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织田作之助

Starydogs.jpg
武装侦探社欢迎您参与完善本系列条目 Stary Dogs☆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Oda Sakunosuke.png
织田作之助
基本资料
本名 織田おだ 作之助さくのすけ
(Oda Sakunosuke)
别号 织田作 织田君 织田刀之助
发色 红发
瞳色 蓝瞳
身高 185cm
体重 77kg
年龄 23岁[1]
生日 10月26日
星座 天蝎座
声优 诹访部顺一
萌点 回忆杀天然呆、正经皮、反差萌暖男40米大刀剧情祭品预知未来
出身地区 横滨
所属团体 港口黑手党 武装侦探社(if线)
个人状态 死亡 存活(if线)
异能力 「天衣无缝」
喜好 辣味咖喱
亲属或相关人
朋友:太宰治 坂口安吾(“无赖派”三人组)

上司:森鸥外


织田作之助(日语:おだ さくのすけ)是由朝雾卡夫卡原作、春河35作画的漫画文豪野犬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港口黑手党的底层成员,包办一切大小琐事。爱好咖喱,每周必须吃三次。而且每次吃的咖喱都很辣

第二季前4集的主角,原型是同名现实的小说家“织田作之助”。

设定图

异能力:天衣无缝

惯用武器是双枪,枪技精湛。 能力名为「天衣无缝」,即先知,能预知接下来5秒之内发生的危险,常见的是预知狙击、爆炸之类的突然袭击。当然先知仅仅是先知,不能时间倒流。

这个能力名称来源于其原型——同名日本作家织田作之助的作品《天衣无缝》。

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 14岁时,以杀手身份和福泽谕吉江户川乱步相遇,被乱步送进警局。羁押在警局期间,与福泽谕吉进行过情报交易。当时福泽谕吉开出的条件是释放他,但他拒绝了,反而要求了一件不起眼的小事——牢饭要改为咖喱饭。同年,在看过夏目漱石的一本被撕去结局的书——《明暗》之后,见到了夏目漱石,决定成为一位小说家。同时为了符合书中的一个杀手的记叙,发誓不再杀人。
  • 21岁时,做着邮递员的工作,在横滨的危险地带专门运送危险货物。初遇太宰治,加入港口黑手党
  • 龙头战争期间,用微薄的工资收养了在战争中失去父母的五名孤儿:咲乐、幸介[2]、真嗣、优、克巳。
  • 在港口黑手党期间,与太宰治和坂口安吾是好友,经常聚在Lupin酒吧里喝酒聊天。太宰治称其为治愈系男子;坂口安吾认为他不会吐槽。
  • 收养的孩子和寄养的餐厅老板被“Mimic”杀害[3]后,决心复仇,最终与Mimic的首领纪德同归于尽,葬于海边的山坡上,墓碑空无一字。 
  • 太宰治曾带着唯一的一张三人在酒吧喝酒的照片去祭奠。后来太宰治决定脱离港口黑手党,原因也是织田作之助的遗言,希望他到“救人的那一方去”
if线中的织田作之助
  • 两年前(25岁)时,解决“苍之使徒”事件,加入武装侦探社。
  • 得知芥川的妹妹在港口黑手党手里,芥川想要救银,织田作决定锻炼芥川。
  • 芥川龙之介闯入港口黑手党救芥川银,织田作之助负责接应,为此和港口黑手党一名负责洗钱的老人[4]约在Lupin酒吧见面。但来的人却不是约好的人,而是他不认识的一个自称“太宰”的青年。织田作之助识破太宰治港口黑手党首领的身份后,将枪口对准了他。织田作不相信太宰治的坦白,出口的话语[5]让太宰治十分受伤心灵暴击MAX,最终他还是应了太宰的请求[6],没有在Lupin开枪,目送太宰治离开。
  • 后面再也没有出现过,很有可能对太宰跳楼的事一无所知…
捡到太宰的那一天
Side A

一个安静的早晨,织田作之助发现在自家门口倒着个浑身是枪伤、手里握着崭新钞票的男人,男人的半边脸都缠着绷带,于是织田出于善心,将其拖至家中,并做了急救处理。在青年——太宰治处于昏迷状态时,织田确认那崭新的钞票为假钞之后,断定太宰为犯罪分子之后,欲打电话报警,却被恰好醒过来的太宰阻止了,太宰说出自己是港口黑手党的身份,让织田作不得不放下电话。在织田作之助喝咖啡时,太宰企图爬出织田家换一个地方死,被织田拖回,并将其绑到床上。就这样,织田作之助与太宰治奇妙又短暂的同居生活开始了。

太宰对织田的照料自然是怨言多多[7],但织田只是平淡地照料他,没有理会太宰的埋怨,有时还会给太宰读书解闷。可太宰还是嫌无聊,于是织田提出玩纸牌,以每人16个国际象棋为筹码,太宰如果赢走织田的全部棋子就可以获得自由,相应地,每输掉一个棋子就得透露一个有关自己的秘密[8]自信满满的太宰最终毫无悬念地输给了织田的异能。同时在护理期间,织田也知道了太宰爱好自杀,对此评价是“很愚蠢的想法”,并说“没有去过那个地方就想死真是太愚蠢了。”,这句话多少勾起了太宰的好奇心。太宰也表明了并不讨厌织田谦虚的性格与在织田家的生活。接着,一帮自称警察的人敲响了织田家的门,询问有没有碰上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倒在附近,织田和太宰假装不在家,可是水烧开的尖声与二人的搏斗声暴露了一切,警察闯进门,朝屋内扔了瓦斯手榴弹,毫无防备的织田与太宰昏迷过去。

织田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囚禁在单人牢房中,第一反应是假钞与太宰的事,在有点后悔救了太宰之余,对拷问自己的年长警察说自己并不知情,可警察不是冲着太宰来的,而是逼织田说出“画”的下落,说在偷走“画”的传奇杀人组织中只查到了底层联络员织田作之助的身份。织田矢口否认,年长的警察打了几下织田后被叫走了,之后又有人押着太宰来到织田所在的牢房里,将二人囚禁在一块。

在牢房中太宰对织田说了关于“48”的情况与刚才的情形,并问织田知不知道“画”是什么,织田说“画”的下落和那群人无关,所以不想说。过了一会,织田因为太宰会开锁而邀请其一起越狱,并答应太宰逃出“48”基地后一起去“那个地方”。在越狱途中,太宰的毒效发作,浑身无力,织田只好搀扶着他继续逃。这时“48”的人赶来,为首的年长警官说了一些为什么要得到“画”的道理,却被太宰吐槽“被迫听小人物的长篇大论”,太宰的做法惹怒了“48”,敌人用枪对准了太宰,并答应织田只要投降说出“画”的情报就放太宰走,织田答应了,但“48”刚为织田戴上手铐就下令把太宰处理掉,在太宰的接连吐槽挑衅“48”下,织田决定继续越狱,并大倒了所有人,奇迹的是,所有的人都活着,先前拷问织田的年长警官认为织田只是杀手组织的底层联络员,此时恐惧地问织田是谁,织田说根本没有什么传奇地杀人组织,那些都是他一个人的“战果”。

逃出“48”基地后,织田带太宰去了“那个地方”——名为Lupin的酒吧,两人一边玩纸牌一边聊天,从开店时间聊到关店时间。太宰感叹好久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了,并确定了以后就称呼织田作之助为织田作。之后,太宰担心织田作会被“48”残党报复,于是邀请织田作加入港口黑手党。

—Side A end

Side B

一个安静的早晨,织田作之助发现在自家门口倒着个浑身是枪伤、手里握着崭新钞票的男人,男人的整张脸都缠着绷带,于是织田出于善心,将其拖至家中,并做了急救处理。织田预感貌似倒在这里如同是男人的计划一般,这时他发现,这名青年——太宰治,在自己不知不觉中睁开了眼睛,直盯着织田看,织田发觉太宰空虚的眼神很可怕,并从太宰的眼神看出太宰杀过数目不少的人,而且青年认识自己,但他却不认识这个青年,于是心生恐惧,织田忍不住问太宰“你是谁?”太宰只是张嘴,并没有说话,又把嘴闭上之后织田问什么都不回答,最后又默默地闭上眼。织田无可奈何,决定把太宰留下来治疗。就这样,织田作之助与陌生青年太宰治的看护生活开始了。太宰一整天都躺在床上,除了排泄和饮食几乎不转身,也不理睬织田的言行,只有织田试图给太宰换掉脸上的绷带时才伸手抵抗,虽然省心,但却总给织田一种不可名状的异样感。织田平淡地照顾着不知名的太宰,就在这时一帮自称警察的人敲响了织田家的门,询问有没有碰上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倒在附近,正当织田思考对策时,太宰冲出门徒手袭击了其中一个警察,另外一个没被袭击的年轻警察慌张地朝屋内扔了瓦斯手榴弹并扑倒织田,毫无防备的织田昏迷过去。

太宰来到“48”的基地——一个废弃的避难所,从走廊的黑暗处往织田所在的房间看,织田正被一个年长的警官拷问着,那名警官一下一下地打着织田,太宰依旧无动于衷、神色平静,手指却不自主地随着棍棒落在织田身上的节奏颤抖着,仿佛是自己被打一样。太宰的杀气引起了年长警官的注意,但太宰与黑暗融为一体,谁也发现不到他,待年长警官走到太宰的所在地时,那里已空无一人。

太宰绑架了扑倒织田的那个年轻警察。避难所深处,警察清醒过来,看到自己的脚被柱子贯穿,动弹不得,之后又发现太宰,太宰开始要求他将“画”的事都说出来,说处理好“画”是计划的“第一阶段”,并透露了自己是港口黑手党干部的身份。在太宰的拷问折磨下,警察说出了自己所知道的所有情报:画是中世纪的一副风景画,被异能盗窃组织从法国国际美术馆盗走,之后由一个灰色画商接手卖给了国内的一个富豪,富豪将画藏起来,仅供自己收藏,不久,画的下落引发的全球的关注。画商被逮捕之际,拜托“48”抹除自己购买画的证据。48销毁了大部分证据,但仍有两个问题:一是富豪被杀,二是画的失踪,得出的结果是织田作杀了人而且拿走了画其实还有两本小说。警察背叛了组织,恳求太宰饶他一命,但太宰还是朝他开了一枪。

在牢房中的织田作忽然发现门锁是开着的,决定逃跑,在逃跑途中发现了用血画上的标记,箭头指向倒在地上的警察,织田唤醒了他,发现这个人正是在家中扑倒自己的年轻警察。警察醒后惊恐地传达太宰说的话:如果不想这里的人都被杀掉,就说出画的下落。织田发现所有的48成员都被打倒但都没有死,织田决定问年轻的警察出口在哪里,好让自己离开而不会牵连到48,这时,屋内剧烈晃动,年轻警察判断是港黑的人来了,恳求织田让他活下来,织田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不知名青年(太宰治)的影子,但依旧是拒绝交出画,愤怒的警察抽出腰间的枪指着织田,织田想了想还是说了:他杀掉富豪仅仅因为是任务,委托人的目标是画,完成任务后织田看到桌上的小说就随手顺走了,放弃杀人的两年后想起要把书还回去。织田找到了幸存的富豪家17岁的养子,养子对织田破口大骂,最后让织田付出代价:小说的租借费以及把画夺回来。织田照做了,之后听养子说那幅画是父亲答应自己如果在18岁前赚到一千万,就将画转让给他,画上已经是被富豪留了字“你是我的骄傲”也就是说画已经不值钱了。养子托织田保管画,画就放在织田家中的地板下。

织田说罢,对警察坦白那把手枪其实是窃听器,窃听方就是港口黑手党的青年。之后织田报了警,离开了48基地。织田辗转车站回家,此时的他已经很狼狈了,而太宰则一路跟踪着他。织田下了车,突然想抽烟,可是找不到火柴了,这时,乔装打扮的太宰走过来帮织田点了火并将火柴还给了织田,织田观察太宰,怀疑是不是两人见过面,太宰否定了他。太宰看到织田狼狈的样子,说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武装侦探社解决。织田道了谢发好人卡,太宰神情扭曲,想到如果自己跟织田说出所有的真相的话,就又会回到那个夜晚,再次与织田成为挚友。太宰下意识地喊“织田z...”时,电车通过,织田眯起眼睛,电车的声音盖住了那句话。正当织田睁眼想询问刚刚说了什么的时候,青年已经不见了,织田失望地回家。

画被港口黑手党保管了一年,还给了富豪的养子,养子珍藏了数年后又将画匿名捐赠给了美术馆。太宰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Side B end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与纪德同归时的年龄,即4年前,若活着的话,应该是27岁
  2. 年纪最大,梦想以后加入黑手党
  3. 森鸥外有意向Mimic泄露地址
  4. 太宰治的黑之时代中也有出现过的龙套
  5. “别叫我织田作。”我的语气强烈到连我自己都吃了一惊,“你不该这么叫你的敌人。”
  6. “我该走了。”太宰平静地看着枪口,继而看向我,“想开枪的话就开吧。但你若能容许我的任性的话,可以稍微忍耐片刻不在店里开枪吗?除了这里,在哪都可以。”
  7. 其实是太宰的把戏,以为只要织田作厌烦了就会把他赶走
  8. 织田作怕太宰病愈后会带港黑的人来报复自己,故想出来的“可以把控太宰”的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