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SCP-682(不灭孽蜥)

SCP.png
控制,收容,保护(To Secure, Contain, and Protect)——SCP基金会
萌娘百科欢迎您编辑SCP基金会相关条目。

另外注意, 所有转载SCP的相关内部文件,转引内容禁止进行相关修改,修改者将会██。
相关文章及其演绎内容已经过O5-█同意,在CC BY-SA 3.0协议下进行发布,而不同于本站(Site-██)使用的CC BY-NC-SA 3.0协议。
本站的SCP相关条目应以被大多数文档所认可的世界观为标准。编辑前请阅读并了解SCP编辑指引的主要内容。

欢迎各位研究员加入SCP系列编辑交流群:561474942,入群请注明萌百ID。愿基金会与您同在!

Padlock-light-silver.svg
由于条目被高度加密,即使使用小刀或者████也无法划开屏幕上的部分黑幕。
SCP-682
Monster8editub9-new.jpg
SCP-682逃出收容后,仍在从强酸腐蚀中恢复。
项目编号 SCP-682
项目等级 Keter
别号 不灭孽蜥
其他称呼 大蜥蜴、682大爷等
特性 不死之身快速愈合
相关SCP
SCP-053SCP-079
SCP-999SCP-173

SCP-682是网络作品/虚构组织SCP基金会(Special Containment Procedures Foundation)的登场角色/收容物,是基金会最出名的收容物之一,已被列入基金会传承条目。在基于SCP基金会而设计的恐怖游戏《SCP:收容失效》(SCP: Containment Breach)中有登场。本条目同时收录其萌娘化版本。

目录

简介

SCP-682必须被尽快消灭。

SCP-682(不灭孽蜥)是SCP基金会最著名的收容物之一,它是一个体型巨大的爬行类生物,以几乎不可能被消灭的特性而闻名,其处决记录多达数十次却从未成功,在基金会内外均有广泛知名度。

SCP-682的文档由Dr Gears(Gears博士的本体)于2008年7月26日发表在基金会网站,2013年12月20日被评为基金会传承条目

官方文档

项目编号:SCP-682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682必须被尽快消灭。目前,SCP团队无法摧毁SCP-682,只能对它造成大量物理伤害。SCP-682需被收容在5m x 5m x 5m的容器中,其中25cm厚的加固抗酸钢板内衬在所有内壁上。收容容器需以盐酸填满,直到SCP-682完全沉没且无力反抗。如果SCP-682试图移动、说话或破坏收容措施,必须快速做出反应并且视情况以全力应对。

为避免激怒SCP-682,禁止员工与其进行交谈。任何尝试与SCP-682交流的未授权人员将被制止并强制带走。

由于SCP-682经常尝试破坏收容措施,难以收容与无力化,以及具有使基金会曝光的高度威胁,它被收容在[已编辑]站点。基金会将尽力使用资源以确保该地点五十(50)千米内无人开发。

描述:SCP-682是一体型巨大、起源未知的爬行类生物。它表现出极高的智能,在它与SCP-079有限的接触时间内,观察到它们之间进行了非常复杂的交流。SCP-682表露出对所有生命的憎恶,收容期间与它的数次交流印证了这一点。(参见附录682-B)。

SCP-682一直被观察到具有极高的力量、速度和迅速反应能力,不过具体程度会随其形态而改变。SCP-682物理躯体的生长和改变非常之快,通过进食或蜕皮,SCP-682能够使体型增大或减小。SCP-682可以从它摄取的任何物质中获得能量,无论是有机物还是无机物。SCP-682的消化似乎由鼻孔内的过滤鳃辅助,该鳃能吸收任何溶液中的有用物质,使其在被收容于酸液中时能够持续再生。SCP-682的再生能力和适应能力非常惊人,且SCP-682在87%的身体被毁或腐烂的情况下仍然可以移动和交流。

若发生收容失效,SCP-682将由所有待命的机动特遣队进行追踪与再捕获,每支队伍都不得少于七(7)名队员。至今(██-██-████)为止,对象的突破尝试已有十七(17)次,其中六(6)次突破成功。(参见附录682-D)。

附录682-B:██████的一部分录音副本。

<记录开始,快进至00h-21m-52s>

██████博士:现在回答,你为什么杀了那些农民?

SCP-682:(无言语交流)

██████博士:如果你现在不说话,这次交流就到此结束然后我们会把你移回——

SCP-682:(难以理解的声音)

██████博士:再说一遍?(将麦克风靠近)

SCP-682:(难以理解的声音)

██████博士:大声说出来。(对人员D-085说)把麦克风再移近点。

SCP-682:……他们(难以理解的声音)……

██████博士:(对人员D-085说)这个麦克风才收到这点声音,再移近些!

人员D-085:它的喉咙已经毁了,你看!它没法说话——(喘气和尖叫)

SCP-682:(似乎攻击了D-085的身体)……他们……令人作呕……

██████博士:(从房间撤退)

<记录结束>

附录682-D:SCP-682的突破记录

1:第一次,██-██-████:出动特工███████,特工███,特工████████(KIA),人员D-129(KIA),人员D-027(KIA),人员D-173(KIA),人员D-200(KIA),人员D-193(KIA)

2:第二次,██-██-████:出动特工███,特工████████████,███████博士,人员D-124,人员D-137(KIA),人员D-201(KIA),人员D-202(KIA),人员D-203(KIA)

3:第三次,██-██-████:出动特工███████,军士长█████████,特工████████,特工██████(KIA),人员D-018(KIA),人员D-211(KIA),人员D-216

4:第四次,██-██-████:出动特工████████,上士██████,技术军士█████,列兵███████,列兵█████,中尉████████████,上士████████(KIA),上校████████(KIA),列兵███████(KIA),列兵██████(KIA),特工███(KIA)

5:第五次,██-██-████:出动人员D-221,特工██████████(KIA),特工████████(KIA),特工██████(KIA),人员D-028(KIA),人员D-111(KIA),人员D-281(KIA),人员D-209(KIA)

6:第六次,██-██-████:出动特工██████████,特工██████,人员D-291(MIA),特工████████(KIA),特工█████████████(KIA),人员D-299(KIA),人员D-277(KIA),人员D-278(KIA),人员D-279(KIA)

附录682-E:处决实验:

事件记录682-E18:█████博士尝试在SCP-682身上使用SCP-409。███将军、██████将军和██████████博士为观察者。

0400:开始暴露。SCP-682开始撕除接触点,造成此区域大量损伤。SCP-682数次要求得知它所接触的是什么。

0800:晶体化开始,蔓延速度较平时慢了许多。

1200:SCP-682表现得极度痛苦,开始出现痉挛。

1300:晶体化在转换度达62%时停止。结晶部位炸裂,对SCP-682造成大量物理损伤。

1400:尽管失去了肢体和器官,SCP-682从暴露中恢复。SCP-682开始再生,声称会杀害并吞食所有参与事件682-E18的人员。

SCP-682现在已经对SCP-409免疫。目前使用其它SCP项目处决SCP-682前必须先在SCP-682的样本上实验后才能进行完整实验。

根据████████博士建议的方法(参见文件27b-6),███████博士和█████博士要求准许使用SCP-689来处决SCP-682。目前仍待████████批准。

Gears博士建议使用SCP-182与SCP-682进行交流。SCP-182表示不情愿,称会尽可能避免进入SCP-682的收容中心。

附录682-F:处决记录

实验记录-T-98816-oc108-682

相关设定

以下是一些与SCP-682有关的文档和故事中展现的设定。全部相关故事参见SCP系列故事版中SCP-682下的故事。

抹杀实验

SCP-682作为基金会最大威胁的无敌生物之一,基金会想尽了方法去抹杀他,但从未成功[1]。就算将其量子化,他也能恢复成原来面貌。

完整的处决记录见上方文档末尾处,或从右边的信息框中进入。

(注意,该处决记录为SCP-682的补充材料,可以被视为SCP-682的官方设定。)

SCP-2998中,来自宇宙的神秘存在Adidal的部下曾成功无效化了SCP-682,后来基金会用SCP-055重启宇宙后SCP-682重新出现在了更新的历史里。

SCP-682的官方设定中不能死,非官方设定中都不知道死了几次了。

起源传说[来源请求]

注:以下内容的出处待考证,目前未在基金会官网找到以下内容。

对SCP-682的起源之说最早可追溯于圣经新约时代。普罗旺斯地区的传说中讲道,曾有一艘小船,奇迹般地受到指引,它穿越了风暴,在隆河入海口附近靠了岸,就在今天的圣玛丽德拉梅尔的村庄与教堂所坐落的地方。船上有耶稣的爱徒们:复活者拉撒路、他的姐妹玛尔达、抹大拉的玛丽亚(SCP-999)以及其他一些乘客,还有耶稣的信友。主升天之后,法利赛人想要谋害他们,就把他们赶上了这艘无帆无桨的船。逃生上岸之后,这些圣徒们分散到各地向普罗旺斯居民传播福音;圣女玛尔达的路途沿隆河而上,一路上她讲述生命的道义,显现了许多神迹。

当时,阿维尼翁下游沿河两岸的居民深受一只怪兽所带来的恐慌的影响,它破坏农田,吞吃人畜。这是一条有着长尾的龙,狮子般的血盆大口,背上覆盖的厚厚鳞甲使之刀枪不入。人们称之为塔拉斯克(该词可能源于希腊语tarasso,意为恐惧),并认为它是来自隆河之底或地狱深渊的初始之物。惊恐万分的当地人不敢接近塔拉斯克的巢穴,甚至对它祭以迷信崇拜,也正是在这时,他们耳闻了圣女玛尔达一路上施行神迹的消息。于是,他们当即向圣女求助。圣女答应解救他们,她走向怪龙,以耶稣基督之名命令龙听从于她,并解下自己的腰带,拴在突然间变得温顺的恶龙塔拉斯克脖子上,牵着它走进了最近的村落,仿佛牵的是条温顺的家犬。为了纪念这个解救人们的奇迹,这个小村里从此改名为塔拉斯孔,人们为此创立了一个节日,其具体仪式在十世纪为国王勒内所认可,一直流传至今。塔拉斯克成了塔拉斯孔的标志:它的形象被镌刻于城市的纹章,市政厅正廊前有它的雕像,印章和过去的货币上也雕着塔拉斯克。

首次目击

摘自故事:《布莱克伍德爵士和83年的塔拉斯克大狩猎[2],文中的省略号为摘录者略去部分原文后所加。

注意:该故事是基于SCP-682的二次创作,根据一无二随原则,不应被视为SCP-682的官方设定/唯一设定。

故事摘录(长文预警)

1883年5月14日:

我今天早晨收到了一封极为有趣的信件。……那是关于我和某个神秘生物近乎致命的邂逅——这个故事恐怕我不会写在私人日记之外的地方——在夏天结束之前我都不打算再次远行。但是,今天的这封改变了我的计划。这是一封非常正式的信函,写在像结婚请帖一样的折叠卡纸上,外面包着最高级的信封,信的内容如下:

至三等勋爵西奥多•托马斯•布莱克伍德大人:

法兰西共和国陆军上校约瑟夫•杜凡特Col. Joseph D'Enfante

在此诚挚地邀请您参加——

狩猎行动

本次活动的目标为残害了成千无辜性命的可怖巨兽——

塔拉斯克

该生物极为庞大和残忍,近年来一直被视为子虚乌有的民间传说。但最近该生物突然出现,威胁到了普罗旺斯地区乃至整个法国的安全。

法国总统已授权杜凡特上校,向猎杀这头恶名昭彰的怪兽的任何团体或个人支付奖金——

五百万英镑

答复请转交杜凡特上校,地址:伦敦骑士桥区肯辛顿街22号。

……我花了一个下午,研读百科全书和各种历史和神话传说方面的著作,最后在一部民间传说集中发现了它的故事。据说,最后是圣女马大St. Martha——抹大拉的马利亚[3]的姐姐——用她治愈万物的歌声征服了这头怪兽。书中称塔拉斯克是一个邪恶的生物;一头巨大的奇美拉兽,能随着呼吸喷射火焰,全身覆盖着厚鳞,刀枪不入,它毫无怜悯地大肆杀戮,为了取乐而到处散播混乱。……

1883年5月16日:

今天我前往市内的一处由Marshall,Carter和Dark运营的私人俱乐部……

除了我以外,还有三位受邀而来的客人。第一位是叫做罗斯福先生Mr. Roosevelt的美国人,他虽然很年轻,却已是美国西部小有名气的大猎物狩猎者。第二位是俄罗斯人督可夫先生Mr. Dukov,广为人知的科学家和历史学家。最后一位和我一样是英国人,读者们也许还记得他——此人正是1855年在尼罗河畔与我斗智斗勇的那位老朋友哈里斯先生。

……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们声称它是一头狡猾又凶残的巨型蜥蜴,他们说,它直接冲到了镇中心的广场,杀死了挡路的每一个人,它横冲直撞,狼吞虎咽,吃人,吃牲口,也吃建筑物。一个农夫表示,这头怪兽在撕碎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之后,用标准的法语对他说,“Ils étaient répugnants他们真让我恶心”。

……

上校说,我们四个是法国政府所能找到的最高超的猎人和科学家,他也不清楚我们是否比那怪物强,但他希望我们能凭借专业知识和尖端科技的武器,战胜那个打败了他自己军队的强敌。

……

1883年5月20日:

……

整个旅程中我一直尽量避免和哈里斯先生说话。我决心要在这次冒险中从头到脚保持风度,但这个人总是处处给我添堵。当我们在加莱上火车的时候,我看见他正在叫人把一个巨大的黝黑石质箱子装上车,他说里面是他的“秘密武器”。他不肯告诉我们箱子里是什么,但光是看到它就让我觉得不舒服——在那箱子周围,连空气似乎都变的格外冰冷。……

……

1883年5月21日:

我一生中见识过许多次战争的残酷。在鸦片战争中领军时,我直接目睹过大英帝国的怒火;在非洲,我看到过奋战至最后一人的土著部族;在克里米亚,无数的士兵战死,城市被洗劫,我自己都差点送命。可是比起塔拉斯克所造成的巨大破坏,这些都算不了什么。

阿维尼翁看上去就像进入了战争状态——街头到处是巡逻的士兵,城市边界设置了路障。隔离区就在城外不远的地方。士兵们在区域边缘挖掘了壕沟,建立了碉堡。看守这里的年轻人看上去个个身经百战,……

塔拉斯康已经被彻底地毁灭了。街道上随处是塔拉斯克作乱时留下的尸体。大半个镇子被烧毁;有名的塔拉斯康城堡和其他的石制古建筑都已化为碎石,仅剩几面破了大洞的石墙还竖立在地面上。我们没有看到一个活物——没有男人,没有女人,没有牲畜,没有虫子,也没有野生的鸟兽。就连镇子里的植物也都枯萎了。看到这般惨象,我不禁疑惑——只凭一个生物真的有可能造成这样可怕的灾难吗?

1883年5月22日:

我们今天终于和塔拉斯克打了照面,很幸运我们都没有死。

我们往西南方前进,来到贝勒加德,这地方被破坏的程度和塔拉斯康不相上下。我们发现了那怪物留下的痕迹,我们跟随它一路向南,然后向西,然后又转向西北方,穿过了农田,来到异常靠近尼姆的地方。午后不久,我们远远地看到了那头怪兽;它一动不动,好像正在午后的阳光下打盹。它的体型硕大无朋,长度超过鲸鱼,高度超过长颈鹿,重量显然也超过前两者。它的鳞片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又大又白的牙齿露出嘴外,安详地沉睡在自己制造出的一片混乱之中。要是它有翅膀的话,我一定会认为它是一条巨龙。

……我把枪固定在栅栏上,仔细地瞄准了沉睡的塔拉斯克的头,屏住呼吸最后做了一下调整,开火了。

这一击直接命中了目标,我们欣喜地看到塔拉斯克脑袋的上半部被削掉了。怪物倒在地上,我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仅仅一枪,残害数千人,威胁到一整个国家的怪物就这么死去了。哈里斯先生也不禁发出一声欢呼——然而就在这时怪兽突然死而复生。它又站了起来,转向了我们的方向。鲜血、脑浆和血块从它破损的头颅中不断渗出,它用仅剩的一只眼睛俯视着我们,发出一阵令人血液凝固的咆哮,然后,它飞速向我们冲刺,跑得比发怒的公象都快得多。……哈里斯扔下猎象枪,拿出一把小型连发枪,向塔拉斯克的侧腹部倾泻了满满一弹仓的子弹——我们惊恐地发现他造成的伤口在几秒之内飞快地愈合。……我看见那怪兽试图去追罗斯福先生,它前腿的残肢已经在重新生长,而且变成了新的形态。不过最终罗斯福先生还是逃脱了怪兽的追杀,当夜幕降临时,我们已经回到隔离区边界的士兵们身边。尽管大家都安然无恙,可我们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

……

1883年5月29日:

我们成功了!

计划进展得极为顺利。虽然直到下午罗斯福先生才终于成功地诱使塔拉斯克追逐自己,但之后怪物毫无悬念地跌进了我们设下的陷阱。……最后,督可夫先生警告我们保护好双眼,然后使用了他的沥青铀矿枪,他的警告绝非夸张——那东西发射时的光芒足以闪瞎人眼,他扣下扳机之后,从陷阱中升起一团巨大的带有浓烟的火焰,在我们头顶形成了蘑菇一样的形状。当火焰熄灭之后,怪物只剩下了烧焦的骨架。

1883年5月30日:

大事不妙!

我们带着战利品回到阿维尼翁,受到了当地驻军英雄式的欢迎。在早晨的阳光中,塔拉斯克的头骨看上去比昨天晚上显得白了一些,而且比起昨天我们把它拖出坑的时候,它上面附着的烧焦皮肉也多了一些,当时我们都以为这只是错觉。我们四个与怪物头颅合了影,然后督可夫先生提出要把自己的头放在怪物的上下颚骨之间来拍上一张。

他刚一摆好姿势,怪物突然合上了下颚,我们惊恐地看到它干净利落地咬掉了督可夫先生的头。……

到达银行时,我们发现哈里斯先生已经把那个箱子从保险库拖到了门厅,正在手忙脚乱地撬开外面的木板。很快箱子被拆开了,里面是一个看上去非常古老的石棺。石棺暴露出来的一瞬间,大厅里变得极端寒冷,好像整个空间中的热量都被吸走了一样,我强忍着战栗,紧盯着它。三条带锁的铁链牢牢地固定住了棺材的盖子,盖子和棺材上都是手工镌刻的符文,看上去像是苏美尔或阿卡德古文字。我承认我从未学过美索不达米亚的古文字;但是,当哈里斯先生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挂有三把钥匙的钥匙圈,开始逐一打开棺材上的锁时,我的直觉告诉我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正要从棺材里钻出来。我拼命恳求他停止这种疯狂的行为,趁还有机会赶紧逃跑,可是他坚持认为只要一打开棺材,我们就能扭转局势,取得胜利。哈里斯先生打开了锁,把盖子推到一边,还来不及亲眼看一看自己的“秘密武器”,一条持着利剑的橄榄色手臂就从棺材里挥击出来,直接砍下了他的脑袋。

在我多年的冒险经历中,我见过各种各样的野蛮人,可是我从未见过像棺材里的这个苏美尔女半神这样原始、凶暴、充满野性怒火的存在;她全身赤果,手持一柄暗红色利剑,长长的黑发在身后飘荡,全身从头到脚覆盖着难以辨认的图案和古文字的刺青。据说,美国将军谢尔曼曾对向他求饶的敌人说过,“你们可以试试向风暴求饶”。我想,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恐怕就是“风暴”本身。

罗斯福先生试图和那个半神商量,请求他帮助我们,但她好像完全没听到一样,反而挥剑攻击了罗斯福。罗斯福用他的特制步枪格挡了这凶猛的一击,枪管上出现一道深深的裂痕。半神也吃了一惊,扔下了手中的剑。罗斯福捡起那把剑试图反击,可是不知怎么回事,眨眼间半神的两手中各出现了一把新的剑,像是从虚空中硬生幻化出来的一样。罗斯福先生使出浑身解数试图挡开半神的袭击,但没过多久就被对方逼入了死角。尽管出手干预两位骑士之间的公平决斗是很卑鄙的事,但我实在不忍心看着罗斯福先生就这样被杀;我掏出我的手枪,把弹仓里剩下的五发子弹全部打进了半神的头颅。

按说受到这样的伤害应该会死掉,可是这个橄榄色皮肤的毁灭者居然若无其事地转身看着我。他扔下自己的一把剑,迅速地在空中挥了挥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扔出了某种武器。顿时我的手臂动弹不得,原来半神制造了一条套索。然后他又用一条套索捆住了我的脚,把我拽倒在地。他慢慢走向我,准备给我最后一击——就在这时,我看见银行的墙壁开始颤抖,坍塌,听见了一阵愤怒的咆哮——是塔拉斯克,毫发无伤的塔拉斯克冲进了银行,来向试图杀死它的人寻仇了。

半神一看见塔拉斯克,立刻对我和罗斯福先生完全失去了兴趣。我想,这就是可怜的哈里斯先生把他视为秘密武器的原因;这个愤怒的化身只为战斗而活,而塔拉斯克的出现,让她找到了自己的终极宿敌。要详细描述这两个无敌的存在之间的战斗怕是能写上百来页……大半个钟头过去了,他们身边倒着数百具尸体,阿维尼翁的市中心已成一片废墟。半神失去了一条胳膊、一条腿、一只眼珠,以及大半个脑部,他的腹部也被切开了。在一般人类早该死去的身体状况下,他仍在继续战斗,甚至撕下自己的内脏作为武器进行攻击。塔拉斯克的伤势也一样严重,它躺在地上,艰难地重生着,这时我看见半神注意到了督可夫先生的沥青铀矿枪,它就掉在一小时前庆祝仪式上的那个平台的残骸旁边。

我们亲眼目击了半神用无比精确地取出了那把枪的能量核心。他凭空创造出了像是炸药的东西,把它们捆在核心上,然后把核心固定在自己胸口。他点燃了导火索,扑向塔拉斯克,准备与它同归于尽……

……

现实起源

现实中SCP-682的图像来自俄罗斯士兵发现的一头白鲸尸体。人们起初以为它是恐龙,但科学家发现它是白鲸。[4]

图片(可能导致轻度不适)[5]

 

萌娘化

 
基本资料
本名 SCP-682(萌化版)
别号 不灭孽蜥
SCP基金会的专属吉祥物RBQ
萌点 吃货傲娇[6]
活动范围 未知,曾经在法国南部露过面[7]
亲属或相关人
不能吃的:SCP-053 Clef博士
好基友:SCP-079 SCP-999
死敌:SCP-173 Kondraki博士

萌点

以下内容仅限4级以上人员访问,强制打开会导致网络地址被记录,请慎重选择
  • 对人类没有兴趣,只喜欢外星人、未来人、超能力者还有AI
  • 虽然是完美生物,连343上帝也拿她没辙,但是却被一只小兔子追着满地跑
  • 被SCP999挠到再起不能。提到这个就会脸红生气
  • 傲娇,无数次被送到奇怪的地方却又无数次跑了回来。其实你很讨厌玖渚友吧其实你很喜欢人类的吧。
  • 中二病患者,每天的日常是妄想毁灭碳基生物。
  • 女王属性,曾经被爱慕她的特工送过一把13英寸的厨刀,本来可以用这个毁灭人类的但是她却没有使用。
  • 抖M体质,姬金会第一调戏对象。

与个别SCP的不正当关系

以下是SCP-682与一些SCP以及基金会人员的关系,总结自SCP-682的处决记录,已经过萌化(?)改写。

SCP-053:小姑娘

就是一个小萝莉。。。大概

在某次PLAY中,两者被放在一起,682一反“碳基生物杀手”的常态,自愿充当053的玩具,对053在自己头上画画的事情表示无动于衷。

然后PLAY结束后,对进行SCP分开作业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一次精彩的双杀

处决记录原文

项目:SCP-053

样本测试记录:
无,在O5指挥部命令下略过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被引进SCP-053的收容区域中。SCP-682表现非常困惑,且没有受到SCP-053影响的迹象。SCP-053似乎害怕SCP-682,并躲在她的收容区中一把椅子的后面。SCP-682伏在地上,把头部靠在地上一动不动。SCP-053接近SCP-682,在犹豫了几秒后,碰了SCP-682几下然后迅速躲回椅子后面。SCP-682没有任何反应。SCP-053再次接近SCP-682并且轻拍它的头,使它从前鼻孔中呼气。SCP-053拍着手蹦跳了几下,然后拥抱了SCP-682的头部。在实验的剩余时间内,SCP-682似乎处于十分驯服的状态,只作出了两次低烈度的逃脱尝试。观察到SCP-053把玩具和一些其它的物品拿给SCP-682,并用蜡笔在它前端的硬壳上画画。

在测试阶段结束后,进入收容区的职员立即遭到SCP-682的攻击,造成二人死亡,五人受伤。SCP-682被收容并移往独立的收容单元。在SCP-682被移走后,观察到SCP-053哭了几分钟。

注释: SCP-682的反应由于数个原因都值得注意。首先,这是少数SCP-682在和生物组织接触后却没有进入“狂暴”状态的事件。其次,由于SCP-682的缺乏反应,这次实验引起了对SCP-053的物理构成与成分的疑问。其三,这次实验提供了一个进行长期收容的可能途径。然而,将两个高度危险的SCP项目放在同一个收容单元中是不太可能被允许的。

Clef博士

SCP人外控

这是一个官方坚持的说法:

有人试图谋杀Clef博士,蓄意把Clef博士放到和SCP-682同一个房间,这件事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O5-7

某次实验中。。。Clef博士出现在了682的房间里。。。Clef博士你是来夜袭的么

然后682在与Clef博士深情对望的过程中(超过3分钟了(╯‵□′)╯︵┻━┻),Clef博士掏出了C4炸了房间门并成功出逃。

随身带C4。。。果然不愧是天启四博士么

随即组织本次实验的某位博士被682麻美掉推测682和Clef之间存在基情甚至某些哲♂学上的关系。

处决记录原文

项目:Clef博士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被引入实验区域。Clef博士被引入实验区域。SCP-682和Clef博士互相盯着对方大约3分钟。在SCP-682的持续凝视下,Clef博士缓慢地朝实验区域外退去。Clef博士尝试打开实验区域的门。发现实验区域的门被锁住。报告称Clef博士大声咒骂几句,然后把一个未知的装置附在门上,在整个过程中其双眼一直盯着SCP-682。Clef博士引爆了门上的一个小型塑料炸药,导致了一场收容失效。SCP-682继续凝视。Clef博士启动了二级紧急锁定门并宣告了部分的收容情况。SCP-682没有反应。Clef博士进入实验观察中心。

两分钟后,尽管仍留在了实验区域内,SCP-682不知如何地杀死了计划的领导,███████博士,其脖子与和控制面板相撞造成的钝力冲击外伤而折断。

注释:这是我们一直坚持的官方说法。因为另一个说法,即有人试图蓄意把Clef博士和SCP-682放到同一个房间以试图谋杀他的事,是完全难以置信的。 O5-7

SCP-173:雕像

看到我了就不要眨眼哟,除非你想去拍无头骑士异闻录

一只野生的SCP-173从草丛里跳出来了————→受惊的682发出几声震耳的尖叫,然后迅速将自己挤靠在离SCP-173最远的墙上,一直盯着她————→SCP-682持续盯着SCP-173长达6个小时(没有眨眼)————→金会不干了,找了个小学生的狙,射击了SCP-682的眼睛————→173使用奥义-让你变成魔法少女巴麻美————→SCP-682倒在地板上,在头部,脖子,和腿部有几处伤痕。在SCP-173的“手上”粘有一些SCP-682的身体组织————→黄旭东:现在这个局势就是682被173飞龙骑脸————→SCP-682迅速的恢复伤害,然后移向另一面墙,在身体的不同部位生长出眼睛,并覆盖有很厚的透明保护罩————→在金会的“持续努力”失败,SCP-682仍持续观察了SCP-173超过12个小时,最后被允许退出保管措施中。

一向强气的682在遇到173之后意外的萌啊

处决记录原文

项目:SCP-173

样本测试记录:
无,在O5指挥部命令下略过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被引进SCP-173的收容区域中。SCP-682发出几声震耳的尖叫,然后迅速将自己挤靠在离SCP-173最远的墙上,一直盯着它。 SCP-682持续盯着SCP-173六个小时没有眨眼。装备有大口径狙击步枪的特工受派遣,射瞎了SCP-682的眼睛,同时停止了所有对SCP-682和SCP-173的观察。

在恢复观察后,SCP-682倒在地板上,在头部,脖子,和腿部有几处伤痕。在SCP-173的“手”上粘有一些SCP-682的身体组织。SCP- 682迅速的恢复损害,然后移向另一面墙,在身体的不同部位生长出眼睛,其中很多覆盖有厚质"罩子"状透明甲壳。尽管特工和基金会职员又作出阻碍尝试,SCP-682仍持续观察了SCP-173达十二小时。SCP-682被允许退出收容区域,并在临时收容措施中被重新控制。

注释:回顾这次实验,似乎是由于体型差异巨大,SCP-173无法对SCP-682造成致命伤害。如果SCP-682的身体质量因损伤降低到与SCP-173同一等级,这次实验可能可以重复。

SCP-096:羞涩的人

看到伦家的脸你就死定了口牙。。。呵呵呵呵呵

还是某次PLAY,两者放一起后,两方开始尖叫(激情♂高音),持续了27小时,然后噪音停止。声纳摄影装置展示出SCP-096受了伤在西南角蜷缩成一团,似乎很沮丧。SCP-682则在房间的最北面,大约85%身体质量消失了。

之后的测试,SCP-096见到SCP-682就把脸转过去,并尖叫着挠自己的脸这就攻略了么(╯‵□′)╯︵┻━┻

处决记录原文

项目:SCP-096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装着SCP-096的收容箱被送到SCP-682的房间内。人员清空四周后容器被遥控打开。

双方的尖叫持续了廿七(27)小时,然后噪音突然停止。声纳摄影装置显示出SCP-096严重"受伤"并在西南角蜷缩成一团,似乎很沮丧。SCP-682则在房间的最北面,大约85%的初始质量消失了。重收容小队较为容易地回收两名个体。

随后再尝试将SCP-096曝露予SCP-682时会使它转离682,跳到某处并尖叫着挠自己的脸。

SCP-1128:深海巨兽[来源请求]

知道我长什么样后就等着去深海旅游吧...恩...单程的

SCP-682啊,给你介绍一个萌妹纸,她长得巴拉巴拉巴拉————→SCP-682收容隔间被灌入10000公升的水————→SCP-1128随后出现并拥抱SCP-682,将其拖入水面之下。

注:SCP-1128是一个3级信息危机,知道长相后只要接触水就会被拉至深海,哪怕只是浴缸或者...一杯水。所以1128与682的互动无法被直接观测

目标识别系统探测到数片被假定是从SCP-682上撕下的碎片,而化学分析传感器侦测到高浓度的[哔——],[哔——],和[哔——],这几种物质都是SCP-682的循环体液且当前无法被合成。

在与SCP-1128互动6分钟后,SCP-682的温度突然上升到XXXX度,瞬间蒸干了所有的水体并导致了一次蒸气爆炸,造成数人死亡SCP-682已经超神,谁来终结她。在残骸中没有发现SCP-1128。

随后测试中,将SCP-682浸入水中没有导致SCP-1128的出现,即使再次朝SCP-682朗读SCP-1128的描述也不行。

目测1128娘被682娘玩坏了么

SCP-2599:不够好

不能抗拒任何命令(包括超现实命令),但也永远无法贯彻到底的女子

被命令把SCP-682打到"200%确认死亡",战斗过程42分钟,基本上SCP-682毫无还手之力被胖揍一通,四肢断三、胸碎、爆眼,并在将被徒手学姊掉的前一刻SCP-682大喊:“杀了我!你这内脏袋子!动手杀我!”,导致SCP-2599立刻停手并不动。推测倾向间接暗示的"200%死亡"相较于"杀了我"这样直白的命令被超越了优先权。

在将SCP-2599重新收容后,任何对SCP-682的进一步抹杀的企图都没有效果。

能用拳头把682爷揍成这样.2599妹子您威武...

处决记录原文

项目:SCP-2599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SCP-2599被要求攻击SCP-682,“直到它200%被确认死亡”。SCP-2599随后与SCP-682战斗42分钟,在最后,SCP-682四肢中的三个被切断,其胸部被压碎,其两个眼球都已经破裂。SCP-2599随后抓住了SCP-682的头部,似乎准备将其从SCP-682的身体上扯下。作为答复,SCP-682说道:“杀了我,你这袋器官,杀了我。”

SCP-2599立刻释放了SCP-682,并在试验场地内站立不动,直到安保人员将其移走。随后在SCP-682恢复前将其抹杀的尝试没有显着效果。

备注:理论认为具体的“杀了我”在一定层面上地位高于更为抽象的“攻击它直到它200%被确认死亡”。

图集

外部链接与注释

《SCP: Containment Breach》游戏官网:http://www.scpcbgame.com/

  1. 在极少数文档/故事中,SCP-682被成功处决或因其他原因死亡,甚至以一些滑稽的方式死去(如杀死682中大爷酒驾撞树而死),但此类情节往往起到为其他剧情服务的作用,且根据一无二随原则不计入官方设定。
  2. 布莱克伍德爵士即SCP-1867
  3. 编辑者注:可能指SCP-999
  4. 资料来源:User blog:SCP-X/Origins of some SCP's | SCP - Containment Breach Wiki
  5. 图片来源:SCP 682/Moscow Monster/Sahalin Monster 11 by Pixel224444 on DeviantArt
  6. 无数次被送到奇怪的地方又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跑回来了,可见682妹子其实是很喜欢人类的和人类的孽缘真是斩不断。
  7. 出自外围文档Blackwood爵士的奇妙冒险日记。但是由于爵士先生的日记或许是在另外一个世界发生的事情,所以不能作为什么参考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