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一目钟情

NewVideoGameTopIcon.svg
萌娘百科诚邀您参与完善电子游戏相关条目☆Kira~
快打开WindowsNSPSXbox,一起进入电子游戏的世界吧!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游戏条目中请参考条目格式规范封面上传指引,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Love at First Sight》(日语:ひと目惚れ,是由是由画师Ray-Kbys所制作的视觉小说游戏,于2015年5月18日在Steam平台上发售,不支持官方中文,但有第三方汉化补丁。

一目钟情
Love at First Sight.jpg
原名 Love at First Sight
常用译名 一目钟情
类型 恋爱,休闲
平台 PC
适龄提示 全年龄
开发 Creepy Cute
发行 Sekai Project
总监 Ray-kbys
制作人 Ray-Kbys
设计师 Ray-Kbys
编剧 Ray-Kbys
程序 Ray-Kbys
美工 Ray-Kbys
音乐 Ray-Kbys,kyou1110
引擎 Ren'py
模式 单人
发行时间 2015 年 5 月 18 日
快乐用餐.png
萌娘百科同您一起爱上独眼娘♥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目录

基本介绍

在一目钟情于害羞的臼井幸之后,主人公试图赢得她孤独孤僻的心。幸是一个饱受伤害的独眼高中女生。

这是一款纯粹、温暖人心的浪漫游戏

————来自于Steam简介

剧情描述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男主福永 护(以下简称为护)是一名普通的高中二年级的学生。在两个月前,护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转到了这一所学校。并在学校中结识了外冷内热的男生——落合 知赖(以下简称为知赖)和整日充满活力的少女——常见 明美(以下简称为明美),并与其成为好朋友。

Act.1 Catch My Eyes

一日放学后,明美打算让知赖前往三楼帮自己归还三年级学生的书,但得知知赖因家中有事先行回家以后,便要求护帮助其前往三楼,护无奈之下只得答应。

在归还完东西后的护正准备从三楼楼梯口下楼回家,却听到常年锁着的四楼楼梯口传来了抽泣声。

在好奇战胜了胆怯后,护一人走上了楼梯,在拐角处见到了一名抽泣的少女,当两人对视后,护惊讶的发现对方只有一只巨大的独眼盘踞在脑袋中间。在尴尬的聊天中,护得知了少女是一年级二班的学生。

面对胆怯的少女,思绪混乱的护在将自己的手帕递给少女擦拭眼泪后便转身"逃"离了四楼。因为气氛实在太尴尬了

Act.2 Have An Eye For

第二日早晨,护前往教室的过程中,再次遇到了昨日的独眼少女,该少女在将清洗过的手帕归还给了护。于是没来得及叫住少女的护便打算中午借着道谢帮忙清洗手帕的借口去靠近该少女。

午餐时分,护在下课铃响后立马走出了教室,来到了昨日遇见少女的四楼楼梯口。果不其然,护再次遇到了蹲在那里的少女,道过谢后又以一起吃午餐的理由与少女坐在了一起。尽管少女在远离着护就是了

护在仔细观察过少女后,发现除了独眼以外,还在该少女的身上发现了大量的伤口,衣服也破破烂烂的,头上还缠着绷带。皮肤的颜色看起来惨白,“就算是奉承也说不出她看起来很健康”

两人之间的气氛又如同昨日一般,愈发的尴尬。护只好尝试着开口自我介绍,并询问少女的姓名和其他的问题,少女有些胆怯的回答道自己叫做臼井 幸(以下简称为幸),每天都只有自己一个人会到这里独自吃饭。“这孩子大概是没有朋友吧”。当得知幸在放学后会读书时,护又试探着问该少女喜欢读什么书,少女却以便当吃完了的借口离开了这里。实际上两个人的便当一口都没动过

幸的独眼还有她的伤口等一系列的东西勾起了护的好奇心,他并不打算就止步于此,而是更加深入的了解幸背后的故事。

回到教室后,护看着已经吃完午餐的明美和知赖,开口询问道两人关于幸的消息。明美对此一头雾水,但通过知赖,护了解到了幸似乎是被校园霸凌了,而霸凌者也小有名气,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佐渡川 瑠唯(以下简称为佐渡川)。知赖和明美两人在初中时期便已与佐渡川见过了几面,因为家中疼爱她的关系致使佐渡川有些刚愎自用。

在了解到护想与幸交上朋友后,知赖和明美便主动提出要一起,但被拒绝了。一个整天冷着脸,一个整天叫来叫去,不把幸吓跑了才怪...。但是两人依旧让护与幸交上朋友后介绍给自己。

次日中午,三人在开了一个针对于如何和幸交上朋友的小型会议后,护便再次动身前往了四楼。依旧不出所料,幸依旧在那里。

此时的幸显得比前几次有心理准备,看到护来此并不是特别惊讶。两人短暂的交谈后,护得知了幸喜欢看漫画却没有买的钱,于是便主动提出借给幸来看,并且好几次纠正了幸动不动就“对不起”的习惯。

在确定了幸除去恐怖痛苦题材以外都看,护便打算明日将书带给幸。后面没有过多的话题,两人再次挥手告别了。

待第二日把书带过来之后,明美和知赖开始有些担心以幸的瘦弱体质是否能将书成功的带回去。护思索再三,决定帮助幸一起把书搬走。于是在中午时分,护跟幸约定在放学后的校门口等她,帮她把书全都搬走。

放学后,幸如约而至的来到了校门口,与护一起朝家走去。中途幸有些过意不去,想要自己一人把书搬回去,只不过在接过袋子的一瞬间险些向前摔去,幸也只好让护在一旁帮忙帮书了。虽然有些担心护前辈的家会不会和自己离太远而给护前辈添麻烦,但护却说相离较近,幸就只能再次作罢。

到家门口后,护将纸袋递给了幸后,柊木真弓(以下简称为真弓)的出现吓到了两人。真弓说自己工作临时有些急事,不得不出门一趟。根据幸的介绍柊木真弓阿姨是她母亲的妹妹,现在两人住在一起。尽管护很担心幸身上的伤口,但幸说真弓阿姨并没有对她做出任何暴力的行为((家庭冷暴力)。在放下了心中的担子后,护便与幸道别,轻快开心的回家了。因为两人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Act.3 Have One's Eyes On

周末,因为明美去参加了三年级学生的生日派对,护和知赖只能待在知赖家中看书。中途护开始八卦起了两人的关系,询问两人为何不交往。而知赖在含糊搪塞后便转移了话题,反过来问起了护和幸的进展,以及护自己为何要帮助幸。

护思索许久,发现自己的确是无理由的就这么的帮助了幸,并感觉一想到幸,心跳就会加速。因为一目钟情啊awa

周一早晨,护在出门后并没有直接前往学校,而是选择了另外一条较为偏僻的小路行走,尝试着是否能够碰到幸。于是乎,两个人肩并肩的前往了学校。

一路聊天来到学校后,护让幸等待他换双室内鞋,而幸却突然躲到了护的身后,蜷缩起了身体。

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能够看到一个染着金发,穿着短裙,眼神凶恶的女学生走过一年级鞋柜。在与幸确认了此人便是常霸凌幸的佐渡川后,护便打算去搜集一些有关佐渡川的信息。

午休时间时,护便向着知赖问起了有关佐渡川的事情。知赖言道,两年前,他与明美还是初三学生,作为初二转校生的佐渡川转到了他和明美所在的学校。当时并不在意,直到后来不断有佐渡川对同学行使暴力传闻传到了两人的耳中,于是向来活泼热心的明美便跑去与佐渡川理论,结果却是明美被佐渡川当成傻子一般耍,后来看明美又不顺眼,两人便打了一架,要不是知赖在场帮忙劝架,两个人估计会打到对面进医院。后来和谁都能交上朋友的明美因为没劝说赢佐渡川,消沉了一段时间。护又得知了现在只有佐渡川一人在霸凌幸一人,且没人站出来为幸做些什么。

此时,解决完事情的明美回到了教室,护又纠结起吃饭的问题。而知赖倒是直接提议他去楼梯那边和幸一起吃饭,见到两人都不反对自己脱离他们吃饭,护也对此表示了感谢

到了楼梯口处,幸表示自己已经吃完了,但护到处都找不到她的饭盒,立马反应过来这件事跟佐渡川有很大的关系。于是乎,护便主动提出将饭分享给幸吃。在多次拒绝无果后,护着手喂起了小幸。看着可爱的臼井幸,护发出了“超有意思的!!!”感叹。啊啊啊住手啊,她是我的!

放学后,护突发奇想,打算再次和幸一起回家,于是便下楼找她。在到了一年级二班的门口的时候,一个人影冲了出来向地上摔去,护手疾眼快接住了她,而摔倒者正是幸。朝背后看去,佐渡川瑠唯正以一种吃惊表情看着这里。待反应过来后,佐渡川便用威胁的语气与护说话,在了解护是来找幸的来意后,于是便对护发起阴阳怪气。而护也是持续的反击。过了一会护也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看戏的学生包围了。想到不喜欢在公共场所下露面的幸,护不再去与佐渡川争执,转身带上幸离开了学校。

Act.4 See Eye To Eye

两周后

当护的母亲拿完包裹回到家后,看到一脸傻笑的护,打断了他的思绪。而护的注意力也从这两周与幸的愉快生活转移到了母亲手中的包裹上。母亲说这是在电影试映会上抽到的电影票,然而那天她与护的父亲要去亲戚家做客,于是这两张票就被护要了过去。

学校午休时

护将两张票展示给了两人看,明美直接跟打了鸡血一般,想到能和知赖看电影,整个人激动的不得了,只不过却被知赖拒绝了。明美:“你个薄情鬼!”

而护则是打算邀请幸一起前往,有些不习惯与女同学校外约会,于是来此询问。

在询问过幸后,幸表示得询问真弓阿姨。她也表明说不明白真弓对她的看法,因为幸的母亲是真弓最爱的姐姐,而她母亲的去世又是因为为了抚养幸一人努力工作伤到了身体而导致的去世。所以幸一直以来认为真弓是不喜欢她的。幸的父亲在她刚出生那会就失踪了,估计是在看到孩子只有一只眼睛后就消失了。

在两人交换过手机号码后,便互相告别了。

次日早晨,在上学路上,幸高兴的告诉护说真弓同意了她出去玩的请求。并且都期待起了周日的看电影。

周日

护早早的来到了幸的家门口来接幸,但开门的人是真弓,在嘱咐了两人不要玩到傍晚后便让开了身子让幸离开了。

在路上,护发现幸一直带着卫衣的帽子低着头走路,虽然幸解释是自己不喜欢被人注意到,但护还是让她摘下了帽子。

后在街上,幸为了不让护被路人理解为是自己的同伴,因为幸只有一只眼,所以只是在在不远处紧跟着护。护虽然是想让幸摘掉帽子后并肩走的,但面对路人看幸惊讶的眼神,也只好让她重新带上帽子和自己肩并肩走了。甚至还抓住了幸的手不让她跑掉。同时也get到了摸伤口的新爱好

为了消磨时光等午餐点,护带着幸走进了一家杂货店,在调戏了幸又被幸反调戏了一下后还是给幸买了一个橙色的小花手机挂饰。定情信物

在午餐时,在点了几个三明治以后,幸主动提出要给护摸伤口,在犹豫了一下以后护便快乐的摸了起来。然后护就被前来送餐的服务员当成了奇怪的人

看完电影后,幸在羡慕与电影中的主人公能有这么多的朋友,而自己几乎没有。护便趁机向幸说了明美和知赖想认识她的消息,在短暂的交谈了之后,两人各自怀着自己高兴的心情一同回家了。

(故事的内容为一个问题生少年住进了某个宿舍,结交了朋友,和老师齐心协力地进行了一场表演的故事,大概率为Ray-Kbys自己虚构的。)

Act.5 Cry One's Eye Out

周一,幸放学后便早早的收拾好了书包,向楼上走去,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护。但楼上学生太多,于是她便打算在楼梯的死角处等待学生走完再去找护前辈。

护倒是没等到,但是却等到了明美和知赖。幸听着明美对护整天陪着自己而不跟她们多聊聊的抱怨,误以为护因为自己的原因被朋友嫌弃了,然而明美和知赖是非常支持他们俩的。心中的幸福感一下消失了,于是便独自一人走出了校门。然而她没听到的,则是明美对与臼井幸见面交友的激动的话语。福永护:阿嚏

在路上,幸一边会想着刚才的事情,以为护因自己要被朋友讨厌了,心情和身体一下子沉重了起来,下定决心打算让自己忘记护前辈,以及心中对自己和护前辈往事的快乐回忆 ,从而使护前辈不被朋友抛弃。在一个电线杆旁边————

臼井幸,流泪了。


视角回到护这边,护找完了自己抽屉里的资料后,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教室。但意外的确实在幸回家的必经之路发现了她。

幸颤抖着声音,一字一句的向懵了个大逼的护到了别,便转身就想离开。

但护一个上前,拦住了幸。了解了原因后,在多次劝说无果的情况下,福永护深吸了一口气,正式的向臼井幸,表白了。

臼井幸一下子呆在原地,护也直言他早已将昨日的看电影当做了约会。在护一步一步地攻势下,幸也表达了自己的心意,自己也是喜欢着护前辈的。

护从后面搂住了幸,直到幸冷静下来之前,她一直靠在护的手臂上呜咽着。


第二天,护将幸介绍给了两人,在短暂的自我介绍后,两人也为昨天的话语对幸进行了道歉,他们确实没想到随口说的话险些造成护与幸的分散。

正式处理好关系后,几人便决定周末的时候去隔壁镇子看看,刚好隔壁镇子有举办活动,较为热闹。

放学路上,幸再次主动提出了摸伤口的事,这一回则是额头上的伤口,护也欣然表示同意了。于是两人便在小巷子里,做起了不可告人的事情摸伤口的勾当

回到家后,似乎是等待好的,真弓忽然之间打开了门,在瞥了一眼护之后便以让幸帮忙买点东西为由,支走了幸。

在幸走后,真弓询问了护是否是以捉弄为目的才与幸交的朋友(其实就是怀疑是不是护欺凌的幸),在护的在三保证下,真弓才逐渐放下心来,并且坦明了自己与幸的关系

自从她姐姐,也就是幸的母亲去世后,真弓把姐夫失踪,姐姐去世全都怪罪到了幸的头上,几乎从来不与幸说任何话,导致两人几乎完全不明白对方的心意,一个说幸从不依靠自己,一个说真弓阿姨从不关心自己,使得两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真弓也明白了自己的行为是有多么的幼稚,一个不明事理的孩子,并没有任何过错!并且反思着自己并没有在幸失去母亲后安慰她。

在幸上高中后,整天带着伤回家后,真弓才终于醒悟了过来,姐姐的遗愿就是照顾好幸,但是她却违背了姐姐的遗愿。于是开始尝试着去询问着幸,但幸也只是用“不小心跌倒了”为理由来搪塞过去。见到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不足以追问下去了,真弓也只能将目标转移到了护的身上,也解释了之前瞪护只是因为认为是他对幸进行的伤害,目前她只能拜托护,一定要照顾好幸了。临走时护还对真弓要求幸买的糖球和圆珠笔进行了吐槽,“至少希望你拜托买点正经的东西啊!”

Act.6 Up to One's Eye

周末的早晨,护来到了幸的家门口来接幸,而走出屋子,映入护眼帘内的,则是穿着一身崭新洋装的臼井幸,护自然也是被惊艳到了。两人在与真弓道别了以后,便离开了家。

路上,护与幸开始讨论起了真弓的行为,虽然幸有些怀疑是不是护与真弓聊了什么,但护早已答应过真弓不能泄露,所以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到了集合点,提早了一个小时到了的明美开始吐槽起两人的速度之慢,然而知赖却是一脸不大情愿的要求明美下次不要早一个小时就把自己接出来。幸:“明美前辈真是活力满满呢”。在路上,护与幸走在另外两人的后面,幸便主动提出了要与护挽着手臂牵手。然而被转过来说话的明美抓了个正着,于是明美激动的发出了“阿知我们也来!”的呼喊,当然自然是被知赖嫌弃了。

到了目的地后,望着路边卖可丽饼排着长队的摊子,明美撒娇般的向知赖要求其去排队帮忙买,无奈之下的知赖便只能拿着钱排到了队伍的末端。等待知赖的三人买了些饮料后,便在一旁的长椅上聊起了天,气氛自然是非常愉快。

等待着为了洗去滴落在手上的巧克力酱的明、知二人,护趁机开始教导起了幸要反抗佐渡川。看着吃的那么开心的幸,护又有些许懊恼没有让知赖帮忙自己买一份,也许是出自对护的报复,幸将自己咬过的可丽饼递到了护的嘴边,就像当初护在楼梯上喂自己一样。

然而这一幕被刚刚明美目睹了,并吐槽了起来,于是便又缠着知赖要一起吃可丽饼,然而知赖再次无情地拒绝了她。


但此时,不远处突然发出了巨大的“呯”的响声,被吸引了注意力的四人决定过去一探究竟......

Final.Act My Eyes on You,on Your Eye on Me

心情极其烦躁的佐渡川以第一人称述说着自己的心理活动

上周,她因无聊去隔壁镇子逛了逛,不料却看到了幸福的臼井幸与护一行人,心情突然变差的她踢翻了一个垃圾桶用以泄气后便回家了。并且表示道自己对臼井幸的一切的暴力行为并非是幸只长有一只眼睛,而是因为她从不还手,就如同一个毫无尊严的沙包一般供佐渡川欺负着。并且对护也表示了怒气,并且对曾经劝说过她的明美更是表达了愤怒。于是放学后,她拦住了臼井幸。

将幸拖到了屋顶后(也就是四楼楼梯口),幸竟首次开口向佐渡川提出了不要再欺负自己的请求,佐渡川愣了一下,后有些不可置信的重问了一遍。在看到幸的声音越来越小后,便再次对臼井幸进行了欺凌行为,对其殴打了好几拳。后将其扔了出去,使其摔倒在了地上。

但好巧不巧,装在幸口袋里的手机掉了出来,看着挂着橙色小花挂饰的手机,佐渡川便也打算将其也一起砸掉。但此时的幸却是愣了一下,随后其大眼珠子用着一股明显带有敌意的眼神瞪向了佐渡川,并且重复了好几次的朝着佐渡川大喊了起来。短短的几十秒内,佐渡川整个人被镇住,愣住在了原地,没有反应过来。

此时手机电话铃忽然响了起来,幸的反抗行为更是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她径直走到佐渡川前面,劈手便打算夺过手机。反应过来的佐渡川便是反手将其给了一拳在脸上,不料被臼井幸用双手接了下来,但反应速度何其快的佐渡川用另一只手将其招呼了过去。尽管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但臼井幸也没有任何放手的意图,并朝着拿着手机的那只手夺了过去。但佐渡川便顺势将按在了臼井幸的肩膀上,右脚一绊,臼井幸便失去了平衡。佐渡川也反射性地抓住了她的关节,将其扔到了身后的地板上......


然而,

这里是四楼楼梯口。

看着摔下楼梯的幸,佐渡川的大脑当场停止了思考


另一边的时间线...

放了学的护到处找都没有找到幸,只能向两人寻求帮助。明美见状,便拦下与臼井幸,佐渡川同班的一名同学询问起了臼井幸的踪迹。

但明美慌张地跑来回来,告诉两人幸被佐渡川带走了,几个人顿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便分开寻找起来臼井幸。

跑向三楼寻找的护给幸打了个电话,但此时的幸对着佐渡川叫喊,两人自然是没时间接电话的。

来到三楼楼梯口,没有寻人头绪的护焦急的在楼梯口前停了下来,却听到了幸的手机铃声,于是护便朝着四楼走去。

在楼梯口,他看到了摔下楼梯的幸,和伸出手试图拉回幸的佐渡川。

但好在护的反应力够快,一个箭步冲上去勉强永双手将幸接了下来,再确认幸并无什么大碍以后护这才冷冷地看向了佐渡川。

佐渡川撇开了目光,似乎是刚从事故中回过神来,但随后她便一致遭到了护和幸两个人的威胁,从来只有威胁别人的佐渡川逼近了幸再次回道。在得到了相同的答案后便冷冷地告诉幸自己打算从幸面前消失,一字一顿地说出了“我 说 我 要 从 你 面 前 消 失 啊”的话语,这回到两人愣住了。佐渡川直言道在这种没有合得来只能靠殴打幸取乐的地方她是一分都不想多待了。随后将手机还给了幸之后便扬长而去。

随后赶来的明美和知赖在了解到事情全过程后想起了初中佐渡川转到他们学校的事情,两人疑似理由也跟现在一般。在明白了过来之后,明美生气地跑下了楼,打算去找佐渡川理论,而知赖见此架势,只得无奈的跟了上去。


见到两人离开后的护和幸开始怀旧了起来,因为这里也是当初两人首次见面的地方。在想清楚佐渡川转学了就没有伤口摸了之后,幸主动提出了给护摸伤口,并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但是紧随而来的,则是护与自己嘴唇的重合。

Kiss!!!

在反应过来之后,幸要求再来一次才能原谅护,护:“看来我们两个都挺狡猾的”。

随着最后一幕两人嘴唇的重合

至此

——Happy End——

角色简介

福永护

一个普通的男高中生,不太喜欢管闲事,但只要是跟幸有关的事情,行动力就会变为原来的1.5倍。爱的力量还真是伟大呢

因为继承了Ray-Kbys的性癖所以有时看上去有些变态。指摸伤口。

臼井幸

有点胆小的独眼少女,行动较为迟钝,所以身上的伤确实有几处是自己摔倒造成的。运动能力很差。

智商一般般,但是平常因为没有朋友玩耍的缘故,只能一个人孤独的努力学习,所以成绩还是蛮好的。

非常粘着护,对他有着非常强烈的奉献精神,有时会对着他撒娇。

常见明美

一个常年情绪高涨的乐观元气女生,嗓门格外的大。

虽然做事经常不经过大脑,但对于跟他人幸福相关的事情却是格外的认真。

很多事情都是靠气势莽过去的。虽然她如此行为莽撞,但是她的成绩却格外好,以至于男主要抄她的作业。

因为各种能力都很强,所以基本是有忙就会帮。但也因此没经历过多少挫折,而一旦遇挫就非常容易变得消沉起来。

非常容易与人相处,除了佐渡川瑠唯。

“单方面”喜欢落合知赖。


落合知赖

尽管表面上看上去虎背熊腰眼神冷漠,但实际上却是个高情商的好好先生。与低智商的活泼明美格外的相配呢。

虽然不怎么想跟他人扯上关系,但这绝不是因为他觉得麻烦。

喜欢常见明美,但是表面上从来不会表现出来,经常都是以一副嫌弃的样子看着明美

(原本Ray-Kbys是想给知赖设置两个妹妹来突出他的爱心的,但是因为时间不够就取消了)

佐渡川瑠唯

虽然看起来像个不良少女,但染发和带耳环都没有违反校规。就连知赖也带着耳环

喜欢行使暴力,因此人们经常躲着她,所以并没有什么朋友。

认为软弱就是过错。

可见温顺也不是怎么优良的天性,而是被打的结果,甚或是招打的原由。————萧红《呼兰河传》

只要看着不爽,瑠唯跟无论是谁都要吵上几句。

乖僻,刚愎自用的性格也许是在父母的教育下形成的,又也许是天生的。

Ray-Kbys在游戏人物介绍中明确表示佐渡川瑠唯为自己最喜欢的配角之一。生活环境与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也有一些类似,或许可以说是和幸最像的人也不一定

柊木真弓

虽然看起来冰山美人一般的上班族,但实际上有些许笨拙。

无法真诚地面对自己最喜欢的姐姐的女儿程度的笨拙。

不会把自己的感情表现在脸上且无法与他人拉进关系而感到苦恼。

以前还能与自己的姐姐,也就是臼井幸的母亲相谈,但自从姐姐去世了,没人给她出主意后就逐渐变得沉默寡言,不擅长与人打交道。

实际上原本是有很多柊木真弓对幸的内心的纠结独白的,但都被Ray-Kbys删去了,所以塑造了一个看起来有些笨拙又有些可爱的角色。

开发历程

以下均为Ray-Kbys在游戏后记中的自述(括号内为wiki编辑者的补充):

“首先,一开始构思出本作的女主角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大约是2012年)

那时我把人设以游戏cg的形式投稿到了pixiv。

作者我现在已经搬到美国六年了,而且只能以每三年一次的频率回到日本。

下次我回国应该能赶上CM吧。(CM全称Comic Market ,是由Comic Market准备会举办的日本乃至全球最大型的同人志即卖会)

所以作者我就开始计划着把我参加CM107的作品给游戏化。

顺便一提为什么要选择游戏这种麻烦的形式呢?

因为美国并没有像日本一样印刷同人志的服务。

所以出本子的话太麻烦了。

而且做成插画本好像有点太贵了,我也没画过漫画所以画成漫画好像也卖不出去。

如果做成游戏的话,用空DVD自己刻岂不是方便了许多吗。

于是就决定用这种自我堕落般的作品表现形式了。

老实说如果当初在游戏里适当地加点漫画就好了。


无论是做游戏还是编脚本还是做音乐都是第一次,

而且算是自作自受吗,

在我刚打算开始作业的时候已经离CM开始只有两个月了,

日程是在逼得很紧。

虽然制作几乎都是我自己在进行,但音乐方面还是受到了kyou1110桑的帮助。

‘MissingLove’‘HoppingSteps’‘LazyHead’之外的所有曲子都是借Kyou桑电脑里的MIDI,

再由我编制调整成的。

如果做BGM的只有我一个的话,那说不定游戏里的曲子就会特别的少且难听了。

真是帮大忙了。


话虽如此,虽然是借口但是我还是要说,因为游戏的制作时间较短,所以本作比起原先预想的完成品来显得差了一些,并且少了很多内容。

原先是有着设置分歧点以分化出不同的剧情路线的,

和增加人物之间的互动这样的打算的,

但这次因为时间太短只能做出单一线路形式的视觉小说类型的游戏了。

虽然要加入的内容也是和幸秀恩爱这样的,

并没有更深刻的意思,所以加不加应该都差不多吧。差很多!!!

说不定您在玩游戏的途中会有觉得,

‘这里怎么没CG的啊’‘展开太快了吧喂’这样的场景。

对于这些,作者我也包有同样的想法。

但是没时间啊······

老实说好想再多花一个月花CG和修台词啊,而且我也有做追加补丁的想法。(所以解释了为什么画风有前两代的原因)

但是说不定这也让我知道了我在规划时间里做出什么样的游戏,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经验。

所以我就决定把这个游戏当成完成品不打算修改了。

不过这次我收获了制作游戏的知识和乐趣,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如果我还有制作游戏的打算的话,一定能做出比本作更好的作品来吧。

虽然下次做成和本作差不多的游戏也行,

但可以的话我还是想做出些互动性更高的游戏来,比如在莫名其妙的世界里逃离迷宫的游戏这样。

不过也说不准到底会不会有下次,就算有我也暂时不会开始制作,因为太累了。

话说回来,虽然赶不上预定的成果,觉得有些可惜,

但是对能让我计划了很久的‘臼井幸’这个角色以游戏的方式表现出来我感到十分地满足。

最后再一次,向帮忙游戏制作的kyou桑,以及购买了本作的你,以及游戏开发前就对‘小幸’和‘臼井幸’应援的各位说声,实在太感谢了!”


但实际上在2015开始,Ray-Kbys就已经开始做手制作起了一目钟情的重制版——Lonely Only

此作品拥有更完善的背景和人物,以及交互系统。

然而现在8年过去了,此游戏也暂未制作完成。预估会在22年,23年发布(不一定)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