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多萝西·海兹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Commons-emblem-issue.svg
提示:本页面“多萝西·海兹”不适合未满15岁的读者
  • 页面可能包含轻度的暴力、粗口、药物滥用、性暗示相关描述;
  • 阅读时有可能产生轻微不适感
  • 请确信自己已满当地法律许可年龄且心智成熟后再来阅览;
  • 另请编辑者注意:勿滥用此模板。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Dorothy Haze.png
基本资料
本名 瑞贝卡·多萝西·薇洛·格雷姆

(Rebecca Dorothy Willow Graem)

别号 Becky
发色 粉发
瞳色 粉瞳
生日 11月5日
星座 天蝎座
萌点 短发
出身地区 Glitch City
活动范围 Glitch City
心理年龄 24岁
喜欢的饮品 Piano Woman、Sugar Rush
亲属或相关人
朱丽安·斯汀雷Jill达娜·赞恩Dana吉莲Gil阿尔玛·阿玛斯Alma赛伊·朝雾Sei安娜Anna拽柴犬Rad Shiba少女前线:多萝西·海兹

多萝西·海兹是由Sukeban Games所制作的游戏《VA-11 Hall-A:赛博朋克酒保行动》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Dorothy Haze是Valhalla的一位常客、Jill的好友,一位Lilim性工作者。

真名是Becky。

喜欢称呼吉尔为宝贝儿,也非常关心她。在她意志消沉时曾经抱着她一整晚。

相当害怕狗和金丝鼠(金丝鼠已经灭绝了)。

经历

曾经一边满地打滚,一边尖叫“不要肛交”。[1]

买了一个VIC干扰器,但原本想买的是光学隐身系统,VIC干扰器只能在摄像机下隐身。 如果想隐身,也可以使用纳米迷彩模块,其中一种能够使迷彩对人类的肉眼几乎不可见,但还不够完美,如果运动起来的话,就会显得像是一坨根据周围环境上色的色块。 正是因Dorothy提及,Jill才买了那个用来装扮室内的迷彩软件。

曾经有一次,有位女性将她打扮的像个玩偶。她花了一小时来给Dorothy穿衣服,之后又慢慢把它们脱掉。她要求Dorothy不要动,事实上Dorothy直接睡着了。但Dorothy醒来时震惊不已,因为那女的拳头很大。由于并不擅长拳交,完事后需要小修一下。Dorothy在完事后酸痛不已,因为那女子有非凡的舌功。但她给了Dorothy很多条可爱的裙子。

有人为了给自己儿子一个教训而雇佣了Dorothy。“他显然是对比自己小的女孩过于饥渴了。他已经18岁了,而那个女孩才13、4岁。他爸爸可能觉得让他和我共度良宵,就能让他对此产生恐惧。但我既不是治疗师,又收了人家的钱,所以无所谓了。可惜他让那个可怜的家伙欲火更旺了。但说到底还是见效了,他变得“更想要经验丰富的女孩子”之类的了。”

Dana打电话告诉Jill意志消沉状态极差之后非常关心,犹豫了一下表示自己当晚还有业务,不能免费抽身,于是以一瓶苏打水的价钱被Dana雇来给Jill当了一晚上抱枕。

姓名

Dorothy是全名为Rebecca Dorothy Willow Graem,姓氏Graem来自于她的监护人Sophia Graem,而Dorothy注册进其监护人的名下时,Sophia和一个姓Willow的人在婚,在Dorothy加入这个家庭不久后两人分手,Willow这一姓氏就保留在了第一位。Dorothy实际上是中间名,真正的名字部分是Rebecca,所以其真名简称应当是Rebecca Willow,爱称为Becky,不过Dorothy自己认为“Dorothy Graem”更有情调,大家也都喜欢用“Dorothy”这一名字称呼她,只有她的监护人用Rebecca称呼她。

Haze实际上是艺名,听起来更有异域情调,Dorothy说“在这个行当里,很多顾客都是冲着这个来的”。她还取过“Dolores Haze“、”Genesis Graem”作为艺名,还有一次想用“Dorothy Warrior”,但被一群律师劝退这是什么梗待补充

由于有些人错误地认为“Dorothy Haze”是本名,当他们假冒这一名字去干坏事时,就很轻松的被抓住了。


DFC-72

DFC-72是Dorothy的型号,他们在出厂的时候都是儿童外观,大约在10-13岁,因为他们的成长需要尽可能地亲近人类,也方便于日后可选择的升级。一旦DFC-72通过三场“成年测试”,就可以选择回工厂升级,这项升级可以将身体改造为更年长的形态。而Dorothy表示她是很罕见的,在她的同胞中很少有像她这种外观的,所以从职业角度来说这是她的一个优势,她也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

Dorothy不能像人类一样“看到”感情。她得读取目标体温,做面部识别,配合话题本身才能鉴别出人的感情。有些感情她还是读不准确,不过已经有不少进步了。

DFC-72有追踪纳米机械,但它们只有在身体进入警戒模式时才会释放——比如当他们遭遇到袭击之类的事的时候,这样一来,当局就能够追查到袭击者了。有传言说追踪纳米机械可以提升性能,但被Dorothy指出是纯粹的谣言。Dorothy本人也把自己改造的很彻底,所以基本上不会有追踪纳米机械能被释放。“不过这个系统也有不少毛病就是了。我听说过一些不幸的故事,有些DFC-72结了婚,在新婚之夜感到焦虑不安,然后就“嘭”!他们的配偶不得不在监狱里度蜜月了。”

与型号本身无关,Dorothy的身体经过了重度改造,她的舌头型号是BEB069,附加了DNA扫描功能;皮肤覆有防辐射涂层;关节是相当昂贵的特级灵活类;双手是由Realta Industries生产的MIRD113,这个型号被设计为可从指尖射出5级子弹。MIRD113是个车牌号...根据增强与改造法第17条G条款,关于弹道式增强部件,“任何被指定为民用级的人形或智慧生物,若将其持有的枪械升级至3级或更高,将受到解除武装或被发配至危险区域的惩处。”这些改造前面的部分是因为“职业原因”,而手部的非法改造则是为了保护自己,毕竟从事的是一份高危行业。

Dorothy随身携带着备用舌头。

Jill与Dorothy有关改造的对话

Dorothy:哇——————————!!我还以为她会把我抓走呢!他们会把我的意识塞进真空吸尘器里长达三年!如果我表现良好的话就是两年。

Jill:太低估别人的话,总会发生那种事的。但我还是想问……

Dorothy:问什么?

Jill:能检测DNA的舌头?

Dorothy:吸附力绝佳,效果直观易懂。而且还会震动哦!

Jill:特级灵活的关节?

Dorothy:这还用问吗?

Jill:防辐射涂层?

Dorothy:嘿!我的皮肤可是这一行的首选工具。我需要尽可能地照顾好它才行。/而且无论受到怎样的摧残,这层皮肤都会光滑柔软如初。

根据Dorothy所说,他们每个月都要做一些维护。

根据Dorothy所说,抽烟会把她的空气过滤模块烧坏,而要替换这个非常麻烦。

Dorothy的型号DFC是4chan中的一个用语,意思是“Delicious Flat Chest”(类似“ 贫乳即是正义!”)。72这一数字虽然看起来是随机的,但把它和DFC相结合可以看出是暗示《偶像大师》中的如月千早——其胸围是72,本人也很在意。

头顶上的发卡是可弹出式信号干扰器。

 

性格

Dorothy活泼开朗,乐于且擅长与人交流,很容易和初次见面的人混熟,经常会请客或被别人请客。她也有着淘气的一面,几乎每次都会用夸张而戏剧性的方式进入VA-11 Hall-A,逮到机会就调戏Jill和Gil,已经连续三年去做她的“Mega圣诞老人恶作剧”了。

Mega圣诞老人恶作剧

Dorothy:我也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可讲。是关于Mega圣诞老人恶作剧的事!

Jill:*叹气*什么?

Dorothy:嘿嘿。是我每年都要玩一次的恶作剧。首先,我要找一家商场,等到有很多顾客上门的那一天。然后我就去抱住圣诞老人的大腿,当他问我想要什么的时候……我就用自己能装出的最天真无邪的语气对他说……“我想要你把我变成女人! ”有些时候他们会试图掩盖事态。“这个Lilim想成为人类! ”这样的话我就会说,“不,我-想-要-你。”

Jill:……

Dorothy:然后我就会说:“好吧,最起码我想要一根仿真阳具,大个儿的,粉色的。或一根凸凹不平的黄瓜! ”有些时候我还会再加点料。不是要黄瓜,而是要小马和一台能举起小马的起重机。有一次我还考虑过要不要尖叫,“救命啊!我被猥亵了! ”但我又想起这只是恶作剧罢了,我并不想毁掉那个男人的人生。

Jill:你还真是体贴周到。

Dorothy:不过我还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了一位顾客。没过多久他就变成了常客。

Jill:唔。

Dorothy:哦,还有,我已经这么连续干了三年,他们仍然没意识到一直都是我。

Dorothy热爱着自己的工作,对其充满了热情,对此毫不避讳,也因为她的“过人胆识”而见识到了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情通常会被当成黄段子来讲。她对于服务对象有一个“40%有机体”的标准,即自颈部以上属于人类。生殖器最好是有机体,但自己可以破例,而对于女性就没这么严格。与一般性工作者不同,Dorothy的着装并不暴露,很难让人从衣服来判断她从事的行业,她认为维持平常的穿着是留住回头客的最好方式,但也因此难遇到初次见面的客人,因为他们猜不到她是干哪一行的,或是觉得只是小女孩的恶作剧而已。

Dorothy工作时一般会伴随角色扮演,人家的女儿、女学生、无助的小孩子之类的。而她自己希望顾客是因为她是她本人才来雇佣她的。因为其个性本身,而不是因为她是一个能扮演小女孩的Lilim。

一定程度因为职业原因,Dorothy总能从任何行为中读出暗示,相当擅长解读分析他人的性格,她认为这就是每天都要和很多人交流所产生的副作用。

在Lilim眼中看来,Alma对黑客行为的讲解是强烈的性暗示。“请相信我,如果你把自己用特别性感的声音做细致讲解的过程录下来的话……你能大赚一笔的。性饥渴的Lilim可是一块未经开发的市场。

在人工智能被创造出来的时候,他们会被随机赋予完全不同的兴趣和恐惧的对象。Dorothy被赋予了害怕狗和毛丝鼠(龙猫)的特性龙猫已经绝种了,每次进店看见狗都会被吓得动不了。

Dorothy本质上友善而善良。在Jill情绪最低落的时候,几乎免费[2]的给Jill提供了她最贵的服务之一——抱一整夜,并对她表达了深切的关心和支持。

Dorothy深爱着她的监护人,把她当作母亲来看待,也细心注意她监护人的感情,害怕自己在无意之中伤害到她。Dorothy认为她的监护人一直把她当成小孩子来看,而她有时特别担心她的监护人有意无意地把自己当成其去世的女儿的替代品,在她还在发展自我意识的时候,就害怕她的监护人会把她当成女儿的替代品。每次Dorothy去见她的监护人的时候,都会害怕她会在自己身上看见她女儿的身影,会害怕她见到自己会难过。Dorothy不在乎她的监护人有没有把她看成自己的女儿了,只是不想让她的监护人伤心。

人际关系

Jill

服务员与客人的关系,也是要好的朋友,两人都在对方情绪低谷时期给予了对方很大的帮助。

表示Jill有非常,非常,非常严重的性沮丧,并不是性行为本身导致的,而是性伴侣不能在更深的层面上满足她。甚至还有更深重的沮丧,过去发生的某件事正在阻碍她前行。因此行为举止表现的像是个深感自己遭到生活戏弄的人,如同一条眼巴巴盯着主人永远不会扔出的球的小狗。

事实上,以上80%都是Dorothy瞎编的,属于普遍通用的废话。事实上Dorothy根本读不透Jill,因为Jill太擅长维持那副职业的面部表情了。

如果不是为了见你,我当然不会来啦。很少有人会像你那样满是好奇地听我讲故事的。而且你很可爱啊,和可爱的人说话很愉快的。这个酒吧也很好,能和城市的喧嚣隔绝开来,非常舒服。而且离我平时出没的街道非常近,这是双赢嘛!

Ingram

连续三年雇佣Dorothy扮演一天的女儿。

Sophia Graem

Dorothy的监护人,是个很善良的人,她之前是学校的体育老师,退休后在健身房值早班。

“监护人”是一个召集志愿者在Lilim成熟之前对他们实施照顾的项目,这一项目一直注重志愿者的多元化,目的是加快集体意识储存源的成长速度。Dorothy只用了一年就达成心理成熟了。

Dorothy出厂的时候Sophia恰巧刚刚失去自己的女儿,以至于Dorothy一度担心Sophia把她当成女儿的替代品。

我还在发展自我意识的时候,就害怕她会把我当成自己的女儿的替代品。不过她没有这样,至少不是在有意识地这么做。如果她隐约觉得自己把我太看作她的女儿的话……她会时不时地与我疏远起来,或是把给我买的礼物退回去。几年之后,现在的我却在陌生人的房间里扮演他们的女儿,想想也有些讽刺。

Anna

Sophia的女儿,死后成为类似电子幽灵的存在,某种意义上算是Dorothy的姐姐,对Dorothy也很关心。

Deal

Deal曾经送了她一张票,而Dorothy表示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张徒有人形的坐垫。

Sei

Sei进行过“和谐友好”的交流,表示Sei实在是太简单易懂了,然而在“私自改造”这一问题上被反将一军。

Lawrence

Dorothy的自动售货机朋友。有个古怪的念头,认为提供良好的服务等于售卖温热的罐装可乐。

Nightingale

Dorothy的Lilim朋友,把自己的脸改造成了狼的样子,身上也长了毛发,同时也弹得一手好钢琴,在周末的时候会去参加爵士乐队的演出。

Nadeera

Dorothy的朋友,一位女装爱好者,开了一家舞厅,曾邀请Dorothy去过几次,还开了一家宠物救助所,有时Dorothy也会去帮忙。

Clementine

Dorothy的修女朋友,在一家孤儿院工作,Dorothy偶尔会去陪那里的孩子玩(她真正喜欢做的事情)。自己差点被领养走

黄段子

一己之力贡献了全游戏90%的黄段子的女人。

宝贝儿,你听别人说过“尺寸大小并不重要”吗?尺寸大小确实不怎么重要,但在大杯小杯的场合下,它很重要。

DAY2

Dorothy:你看过那种跳脱衣舞的图片或视频吗?但我指的是那种只能看到衣服的,里面的人是隐身的。

Jill:……你说什么?

Dorothy:有些人的性癖就是好隐身人这一口。他们只想看到几件衣服在空中晃荡。

————分割线————

Dorothy:对了。

Jill:嗯?

Dorothy:如果你已经寂寞到开始自言自语的话,我们可以达成一个协议的。你请我吃饭,我就陪你做伴。但如果你打算做一些羞羞的事情的话,还是要给钱哦。

Jill:还是算了吧。我已经有一只负责那些事的猫了。

Dorothy:难道你也付钱给他做……

Jill:你敢把那句话说完的话,我就会让你真的隐身。

————分割线————

Dorothy:哦对了。说起你们的老板。她为什么要戴着头盔?

Jill:她发现那个头盔就顺手戴上了。结果还卡住脱不下来了。

Dorothy:哦,是啊。见什么就穿戴什么难免是会出问题的。

Jill:别继续扯下去了。

Dorothy:我想说的是,有个姑娘想知道自己能不能用玻璃瓶当……

Jill:*清嗓子*还没到讲那些故事的时候,你不这么认为吗?

Dorothy:不。

————分割线————

Dorothy:你还让我想起了几年前接待过的一位客户。你和那个人有着一样的严肃表情。那家伙曾让我配合校服一起穿上训练胸罩和什么兔子图案的内裤。然后还让我站在床边说台词“今天我们做什么家庭作业?”我还没说完呢,他就扑到我身上了。然后就……撕开了校服的衬衣,这一过程中还扯掉了一堆纽扣。他居然靠自己的牙齿撕开了训练胸罩。甚至连内裤都被那样撕成了碎片。

Jamie:……

Jill:……

Dorothy:最后我只好躺在床上,被一个五十来岁的老男人像发情的兔子一样干来干去,还把我像布娃娃一样晃来晃去。他还开始喋喋不休地念叨各种胡言乱语,仿佛要同时沉醉于自己所有的幻想之中。我得承认,他确实够持久的。但事后我简直被糟蹋得不成样子。

Gillian:等等!别走!你就别听她讲的……故事……该死!

Dorothy:你猜我在几天之后发现了什么?那个可怜的禽兽是个中学教师!不到那一刻,谁会知道他内心深处到底压抑了多少欲望!不多说了,我要迟到了。很高兴认识你,Jamie。你让我回想起了一个不错的黄段子。再见啦,宝贝儿!

Jamie: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Jill:无视她?从容应对她说的话?多喝几杯?如果你能克服她的……呃……胆识的话,她还是个不错的姑娘。

Gillian:胆识个毛!给小费大方的顾客都被她吓跑了!

DAY3

Dorothy:我打算上班之前来这儿喝一杯。在别人品尝我之前,我要先品尝些别的,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DAY5

Dorothy:我一直好奇身为黑客是怎样的体验。你只是在等待什么反馈的同时高速敲击键盘吗?

Alma:不……我可以解释,但我不知道你能否理解。

Dorothy:要试过才能知道结果,对吧?比如上次,我不得不把一枚塑料制的卤钨灯泡模型塞进一位成年男性的屁眼里。结果成功啦!

————分割线————

Dorothy:……我—我受不……我再也受不了啦!Alma,破解我吧!用你前所未有的力度破解我!!

Alma:呃,诶?!

Dorothy:让我的缓冲区溢出!在我的身体上创建后门!升级你的用户特权!在我的安全系统里查找漏——洞——!!

DAY9

Jill:你想喝点什么?

Dorothy:好吧,因为又到了这个月的这个时候,所以我要来一杯流血珍妮(Bleeding Jane)。

Jill:马上……嗯……就好。

为Dorothy调一杯流血珍妮(Bleeding Jane)来纪念她……这个月的……这个时候?

Jill:请用。“这个月的这个时候”……Lilim也会月经吗?

Dorothy:没错,油。不,闹着玩的。我们不会的。我们每个月都要做一些维护,但那些就是另一回事了。

Jill:那么你说的究竟是这个月的什么时候?

Dorothy:我想喝一杯Bleeding Jane的时候。

————分割线————

Dorothy:我也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可讲。是关于Mega圣诞老人恶作剧的事!

Jill:*叹气*什么?

Dorothy:嘿嘿。是我每年都要玩一次的恶作剧。首先,我要找一家商场,等到有很多顾客上门的那一天。然后我就去抱住圣诞老人的大腿,当他问我想要什么的时候……我就用自己能装出的最天真无邪的语气对他说……“我想要你把我变成女人! ”有些时候他们会试图掩盖事态。“这个Lilim想成为人类! ”这样的话我就会说,“不,我。想。要。你。”

Jill:……

Dorothy:然后我就会说:“好吧,最起码我想要一根仿真阳具,大个儿的,粉色的。或一根凸凹不平的黄瓜! ”有些时候我还会再加点料。不是要黄瓜,而是要小马和一台能举起小马的起重机。有一次我还考虑过要不要尖叫,“救命啊!我被猥亵了! ”但我又想起这只是恶作剧罢了,我并不想毁掉那个男人的人生。

Jill:你还真是体贴周到。

Dorothy:不过我还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了一位顾客。没过多久他就变成了常客。

Jill:唔。

————分割线————

Dorothy:嘿,宝贝儿。你见识过Mega圣诞老人乱交吗?

Jill:Meg—……什么?

Dorothy:那个Mega圣诞老人成了我的常客。有一次他邀请了大约8个朋友一起。乱交真是超有趣的,因为同时有那么多男人在场,谁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他们都想和你来一发,但谁也不想碰到别的男人。但是在其他男人面前脱光衣服之前,你应该考虑过那种事的!整整八个男人,到头来只有两个成功了,而其他人都灰溜溜的离开了。就连我的常客都离开了!

Jill:……虽然我可能会为此而后悔,但我还是要问,其他男人也是……?

Dorothy:没错!他们都是负责扮演Mega圣诞老人的同事。

Jill: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Dorothy:尽管已经参与过很多次了,我还是搞不懂乱交到底有什么魅力。我倒是很能享受淫乱派对。好吧,要么是因为酒劲儿,要么是因为想起工作上的事儿,总之我现在想找人来一发了。总之我要走了。再见,宝贝儿!

Jill:……

Gillian:那个女孩还真是见识到了不少残酷的事儿。

Jill:如今我再也无法以平常心面对Mega圣诞老人了。

Gillian: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昨天想她了?

Jill:别提那件事了。

DAY12

Dorothy:而且你家的猫好可爱啊!他叫什么来着?

Jill:Fore。

Dorothy:为什么要起名叫Fore?

Jill:如果他哪天跑丢了的话,我至少还能高呼“FOOOOOOOOORE!! ”/他曾经跑丢过一次,你都猜不到我一路上遇到了多少打高尔夫的人。

Dorothy:这样的话你每次和他一起玩,都可以叫Fore Play(前戏)了。嘿嘿。嘿。

Jill:噗……嗯,是。

————分割线————

Jill:好的,那我就去休息了。

Dorothy:哦,那,那我也该走了…

Jill:不是,我想说我现在就去休息,你要跟我来吗?

Dorothy:真的吗?

Jill:要看你想不想这么冷的晚上在酒吧的后面的小巷里站着了。

Dorothy:你低估我啦,小巷里的龌龊事情我经历得多了。那就走吧!

对xp的理解

Dorothy:你看……等我结识新客户的时候,差不多有一半几率会遇到同一出戏。他们用尽浑身解数,跳过前戏直接进入正题,然后就在床上干些疯狂的事……如果我走运的话,还是会有张床的。而在那之后,他们就会抱头痛哭。

Jill:为什么会有这种事?

Dorothy:想象一下,假如你沉迷于某些社会告诉你是病态或错误的事情,比如把整管牙膏挤空之类的……只不过在现实中,你不会搞得满手都是薄荷味儿,你只是喜欢搞看起来很年幼的Lilim小姑娘。就算这么做可以“安全地”让他们释放自己的沮丧和欲望……就算我的心理年龄已经足以充分意识到自己一切行为的后果……道德规范还是会不可避免的捶打他们的痛处。为此我还要花费额外的时间去劝说他们相信自己没出毛病,告诉他们有那种感受不是坏事,只要没给别人造成麻烦就好。话说回来,我猜自己是有吸引受此困扰的人上门的运势。

Jill:(是啊,考虑到你的职业和外观。)

Dorothy:我曾经试图过说服这位中学教师再和我过一夜,但他实在是太顽固了。

点单列表

点单列表

12月14日(第2天)

  • Piano Woman
  • Moonblast
  • 大杯Sunshine Cloud


12月15日(第3天)

  • Blue Fairy


12月17日(第5天)

  • Blue Fairy


12月21日(第9天)

  • Bleeding Jane
  • 大杯Blue Fairy
  • Cobalt Velvet


12月24日(第12天)

  • Sugar Rush(或者Piano Woman来解锁其结局)
  • 女性化且/或甜味饮品


12月27日(第15天)

  • 女性化且/或甜味饮品
  • 任何饮品


12月28日(第16天)

  • Fluffy Dream


12月30日(第18天)

  • Gut Punch
  • 甜味饮品
  • Sugar Rush
  • 大杯Beer

结局

满足Dorothy的所有需求

达成结局:1月15日星期五

Dorothy与Anna给Jill合力讲述R-18故事

其他

  • 工作用假名Dorothy Haze和Dolores Haze来自于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的长篇小说《洛丽塔》。
  • Dorothy的名字和外貌也可能参考自动画《The Big O》中的R·多洛茜·怀因莱特——一个同样具有红发和小女孩身躯的机器人。
  • 在Dorothy的一次登场时,她会喊“NOBODY EXPECTS THE DOROTHINQUISITION!”,是参考自英国喜剧团体Monty Python的段子“nobody expects the Spanish Inquisition”。
  • 有一次,Dorothy登场时喊“FINALLY THE DOROTHY RETURNS TO VALLHALLA”,引用自摔跤手巨石强森的台词“FINALLY THE ROCK RETURNS TO(某城市)!”。
  • 性工作者中——包括人类和Lilim,只有一半的人能穿到性感圣诞装,Dorothy没能及时买到。而在和少女前线的联动活动当中,Dorothy的皮肤装扮就是圣诞服装,成功圆梦。

画廊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恐惧程度甚至达到了客人想做后入式都要加钱的地步
  2. 哦,只需要为我手中的这瓶苏打水买单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