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Replacement character.svg
注意:本页面含有Unicode新版用字符:𫖯,若有关字符无法正常显示,请登录后尝试在小工具中启用“对特殊汉字的额外支持字体”。
Commons-emblem-success.svg
原作后半部遗失,现本为狗尾续貂

红楼梦》是由中国清代的一部章回体长篇小说,是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被认为是古典小说巅峰之作,拥有极高的文学价值。

红楼梦
红楼梦.png
原名 红楼梦、石头记、金陵十二钗、情僧录、风月宝鉴、金玉缘
作者 原著:曹雪芹;续书:无名氏
地区 中国

目录

故事内容

作品以显赫一时的贾府为背景,用极其细腻的笔触和华丽的手法,描绘了一幅的中国古代的群像图。作品讲述了以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封建家庭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落的过程,以及贾宝玉后宫王林黛玉薛宝钗等人的曲折哀婉的爱情故事,辅之以极为繁华详实的日常生活描写,同时添加了一些超自然力量,让本书在充满了现实主义的同时不失浪漫的格调。

历史考究

小说自述,其内容源自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女娲补天剩下的一块大石上。后经空空道人检阅,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如果以此小说自述为准,那么曹雪芹只是小说编辑者。但是,书中所附的脂砚斋批语指出:“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书中夹杂的脂砚斋和畸笏叟二人批语均点明原作者即“曹雪芹”。

现一般认为“雪芹”是清代作家曹沾的号,曹雪芹即曹沾。少数红学家认为“雪芹”其实是曹沾的父亲曹𫖯的号,曹𫖯才是曹雪芹。

脂砚斋和畸笏叟的真实身份至今仍是一个谜。但是根据两人留下的批语推测,脂砚斋和曹雪芹是同辈人。畸笏叟是两人的一位男性长辈,且曹雪芹、脂砚斋皆在畸笏叟之前去世。少数红学家主张,脂砚斋和畸笏叟就是曹雪芹自己。曹雪芹得是多无聊才会玩这种精分游戏

小说前80回尚存。根据脂砚斋的批语,曹雪芹是完成了整本小说的。但是在借给某位朋友传抄的过程中,后半部分被这个粗心的朋友弄丢了。曹雪芹在重写小说后半部分的时候“泪尽而逝”史实里曹雪芹是在乾隆二十七年(公元1762年)因幼子早夭悲伤过度而在当年除夕期间因病去世。此种说法的可信度较高。清代诗人富察·明义曾经写过二十首题《红楼梦》的绝句,其中几首诗描写的内容和现在流传的120回本完全对不起来,富察·明义很可能看过原版的红楼梦,并根据原版红楼梦的内容写了那几首诗。搞不好弄丢后半部的那个魂淡就是他

红学家们通过对脂砚斋批语的研究,认为原作不可能超过114回。红学家周汝昌认为原著共108回,且现存的前八十回版本中,有两回并非曹雪芹所著。而根据脂砚斋的批语,可以得知脂砚斋是有修改小说的权限的,而原作部分章节的写作曹雪芹也参考了脂砚斋的意见,在多版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当中作出了部分修改。

在曹雪芹逝世多年后,市面上出现了程伟元和高鹗整理的120回本。高鹗声称,自己和程伟元在自家“故纸堆”发现了红楼梦的部分书稿,后来偶于鼓担(收废品的)那里又发现了一部分,他们二人“细加厘剔,截长补短”整理出了120回版本。在很长时间内,红学界都认为高鹗所述是托词,后四十回是高鹗、程伟元所著,但是近几年来出现的新证据让人们倾向于相信高鹗没有说谎,后四十回实为某位不知名人物所续,程、高为整理编纂者而非著作者。

世人普遍认为程高本绝对不可能是原作,因为与前八十回比,程高本后四十回的诗词严重缩水 ,文笔、情节、作者的见识也远不能与前八十回相比,而且后四十回再也没有新的人物登场(根据脂砚斋批语,有些人物是在八十回以后出现的)。

虽然程高本缺陷颇多,但它却是续书中最好的。自从曹雪芹死后就不断有人试图接续红楼梦,如果说程高本是狗尾续貂的话,很多续书连“狗尾巴毛续貂”的水平都没有。[1]

还要额外说一句,红学索引的很多成果都是建立在“脂砚斋和畸笏叟的批语说的都是事实”上的。如果这两个人是戏精在批语里胡说一通的话,那么很多红学研究就都成了笑话了。而且脂砚斋和畸笏叟没必要在批语里胡说一通。众所周知,红楼梦“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脂砚斋自不必说,作为极有可能参与了红楼梦前八十回创作——而且与曹雪芹关系极为密切的他完全没有可能在批语里当戏精胡说八道。而畸笏叟的话,他对于脂砚,雪芹等人的“离去”自是十分痛苦,更不会有那个心情在故人呕心沥血的作品里开玩笑。

至于您是像欧阳健先生那样认为脂批都是伪造的话,那也没有办法。

历年来研究红楼梦的学者成立了一门学问叫“红学”。鲁迅、胡适等众多民国大师都是其狂热研究者。

红学流派及其百年纷争

红学流派

简单说来,红学可分为评点,评论,索隐,考证四个流派。而其中索隐,考证两个流派支持者最多。

  • 评点派:这一流派主要采用圈点、加评语等形式,对经过了程伟元、高鹗续补的120回本《红楼梦》进行评点。代表人物是清代的王雪香、张新之和姚燮。
  • 索隐派:这一流派主要是用历史上或传闻中的人和事,去比附《红楼梦》中的人物和故事,其中尤以用明末清初这段历史时期的人和事为多,认为《红楼梦》是一本“吊明之亡,揭清之失”的著作。其代表作有王梦阮、沈瓶庵的《红楼梦索隐》、蔡元培的《石头记索隐》及邓狂言的《红楼梦释真》等。
  • 评论派:评论派的开端为1904年王国维《红楼梦评论》的问世。王国维运用德国学家叔本华的理论,不仅分析了《红楼梦》的精神和主题思想,而且分析了它的美学价值、伦理价值等。此书也是现代文学批评的开山之作。吴宓的《红楼梦新谈》,是第一篇用西方小说理论来研究《红楼梦》的作品;佩之的《红楼梦新评》是第一次从社会的角度对作品进行评论;陈觉玄的《红楼梦试论》探讨了作品产生的社会背景和时代思潮,在当时是一个崭新的角度……总而言之,评论派从《红楼梦》本身出发研究它的写作方法、文学特色、思想意义等。
  • 考证派:考证派是红学史上影响最大,实力最雄厚的红学派别。胡适的《红楼梦考证》是考证派的开山之作,开辟了红学的新时代。胡适是第一个对《红楼梦》作出如此系统考证的学者,他为《红楼梦》的研究工作建立了新的模式和思路,这是他最重要的贡献,人们因此称从胡适开始的红学为新红学,而将索隐派和评点派称为旧红学。考证派注重搜集有关《红楼梦》作者家世、生平的史料和对版本的考订,重要著作繁多,除了胡适的《红楼梦考证》之外,还有俞平伯的《红楼梦辨》、周汝昌的《红楼梦新证》、张爱玲的《红楼梦魇》等。考证派集大成者则是已去世的周汝昌先生。有索隐派认为考证派得以实力雄厚不过是得了某位教员的支持,算不得真本事,此处暂且不表。王蒙极力反对考证派,认为作者不太可能在那么大篇幅中处处前后兼顾。

红学纷争的开始

百年红学史上,蔡胡之争是始终绕不过去的一个篇章。从学术史的角度看,这是第一场具有学术意味的红学争论。这场争论因争论双方身份、争论时机的特殊,已经超越红学自身,成为中国现代学术史上一个极具象征意义的标志性事件。

1917年,在被任命为北京大学校长后,下定决心改变当时北大的蔡元培发表《石头记索隐》。他认为《红楼梦》是清康熙朝的政治小说,作者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思想,作者曹雪芹的写作本意是“吊明之亡,揭清之失”;而对于那些在清做官的汉族人士,作者则是痛惜之情;《红楼梦》有着强烈的反满色彩。结合当时的时代背景,不难看出蔡元培这个观点有着明显的政治用意——反满清。在这个政治用意的推动下,蔡元培对《红楼梦》的解释都按照这个方向进行。

(待补)

存世版本

《红楼梦》的版本,可分为两个系统。一是仅流传前80回的脂批抄本系统——简称脂评本,二是不知何人续写了后四十回,经程伟元,高鹗整理补缀的百二十回印本系统——简称程高本。脂评本,目前现存十个版本,其底本都是曹雪芹生前传抄出来的,所以在不同程度上保留了原著的本来面貌。而程高本,包括程甲本和程乙本(分别于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活字刊行),以及由其衍生翻刻的大量子孙本,它们的前八十回同样依据脂评系统的本子,但已经经过了整理者较多的改动,程乙本改动尤甚。下对各个本子作简略的介绍,重点在脂评本,而对于程高本则做稍微介绍处理。

脂评本

  • 甲戌本:又称脂残本。题“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因第一卷第八页下半页有“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传,仍用石头记”15字,指明所据底本年代,故名甲戌本。甲戌年,是乾隆十九年(1754年)。现仅存16回。即一至八回、十三至十六回、二十五至二十八回。第四回回末缺下半页,第十三回上半页缺左下角。四回一册,共四册。每半页十二行,行十八字。

甲戌本是现存各抄本中最珍贵的一种,最接近曹雪芹原稿的本来面貌。因其每页版心下部都有脂砚斋的署名,故猜测其底本可能为脂砚斋的编辑本。有些地方虚以待补,如若干回的回前仅有“诗曰”二字而无诗。底本无拼凑现象,正文很少修改,有部分批语当系从另本移录。

此本第一回有畸笏叟丁亥春的行侧朱批,墨抄总评也有作于丁亥者,说明抄录时间在乾隆二十三年丁亥(1767年)之后。

第一回第一页第一行顶格题“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行“凡例”二字,第三行起凡例五则,末题诗一首。其中第一至四则及题诗,共四百一十四字,为此本独有。第五则“此书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后来本子仅存此段作为引言,与正文混同,遂成了正文开始。凡例之后的七律题诗,尾联“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脍炙人口,为论红著作所常引用。

第一回第四页下第一行“丰神迥异”句下至第五页上末行“大展幻术,将”句之间,较他本多出一段文字,恰好两页,四百馀字。又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与警幻之妹兼美成亲的一段情节,与各本也不同。

此本有眉批、侧批、双行批、回前回后批多种。所存各回脂批远多于其他脂本,尤有一些重要批语为他本所无。如第一回“满纸荒唐言”诗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此批是持曹雪芹卒于壬午年(一七六三)论者的首要依据。

甲戌本原为清朝大兴刘位坦得之于京中打鼓担中,传其子刘铨福。内有刘铨福在同治二年(一八六三)、同治七年(一八六八)所作的跋,极有见地。另有刘铨福的友人绵州孙桐(署“左绵痴道人”)批语三十馀条。之后流传不详,一九二七年夏此本出现于上海,为刚刚归国的胡适重价购得,是为首次发现的传抄残本。一九六二年胡适去世后,此本被寄藏于美国康乃尔大学图书馆,现已被上海博物馆购藏。

一九六一年五月,胡适将此本交台北中央印制厂影印出版,该影印版为朱墨两色套印,附胡适的“影印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缘起”及跋。次年六月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据该版翻印,大陆发行。后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等又多次重版。

现摘录刘铨福在同治二年(一八六三)、同治七年(一八六八)所作的跋如下:

刘铨福所作跋

李伯盂郎中言:翁叔平殿撰有原本而无脂批,与此文不同。 《红楼梦》纷纷效颦者,无一可取。惟《痴人说梦》一种,及二知道人《红楼梦说梦》一种,尚可玩。惜不得与佟四哥三弦子一弹唱耳! 此本是《石头记》真本。批者事皆目击,故得其详也。

                                                                                                   癸亥春日,白云吟客笔

脂砚与雪芹同时人,目击种种事,故批笔不从臆度。原文与刊本有不同处,尚留真面。惜止存八卷,海内收藏家处有副本,愿抄补全之,则妙矣。

                                                                                                     五月廿七日阅,又记

《红楼梦》非但为小说别开生面,直是另一种笔墨。昔人文字有翻新法,学梵夹书;今则写西法轮齿,仿《考工记》。如《红楼梦》实出四大奇书之外,李贽、金圣叹皆未曾见也。

                                                                                                               戊辰秋记
  • 己卯本:又称脂怡本。题“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册总目书名下注云“脂砚斋凡四阅评过”,第三册总目书名下复注云“己卯冬月定本”,故名己卯本。己卯年,是乾隆廿四年(一七五九)。存四十回。即一至二十回、三十一至四十回、六十一至七十回(内第六十四、六十七两回原缺,系后人武裕庵据程高系统本抄配)。其中第一册总目缺,第一回开始缺三页半,十回末缺一页半,七十回末缺一又四分之一页。十回一册,共四册,每半页十行,行二十五或三十字不等。另有残卷一册,存三个整回又两个半回。

即第五十五后半回、五十六至五十八回及五十九回前半回。

此本与庚辰本有共同的祖本,两本有大量共同的特点。如第十七、十八回尚未分开,共用一个回目,第十九回无回目,第六十四及六十七回原缺,均与庚辰本同。此本讹夺字较少,文字有多于庚辰本的地方,语意较庚辰本确切。尤其以前五回文字差异较大。

此本无复杂的眉批侧批,面貌干净。批语绝大多数在正文内双行书写,计七百一十七条,除多一条单字批外,与庚辰本全同。第十一回之前无夹批,仅有十二处墨笔侧批,其中第六回的两条同于甲戌本,第十回的十条则为别本所无。

此本中夹有六张笺条,补此书批注不足。第一张为第一回正文“昌明隆盛之邦”批注“伏长安大都”;第二张为第四回“护官符小注”;第三张为第五回题诗一首;第四张为第六回题诗一首;第五张为第二回前指示将总批低两格抄;第六张为第十九回一条批注,连所属正文,另纸记在回前。

己卯本正文避国讳“玄”和“禛”,避两代怡亲王胤祥和弘晓的名讳“祥”和“晓”。有人据此判定为清代怡亲王弘晓府中的原钞本,也有人认为是怡府本的过录本。弘晓之父怡亲王胤祥为康熙第十三子,曹家与之关系非浅,故所据底本可能就出自曹家。此本约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为名藏书家董康所得,后归其友陶洙所有,陶洙用红蓝两色笔在上面过录甲戌、庚辰本上的批语及异文,遂使该本面目全非。现藏国家图书馆。残卷于一九五九年冬出现在北京琉璃厂中国书店,由中国历史博物馆购藏。一九八○年五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出版,清除陶洙所加文字,试图恢复原貌,但也产生不少修版错误。另有北京图书馆出版社二○○三年十月仿真影印本,则保留陶洙校改后现貌。

  • 庚辰本:又称脂京本。题“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各册卷首标明“脂砚斋凡四阅评过”。第五至八册封面书名下注云“庚辰秋月定本”或“庚辰秋定本”,故名庚辰本。庚辰年,是乾隆廿五年(一七六○)。原书一函八册,每册十回,其中第七册注明原缺第六十四及六十七回两回,实存七十八回。另第六十八回脱去约六百馀字,估计原失去一页。每半页十行,行三十字。

此本底本年代相当早,面貌最为完整,保存曹雪芹原文及脂砚斋批语最多,脂批中署年月名号的几乎都存在于此本。

此本第二十二回末惜春谜后缺文,并记曰“此后破失,俟再补。”另页写明“暂记宝钗制谜云:朝罢谁携两袖香……”“此回未成而芹逝矣。叹叹!丁亥夏,畸笏叟。”等文字。第七十五回缺中秋诗,回前单页记曰“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第十九回“小书房名”下空五字,“想那里自然”下空大半行。这些残缺可用以鉴定他本后人补缀之处。

此本有眉批、侧批、双行夹批及回前回后批多种。批语之多为各本之最,总计两千馀条,包括了己卯本双行夹批的全部(除一条单字批外)。其中有一批非常重要的批语,如第二十回朱笔眉批“茜雪至‘狱神庙’方呈正文。袭人正文目曰:‘花袭人有始有终。’余只见有一次誊清时,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叹叹!丁亥夏,畸笏叟”。

此本第十一回之前,除偶将回前总评与正文抄在一处外,都无批语,为白文本。朱笔批语则集中于第十二回到第二十八回。

此本抄手不止一人,其文化水平与认真态度都很低。全书讹文脱字,触目皆是。最后一册质量尤差,几难卒读。

庚辰本原出北城旗人家中,徐星署一九三三年初以八银币购于北京东城隆福寺地摊。现藏北京大学图书馆。一九五五年,北京文学古籍刊行社朱墨两色套版影印出版,是首次影印行世的早期脂本,所缺二回据己卯本补入。一九七四年人民文学出版社重印,换用蒙府本文字补入。

以上三个本子均以《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为书名,绝大多数研究者认为,它们是最正宗的曹雪芹稿本的流传本,相对于其它抄本其变形最少,故亦是早期抄本中研究的重点。

  • 戚序本:戚序本为乾隆年间德清戚蓼生收藏并序,因而得名。题“石头记”。包含戚沪本、有正大字本、有正小字本、戚宁本。


戚沪本又称戚张本。系桐城张开模(1849-1908)原藏,书中有张氏藏书印章六处四方。原为八十回,分装二十册。每半页九行,行二十字。上海有正书局老板狄葆贤得到此本后,即据以照相石印。

此本采用白色连史纸抄写,字体为乾嘉时流行的馆阁体,楷法谨严,字体工整,错讹字极少,是脂本系统中面貌颇为精良的流传本。

六十四、六十七两回,十九、八十两回回目,二十二回末等缺文都已补齐,十七、十八两回已分开。此本除第七十八回“芙蓉诔”后缺回末收尾一小段外,无其他残缺。如正文文字比之程高本所改,大都同于脂本原文;比之其他脂本,又有个别细碎异文。第十七与十八回分回之处不同于今本。

此本前四十回有夹批,全书(除第六十七回外)有回前、回后批。批语经过整理,部分甲、庚本出现过的眉批和侧批已被改成双行夹批或回前回后批,并删去原署的年月名号。回前回后批大部分为独有,但疑非脂批,而是稍后的署号为“立松轩”者所批。

原本曾传闻已于一九二一年毁于火。一九七五年冬,上海古籍书店整理旧库,意外发现迷失多年的该本前四十回半部。现藏于上海图书馆。

有正书局据戚沪本照相石印的本子,题《国初抄本原本红楼梦》,印行过三次。“大字本”于一九一一至一九一二年石印。一九二○年用“大字本”剪贴缩印为“小字本”,并于一九二七年再版。“大字本”四回一册,共二十册。“小字本”为十二册,每半页十五行,行三十字。

“大字本”付印前对底本作过整理,有改动失真之处,如删去了原收藏者的印章,贴改过个别字迹(据有关专家查验,前四十回贴改二十处,三十二字)。文字、行款等版式基本同底本而略有缩小,版框界栏经过描修,较为粗黑。“小字本”经过重新剪贴拼版,原貌全失。

此本眉批前四十回为狄葆贤所加,“小字本”后四十回中也有眉批,则为狄葆贤征求他人所加。这些后加的批语均无甚价值。

有正本的印行,突破了延续一百二十年的程高本垄断局面,首次将一个接近于曹雪芹原文的《红楼梦》呈现在读者面前,在版本史上具有一定意义,但在当时并未产生较大影响。

一九七三年十二月,人民文学出版社据“有正大字本”影印出版。“有正小字本”目前则仅台湾地区有影印版。

戚宁本又称南图本、泽存本。存八十回全。四回一册,共二十册,十回一卷,共八卷。每半页九行,行二十字,无格栏。行款格式与戚沪本全同。据有关专家考定,此本为戚沪本的过录本,除前面数回外,有九成左右的文本是用影写的方法从底本描抄的。由于戚沪本已残,而据以影印的有正本有贴改,戚宁本可以参校以恢复戚沪本原貌,所以仍然有其一定的价值。

戚宁本有谓在一九三○年前后曾属昆山于氏,后归伪内务部长陈群“泽存书库”。日本投降后,陈群畏罪自杀,其藏书移交国立中央图书馆,即今南京图书馆,收藏至今。此本目前尚没有影印出版。

戚蓼生序

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未之见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所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嘻!异矣。夫敷华掞藻、立意遣词无一落前人窠臼,此固有目共赏,姑不具论;第观其蕴于心而抒于手也,注彼而写此,目送而手挥,似谲而正,似则而淫,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试一一读而绎之:写闺房则极其雍肃也,而艳冶已满纸矣;状阀阅则极其丰整也,而式微已盈睫矣;写宝玉之淫而痴也,而多情善悟,不减历下琅琊;写黛玉之妒而尖也,而笃爱深怜,不啻桑娥石女。他如摹绘玉钗金屋,刻画芗泽罗襦,靡靡焉几令读者心荡神怡矣,而欲求其一字一句之粗鄙猥亵,不可得也。盖声止一声,手只一手,而淫佚贞静,悲戚欢愉,不啻双管之齐下也。噫!异矣。其殆稗官野史中之盲左、腐迁乎?然吾谓作者有两意,读者当具一心。譬之绘事,石有三面,佳处不过一峰;路看两蹊,幽处不逾一树。必得是意,以读是书,乃能得作者微旨。如捉水月,只挹清辉;如雨天花,但闻香气,庶得此书弦外音乎?乃或者以未窥全豹为恨,不知盛衰本是回环,万缘无非幻泡,作者慧眼婆心,正不必再作转语,而万千领悟,便具无数慈航矣。彼沾沾焉刻楮叶以求之者,其与开卷而寤者几希!

                                                                                                                                            德清戚蓼生晓堂氏
  • 蒙府本:又称王府本。因传说其为清蒙古王府旧抄本,故名。题“石头记”。原存七十四回,后人据程甲本抄配第五十七至六十二回及后四十回,并在书前冠以程伟元序及总目,成为一百二十回全本。前八十回用中缝上端印有“石头记”三字的专印朱丝栏双边粉纸,每版十八行,行二十字。补配部份为白纸,无栏框,每页十八行,行二十四字。

此本第一回首行无书名题记。前八十回原抄文字大体同戚本,版式也相近,为同源之本。例如前十回两本有异的地方仅十三处,且均系抄写时的笔误或漏字所造成。但第六十七回文字,则与戚本差别甚大,显系从不同来源获得而分别补上的。

此本共计批语七百一十四条。双行夹批和回前回后批大多同戚本,有多出之,无署名。另独有六百二十三条侧批,应是后来整理、收藏者所批而非脂批。因第四十一回回前诗署名“立松轩”,故疑为其所加。

此本于一九六○至六一年间出现于北京琉璃厂中国书店,即由北京图书馆重金购藏。一九八七年书目文献出版社按原规格影印出版。

  • 列藏本:又称俄藏本。题“石头记”。因藏于原苏联东方学研究所列宁格勒分所,故名。存七十八回,缺第五、第六两回。第五十回未完止于黛玉谜,缺半页。第七十五回末至“要知端的”下脱半页。共三十五册。每半页八行,行十六、二十、二十四字不等。此本另有一些回(第十回的回首,第六十三、六十四、七十二回回末)题作“红楼梦”,说明当时两名已通用。

第十七与十八回共用一个回目,但两回文字已经分开,中有“再听下回分解”一句。第二十二回缺文,止于惜春谜。第七十九回包括了他本的第七十九和八十回,浑然一体,当更忠实原稿面貌。

此本有六十四及六十七两回。其中六十四回回目之后,正文之前有一首五言题诗,为别本所无,回末有一联对句,是早期钞本的形象;推究题诗的内容,此回应是曹雪芹手笔。六十七回文字近于甲辰、戚本一系,与程本迥异。

此本共计批语三百馀条。其中双行夹批八十八条(第十九回占了四十二条),几乎全同庚辰本。眉批一百一十一条,侧批八十三条,与其他脂本完全不同,疑多为后人所批。

此本第十六、六十三、七十五回另有若干特殊批语是接着正文写的,只在起讫处加方括号,并于开头右侧空行小字写有“注”字。当是过录时误将批语抄作正文,后校对时发现,加以标明。

列藏本为道光十二年(一八三二)由随旧俄宗教使团来华的大学生Л·库尔梁德采夫所得。一九六二年苏联汉学家 Ъ·Л·里弗京(李福清)于苏联亚洲人民研究所列宁格勒分所发现,一九六四年撰文介绍,始为人所知。现藏俄罗斯圣彼得堡东方学研究所。

一九八六年四月,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会同苏联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列宁格勒分所编定,由中华书局影印出版。

  • 甲辰本:又称梦觉本、梦序本。题“红楼梦”。因卷首有甲辰岁梦觉主人序,故名。甲辰年,是乾隆四十九年(一七八四)。存八十回,全。分装八函,函五册,共四十册。二回一册。每半页九行,正文行二十一字,序文行十八字。版框高二十点三厘米,宽十二点五厘米。工楷精抄,字划美好。仅缺末页。

此本第十九回回前总评谓“原本评注过多,未免旁杂,反扰正文。今删去,以俟后之观者凝思入妙,愈显作者之灵机耳。”故此本中脂批被大量删弃。仅存双行墨笔夹批,计二百三十馀条。绝大多数在前四十回,第一回尤多,达八十八条。后四十回仅见第六十四回一条。

此本是脂评本向程高本过渡的桥梁。正文经大量删改,出现大批异文,为程高本所沿袭。第十七与十八回已经分开,分法同于今本。第二十二回已补全,与各本皆不同。

甲辰本一九五三年发现于山西,现藏国家图书馆。一九八九年十月,由书目文献出版社影印出版。

梦觉主人序

辞传闺秀而涉于幻者,故是书以梦名也。夫梦曰红楼,乃巨家大室儿女之情,事有真不真耳。红楼富女,诗证香山;悟幻庄周,梦归蝴蝶。作是书者藉以命名,为之《红楼梦》焉。尝思上古之书,有三坟、五典、八索、九邱,其次有《春秋》、《尚书》、志乘、梼杌,其事则圣贤齐治,世道兴衰,述者逼真直笔,读者有益身心。至于才子之书,释老之 言,以及演义传奇,外篇野史,其事则窃古假名,人情好恶,编者托词讥讽,观者徒娱耳目。今夫《红楼梦》之书,立意以贾氏为主,甄姓为宾,明矣真少而假多也。假多即幻,幻即是梦。书之奚究其真假,惟取乎事之近理,词无妄诞。说梦岂无荒诞,乃幻中有情,情中有幻是也。贾宝玉之顽石异生,应知琢磨成器,无乃溺于闺阁,幸耳《关雎》之风尚在;林黛玉之仙草临胎,逆料良缘会合,岂意摧残兰蕙,惜乎《摽梅》之叹犹存。似而不似,恍然若梦,斯情幻之变互矣。天地钟灵之气,实钟于女子,咏絮丸熊、工容兼美者,不一而足,贞淑薛姝为最,鬓婢袅袅,秀颖如此,列队红妆,钗成十二,犹有宝玉之痴情,未免风月浮泛,此则不然;天地乾道为刚,本秉于男子,簪缨华胄、垂绅执笏者,代不 乏人,方正贾老居尊,子侄跻跻,英年如此,世代朱衣,恩隆九五,□□□□□□□,不难功业华褒,此则亦不然。是则书之似真而又幻乎?此作者之辟旧套开生面之谓也。至于日用事物之间,婚丧喜庆之类,俨然大家体统,事有重出,词无再犯,其吟咏诗词,自属清新不落小说故套;言语动作之间,饮食起居之事,竟是庭闱形表,语谓因人,词多彻 性,其诙谐戏谑,笔端生活未坠村编俗俚。此作者工于叙事,善写性骨也。夫木槿大局,转瞬兴亡,警世醒而益醒;太虚演曲,预定荣枯,乃是梦中说梦。说梦者谁?或言彼,或云此。既云梦者,宜乎虚无缥缈中出是书也,书之传述未终,馀帙杳不可得;既云梦者,宜乎留其有馀不尽,犹人之梦方觉,兀坐追思,置怀抱于永永也。

                                                                                                                                   甲辰岁菊月中浣梦觉主人识
  • 舒序本:因卷首有舒元炜序得名。又因舒序作于乾隆五十四年己酉(一七八九),亦称己酉本。题“红楼梦”。原本八十回,存第一至四十回正文及第八十回回目。每半页八行,行二十四字。

此本是目前唯一有材料可据的乾隆原抄本,正文属脂本系统,无批语。舒序谓筠圃主人“就现在之五十三篇,特加雠校。借邻家之二十七卷,合付抄胥。”现存四十回即为拼凑本,纸张字迹均有不同。

与各本相比,多处回目及正文有异文。如第一回太虚幻境牌坊对联作“色色空空地,真真假假天”;到第五回仍作“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第九回结尾与各本不同,似为早期抄本原貌。第十三回异文特多,第十六回结尾、第十七回分回皆与各本不同,则应系经过后人整理。

舒序本原为吴晓铃收藏,现归首都图书馆。一九八七年六月中华书局列入“古本小说丛刊”第一辑影印出版。二○○七年七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线装影印本。

舒元炜序

登高能赋,大都肖物为工;穷力追新,只是陈言务去。惜乎《红楼梦》之观止于八十回也。全册未窥,怅神龙之无尾;阙疑不少,隐斑豹之全身。然而以此始,以此终,知人尚论者,固当颠末之悉备;若夫观其文,观其窍,闲情偶适者,复何烂断之为嫌。矧乃篇篇鱼贯,幅幅蝉联。漫云用十而得五,业已有二于三分。从此合丰城之剑,完美无难;岂其探赤水之珠,虚无莫叩。爰夫谱华胄之兴衰,列名媛之动止,匠心独运,信手拈来,情□乎文,言立有体,风光居然细腻,波澜但欠老成,则是书之大略也。董园子偕弟澹游,方随计吏之暇,憩绍衣之堂。维时褥暑蒸,时雨霈。苔衣封壁,兼□□问字之宾;蠹简生春,搜箧得卧游之具。迹其锦心绣口,联篇则柳絮团空;洎乎谲波诡云,四座亦冠缨索绝。处处淳于炙裸,行行安石碎金。□□断香零粉,忽寻声而获爨下之桐;虽多玄□□□,□□□□□□□□□。绮圃主人瞿然谓客曰:“客亦知升沉显晦之缘,离合悲欢之故,有如是书也夫?吾悟矣,二子其为我赞成之可矣。”于是摇毫掷简,口诵手批。就现在之五十三篇,特加雠校;借邻家之二十七卷,合付钞胥。核全函于斯部,数尚缺夫秦关;返故物于君家,璧已完乎赵舍。君先与当廉使并录者,此八十卷也。观其天室永丝萝之缔,宗功肃霜露之晨,乘朱轮者奚止十人,饵金貂者俨然七叶。庭前舞彩,膝下含怡。大母则宜仙宜佛,郎君乃如醉如痴。御潘岳之板舆,闲园暇日;承华歆之家法,密室朝仪。刘氏三姝,谢家群从。雅有荀香之癖,时移徐淑之书。林下风清,山中雪满。珠合于浦,星聚于堂。绛蜡筵前,分曹射覆;青绫帐里,索笑联吟。王茂宏之犊车,颇传悠谬;郑康成之家婢,绰有风华。耳目为之一新,富贵斯能不朽。至其指事类情,即物呈巧,皎皎灵台,空空妙伎。镕金刻木,则曼衍鱼龙;范水模山,则触地邱壑。俨昌黎之记画,杂曼倩之答宾。善戏谑兮,姑谋乐也。代白丁兮入地,褫墨吏兮燃犀。欢娱席上,幻出清净道场;脂粉行中,参以风流裙屐。放屠刀而成佛,血溅夭桃;借冷眼以观时,风寒落叶。凡兹种种,吾欲云云,足以破闷怀,足以供清玩。主人曰:“自我失之,复自我得之。是书成而升沉显晦之必有缘,离合悲欢之必有故,吾滋悟矣。鹿鹿尘寰,茫茫大地。色空幻境,作者增好了之悲;哀乐中年,我亦堕酸辛之泪。昔曾聚于物之好,今仍得于力之强。然而黄垆回首,邈若山河痛当廉使也;燕市题襟,两分新旧。辨酸咸于味外,公等洵是妙人;感物理之无常,我亦曾经沧海。羊叔子岘首之嗟,于斯为盛;盖次公仰屋之叹,良不偶然。斗筲可饮千钟,且与醉花前之酒;黄梁熟于俄顷,姑乐游壶内之天。”客曰善。于是乎序。 乾隆五十四年岁次屠维作噩且月上浣虎林董园氏舒元炜序并书于金台客舍。

  • 杨本:又称梦稿本、杨藏本、全抄本。因系杨继振原藏,故名。存百二十回,全。十回一册。共十二册。每半页十四行,行三十馀字至六十字不等,在现存各本中开本最大,字体最小。杨氏误以此本为高鹗整理《红楼梦》的稿本,乃题曰“兰墅太史手定红楼梦稿”,此说已被否定。

此本原有严重残缺,经过配补和涂改。前八十回中,第二十二、第五十三回系据程乙本抄配,第四十一至五十回,及各册首尾佚去的十馀页系杨继振收藏后,据程甲本抄配。其馀原钞部分,从十九回起被参照程本大量涂改。后四十回中有二十一回据程乙本,另十九回原文比较简约,亦以程高本校改。另卷首总目前三页系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收藏后据各回回目抄补。这些配补文字不属于杨本过录时原貌,应予区别对待。

此本前八十回中的原钞部分,属于脂本系统,但来源不一。前七回公认属己卯本系统(最明显之处是王熙凤眉目描写,此本与己卯本为“一双丹凤眼,两弯柳叶眉”,无“三角”“掉稍”数字),其馀部分的底本则由两个以上的脂本合成。由于其所据底本较早,不少异文可以订正他本之讹误或提供新的研究线索。

此本原为杨继振光绪己丑年(一八八九)收藏。一九五九年春北京文苑斋收得此书,后归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一九六三年一月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影印出版(题《乾隆抄本百二十回红楼梦稿》),一九八四年六月上海古籍出版社重印。

  • 郑藏本:题“红楼梦”。原郑振铎藏,故名。仅残存第二十三与二十四回两回,凡三十一页,装订为一册。每半页八行,行二十四字。版框高二十一点四厘米,宽十二点七厘米。

此本无批语,正文属脂本系统,与列藏本关系密切。人名有特异处,如贾芸作贾义、秋纹作秋雯等。两回的结尾均与各本异。二十三回末自“只听墙内”至“细嚼‘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八个字的滋味”二百馀字脱去,与回目失去关合。二十四回末无小红家世情况介绍一段,梦见贾芸描写也大为简略。

郑藏本原为郑振铎珍藏,现藏于国家图书馆分馆。一九九一年二月由书目文献出版社影印出版。

  • EXTRA靖藏本:所谓靖藏本,因原为扬州靖应鹍所藏而得名。此书一九五九年夏由毛国瑶发现,一九六四年尚在,后迷失不知下落。据介绍原书题“石头记”。存七十八回。缺第二十八与二十九回,第三十回残失三页。

书发现时,毛国瑶曾将书中批语与戚本进行比较,摘录戚本所无的批语一百五十条,过录在横行练习簿上。后来将它发表于南京师范学院《文教资料简报》一九七四年八、九月号(总第二十一、二十二合刊)。

此本中独有一些极重要的批语。如第十三回命作者删去“秦可卿淫丧天香楼”、“遗簪、更衣诸文”的人是畸笏叟;如第二十二回畸笏叟所加的批语“前批知者聊聊,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只馀朽物一枚,宁不痛杀!”都极有研究资料价值。此外,批语中还提供了许多先前不知道的八十回后的佚稿情节。

由于靖本只有毛国瑶一人亲见过,近年有不少研究者怀疑此本并不存在。详细情况可参阅裴世安老先生编辑的《靖本资料》(自印本,2005年)。

众所周知,十个版本有十一种(笑)。


程高本

  • 程甲本:请观者自行参考维基和百度百科。
  • 程乙本:同上。
人生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梦未完,高鹗妄改——死有余辜。
——张爱玲

靖藏本

没想到吧,靖藏本还有可以说的地方。此处权且把毛先生摘录的一百五十条批语给出,至于真假全由诸君自思。

毛国瑶摘录靖藏本批语一百五十条

第一回:1.作者自己形容(“生得骨格不凡,丰神迥异”句墨笔眉批)

2.补天济时勿认真作常言(女娲炼石补天一段侧批)

3.佛法亦须赏还况世人之债乎游戏笔墨(“待劫终之日复还本质” 句侧批)

4.赖债者来看此句(同 3 侧批)

5.果有奇贵自己亦不知若以奇贵而居即无真奇贵(“不知赐了弟子那几段奇处”句墨眉)

6.事则实事然亦得叙有曲折有隐现有带架有逆间有正辟空谷以至草蛇灰线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两山雾雨云龙对峙托月烘云背面传粉万染千皱诸奇秘法亦复不少予亦逐回搜剔刹破明白以待高明批示开卷一篇立意真打破历来小说果臼阅其笔则是庄子离骚之亚(“按迹寻踪”句墨眉)

7.这是画家烟云模糊处不被蒙敝方是巨眼(“并题一绝云”一段墨眉)

8.无是儿女之情始有夫人之分(“也就丢过不在心上”句侧批)

9.走罢二字如见如闻非过来人若个能行(“士隐便说一声走罢”句墨眉)

第二回:10.向只见集古集唐句未见集俗语者(“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墨眉)

11.是智者方能通谁为智者一叹(“智通寺”三字墨眉)

12.雨村聿意还是俗眼只识得双玉等未觉之先却不晓既证之后(遇龙钟老僧一段朱眉)

第三回:13.君子可欺以其方也雨村当王莽谦恭下士之时即政老亦为所惑作者指东说西(“且贾政最喜读书之人”句墨眉)

14.阿凤三魂已被作者勾走了后文方得活跳纸上(“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句墨眉)

15.文字不反不见正文似此应从国策得(“不知是怎生个惫懒人物懵懂顽童”墨眉)

16.宝玉知己全用体贴工夫(“倘或摔坏了那玉岂不是因我之过”侧批)

第四回:17.四家皆为下半部伏根(“这四家皆连络有亲…”句侧批)

18.批书亲见一篇薄命赋特出英莲(叙英莲遭遇一段墨眉)

19.无名之症即是病之名而反曰无像极(“已得无名之病”句侧批)

20.庙了结文字伏下伏又千里线胡卢字样起胡卢字样结盖一部书皆系胡提之意也知乎(充发门子一段墨眉)

国瑶按:第一册封面下粘一长方形字条,长五寸,宽约三寸半,左下方撕缺,可见“貌似前五个残字显示不出来。。(悲)录”字样,墨笔书写,内容如下: 紫雪溟蒙楝花老蛙鸣厅事多青草庐江太守访故人浔江并驾能倾倒两家门第皆列戟中年领郡稍迟早文采风流政有馀相逢甚欲抒怀抢于时亦有不速客合坐清炎斗炎嫡岂无炙鲤与寒鷃不乏蒸梨兼蝓芫瀹枣二簋用享古则然宾酬主醉今诚少亿首宿卫明光宫楞伽山人貌狡好马曹狗监共嘲难而今触痛伤怀抱交情独剩张公子晚识施君通纻红缟多闻直谅复奚疑此乐不殊鱼在藻始觉诗书是坦途未妨车轱当行潦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小字几曾知布袍廓落任安在说向名场尔许时

第五回:21.寡母孤儿毕有真(“不如你各自住着好任意施为”侧批,此条应在第四回,误抄在此)

22.此句定评想世人目中各有所取也按黛玉宝钗二人一如姣花一如纤柳各极其妙者皆性分甘苦不同世人之故耳(“人多谓黛玉所不及”句下小字夹批)

23.八字为二玉一生文字之纲(“求全之毁”句墨眉)

24.恰极补裘回中与此合看(“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句墨眉)

25.绛芝轩诸事由此而生(朱眉)多大胆量敢作此文(墨眉)(“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句批)

26.宝玉心性只是体贴二字故为意淫(“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句侧批)

第六回:27.宝袭亦大家常事耳已令领意淫之训(回前批)

28.借刘妪写阿凤正传非泛文可知且优二进三进巧姐归着(回前批)

29.一段云雨之事完一回提纲文字(宝玉袭人一段侧批)

30.能两亩薄田度日方说的出(“守多大碗儿吃多大碗的饭”句墨眉)

31.骂死世人可叹可悲(“我又没有收税的亲戚”一段墨眉)

32.要紧人虽未见有名想亦在副册内者也(“先找着凤姐一个心腹通房大丫头名唤平儿”句下小字夹批)

33.观警幻情榜方知余言不谬(同上句朱眉)

34.虽平常而至奇稗官中末见(“手内拿着小铜火筋儿”句墨眉)

35.五笑写凤姐活跃纸上(与刘姥姥对话墨眉)

36.何如当知前批不谬(同上句墨眉)

37.穷亲戚来是好意思余又自石头记中见了叹叹数语令我欲哭(“瞧瞧我们是他的好意思” 句墨眉)

38.也是石头记见了叹叹(“怎好教你空手回去呢”句墨眉)

39.如见如闻此种话头作者从何想来应是心花欲开之侯(凤姐与刘姥姥对话一节墨眉)

40.引阿凤正文借刘妪入初聚金玉为写送宫花真变幻难测读此等文字非细究再三再四不计数不能领会叹叹(回后批,墨笔)

第七回:41.他小说中一笔作两三笔者一事启两事者均曾见之岂有似送花一回间三带四赞花簇锦之文哉(回前批)

42.作出鲸卿随笔却闲闲先妯娌一聚带出一丝不见造(秦氏凤姐说话一段墨眉)

43.焦大之醉伏可卿死作者秉刀斧之笔一字一泪一泪化一血珠惟批书者知之(焦大醉骂一节墨眉)

第八回:44.本意正传是实曩时苦恼叹叹(“再或可巧遇见他父亲”句朱眉)

45.沾光善骗人无星戥皆随事生情调侃世人余亦受过此骗阅此一笑三十年前作此语之人观其形已皓首驼腰矣使彼亦细听此语彼则潸然泣下余亦为之败兴(“多早晚赏我们几张贴贴”句墨眉)

46.十六字乃宝卿正传参看前写黛玉传各不相犯令人左右难其于毫末(“罕言寡语”四句墨眉)

47.试问此一托比在青埂下啼啸声何如(“宝钗托于掌上”句朱眉)

48.余代答云遂心如意(同上句墨眉)

49.伏下文又夹入宝钗不是虚图对的工(“好知运败金无彩”句墨眉)

50.前回中总用灰线草蛇细细写法至此方写出是大关节处奇之至(宝钗看玉一段墨眉)

51.可知余前批不谬(墨眉)

52.别人者袭晴之辈也(墨眉)

53.作者抚今之事尚记今金魁星乎思昔肠断心催(墨眉)

第九回:54.此岂是宝玉所乐为者然不入家塾则何能有后回试才结社文字作者从不作安逸苟且文字于此可见(入家塾一段墨眉)

55.此以俗眼读石头记也作者之意又岂是俗人所能知余谓石头记不得与俗人读(上批隔一行墨眉)

56.安分守己也不是宝玉了(“宝玉终是不能安分守己的人”墨眉)

57.前有幻境遇可卿今又出学中小儿淫浪之态后文更放笔写贾瑞正照看书人细心体贴方许你看(墨眉)

58.声口如闻(“好囚攮的们,这不都动了手了么”句墨眉)

第十回:59.这个理怕不能评(“叫他评评这个理”句侧批)

60.吾为趋炎附势仰人鼻息者一叹(“早吓的都丢在爪洼国去了”句墨眉)

61.不知心中作何想(墨眉)

第十二回:62.千万勿作正面看为幸畸笏老人(贾瑞与凤姐对话一节墨眉)

63.可为偷情者一戒(“一夜几乎不曾冻死”句墨眉)

64.教训最严奈其心何一叹(“那代儒素日教训最严”句墨眉)

65.处处点出父母痴心子孙不肖此书纯系自愧而成(墨眉)

66.调戏尚有故乎(“说你无故调戏他”句墨眉)

67.此节可入西厢内记十大快批评中畸笏(凤姐泼粪一段墨眉)

第十三回:68.此回可卿梦阿凤作者大有深意惜已为末世奈何奈何贾珍奢淫岂能逆父哉特因敬老不管然后恣意足为世家之戒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者其言其意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遗簪更衣诸文是以此回只十页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去四五页也一步行来错回头已百年请观风月鉴多少泣黄泉(回前长批)

69.九个字写尽天香楼事是不写之写常村(“无不纳闷都有些疑心”句下小字夹批)

70.可从此批通回将可卿如何死故隐去是余大发慈悲也叹叹壬午季春畸笏叟(同上句朱眉)

71.删却是未删之文(商议料理丧事及贾珍痛哭一段朱批)

72.何必定用西字读之令人酸笔(设坛于西帆楼上一段朱眉)

73.是亦未删之文(瑞珠触柱一段朱眉)

74.刺心之笔(贾珍蹲身跪下道乏朱眉)

75.读五件事未完余不禁失声大哭卅年前作书人在何处耶(“因想头一件…”一段朱眉)

76.旧族后辈受此五病者颇多余家更甚卅年间事见知于卅年后令余悲痛血泪盈面(同上墨眉)

第十四回:77.用彩明因自身识字不多且彩明系未冠之童故也(命彩明钉造簿册一节墨眉)

78.数字道尽声势壬午春畸笏(“浩浩荡荡”句墨眉)

79.忙中闲笔□□玉兄作者良苦壬午春畸笏(“那一位是衔宝而诞者”句墨眉。二字蛀去)

80.牛丑清水柳乃卯也彪折虎字寅也陈即辰翼大为蛇寓巳字马午也魁即鬼鬼金羊寓未字侯申也晓鸣鸡也寓酉字豕即石亥字寓焉守业犬也所谓十二支寓焉(回后批,墨笔)

第十五回:81.伤心笔(“面若春花,目似点漆”句朱眉)

82.又写秦钟智能事尼庵之事如此壬午季春畸笏(秦、智二人偷情一段墨眉)

第十八回:83.孙策以天下为三分众才一旅项籍用江东之子弟人惟八千遂乃分裂山河宰割天下岂有百万义师一朝卷申芟夷斩伐如草木焉江淮无涯岸之阻亭壁无藩篱之固头会箕敛者合从缔交锄耰棘矜者因利乘便将非江表王气终于三百年乎是知洴吞六合不免轵道之灾混一车书无救平阳之祸呜呼山岳崩颓既履危亡之运春秋迭代不免去故之悲天意人事可以凄沧伤心者矣 大族之败必不致如此之速特以子孙不肖招接匪类不知创业之艰难当知瞬息荣华暂时欢乐无异于烈火烹油鲜花著锦岂得久乎戊子孟夏读虞子山文集因将数语系此后世子孙其毋慢忽之(书眉墨笔书写,误字均未改)

84.妙玉世外人也笔笔带写故妙极妥极畸笏(墨眉)

85.前须十二钗总未的确皆是慢终也至来回警幻榜始知情正副又副乃三四副芳讳壬午季春(墨眉)

第二十二回:86.将薛林作甄玉贾玉看则不失书执笔本旨矣丁亥夏畸笏叟(墨眉)

87.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聊聊矣不怨夫(朱眉)前批知者聊聊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杀(前批稍后墨笔)

88.此回未补成而芹逝矣叹叹丁亥夏畸叟(墨眉)

第二十三回:89.多大力量写此一句余亦骇警况宝玉手回思十二三时亦会有是想时不再至不禁泪下(贾政呼唤宝玉一段墨眉)

90.批至此几令人失声(想起贾珠一段墨眉)

91.丁亥春日偶识一浙省客余意甚合真神品白描美人物所缘彼无暇宦缘奈不能留都下久且来几南行矣至今耳火又余帐然之至阿颦墨缘之难恨与一结若此书叹叹丁亥□奇笏叟(墨眉。一字被蛀去,畸字残半)

第二十四回:92,醉金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余卅年来得遇金刚之样人不少不及金刚者亦复不少惜不便一一注明耳壬午孟夏(回首批)

93.孝子可敬后来荣府事败必有一番作为(“贾芸恐他母亲生气”墨眉)

94.果然(墨眉,与上批相接,隔数字)

第三十回(后半少三页):95.无限文字痴情画蔷可知前缘有定强求人力非(回前批,恐有缺字)

第四十一回:97.尚记丁巳春日谢园送茶乎展眼二十年矣丁丑仲春畸笏(妙玉泡茶一段墨眉)

98.妙玉偏辟处此所谓过洁世同嫌也他日瓜州渡口劝惩不哀哉屈从红颜固能不枯骨□□□(妙玉不收成窑杯一节墨眉。缺字前二字看不清,似是“各示”两字,第三字为虫蛀去)

99.玉兄独至岂真无吃茶作书人又弄狡猾只瞒不过老朽然不知落笔时作作者如何想丁亥夏(墨眉)

100.黛是解事人(“黛玉知他怪癖”一段墨眉)

101. 忽使平儿在绛芸轩中梳妆宝玉亦想(朱眉。用墨笔涂去,字尚可见)

第四十二回:102.应了这话固好批书人焉能不心伤狱庙相逢之日始知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实伏线于千里哀哉伤哉此后文字不忍卒读辛卯冬日(“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句墨眉)

103.也算二字太谦(“也算是个读书人家”句墨眉)

104.男人分内究是何事(“究竟也不是男人分内之事”句墨眉)

105.读书明理治民辅国者能有几人(墨眉)

第四十三回:106.此语不假伏下后文短命尤氏亦可谓能于事矣惜乎不能勤夫治家惜哉痛哉(“我看你主子这么细致”一段墨眉)

107.人各有当方是至情(墨眉)

108.批书人已忘了作者竟未忘忽写此事真忙中愈忙也(“正经社日可别忘了”一段墨眉)

109.这方是作者真意(茗烟祝告一段墨眉)

110.此处若使宝玉一祝则成何文字若不祝直成一暗如何散场看此回真欲将宝玉作一□□□□□□之女儿看□□□□乖觉可人之环也(墨眉。十字蛀去,后四字中只有一“火”旁尚存)

第四十七回:111.提此人使我堕泪近回不提自谓不表矣乃于柳湘莲及所谓物以分群也(柳湘莲问话墨眉)

112.奇谈此亦是□呆(墨眉。蛀一字)

113.呆子声口如闻(墨眉)

114.纨袴子弟齐来看此(薛蟠挨打墨眉)

115.至情小妹回方出湘莲文字真真神化之笔(墨眉)

第四十八回:116.湘菱为人根基不下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龙平惜幼年罗祸命薄运乖至为侧室虽会读书而不得与林湘等并驰于海棠之社然此人岂能不入园惟无可入之隙耳呆兄远行必使方可试思兄如何可远行名利不可正事不可因借情二字生一事方妥(香菱入园一节墨眉)

117.此批甚当(前批稍后墨眉)

编辑者注:庚本此回有夹批:“细想香菱之为人也,根基不让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不让袭平,所惜者青年罹祸,命运乖蹇,足为侧室,且虽曾读书,不能与林湘辈并驰于海棠之社耳。然此一人岂可不入园哉……”俞平伯 1954 年初版《脂砚斋红楼梦辑评》漏去“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十二字(1960 年增订本已改正),而靖批此处出现同样错误,有研究者认为此即靖批系据俞辑进行伪造的“铁证”。

第四十九回:118.一部书起是梦中宝玉情是梦中贾瑞淫又是梦中可卿家计长又是梦中今作诗也是梦中是故红楼梦也今余亦在梦中特为批评梦中之人此特作此一大梦也(香菱梦中作诗交与黛玉一段墨眉)

119.四字道尽不犯宝琴(“年轻心热本性聪明”一段墨眉)

第五十回:120.一定要按次序却又不按次序似脱落而不脱落文章枝路如此(拈次序一段墨眉)

121.的是湘云写海棠是一样笔墨如今联句又是一样写法(墨眉)

第五十三回:122.祭宗祠开夜宴一番铺叙隐后回无限文字亘古浩荡宏恩无所母孀兄先无依变故屡遭不逢辰心催人令断肠积德子孙到于今旺族都中吾首门堪悲英立业雄辈遗脉孰知祖父恩(回前长批。在“祖父恩”之后稍隔数字尚有“知回首”三字。查“积德”以下是七绝,有正石印本在五十四前,较此通顺)

123.前注不亦南北互用此文之谬(“那是凤姑娘的鬼”墨眉)

124.招匪类赌钱养红小婆子即是败家的根本(贾珍对贾芹说话一段眉批)

第五十四回:125.文章满去赃腹作余谓多(墨眉。有错漏字。在“那男子文章满腹却去作贼”一段上)

第六十三回:126.原为放心终是放心而来妙而去(墨眉)

127.有天下是之亦有趣甚玩余亦之玩极妙此语编有也非亲问(侧批,在“只和我们闹,知道的说是顽”句旁)

第六十四回:128.玉兄此想周到的是在可女儿工夫上身左右于此时难其亦不故证其后先以恼况无夫嗔处(宝黛说话一段侧批)

第六十五回:129.今用大翻大解湜贯身顶法语是湖全(在尤三姐说话一段侧批)

130.用如是语先一今口障(同上墨眉)

第六十六回:131.一攀两鸟好树之文沄将茗烟已今等马出谓(“这些混话倒象是宝玉那边的了”句侧批)

132.极奇极趣之文金瓶肖把亡八脸打绿已奇些剩忘八不更奇(“我不做这剩王八”句墨眉)

第六十七回:133.四撒手乃已悟是虽眷恋却破此迷关是必何削发埂蜂时缘了证情仍出士不隐梦而前引即秋三中姐(回前批)

134.宝卿不以为怪虽慰此言以其母不然亦知何为□□□□宝卿心机余已此又是□□(宝钗劝慰薛姨妈句侧批。前四字不清,后两字蛀去)

135.似糊涂却不糊涂若非有风缘根基有之人岂能有此□□□姣姣册之副者也(墨眉。三字漶漫不清)

136.岂是犬兄也有情之人(“向西北大哭一场”墨眉)

第七十八回:137.古来皆说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至五更今忽以小女儿一番无稽之谈及成无人敢翻之案且寓调侃世人之意骂尽世态真非绝妙之文可语观者浮一白后不必看书了(墨眉)

138.十六而夭伤哉(墨眉)

139.共处不五载一日一夭别可伤可叹(墨眉)

140.长顑额亦何伤黄面色(墨眉)

141.朝淬夕替发也思尤而垢同洽攘即取也(墨眉)

142.及暗辈嫉贾玉之才兹谪泛长沙(墨眉)

143.鲧真以亡身兮终然夭乎羽野(墨眉)

第七十九回:144.观此知虽诔晴雯实乃诔黛玉也试观证前缘回黛玉逝后诸文便知(宝黛谈话一段墨眉)

145.先为对景悼颦儿作引(墨眉)

146.妙极菱卿声口斩不可少看作他此言可知其心中等意略无忌讳疑直是浑然天真余为一哭(墨眉)

第八十回:147.是乃不及全儿昨闻煦堂语更难揣此意然则余亦幸有雨意期然合而不□同(在“菱角谁闻见香来着”一段,墨眉)

148.曲尽丈夫之道奇闻奇语(墨眉)

149.开生面立新场是不止红楼梦一回惟此回更生新读去非阿颦无是佳吟非石兄断无是情聆赏难为了作者且愧杀也古今小说故留数语以慰之余不见落花玉何由至浬香家如何写葬花吟不至石头记埋香无闲字 闲文□正如此丁亥夏畸笏叟(回后批)

150.玉兄生性之一天真颦又之知己外无一玉兄人思阻葬花吟之客确是宝玉之化身余幸甚几昨作□为针之人幸甚西暗于袭人腰亦系伏之文累又忘情之引□□是(上批稍隔)

第十一、十九至二十一、二十五至二十七、三十一至三十六、三十八至四十、四十四至四十六、五十一、五十二、五十五至六十二,六十八至七十七回无批。

第二十八,二十九两回书缺。

按:本文初刊于南京师范学院《文教资料简报》(1974 年 8-9 月号合刊),重载于《红楼梦研究集刊》第十二辑(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10.)。文字小有出入。本文选入编辑时稍有改动,并未改变原意。

登场人物

由于各种原因导致红楼梦八十回后遗失,此处结局采用程高本。


贾宝玉

《红楼梦》中的男主角,前世真身为赤霞宫神瑛侍者(也有说法神瑛侍者并非贾宝玉),荣国府贾政与王夫人所生的次子。因衔通灵宝玉而诞,系贾府玉字辈嫡孙,故名贾宝玉,贾府通称宝二爷。

贾宝玉自幼深受贾母疼爱,游于温柔富贵乡,专爱作养脂粉,亲近家里姐妹和丫鬟;他与林黛玉青梅竹马,互为知己,发展成一段世间少有的纯洁感情;他重情不重礼,结交了秦钟、蒋玉菡、柳湘莲、北静王等有情男子;他喜欢诗词曲赋之类性情文学,厌恶四书和八股文,批判程朱理学,把那些追逐科举考试、仕途经济的封建文人叫做“禄蠹”。可是到头来“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他所欣赏的女子们死的死,散的散;自身又在家族安排下糊里糊涂与薛宝钗结婚,致使林黛玉泪尽而逝;再经抄家之痛,越发唬得他疯疯傻傻。

为了报答天恩祖德,也为了尽快了却尘缘,他以高魁贵子重振家业。最后情极而毒,悬崖撒手,跟随一僧一道出走,回到青埂峰,“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

林黛玉

《红楼梦》的女主角,金陵十二钗正册双首之一,西方灵河岸绛珠仙草转世,荣府幺女贾敏与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之独生女,母亲贾敏是贾代善和贾母四个女儿里最小的女儿。林黛玉是贾母的外孙女,贾宝玉的姑表妹、恋人、知己,贾府通称林姑娘。

她生得容貌清丽,兼有诗才,是古代文学作品中极富灵气的经典女性形象。从小聪明清秀,父母对她爱如珍宝。5岁上学,6、7岁母亲早亡,10岁师从贾雨村启蒙。外祖母贾史氏疼爱幺女贾敏,爱屋及乌疼爱黛玉,10岁接到身边抚养教育,寝食起居,一如嫡孙贾宝玉。与11岁的贾宝玉同住同吃,吃穿用度都是贾母打点,自视地位在三春之上,实则只是隔一代近亲,因被王夫人的仆人最后一个送宫花而很不愉快。11岁时又死了父亲,从此常住贾府,养成了孤标傲世的性格。12岁时,贾元春省亲后,林黛玉入住潇湘馆,在大观园诗社里别号潇湘妃子,作诗直抒性灵。

林黛玉与贾宝玉青梅竹马,脂砚斋说“二玉近中远”“实远之至”。绛珠还泪的神话赋予了林黛玉迷人的诗人气质,同时又定下了悲剧基调。

林黛玉与薛宝钗在太虚幻境才女榜上并列第一,二人既存在人性上的德才之争,婚姻上的金木之争,又因同属正邪两赋的禀性而惺惺相惜。林黛玉最后于贾宝玉、薛宝钗大婚之夜泪尽而逝。

薛宝钗

《红楼梦》中的女主角之一,与林黛玉并列为金陵十二钗之首,贾宝玉的姨姊、妻子。

她容貌丰美,举止娴雅,博学多才,因此受到贾府上下一致好评。

父亲早亡,宝钗进京后与母亲薛姨妈、哥哥薛蟠暂住于贾府的梨香院,后迁居与东北上一处幽静的房所。因红楼梦八十回后失传,故据推测,林黛玉病死后,贾宝玉与薛宝钗成婚,但最终未与之白头偕老,贾宝玉没多久便看破红尘出家为僧。

ACG衍生作品

主分类:分类:红楼梦题材

根据原著《红楼梦》改编的文学、影视、戏曲作品众多。其中在ACG领域,就有大量的衍生作品,其中也有的作品对其中的世界观和人物进行了再创作,但颠覆性的作品并不多。

动画&漫画

  • 红楼梦》————根据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改编的电视动画。版本众多,但几乎都没资源。
  • 红楼梦》————漫神共创出品的漫画,连载于腾讯动漫,已完结。[2]
  • 漫画〈红楼梦〉》————又名《红楼一分钟》,通古创作的漫画作品,内容为《红楼梦》的解读。[3]

游戏

其他

衍生梗

你妹妹原来有这个的

贾母急的搂了宝玉道:“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宝玉满面泪痕,哭道:“家里姊姊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贾母忙哄他道:“你这妹妹原有这个来的。”

大秋鹤

B站在重做引进的87版红楼梦的字幕时,误把宝玉游园一回里的台词“心中有大丘壑”中“丘壑”二字打为“秋鹤”(现已订正)。自此,网友们看见有鹤出现的画面时纷纷发送“大秋鹤”弹幕致意。

外部链接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