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大赦检阅济.png
大赦对本条目所述之人无可奉告
Emo わいのわいの.png
进条目啥都别说,先一起喊:郡千景毫无疑问是真正的勇者!!!
Koori Chikage.jpg
基本资料
本名 こおり 千景ちかげ
(Kōri Chikage)
别号 千景、ぐんちゃん
发色 黑发
瞳色 黑瞳
身高 159cm
年龄 14岁
生日 2月3日
血型 A型
星座 水瓶座
声优 铃木爱奈
萌点 长直百合黑化不幸冰美人连裤袜死神镰刀
亲属或相关人
最重要的人妻子高嶋友奈
对手、憧憬和喜欢的人:乃木若葉
同学和队友:上里日向土居球子伊予島杏

郡千景是《结城友奈是勇者》的外传轻小说乃木若叶是勇者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 队伍中唯一的三年级,因为本身不太看重辈分和年龄,所以能与其他人平等相处,性格阴沉的她十分依赖高岛友奈的开朗性格。
  • 使用终端(手机)可以瞬间着装勇者装束,此外还可以将精灵之力附体,得到名为“杀手鐗”的强大力量。其寄宿精灵(杀手鐗)为「七人御先」,可以将自身分化为七个分身,只要不被同时击杀七人,千景就不会死;精灵之力虽然强大,但会对使用者的身心产生一定的影响。
  • 武器是一把大镰,平时会用布包裹起来。
  • 自己的姓很像是另一个字「群(读作「ぐん」)」,经常被人读错。但友奈称呼千景一直是「ぐんちゃん」。除了友奈之外,姓被读错的话会不高兴。

 

关于动画的人物塑造

郡千景并非病娇,动画第三季中由于篇幅原因,对于为什么千景会在树海向乃木若叶出手的部分进行了大量删减。其实球子的死亡对千景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而且在高岛友奈住院的那段时间,因为Vertex的袭击,能够迎战的勇者只有若叶和千景,这就意味着每一场战斗千景都要不停的使用(杀手鐗)「七人御先」抗伤害和清理星屑(补充:从西历组组成开始后的每一场战斗都是由千景作为T在前排抗伤害,所以千景受精灵的影响可以说相当严重),不断的使用精灵的力量导致千景一直在承受极大的副作用——精神污染,这也是千景在动画第七集对若叶出手的原因之一。

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乃木若叶是勇者》部分

千景的父母结婚之后,父亲过于自我中心,对家事不闻不问,母亲则开始了婚外情而不回家。这种家庭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千景,在邻里、同学的冷眼和嘲讽中不堪重负,选择了自我封闭,在成为勇者之前一直沉浸在游戏世界中,性格变得阴暗且冷淡。直到她遇见了友奈,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朋友。

由于饱受欺凌,千景一直认为自己是没有价值的存在。母亲在Vertex袭来时患上了天空恐惧症(即目睹Vertex从天空袭来残杀人类而对天空产生恐惧感的心理疾患,分1-4级,4级后的终末即是死亡。千景之母此时发展到了第3级,丧失了运动能力,更是无法出门。),由千景之父负责照料。成为勇者后在母亲病情恶化(2→3)的时候回了一趟老家,因勇者的身份受到以前歧视她的人们的虚假崇拜,因此将自己勇者的身份视为自己存在的价值。为了体现自身价值而决心成为比若叶更强的勇者。

后来因目睹球子的死,死亡的恐惧对千景产生了极大的压力。球子和杏牺牲后,网络和现实中人由于难以接受勇者的阵亡从而对勇者的存在意义产生怀疑,激进者开始对死去的勇者们施以网络暴力,甚至开始骚扰勇者她们的家人。千景的父亲接到了一屋子的恐吓信而精神崩溃,也开始对千景恶言相向,千景再次质疑自己身为勇者的价值以及自己不惜生命守护四国这件事本身的意义。又因为看到身为精神支柱的友奈与若叶过于亲近,认为若叶夺走了本属于自己的友奈。各种负面情绪逐渐积累,通过精灵之力的副作用放大,最终黑化。在战斗中使用大镰砍向了身为战友的若叶,被若叶挡下。神树察觉到千景的不正常行为而解除了千景的装备,失去装备的千景在战场上立刻成为了Vertex的攻击目标,但攻击一一被若叶挡下。千景不解,质问若叶为什么要救想要杀掉若叶的自己,若叶答到「因为我们是朋友啊」。千景体会到若叶的力量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她坚强的内心,对自己躲在若叶身后产生了抗拒,想要证明自己而从背后推开了若叶,被Vertex袭击重伤。战斗结束后,弥留之际千景在若叶怀里向她作了最后的告白:

「乃木同学...我很讨厌你啊...但是又对你是那么的憧憬...和讨厌你一样地...喜欢你」

然后在若叶怀中死去。

由于千景的背叛行为,大社在她死后没有给予她牺牲勇者应有的待遇,遗体也被送回老家不知被安葬在何处。若叶和日向认为这并非全是千景的错而向大社提出了抗议。

《上里日向是巫女》部分

《上里日向是巫女》 勇者史外典 第一章 第四话 再会 讲述了作为郡千景的巫女花本美佳视角下的故事,在郡千景死亡后,大社由于其向民众和乃木行凶的原因,拒绝举办郡千景的葬礼,同时不承认其勇者的身份,其有关联的巫女花本美佳遭到禁足监视管理,怀着见千景最后一面的心情,花本美佳在安艺老师的吸引人群注意力的帮助下在暴雨中逃出了大社,乘坐出租车前往千景老家的丸龟市,下车后见到的却是被和水池一样的被洪水淹没的丸龟市,尽管内心充满对于涉水的恐惧,可见千景最后一面的心情,给了花本直面软弱的勇气最终涉水抵达千景家,但见到的不是千景的灵位,而是大门未锁跟垃圾场一样的家,以及一个喝的酩酊大醉的男人,装着千景尸体的袋子就随便丢在有些脏乱的棉被上,郡千景的父亲在获知花本美佳系大社人员后愤怒地袭击了花本美佳,花本美佳在被殴打之际用啤酒瓶击倒了郡父,抱着郡千景的尸体出门搭上赶来的乌丸老师的车脱离了大社回到自己老家的神社将郡千景安葬,在神社一隅种满了殷红的彼岸花中,唯独有一株白色的彼岸花,下面安葬着郡千景,花本美佳最终选择永远陪伴郡千景。}

康复后的友奈和若叶、日向决定一起去凭吊千景,去了千景的老家。千景的父亲崩溃而不知所终,母亲被医院收容。来到家中发现千景在失控期间曾对自己的房间大肆破坏,唯独当初大家都还在的时候一起交给她的毕业证书完好无损。即使将房间全都毁掉,只有这她没能下手。

在大社对天神全面投降并改名「大赦」后,日向为了大赦的整体发展,放弃维护千景的勇者权益,主动将其有关的记录清除,但「千景」这个名字被用于命名Gold Tower(黄金塔)中的「千景殿」,聊作纪念。

扭曲关系“偷情组”

关于手游的情人节剧情(其实连续四年都有千景的名场面——向高岛告白必被打断),第一年情人节活动因为大、小园子的情人节企划(搞事)(以下为大园子原话):给有点在意的那个人送巧克力!简称“second love campaign”选备胎活动。每个人只能送出两份情人节巧克力(送命题)。千景在活动中把巧克力送给了杏,而若叶却以一副背着老婆偷情的嘴脸将巧克力送给了千景,这从严格异议上来讲第一年情人节活动并不算若叶和千景偷情的开端。

真正的开端是在第二年的情人节活动里,若叶因为第一年情人节活动的影响对园子S产生了ptsd,因此希望勇者部全员都不要在园子S面前提情人节的事,结果被国土亚耶背刺,被迫同意情人节企划,在情人节前夜若叶和日向对部室进行突击检查,发现并拆除了园子S所装设的窃听器和微型摄像机,结果获得了意外收获——睡在了部室的园子S两人,然后在与日向的交谈中自然而然的调情,惊醒了睡梦中的园子S,导致若叶从夜晚一直盯防到了白天,结果在枣和风的调情中若叶盯防失败,园子S外逃,若叶在押送园子S回部室时,小园子自爆,大园子出卖祖先若叶吸引了若叶粉丝团前来,结果三人全部被粉丝团包围,这时千景趁所有人不注意将若叶拽到了图书室(隔音)的隔间。

以下为图书室里发生的对话

千景:“顽固...死板...一根筋...我最讨厌这样的你了”
若叶:“....”
千景:“...曾经”
若叶:“曾经?”
千景(脸红):“这个...你想要的话...就送你了”
若叶(木头样):“这个盒子是什么?”
千景:“...!你不要的话,就还给我...!”
若叶:“等等...难道说是巧克力?千景送巧克力给我!?不可能吧?”
千景:“你太失礼了...!有必要这么吃惊吗!?”
若叶:“因为你之前不是一直在骂我吗?...”
千景:“所以说!现在...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你了...”
若叶:“谢谢你...”
千景:“别误会...所以说!我可不是...喜欢上你了。”
若叶:“这个...我能明白...不行了...我已经忍不住了..千景...”若叶伪壁咚千景。
千景(脸红):“等等...你、你别得寸进尺!?抱住我...我会很困扰的!”。
然后若叶靠在千景身上美美的睡了一觉,并且在千景和若叶整理衣物的时候被山伏雫抓包,千景说出了偷情被抓经典名台词“山伏!?这个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乃木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紧接第三年的情人节活动,在这次的活动里,第二年若千偷情的果(修罗场),在第三年活动里追了上来!因为球子在给杏巧克力的时候说漏嘴“去年的绯闻”,雫紧接着补刀“郡和若叶从图书馆的隔间里...红着脸出来的那件事”,日向这才反应过来去年在抓捕园子S的时候,家被千景偷了,高岛和若叶当场蚌埠住了(日向也展示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压迫感,真正的压迫感可以不需要配音),若叶情急之下解释道只是一起睡了一觉,高岛更是蚌埠住了,说教(家暴)之后若叶在日向的监督下将巧克力给了千景,日向则是向千景表示感谢“千景?去年我家若叶好像受到了你不少关照,实在是感激不尽啊。”

而在第四年情人节活动,若叶和千景玩了一发大的(同时也是刀子...),大园子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将勇者部所有人带到了乃木家的私人岛屿上,之后在搜查园子和银的行踪时,若叶和千景一同行动(日向!你这么敢让这两人一起的呀!),偷情组的最高潮部分就此登场。

以下为日向所不知道也不能知道的对话

<poem> 千景:“这个...送给你。里面加了杏仁...” 若叶:“千景?” 千景:“我想表表达的不是感激或者信赖这种东西,这些已经用我的方式传达过了。但是我的心中还是有什么在燃烧。乃木...那是我对你的嫉妒。” 若叶:“...” 千景:“强大,温柔,我很羡慕被大家爱着的你。我一直都很憧憬你...我无数次的想要成为你,但是这种感情已经结束了...在这里大家接受了原原本本的郡千景,我变得非常幸福。就算不变成你那样,我也遇到了愿意正视原本的我的伙伴...已经很满足了。” 若叶:“是吗...” 千景:“乃木...我本来非常讨厌你,但是现在已经没那么讨厌了,不知不觉中...变得喜欢你了...” 若叶:“谢谢你。” 千景:“用‘谢谢你’来回答‘喜欢你’真是受欢迎的角色的惯用台词啊...真是受不了。” 若叶:“我爱你,千景。” 千景:“!?” 若叶:“我一直把你当成重要的朋友和伙伴,谢谢你能喜欢我。” 千景(脸红):“....嗯。” 若叶:“这是我送给你的巧克力。这是我们第一次互相送给对方巧克力呢。” 千景:“对上里可要保密啊。” 若叶:“诶...那么对友奈呢?” 千景:“真是啰嗦...你这个笨蛋”

回到营地后,若叶对日向也是一副在外面干了亏心事的丈夫嘴脸,虽然在最后的最后,日向给大伙什么叫做大人的情人节——巧克力入浴剂,能让水变得和巧克力一样黏糊糊... 至此若叶千景偷情组剧情暂时告一段落,第五年情人节活动,重头戏在于千景和高岛的隔墙告白,游戏也并未将笔墨用在若千偷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