露杰克是阿尔伯特·威斯克的儿子,他的血液中含有C病毒的抗体请求他营救他们,而克里斯告诉里昂“艾达”死了。里昂沮丧地接受了这一消息,与BSAA一起疏散幸存者,不过他们越深入城市越是能够发现他们的努力似乎是徒劳的。此时,艾达出现,用直升机为里昂扫清了道路。在最后,来到了一座塔楼里面。此时的西蒙斯已经神志不清,他变成了恐龙,对众人进行袭击,好在有BSAA以及艾达的帮助,里昂二人得以打败了他;其后,艾达为里昂提供了逃生路线。在电梯里面,海伦娜注意到里昂很关心艾达,正当他要吐露对艾达的感情的时候,电梯发生了意外,他们被迫抓着绳索往上爬,里昂叒触发了载具杀手的属性,此时的里昂发现西蒙斯尚未死透,在攻击着艾达,在她被击倒后,里昂毫不犹豫地跳上去帮助她,二人最终合力制服他并推进了火海之中。在解决掉他以后,二人隔着火海相望,于是海伦娜在对讲机中鼓励里昂追上去留住艾达,但是他明白不是时候。与艾达告别后,里昂和海伦娜跑向了位于楼顶的撤离点,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西蒙斯还没有死,他变成了苍蝇;因为注意到是雷雨天气,里昂捡起了被艾达击落的避雷针,插进了怪物的体内,随后天降正义,西蒙斯被雷电击中。趁着怪物虚弱之计,里昂举起了艾达留给他的终极武器火箭筒,将西蒙斯打回了原形,最后被刺穿在一座方尖碑上,他的鲜血在地上染成了保护伞的形状。在直升机上,里昂找到了艾达留下的可以证明西蒙斯罪行的证据;这时候哈尼根也发来消息说他们找到了破坏病毒的方法。最后,海伦娜驾驶着艾达留下的直升机撤回了总部。

在事件平息后,海伦娜和哈尼根、里昂三人来到黛博拉的墓前纪念她,他们告诉海伦娜,经过调查,海伦娜对西蒙斯的罪行不负有任何责任,并将艾达留给他们的直升机钥匙交还与里昂,并让他下次遇见时还给她,他苦笑着叹了口气,吐槽道,“Woman.”

A病毒事件以及纽约生化危机事件

在6代剧情后,里昂带领着小队在华盛顿执行一项针对B.O.W的到任务,因为叛徒的出卖,只有他在这次任务中活了下来,在一个很远的地方休假借酒消愁。 在他休假的一天,瑞贝卡·钱柏斯克里斯·雷德菲尔德找了他,正当三人谈话的时候,格伦·阿里亚斯的手下攻击了他们,结果瑞贝卡被玛丽娅·戈麦斯掳走,除了克里斯和里昂外,店内无人生还。

在这事过后,他们与BSAA精英部队银色匕首小队连忙前往纽约,阿里亚斯计划在此进行大规模的生化袭击,里昂驾驶着杜卡迪摩大魔鬼,而克里斯驾驶着悍马以帮助二人执行任务。他们的任务有四个:1、炸毁这些卡车防止A病毒蔓延,2、营救瑞贝卡,3、杀死格伦·阿里亚斯,4、找到疫苗,把它散播到全城。 任务刚开始,里昂炸毁了一辆卡车后,有几只变异的丧尸犬窜了出来,咬掉了克里斯队友的脑袋,里昂和克里斯兵分两路,一人引开狗而另一人负责炸毁卡车,他与丧尸犬有来有回,为了开枪甚至用脚拧油门,最终用手雷解决了它们。其后,他顺利地赶到了研究所,通过枪斗术帮助了克里斯突破了丧尸之围,在丧尸后,里昂让克里斯营救瑞贝卡,而他殿后。在彻底消灭完丧尸后,里昂及时赶到,用摩托车铲倒了与迪亚戈·戈麦斯合体的格伦·阿里亚斯,帮助克里斯解围,留下他一人独自面对这个庞然大物。所幸,直升机及时赶到,他们用电磁炮转移了怪物的注意力,于是里昂将摩托骑飞过去,随后跳车开枪打爆摩托车炸倒了怪物;最后在克里斯的一发榴弹下收尾。

最后,他们通过直升机将那些疫苗撒遍纽约,那些变成丧尸的居民纷纷变回了正常人。肯尼迪回顾他之前的生活他想知道要与B.O.W再战斗多久,结果克里斯开玩笑的回应他从未那么就以后的事情做打算。

角色设计及饰演的艺人

 
在《生化危机:惩罚》中,由约翰·厄柏饰演的里昂。

里昂的设计者是神谷英树,他想设计出一位能与克里斯·雷德菲尔德互相对应的角色,里昂便因此诞生。神谷承认他比较喜欢克里斯这种“耿直的硬汉角色”,但因为已经有了克里斯,所以他选择往另一个方向设计新的角色。因此里昂被设计成一个对于恐怖事件完全没有经验的角色。令神谷惊讶的是,他万万没想到里昂于《生化危机2》一出场就备受玩家欢迎。在续作《生化危机4》中,神谷称赞里昂变成一个“很酷的家伙”,更补充说“重新爱上了他”。设计者原本打算在《生化危机2》中将他的个性设计成对恐怖的情况毫无经验。虽然他最初被设计成一位资深警官,但在《生化危机2》的正式版却成了菜鸟警官。相较于克里斯,里昂的“俊美脸蛋”、“桃花运不好”、“衰运”与求生意志和正义感都可以吸引玩家。玩家在《生化危机4》操纵的里昂虽然多了几分硬汉色彩,但他在前作所显现的优点却依旧保留下来。另外,里昂的设计灵感有部分来自卡普空的一位艺术家功大石的猎犬

2002年4月,里昂被公布为《生化危机4》的主角。随着游戏的开发,设计者的用意也慢慢的表露出来,其用意正是让里昂成为感染病毒的原祖。这个概念在2004年扩展,即里昂一定要在与游戏的敌人战斗时患上奇异的疾病。在纪录片讲解游戏中的人物概念时,有人说里昂打算“令自己看起来更加强硬,但其实这样也挺酷的。”。

《生化危机:恶化》的监制,同时是《生化危机4》与《生化危机6》的制作人——小林裕幸称他很自然地爱上了里昂。他也决定把里昂纳入《生化危机6》中,理由为他是故事的核心。

里昂在《生化危机2》中由保罗·哈达德(Paul Haddad)配音,在《生化危机4》、《生化危机:恶化》和《生化危机:暗黑编年史》中则是保罗·梅西耶负责配音,而《生化危机:诅咒》和《生化危机6》则是马修·默瑟为里昂配音。默瑟形容自己是梅西耶的粉丝和朋友,并称很荣幸接替他为里昂配音的工作。在一次采访中,默瑟还详细说明怎么演绎里昂这角色,此外,他也谈到角色的变化。另外日本配音方面,《生化危机:恶化》的里昂由山野井仁配音,而《生化危机 浣熊市行动》、《生化危机:诅咒》与特别包装的《生化危机6》则是森川智之负责配音。

关于在《生化危机:惩罚》中为何会选择约翰·厄柏饰演里昂,该电影的制片人和导演保罗·安德森称:“你根本想像不到寻找与里昂头发相似的人是有多困难,而且他还需要有男子气慨和很长的刘海。”,他还补充说:“如果你把他们两个的照片放在一起,你会觉得他(约翰·厄柏)就是由卡普空制作的作品。”。此外,安德森更判定如果将里昂和其他游戏角色放在一起的话就像有“风扇驱动”一般。而饰演里昂的厄柏则提到自己是从上传到YouTube的短片中学到里昂的举止。他也说:“他没有一个高亢的声音,我觉得他说话就像我一样都是有点慢。”。另外在商业版的《生化危机2》中,里昂则是由布莱德·蓝佛饰演。

角色相关

载具杀手

里昂自登场以来克死了数不清的载具,在他本人永远能生还的同时,只要是他碰过的载具甚至是来支援他的载具几乎没一辆有好下场:

  • 2代:自己开来浣熊市的车一辆、和克莱尔一起乘的警车一辆、缆车一辆、列车一辆。
  • 4代:警车一辆、台车一辆、推土机一辆、直升机一架。
  • 6代:直升机一架、警车一辆、公交车一台飞机一架、地铁一辆、军用吉普车一台。

薪水高

卡普空为自家的CG电影《生化危机:恶化》重配对白剪辑后制成的官方恶搞影片中,里昂对两位同事炫耀自己的薪水高,先是说了一句:“我的薪水太高了……”,然后登上直升机后又强调了一遍:“真的非常地高,而且高到不行……”[6]

因为这个恶搞实在太经典,里昂薪水很高的梗就固定下来了。


爱好假期

据工作室成员透露,里昂在没有执行任务的时候是会私下和艾达见面并约会的,因此在作中每次里昂假期被剥夺都会露出怨妇一般的表情。所以《诅咒》里艾达所说的“那晚未尽之事”极有可能是真的

反响

从菜鸟警察到秘密特务,很少有角色能像里昂一样忍受并经历如《生化危机2》、《生化危机4》、《生化危机6》等人间地狱……里昂保持冷静与毫不迟疑地反击丧尸的行动力,正是他成为玩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主角的原因
——GamesRadar员工于2012年表示

自从他出现在《生化危机2》后,里昂便引起热烈的回响,2009年,任天堂力量将他列为他们第14位最喜爱的任天堂游戏英雄[7]。在2011年的吉尼斯世界纪录玩家版中,里昂被投票成为最佳电子游戏人物的第36位[8]。2012年,在GamesRadar的电子游戏中“最有影响力和最无法无天”的英雄投票中,里昂位列第11位[9]。而在《帝国杂志》的50大电子游戏人物名单中,里昂则排名第44位[10]

在IGN的特写报道中,里昂被视为最想在《生化危机6》中出现的角色[11],并称他是系列中两大主要角色之一(另一个为克里斯·雷德菲尔德[12],此外,IGN还说他是《生化危机》系列中最好的丧尸战士和“与整洁系在一起的英雄”[13]。此外,该公司还对克里斯和里昂之间做出另一种比较,称后者为“意志坚定的家伙用手爬上梯子”[14]。2010年,GameDaily预测里昂以及克莱尔·雷德菲尔德将是下一个《生化危机》作品的主角,理由是该系列的主角交替格局与里昂最后一次出现是在《生化危机4[15]。2013年,GamesRadar的工作人员把里昂列在卡普空30年来出现过的角色中的首位,他们表示:“里昂在《生化危机》系列中处于领先的位置,他一直与克里斯争夺头把交椅,但我们在时尚的里昂和像公牛一般的克里斯之间,对于‘酷’的方面我们是没有斗争的。”[9]

IGN曾经因为他们希望里昂在动作系列的作品中出现而把里昂列在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系列的角色之中,并描述他是一个“令人生畏的英雄”与“独特的马屁精”,除此之外,IGN还表示里昂是发生在《生化危机》系列中最好的事情之一[16][17]。 另外,GamesRadar指出里昂在《生化危机4》的构思就像“大卫·鲍伊在驾驶孟菲斯美人”一样,他们也表示里昂的发型虽然很有吸引力,但在遭遇战时仍然需要调整[18]。 2010年,《Game Informer》把里昂列在他们希望看见的跨界格斗游戏《南梦宫 × 卡普空》中的20个卡普空角色之中,并与南梦宫魂之系列的夜魔互相对应。至于为何把里昂列在20个卡普空的角色之中,《Game Informer》表示:“唯一一个能够拿出足够的经验和勇气摧毁突变的威胁的人,没有别人,只有里昂·S·肯尼迪。我赌他会用一枚火箭弹结束这场战斗。”[19]

里昂也曾经与艾达·王一起被刊登在《调查者杂志》的2007最令人难忘的电子游戏团队列表中[20]。在2011年,他也曾经与艾达一起以一个“高度不正常的关系”排名在由摇杆部的詹姆斯·霍金斯(James Hawkins)制作的十大电子游戏历史中的爱情故事的第九位[21]。 PSU.com的麦克·哈维顿斯(Mike Harradence)称“从一个讨人喜欢、未经世故与苦恋的年轻男人变成一个爱说俏皮话的超圆滑政府特工,我们已经看到了肯尼迪的转型了。”而在2012年,《综合杂志》以里昂在《生化危机4》中的爱挖苦与喜怒无常的态度为理由把他列在25个最令人讨厌的Douche电子游戏角色列表中,他们补充说:“虽然里昂在系列中成长为一个老练的真英雄,但玩家们在里昂不说话时会更加享受游戏。”[22]。另外,他也是令在2013写道“我仍然不能忘记当我的眼睛在里昂身上,心脏在和时间赛跑时的速率,我敢肯定你感受到的时候会不断有与我相同的感觉。”音乐电视网的肯德拉·贝尔特伦(Kendra Beltran)童年崩坏的人物之一[23]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原文:When I was a kid, I used to think about the kind of man I'd grow up to be. I never thought my life would turn out this way.
  2. Biohazard: Damnation Art Book
  3. Biohazard: Damnation Art Book
  4. 英文拼写中满满地韩国名字既视感。
  5. 生化危机6游戏档案。
  6. 原文:My fee is too good...My fee is way too good...Too Damn Good.
  7. Nintendo Power 250th issue!. South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Future US. 2010: 40, 41 (English). 
  8. Top 50 video game characters of all time announced in Guinness World Records 2011 Gamer's Edition. Gamasutra. 2011-02-16 [引用时间: 2011-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07) (English). 
  9. 9.0 9.1 The 30 best Capcom characters of the last 30 years. GamesRadar. 2013-06-25 [引用时间: 2014-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4) (English). 
  10. The 50 Greatest Video Game Characters - 44. Leon Kennedy. Empire. [引用时间: 2013-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5) (English). 
  11. Jesse Schedeen. Players Wanted: Resident Evil 6 - Stars feature - at IGN. Stars.ign.com. [引用时间: 2010-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10) (English). 
  12. Jesse Schedeen. Hero Showdown: Redfield vs. Leon S. Kennedy. IGN. 2009-03-13 [引用时间: 2010-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08) (English). 
  13. Jesse Schedeen. Ultimate Zombie Strike Team. IGN. [引用时间: 2010-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0-02) (English). 
  14. Jesse Schedeen. Resident Evil: Character Guide. IGN. [引用时间: 2010-01-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14) (English). 
  15. Chris Buffa. Resident Evil 5 on PlayStation 3 Features. GameDaily. 2010-01-06 [引用时间: 2010-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14) (English). 
  16. Lucas M Thomas. Smash It Up! The Capcom Five. IGN. 2007-11-02 [引用时间: 2009-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1-18) (English). 
  17. Pirello, Phil and Richard George. Super Smash Bros. Wish List. IGN. 2008-02-01 [引用时间: 2009-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0-09) (English). 
  18. Matt Cundy. Which Resident Evil hero is best dressed for a zombie apocalypse?. GamesRadar. [引用时间: 2011-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10) (English). 
  19. Tim Turi. 20 Namco Vs Capcom Matches We'd Love To See. GamesRadar. [引用时间: 2010-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7) (English). 
  20. The most memorable video gam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0-19) (English). 
  21. James Hawkins. The Top Ten Romances In Video Game History. Joystick Division. [引用时间: 2011-1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2-28) (English). 
  22. Obi Ony Anwu. The 25 Douchiest Video Game Characters. Complex: 1. [引用时间: 2012-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25) (English). 
  23. Top 10 Video Game Crushes You Had As A Kid. Multiplayerblog.mtv.com. 2013-05-15 [引用时间: 2014-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5)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