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我觉得现在的人生,就很幸福了。

Su Banxia 02.png
基本资料
本名 苏半夏
苏溯
别号 苏夏(夏天)
发色 白发
瞳色 左瞳红色,右瞳红金双色
年龄 16岁
声优 武暮
萌点 美少女温柔可靠长发进气口发型异色瞳贝雷帽过膝袜白丝优等生跨性别者
出身地区 江城
活动范围 江城
所属团体 非日常部
个人状态 生存
死亡(EP1其他结局)
亲属或相关人
顾韦:恋人

苏半夏是由Never Knows Best所制作的游戏《恋爱绮谭~不存在的夏天~》、《恋爱绮谭~不存在的真相~》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恋爱绮谭~不存在的夏天~》的女主角。比苏溯早出生一个月,所以是姐姐。

因为某次事件和顾韦相识,在相处的过程中成为了实质的恋人关系,日常和顾韦一起调查都市里的怪异。

接近银色的发色和双眼不同的瞳色是天生的。

朋友很少,亲密的朋友只有顾韦一人。

在和顾韦一起调查“虚拟偶像的扮演者卷入杀人事件”的都市传说时遭遇意外。

经历

~不存在的夏天~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4月5日晚苏半夏在孱陵路附近的小巷中为路过的顾韦“英雄救美”而与他相识。后来与顾韦的交谈中自称是苏溯的姐姐,就读于苹果湖中学的分校(顾韦等人就读于主校)。

此外苏半夏亦似乎对顾韦三人调查的怪谈颇有兴趣,日常和顾韦一起调查都市里的怪异。6月4日晚二人一同调查了“地缚灵”事件,在相处的过程中二人互相表白、成为实质的恋人关系。在6月25日下午的“雨娘”调查事件中半夏以“测谎”名义亲吻了顾韦。半夏虽然是要求严格的苹果湖中学的学生,却在与顾韦共处时很少穿校服,贝雷帽、连衣裙便是半夏的常服。似乎是出于家庭管教严格的缘故,半夏对诸多同龄人基本知晓的事物不甚了解,如电子游戏、零食、醉酒等。

7月1日下午,顾韦将非日常部交谈中得到的“中之人事件”情报转发给苏半夏,半夏暂时阻止顾韦因“尸体图片”而起的报警念头,并与顾韦稍后在孱陵路上会合,一同前去调查。半夏成功锁定了事件发生区域,并向顾韦解释了自己所用的方法。随后二人进入破旧的事发区域,半夏提出观察电表寻找具体位置的策略,不久后他们确定了孱陵路33号1楼的一间住宅。在顾韦试探无回应、准备离去之时,半夏突然发现门口垃圾袋中的带血苹果湖中学校服,二人惊恐之时突然传来开门声,使得他们立即逃出该楼。半夏报警后再度与顾韦会合再度返回试图拍摄证据,却发现血迹消失、房门紧闭。警察表示没有异常后,二人离开此处。晚间半夏更换服装为校服后再与顾韦相聚,考虑到那件校服,顾韦送半夏前往分校调查。结果指出,分校有一名学生几乎从未前来上课。此后二人再度前往孱陵路33号确认,发现垃圾消失、房门大开,进入后发现屋内早已无人居住、地板上有陈血迹。交换想法一番后顾韦送半夏回家,到地铁站告别。他们约定此后几日认真投入复习不再提此日之事。

7月4日,期末考试结束,顾韦告知苏半夏调查的进展,并转顾真真之请邀请半夏此日前往真真家的江边别墅放松、游戏。次日,半夏在顾韦之后到达,此后二人先玩游戏后戏水游泳,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半夏似乎在顾韦潜在水下时说了一句他没能听清楚的话。上岸后二人在客厅中依偎着睡着。

此后,苏半夏失踪,顾韦身边有关其存在过的一切证据全部消失不见。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苏半夏”与其弟弟“苏溯”实际上为同一人,为一名跨性别女性

在她出生之前,为了争夺家族的产业,重男轻女(同时也是整个家族的风气)的父母找到“快乐王子”,使用怪异的力量将尚未出生的本是女性的苏半夏的生理性别强行改成男性。出生后,得名“苏溯”。半夏被其父母当成维持在家族地位的工具,因此被要求要有男子气概。然而,半夏的内心却一直认为“自己的身体里住着被打掉的姐姐”。因此,比起汽车、变形金刚等玩具,她更喜欢洋娃娃;比起硬挺的衬衣、利落的短裤,更喜欢堂姐小时候穿旧了的裙子。

于是在某一天,苏半夏散开了脑后的小辫子(命辫),穿上了已经出国的堂姐苏夏的旧连衣裙,并借用了她的名字,取了“夏天”的小名,跑出家里玩,交到了朋友。然而,在一次尿尿的时候,因为是站着的,她于是被小孩子们称为“怪物”,并被一众男孩子欺负,被顾韦救了下来,和顾韦成为朋友,在这个夏天一直和顾韦在沙坑中玩耍。和半夏在一起的时候,顾韦的坏运气便会“消失”,用沙子堆城堡的时候城堡不会再因为各种意外而倒塌。某天两人一起避雨的时候,顾韦说会为半夏赢来小店的搭城堡比赛的奖品,一把小红伞,还说希望长大后半夏做自己的新娘。然而,当天半夏回家的时候,被父母发现了穿女装的事实。半夏被打伤了,在一夜的训斥之后,被缠上纱布,用一根绳子拴在床上。然而,搭城堡比赛的日子也到了。苏半夏在父母和顾韦之间选择了后者,于是她忍痛咬开纱布,不顾伤口流血,撬开柜子穿上女装,在比赛开始前最后一刻赶到。在比赛的最后阶段,半夏用自己的血润湿了沙子,和顾韦保住了冠军的地位。在赢得小红伞后,半夏看似突兀地故意和顾韦提起听说的“黄道面和赤道面的交角是23度26分”,内心希望能和顾韦永远留在这个夏天。

再次被发现后,苏半夏就被软禁家中,就连课都在家里由家庭教师上,连衣裙和小红伞也被撕碎、剪碎,她变得自暴自弃。长大后,苏半夏在网络上了解到了“糖”(跨性别者使用的抑制雄激素和补充雌激素的药物的统称),并购买、服用。然而,随着用药的增多,副作用越发明显。在一个晚上,因疼痛忘记将“糖”收起便昏昏睡去。药因此被发现后,半夏被扭送到“章豫学院”“以体验社会的险恶”,在体罚等虐待下为了自保学会了告别人的密。苏半夏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彻底的男生,伪装她已经被“矫正”。

苏半夏在熬出了“章豫学院”后,被安排转进了苹果湖中学的初三就读。原本打算在入学时跳楼报复父母,但却在快要跳下去时收到了“快乐王子”的信息。“快乐王子”告诉她,即使她就这样自杀,也会因为是以男性的身份自尽而无法达到给父母留下黑点的目的;相反,其父母却可凭借半夏的“网瘾”借题发挥、得到同情。于是半夏放弃自杀,回到班里自我介绍。这时,她发现她的同桌正是顾韦,大为惊讶,于是中午再度和“快乐王子”联系。

在“快乐王子”的指引下,苏半夏放学后去了孱陵路33号的一个房间,在床上发现了一个1:1的抱枕,上面是半夏心中想象的,女性身体的自己。“快乐王子”告诉她,这其实是一张画皮,上面的呈现的样子就是看到的人希望成为的样子,钻进去就能变成画皮上印着的模样。半夏钻进了抱枕,在一阵昏迷后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原来画皮上的模样,而自己原来的身体,则被印在了抱枕上。然而,她在约一分钟后便晕了过去。在晕之前最后一刻,按照“快乐王子”的指示,钻进抱枕,换回原来的身体。“快乐王子”告诉她,画皮作为一种“怪异道具”,使用它会所有者的“业”产生影响。为了转移“业”,她需要成为虚拟偶像梦野瞳的中之人在这间房间的电脑上进行直播,每直播10分钟便可变身1分钟,并被告诫不可查看床下。在顾韦的帮助下,半夏开始接触电子游戏、电竞,并成为了电竞高手组建战队打比赛,成功让父母以此为傲,借此作为她前往孱陵路33号进行直播的掩护。到了秋季,苏半夏、顾韦等人升入苹果湖中学高中部,二人依旧是同班同学。

然而,这不能使苏半夏满足。她需要忍受男生的勾肩搭背,也不能与顾韦相恋。4月5日晚,在直播结束后,她收到“快乐王子”的短信,说可以帮她恋爱。“快乐王子”为半夏设计了一出戏,让路过的顾韦得以“英雄救美”与半夏“初次相遇”。顾韦在与“小混混”演员对峙之时称半夏是他的女朋友,这让半夏认为顾韦认出了她是“夏天”。然而事后顾韦的解释让她明白并非如此,在被顾韦问及名字时,原本打算以“夏天”的身份告别的苏半夏,却想着“我不是夏天,从来就不是。我无法,也没有资格享受完整的夏天”而鬼使神差地回答了“苏半夏”。“快乐王子”告诉半夏,只要顾韦爱上她,她就可以把自己的“业”全部转嫁到顾韦身上,成为真正的苏半夏。在半夏表示拒绝后,“快乐王子”却主动告知了当年她的变性真相,触动了半夏。于是,半夏在矛盾中度过了整个四月。

到了5月,尽管有梦野瞳可以分散“业”,但苏半夏的“锚”(肉体与精神的联结,如果“锚”偏移严重,会容易因为各种原因而死亡)已经严重偏移,如果再不转移“业”则她只剩下一两年的寿命。由于“中之人事件”的发生,原本1楼房间内的物件被全部转移至2楼,但仍用1楼房间的供电,半夏也转到2楼直播。

6月4日晚,苏半夏在和顾韦一起的调查CNGAL“地缚灵”事件中,因为帮助顾韦而伤了腿。在被顾韦背着的时候,她不受理智控制地向顾韦表露了自己的心意,并得到了顾韦的告白以及“如果你不在了,我会一直一直找下去”的承诺。半夏对顾韦许下了100天的约定,决心在100天内给顾韦留下最好的印象,然后在“锚”彻底偏离之前离开他。

然而“中之人事件”于7月1日下午被顾真真拿到非日常部讨论。为了不让顾韦涉入其中,苏半夏设计了一个“无法解释”的“危机”,想以此吓退顾韦。她首先预先录制了梦野瞳的“红衣男孩”直播,并在当天下午的直播上放映,然后来到原本的1楼房间进行伪装,划破饼干(瞳神最高)的校服放进垃圾袋,塞入200元现金,以撒有鸡血的聚氨酯薄膜覆盖,并安装鱼线与滑轮,使薄膜可以被吊至屋顶。门并未上锁,仅仅是用硬卡纸卡住。此后16时半夏走到孱陵路上与顾韦回合,编造了她“寻找”到此处的原因并称尸体图片是伪造的,在随后的调查中半夏通过电表、假装听见直播中的敲门声故意引导顾韦来到孱陵路33号1楼的那间房间,此后她“发现”“带血校服”并偷偷播放开门声使顾韦被吓。在二人逃跑时半夏拉起鱼线,带血薄膜被吊至天花板上,使得顾韦再次前来时看到“血迹”“消失”、房门紧闭。在当日晚上顾韦向顾真真、钟齐北、苏半夏(苏溯)三人求助查询总校是否有学生失踪,正在换校服的半夏以苏溯的社交账号做了简略的否定回复。在二人在分校调查后他们再度前往孱陵路33号,半夏通过遥控关闭了2楼屋内的大功率电器。此后他们在早已搬空的1楼房间调查一番后离去,在地铁站分别。

7月4日上午期末考试结束后,苏半夏(此时以“苏溯”的形象与身份出现)正在走廊角落看手机,正在此时顾韦在得知他们在房间内采集的血迹为鸡血后给半夏发信息,看到了她并上前去打招呼。她躲开顾韦,说“抱歉,本人直男,爱好女”。下午,半夏同意了前往江边别墅的邀约。7月5日上午,苏半夏在内心挣扎与决绝中到达真真家的别墅,两人在熬夜的钟齐北和顾真真睡着时独处,并度过了最后的快乐时光。在顾韦故意出他认为半夏不知的问题时,半夏故意做出不知的模样。在半夏问顾韦如何证明顾韦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自己臆想出来的,被顾韦巧妙回答。然而此时她的心中则是对“苏半夏”这一存在的否定。发现并吃下酒心巧克力后,微醉的半夏拉着顾韦并教会他游泳,并借着酒劲让顾韦抱住了她。之后,趁着顾韦睡着,半夏“离开”了,清空了包括但不限于顾韦手机中一切关于“苏半夏”身份的信息、痕迹,决心彻底放弃“苏半夏”的身份。顾韦醒来后开始寻找半夏,顾真真和钟齐北协助了搜寻。约1小时后顾韦尝试联系“苏溯”以询问“他的姐姐”的情况,没有得到回应。

7月6日上午苏半夏(此时以“苏溯”的形象与身份出现)在校门口偶遇回到本校的顾韦并被拦截询问苏半夏的下落,她声称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并逃离,稍后顾真真前去安慰她并询问情况。7月7日中午,她到达Nekoday,并告知顾韦她没有一位名为“苏半夏”且符合外表描述的“姐姐”,这佐证了钟齐北的“苏半夏不存在”之说,使顾韦情绪失控并狂奔至某处街道。她最后一个给顾韦发信息,表示她认为“顾韦可能认错了人”“名为苏溯的人很多”“可以帮忙找找”。

之后苏半夏的经历会随玩家的选择(顾韦的选择)而变化。

~不存在的真相~

本条目所介绍的作品仍未发售/未开放/未开服/未播出,但已有确认的官方发布消息
欢迎在情报相对明朗并确认资料来源准确性后编辑更新

非日常部名义上的部长,于美国留学,就读高二。通过视频通话的方式参加非日常部的活动与例行会议。计划于年末时回国一次。

人物结局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 在End 01【玫瑰色的大学生活】、End 02 【红衣男孩】、End 03【像我这样平凡的人】、End 04【回不去的约会】、End 05【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中,苏半夏的结局并未直接交代。但由TE路线中苏半夏的回忆可知,由于“锚”的过度偏移,她将于一到两年内不可避免的走到生命的尽头。
    • 在End 01【玫瑰色的大学生活】中,再未以“苏半夏”的身份出现,且于高二时作为苏溯“赴美留学”。推测于高二至大一之间逝世。
    • 在End 02【红衣男孩】中,正在孱陵路33号工作室中的苏半夏目睹了顾韦的死亡,在顾韦生命的最后一刻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推测于顾韦去世后自杀,或是于一到两年内逝世。
    • 在End 03【像我这样平凡的人】中,再未以“苏半夏”的身份出现,且于高三时作为苏溯“赴美留学”。推测于高二至大一之间逝世。
    • 在End 04【回不去的约会】中,再未以“苏半夏”的身份出现。后升上高三时钟齐北找到了苏半夏的连衣裙残片。苏半夏作为“苏溯”的结局并未交代。推测于升上高三前以苏半夏的身份自杀。
    • 在End 05【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中,顾韦下楼离开没有遇到在孱陵路33号工作室中的苏半夏,或者半夏已经在房间中被顾韦找到。苏半夏/夏天/苏溯问顾韦:“顾韦,我是谁呢?”顾韦答出了“苏半夏”以外的名字后,苏溯表示“你选择了最‘正确’的答案呢,只不过,你应该是标准的异性恋吧”或是夏天表示“可是,我们都回不到那时了”,以“你欠我个人情哦”选择让顾韦离开。顾伟离开后在楼外遇到钟齐北,苏半夏于二人一同离开时上吊自杀。
    • 在End 06【消失的夏天】中,在找到半夏后,顾韦叫出了“半夏”的名字,并对她说出了结婚誓言。这时,却受到了床底下非人存在的威胁。两人仓皇逃出潺陵路33号后,顾韦晕倒,并在脑中浮现出了两个人的对话,那两人都是与怪异作战之人,只是一个人选择消灭怪异,而另一人选择让怪异融入人世。醒来时已在真真家的别墅里,此时已经是7月12日,钟齐北为了瞒住真真,编造了“苏溯在初三的时候已经做了变性手术,只是为了瞒住同学才伪装男生,顾韦也是为了这个才假装半夏消失”的谎言。在顾真真借口要去报社打工而离开别墅后,苏半夏也按照事先和钟齐北说好的回到孱陵路33号。钟齐北告诉顾韦,他们两人使用怪异的程度太严重,肉体和精神的差别也已经到临界值。而在7月14日的“伪中元节”,钟齐北可以将两人身上的“业”集中在一人身上,以牺牲一人的方法清除另一人的“业”,从而挽救他(她)。钟齐北劝顾韦不要考虑牺牲自己的选项,然后以“去孱陵路33号查看半夏的状况”为由,离开了别墅。
      别墅中的顾韦,发现了自己已经被封锁于别墅、不仅出不去,而且信号也被掐断的事实。顾韦怀疑钟齐北就是“快乐王子”。他还发现,刚刚的真真和半夏也是钟齐北虚构出来的。此时,钟齐北恰好回来,被顾韦质问。在顾韦的推理下,钟齐北只能承认,并告诉顾韦,这个计划是半夏想出来的,而自己只是在配合半夏而已。而现在离7月14日零时仅余约一个半小时。钟齐北诱导顾韦回忆起了之前晕倒时的浮想,让顾韦彻底回忆起两人的前世,并点出顾韦“平凡体质”的原因——他因为前世沾染的怪异,变得像芦苇一样,容易替人受过、代人背锅。钟齐北劝顾韦选择放弃半夏,同时彻底摆脱“平凡体质”,反抗命运。若顾韦选择反抗命运,则进入此结局,半夏在伪中元节牺牲自己,清除了顾韦身上的“业”,顾韦则加入钟齐北的“商号”,两人在合力清除完江城所有的怪异后转战魔都
  • 在True End【完美的夏天】中:
    在前述提到的时间点,若顾韦选择拯救半夏,进入True End.顾韦不仅明确了喜欢半夏的心意,而且回忆起了“这一切因我而起”,决心自己终结一切。钟齐北告诉顾韦,他的能力是转移任何怪异和“业”到自己身上,并直接修改对方的因果,同时在精神因为“渡劫”而被毁灭后,肉体仍可重生,而使用方法是“灵与肉的结合”。之后,钟齐北放任顾韦去找苏半夏。
    顾韦回到孱陵路33号,找到了半夏。在半夏劝说顾韦离开之后,顾韦假借“测谎”的名义,趁半夏闭眼时,触摸她的身体,进行“业”的转移,并在天雷劈来之前,和半夏完成了最后一吻。之后,“顾韦”的存在彻底消失。
    半夏身上的因果被改写,变成原本已经在执掌苏家主业的父母不满家族的重男轻女而在女儿出生后离开苏家自己打拼,且父亲成了“女儿控”。半夏度过了幸福的童年,并在升入高中后被真真拉进非日常部。半夏的父母在美国拓展业务后,和半夏商量好在美国团聚一年。临别前,半夏在回忆起在非日常部的活动时,隐隐意识到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人……
    (另一边,顾韦在一处江边的苇塘重生,他忘记了前世的经历,而想起了自己今世的身份“顾唯”。)
    • True End剧情下接广播剧《不存在的七夕》以及续作。于广播剧《不存在的七夕》中,身在美国的苏半夏与顾真真通电话,并表示将在次年春节回国。

攻略路线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除第一组选项(于选项1.3之后进行判定)外,其余选项若选择对应选项,则将直接进入分支结局,后续选项不再显示。

从不同的选项进入End 03与End 05,剧情将会有微小差异。

免剧透版True End攻略:除了上楼以外全选最后一个选项

《恋爱绮谭 ~不存在的夏天~》 攻略路线
编号 选项A 路线 选项B 路线 选项C 路线
1.1 A. ………………………… End 01 B. 没事,让我安静一下。 主线
1.2 A. ………………………… End 01 B. 这算不算我少有的不普通的地方? 主线
1.3 A. ………………………… End 01 B. 谢谢,我自己就行。 主线
2.1 A. ………………………… End 02 B. 我去调查了。 主线
3.1 A. 因为你恨你的父母。 End 03-1 B. 因为你想知道真相。 主线
3.2 A. 因为高额保险。 End 03-2 B. 因为要陷害他人。 主线
4.1 A. 调查完了,我把钥匙给你送回去吧。 End 04 B. 抱歉,还需要再用一下,再借我一下。 主线
5.1 A. 上楼,去见半夏。 主线 B. 离开,这不是我应该继续涉足的事情。 End 05-1
5.2 A. 苏溯 End 05-2 B. 夏天 End 05-3 C. 苏半夏 主线
6.1 A. 我会反抗命运 End 06 B. 我要拯救半夏 True End

人物语录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你欠我个人情哦,想还的话,就帮我做件事吧。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怎么样?
从那天起,你就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不管看不看得到,我都知道,你就在这里啊。
人会爱上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吗?
「你会爱上不存在这个世界上的苏半夏吗?」
不,不需要那么久。爱,只需要一瞬就够了。
我啊,希望自己能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对我来说,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只是一种奢望。」
我觉得这样的人生,就很幸福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抱歉,本人直男,爱好女。
我们的手,总有一天是要松开的。
今天,我很开心。我知道了你不是我想象出来的,是真实存在的,是真实存在的,喜欢着我的人。所以,今天,我很开心。
「今天,我很开心。我终于可以用这个身体,用苏半夏的身份,稍稍抱你一下,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这样一个人如此的喜欢你。所以,今天,我很开心。」
要是我们能永远留在夏天里,就好了。
我无法,也没有资格享受完整的夏天。
你在说什么啊,这不是最不可能的答案吗?既然你都看到了,那你应该知道,半夏只是一张“画皮”。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愿意。
我们非日常部,一直都是三个人吗?
这一次,真的再见了。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