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妖刀姬(永劫无间游戏内立绘).png
基本资料
本名 妖刀姬
别号 刀妹
发色 黑发
瞳色 金瞳
声优 张琦(汉语)
井泽诗织(日语)
活动范围 聚窟洲
请不要靠近我!

妖刀姬(日语:妖刀姫、英语:Yoto Hime)是网络游戏永劫无间中的英雄。

目录

简介

没有人能躲下她的妖刀,刀下亡魂累累,平静下来后,她又会因为伤害了太多人而自责。

有时候“强大”并不是一件好事,必须有承受和控制这份“强大”的能力才行。

技能与奥义

  • 技能:妖刀斩
妖刀斩
妖刀姬掷出妖刀对敌人造成伤害,妖刀会在最远距离旋转3.5秒。

再次按F键,妖刀姬将瞬移到妖刀处发动一次斩击。在妖刀斩冷却时间内,若妖刀姬完成对敌人的最后一击,【妖刀斩】将重置冷却。

妖刀可以抵消远程武器攻击。
妖刀斩·回
妖刀姬掷出妖刀对敌人造成伤害,妖刀会在最远距离旋转5秒。

再次按F键可将妖刀瞬间收回,并原地发动一次斩击。击败敌人,【妖刀斩】不再重置冷却。

妖刀可以抵消远程武器攻击。斩击可以在受击中使用。
妖刀斩·旋
掷出旋转的妖刀,对命中的敌人造成伤害,妖刀飞行速度变为极慢,妖刀会在最远距离旋转5秒。

妖刀除了可以抵消远程武器攻击,还可以抵挡近战武器的攻击。

无法再使用斩击。
  • 奥义:不祥之刃
不祥之刃
妖刀姬化出巨型妖刀,对前方大范围的敌人发动3次斩击,造成伤害后自身回复一定体力及护甲并【看破】敌人。

每次斩击后,使用左键可将妖刀向指定位置扔出,并瞬移到该位置,以调整下次斩击的方向。

释放【不祥之刃】的瞬间,最多可吸收6个附近的魂冢,以提升【不祥之刃】的伤害。

【看破】:对周围所有敌人显示体力条。
不祥之刃·回复
妖刀姬化出巨型妖刀,对前方大范围的敌人发动3次斩击,造成伤害后自身回复大量体力及护甲并【看破】敌人。

每次斩击后,使用左键可将妖刀向指定位置扔出,并瞬移到该位置,以调整下次斩击的方向。

释放【不祥之刃】的瞬间,不再吸收魂冢。
不祥之刃·连斩
妖刀姬化出巨型妖刀,对前方大范围的敌人发动3次斩击,造成伤害后自身回复一定体力及护甲并【看破】敌人。

每次斩击后,使用左键可将妖刀向指定位置扔出,并瞬移到该位置,以调整下次斩击的方向。

发动3次【不祥之刃】斩击之后,额外释放出3次攻击。

释放【不祥之刃】的瞬间,不再吸收魂冢。

英雄传说

序章·妖刀姬
手持巨大妖刀的少女。

原本是人类,却不知为何与妖刀相互依存。平时看上去有些阴郁,也很少会和他人说话。

但战斗时却会变成另一个人,残暴又恋战。

没有人能躲下她的妖刀,刀下亡魂累累,平静下来后,她又会因伤害了太多人而自责。

有时候“强大”并不是一件好事,必须有承受和控制这份“强大”的能力才行。

【相关故事是基于游戏《阴阳师》中人物设定的二次创作,与《阴阳师》及相关作品中的世界观及人物故事无关。】
第一章·出路
待我清醒过来,村子里的妖物已被斩杀殆尽……

巨大的妖刀在我身侧兴奋的嗡鸣着,意犹未尽吗?不断的战斗、无尽的厮杀,这就是宿命吗?即使我逃离了人与妖的战场,解开了契约的束缚……

“找到你真正的出路……”我的脑海里又响起了困扰我已久的那个声音。

你,究竟是谁?

那声音就像是我手中的长刀,我依靠它、畏惧它,没有它我将万劫不复,可是,有时它会带给我痛苦,压抑的,让人疯狂的痛苦……

再一次的,我想逃离,逃离战场,逃离杀伐,逃离自己这妖的躯体,逃离脑海里的那个声音。

“逃离无法让你真正平静,你本有自己的意志,做为人的意志。”

我抱紧了长刀,虽然我对它还有本能的抗拒!但是,它能让那个声音消失,或者说,从手中妖刀注入到我体内的阵阵杀意能将那声音屏蔽

忽然一阵哭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哭声不大,断断续续的,可是从中我听出了恐惧、悲伤还有绝望。我循声走去,在一间被焚烧了一半的草屋前,发现了那个悲泣的男孩!

不能让他看到我的样子,我刚想躲起来,那个坐在地上的男孩已经抬起了头,蓬乱的头发没有遮住他明澈的双眼,从那两汪清水般的眸子里,我看到了有点慌张的自己。

“姐姐?”小男孩止住了哭声,有点怯生生地叫了一声。

姐姐?是在……喊我吗?他,难道不怕我?

很久很久之前,似乎也有个小男孩这么喊过我。忽然,我的心脏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似乎瞬间出现的回忆碎片狠狠地扎到了我内心中的一个脆弱角落。

“姐姐!”

就在我正想转身快步离开的时候,小男孩忽然起身跌跌撞撞地扑来,一把将我的大腿抱住。

不行,我的腿上还沾染着刚才斩杀妖物的鲜血。我用大刀轻轻的将小男孩拨开,刀身和腿上的猩红都在提醒着我,恶鬼的嗜血本能终有一天会压倒一切,这身躯将会在杀戮里沉沦,万劫不复。

在我伤害到无辜的人之前,要尽快离开。

“姐姐?”小男孩被我推到在地,歪着头疑惑地看着我,眼睛里闪烁着泪花。

我再一次在他晨星般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分明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虽然带着一丝幽幽的疏离与冷漠。

我丢掉手中的长刀,慢慢地俯下身去将男孩拥在怀里。

“找到你真正的出路……试着……不为任何人的命令……而是真心的去守护!”

我的脑海里,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第二章·狂
是鬼的臭味,不止一头。

没想到我只离开了片刻,还是出事了!洞中没有血迹,看来它们只是带走了男孩。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丝恶鬼们留下的气味,如果我够快,还能赶在它们伤害男孩之前……

我拔足狂奔,林中的风在我耳边呼啸,像是恶鬼们桀桀的怪笑,也像是小男孩凄厉的嚎叫。

“姐姐……姐姐……”

快,得再快—点。我用力地甩了甩头,现在不该被杂念干扰!

嗡…

突然一根巨大的铁棒从一株巨树后拦腰抡了过来,我来不及躲闪,忙将长刀竖在身前挡下这一击

砰的一声,我被涌来的巨力轰出了十几步远,后背重重地撞到了一棵树上。

“哈……果然还有一个!咦,你……身上……很强的感觉!”一个上身裸露着靛蓝糙皮,下围虎裙,足有两人高的大鬼从树后转了出来。它瞪着铜铃般的大眼,一边用蒲扇般的大巴掌掂着一人高的大铁棒,一边用腥红的舌头舔着血盆大口外的獠牙,一边哼吡哼吡地说道。

“喂,别废话,快干掉她!”随着一个尖利的声音,一个赤红小鬼从树冠上跳了下来,他肩上扛着的正是从洞中掳走的那个男孩。男孩动也不动,应该是昏了过去!

“把那孩子还来!”我缓缓站起身,心中炙热的怒焰从化成冷彻的言语从嘴里吐出。

“嘻嘻……想要就来拿呀!”那赤红的小鬼一手把男孩箍到自己身前,另一手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划过男孩白嫩的脸蛋!“慢了的话,本大爷可不会给你剩哟!”它伸出长舌,舔了舔男孩脸上的血珠,嘶声笑道!

找死!我飞身挥刀,向它斩了过去!

锵…….

刀被铁棒挡下,同时一个瓦罐大的蓝色拳头朝我头上轰了过来!我弯腰躲过,再次平着抡圆了大刀砍向蓝鬼那粗木桩一般的小腿。没想到它虽然身材粗大,动起来却是十分灵活,竟然跳起半人高,躲过刀锋的同时更是举起巨大的铁棒从高处砸下!我连忙向后一跃,堪堪躲过了这次重击!

“啧啧……要是再舍不得出全力的话,你真的分不到了哟!”赤红小鬼眯缝着蛇一样的双眼,在蓝鬼身后挑衅道!

“不,你能击败它们,不要依赖那份力量!”

闭嘴!我任由妖气从刀上流入,注满全身,将心底的声音淹没。我的视线瞬间被红色占据,只见一道残影从我所在的地方掠了出去!

刷……

是妖刀划过身体的声音!斩!斩!斩!似乎已经不是我在挥舞着妖刀,而是妖刀在凭借嗜血的欲望带动着我的身体!我的位置随着刀舞在不断变幻着,而每次移动,都在蓝鬼的身上带出一溜血花……

数不清自己挥出了多少刀,我停下来时,身后的蓝鬼早已全身布满刀痕,血流如注,虽未倒下但也无力再战。

“我……我……我把他还给你,饶……饶了……”赤鬼把男孩又往身前推了推,它那尖利的声音抖得像是山风拂过树上的枯叶!从它绝望的眼中,我看到数道刀气从蓝鬼的身躯中爆发出来,将其撕扯得四分五裂!

我举起了手,“不……不……不!不!不!”心底的声音挣扎着焦急地喊着,可是我已经将妖刀斩出!

“啊!”..….“啊!”…….

两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

视线里的血红褪去,被一刀两断的赤鬼尸身出现在我的眼中,而在它旁边躺着的男孩,身上一道巨大的刀伤正汨汨的往出冒着鲜红的泡沫!

不!

我跌坐在地,我扯下裙角的一片白布,连滚带爬的到男孩的身前,用双手紧紧捂着那道伤口,可白布瞬间被染红,血沬从我的指缝间不断涌出!

“姐姐……”小男孩缓缓地睁开了眼,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

怎么办,怎么办?谁能来帮帮我!大颗大颗的眼泪从我眼中滑落……

忽然,似乎有一道温暖的金光将我包围,时间好像随着这道金光的出现而停顿。在金光的作用下,男孩的伤口竟然不再流血。一只温柔却有力的

手轻轻按在了我的头上,我抬头看去,只见来人身着不染凡尘的洁白狩衣,而他的脸却因为背后的阳光而看不真切。

“别急,我会帮你!”来人慢慢说道。

也许是恶战使我消耗过度,也许是他的声音让我安心、平静、放松。我往后一仰,倒了下去……
第三章·赤红之梦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我双手攥紧了柴刀,拼命挥舞着……

泪水不争气地从眼角中滑落,我的视线开始模糊。

或许,就这样了吧,终究我也会和村子里的其他人一样,被这些妖怪残忍地折磨致死。一切都是徒劳的,无论我怎么逃跑、挣扎、反抗……

这就是“弱者”的命运吧!

我身前的妖怪们发出了桀桀怪笑,它们是在嘲笑我吗?嘲笑这个弱小,却不自量力的人类女孩?难道我该就此把刀丢下吗?

—瞬间,我感到心灰意冷,手上的柴刀也变得愈发沉重。

妖怪们的笑声更大,更刺耳了。它们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猫看着被自己玩弄的精疲力尽的老鼠一般,那是一种冷酷戏谑的蔑视。我知道,我之所以还能站在这里,完全因为这几只妖怪们欺凌弱小的趣味。它们根本不在乎我的反抗,更不在乎我手中的柴刀。站在最边上的一只长着猪头狗脸的妖怪,甚至已经把手中的石斧别在了身后……

绝不能这样投降,绝不能这样死掉!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我挺着柴刀冲了上去……

当柴刀深深扎进了猪头妖怪肚皮的时候,我从它瞪圆的眼睛中,看到了错愕与恐惧。

说不清是激动还是愤怒,我觉得自己握紧柴刀的手在颤抖。

我用力一拔,刀从妖怪的身体中被飞快抽出,带着喷出的腥臭、鲜红的液体!

原来,妖怪的血也是红色的!! !

好安静……

我侧过头,看向了一旁还来不及反应的妖怪们,它们似乎正在发抖,好像它们身前的不再是一个弱小的人类女孩,而是一个让它们害怕的,更强的存在!

呵呵呵呵……

这回耳朵里传来的竟是自己的笑声,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也许,是因为我每往前踏出一步,那些妖怪们就齐齐向后挪一步。

真的好好笑啊!

我本想提刀冲上去,身体却不知为何竟动弹不得……

“啊!”

我大叫了一声,一下子翻身弹起。

原来竟是个梦吗?

晴明大人推开障子,温柔的注视着还未来得及将心情平复的我。

“又做噩梦了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刚刚的梦境从未有过的真实,也许这梦境中,正有着我所遗忘的“真实“。我将梦中的情形和自己的想法说于晴明大人,他短暂地思考了一下,给了我另一种答案……

“也许,这正是你的宿命。”

“你不该被人或妖的身份所束缚。”

晴明大人将不远处的那柄长刀连同刀架推到我的身旁,微笑道:“当不再被‘强大’所惑,也不再被‘弱小’所困,你便一定能找回自己的过去的记忆,驾驭自己真正的力量!”

真正的力量吗,那究竟是什么呢?我歪着头,看向那柄妖刀,它静静躺在刀架上,似乎也在默默注视着我!

一个念头忽然掠过了我的心底:“我与它,终将一生相伴!”

注释与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