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只狼.jpg
基本资料
本名
别号 饥饿之狼(义父的称呼)、狼(忍者代号)、只狼(一心的称呼)
发色 黑发
瞳色 黑瞳
声优 浪川大辅(日)
诺申尔·达拉尔(英)
萌点 玩家角色本名不明主角无口面瘫日本刀忍者残疾义肢忠犬飞刀黑化
出身地区 日本
活动范围 日本 苇名国
亲属或相关人
主人:平田九郎
长辈:苇名一心佛雕师蝶大人
义父:
好友:永真、穴山又兵卫、变若之子、小太郎
宿敌:苇名弦一郎
杨过路卡利欧

是由FromSoftware开发的RPG只狼:影逝二度中的主角。

目录

简介

侍奉神子的壮年忍者。虽然被忍者的戒律束缚显得冷静和寡言,但为了任务会不择手段,异常残忍。视人命于无物。狼似乎没有感情,更不知同情为何物,只会不断地杀戮。优秀的忍者皆是如此。这也是狼可能成为修罗的原因。营救神子时败给了苇名弦一郎,因而失去了所侍奉的神子和左臂,并被寺庙的佛雕师赐予了忍义手。以主人的安危为己任,戒律驱使狼走上了夺回主人之路。

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早期

年幼时期的狼只是一只迷路的野狗,在战火纷飞中默默无闻地苟活着。而武艺登峰造极的强者则是出于兴趣,捡走了这条野狗。枭对于这条野狗投入了大量的心血,因为枭发现,将自己的毕生精髓传给这只野狗也是颇有意思的,而每当这条野狗学会自己的精妙招式时,更是感到十分欣慰。这条野狗在枭的调教下成为了狼,狼对于义父能够收养自己并将顶尖的武艺传给自己感到十分荣幸与感激。而在教导的同时,枭也将自己身为忍者的戒律毫不保留地传给了狼。从此,狼磨灭了自己的感情与内心活动,将忍者的戒律看做是自己的精神支柱,成为了真正的忍者。狼被要求成为拥有龙胤之力的神子平田九郎的忍者。

三年前 平田屋敷事件

三年前,平田宅邸受到贼人团体攻击并被纵火,狼一路杀入主殿,见到了从奄奄一息的义父枭。枭在告知狼神子在隐藏佛堂并给予他隐藏佛堂的钥匙,并嘱咐狼一定要守护好主人后,死在狼的面前。后来在隐藏佛堂,狼为了保护神子,杀死[1]了背叛?的老师幻影之蝶,却在佛像倒塌之后被一神秘人背刺而死。拥有龙胤之力的神子九郎为了报答狼的搭救,与狼签订了不死的契约。

花菖蒲的信

三年之后,狼与九郎流落到苇名城。苇名城的人们将要面临内府的侵略,苇名城主苇名弦一郎为了守护苇名,决心得到神子的龙胤之力成为不死之身,于是抓走了九郎并将他监禁于观月望楼,并将狼丢进水井,狼就此失去三年前的很多记忆。狼在接到某人永真扔进井里的信,由此得知九郎位于观月望楼后,潜行至楼中,从九郎手里取得他的打刀“楔丸”以及伤药葫芦。之后狼按照九郎指示找到通往城外的暗道,并吹响芦苇叶笛唤来九郎。当狼最后要带着神子从暗道离开苇名城时,弦一郎早已埋伏在外面伏击了狼。神子被弦一郎掳走并软禁于天守阁,而狼被砍断了左臂抛在野外,失去很多记忆。此后狼被佛雕师所救,于寺庙中醒来,佛雕师将其忍义手移植于狼的左臂。狼也在这里结识了伤药葫芦的制作者,医术高超的医师永真

神子夺还

为了夺回九郎大人,并向弦一郎复仇,狼从位于苇名城城邑的破旧寺院出发,踏上了前往苇名城天守阁的道路。

在苇名城城郊,狼见到了曾为平田家家臣的野上伊之介与他已经疯了的母亲。伊之介的母亲错将狼认成自己的儿子,并将她做给少主人(九郎)的守护铃交给狼,要他供奉在佛祖面前。回到寺院供奉守护铃的狼进入了以三年前的平田屋敷事件为蓝本的幻境,找回了先前丢失的记忆。

狼重回苇名城,在击败正门守卫鬼形部后遇到苇名的天狗苇名一心,天狗本欲斩杀狼,见其忍义手后改变了主意,称狼为“只狼”,邀请他一起来猎混进苇名的“老鼠”,并在事成后送给他苇名流的秘籍。狼继续一路过关斩将,最终登上天守阁,击败了想要利用不死之力保护国家的弦一郎,救下了神子。可是弦一郎因喝下变若水死而复生弦一郎:我不做人了,狼狼!,消失于巴之雷中。永真也在这里现身,表明自己是苇名一心的侍从,因为一心不渴望不死而受命协助狼。

断绝不死之途-石、花、刀

神子经历了许多,他认为只有斩断不死,才能使得这世间断绝对于不死的渴望。根据记载,神子得知断绝龙胤之事,需前往源之宫获取龙之泪。前往源之宫,则需如巴之一族收集源之香。神子遂令狼寻找:变若水积存的馨香水莲、变若水凝结的结宿之石和来自仙乡的常樱之香木[2]来制成前往源之宫所需的源之香,以及用于拜取龙泪的赤红不死斩“拜泪”。狼在苇名一心那里得知不死斩目前被收藏于金刚山仙峰寺,以及不死斩不可随意拔刀的要领。

  • 以下寻找石花刀三物的三段剧情完成顺序任意,只有全部完成之后才会触发下一阶段内府第一次入侵的剧情。
    • 狼上金刚山仙峰寺寻刀,见仙峰寺僧人醉心于寻求不死之路,令不死之虫附身来仿造龙胤之力。狼一路杀入正殿,在那里摇铃进入幻廊之后,达成了在幻廊抓捕猿猴的试炼,进入内殿,并在那里见到了被仙峰寺僧人制造出的虚假龙胤之力持有者“变若的神子”,从她那里取得了不死斩。狼虽在拔刀瞬间死去,却因龙胤的诅咒死而复生,变若的神子也因此认出他是龙胤神子的侍从。深受“不死”之害的变若神子同样厌恶着这种扭曲人生存方式的力量,她给予狼米作为帮助,并祝福狼能成功断绝不死。
    • 狼入坠落之谷源之水深处寻花,结果遭遇饮源之水的奇兽狮子猿,苦斗之后将其枭首。不料狮子猿实为魔虫附身的不死者,即使被枭首仍然站起来与狼战斗,狼最后将不死之虫拽出狮子猿体外并重创之,狮子猿随即败逃。狼最后在石洞中找到了馨香水莲。
    • 狼下至苇名之底,在前往目的地水生村的路上再次遭遇狮子猿和它的一只同类[3],在再次将其击败后用不死斩将其彻底斩杀。水生村及其周边被一片幻术造成的诡异浓雾笼罩,狼在一位僧人的指示下,于一座废庙中击杀幻术的施术者雾隐贵[4],抵达水生村。狼见水生村村民饮污染的源之水而畸形再生,精神失控。在村子深处的石洞前,面对气势逼人的守卫者幻影破戒僧,狼最终将其斩杀,入洞取得结宿之石,并在结宿之石旁看到诡异的轿子。

断绝不死之途-落影、溯源、拜泪

当狼取得不死斩,馨香水莲,结宿之石后回到苇名城一看,内府的士兵已经开始攻打苇名城。冲开一条血路之后,狼回到了天守阁望楼处,在这里见到了自己的义父“枭”。枭三年前并没有死,如今伙同内府,为了寻求龙胤的力量重返苇名。在这里,枭询问狼是否愿意遵守忍者的戒律,听从义父,交出自己的主人。

  • 此处为重要剧情分支选项,不同选择通往不同结局。
    • 遵守戒律,放弃神子——修罗结局:因为狼并没有去思考“断绝不死”的意义,所以他只是继续机械地遵守戒律,服从枭的指令。见到狼即将因因杀人而迷失化为修罗,永真不再隐藏实力,决定将狼在此处斩杀。枭则与狼分头行动,去取得弦一郎手中的不死斩。但永真失败了,即使是她一心真传的剑术,也未能斩断那名为修罗的病症。于是,一心本人决定上阵。可虽然有着穷极一生修炼出的无双剑技,步入暮年且身患重病的一心终究已是强弩之末,同样败给了狼。一心为没有能及时阻止狼化为修罗而感到无尽的懊悔。击败了弦一郎,夺取了不死斩“开门”,归来又见义子也已得胜,枭仰天长啸,以为在狼的辅佐下,暮年的他终于能够让自己真正的名字响彻这片大地了。可是直到冰冷的楔丸穿胸而过,他在惊愕中回头直视义子的双眼时,他才明白当年的野狼已经变成何等可怕之物。当杀人的工具不再需要“忠诚”,不再需要他人的指令,不再需要杀戮的理由,那么整片大地都会在祂的脚下颤抖……怨恨之火燃遍了苇名,这片土地化为了战国最惨烈的杀戮舞台。
    • 违背戒律,不交出神子。经历了为了斩断不死而进行的一系列冒险后,狼真正理解了“龙胤的不死之力会扭曲人的生存方式”,决定作为“狼”而不是“神子的忍者”去帮助九郎断绝不死,也如他一样让戒律由自己决定。而且,见到了义父对不死的渴望后,狼其实已经意识到枭就是三年前在隐藏佛堂背刺自己的神秘人,但念及义父对自己的养育和栽培,他也并没有挑明这一点以及向枭复仇。然而,拒绝了枭的狼转身准备离开时,假装啜泣的枭居然悄无声息地拔刀,试图以巨型忍者突刺偷袭狼。早有防备的狼转身格挡,随后与枭作战,并最终以落影之式[5]将枭击杀,并取得了枭多年前折走的常樱枝条。随后,狼将刀、花、石还有枭偷的常樱香木交给了神子。

源之香的材料已经齐备,神子遂令狼点香。点香后,以源之香为自己熏香的狼又根据神子的指示,通过结宿之石旁的轿子前往源之宫。在进入源之宫后首先来到的朱桥,狼见到了破戒僧的真身,最终击败作为门卫的她并斩断其不死。穿过朱桥正式进入源之宫后,狼又见到了宫内吸人精气的贵人和驾驭着巴之雷的淤加美族战士。在且战且进中,狼抵达了源之宫深处的神域。在此处拜谒祈福后,狼来到了传说中的仙乡,在击败一众白木老翁后,终于见到了神秘的樱龙。面对樱龙驾驭下使出四散纷飞剑气的巨剑和滚滚而来的巴之雷,狼接连闪躲并使出雷电奉还,最后击晕了樱龙,并用不死斩“拜泪”成功拜取龙泪。


不死的终末

拜泪归来的狼回到神子的住所,发现一心已经病死,而二度进犯的内府赤备军则开始在城内纵火。永真则是遵循一心的遗嘱,将一心毕生的秘籍——苇名无心流秘籍[6]交给了狼,并嘱咐狼以一心生前令寄鹰众布下的狼烟为路标,向着储水城区河道旁的密道前进,并通过密道与等在密道外的九郎汇合。

隐藏剧情·「嗟怨」

在向密道行进途中,狼被一名重伤的苇名士兵叫住。他认出狼是忍者,拼尽全力向狼传达了城邑需要支援的消息,并指示他利用忍者风筝行进以快速抵达城邑。虽然当务之急是赶紧与九郎汇合,但是狼无法容忍自己的父辈建立的苇名国就这样毁于内府的铁蹄下,便应下了这名士兵的请求。狼遂前往城邑,以一人之力几乎杀穿了在城邑作战的赤备军,在战场深处火海深处见到了遍地的尸体以及盘踞其中,因心智被侵蚀而化为修罗,驱使着可怖烈焰的怪物——怨恨之鬼佛雕师。面对这个真正拥有修罗之力的敌人,狼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一番战斗下来,狼最终将楔丸插进了怪物的额头,他也在消失于火焰中前感谢狼结束了自己的痛苦。[7]

在密道外的芦苇地,狼与取得了另一把不死斩——“开门”并击伤了九郎的弦一郎再次遭遇了。为了获得龙胤的力量,弦一郎再次前来阻止狼,巴流剑术、巴之雷、不死斩接连使出,但还是败在了身经百战的狼手下。弦一郎感叹自己到头来还是什么都做不到。但为了让这个国家生存下去,为了让苇名的长夜能够破晓,弦一郎毅然用“开门”自刎,将自己作为祭品,以这把漆黑不死斩的力量将已在黄泉的一心以巅峰时期的剑圣形态复活。为了达成孙儿最后的梦想,将苇名从黄泉拉回来,他要在此将狼斩杀。此战之中,一心毫无保留,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绝技与狼死斗,太刀无数新人头疼的快慢剑法火枪苇名剑法是无敌的!十文字枪万恶的后跳霸体横扫与疯狗七连接连祭出,将剑圣的神威展现得淋漓尽致,但狼在这为了断绝不死的旅途中,也已经有了惊人的成长。在这片芦苇地上,楔丸与“开门”金铁交错,不死斩的瘴气与巴之雷的光芒交相辉映,最后,一心败在了狼的楔丸下。战败的一心希望狼帮助他斩断不死,让自己真正地回到黄泉之中。狼拔出了不死斩,为一心介错。生命的最后,他感谢狼斩杀了自己扭曲的不死,倒在了寂寥的原野之中。

断绝不死之途将要到达终末,倒在地上的神子希望狼为自己的龙胤之力画上一个句号。于是狼:

  • 此处又是一个重要分支,不同的选项通往不同的结局。
    • 终于杀死神子,龙胤之力转生,进入下一个轮回。狼为了压制心中的杀意,卸下忍义手默默地待在破旧寺院之中,雕刻着一个又一个的愤怒佛像,一如先前的佛雕师。
    • 狼在前往源之宫之前窃听到了神子的自言自语,向永真寻求帮助得知这样发展下去将会杀死九郎自己,并与永真约定寻找不杀九郎的方法。然而外出回忆这种方法的永真,再次见到狼却显得极其不自然,似乎在隐瞒什么。在破旧寺院,狼窃听了永真与佛雕师的对话,并得知龙胤侍从的存在会阻止龙胤复归常人,而常樱之花是让侍从通过自杀断绝不死的关键。狼随后直面永真,向她要来了义父先前随身携带的守护铃,供奉在佛像前,通过它进入了以义父的记忆再构筑的平田屋敷事件的幻境,并最终在隐藏佛堂大战三年前实力仍处于巅峰时期的义父,在击败义父后终于得到了三年前尚未枯萎的常樱之花。在让神子服下龙泪与常樱之花后,狼使用不死斩自尽,从此神子以常人身份宁静的活在世间。
    • 在金刚山的时候,狼得到了永旅经的一部分,从中得知不死之虫乃西方神龙所带来,在与变若神子的相处中逐渐得知永生的真相,决定将龙胤送回故乡,遂寻仙峰寺的创始人仙峰上人所留的归龙之书,并斩杀谷间白蛇,得干鲜双蛇柿(即白蛇神的心脏),赠与变若神子服用,变若神子随即成为龙胤回归的摇篮,并产出冰泪。最后狼让神子服下双泪,将他放入变若神子(摇篮)中。最终狼与变若神子共同踏上回归樱龙故乡的旅途。

楔丸

狼的佩刀,平田家代代相传的名刀,由神子赋予狼。

“楔丸”之名的含义是:即使作为忍者不得不背负杀人的宿命,也不要舍弃慈悲之心。

忍具

  • 手里剑车:可以快速掷出,用来封锁敌人的去路,也可以用来打击身手敏捷的敌人使敌人害怕,还可以打断一些敌人的招数。对空中的敌人以及所有小型动物有躯干伤害加成
  • 罗伯特的爆竹:强烈的火光和烟雾可以使大多数敌人与野兽惊慌,如果在范围内将导致身形的滞止,为进攻和脱离战斗提供条件。野兽类型boss及精英不会连续受惊,需要一定时间的等待才能再次生效(贤者模式?)
  • 吹火筒:喷射火焰,学习绝技·附牙斩后,通过喷射后立刻攻击可以为武器附火。火对于红眼敌人(赤鬼等)以及狮子猿有奇效。
  • 飞天猿猴的忍斧:可以大幅增长敌人的架势条,并且可以一击砍断敌人的木盾和乱波众的斗笠,发动时有一定幅度的霸体效果。
  • 金城铁壁:可以挡住绝大多数的攻击,但由于是伞,所以无法防御下段攻击。
  • 形部的断角:拥有较长的攻击范围,可以拆掉一些敌人的铠甲(比如赤备重吉),还可以把敌人勾到自己面前制造进攻机会。
  • 锈丸:可以对敌人附加上“中毒”效果,而且可以与自己的刀连携打出连锁攻击,对淤加美一族有奇效(苇名之底的毒沼除外)。
  • 神隐:可以卷动狂风,使敌人迷失自我。第二次遭遇就将"神隐",彻底消失(对精英、boss无效)。仙峰寺的僧人只要一次就会被神隐,推测是已经遭遇过了。
  • 细手指:制成口哨吹动后可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也可以刺激动物发狂,诱导他们互相攻击。最终品爱哭鬼还能让怨灵类敌人以及怨恨之鬼思考人生,为自己免去不必要的麻烦。只有两次完全有效,第三次时间减半,之后完全无效
  • 雾鸦羽毛:可以利用羽毛的幻象,借机逃过敌人的致命一击。(配合中毒药效果更佳)不能借此躲过擒拿攻击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根据佛雕师的说法,守护铃的幻境是根据被铃声唤起的久远记忆构建而成,而无法确定所见的真的是曾发生过的事。况且,若蝶真的在三年前死在了平田屋敷,那么她的苦无在三年后出现在穴山手里这件事,怎么想都有些不对劲。
  2. 严格来说此时九郎并没有让狼去找这个。据永真所说,常樱树的花被某人顺手折枝带走了,常樱树随即枯萎。因为对失去的东西无可奈何,又没有被带走的树枝的线索,所以九郎让狼先去收集其他的源之香材料。
  3. 难度十分之变态,被玩家戏称为“二次猿”。若未在坠落之谷首次击败狮子猿则不会出现。
  4. 其虽然是精英敌人,但是弱得掉渣,只会用笛子插人,战斗力比杂兵还不如,被玩家阴阳怪气地称作“本作最强精英怪”,此称呼也成了用来迫害萌新的手段之一。
  5. 正是三年前枭用来背刺忍杀狼的招式。游戏中狼用此式忍杀枭的语音也是“落影。物归原主……”
  6. 在内府第一次入侵前,若习得了苇名流秘籍中的全部招式,可以在城池后方的森林深处(即坠落之谷前)的白蛇神社与苇名的天狗对话以提前领取。
  7. 通常情况下狼并不会认出怨恨之鬼就是佛雕师。但狼若在内府第一次入侵时前往破旧寺院,对佛雕师进行一系列窃听和对话,并触发佛雕师对请求狼斩杀自己的剧情,那么当内府第二次入侵,狼前往城邑支援苇名众,并在火海深处见到怨恨之鬼时,一眼便会认出他就是佛雕师,最后忍杀他时也会说“永别了,佛雕师……”。另外,根据狼是否认出了怨恨之鬼就是佛雕师,在怨恨之鬼战后前往旁边的房屋,与其中奇怪的老婆婆的对话也会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