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食之契约:芥末章鱼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食之契约芥末章鱼立绘1.webp
基本资料
本名 芥末章鱼
别号
发色 紫发
瞳色 浅绿瞳
身高 178cm
声优 樊俊航(中文)
田丸笃志(日文)
萌点 触手卷发泪痣项圈
出身地区 日本
生日(诞生年代) 不详
亲属或相关人
喜欢:中华海草

芥末章鱼是上海番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游戏食之契约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名称 芥末章鱼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不详 身高 178cm CV (日配)田丸笃志

(中配)樊俊航

偏好食物 肉骨茶 专属堕神 暴食 • 酒童子 性格 冷淡孤僻
关系 喜欢:中华海草 信条 好吵,麻烦的事情请不要找我。
简介 芥茉章鱼是一道日本料理,它选用鲜度极高的生章鱼和清脆爽口的山蛰菜,配以秘制的芥茉精调制而成,气味芳香清爽,汁液粘滑纯粹,风味鲜美独特,是日本料理必点的经典美食。
背景故事 不愿意参予争斗,但是同样也不愿意其他人来打扰自己,有比较强的领地意识,只希望在自己的罐子里安静的睡觉。但是因为樱之岛特殊的情况所有人都在争地盘,所以不得不出手。这个时候它才发现自己有着超乎寻常的战斗力。并且还有一针见血的毒舌。

游戏数据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 UR
获取途径 召唤 • 碎片融合
属性
攻击力 142(满级:4552) 防御力 21(满级:490)
生命值 422(满级:7922) 暴击值 1422(满级:6913)
暴伤值 1592(满级:7789) 攻速值 1422(满级:6052)
战斗技能
基础技::海神宴饮 (1级)芥末章鱼挥动手中的瓶子,对随机一名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10点伤害,并使其降低25点能量,同时增加自身5点能量。(41级)芥末章鱼挥动手中的瓶子,对随机一名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430点伤害,并使其降低45点能量,同时增加自身25点能量。
能量技:海神之舞 (1级)芥末章鱼触手抬起拍击地面飞起,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400点伤害,对魔法系敌人额外造成自身攻击力20%的伤害,并附加200点伤害,并有概率眩晕其3秒。(41级)芥末章鱼触手抬起拍击地面飞起,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5200点伤害,对魔法系敌人额外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600点伤害,并有概率眩晕其3秒。
初始
满破

台词

契约 唔............又到白天了么......御侍大人......请把瓦罐的盖子还给我,外面太亮了......
登录 你回来了,记得把门带上。嗯?你在看哪里?我在这儿呢......
冰场 这里......如果没有那么亮......就更好了......
技能 回到灼热的地狱里去吧......
升星 嗯......还不错......
疲劳中 ............果然还是应该好好休息。
恢复中 我可没有偷懒,这次是真的累了,所以我要多待一会儿。
出击编队 .....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人不识趣呢。
落败 果然还是......黑暗的地方更适合我。
通知 ......唔......你为什么哭?我没有放很多芥末啊......
胜利 该回去了。
失败 ......可恶......
喂食 看上去不错的样子,我会收好的。
放置台词1 唔......这个罐子为什么看上去有点眼熟......啊......这不是大吟酿店里的古董么......不过,看上去挺舒服的,归我了。
放置台词2 明太子那个家伙......实在是太吵了......
放置台词3 偶尔也是需要......活动活动的......唔......那些不长眼的家伙就挺合适的。
触碰台词1 嗯......虽然你的手凉凉的摸上去很舒服,但是你还是要多注意一下身体。
触碰台词2 好吵......安静一点。
触碰台词3 这是那些人类给海神送来的贡品,要一起喝一点吗?
誓约台词 对我来说,双手的触碰早已不够,我希望你能够离我更近一些。只有这样我所有的触手才能紧紧地缠住你,才能感觉到属于你的温度,我也绝不会放弃,我会和你永生永世地纠缠下去,绝不会给你离开的机会......
亲密台词1 是你的话......把罐子分你一半......也不是不可以......
亲密台词2 他们的看法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不会也觉得我很懒吧?
亲密台词3 虽然我的领地不容任何人入侵,但是,你是可以靠我更近一些的。

故事

下方文字内容引自哔哩哔哩-食之契约WIKI原文链接

诅咒

  「我诅咒他们。」

  「我诅咒他们永远都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安宁!」

  「我诅咒他们贫困痛苦。」

  「我诅咒他们终将一无所得!」

  「我诅咒他们被自己的恶意磋磨!」


  怨毒并不是女人才有的特权。


  我自海底因少年的诅咒诞生,撕扯着少年皮肉的堕神用他身体里溢出的血水将海水染成了红色。


  那些堕神算不上强悍,我的触肢可以轻易地撕裂它们。


  我带着奄奄一息的少年回到了海面,环视周遭,本想将他带回那大片的陆地上时,却被虚弱的他抓住了衣袖。


  「我……咳咳……不要……回去……」


  我没有违逆他的想法,带着他上了另一侧的小岛。


  那是个被堕神盘踞着的岛屿,上面竖立着巨大的嶙峋怪石。


  赶走那些堕神,我看着虚弱得随时会死去的少年。


  「你有什么愿望吗?」


  我因他的诅咒而生,便欠下他一份因果。我救不了他,那便只能满足他的心愿偿还这一份因果。


  「我要他们在绝望中死去,他们的所有妄想都落空!」


  他应该也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情况,自牙缝喉间挤出的细碎话语带着充血的沙哑,目眦欲裂的凶狠神情比起恶鬼都不遑多让。


  我静静地看着他苍白的脸,他虚弱的手慢慢抬起,试图伸向天空。


  但是那弥留之际的虚弱再次侵袭了他的身体,在那句和诅咒无异的话语之后,他的双眼失去了神采。


  他死了。


  死,一个对于我这种存在而言并不存在的概念。

  他瞪大的双眼死死地凝视着天空,扭曲的面容上没有一丝已逝者本该拥有的安宁。


  那强烈的恨意夺走了他最后的平静,我蹲下身,轻轻地合上他的双眼。


  我去过死去少年生前生活过的村落。


  那里看上去和普通的村落没有什么区别。


  甚至比起一般的村落要更加富足,繁荣。


  在这个所有人都对于堕神避之不及的时代,他们竟然能生活的如此平静,一切都归功于他们长久以来的一个习惯——祭祀。


  只是他们祭祀使用的祭品,是在村中无依无靠的人中,选取出的活祭。


  他们骗了那个家伙,他们告诉他,有无子的贵族想要收养年幼的孩童,将他的幼弟从他身边一一骗走。


  在所有可怜人都已经被祭海后,他便成为了下一个目标。


  毕竟,他再也没有亲人会来找他,是再好不过的人选。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了真相。


  这片海中,沉睡着一个极为强大的力量。


  他们遵照古老的传闻,以自己的同胞为祭,得到了庇佑,将村庄的存在从外界、从堕神们的眼中抹去。


  我从见到那个少年的海底,那里有一座小小的蜃海楼。


  这建立在枯骨之上的平静。

  甚至不需要我再做些什么。


  只要当那些无关之人全部消失,他们不得不从自己相熟的人之中选取祭品的时候。


  这些人会走向他所期盼的末路。

  ——他们会因为自己的恶意走上绝路。


  我在那座空置着的岛上住下,静静等待着他们的结局。

  祭品一个个地进入海中,但终究是被迫的居多。


  我只见过一个自愿成为祭品的人类,那是个女孩儿,她被丢进海中时,格外的平静。


  出于好奇,我沉进了海底,想要看看她,若是经历了死亡的痛苦,会不会还如此平静。


  但是她却如同那个少年一样,自虚空之中,呼唤出了和我一样的存在,那个存在,将她救上了岸。


  看来,他们记载中的传闻,并没有欺骗他们,那个海底的力量,能够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愿望。


  那个被少女召唤出来的家伙察觉到了我的存在,他戒备地看着向他们靠近的我。


  「你……就是海神大人吗?」


  我没有回答躲在那个家伙身后少女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为什么要为那些人,献出生命。」

  「如果我的生命,可以让他们放过我的家人。那为此付出我的生命也不是什么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得到了答案,我想要离开的时候却被那个家伙叫住。

.   「那个……我想带我的御侍,住在这里,可以吗?」

  「随你。」


  那个女孩儿家中以酿酒为生,据她所说,她们家的酒大多是用以祭祀的祭酒,是给神明喝的酒、有虔诚的敬意才能酿造的酒,她曾怯生生地将酒送到了我平日休憩的岩洞边。


  那是我第一次尝到酒的味道。

  很好喝,我很喜欢那种味道。


  这是我第一次对于人类的存在,感觉到庆幸。


  而在她之后,被她召唤出来的那个叫做海苔的家伙,陆陆续续从海底救过不少人,其中便包括那个女孩儿的家人。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幸运地撑到海苔的到来。


  至少她的妹妹就没有那个运气。


  原本带着笑容的女孩儿敛下了笑意。

  她的眼角流下了叫做眼泪的东西。


  你看,就算是献出生命为代价,都不会让那些人有丝毫的反省。


  据说人类伤心的时候,都会流下眼泪。我想将我召唤出来的那个少年……应该也流下过眼泪吧,只是他的眼泪都被海水所吞噬化成了浓稠的恨意。


  在那之后,那个女孩儿就不再试图说服我去帮助那个村落的人们,也不再要求海苔前去帮忙驱赶堕神。


  你看,人类无论多么善良,都还是会怀有恨意的。


  再后来,小岛上飘来了一个青年。

  女孩儿犹豫了很久,还是救下了他。


  两人在对于飨灵而言再短暂不过的岁月中,相爱,相守。


  他们将酿酒的方法教给了海苔。

  虽然海苔很努力地记下了每一个步骤,但却总是酿不出他们酿的味道。


  她的丈夫比她先走,她弥留之际,我去看了她一眼。


  她带着淡淡的笑意,将一本画满了酿酒方法的册子放到了我的手上。


  看这满满的图画我有些疑惑,但是忽然我反应了过来。

  哦对,我忘了,她不会写字。


  对于这片土地的人们而言,能够读书写字是贵族才能拥有的梦想,更遑论总是被那群人视作附庸的女孩儿。


  「海神大人……虽然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我知道你喜欢我酿的酒……对不起,以后没办法酿酒给你们喝了。以后,如果还有和我一样幸运的女孩儿,被你们救下的话,你可以把这个交给她,她一定,会酿出……最好的酒……」


  她已经很老了,身上瘦骨嶙峋的,头发花花白白,但是脸上却带着一如当年的笑容。


  然后,她也死了。

  和那个少年一样死了。


  带着那个少年没有的安详。


  人类,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

蜃海楼

  自从他们两人死去之后,岛上就只剩下了我和海苔,岛分成了两半,我们一人一半,我这一半是令人舒适的阴凉之所,安静又凉爽。


  不过海苔从来不会来打扰我,偶尔还会尝试酿酒给我喝。


  我也曾离开过这个岛,但是外面嘈杂的环境会让我格外烦躁。


  还是这样安静的地方比较好。


  离开岛的时候,我听说了我所在的那座岛,不知为何被人类称之为八岐岛。


  堕神,被人类称之为「怪物」,而我们,叫做「妖怪」。


  虽然有不少人觉得这是一种蔑称,但我却觉得,这比起会被人类所束缚的「飨灵」来说,要好太多。


  不过这一切和我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我的生活,只需要安静的睡眠就够了。


  倒是海苔时不时便会从海底救下那些被当做活祭的人,有些活下来了,有些死了,海苔会送活下来的人离开这里,也有不愿意离开的人想要住在这个岛上。


  不过对我来说,只要他们不打扰我这半边就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不是每一个被救下的人都会感激海苔,甚至有一次,被送走的人带着其他的人们想要上岛,带走可以击败「怪物」的海苔为他们所奴役。


  很吵,所以我惩罚了他们,让他们离开了这里。

  不论哪种意义的离开。


  在那之后,海苔便会经常来到我的身边为我送上他酿造的酒。

  他还会十分虔诚地称呼我为「八岐大人」。


  算了……随他高兴就好吧……

  不过他酿的酒,倒是越来越好喝了。


  人类真的很奇怪,他们明明非常弱小,但却从不会灭绝。


  我等着的末路,一直都没有到来。


  不满百人的小小村落,当村中无关紧要之人全部死去之后,便开始蛊惑路过的外乡人,再之后,便是自己村中的女孩儿,再然后便是男丁……


  但就算人数越来越少,他们也不曾消失。


  他们拥有着比起我们「妖怪」而言十分赢弱的身体,也没有我们的力量,甚至还会被弱小的「怪物」们撕成碎片。


  但是他们依旧坚强地、不择手段地,活了下来。


  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如同海面一样一直平静下去。


  直到某一天,一直保护着那个村落的力量,彻底衰弱了下去。


  没错,其实那群家伙的祭祀从头到尾,就没有什么用。

  人类那么低的灵力,就算是以生命为祭也是无法永远维持那个力量的。

.   反倒是他们的祈愿汲取了那股力量之中的灵力,唤出了本不会出现的我和海苔。

  当灵力再次被汲取,失去了灵力的那个东西终于在我们面前展现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一座小小的木制小楼,破破烂烂的,看上去和小孩子过家家的玩具都没什么差别。

  失去了灵力的它,甚至不能继续掩盖自己。


  我终于得以触碰这庇护了那群人类数不清岁月的小楼,它上面用晦涩难懂的字符篆刻着「蜃海楼」的名讳。


  也许,我终于能够完结我欠下那个少年的这份因果。

无趣的日子

  我不知道为何蜃海楼会忽然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直到我看到了在村落周遭躲藏着的,因为他如同有生命一般的长发而被视作怪物的家伙。


  他明明拥有直接可以撕裂那些人类的力量,却忍受着他们的指责、谩骂、攻击。


  于是我带走了他。


  像是海苔那样,将他安置在八歧岛上。


  毕竟我们是「妖怪」,我们,是没有办法理解人类的。


  就像我没有办法理解那个少年的恨为何如此深重,就像我没有办法理解那个少女又为何能放下自己的仇恨。


  我唯一知道的,便只有人类这种存在,总想着毫无代价地得到什么,他们永远都没办法得到教训。


  他们并没有在蜃海楼失效后,认清现实。反倒更加疯狂地献上了祭品,向那些被他们称之为「怪物」的堕神献上了祭品。


  他们认为这样,那些「怪物吃饱便不会伤害他们。


  看吧。

  他们是绝不会认错的。


  真的……有点看腻了……


  这样有点无聊的日子过了很久。


  他们还在不断地重复着自己的错误,甚至变本加厉。


  而岛外的樱之岛也渐渐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怪物」越发肆虐,而原本被人类所驱逐的「妖怪」们重新占据了一席之地。

  他们似乎为了一些事情在找我,但我却并不想参与他们其中。


  不止是「红夜」,还有这越来越多的堕神、越发诡异的海面。


  这一切都告诉我,这些事情一定会非常麻烦。


  所以,我用蜃海楼藏起了八岐岛。


  一切,应该会就此恢复到往日的宁静了吧?


  我望着平静的海面。

  当我再次回过神来时,我竟不知不觉走到了那个岩洞边,而正在岩洞中制酒的海苔和中华海草发现了我的存在。


  他们惊讶地看向我,很高兴地向我挥手。虽然我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笑得那么高兴,但是,算了,这样就好。

芥末章鱼

  芥末章鱼是个非常冷淡的家伙。


  他的冷淡甚至可以说……到了一个有些残忍的地步。


  他不介意任何人对他的看法,他也不介意眼前发生的任何事情。


  所有事情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些「发生过的事」 罢了。


  他不像其他的飨灵那般对人类有着天生的善意,也不像某些飨灵那样,对人类有着极为强烈的恶意。


  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安静地,平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也许唯一能让他提起精神的便只有酒。


  以祭神级别酿造的酒液之中除了有酿酒之人的心血外,还倾注了酿酒之人强烈的敬意。


  一种面对神明一般的敬畏。


  但是,直到某个红色的小家伙,以如同炸弹一样的方式介入了他平静如同海底一般毫无波澜的生活,所有人才开始发现,也许他们认识的芥末章鱼,并不是全部的他。


  谁都没能想到,那个咋咋呼呼还有些莽撞的明太子竟真的能从八岐岛上将他炸出来。


  芥末章鱼第一次出现在「百鬼夜行」时,就连向来沉稳的月见团子都忍不住有些惊讶。


  没有人会想到面对什么事情都不会有所动容的芥末章鱼,竟会因为明太子救了自己的同伴而出现在这里。


  为了了结这其中的因果。


  云丹是个咋咋呼呼的家伙,他总是看不惯芥末章鱼对待中华海草的冷淡态度,但向来听话的中华海草却极少见地,反驳了他的话。


  「八歧大人……其实很温柔的。」

  「哈?!!!他温柔?!!!他温柔的话我都可以说我是大和抚子了!」

  「唔……」


  不善言辞的中华海草没有办法说出更多的辩驳,只能委委屈屈地低着头,搅动着自己拖到地上的长发。


  同样对海草的话有些好奇的北极贝端起了大姐头的架势,轻轻地敲了下云丹的脑门呵止了他过于夸张的反应,她看着海草放柔了声音问着。


  「 海草,为什么这么说?」

  「唔……八歧大人……他……他从来没有主动对人类动过手!」

  「 这种可不算吧?」

  「唔……唔……他还救了我和海苔!」

  「……」


  中华海草看着大家欲言又止的眼神,知道不善口舌的自己无法在其他人心中洗脱芥末章鱼冷血无情的形象,甚至不慎拉断了自己两根长发。


  「海草?」

  幽幽然走过的芥末章鱼看到了海草的神情,在选择钻进纯米大吟酿新买的装饰罐和问问小弟受了什么委屈中犹豫了几秒,还是缓缓地开了口。


  「何事?」

  「……没、没什么。」


  芥末章鱼并没有在意他的异样,点了点头便转身循着酒香走到了院子里在纯米大吟酿的身侧坐下。


  「你看!!!!他连海草有什么事都不会关心!哪里温柔了!!」

  「云丹。」

  「唔……大姐头……」

  「并不是表现在表象之上的温柔,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温柔。」

  「………………唔,不懂。」

  「无事,待你多经历些事之后,便会知道。」

  「可是芥末章鱼那家伙——」


  内室的纷杂并没有影响到坐在院中的纯米大吟酿和芥末章鱼,一旁去温了酒的月见团子放下酒撩开下摆落座。


  「那群家伙在讨论你温柔不温柔呢,八歧大人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嗯?」

  「呵呵,还是一贯的少言啊。」

  「他人之言罢了。」

  「八歧大人,那么久了,我一直都想知道,你对人类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你不曾主动伤害过他们一分一毫,但也不曾援助。若说恨,那边不会有人能住在八岐岛上。若说喜,那便不会见死不救。」

  「很重要吗?」

  「这不重要吗?」

  「正因不喜,便无动于衷,正因不恨,便无需伤害。我不会妨碍你们的计划,但,也不会帮你。蜃海楼,想要,便自行来取。」

  「……八岐大人真不愧被他们称为海神。还真是……绝不偏帮任何一方。」

  「我所求,只不过一隅安定罢了。」


注释与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