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厄斐琉斯

LOL LOGO.png
德玛西亚!~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英雄联盟》系列条目。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厄斐琉斯是网络游戏英雄联盟的登场英雄。于9.24版本上线。

残月之肃
The Weapon of the Faithful

厄斐琉斯
Aphelios
2ba0e08d2f344a94ea43a9053f19c585.jpg
昵称 月男、吴亦凡[1]、五器大师
种族
地区
势力 巨神峰
游戏定位 射手
萌点 哥哥哑巴妹妹发把狙
相关角色 黛安娜
配音(声优) 谢莹(国服拉露恩)
清水理沙(日服拉露恩)
Tania Gunadi(美服拉露恩)
我们仍未知道厄斐琉斯是谁配的

目录

英雄背景

如月影般神出鬼没、时刻剑拔弩张的厄斐琉斯沉默地弑杀一切自身信仰的敌人。他的语言只有精确的瞄准和枪火。虽然他饮下了让他失声的毒药,但他也因此得到了妹妹拉露恩的引导,从遥远的神庙中将月石打造的各种武器送到他手里。只要头顶的明月依然皎洁,厄斐琉斯就永不孤单。

英雄传记

月亮高悬在巨神峰上,遥遥万里,却又不可思议地触手可及。

在一次罕见的月合奇观中,孪生兄妹厄斐琉斯和拉露恩诞生了。月合之时,精神领域的月之镜像恰好与其实体重合。恰逢此时降生的兄妹俩也被巨神峰的皎月教派奉为天命之子。

正如他们诞生时发生的天体奇观,这对双胞胎清楚地知道自己生来就背负着宿命——厄斐琉斯的身体有如月球磐岩一般强悍,而拉露恩的魔法则好比精神领域的月影。两人从小受到狂热的虔诚熏陶,信奉神秘、沉思和启迪。而他们拥抱黑暗则不仅是因为信仰,也是因为只有黑暗才能让他们感到安全。

统治巨神峰地区的烈阳教派认为皎月教派是异端邪说,于是将他们逐出人们的视线,直到最后大多数人已经遗忘了皎月教派的存在。于是,皎月教众只能委身于阴影,居住在远离烈阳视线的洞穴和神庙里。

天命加身的厄斐琉斯自然不能辜负众望。他不知疲倦地操练着神秘的月石武器,在训练时饱尝血汗,为的就是在捍卫信仰时让他人同样付出血的代价。紧绷的精神往往易折,所以他与妹妹之间深切的纽带取代了任何人的友谊。

为了保护皎月教派,厄斐琉斯被派去执行越来越危险的任务,而拉露恩则单独接受着成为真知者的训练,用她的夜明魔法揭示隐藏的通路,在月光下展现真相。不久后,她就奉命离开他们长大的圣庙,去外面完成使命。

没有拉露恩,厄斐琉斯的信仰开始动摇。

他急切地渴望目标和意义,于是出发进行了一次巡礼。按照皎月教派的信条,他要踏上黑暗的旅程寻找自己的路——自己的运行轨道。他追随着月光来到一个池塘边,水面下的夜绽之花已经开放。虽然这些罕见的花朵有毒,但却可以提炼出一种药水,能够让暗夜的力量向他敞开大门。

喝下黑夜的精粹之后,厄斐琉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疼痛。这种痛觉占据了他所有的感官,让他对其余一切感觉都变得麻木。

不久之后,远古神庙癸亥玛吕寺即将从精神领域运转到现实的相位。这是几百年来首次出现的机遇。皎月教众离开了藏身之地,从山脉的四面八方汇聚于此,亲眼见证天体运行周期带来的力量移位。

但那座要塞每次现世都只能容下一个人,一个拥有魔法天赋的人。这一次,它将接纳拉露恩。她的轨道已经引她来到了神庙。而平时很少提要求的厄斐琉斯,也坚持请求参与这次观礼。

在魔法的闪光中,癸亥玛吕寺穿过了帷幕。一道更加炽烈的光辉填满了夜空。不知为何,明明这样的天体运转是对皎月教派的赐福,但他们却被发现了。

一支烈阳教派的部队从天而降,用火焰和钢铁对皎月教徒们进行清洗。一切看似都已结束,就连厄斐琉斯也被击败了。他的月石刀剑被打碎在地,嘴边也淋漓着鲜血,他正一步步接近黑夜……

但就在众人搏杀正酣的同时,拉露恩走进了神庙的更深处——当她到达核心的时候,她所有的潜力瞬间被唤醒了。在黑夜中,厄斐琉斯感受到拉露恩的力量拥抱了他……她的声音就在耳边。随着一声低语,她将魔法传到他的手心——凝结成了月石,取代了他原来的武器。

就像实体月球和它的灵魂倒影那样,厄斐琉斯的武艺和拉露恩的魔法也交叠重合在一起。

那些烈阳的人再也没能活着看到太阳。

拉露恩的魔法光芒骤然迸发,推动那座神庙带着自己回到了精神领域,那里将是烈阳教派无法染指的安全之所。神庙的聚焦效应放大了内部的力量,拉露恩能够从中向任何地方投射自己的魔法,只要能够找到可供聚焦的事物——比如厄斐琉斯血液中流淌着的毒药。

直到这时,他们才真正领悟了自己的命运。厄斐琉斯会用疼痛将自己放空,成为皎月之力的导体。拉露恩会孤独地生活,将自己隔绝在要塞中。但她将引导哥哥,看到他所见的一切。

他们二人一起,就是皎月教派所需要的武器,疼痛与牺牲将他们连在一起。只有天各一方,他们才能长相厮守——两人的灵魂轻触着帷幕两端,遥遥万里,却又不可思议地触手可及。

那次袭击的幸存者躲回了山脉的阴影中。为了保护他们,拉露恩的魔法扩展并延伸了厄斐琉斯的杀人术——他手中的刀剑变成了许多神秘的武器,在一次次任务中由拉露恩不断改进完善。

巨神峰的力量平衡正在悄然偏转,烈阳教派知道皎月教派依然在存续,厄斐琉斯和拉露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举足轻重。

英雄介绍

英雄短篇故事:你就是武器

他的训练从一次呼吸开始,吸气,呼气。

他可以听到水滴顺着山洞顶端的裂缝落下,湿漉漉的岩石地面在黑暗中反射着亮光。他知道岩石地面上刻着的神圣纹样——它宣告着命运与天体轨道。即使他闭上双眼,也能看到每一个月弧。

他尝试挥动了几下手中的刀刃。月石的触感坚硬,但依然是虚无缥缈的,好像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这是第一次月合留下的魔法残迹,当月亮和它在精神领域的镜像重合、透过天界的帷幕短暂交际的时候,月石会从天而降,如同雨滴般的泪水。

两轮月亮会按照各自的轨迹继续运行,不得不分离。

厄斐琉斯认定了自己的运行轨道,于是他继续训练。

刀刃就是他如今的呼吸,一次比一次更快。他按照多年来的习惯练习劈砍,直到他流血,濒临自我毁灭的边缘。他跟随自己的武器,在空中扭转身体。他劈砍、格挡——每一个动作都行云流水。他闭上双眼让自己不需要看见……不需要回忆他为了拿起自己的武器所付出的一切。

“厄斐琉斯……”你看到我的脸庞。我的嘴唇在颤抖,但我的声音坚定。

“厄斐琉斯。”通过我眼中的倒影,你看到了……

厄斐琉斯突然无法站稳,他的月石刀刃闪过红晕,一个异邦人的画面从他眼前掠过。是幻象?是记忆?他有多少次为了弄清答案而下了杀手?那把刀刃从他手中滑落,厄斐琉斯也跟着一起,跌倒在地,没有武器的带领,让他无法自律。

全都想起来了。他吞下的一切。他在敌人身上砍的每一刀,比他砍在自己身上的更深。

拉露恩……他的妹妹。她伸出手越过帷幕。她让他看到……但她被强行拉开了。

厄斐琉斯把他永远说不出口的话语咽了回去。他的手握成拳头,有那么一刻,他决心要打破石头上刻着的天体轨道和命运。可是,他的手开始颤抖……然后他松手了。

厄斐琉斯站起来把头发拢在脑后,他看到月亮已经升起来了,月光照进圣庙更深处的神龛。月亮在召唤他,正如此前每一次他被需要的时候。

是时候了。他的信念将得到奖赏。

皎月教派的力量正在增长,相位转移越过天界的帷幕。精神的魔法,奥秘的魔法——即使经过这么多训练,厄斐琉斯也不能凭自己介导皎月的力量。但他并不需要仅凭自己。

他小心地准备夜绽之花,他在圣庙的池塘里养了许多,随用随取,把它们的精粹榨成苛性的灵药——就是研钵里这种泛着微光的液体。

他把训练用的刀刃放下,举起研钵,邀月对饮。

然后,毫不迟疑地,他把花毒送到唇边。

这种剧痛无法用语言描述。痛苦包裹着你的喉咙。你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一切都在燃烧。你在折磨中颤抖,你干呕、呛咳,毒药流遍你的身体,为你打开一扇门,你找到了月之力。

找到了我。

“厄斐琉斯。”我从我的要塞中发出轻语,我的精神与你摩挲。你透过帷幕感知到了我的存在。你抬起一只手,你知道我就在不远处。这是你必须坚持的疼痛。

你收紧了手。它成为你的武器。

我把它递给你……

坠明。

“厄斐琉斯。”我轻语的同时能感受到你在品味那炽烈的毒药。我知道你为何做出这个选择。我请求你牺牲的东西……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喘息,厄斐琉斯从山洞的圣庙进入黑夜。他的表情严峻起来,顶着钻心的剧痛,接受痛苦,忘却一切。

巨神峰在圣庙的上方和下方,沿着两个方向延伸。

嚎哭的山风夹着寒霜抽打在身上,晶莹闪烁,时隐时现,拨弄厄斐琉斯的围巾,掀动他的斗篷。冷峻的月光高挂在天上。它将为他引路。

那是她的光,透过月光照耀着他。

她已经给了他所需要的。

坠明不仅仅是月石刀刃。在训练中,他用劈砍、突刺和旋扭的招式。而要使用坠明,他的招式不需要改变——但攻击的范围却会大大增加。简单的戳刺就将释放它的力量,他的武艺和她的魔法如月合般完美交叠。

喷射出的黑色法球飞向一块岩石,巨神峰的天界魔法让它漂浮在空中,而坠明的力量则把那座浮空的孤岛缓缓拖下来。一记飞跃,厄斐琉斯开始朝向浮岛顶端奔跑,他的脚步把小块的积雪踢下深渊。他发射的每一颗法球都将另一块岩石拖向自己,漂浮的巨石在他身后互相碰撞,而他则灵活地在巨石间跳跃前进,迅速攀升。同样的路程会耗费其他人数日的时间才能攀登……但多数人根本都不会尝试这段山路。

只有烈阳教派,以及那些追寻力量的人,会守在这里。

他从他们星罗棋布的聚落上方经过,每个聚落都悄然无声,对黑夜视而不见。许多年来,他一直都想不通为什么烈阳教派的狂热者能够否认他信仰的存在,只敢追寻太阳,不敢像皎月教派那样面对黑暗。但他对自己的天命十分明了。

那些狂热者将在月光下原形毕露。

厄斐琉斯跳上最后一座浮岛,暂时停下脚步,在他下方的一片白雪皑皑的空地上,一队烈阳教派的人刚刚集合,每个人都刀剑出鞘。皎月教派管他们叫焚烧者。夜里,他们用火焰清洗皎月的异教徒。日间,他们的祭司否认烈日以外的一切存在。在黑暗的罩帽下,他们的面庞被火焰遮挡,和他们的判决一样不近人情。他们包围了一个穿着深红和钢铁的野蛮人。

正是那个他在幻象中看到的异邦人。

月光停在了这片空地上。停在那个野蛮人双脚前。

“厄斐琉斯。”我再次开口。我对你的灵魂轻语,聚集起我的魔力,我知道你只想听到一句话。

“我与你同在……”

厄斐琉斯从浮岛纵身俯冲,落在战场中,焚烧者的武器在坠明散发的黑暗中燃烧得更加明亮了。烈阳教派的人大声发出警报,转过身迎战,但却发现他们都被黑色的法球束缚在原地。厄斐琉斯扔下了手中的火炮,一把新的武器出现在他手中。

“断魄。”我悄声说。

降落的同时,厄斐琉斯的视线始终不曾离开敌人燃烧着的面孔,他用断魄向身后猛砍,月牙形的手枪发出光束,划破上空的岩石浮岛。惊恐万分的焚烧者们只得呆呆地看着巨大的石块被弯月的力量切开,砸在他们阵线当中。

幸存的人很快就在空地上分散开,用他们手中的熔岩长枪猛击厄斐琉斯。在攻击的缝隙之间穿插游走的同时,厄斐琉斯继续用断魄劈砍,同时用另一只手抓住另一把武器,他知道它将穿过帷幕,凭空出现在那里。

“折镜。”我对黑夜说。

一道弧线在空气中翱翔,空地上剩余的皎月教派都被折镜切开了脖子——月石环刃扭转回旋,向厄斐琉斯飞来,被他一手接住。

寥寥数秒,战斗已结束。

野蛮人站在你面前。他抬头满怀感激地看着你。在他身边,是焚烧者们正在搜查的:一把月牙形状的弯刀。

他开口感谢你,但他看到你的表情扭曲,即便你已经在尽力隐藏。你抵抗着恐惧,用拳头敲打自己的肩膀,那是焚烧者的长枪刺穿你斗篷的地方。你努力记起那痛苦。追寻那痛苦。

你不想杀掉他。但你必须杀掉他。

你的面庞已经麻木,无法感觉到自己的眼泪……相反,你感到了我的眼泪。

“厄斐琉斯。”我说了最后一声,用力将我的声音送出帷幕。我们的天体轨道让我们相聚,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眩晕的冲击

通过你的双眼,我看到月光在弯刀周围揭示的真相。看到它为何被遗弃。

她正在逃……

我们必须找到她。

穿着深红色盔甲的野蛮人和烈阳教派的人一起躺倒在雪地中。

随着一声艰难的喘息,厄斐琉斯跪倒在地。

他抬头看了一眼月亮,倾听那个只有他能听见的轻语。

他的表情再次黯淡下来。他一言不发地拾起那把弯刀,走进夜里。

英雄属性

生命值:500(+ 86/每级))
生命回复/5秒:3 (+ 0.6/每级)
法力值:348(+ 42/每级)
法力回复/5秒:7(+0.35/每级)
攻击力: 55(+2.2/每级)
攻击速度:0.64(+2.1%/每级)
射程:550(其他武器)/650(通碧)
护甲:28(+ 3/每级)
魔法抗性:26(+ 0.5/每级)
移动速度:325

英雄技能

 

传知者与真知者妹妹发把狙(被动技能)

残月神兵:

厄斐琉斯拥有5件由他妹妹拉露恩所制的皎月武器。他同一时间可以使用2件:1件主武器和1件副武器。每件武器都有1种独特的普攻方式和1个独特的主动技能[Q]。攻击和技能都会消耗该武器的弹药。在弹药耗尽后,厄斐琉斯会弃掉该武器,并且拉露恩会召唤下一件武器给厄斐琉斯。

厄斐琉斯不需要使用技能点来提升技能等级系统帮你点技能,而是会将技能点用在能够永久提升属性的赐福上:

  • 攻击力[Q]:0/24
  • 攻击速度[W]:0%/36%
  • 额外穿甲[E]:0/12

皎月武器:

  • 通碧(狙击枪):在装备时提供+100攻击距离(到650码)。
    使用通碧的技能会标记目标4.5秒,并提供视野。厄斐琉斯可以用他的副武器不限距离地攻击被标记的目标;该次射击还会消耗掉所有附近的印记,每个印记造成15(+0.2额外AD)额外伤害。如果在这次攻击之前,厄斐琉斯使用了[W]月相轮转使通碧转移到副手上,厄斐琉斯会使用他的主武器作为替代。

  • 断魄(手枪):用这把武器造成的实际伤害将有3%(+1%/Lv)转化为治疗效果。断魄可以进行过量治疗,至多为他提供10-140(+6%自身最大生命值)生命值的护盾。护盾至多存在30秒。
  • 坠明(重力炮):用这个武器造成的伤害会使目标减速30%,在3.5秒内持续衰减。实用性远不及其他武器
  • 荧焰(喷火器):弹体在命中主要目标后会在后方的扇形区域内造成额外伤害。主要目标会受到110%伤害,其他目标会受到50%伤害(对小兵的伤害值为34%)。
  • 折镜(飞轮刃):折镜的攻击弹体会回弹并且重置厄斐琉斯的攻击,但他在弹体处于飞行途中时无法攻击。贴脸不当人,离远了也不当人回弹速度可通过攻击速度提升 - 当前速度:600(+75/100%额外攻速)。

当厄斐琉斯的其他技能使用折镜时,这些技能会生成飞轮,持续5秒。用折镜进攻攻击时会猛掷所有飞轮来造成额外伤害。额外伤害的初始值为(+0.3AD)物理伤害,并且后续的飞轮在命中时会有伤害衰减(最小值:0.05AD伤害)。持续时长会在攻击一名英雄或史诗级野怪时刷新。可以暴击。

 

主手武器技能(Q技能)

厄斐琉斯会在2级时自动解锁Q技能。

随着厄斐琉斯主手和副手武器的不同,Q技能会有不同的名称。

主手武器技能名称表
武器:主手·副手
通碧
断魄
坠明
荧焰
折镜
通碧
不可用 擘分对影 地霜暗蚀 擘分暝涌 擘分驻灵
断魄
还魂月闪 不可用 地霜暗蚀 还魂暝涌 还魂驻灵
坠明
地霜月闪 地霜对影 不可用 地霜暝涌 地霜驻灵
荧焰
覆磷月闪 覆磷对影 地霜暗蚀 不可用 覆磷驻灵
折镜
弧光月闪 弧光对影 地霜暗蚀 弧光暝涌 不可用

随着厄斐琉斯主手和副手武器的不同,Q技能会有不同的效果。

  • 月闪(通碧主动效果):进行一次长距离射击,对命中的第一个敌人造成60/85/110/135/160(+0.6额外AD)(+1AP)物理伤害并将其标记。标记持续四秒。之后,厄斐琉斯可以对被标记目标点击右键发动一次无距离限制的普通攻击。这次攻击还会消耗掉所有附近的印记,每个印记造成15(+0.2额外AD)额外伤害。如果在这次攻击之前,厄斐琉斯使用了[W]月相轮转使通碧转移到副手上,厄斐琉斯会使用他的主武器作为替代。
  • 对影(断魄主动效果):获得20%(+0.16%/100AP)移动速度并在接下来的1.75秒内用两件武器射击距离最近的敌人。射击6(+3/100%额外攻击速度)次,共造成共60/90/120/150/180(+1.8额外AD)(每100%额外攻速提高30/45/60/75/90)物理伤害。优先以英雄为目标。施加攻击特效,但攻击特效仅造成25%伤害。
  • 地霜暗蚀(坠明主动效果):抹除这件武器在所有目标上的减速效果,同时使目标禁锢1秒并造成50/65/80/95/110(+0.35额外AD)(+0.7AP)魔法伤害。不会触发副武器效果
  • 暝涌(荧焰主动效果):在厄斐琉斯身前扇形区域喷出一股火焰,造成25/35/45/55/65(+0.8额外AD)(+0.7AP)物理伤害。随后,用你的副武器攻击所有被暝涌命中的敌人。
  • 驻灵(折镜主动效果):部署一个月之驻灵,它装备着厄斐琉斯的副武器,未激活状态下可存在20秒。驻灵们会在附近有敌人接近时激活并射击敌人,每次射击造成25/40/55/70/85(+0.5额外AD)(+0.5AP)物理伤害,激活后持续4秒。驻灵们可从攻击速度和暴击中获益。

冷却时间:9/8.25/7.5/6.75/6秒

消耗:10层充能,60法力值

 

月相轮转(W技能)

厄斐琉斯会在1级时自动解锁W技能。一级技能只有换枪

厄斐琉斯将主武器和副武器互换,同时替换他的普攻方式和主动技能。

 

武器队列系统没想到吧!爷没有E!(E技能)

因为厄斐琉斯没有E,所以在编辑条目时,你可以用任意图片来代替技能图标

开个玩笑,其实对局中这个图标显示的是厄斐琉斯的下一把主武器

 

清辉夜凝(R技能)

厄斐琉斯会在6级时自动解锁R技能。

发射一道浓缩爆裂的月光,在命中一位敌方英雄时爆炸,在一个范围内造成125/175/225(+0.2额外AD)(+1AP)伤害。

随后,厄斐琉斯会用他的主武器攻击所有受到清辉夜凝伤害的英雄。这次攻击将会附加清辉夜凝的额外技能效果(施加攻击特效。暴击造成150%伤害。):

  • 通碧加成:用这种方式添加的标记,在被消耗时,每个标记会造成额外的20/45/70物理伤害。
  • 断魄加成:命中目标后厄斐琉斯回复200/300/400生命值。
  • 坠明加成:减速强度提升至99%。随后的地霜暗蚀禁锢时间增加到1.25秒。
  • 荧焰加成:初段爆炸造成额外的50/100/150(+0.4额外AD)物理伤害,扇形爆炸替换为环形,并造成85%伤害。
  • 折镜加成:召唤一个额外的4飞轮。

消耗:100法力值

冷却时间:120/110/100秒

英雄皮肤

默认皮肤
黑夜使者
福牛守护者
EDG(Viper

英雄趣事

  • 厄斐琉斯是第一个没有E技能的英雄。因为这个特殊的机制,他被玩家们称之为无E烦,之后又因为谐音变成了吴亦凡。
  • 由于出生在了ADC输出环境恶劣的版本,而厄斐琉斯靠着他极其优秀的技能机制折镜和荧焰强的离谱,从上线开始至今,厄斐琉斯在职业赛场上几乎都是非ban必选的存在。然而在路人局厄斐琉斯的胜率依旧不乐观
  • 在翻译方面,厄斐琉斯继承了国服翻译一贯的信雅达特点。
  • 在S10LPL春季赛OMG对DMO第二场中,赛方将MVP给到ADCSMLZ身上,当时有弹幕指出两人长相完全一致。
残月之肃smlz

 

残月之肃信雅达

从英雄名再到技能名,以及武器名,厄斐琉斯的翻译都是国服继霞洛之后的又一个翻译水平巅峰。[2]

在此先附上国服[3]和台服[4]的翻译对比。

英文原文 国服翻译 台服翻译
The Weapon of the Faithful 残月之肃 信仰锐武
Aphelios 厄斐琉斯 亚菲利欧
The Hitman and the Seer 传知者与真知者 杀手与先知
Calibrum 通碧 月影步枪
Severum 断魄 月镰枪刃
Gravitum 坠明 月殒重炮
Infernum 荧焰 炽夜月焰
Crescendum 折镜 月曲终章谐音梗扣钱
Moonlight Vigil 清辉夜凝 月夜守护

厄斐琉斯的英文名字是“Aphelios”,一般来说,如果母语是英语的人看到这个词语,第一时间会联想到“Aphelion”这个形近词,也就是“远日点”的英文单词。
Aphelios是一个合成词,来自于希腊语,分别由置词apo(远离)和helios(太阳)合成,可以理解为“远离太阳之人”。而要将这个名次转译成中文,并且要在发音近似的前提下进行同样的表意,即使是工作多年的本土化团队,都觉得非常困难。而由于Aphelios是来自巨神峰的英雄,这个地区的人物设定,主要是参考了希腊神话的风格,因此,在翻译时并不苛求他一定要拥有一个符合中文表意需求的名字。
在这种情况下,本土化团队采取了音译为主的方式,这是更合理的选择。从这个思路出发,他们选择了一些发音接近,并且带有古典气质的字眼。而“厄”字本身可以传达传达“困苦、灾难”的含义,对应英雄本身的受难,“琉斯”二字来自古希腊神话中的阿喀琉斯,“斐”字则是从字面上传达一定的陌生感,毕竟这是一个带有希腊风格的角色。

厄斐琉斯的英文头衔是“The Weapon of the Faithful教派的武器”,这个定语本身是强调了厄斐琉斯的身份,作为教派之枪的属性,有些工具人的性质。影流之镰:我也是工具人呢
而国服的译者在开始翻译时,也考虑过类似于“兵”、“武”、“利”、“器”之类更加靠近直译的词汇,但是他们感觉这种描述会觉得不够有特色,而且让人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会直觉地认为这个角色是一个非常凶狠野蛮的人。这与原本的人设有一定的距离,厄斐琉斯其实是一个凄清苦命的角色。
再来考虑faithful的翻译,一般来说常见的意思是“信徒”或者“信仰”,如果只在词语本义的相关范围内搜寻,会发觉可以选择的词汇比较有限,而且始终排除不了一股老套的气息。毕竟信仰这样的字眼在幻想世界里出现频率很高,也缺乏一种实在的质感。所以,译者决定参考同为皎月教派的皎月女神的头衔翻译方式,在称号中点明月亮的意象应该能够给人更深的印象
再进一步来看待厄斐琉斯这个角色,一方面皎月教派在烈阳教派的围剿下已经残损不堪,另一方面厄斐琉斯是因为失语才能和妹妹取得了联系,也是一种残缺,因而以“残月”命名会更贴合人物故事中的凄绝感。同样是因为厄斐琉斯的失语,本土化团队在这一特点上细加思索之后,发觉“肃”字可以包含多重含义——肃静、肃穆、整肃、肃清等。这个词既能体现人物的特点,也与原文中的weapon隐隐对应,是一个更能激发想象、创造新的美感的字眼,因此定下了“残月之肃”的名号。这个称号让召唤师可以尽快明白这个角色的身份,这个调整显然是成功的方向。

之后再是拉露恩,Alune这个名字也是从字面上就能看出和月亮的关系,与Aphelios一样都在强调两人与皎月教派的联系,两人在降生时就被皎月教派奉为天命之子。起初本土化团队在翻译的时候,考虑到厄斐琉斯的翻译思路,也尝试了一些音译词,比如阿露恩(并且类似德莱厄斯对应德莱文的手法,把哥哥的名字也改成了阿斐琉斯,但感觉上不如厄字更有性格)、艾露恩(已经是其他作品中的著名角色,重复使用的话会产生冲突)、阿胧恩(虽然带上了月亮的意象,但是字面上看太像日本名字了,与人物设定有些违和感)。
如果为了还原英文中两人的那种微妙相联感,让Alune的中文名字叫做“厄露恩”,感觉上妹妹的气质就太过于阴暗、激烈了,与我们在语音里听到的那种担忧、悲戚不太相符。毕竟,厄斐琉斯是执行任务的杀手,拉露恩是修习魔法的真知者,两人有着不同的身份特性。
在进一步的思考过程中,译者发现大家耳熟能详的厄尔尼诺现象,其实提供了一个很有趣的方向。厄尔尼诺一词来自西班牙语El Nino,指的是“圣子”,也是小男孩的意思。对应的海面气温变冷现象则被称为“拉尼娜”,也出自西班牙语,La Nina,意为“小女孩,圣女”。这很好地对应了厄斐琉斯和他妹妹的关系,而且名字的首字有共通意思。
于是,译者便借用了这一对翻译的用字,给Alune加上了一个辅音,变成了如今大家看到的拉露恩。不得不说,在翻译工作方面,本土化团队的细节斟酌确实花费了很多功夫。

而在技能方面,厄斐琉斯的被动是“The Hitman and the Seer”,台服采取了“杀手与先知”对应两人身份的翻译,是一个比较直白的翻译方式。毕竟,厄斐琉斯在故事里已经化身刺客,捍卫皎月教派的信仰,拉露恩则是留守在神庙,引导着厄斐琉斯不断前进。国服不像台服那样简单地表达出来,而是采取了“传知者与真知者”不太接地气的翻译方式,但更加契合两人的身份,他们是一对天命之子。而且DNF那边杀手都被和谐成了暗刃了,杀手拿直译怕是... 并且,厄斐琉斯杀人是为了传达皎月教派的信仰,传知者比杀手更加凸显他的心境,他并非滥杀无辜的类型。而拉露恩也并非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比起先知,真知者更加适合,她此前接受过特训,拥有惊人的魔法天赋,她利用自己的知识来改造武器,并且投射给厄斐琉斯。

厄斐琉斯的五把武器英文名字,分别是Calibrum、Severum、Gravitum、Infernum、Crescendum,对应Caliber口径Sever切断Gravity重力Inferno地狱火Crescent月牙

在武器的译名上,国服翻译则运用古诗句中不同的对月亮的别称,再加上对武器外观或是特性的描绘,构造出了五个新颖的名词。

  • 通碧,字面意思可以理解为通体幽碧,是对长枪的外观描述。而李贺在《古悠悠行》中用“碧华”来形容月亮。
  • 断魄,断字对应英文的sever,意为切断、斩断,魄字则出自“桂魄、冰魄、蟾魄”等一系列形容月亮的词语,并且魄字的本义中也有一项是指月亮初生或将灭时的微光。
  • 坠明,坠字对应gravity,也就是重力,明字来自李白在《古朗月行》中的“蟾蜍蚀圆影,大明夜已残”,大明正是指月亮。
  • 荧焰,焰字来自inferno,便是炼狱、地狱之火,荧字形容微光。
  • 折镜,折字意为折返,描述武器的特性,镜字出自“飞镜、玉镜、宝镜、冰镜”等一系列比喻月亮的词语。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因为没有E,所以被称之为无E烦,而吴亦凡恰好是无E烦的谐音
  2. 问答来源:知乎[1]
  3.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498237/answer/1171921805
  4. https://lol.garena.tw/game/champion/Aphel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