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7days.jpg指挥使大人,欢迎来到交界都市!

永远的7日之都条目仍在建设中,希望您能同我们一同编辑相关条目

[ 显示全部 ]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7days.jpg
总有一天要在自己的坟墓上弹奏到天明
蓝斯.jpg
基础档案
本名 蓝斯
称号 天狼星
别号 兰斯
性别
发色 淡紫色挑染粉色
瞳色 红瞳
身高 180cm
体重 83kg
生日 9月9日
声优 水岛大宙
萌点 不良狂气音乐人、享乐主义者、音波操控挑染
喜好 香槟、派对、肉食主义者、油炸食物
厌恶 蔬菜、社会上主流认定为“高雅”或“高贵”的事物
相关图片

蓝斯是由网易所制作的游戏永远的7日之都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孤儿出身,凭借优秀音乐才能被摇滚大师文思埃弗雷特收为徒弟。

黑门事件爆发后文思神秘失踪,而他借由遗嘱继承师傅大笔遗产。

此事备受争议——

他本人似乎并不在意,放弃音乐和舞台。现在拿着大笔财产天天挥霍度日。

“有钱确实能买到许多快乐”——

数据

「天狼星」——蓝斯
CV 水岛大宙 人设/立绘 '
职业 法师 属性  刚/法术
初始星级   神器 赤星·索普德特
 
获得途径

白夜馆召唤获得

才能
  1. 巡查力:9→11
  2. 建设力:6
  3. 开发力:4
技能

 破灭预兆(初始2级/被动技能)
释放灾变序章和狂热回响后,可获得一定时间的破灭预兆效果,使得下次释放相同技能时,技能效果得到强化。并且每次释放技能时,可减少未来终音技能冷却时间。


 灾变序章(初始3级/冷却4秒 3层充能)
弹奏一道音波对路径上的敌方单位造成伤害,并在目标区域引发音爆再次造成伤害。
破灭预兆强化后,灾变序章获得暴击率加成,且音爆时附带击飞效果。音波最多可储存3个。

 狂热回想(初始2级/冷却8秒)
释放一道环形的音波向周围扩散并造成伤害,之后再次操纵音波朝指定地点收缩,将范围内的敌方单位圈定在指定区域。敌人会被限制在该区域内一段时间无法离开。
破灭预兆强化后,受到音波伤害的敌方单位一定时间内受到的治疗量下降。

 未来终音(初始2级/冷却20秒)
弹奏旋律召唤一道异界裂隙。裂隙消失前,每次释放灾变序章都会与裂隙产生共鸣,对周围造成多段伤害,同时使得裂隙扩大,提高下次范围和伤害。裂隙持续期间,如果已释放了2次灾变序章,第3次释放时裂隙将停止扩大并召唤天狼星,造成终结伤害并击飞范围内的敌人。

神器技能

60px天狼苏生(初始1级/被动技能)
释放未来终音后,所有友方神器使连发率提高3%,持续10秒。
→连发率提高6%。【Lv.2】
→连发率提高9%。【Lv.3】
→连发率提高12%。【Lv.4】

专属影装
灾变贝斯<蓝斯专属>
影装图片 获得方法 基础属性 铭文
  兑换商店-25000时空之滴
白夜馆-影装精选
法术强度
连发率
“它所演奏的,是能粉碎怪物们的曲目”
专属属性
1阶段 【破灭预兆】强化后的灾变序章和狂热回响,造成的伤害额外提高25%。
2阶段 消耗能量点数切换至自身时,自身连发率与技能伤害加成提升15%,持续4秒。
3阶段 受到被自身克制怪物的伤害时,伤害减免效果从25%提升到30%。
4阶段 专属影装穿戴时的负载消耗降低2点。
5阶段 固有:战斗中所有刚属性神器使的技能伤害加成提升0.8%。
6阶段 对被自身克制的怪物的伤害提升效果,从25%提升到30%。
7阶段 【破灭预兆】所带来的伤害提升效果提高至50%。
突破消耗影装
A级—S级突破 星之腰带「2cost」
S级突破 野性光辉「1cost」
神器突破(9-10) 高能反应「3cost」
神器突破(19-20) 神奏「3cost」
神器突破(29-30) 忘我之音「2cost」

攻略

事件名称 好感度 触发地点 获得好感度
谋杀疑云? 20 中央庭 10
离奇的遗产 40 中央城区 10
缺席决赛的那一天 60 中央城区 10
天狼孤星 80 东方古街 10
重新演奏 100 中央庭 clear
  • 周常任务赠礼奖励:7张稀有洗练券

剧情

两人线

???:钱!是钱啊!

???:我的天阿,天上掉下好多钱!

谁在窗外尖叫?再也睡不著,起身走到窗前。

指:⋯⋯!?

直升机在房子上空低空盘旋,打开的舱门往外洒出大把钞票,被这些钞票吸引来的人聚集在房子周围疯狂争抢。

直升机舱门边的人是——

蓝斯:哦?指挥使,你终于醒了!我以为我得把全部财产洒完你才醒。

→为什么在我家上面洒钱?



→“我终于醒了”?你是来叫醒我的?



蓝斯:啊?你说什么?风太大了我听不见,我马上下来!

指:⋯⋯你说马上下来?你的直升机有六七层楼高⋯⋯哇啊!

蓝斯:你还特地站在原地接住我啊?真感人。

蓝斯:来,给你门票。

指:门票?

递过来的门票上印著“直到世界尽头之前”,演出者——

指:蓝斯?

蓝丝:没错,是我!

蓝斯:看这一片世界末日之前的城市景色,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妙磅礡的舞台了,我迫不及待要举办一场个人表演。

蓝斯:感到幸运吧!指挥使,你是唯一的观众。走,现在就开始表演!

指:等等!我还穿著睡衣!

蓝斯:嗤,你以为进国家音乐厅听演奏会?穿睡衣怎么了?

蓝斯:在末日前穿著睡衣听摇滚乐演出,结束时正好进入永远的长眠。

蓝斯:想想就兴奋起来,走吧!别拖延!

蓝斯朝上空挥手示意,直升机上立刻丢下绳梯——
指:所以我说等等——哇啊!

蓝斯:我们到了,看看,是不是很棒?

指:这是——

并不是认知中的华丽舞台,简陋临时的圆形平台,碎裂喷水池成为舞台一角装饰,顶端被破坏的喷水口汩汩冒著细小水流。

蓝斯:来!指挥使,坐这里,就坐这里,我给你留的特等席!

从坐著的位置往舞台上看,一下明白蓝斯的“特等席”意义。

舞台背景成了被烧成焦土的树林,而从这片焦土可见远方的城市景色,火焰熊熊燃烧。

爆炸光火像烟火不时亮起,与逐渐阴沉的暗紫天空融合。

仿佛从整条地平线延伸出的磅礡舞台——

蓝斯:怎么样?

指:简直让人说不出话来——

蓝斯:还有更让人惊叹的舞台效果,等著!

蓝斯背起巨大贝斯,拨片一弹,拔高的声响震耳欲聋,直接把人拖进音乐漩涡里。

与之同时被吸引来的还有——

指:是怪物!

怪物被蓝斯的乐声吸引,一波波从树丛与碎石残骸中现身,往舞台包围过来。

蓝斯:千万不要眨眼,到了见证舞台奇迹的时刻!

贝斯弹奏的音乐变成肉眼可见的红色音浪,在舞台周围形成结界似的攻击圈,进入攻击范围的怪物都蠕动抽搐起来,挣扎碎裂。

后面的怪物不退缩,踩著尸体一波波涌上,怪物暗紫色残骸越堆越高。

一场属于怪物们的摇滚死亡之舞——

蓝斯:指挥使,我今早起来就有一个问题。

蓝斯:我的神器天狼星拥有死而复生的能力,那在世界毁灭之后,我还能复活吗?

→能



→不能



→我不知道

指: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蓝斯:不管能不能,我并不想要。

蓝斯:快乐与痛苦是一种比较心态,我喜欢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没有旁人的快乐或痛苦,我怎么得到更大的快乐呢?

蓝斯:这样一想,自己活著简直太无聊了。

蓝斯:不过我想天狼星只能给我这一次生命,无限轮回的生命⋯⋯那是不存在的。

怪物:吼啊啊啊啊啊!

蓝斯:来吧!指挥使,以及可爱的怪物们,让我们狂欢至最后一刻!

这乐声是否能穿过一切屏障抵达天空深处,教造成这一切的箱庭之神听一听——

房间剧情
蓝斯:干嘛看著我的贝斯,很稀奇吗?

蓝斯:想看就让你看个仔细,别客气!

→为什么贝斯上的眼睛闭著?


→为什么贝斯上的眼睛睁著?


→为什么贝斯上会有眼睛?


蓝斯:这个问题嘛⋯其实贝斯是我的武器,镶嵌在上的眼睛是神器天狼星的具现化。

蓝斯:天狼星挺喜欢摇滚乐的,所以只要我一拨弦弹奏⋯⋯你看,眼睛就睁开了,不拨弦它就闭著。

蓝斯:而且它遇到自己特别喜欢的音乐还会有不同反应,比如我现在换首曲子⋯⋯

指:有节奏的眨动!?好想很愉快?

蓝斯:没错!改弹柔和的灵魂音乐时它会⋯⋯

指:半闭上⋯⋯感觉快睡著了。

指:原来神器也懂得欣赏音乐吗?长知识了。

蓝斯:谁知道别人的呢?反正我的天狼星是会的。

蓝斯:天狼星是”特别“的。

指:那天狼星就是蓝斯的听众了。

蓝斯:咦?

蓝斯:听众吗?

蓝斯:⋯⋯这么说也对。

蓝斯:是唯一,无可取代,同生共死的听众。
指:⋯⋯!?

指:蓝斯,你跑来我房间干嘛?

蓝斯:不想睡觉。

→失眠了吗?


→为什么不想睡?


蓝斯:我今天躺在床上时,突然觉得今晚不是睡觉的日子。

蓝斯:今晚应该是⋯狂欢的日子!

蓝斯:让我们一起别睡,迎接明天的日出,看!我把香槟都带来了。

指:我想睡觉⋯⋯

蓝斯:睡觉多浪费时间!来,香槟不能没有音乐,我来弹奏贝斯,现在就让我们向快乐崇拜!

蓝斯:你说什么?啊?我听不见!

蓝斯:会吵到邻居?放心!我已经把音乐调到最小声了!

蓝斯:让我们感受一下熬夜的快感!燃烧生命燃烧肝!!

闹了一整晚,被邻居狠狠投诉批评了一番。

蓝斯:哈哈!真是太好玩了,对吧!指挥使,下次我再来找你玩!
蓝斯:我们来组一个新乐团吧!

蓝斯:这肯定很好玩的,你先听我说。

蓝斯:“世界绝无仅有,指挥使与神器使组成的乐团”——听起来不是很酷炫吗?

指:⋯⋯我不会乐器。

蓝斯:没关系我教你,现在开始练习,每天练习十六小时,没练好不给吃饭!

蓝斯:看你这叛逆的眼神!?乐器就是要这样才能练得好。

蓝斯:要不是我没办法找到其他人搭挡,你以为我愿意找你吗?

蓝斯:有我的锻炼,你将受到世界的瞩目,成为新的摇滚之神——的跟班。

指:⋯⋯的跟班?

蓝斯:难道你觉得自己能当摇滚之神?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蓝斯:喂喂!别推我往外走啊!干嘛赶我出去。

蓝斯:要不然我可以提升你的地位,摇滚之神的高级随从,好听多了吧?

→你可以离开了

蓝斯:咦?叫我离开,所以你是答应啰?等等,别推我出去啊!


→并没有差别


蓝斯:有”高级“两个字啊!这表示你的职级提升⋯⋯

蓝斯:等等!别推我出去!
神器使房间
回忆片段1
账单

旁白:酒吧门口前,远远就看见那个高个男人横躺在地上,他举著右手,指著门口的保安。

蓝斯:都说了是钱包被偷了⋯⋯

蓝斯:喂,你真的不认识我吗?我也红过的吧?怎么可能赖账啊?

旁白:蓝斯一个人在那里喋喋不休,保安却毫无反应,应该是对这种场面习以为常。

指:蓝斯⋯⋯你这是在干什么?

蓝斯:哇,指挥使你来了,我还担心这个时间你会不会已经睡了,不愧是交界都市最负责任的指挥使啊,我一呼叫你就出现了呢。

旁白:看了看终端上那一连串通话纪录。时间显示在凌晨三点。

旁白:⋯⋯别生气,蓝斯这家伙的话,发火可没用。

指:紧急呼叫不是这么用的⋯⋯

蓝斯:啊?不是有紧急情况就可以用吗?

旁白:蓝斯一骨碌爬了起来,亲热地靠了过来。

蓝斯:现在出现了非常紧急的情况!我钱包被偷了,没法买单。我看上去也不是那种刷脸消费的人吧?

蓝斯:你帮我垫一下钱吧,回头还你。

→这次就先帮你垫了吧⋯⋯多少钱?



服务生:您好,这是这位先生的帐单。



→帮这种忙感觉只是在纵容你。



蓝斯:说了会还你啊,再给你利息好不好。

蓝斯:账单,账单去哪了⋯⋯啊找到了!



指:这,把我卖了也付不起吧?!

蓝斯:嗯?怎么会呢?指挥使的话,一定有中央庭的公务卡吧,仙界用来刷一刷。

指:被安托涅瓦发现可就完了。

指:话说,你是一个人来的吗?吃了多少这是⋯⋯

蓝斯:走进门口之前,我的确是一个人。走进来之后,大家不就都是朋友了吗?

蓝斯:既然是朋友,请大家喝个几杯,不是应该的吗?

蓝斯:保安大哥,你说是不是!

旁白:保安憋著笑,欲言又止。

蓝斯:请了几轮酒水而已,没有多少钱吧。

蓝斯:我看看。唔⋯⋯

旁白:蓝斯的视线扫了过来,仿佛在估算什么。

蓝斯:回头我得跟晏华老哥说说,中央庭还是得准备一点活动经费啊,万一遇到什么紧急状况呢?看你们平时一起出去,大家都自己掏腰包,这怎么能聚拢人心呢?

指:我们不是靠花钱让大家团结在一起的。

蓝斯:行了行了,看你这架势是要说教吗?那些道理我可比你明白。

蓝斯:刚开始搞乐团的时候,我们都穷得叮当响,但乐团的几个人每天光是混在一起就很开心了。

蓝斯:还真是难忘的回忆啊~后来开始赚到一点钱了,我自然是经常请大家吃吃饭啊什么的。

蓝斯:唔⋯⋯我说这些是不是没有什么说服力?毕竟到了最后,乐团的关系我依然是搞得一团乱。居然还被成员家属讹诈,呵呵。

指:但那不是你的错。

蓝斯:好了,停止无聊的说教。

指:⋯⋯

蓝斯:真乖!那这次就不勉强你了。

蓝斯:诺,这个给你。

旁白:他递过来一串钥匙。

蓝斯:我家的钥匙,拿好了。你进去以后,在客厅茶几的抽屉里找找,应该还有其他的卡,随便拿一张吧,反正都有额度。

蓝斯:我当然不能自己去啊。我要是跑了,保安大哥要怎么交差。其他人我又不放心⋯⋯只好拜托你跑这趟吧。

指:你就不怕我拿著你的卡乱刷吗?

蓝斯:噗⋯⋯要是你在我心里是那种人的话,我干嘛要打电话给你?

蓝斯:快去吧,快去快回了。打烊之前我们再一起喝一杯!
回忆片段2
孤儿院的约定

蓝斯:喂⋯⋯⋯⋯

蓝斯:指挥使?早啊⋯⋯⋯⋯

旁白:电话那头,蓝斯打了一个响亮的哈欠。

指:早、早?现在已经下午六点了。

蓝斯:哦,是吗⋯⋯那晚上好⋯⋯

指:⋯⋯你不会完全忘记了吧。

蓝斯:唔?找我有什么事吗?

指:孤儿院的慰问啊!是你邀请我来的,我已经到了。

蓝斯:啊?已经到日子了吗?啊啊啊,这几天过得有些糊涂了。抱歉~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赶过去。

(转场)

旁白:一辆蓝色的跑车停在了孤儿院门口。蓝斯潇洒地走下车,向门口等著的诸位挥手致意。

旁白:他神采奕奕,脸上丝毫没有熬夜留下的痕迹。

旁白:很快注意到他今天背著琴包,可是带琴来干嘛?

蓝斯:晚上好啊指挥使,诶,别瞪我啊,我没迟到太久吧?

蓝斯:孩子们这会儿应该刚吃完晚饭在活动呢,这个事情我拿捏得恰到好处嘛!

院长:蓝斯!好久不见了。

旁白:也等在门口的院长,看见蓝斯立刻上去和他拥抱。蓝斯也顺势拍了拍他的背。

蓝斯:院长,确实很久没见过您老人家了啊。嗯⋯⋯最近有一些忙碌,但不能忘了来看您啊,我这不抽空来坐坐么。还带了一个朋友过来。

蓝斯:这是指挥使,你们应该已经聊过了吧。

蓝斯:我最近挺好的,偶尔还给指挥使大人打打零工嘛,哈哈!

院长:我们别站在这聊了。孩子们已经等著了,你先去跟他们说两句吧。

旁白:蓝斯握著院长的手笑了笑,大步走进院门。

旁白:小小的院子里,孩子们正在各自玩耍。

蓝斯:哈喽,大家晚上好,看看是谁来看你们了,是你们的蓝斯哥哥!

蓝斯:抱歉,之前发生一些事情,实在是太忙了,没能多来看大家。

蓝斯:感觉很抱歉,所以今天给大家准备了一些小礼物呢。

旁白:说著,他把琴包放在石凳上,拉开拉链,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小礼物,有零食,也有玩偶和画册。

蓝斯:大家不要急哦,排成队来领,每个人都有的。

蓝斯:指挥使也帮忙发一下吧?

指:啊?⋯⋯哦!

旁白:蓝斯一边发礼物,一边跟每个小朋友寒喧起来。

蓝斯:明明,最近还在学琴吗?等会弹大家听听吧?

蓝斯:哦?这是你自己做的饼干吗?是送给我的吗?谢谢~

旁白:⋯⋯奇怪,蓝斯的头上那是忽然出现了圣光吗?这跟他平时放浪随性的样子判若两人。

旁白:而且他似乎经常来,很多小朋友都跟他很熟,缠著他不停说话。

蓝斯:啊对了,忙著跟大家打招呼,都忘记给你们介绍了。

当当当当——!这边的这位朋友,是咱们中央庭的指挥使!这次特地邀请来一起看望你们,指挥使答应得很爽快哦。

蓝斯:这个城市的保卫工作有很多是他带著神器使们在负责,打打怪物啊,关关黑门什么的。

孩子们:哇——好厉害啊——

蓝斯:你们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特别是想听故事的那几个,不要老让我讲了!

孩子们:真的吗?

孩子们:指挥使、指挥使,你们是怎么打败那些怪物的啊?是超能力吗?

孩子们:黑门后面到底有什么啊?

孩子们:指挥使,怪物会这样一直出现吗?

指:大家别及,一个个问,我一个个回答⋯⋯

(转场)

旁白:从孤儿院出来已经快半夜了。

蓝斯:你这就累得不行了啊?哈哈哈。

指:呼⋯⋯没想到照顾小孩这么辛苦。

蓝斯:啊?孩子们不可爱吗?在辛苦的生活中,偶尔来看看他们,感觉心情又好起来了呢。

指:孩子是很可爱的啦,但是你事先告诉我要讲故事,我也好准备一下⋯⋯你经常来看他们吗?看上去跟你都很熟。

蓝斯:那当然,我可是在这里长大的,一直都会定期来看大家。

蓝斯:我的海报还贴在走廊呢!孤儿院走出来的大明星,我们的蓝斯大哥哥。

蓝斯:算是个很不错的榜样吧?

指:⋯⋯在他们面前,你倒是表现不错。但真要做榜样的话,平时也守规矩一点吧。

蓝斯:我最近有惹什么麻烦吗?我记得没有吧?

旁白:他故作无辜的表情,不了解他的人还以为他真的忘了。

蓝斯:再说,今天的主人公不是你吗?我特地带了一个新的榜样来见他们吗?我们交界都市的守护者~

蓝斯:孩子们今天多开心啊。

旁白:他此刻的表情看上去倒是十分真诚。

蓝斯:好了,今天辛苦你了,我请你吃饭吧?

蓝斯:来来,还没有做过我的超跑吧,带你去兜两圈。走喽!
回忆片段3
狂欢派对

旁白:刚走进蓝斯的家,就听见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旁白:一支乐队正在阳台边演奏著热情的摇滚乐。蓝斯拿著话筒,跟著乐队的演奏高声歌唱。

蓝斯:大家嗨起来啊!

蓝斯:指挥使也到了!那下一首歌送给我们亲爱的指挥使~

指:这家伙在干什么啊?

蓝斯:久等了!演出马上开始,你们准备好了吗?

蓝斯:说过啰,这支曲子是献给指挥使的。所以尤其你要仔细听好!

旁白:蓝斯突然出现在眼前,他的身后还背著一把贝斯。

指:等等,那把贝斯⋯⋯不是灾变贝斯吗?

指:蓝斯!你等一下ㄅ

指:停下!蓝斯!你不能弹这把琴!

旁白:蓝斯仿佛完全听不到警告的话语,沉醉地按住琴把,右手握著拨片扫了下去——

旁白:预料中的音波并未爆发。

指:怎么会?他扫下去一点声音都没有?

旁白:定睛一看,那把贝斯上,好像根本没有琴弦。

旁白:蓝斯闭著双眼,随著乐队的伴奏摆动身体,手指在空气中拨动著并不存在的琴弦。

旁白:蓝斯已经演完了一曲。

蓝斯:大家听得还开心吗?谢谢大家捧场!

蓝斯:指挥使呢?诶,指挥使去哪了?

指:差点被你吓出心脏病了。

蓝斯:啊?为什么?

指:这把贝斯⋯⋯

蓝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刚才的演出是不是很刺激?

旁白:他坏笑著又做了一个拨弦的动作。

蓝斯:指挥使不喜欢我的演出吗?

→很精彩





→是在故意吓唬我吗?





蓝斯:现在我要想弹贝斯,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吧?哈哈!

蓝斯:我也没有办法啊,指挥使,瘾上来了,只有摸一摸琴才会好哦。

旁白:他说出这话的时候,脸上依然带著自嘲的微笑,但眼神中却有几许落寞。

蓝斯:要是真的弹出声音,大家都会被音波击伤吧。

指:所以把弦拆了?

蓝斯:嗯哼。没关系,旋律和节拍都刻在我脑子里,不发出声音也没关系。

旁白:蓝斯把贝斯背到身后,双腿交叉在屋顶坐了下来。

蓝斯:指挥使也过来坐会儿吧。

蓝斯:别害怕啊,万一你脚滑我会抓住你的。

旁白:派对在继续,没有人在意蓝斯不寻常的举动,大概是他平时离经叛道的行为太多,已经不足为奇了。

蓝斯:这里真安静啊。好像和狂欢的大家不在一个世界里。

蓝斯:平时这样的安静应该已经让我感到不安了吧。

蓝斯:自己一个人呆著总会不安,房间太安静了也会不安。我跟晏华老哥抱怨,他只会发给我心理医生的联系方式。

蓝斯:屁啦,谁要看心理医生!我只是不能玩音乐,浑身上下都不舒服而已。

蓝斯:一个人的时候还能演奏,但是没有观众的演奏算什么演出?

指:所以才一直举办派对吗?

蓝斯:嗤⋯⋯被你发现了?家里一直热热闹闹的,我感觉会好一点。能一直这样热闹下去就好了,可惜,派对总会结束。

蓝斯:刚才看见你追上来的时候,突然有种久违的感觉⋯⋯

蓝斯:原来现在的我弹起琴来,还会有人向我跑来啊⋯⋯有点⋯⋯欣慰吧。

蓝斯:能在陪我坐一会儿吗?到散场吧。
回忆片段4
最亮的星

蓝斯:阿——阿嚏!好冷啊!你怎么不告诉我会这么冷?

指:这个季节在郊区露营当然要多穿一点。谁会想到你穿得这么时尚⋯⋯

蓝斯:我可是个摇滚明星,基本的衣品要有吧?不是出来玩吗?我才精心打扮了,你看这些链子,我前段时间刚买的⋯⋯

蓝斯:等下,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呆一晚上吗?

指:当然啊,只有这个时间更容易看到星星。

蓝斯:哇,我为什么会答应你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看什么星星?

蓝斯:你还有衣服吗⋯⋯阿嚏!谢谢,但你有毯子为什么不早说?

指:这是野餐垫⋯⋯嘛,你先用著吧。

旁白:蓝斯可能是真的被冻著了,完全没有嫌弃野餐垫,他把自己裹成一团,坐在帐篷旁边。

蓝斯:你看,那边也有几个帐篷。都是来看星星的吗?我还以为这是你个人的恶趣味呢。

指:应该是吧,这几天是观测冬季星空的好时间,天气又非常好。

蓝斯:你竟然管这种冻死人的温度叫天气老。指挥使平时过的都是什么艰苦生活啊?中央庭真的没虐待你吗?

蓝斯:你叫我来是让我看什么来著?如果不好看的话,回去我每天去你家楼下弹琴吵你哦。

指:冬季星空里最亮的星星,这几天应该能看到。

蓝斯:最亮的星星,哪颗啊?

指:应该就是那里了,你先找到猎户座,这个很好找,然后顺著腰带往东南方向⋯⋯注意到没有,真的很亮。

指:那是天狼星。

蓝斯:天狼星?天⋯⋯你是说索普德特?

旁白:蓝斯顿时安静了。他望向天空。

指:就是那里,找到了吗?

蓝斯:还真是明亮啊。就是这家伙救了我吗?

旁白: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打了个寒颤。

蓝斯:噫,实在太冷了。星星而已,有什么好看的,神器使本人就在这里呢,看我不好吗?

→你不喜欢吗?抱歉。



蓝斯:道歉干什么?倒也不是⋯⋯不是不喜欢,就是⋯⋯



→是对你来说很特别的存在吧,你不会想看看吗?



蓝斯:它是救了我没错。

蓝斯:但死过一次的人,再复活,也和原来不一样了。无法再在大家面前演奏的我⋯⋯现在又算什么呢?

蓝斯:有时候我会想,它让我活下去,真的是好事吗?我跟老师一起离开,至少还能满足他的心愿。

指:蓝斯!

旁白:蓝斯拽紧野餐垫。

指:神器使的力量不是谁都有的。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神器绝对不是随便选择了你。

指:既然它选择了你,那就证明它希望你活著。

蓝斯:为什么呢?

指:即使你不再演出了,你的才华并不会消失,不是吗?你肯定还会找到新的上去挥洒它,给大家带来欢乐。

指:这样的人如果因为别人的恶意而离开这个世界,星星都看不下去吧。

蓝斯:⋯⋯突然说这种煽情的话,我都接不下去——阿嚏!

蓝斯:盯著我看干嘛啊?是被冻出的眼泪!纸巾有没有,唔谢谢⋯⋯

蓝斯:哇我为什么要答应你来这种鬼地方⋯⋯

旁白:嘴上依然抱怨著,蓝斯却又望向天空中那颗明亮的星星,若有所思。

旁白:这安静就持续了片刻,因为他突然对著天空大喊起来。

蓝斯:⋯⋯喂!谢谢你了!

蓝斯:虽然把我的贝斯变成武器让我很不开心,但你起码救了我的命,而且,成为神器使还算有安慰奖。就勉强感谢一下你吧!

指:安慰奖?

蓝斯:是神器把你带到我面前的。这个安慰奖还算说得过去。

旁白:深夜的星空下,此刻万籁俱寂。

旁白:黑暗中,仿佛只剩下星星在闪烁。高悬在空中的索普德特散发著蓝白的光芒。

旁白:同样闪著光的,还有蓝斯微微弯起的眼睛。

2020生日剧情

旁白:轰——泳池里激起一个人高的浪花,只见一个人影跃入水中。

指:蓝斯——

旁白:泳池里的人在水里灵活翻了个身,仰面飘到水面。

蓝斯:说什么——?听不见。

指:这不是生日派对吗?下午就开始的话,要一直开到午夜?

蓝斯:有什么问题吗?从晚上开始,还没尽兴就结束了!

蓝斯:你该不会已经开始觉得无聊了吧?要不要下水来清醒一下?

旁白:说著,蓝斯在水中站直了,抄起一旁香蕉船里的水枪就朝这边滋了过来。

指:喂!

蓝斯:哈哈哈,放松一点啦!

旁白:说完,他转身和泳池里的其他人对喷起来。

旁白:派对上的其他人大多还在房间里享用丰盛的午餐。不知道叫午餐是不是合适,因为蓝斯请了一家餐饮公司。自助餐台上,各类食物像流水一样送上,盘子永远是满的。

旁白:不断有游戏开始、结束,人们不停地聊天,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指:如果有人不请自来,吃饱玩好就走,你也不会发现吧?

蓝斯:唔,这我没想过。不过很有可能!派对嘛,经常会有不认识的人出现,但有什么关系?开心的场合,多些人不是更热闹吗?

蓝斯:反正钱嘛,我一个人也花不完,看见大家都开开心心的,我也很开心。

蓝斯:当初组乐队,也多少是因为这个。

蓝斯:和朋友们一起度过的时光,现在想起来,都是闪闪发光的。

蓝斯:不说这个了。你会打桌球吗?我教你。

旁白:不愧是交界都市的派对之王⋯⋯蓝斯太能活跃气氛了。

(换场)

旁白:热烈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十二点,不少客人已经吃吃喝喝又小憩过。

旁白:原本舒缓的音乐徒然变得欢快起来,熟悉的曲调响了起来,是生日快乐歌。

蓝斯:大家,晚上好!

旁白:蓝斯站在DJ台上,手指停在合成器上。

蓝斯:谢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

旁白:说著,他拨动合成器,生日快乐歌仿佛变成了一首乐曲,所有人欢呼著,伴著音乐摇摆起来。

指:连生日派对都会变成专场演出吗⋯⋯

旁白:一个三层蛋糕被推到了大家面前,蓝斯吹灭了最上层的数字蜡烛,抄起一个大喇叭。

蓝斯:让我们继续狂欢——到天亮!

客人们:哇喔!!!

旁白: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把手中的蛋糕抹在了别人脸上,突然之间场面混乱起来。

蓝斯:指挥使!

指:啊?

旁白:不知道蓝斯什么时候到了身后,刚转头,就被抹了一脸奶油。

蓝斯:哈哈哈哈!

→你干什么?





→抹回他脸上!





蓝斯:喂喂,我只是给你抹了一点点好吧,你举起那么大一块是要干嘛,喂!

蓝斯:你离我远点,别过来,哈哈哈!

旁白:午夜2点过后,场子才慢慢安静下来,再不限量的酒水作用下,大家似乎终于耗尽了电量,除了旁边这个人。

蓝斯:呼⋯⋯指挥使还没走呢?你砸完我之后大家都来追我,害我只能去洗了个澡。

蓝斯:不是怪你,是我先开始的嘛。

旁白:蓝斯撩起毛巾擦了擦头发。

蓝斯:到这个时候,派对就算是结束了。

蓝斯:这样的安静,真是让人无法忍耐啊。

指:⋯⋯

蓝斯:你这是要睡著了吗?

指:生日快乐。

蓝斯:这么突然?

指:刚才太闹腾了没机会说⋯⋯

蓝斯:哈哈,知道了,谢谢。

蓝斯:你撑著眼皮坚持到现在就是为了说这个吗?

蓝斯:果然是⋯⋯指挥使啊。

蓝斯:我刚才在台上的时候,听见有客人说:「什么?今天是有人过生日吗?」

蓝斯:真是不知道哪里混进来的家伙啊⋯⋯可恶。

蓝斯:不过,有你这一句,感觉没那么生气了。

旁白:他一直笑嘻嘻的,脸上完全看不出在生气。这样反而让人感觉心疼。

蓝斯:反正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生日。

指:咦?今天不是你真正的生日吗?

蓝斯:应该不是吧,是院长在院门口捡到我的日子。

蓝斯:他觉得是个好日子,就把这个作为生日了。小时候也想知道真正的生日是哪天吧,不过这么多年了,也习惯了。

指:你每年生日,都是这么过的吗?

蓝斯:当然啊,标准流程。

指:有没有想过换个方式呢?

蓝斯:这样不好吗?比如说呢,什么方式?

指:只有几个亲密的朋友,安安静静地唱唱歌,许愿,吃蛋糕。

蓝斯:这也太简单了吧。

指:会有不一样的快乐吧。

蓝斯:那你会来吗?

指:当然,为什么这么问?

蓝斯:没什么意思的话,很多人就不会来参加了。

指:真正想祝福你的人简简单单吃个饭也会来参加的。

蓝斯:是这样吗?真正想祝福我的人⋯⋯

蓝斯:我知道了。

蓝斯:那你明年也要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

蓝斯:不管是什么样的派对,说好了!

指:好⋯⋯

旁白:不管是什么样的派对?看著蓝斯的笑容,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不过,明年还是照例送上祝福吧。

图鉴相关

进阶档案

神器故事

神器故事①
古埃及传说中夜空中最亮的星辰。
当它在地平线升起,尼罗河水将开始泛滥。
神器故事②
神话中象征新年的伊始,重生与轮回。
守护死者之星。
当天狼星变成红色,往往代表著灾厄即将到来。
神器故事③
赤红色的天狼星。
不会单纯给予死者苏生的权利。
它所有的给予都要相同回报,接受了天狼星力量的蓝斯。
也同时成了依附神器力量的生命——

日常故事

日常故事·一
蓝斯在孤儿院长大,儿童与少年时期都是不折不扣的人群焦点。
贪玩、爱笑、阳光活泼。
虽然贫穷,但音乐满足了蓝斯的世界。
日常故事·二
受蓝斯影响,身边聚集起了一批好朋友。
他们玩闹的组成乐团,以蓝斯为团长。
一群青春少的胡闹下他们报名摇滚乐团比赛。
不想蓝斯的天份被文思埃弗雷特一眼相中,收为关门子弟。
日常故事·三
文思并不同意蓝斯与乐团朋友往来,他认为蓝斯不应与那些天分一般的人浪费时间。
很长一段时间蓝斯夹在师父的栽培和童年玩伴的情谊中左右为难。
最后恳求师傅让他带团参加比赛证明自己的乐团并不是没有才能。
蓝斯付出全部心力带领乐团过关晋级。
但谁也没想到,决赛当天⋯⋯蓝斯却失踪了⋯⋯
高阶档案

羁绊片段

羁绊片段·一
在黑门事件前,蓝斯是开朗愉快的。
他一往无前的追逐梦想,尽情挥洒自己的青春与天份。
虽然有些任性调皮,但众人都忍不住被这个太阳似的大男孩吸引。
羁绊片段·二
蓝斯还是婴儿时就被抛弃在孤儿院前。贫乏的物质反而激发了他的想像力与创造力。
他的第一把贝斯是用别人丢弃的破贝斯修好自学成才。一直到参加比赛都是用这把贝斯。
等成了文思的徒弟后,才第一次拿到真正的好贝斯。但他仍保留著最初那把贝斯至今。
羁绊片段·三
蓝斯对文思的尊重超越了一般师傅,甚至把对方当成父亲一样看待。
超乎寻常的恭敬顺从。文思起初也是把蓝斯当成极具才华的弟子。
慢慢的这种心思变质了,他开始“嫉妒”蓝斯。
羁绊片段·四
蓝斯想也没想过,自己的师傅会妒嫉自己。
妒忌自己拥有的青春,妒忌自己的才华。
妒忌自己健康的身体。
他只知道师傅的情绪越来越喜怒无常,他只能越发恭敬小心对待⋯⋯
羁绊片段·五
即使让指挥使知道了过去的实情,蓝斯依然故我。
他没打算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爱笑爱闹,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成为了交界都市的头疼人物。
不过有时候和他一起恶作剧看晏华头疼,也是挺好玩儿的⋯⋯

同伴评价

神器使 评价
很厉害的大哥哥,但为什么现在不弹贝斯了呢?
整天和纳华特争夺最惹事生非神器使前两名。
希望蓝斯先生不要再叫错我的名字。

人物相关

其它

  • 在李若胤的支线中提到了著名摇滚音乐人文思埃弗雷特留下的吉他拨片引起的一场风波,而文思埃弗雷特正是蓝斯的师父。

台词

场合 台词
获得
这里我能找到一点刺激吗?
打开
摇滚就是想干嘛就干嘛。
点击1
你手不要了吗?
点击2
摸得还算满意?
点击3
喜欢裤子还是鞋子?但都是我的,不会给你。
出场(巡查)
你的要求很有趣。
战斗登场
摇滚的打击足以使你灵魂融化。
行动1
我每~天~都非常快乐。
行动2
最悲惨的事就是活在恐惧中。
行动3
每次燃烧后就会出现美妙的空虚。
行动4
快点行吗?
行动5
走这么慢能得到什么乐趣?
行动6
我想走就走。
回血
啧,我没死成啊!
3技能
直到我生命终结,音乐才会停止。
死亡
与其苟延残喘,我更愿意现在死去。
胜利
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晚安1 我们现在就开始睡吧!
睡到几点?当然是睡到高兴为止啊!
晚安2 为什么要互道晚安才能睡?
想睡就睡,快,躺下!
晚安3 问我摇滚乐里有没有安眠曲?
摇滚包容一切音乐,何况区区安眠曲!我这就弹给你听!
牺牲线 我对死亡无所畏惧,只管来吧!
抛弃线 我没有阻止过别人做任何事,但就这一次——你别去。


注释与外部链接