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食之契约:菱饼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菱饼.jpg
基本资料
本名 菱饼
别号
发色 粉+白+绿
瞳色 粉瞳
身高 152cm
声优 (日配)芹泽优 (中配)杨梦露
萌点 萝莉
出身地区 (起源地)日本 (作品中)樱之岛
亲属或相关人
喜欢:柏饼


菱饼是由上海番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食之契约》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名称 菱饼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不详 身高 152cm CV (日配)芹泽优

(中配)杨梦露

偏好食物 泡椒三文鱼头 专属堕神 狸猫 • 断刀 性格 天真烂漫
关系 喜欢:柏饼 信条 如果我能为你挡下厄运,你就不会离开我了,对吗?
简介 菱饼是日本女儿节的食物之一,红、白、绿三种颜色分别寓意着健康活力、清净纯洁、消除灾厄,蕴含着对孩子的期许与祝福。
背景 很热心,喜欢给有好感的人制作和他长相一样的人偶,但一定要对方的头发来做人偶的头发,认为这样魔力才能有效帮助别人辟邪,不管对方是否接受。认为交换东西不该用金钱,而是用诚意以物换物。偶尔会用人偶捉弄别人,承受的伤害都会成为精神负担积累在心里,有时也会忍不住流露出来,也因此喜欢流水,认为这样就能将厄运放逐。

游戏数据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 UR
获取途径
属性
攻击力 52(满级:1917) 防御力 37(满级:1021)
生命值 1130(满级:25067) 暴击值 598(满级:2593)
暴伤值 654(满级:2874) 攻速值 1035(满级:4310)
战斗技能
基础技:除灾 娃娃飞到菱饼前面,为菱饼承受伤害,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10点伤害,同时使自身获得无敌,持续3秒。

(技能等级最高级: 娃娃飞到菱饼前面,为菱饼承受伤害,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430点伤害,同时使自身获得无敌,持续3秒。)

能量技:祛恶 菱饼指挥娃娃飞向敌人,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405点伤害,同时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持续8秒,并恢复自身505点生命值。

(技能等级最高级:菱饼指挥娃娃飞向敌人,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5265点伤害,同时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持续8秒,并恢复自身6565点生命值。)

连携技:祛恶之愿 连携对象:柏饼

菱饼指挥娃娃飞向敌人,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486点伤害,同时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持续8秒,并恢复自身606点生命值。 (技能等级最高级:菱饼指挥娃娃飞向敌人,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486点伤害,同时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持续8秒,并恢复自身606点生命值。)

初始
满破

台词

契约 初次见面,我就是可以为御侍大人挡下厄运的人偶——菱饼~嘻嘻,人偶当然是开玩笑的啦~
登录 御侍大人~我们来玩游戏吧~
冰场 这里的冰能够冻住厄运吗?
技能 不准你伤害他们!
升星 以后会更加努力保护您的。
疲劳中 头……好痛……别碰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恢复中 不要现在靠近我,厄运还在我的身体里……
出击编队 诶?要去河边驱逐厄运吗?您等一下——
落败 无法……再承受了……
胜利台词 请用好吃的糖果奖励我吧~
失败台词 不……不可以……会被送走的……
喂食台词 呀,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嗯~应该还您什么谢礼呢~
通知 用来供奉的食物做好了~
放置台词1 不知道桃花开了没有,好想和御侍大人一起去河边赏花呀。
放置台词2 听说有很多人会害怕承受灾厄的人偶,希望我不会被人讨厌……
放置台词3 我做的每一件礼物。都倾付了满满的心意和祝福。大家一定会喜欢的。
触碰台词1 如果把人偶藏在这里,就可以捉弄到御侍大人了吧——呀,您怎么在这里?这里什么都没有!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您快看,这个人偶的头发是不是比昨天更长了?
触碰台词3 我很喜欢去河边,因为流水会送走厄运。
誓约台词 想要和我一起走下去吗?您,您不害怕我身上的厄运吗?……真没想您会和我有同样的想法……请放心,我会永远陪着您,绝不会人别人伤害您!
亲密台词1 只要有我在身边,您就不会遭受厄运。
亲密台词2 御侍大人,可以给我一缕您的头发吗?我想制作一个人偶,可以辟邪的哟。
亲密台词3 我会握紧御侍大人的手,就算您先放开手,我也绝不会让您离开哦。

故事

新生活

「御侍大人,你看这个院子,好漂亮呀!」

我沿着鹅卵石铺就的蜿蜒道路小跑进入庭院,一路跑上石桥,抱着人偶转身向款款走来的御侍大人招手。

「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了,菱饼。」 「嗯!」

我甜甜地向御侍大人笑起来,希望她能够受到我的感染,心情轻松一些。 御侍大人露出她不再甜美纯真的微笑,抬手摸了摸我的头。 我望向她失却往日光彩的双瞳,在那深邃的眼眸中,是无以复加的落寞。

自从宫变开始,御侍一直精神不佳。

如今一切尘埃落定,我们最信任的大将军成为国家新的掌权者。 但御侍大人的身份没有改变,她还是那个受到供奉国家的公主,但她不愿留在充满了过去回忆的宫廷。

她的父亲、兄弟、姊妹,甚至她青梅竹马的意中人也都不在了。 只有她孤身一人,留在这被重兵把守的深宫内苑中,孤独余生。

或许是因为同病相怜,将军大 人允准了御侍大人离宫的请求,将御侍大人妥善安置在原属于一个贵族的宅邸中。

在这间宅邸中,我们的生活可以与过去别无二致。 如果缺少什么,只要和常来看望我们的鳗鱼饭说明所需,转天便会得到满足。 但御侍大人很少提出要求,不论如何,我们都过得比以前更加冷清。

鳗鱼饭来时对我们说,将军大人希望御侍大人能忘记他的独子,忘记那些已经逝去的人,不要缠绵过去,在未来过得快乐一些。

我也希望,御侍大人可以重新振作起来。

怀念

新的生活和以前没什么不同。 宅邸中的人很少,比起过去在宫里要冷清许多。 但因为没有宫里那些森严的规矩,我倒觉得在这里比以前要过得更加自在,只是再也没有能够一起捉迷藏的对象。

我和御侍大人一样,不喜欢严格的宫规。 我们常和长公主一起玩捉迷藏,可我不太喜欢和她一起玩。

长公主并不擅长这个游戏,我和御侍大人常常躲藏了很久,她才找到我们。 但她仍然很喜欢做鬼来寻找我们。 御侍大人说,长公主其实没有在找我们,她寻找的另有其人。

御侍大人开始生病的时候,春花初绽。

那日,我与御侍大人一同赏樱。 我对她说,我很怀念过去的游戏时光。

御侍大人没有回答我,她只是悲伤地望着满树的樱花。

我说起了长公主,提到了只陪我们玩过一次游戏的御节料理。 说到那一次捉迷藏,是我做鬼去寻找大家。 时值黄昏,我发现了御节料理所在,却没有惊动她。 我将几乎与我一模一样的人偶放在她一起身就能看到的窗棂上,夕阳将人偶的影子拉得很长。 周遭空无一人,我躲藏在暗处。当时正好风起。我刻意放轻了声音假装成传说中的怨鬼,微凉的风将我的声音吹向了御节料理。 当时抬起头的御节料理看到人偶,以为是见到了会索人性命的鬼魂,真的吓了一跳。

我绘声绘色地向御侍讲述当时场景,御侍大人也只是浅浅回应。 我以为御侍大人不感兴趣,便又说起了一入宫便会偷来找我们的将军大人的独子,那是御侍大人的心上人,而他的飨灵柏饼也是我最喜欢的玩伴。

但还没说几句,御侍大人便出声制止了我,满怀悲伤地说了一句。

「他们都不会回来了。怀念又有什么用呢……」

当晚,御侍大人就病倒了。

离别

御侍大人缠绵病榻半年后,如同红叶飘落枫木,在一个清晨,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人世。

当时,我在院中采摘露水,想要拿去煮来给御侍大人饮用。

水能带走厄运,也能濯净病体。 清晨的露水、旱时的天水、神社前的河流俱是洁净。

自从御侍大人生病,我几乎不会离开她左右。每日天还未亮,我都会去采摘晨露,希望能够这样可以缓解她的病情。

我还做了许多与御侍大人容貌相似的人偶,每做到九个,便会托鳗鱼饭带去河边。 放着人偶的小舟会顺流而下,那些人偶会随水离开,带走它们为御侍大人承受的灾厄。

可是,御侍大人始终没有好转。 我始终,没能挡下御侍大人的灾厄。

我端着煮好的水到御侍大人房前,轻声唤她起床。但她始终没有回应,一股不详的感觉揪紧了我的心。 没过多久,我的心像是被捏碎了一般,疼痛、无助。

——契约, 断了。

「御侍大人!!!」

我倏然起身,衣角掀翻水碗,足迹慌乱,匆忙跑去御侍大人身边,哭着呼唤她的名字。

但她,永远不会再回应我了。

公主病逝,举国皆哀。 他们都说,御侍大人是伤心而死。

我抱着人偶躲在黑暗的柜子里哭泣时想,飨灵是否也会伤心而死呢?

他们都在安慰我,御侍大人的死不怪我。 我只是御侍大人的飨灵,我并非她真正的替身人偶。

可是,飨灵不就是为了保护御侍大人而存在的吗? 为御侍大人承受伤害,承受灾厄,挡下一切危难,让她能够健康快乐地活下去,原本就是我应该做到的。

这应该,是我生存的意义。 我没有保护下应该保护的人,这是我真正伤心的事情。

归处何处

帮御侍大人操办丧礼的,是一个叫松茸土瓶蒸的家伙。 他说,他是御节料理和鳗鱼饭的朋友。

将军大人下令要为御侍大人举行最隆重的丧礼,由为他立下赫赫战功的飨灵——鳗鱼饭来主持婚丧礼。 鳗鱼饭和我一样,对此窍不通。 除了必要要由鳗鱼饭出面主持的事情,其余的事情都由松茸土瓶蒸代劳了。

我们送走了御侍大人。 尘埃落定,鳗鱼饭在离开前问我。

「菱饼,你想好以后要去哪里了吗?」 「我......不知道。」

我从未考虑过如果御侍大人不在了,我要怎么办的问题。 直到鳗鱼饭问我,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再也不能回到御侍大人的身边了。 我已经没有一个归处了。

「如果你不知道要去哪里的话,也可以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寻找真正适合你的地方。」

我有些疑惑地看向与我这几日才相识的松茸土瓶蒸。

「为什么?」

「我是一名商人,为了生意我曾走遍樱之岛。我见过许多人,也经历了许多事,但我那时候从未想过自己的未来,只想着下一次要做成一单更大的生意。直到如今,我才决定了我的归处就是这座城市。 」 「是因为这里有一个,你想一直在一起的人吗?」 「呵呵,不是哦。」 「那是因为你是把这里当做了你的家吗?」 「也不是。」 「我不懂......」

我因为他的答案愈发迷惑了,而他只是笑了笑。

「等你和我一样,走遍樱之岛,你就可以懂了」

从前宫里的人总会和他一样,讲些似是而非,让人听不懂的话。 我晕晕乎乎地像是听懂了,又觉得什么都没懂,但我还是犹豫起了是否要接受他的建议。鳗鱼饭哼了一声,拍拍我的肩。

「不用听他那些有的没的。这家伙虽然嘴上不靠谱,但人还是值得信任的。你要是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跟着他到处看看,长长见识也不错。顺便还能找找说是去修炼,结果到现在都没有一点消息的柏饼。」

柏饼......

想起那个在他的御侍死后便失踪了的飨灵,我最终答应了他们的建议。

他,找到新的归处了吗?

菱饼

菱饼的御侍是一国公主。 从她被召唤出来,就被宫人们教育,她是公主的替身人偶,要为她的御侍挡下一切灾祸。她们身边的所有人都这样认为,连菱饼本人也是这么想的。

或许,正是因为菱饼的存在,御节料理的御侍才会被选为女巫后,召唤出御节料理作为她的替身去做皇家巫女。

御节料理是在很久以后见到她的御侍时,才明白的这件事。但那时的她并不怪菱饼。 她在宫中学习礼仪的时候便见过菱饼,那是一个单纯天真的孩子,会做一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也会亲手为别人缝制人偶。 只是她对世界的所有认知,都来自于服侍公主的女官罢了。

菱饼在和松茸土瓶蒸离开王都前,去御节料理的所在的神社住了两天。 在曾经屹立于国家顶端的皇室衰败后,曾经交流不多的她们,也觉得和对方的关系似乎因此更亲密了些。

这两天里,菱饼和御节料理聊了很多。

菱饼要和松茸土瓶蒸离开王都的决定,实际上并非菱饼的选择。 菱饼对她的未来仍然很迷茫,让她想要离开的唯一原因,就是寻找同样失去了御侍的柏饼。

柏饼是菱饼过去最好的玩伴。 当然,这很大的原因是柏饼的御侍和菱饼的御侍青梅竹马,互相倾慕。 他们在一起玩耍的机会比别人多,彼此间的友谊也比他人要更多。

此时的御节料理无法帮助菱饼更多,她只能希望这趟旅程可以让菱饼明白,就算是被人类召唤出来的飨灵,她的生命不是一定要依附于某个人、保护某个人,才会有意义。

(本文引自 哔哩哔哩-食之契约WIKI:http://wiki.bligame.com/szqy,文字内容遵守【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CC BY-NC-SA 3.0)】协议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s://wiki.biligame.com/szqy/%E8%8F%B1%E9%A5%BC)

其他

(待补充)

注释与外部链接

大家族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